【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我騎上了朋友妻…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那天下班之後,回家吃完晚飯洗漱一番,接著就上網沖浪,在網上東遊西蕩到了晚上8點。這時甲男打來電話:「跟你介紹個美女,有興趣沒?」
  我一聽來了精神:「在哪�?」
  甲男:「新幹線7號小包,速度點。」
  我:「馬上到。」
  接著就換衣照鏡,噴點古龍水後一的士就飛到了新幹線。在車上的時候就在想,快半個月沒ML了,今天晚上小弟弟有東西吃了,一定要拿下,心�就盤算著具體步驟。
  到了地點進門一看,人還蠻多的,一眼掃過去,就看到了晴,同時也看到了麗,心�感覺有點奇怪。麗是我同事的妻子,剛結婚一個多月,認識是在三個月前,我和同事的關系不錯,很玩得來,自從同事和她談戀愛以來,一起和他們聚過幾次,從同事那�知道她剛回本地不久,幾次短暫的接觸讓人感覺她很文靜,不愛說話,喜歡微笑,爲人有禮儀,懂規矩,很溫柔的一個女孩子。這樣的女孩子在我心中是不應該和甲男那一幫子人走到一起的。
  甲男是個混混,在地頭有不大不小的名氣,我在工作當中有時候需要有這樣的人物去出面處理一些我不好出面的事情,畢竟有些公家的事公事公辦的話會很難,在他們來說卻很簡單,這樣的人物在那朝那代都是不可或缺的。
  轉回正題,看到了麗以後,心�稍微詫異了一下,接著就把眼光放到了晴身上。1米6左右的身高,柳葉眉,眼睛大而明亮,鼻子小巧,臉頰紅潤,奶子大又挺,屁股豐滿上翹,真他媽是個美女。看見她五秒鍾以後我就在想用後背位插她的情景,精蟲已經從精囊�出發向大腦遊動,腎上腺素急速分泌。深吸了一口氣後,我走上和他們打招呼,一番寒磣後知道了是晴和麗是朋友,是晴喊她過來的。
  沒再多想,接著就開始了打嗝聊天唱歌。言語的試探,身體的挑逗讓我知道了今天晚上用後背位插晴這匹母馬的概率大于90%,表面上不動聲色,心�樂到不行。在我勾搭晴的期間,麗還是一如既往的文靜,輪到她唱歌的時候落落大方,聲音輕柔好聽,還會隨著歌聲舞動身體,樣子很美,我有些驚異,不知道麗唱歌是如此好聽。
  兩輪唱下來時間到了晚上10點,這時甲男說今天這麼高興玩點更H的吧,其他人都說好,麗隻是微笑。我一聽這話心�咯噔了一下,知道又要來了。甲男打了一個電話,20分鍾後進來了一個馬仔,放下一包麻古,幾個瓶子,一些吸管後出去了。
  甲男熟練的把麻古放到了瓶子�加熱,不一會麻古那奇特的香氣開始飄散在空氣中,甲男用吸管吸了兩口後對我說:「怎麼樣,也來兩口飛一下?」
  我說:「你知道我不搞這些玩意的,你H吧。」
  甲男:「你來一下就會知道了,很爽的。」
  我搖頭笑了笑。
  甲男不再說話,開始專心的H,其他人也開始拿起吸管吸了起來,讓我意想不到的是麗也拿起了吸管開始H,眼中閃著興奮的光芒,身上多了種我從沒見過的東西。心�很震驚,我從來不知道麗還有這麼一面,從我認識她到今晚之前,麗給我的印象一直都很好,和甲男,麻古之類的東西根本就沾不上邊,今天晚上讓我看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麗,心�的感覺很複雜。
  去洗手間平複了一下心情,想了一下,反正不是自己的老婆,她是怎麼樣的人與我無關,還是今晚把晴搞定最實際,其他的事情讓其他的人去操心吧。出來後看到歌曲已經換成了DJ,大家都隨著強勁的音樂狂放的扭了起來,根據以往的經驗我知道這是漸漸H上頭的征兆,人的精神會越來越好,視覺,聽覺,觸覺所獲得的感覺會比平時敏銳數倍,尤其是觸覺。
