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強姦犯人的幫兇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強姦犯人的幫兇


我走進客廳,知道那個男人緊緊跟在我身後……而且知道那支手槍正頂在我
的背上。我聽見他在我耳邊低語,「記住……你要心甘情願地合作。你知道如果
不聽話,就會發生什麼,對不對?」

  「是的,我保證我會聽話。我會做任何事情。隻要別傷害我的女兒。求求您
,先生,她才七歲。」

  從走廊上,我們看見小艾蜜麗正在看電視。「哦……操他媽的,」他在我腦
後耳語,「她真漂亮……哦……隻要讓我找到任何一個借口,我就……」

  「不,」我低聲哀求,「求求您。我會做任何事情。我發誓。」

  「哼哼,不錯。我勸你時刻記住你說的話……我要把槍收起來,記住,手槍
就在我的手邊。」我點點頭。「現在告訴她……我是鮑勃叔叔,你的一個好朋友
。」

  「艾蜜麗?」走進客廳時,我用力吞嚥口水,「這是媽媽的一個好朋友,」
我盡力讓自己聽起來興高采烈。實際上,我做得很不錯,都被自己的表演能力嚇
了一跳。當隻剩下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時,我們總能迸發出驚人的力量。「他是鮑
勃叔叔。」

  我害怕得要死,可為了女兒,我必須讓自己看起來平靜如常。

  這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週日早晨。煎蛋和橙汁。漫畫書。主日學校。艾蜜麗和
我從教堂回家,我去臥室換衣服的時候,發現了被撬開的窗戶和一個陌生男人…
…在我的臥室,舉著手槍,滿臉淫笑。現在,他讓我對女兒撒謊,說他是個老朋
友。我有別的選擇嗎?沒有。他讓我對女兒說什麼,我就隻能說什麼。我隻能服
從他所有的命令,否則可能發生的事情太可怕,我甚至都不敢去想像。

  雖然一回家,我就讓艾蜜麗換衣服,可她還穿著主日學校的連衣裙,坐在沙
發上看電視動畫。她扭頭咧嘴一笑,漂亮的眼睛裡充滿了天真和信任。「嗨,鮑
勃叔叔,」她奶聲奶氣地說,「很高興認識您,先生。」

  艾蜜麗是個懂禮貌的小女孩……我教她要始終尊敬大人,特別是我們的客人


  男人讓我走到電視和沙發之間。他對我耳語,「讓她關掉電視。說我們要玩
一個遊戲。」

  「關掉電視,親愛的。鮑勃叔叔想和我們玩一個遊戲。」

  「好的,媽媽。」她拿起遙控器,卡通的喧鬧聲消失了,房間裡隻剩下我劇
烈的心跳聲。「什麼樣的遊戲?」她站起來,很高興大人願意陪她一起玩。

  「告訴她這個遊戲叫『膽怯小雞』……」他在我耳邊低聲說道,「這是遊戲
比賽誰的膽子最大。」從他扭曲的聲音裡,我知道他正對著艾蜜麗滿面微笑。他
在騙取她的信任。

  我默默地發誓,不會給他任何傷害艾蜜麗的借口。我深吸了口氣。「這叫『
膽怯小雞』,寶貝兒,」我擠出一絲微笑,這樣女兒才不會害怕,「這是一個比
賽……一個遊戲看誰最勇敢。」

  「正是這樣,」他直接對艾蜜麗說道,「你媽媽和我要玩這個『膽怯小雞』
的遊戲。非常好玩,你一定會喜歡它的。」他和善地笑了幾聲,好像在講一個笑
話,「你媽媽說過,這是世界上她最喜歡玩的遊戲呢!她說她是世界冠軍,從來
沒輸過。」接著,他又對我耳語,「告訴她你最喜歡這遊戲。」

  我忍住屈辱,對女兒說,「鮑勃叔叔說的沒錯。這是媽媽最喜歡的遊戲……
媽媽從來沒輸過。」

  「嗯……很好……」他還在耳語,「我讓你說什麼,你就說什麼,我讓你做
什麼,你就做什麼……那樣就不會有事。如果你做不到……她就是我的了。」他
吃吃笑起來。他的威脅讓我再次不寒而慄。

  「遊戲怎麼玩?」艾蜜麗問道。和其他七歲的女孩子一樣,她喜歡玩遊戲。

  「你會非常喜歡它的,」男人在我背後面帶微笑,「我說一件事情,看你媽
媽敢不敢做……比方說……我說跳幾下,你媽媽就要跳幾下……如果她不想做,
她隻要說一句『膽怯小雞』就行了。那樣遊戲結束,我贏了。」

