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我和干妹妹的第一次激情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和干妹妹的第一次激情


這個妹妹是我在工作中認識的,她跟我同姓,當時她已經有了孩子,年齡比我小十多歲,就把我叫哥哥,妹妹長得並不漂亮,人很瘦,胸和屁股都不大,可以說我從認識她的那一天開始,對她就沒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我和妹妹的關系就一直這樣持續了7年多,現在她的女兒都上3年級了,她和我本來在一個城市的,去年五月隨丈夫調到了首府N市,見面更少了,但我倆還是跟平時一樣,過年過節的時候問候一聲,聊一聊家常。

  今年過完元宵,我出差來到N市開會,會期2天。事先我也沒有告訴她我到了這里,當天的晚餐散得較早,因為喝了些酒,頭有些疼,回到房間就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

  正無聊中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我看到是妹妹的來電。

  "哥,吃飯了嗎?又在哪里瀟灑啊?"妹妹還是那麼口無遮攔,但這樣的話從她口里說出來我卻很享受,畢竟有個女人在關心著你。

  "你猜猜,猜中有獎啊。"我調侃說。

  "你不會在N市吧?"這個妹妹可真不笨。

  "我今天來N市開會,剛剛吃完飯"

  "哦。來N市也不告訴我,是不是跟那個MM在一起?老實坦白!"她知道我在有個情人,以為我跟情人在一塊來的N市,就在電話里嚷了起來。

  "亂講,我是來開會的,你以為我來泡妞啊?我的酒店離你家又不遠,你過來看看不就清楚了?"好幾個月沒見著她和她女兒了,我把酒店名和房號告訴了她,並囑咐她把女兒帶來,雖然春節剛剛過,過年的紅包還是要補上的。

  "等我啊,我要過去拿紅包,我馬上就到。"

  10多分鐘后,她出現在我的房間里,但她女兒卻沒來,原來女兒前天跟爸爸回鄉下奶奶家過元宵還沒回來。.

  "好暖和啊。" 妹妹還是跟一般白領一樣的打扮。進到26度的房間,她就把羽絨服外套脫了,只穿了件緊身的粉紅色的薄羊絨衫,下身穿條短裙,腿上是網狀黑絲襪,還把長靴給脫了,說要給腳透透氣。看到我面紅耳赤,一身酒氣,她又開始埋怨我了:"喝那麼多干嘛?少喝點不行嗎?"

  我沒理她,先從包里拿出個500元的紅包遞給她,告訴她是我這個當舅舅的給她女兒的,怕等會聊聊天給忘了。妹妹也沒推辭,放進自己的包里,

  我們倆一人坐在一個床邊上,東拉西扯的聊著,不久,我感到酒有點上頭,就用手拍了幾下臉,細心的妹妹看的,就起身到衛生間拿了熱毛巾,讓我躺下,把毛巾輕輕的蓋在我的臉上,我倒是很享受的接納了她的關懷。

  我閉眼躺著床上,聽著她的嘮嘮叨叨,在換毛巾的過程中,她的手指不時觸摸著我的臉龐和脖子,她又把手放在我的頭上,不停的用手指輕輕地梳理著我的頭髮,並告訴我妹夫在酒醉時,很喜歡她這樣子撫摸,問我是不是舒服點。我點點頭,從心里湧現出一種曖昧的感覺,而這種感覺是認識她那麼久以來從來沒有過的。

  她把漸漸變冷的毛巾拿開后,我從眼縫里看到她坐在我的身邊,一只手放在腿上,一只手繼續在我的頭上撫摸著,身體前傾著,粉紅色的緊身衣把她的身材繃得緊緊的,從這個角度看,她的咪咪還是比較大的,但我估計是胸罩的原因,因為我見過她穿夏裝,她的咪咪應當不會那麼大的。

  我正在胡思亂想中,男人的本能逐漸顯現出來,雞巴慢慢的擡起頭來,把褲子頂了起來,我知道這樣很糗,就努力想放松下來,可是喝了酒的男人都知道,這個時候的小弟弟是不會聽從你的指揮的,反而會更加漲大。這時,妹妹正好扭過頭去看電視,我想她應當看見了我那鼓鼓的褲檔,就不好意思的轉頭回來,我趁她回頭之前就趕緊把眼睛全閉上,好讓兩人都沒有那麼尷尬。