  放開心情,我加入了狂舞的隊伍中,圍著今晚的目標晴不停的扭動,雙手挑逗著美女身上的性感點,晴的嘴�發出了伴隨著呻吟的嘶吼,眼神狂放而迷亂,雙手抓住我的頭發不停的撕扯,整個人變成了一頭H瘋了的母獸,我使勁把晴的雙手抓下來,轉到她的身後用已經勃起的JJ不停的頂她豐滿彈性的屁股,她也不停的向後扭動,用屁股摩擦JJ,讓我有種想馬上就把她按在地上插爆她的沖動,終究還是忍住了,床上才是我喜歡的戰場。
  這個時候麗從後面貼上了我的身體,像蛇一樣在我身後不停的摩擦,我回頭看了她一眼,她沒什麼表示的繼續扭動,眼神中放著一種我不能完全看懂的光,能看懂的是她炙熱的情欲,除了情欲之外,還有一種東西我看不懂。回過頭來繼續扭,我也漸漸的腦海中除了舞動的身體,柔軟的觸感再無其他。
  瘋狂的扭了20分鍾後,體力跟不上了,渾身冒汗,我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隻喘粗氣,再看看他們,體力無限似的還在狂扭,心中不由感歎麻古這種軟性毒品害人不淺,短時間內激發人體潛能,強化人的精神力,體力,聽覺,視覺,觸覺從而獲得更大快感,實際上身體本身並不能負擔如此大的消耗,藥力過後人會非常虛脫,這根本就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力,搞不懂人爲什麼會用這種消耗生命力的毒品來H。這麼SB的行爲我不可能會去做。
  搖了搖頭,把這些想法趕出了腦子,自己不去做就是了,管別人做什麼呢,想想等下怎麼操晴吧。這時麗也過來了,一下撲到我身上隻喊累死了,但我知道這個時候H了麻古的人是感覺不到疲憊的,精神會一直處在亢奮狀態,直到藥力過去了人才會虛脫。我把她扶正,對她笑了笑,起身給她拿了一瓶水遞給了她。她邊喝著水,邊看著我的眼睛,眼神中又出現了那種我不能完全看懂的光。
  我移開了視線,裝做在欣賞他們跳舞,嘴�和麗隨意的閑聊,心�卻在告訴自己不能和麗在今晚發生什麼,那樣對不起朋友,以後還怎麼相處。
  就在我在思考怎麼快點把晴拖出去開房的時候,麗把身體靠了過來,腦袋放在我的肩膀上,手抓住了我的手,在我耳邊說,好累啊,今晚不想回去了。我說我同事在家�等你呢,等下散了就回去吧,她說同事今晚出去打牌了,不會回來的。邊說邊輕輕的撓著我的手心,我說就是他不回去你也要回去,等下我打的送你。她說不要緊,自己會回去的。我一聽放了心,一邊敷衍她一邊在想散了後今晚和晴的激情之夜。
  這個時候包房的時間到了,服務生進來問還加時間嗎,甲男說不加了,肚子餓了吃東西去。我心想就快好了,牽著晴就往外走,麗突然說要上下洗手間,叫晴陪她一起去。在門口等了10來分鍾,她們終于走出來了,手挽著手像對好姐妹,都是那麼的漂亮,看著養眼極了。
  一行人找了家重慶火鍋店,黃段子猜酒拳吃得熱火朝天,晴和麗輪流的灌我酒,我說我不行了,再喝我要吐了,晴說我都沒事你怎麼就不行了,還是個男人嗎。我一聽這話急了,心想可不能讓美女看不起我,不然今晚煮熟的雞要飛了,沒辦法繼續喝。其實我還是有點酒量的,隻是不想喝多了等下沒辦法操美女,可情況卻有點不受控制。
  時間到了12點,我也到極限了,再喝非趴下不可,借著酒意說明天還要上班,今天就先回去了,隨便送晴回家。牽著晴出來人有點站不住,就說不行了,走不動了,去附近的賓館休息算了,讓晴送我到房間。