  男人並沒有告訴艾蜜麗,我說了「膽怯小雞」之後將會發生什麼。很明顯,
無論如何他一定會強姦我。這是我無法逃避的命運。可如果我不玩這個遊戲……
上帝呀,我必須玩。為了艾蜜麗,我必須玩這個遊戲。他說如果我乖乖地玩這個
遊戲,聽從他的每一個要求,聽任他在我身上發洩獸慾,最後讓他舒舒服服地射
精,他就會放過她。

  這就是我唯一的希望。也許這一切真會像一個好玩的遊戲那樣結束,我想,
我們可以挺過去,不給艾蜜麗留下難以癒合的創傷。為了女兒,我必須犧牲自己
。我必須。我要聽任他的姦汙,滿足他的一切慾望。隻要他不傷害我可愛的女兒


  「我們需要你來作裁判,」男人說得興高采烈,「你願不願意作裁判呢?」

  「當然啦!」艾蜜麗笑得非常開心,「裁判怎麼作?」

  他對我耳語那些我必須告訴女兒的東西。我重複他的話。「是這樣……」我
盡力讓自己聽起來很高興,「他會讓我做一些事情……」這時,我覺得他的一隻
大手從我的屁股慢慢往上摸,滑過小腹,繼續向上,直到捉住我右側的乳房。「
……你要看仔細,我是不是做了那些事情……」

  他輕輕地握住我的乳房,當著我女兒的面,緩緩揉搓起來。我沒有任何反抗
,盡量保持語氣的平靜,「你想讓媽媽贏,對不對,寶貝兒?這個遊戲我們一定
要贏。」艾蜜麗瞪大了眼睛,臉上掛著有些難堪的微笑。

  「問她為什麼微笑。」他說。

  「你為什麼笑,親愛的?」

  「媽媽!他在玩你的咪咪!」她邊說邊吃吃地笑起來。

  「好極了!」男人的聲音裡充滿了鼓勵,「你會成為最優秀的裁判!這就是
我讓你媽媽做的第一件事,你幹得非常好。現在看仔細了,我要說第二件事情,
看你媽媽敢不敢做……你準備好了嗎,裁判?」

  「準備好啦!」女兒非常興奮。

  「好啦,現在開始……」他的另一隻手捉住我左邊的乳房。在我七歲女兒的
面前,他抓住我的兩隻乳房,毫無顧忌地大肆玩弄,又是揉搓又是擠壓。女兒地
盯著他的兩隻手,看得入了神。「告訴她你是多麼喜歡這樣……你喜歡男人玩弄
你的奶子。」

  我遲疑了一下。

  「告訴她!」他的聲音很低,卻充滿了威脅,「我想聽你對女兒說,你喜歡
男人對你做那些下流的事情。如果你不願意,小寶貝……隻要說聲『膽怯小雞』
,我就會放過你。就這樣,小寶貝……說出那個神奇的短語,我就馬上停止……
」他笑起來,似乎盼望我早早放棄。

  「沒事兒,艾蜜麗……我喜歡這樣。」在他的淫威之下,我隻得屈服,「他
玩我的乳房的時候,我覺得很舒服。」

  他用力捏了一下我的乳房,低聲警告我,「不是『乳房』……是『奶子』。
接著說,別露餡……告訴她,男人一直都玩你的奶子,告訴她你是多麼享受。」

  「繼續。」他的身子從後面緊緊頂在我的背上。我知道我對女兒說那些東西
,已經讓他開始興奮了。

  我遲疑著,終於鼓足了勇氣,裝出歡快的樣子,「是的……我喜歡這樣,小
寶貝兒。很舒服。這沒有什麼不對的。我讓很多男人這樣摸過我。你爸爸過去總
這樣子……不過,還有很多別的男人……」我在心裡拚命忍住淚水,可艾蜜麗卻
笑不可支。

  「好啦,」他的聲音故意讓艾蜜麗也能聽見,「現在我說,你不敢……解開
你的襯衣。記住盯著她,小寶貝兒,別讓她作弊。」

  「好的,鮑勃叔叔!」女兒興奮地在沙發上坐得筆直,瞪大了天真的眼睛。

  手指顫抖著,我一粒一粒解開襯衣的鈕扣。還沒全部解開,男人的手就鑽了
進去。鈕扣剛剛解完,他就扯開衣襟,讓目不轉睛的女兒看到我的胸口。他又捉
住乳房玩弄了一會,把乳罩推到我的下巴,一對乳房完全暴露在艾蜜麗面前。