我竭力控制著越來越沈重的呼吸,也感覺到妹妹撫摸我頭髮的手也越來越溫柔。她呼吸的氣息不時噴在我的臉上,使我的臉上癢癢的,我實在忍不住,要伸手撓了一下,恰巧與妹妹的手碰在一塊,我順手握住她的手,感覺到她的手溫度很高,而且在微微顫抖,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臉上,輕輕地揉著,慢慢的她的手沒有那麼僵硬,順著我的動作在撫摸著我那有點滾燙的臉,我睜開眼,正好與妹妹的眼睛對視在一起,她不好意思的把目光投向別處,我看著她那起伏的胸口。把另一只手伸向她的腰間,攬住了把她拉向我的身上,她順勢就倒在我的身上,我放開她的手,把她的頭扭過來面對著我,微微擡起頭,對著她的小嘴吻了上去,此時她並沒有掙扎,順從的張開小嘴,讓我把舌頭伸進她的嘴里,吸允著她的香舌,一股清香直沁入我的心田里,激起了我無限的欲望。我翻過身把她壓在下邊。舌頭不停地在她的香舌糾纏著,她的呼吸愈來愈緊,臉愈來愈紅,我一邊吻著她,一邊騰出手撩開她的衣角,要解開她的短裙。妹妹也配合著我,讓我順利的解開了裙扣,並自己把連褲襪脫了下來。

  我徑直把手放在她的陰部,沒想到妹妹還挺浪漫的,竟然穿著蕾絲透明內褲,我透過內褲,撫摸著她的逼,呵呵,她的逼早已經春潮泛濫、水汪汪的了,我把中指插進逼縫里,一股熱潮順著手指流到了我的手掌上,隨著手指在滑滑的陰道里插進插出,她的水流得更多了。妹妹的臉更熱了,她含著我的舌頭支支吾吾的呻吟著,一副很騷的樣子,這可是平常根本沒見過的啊。

  這時我的小弟弟還是被束縛在褲子里難受極了,就停下那只摸逼的手來解我自己的皮帶,

  "啊,哥,不要停,這里好癢呢"妹妹喊了起來。原來她正在享受的很舒服的時候逼里突然空空的了,她急忙拉住我的手往逼里塞。

  然后妹妹自己幫我把皮帶解開,把我的長褲連同內褲一起脫了下來后,用小手緊緊的握住我的小弟弟,生怕雞巴會逃走似的,不時上下套動著,

  "哥,雞巴好硬啊"。

  小弟弟在她的小手的刺激下,就像要爆炸一樣,直直的、硬硬的讓我再也無法控制,我弓起身,把妹妹的內褲一把拉下,弟弟頂在她的洞口,早已濕潤的陰道使弟弟順利的插進了逼里,只聽到妹妹"啊……"了一聲,並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看來她也急的不得了,正等著我把弟弟插進去呢。

  我大力的抽插著,每次都把龜頭抽到妹妹的洞口,然后使勁插到逼里面。前面說過了,妹妹很瘦,屁股也不大,妹妹的陰部不是很豐滿,當我插進去的時候,弟弟就像長驅直入一樣,直接就插到了子宮頸上,由于妹妹正在興奮過程中,她的子宮口是開著的,我的弟弟也就很容易的進到子宮里。這里倒不是說我的弟弟有多長,我的弟弟只能說一般般大,因為我用的保險套是中碼的,看來是妹妹的陰道有點短的緣故。

  妹妹隨著我的每次抽插,呻吟聲一次比一次高,一次比一次快,在她的呻吟聲的帶動下,我只抽插了一百多下,就把積累了快10天的精液射進妹妹的逼里(最近一次操逼是大年初七早上上班前跟老婆做的)。妹妹此時也剛剛到高潮,她也感覺到我在把弟弟深深地插在逼里,龜頭一動一動的,知道我在射精,就使勁夾著我的弟弟,讓子宮頭吸著我的龜頭,使滾燙的精液澆在子宮里。我趴在妹妹身上,妹妹雙手樓著我,雞巴和逼也緊緊貼在一起。不知過了多久,軟縮下來的雞巴從逼里滑了出來。