  剛剛進到房間�面,晴突然說要去買點零食吃,要我先進房間休息,等下上來,我正求之不得。她一走我就跑到衛生間大吐特吐,漱了口用冷水澆頭,人清醒不少,脫光衣服爬進被子就等著晴上來了。等著等著我睡著了,半夢半醒間一個溫暖的身體投進了我的懷抱,帶著酒氣的嘴巴不停的親吻著,我迷迷糊糊睜開眼睛,一片漆黑,原來晴把房間�的燈全關了,溫度越來越高,親吻,撫摸越來越激烈,JJ膨脹到快爆血管,翻過身來把晴壓在下面,扶著JJ就操了進去。
  一聲嬌啼,聲音聽著不太對勁,但如潮的快感淹沒了已經燒紅了的神經,一頓狂插,腦子�一片空白,身體像是上滿發條打樁機,死死壓在溫暖的女體上插個不停,強烈的快感麻痹了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拼命的頂入頂入再頂入,恨不能把兩個蛋蛋也頂入到那炙熱如火的甬道中去,沸騰的血液怒濤般在血管中奔湧,JJ越來越酥麻,恥骨的壓力越來越大,一道強烈的電流從脊椎尾竄向JJ,喉嚨中發出可怕嘶吼,精液爭先恐後的沖出馬口,從JJ到蛋蛋到精囊全部都産生了抽搐,身體全部的力氣隨著精液的噴射消失在了那不停蠕動的甬道中。
  再次醒來之時,天已微亮,腦子疼得像要炸開一樣,深呼吸,休息了一會,漸漸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情,懷中的嬌娃還在沈睡,溫暖的體溫,柔軟的觸感,都告訴我昨晚那銷魂的快感不是一場春夢,忍不住抱緊懷中美人,把一個深深的吻印在那甘甜的小嘴上,舌頭化身爲一條纏綿的蛇,去捕捉,纏繞住美女的小舌頭,吸吮嘴�還帶著酒香的津液。
  美女終于不堪其擾,鼻子�發出了慵懶的哼聲,扭動著小腦袋要逃避大灰狼的舔舐,雙方的糾纏漸漸激烈,美女用最後的力氣推開了會讓自己窒息的狼嘴,也睜開了朦朧的眼睛。
  當我滿意地直起身體,準備仔細欣賞身下的美女時,僵硬迅速的遍及了我身體的每一塊肌肉,那熟悉的臉龐,並不是我昨天晚上認識的晴,而是我同事的妻子——麗。我騎上了朋友妻……
  久久無語,不想發生的,盡力避免的,卻變成了事實擺在我的面前。腦子已經短路,無法做出正常的思考和判斷,僵硬的身體忘記了呼吸,直挺挺的定在了那�。一聲輕柔的呼喚:「你怎麼了?」
  把我從當機的狀態中喚回了魂魄,定定地看著她,卻說不出一句話,腦子還是無法以平常的狀態正常運轉。這時,一隻小手伸到了我的臉上,慢慢的撫摸,輕柔的聲音傳來:「是不是被嚇到了?」
  我機械式地點了點頭,美女發出了甜美的笑聲,一雙小手把我重新拉回那溫暖的身體上面,抱住我輕輕撫摸,就好像我是她的孩子。那溫暖,安全的感覺讓我慢慢的放松了身體,腦子恢複了正常的思考,穩定住心神後,我問:「怎麼回事?晴到哪�去了?」她輕輕地笑,不說話。在經過半個多小時的交流後,我終于明白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昨晚去吃飯之前,麗喊晴去洗手間的時候,她們兩個就制定了策略,吃飯時輪流灌醉我,然後晴扶我去賓館休息,接著晴說要買零食出來,房間門不關緊,等我醉酒睡著後麗再到房間,關掉了所有的燈,之後不想發生的事情都發生了……我聽了後問她:「爲什麼要這麼做?你知道我是你老公的同事和朋友,你也知道我昨天晚上暗示過你不想發生這種事情,你爲什麼還要這麼做?」
  她輕輕一笑:「不知道啊?想做就做了唄。」我一下徹底的無語,這是什麼回答?這算是回答嗎?這個女人腦子到底在想些什麼,現在的女人是不是對做這種事情完全無所謂和成流行趨勢了……

               【全文完】






















0.015204906463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