他開始輕薄那對一絲不掛的乳房。揉搓它們,擠壓它們,手指夾住直立的乳
頭。他對艾蜜麗說,「每次你媽媽出去約會,男人就會這樣。對不對?」

  「是的。」我說。

  看著他玩弄我的乳房,艾蜜麗充滿了好奇。他脫掉我的襯衣和乳罩,扔在地
上。我站在自己的客廳中央,在女兒的面前,上身一絲不掛。

  「告訴她你喜歡男人幫你脫衣服。這樣非常性感。」

  我知道我必須滿足他。我別無選擇,隻能屈從。「媽媽喜歡男人幫媽媽脫衣
服,艾蜜麗。為他們脫光衣服,讓他們看……摸……玩我的奶子,這樣非常性感
。」

  「好極了……問她喜不喜歡你的奶子。」

  「你喜歡媽媽的奶子嗎,艾蜜麗?」

  「對啊……它們棒極了!」她笑得十分開心。

  「你想也長一對我這樣的奶子麼?你願不願意將來也有我這樣豐滿的胸脯?


  「對耶!」

  「告訴她她會的。告訴她被男人玩奶子有多舒服。」

  「你會的,寶貝兒……有一天,你的乳房會和媽媽的一樣……男人也會喜歡
摸它們……就像他摸我這樣……你也會喜歡被男人摸乳房的,非常舒服的。」

  艾蜜咭咭地笑著。

  在我隻有七歲的女兒的注視下,他緩慢地玩弄我的乳房。她看起來完全被男
人的動作所吸引。我羞於承認,不過玩弄起乳房來,他的確很有技巧……很刺激
……儘管我驚恐萬分,可我的身體已經出現了不該有的反應。

  男人一邊微微喘氣,一邊耳語,「好的……好的……你做的很好……聰明女
孩。」

  艾蜜麗捂著嘴,開心地笑,看著我的乳房被男人的指縫間被擠壓成各種形狀


  「現在,我想讓她也摸摸你。我說你不敢。讓她摸你的奶子,或者馬上認輸
。」

  上帝呀,我想。不!可是,我有別的辦法麼?猶豫了一會兒,我說,「你、
你想不想摸摸它們,親愛的?你可以摸摸它們。你可以看看它們摸起來是什麼樣
子。」

  「聰明女孩……你最好別搞砸了。」

  「過來,寶貝兒,你能看得更清楚。」艾蜜麗跳下沙發,向我們走過來……
她的個子剛到我的腰間……迫於男人的威脅,我接著說,「請摸摸它們,寶貝兒
……聽鮑勃叔叔的話。我想讓你……我想讓你摸它們……」

  艾蜜麗慢慢地伸出手。我感覺到女兒細小手指輕輕抓住我的乳房……我感覺
到她輕輕捏住我直立的乳頭……我感覺到她的手掌壓下來,小心翼翼地揉搓起來
。她在學男人的動作。男人繼續在我背後耳語。

  「寶貝兒,你知道乳頭是用來做什麼的嗎?它們是用來吮吸的。嬰兒喜歡吃
它們。男人們也吃它們……被男人吃乳頭非常舒服。你還是個嬰兒時,你整天吃
我的乳頭。現在你長大了,我想讓你再吃一回……請你……鮑勃叔叔挑戰我,不
敢讓你吃我的乳房。」

  「奶子。」他糾正我。

  「啊,是奶子……請不要讓我輸掉這個遊戲……按他說的做,親愛的,沒關
係……我真的很想讓你再吃一次奶子。」

  「我真的可以?」女兒擡起頭看著我,目光如此純潔。

  「是的,是的,寶貝兒。」

  艾蜜麗開心地笑著,她的臉湊近了我的乳房。我彎下身子……她的嘴唇含住
了一粒乳頭……這種感覺已經消失了多年……女兒溫濕的小嘴,開始吮吸我的乳
頭。

  「這才算性感,」男人說,「告訴她你非常舒服。」

  「我很舒服,艾蜜麗。唔……請不要停下來……我愛你艾蜜麗……我是那麼
愛你。」我輕輕抱住艾蜜麗的頭,把她擁進懷裡。男人的一隻手玩弄我的屁股,
另一隻手揉搓艾蜜麗正在吮吸的乳房。艾蜜麗的嘴唇非常美妙,她的舌頭抵在乳
頭上。有那麼片刻,我幾乎希望她會像男人那樣用舌頭來回刺激乳頭。

  「好啦,」男人說,「我有一個新的挑戰,小媽媽:脫下你的裙子。」

  我放開艾蜜麗,她吐出乳頭,後退一步,舔了舔潮濕的嘴唇,兩眼快樂地放
光,「媽媽,這樣真酷。」

  「好的,孩子,現在看著你媽媽為我們脫光衣服。」

  他繼續玩弄我的乳房。我拉開裙腰側面的拉鏈,裙子滑落到腳面上。他的手
立即順著小腹摸下來,直接從前面插進我的內褲,手指摸索著鑽進我的陰唇。艾
蜜麗驚訝地睜大眼睛,張大嘴巴。「媽媽!」她說,「他在摸你那裡!」