  "哥,下來吧,我去洗洗。"妹妹溫柔的說道。

  我翻身躺在床上,妹妹淫水和我的精液把床單上弄濕了一片。妹妹把枕巾墊在濕濕的床上后起身跑進衛生間里,狂風暴雨過后的我則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發生的一切。

  當妹妹從衛生間里出來時,身上裹著大浴巾,她雙手抱著胸,低著頭站在床前,看得出來她還不好意思呢。

  "妹妹,上來吧,外邊冷"我擡起身,把手伸向她.。

  她紅著臉沒有理我,轉身掀開另外一張床的被褥,鑽了進去,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我跳下床來到她的面前,想拉開她的被子,她壓著被子邊,望著我嬌媚地說:"不要,還不快去洗洗?"

  我這時才記起我吃過飯后還沒洗澡呢,剛才的激情使我的身體也有些膩膩的,"嘖"我親了下妹妹,老老實實地去洗澡了。

  把沐浴液衝洗干淨,我三下五除二的抹干身體,直接鑽進妹妹的被子里。妹妹正背對著我,我一只手伸向她的脖子下面,另一只手把她的身體翻轉過來,只見她閉著眼睛,使勁往我的懷里靠,用頭頂在我的下巴,不讓我看她的表情。我攬緊妹妹的身體,撫摸著她的光滑的背后。妹妹是南方人,雖然她的膚色沒有北方人那麼白,卻也很嫩很滑,剛剛衝過澡的身體散發著淡淡的香味。

  由于剛才在與妹妹做愛時只顧一個勁的衝鋒陷陣,沒有能夠好好玩味妹妹的玉體。我慢慢的從妹妹的后背、臉龐、脖子、肩膀一路撫摸過來,妹妹真的非常瘦,都可以摸到她的骨頭的形狀了。

  我低下頭順著她的脖子親向她的胸口,果然像我之前所想象的一樣,妹妹的咪咪很小,簡直就是"飛機場",但她的奶頭卻很大,突出來硬硬的、有點長,在我的舌頭的刺激下,她的乳暈上的毛囊一顆顆的豎起來,排列在奶頭周圍,摸起來有種刺刺的感覺。

  "哥,我的奶奶是不是太小了?"妹妹低聲問。

  "是有點小。"我點點頭,把奶頭從嘴里吐出來,安慰道:"你別看你大嫂(指我老婆)那麼胖,她的奶奶也只比你的大一點,都差不多了。"

  "哦,那你不是很虧啊?找的女人的奶奶都不大,男人不都是喜歡大奶奶的嗎?"妹妹把我的頭推往另一邊奶子,她與我的情人一塊吃過飯,她應當也看得出我情人的胸也不大。

  "是啊,我和妹夫都很虧啊!"我打趣道。

  "你還虧啊,那麼多的女人給你搞了。"妹妹輕輕的拍了一下我的頭,帶著醋意的說:"我結婚后,除了你妹夫可是沒有碰過別的男人。"

  "妹夫現在身體好點了嗎?"我知道妹夫前兩年因為腦部長了個良性腫瘤做過手術,身體不太好。

  "好點了,就是累不得。"

  "哦,"我饒有興趣的問道:"還經常做愛嗎?"

  "他弱成這個樣子,兩三個月都做不了一次"妹妹幽幽的抱怨著。

  "你不想啊?"

  "想啊,但我又怕他累著,累病了還不是我來侍候他。"妹妹嘆了口氣,又換了一個奶子讓我吸允:"白天忙上班,晚上忙他和女兒,累得要命,倒下就睡了,也不想那麼多了。"

  我能夠理解妹妹剛才為什麼會不顧一切的投進我的懷里,30多歲的女人正是要男人來澆灌的時候。

  我把腦袋朝下拱,妹妹的腹部平平的,沒有一點贅肉,我用舌頭在她的肚臍周圍舔了舔,癢的她的肌肉收縮起來。我繼續往下探尋著,也許是瘦的緣故,妹妹的陰毛不是很茂盛,當我的嘴巴碰到她的洞口時,她打了個冷戰,也許她根本沒有想到我會舔她的逼,她緊張得用雙腿把我的頭夾了起來,我把她的雙腿往兩旁分開,用舌頭輕輕撩開花瓣,妹妹花瓣里邊很干淨,除了有點我剛才射進去的淡淡的精液味以外,沒有其他異味。我很快找的了那顆小花蕾,不停用舌頭撩撥著,妹妹在我的挑逗下,桃源洞里的水越來越多,流到嘴里有點鹹鹹的味道,水流得越多,妹妹越發把我的腦袋夾得更緊,一只手也伸向我胡亂抓了起來。

  我知道妹妹這個時候最需要什麼,就將身體倒轉過來,把下身伸給了她。她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雞巴往嘴里塞,我那早就漲的紅紅的雞巴頓時被溫柔濕潤的小嘴包裹起來,妹妹的口活不是太好,牙齒不時颳中我的雞巴,但她還是不停的吞進吐出,並認真地用香舌吸允著我的雞巴,不時發出"嘖嘖"聲,小手還不時揉著我的陰囊,就像拿到了天大的寶貝一樣。妹妹在我的舌頭的侵襲下,呻吟聲不斷,突然,妹妹呼吸急促,身體發硬,緊緊吸允著我的雞巴,把逼使勁貼向我的嘴,一股陰精湧了出來,流了我一嘴一臉--------妹妹高潮了。

  等了好一會,妹妹才緩過來。我用手抹了一下嘴邊和臉上的淫液,輕輕把暴怒的雞巴從妹妹的嘴里抽出,然后轉身把雞巴戳向妹妹的蜜壺,雞巴根本就不需要手來牽引,自己就找到了洞口,順勢就滑了進去。

  "哥,先別動,我要好好感受下你的大雞雞。"我正想抽動雞巴,妹妹卻按住我的屁股,讓我整個身體趴在她的身上,並把雙腿盤在我的腰間,好讓我的雞巴插得更深。

  "剛才舒服嗎?"我吻著她的耳垂問道。

  "好爽,像飛天一樣!"妹妹調整了一下體位,好讓我更加舒服的壓在她的上邊:"哥,我的逼緊不緊?"

  "好緊,一點都不松。"我的雞巴被她的陰道包裹得緊緊的,她的子宮頸把龜頭吸住了,陰道壁還在不停的蠕動著,感覺好極了。

  "人家是剖腹的,當然緊了。"妹妹加大了緊縮陰道的力度:"我要把你的雞雞夾斷去。"

  "夾斷了以后你就不能再享受不到我的雞雞了哦。"我打趣道。

  "我要把雞雞夾斷在我的逼里,這樣就可以天天享受了。"妹妹一臉的期待。

  "那我妹夫豈不是要守活寡?"

  "我不會把你的雞雞拿出來再讓他進去啊,我才不笨呢"妹妹調皮的說。

  我慢慢抽動著雞巴:"哇塞,不給拿出來,我要和妹夫一塊操你。"

  "不行,兩個雞雞會把我的逼撐大了"妹妹搖搖頭:"那我就不給他搞,只給你搞!"

  "那更不行,妹夫搞你可是天經地義的啊。"我可不願意破壞妹妹的家庭:"這樣吧,你可以把我的雞雞拿出來,讓妹夫插前面,我的雞雞插后面。"

  "后面?哪里的后面啊?"妹妹茫然的問道。

  我聽了一陣驚喜,看來妹妹的后門沒有被妹夫開發過。我加快了抽插的頻率和力度,神秘的在她的耳邊說:"就是你的屁眼啊。"

  "壞蛋,你要死啊!"妹妹的粉拳落在了我的身上:"那麼髒的地方你也想插。"她一邊打,下身一邊擡起迎合著我的雞巴的抽插。

  看到妹妹已經動情,就退出雞巴,把她翻轉過來,讓她趴在床上,撅起屁股,來了個老漢推車,大力抽插起來。看來屁股小有屁股小的好處,雞巴沒有了屁股肉的隔離,反而能夠更深的插到妹妹的子宮口里。妹妹的逼里的淫水隨著我雞巴的抽插,發出撲哧撲哧的響聲。

  "啊,啊。好舒服,哥,插深點,"妹妹也在配合著我的抽插,盡量使雞巴插得更深些。

  不久,妹妹的又高潮了,高潮中妹妹癱倒在床上,我的雞巴也滑了出來:"哥,我沒力氣了,你自己搞吧,我隨便你搞,不要管我了。"

  看到妹妹這個樣子,我就只好把她又翻轉過來,把她的雙腿架到了我的肩膀上,整個逼都露了出來。我把雞巴向前一捅,用力插了起來,妹妹閉著眼睛,在我的抽插下頭部搖來搖去,雙手抓住床單,嘴里支支吾吾的,盡量壓抑著自己的呻吟,逼里繼續泛濫著春潮。

  梅開二度的我這個時候勇猛非常,很快又把妹妹送上了高潮,隨著妹妹淫液的噴出,被逼刺激了好久的龜頭一麻,我把雞巴深深的頂在妹妹的子宮頸里,一股股濃精也噴薄而出,澆在了妹妹的子宮里

  我把妹妹的雙腿從肩上放下,讓她盤在我的腰上,雞巴繼續緊緊的插在逼里邊,粗喘著氣壓在妹妹的身上休息著,,妹妹迷蒙的雙眼看著我,雙手不停的撫摸著我的身體,直到雞巴軟縮后從逼里滑了出來。

  "哥,我去洗洗。"她把我從身上推下來,進了衛生間。我繼續躺在床上,沒有動彈,連續做愛把我儲備的氣力給用盡了。

  忽然,一條溫暖的熱毛巾蓋在我的雞巴上,感覺到一股暖流湧上了心頭:"妹妹,好舒服啊。"

  妹妹一只手把柔軟的雞巴拿起,一只手用毛巾輕輕的抹去淫液,嘲笑道:"剛才不是硬的像鐵棍嗎,怎麼現在像條蛇了?"

  我睜開眼,笑著說:"要不要等會再試試?"

  "不要了!"妹妹用埋怨的口吻的說:"你把我的逼搞得都有點腫了,剛才小便都有點刺痛了。"

  我轉頭向著妹妹的下身,用手輕輕地分開她的花瓣,看到里邊紅紅的有點腫,被我的雞巴摩擦得有點破皮了,難怪她小便有刺痛的感覺,我輕輕的對逼里吹了吹氣,想讓她好受些:"哦,對不起,我太用力插了,下回一定注意。

  "哼,是不是因為我的逼不是你專用的你就不愛惜,要把她捅爛去?"

  "冤枉啊。"我趕緊解釋道:"你不是也叫我使勁搞嗎?"

  "還說,我叫你使勁搞,不是叫你把她捅爛啊,叫你狡辯!"她使勁的捏了一下雞巴,驚得我差點跳了起來,生怕她把我給腌了。

  "呵呵,世上只有累死的牛,哪里有耕壞的地呢。"

  妹妹把毛巾丟到床頭櫃上,俯下身,親了我一下好奇的問道:"哥,屁眼真的能插啊,不痛嗎?"

  "可以插的啊,屁眼適應了就不痛。"

  妹妹狡黠的望著我:"你跟大嫂、二嫂插過屁眼嗎?"

  "跟二嫂插過。"我老老實實的回答,但我不敢告訴她,我的情人第一次肛交的時候哭天喊地的樣子,怕把她給嚇住了:"你沒有跟妹夫搞過屁眼?"

  "沒有。"她在我耳邊悄悄說道:"我給你留著,下次給你。"

  "好啊。"我開心的把她攬在懷里,親吻著她的小嘴。

  躺了一會,"我要回去了。"妹妹擡頭看了下電視里的時間:"我不能在這里過夜,怕你妹夫打電話到家里。"說完,起身穿好衣服。

  臨走時,妹妹不讓我下床送她,她親了我一下,期待地望著我,問道:"明天你回去嗎?我上午偷溜出來陪你。"

  "我吃了午飯才走,上午我等你來,來早點好嗎?"

  "嗯,我盡量。"妹妹把門關上了。

  我在無盡的回味和期待中進入了夢鄉。




















0.014056921005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