  我不願她被嚇著,也不願讓男人不快。我說,「沒事,親愛的。這是新的挑
戰。我不生氣。實際上,我很高興。他摸我那裡,我很舒服。」

  「沒錯,孩子。你媽媽喜歡這樣。她最喜歡男人摸她那裡,是不是呀,小媽
媽?你喜歡男人摸你的小屄,是不是?」

  「對、對!我最喜歡被摸那裡。讓人摸……摸小屄、我……我非常舒服。」

  「很多男人摸過那裡。」

  「很多男人摸過我那裡,寶貝兒……我喜歡這樣。很多男人。我讓他們摸我
那裡。我願意讓他們摸我那裡。」說這些話時,他的一根手指插進了我的陰道。

  他在我耳邊低語,「讓她扒掉你的內褲,這樣她能看見。」

  「親愛的……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扒掉我的內褲?這樣你也能看見?」

  七歲的女兒向前邁了一步,臉上掛著甜甜的微笑,「好的……嗯、嗯……那
樣你就光身子了,媽媽。」

  「沒關係,好女兒……媽媽喜歡光著身子。我喜歡脫光所有的衣服……這樣
你和鮑勃叔叔就能看到我的身體……我喜歡為男人光著身子。」我必須服從男人
的所有命令。我必須服從。我必須讓女兒以為這不過是一個好玩的遊戲,而不是
一次殘忍、冷酷的強姦。

  小女孩跪在媽媽面前,抓住內褲的兩邊,慢慢把內褲從媽媽的屁股上扒下來
。她看見修剪整齊的陰毛,綻開的粉紅陰唇,以及男人的中指消失在陰唇之中。
她出神地看著那根中指緩緩地插進去、拔出來。她還看到手指上閃閃發亮的粘液


  她聞到了媽媽下身散發出的淡淡麝香味兒。她看到手指從濕漉漉的洞口拔出
來,伸到媽媽的嘴邊。媽媽連忙含住手指,把它舔得乾乾淨淨。手指接著回到下
面,鑽進陰唇之間,輕輕一旋,又沾滿了粘液,再伸到媽媽的嘴裡。媽媽閉著眼
睛,吮吸著手指,好像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艾蜜麗舔了舔嘴唇,她想知道
那到底是什麼味道。

  「讓她看著你的小屄。」

  「看著我的小屄,親愛的。」我幾乎喘不上氣。

  「讓她注意我怎麼玩你。告訴她你是多麼舒服。」

  「看著鮑勃叔叔的手,寶貝兒。看到了它們怎麼在媽媽的小屄上摸來摸去?
……啊……被這樣摸,真是舒服極了……唔……」他開始用兩根手指夾弄我的陰
蒂,我的屁股立即不由自主地開始前後扭動。「看著他怎麼弄上面的那個小豆豆
……那是媽媽的陰蒂……男人摸這裡時,媽媽最開心……」我的喘息越來越急迫


  「你喜歡這樣,是不是?你濕的像擰開的水龍頭。」

  「是的,是的,看著我的小屄……寶貝兒……看著他玩我的小屄。」

  「非常好……現在,又一個挑戰……我想看你親你女兒。」

  他用力按著我的肩頭。我跪在了艾蜜麗面前。我咬住嘴唇,嘴裡全是自己愛
液的味道。我說,「親親我,寶貝兒。我愛你!」我抱住她的頭,親了她粉嫩嫩
的臉蛋兒。

  「不。要嘴對嘴。告訴她,將來約會時,男孩子怎麼吻她。」

  我抱緊女兒。她也抱著我。這樣一絲不掛地抱著艾蜜麗,讓我感覺非常古怪
。但我別無選擇。「將來你會開始和男孩子約會,寶貝兒。你想知道男孩子怎麼
吻你嗎?」

  「好呀!好呀!」她非常喜歡這個主意。我知道她對男孩子很好奇……現在
,我明白了她對男孩子究竟有多好奇。

  「他們會這樣子吻你。」我們兩唇相抵。我微微分開嘴唇,含住她的上唇,
開始熱切地親吻。她的嘴是那麼小。她隻是個孩子。不過,她也開始親吻我的嘴
唇。

  我們分開後,男人說道,「告訴她她是一個真正的接吻高手……再好好親一
下。」

  「你棒極了,甜心兒。你喜歡這樣接吻?」

  「是呀!好玩!」她笑得燦爛。

  「現在我們再親一次……嘴再張開一點,別害怕。沒事。」我們的嘴唇再一
次接觸,我們吻地熱烈。我決定多動一動舌頭。我擔心她會被嚇著,但我必須取
悅男人。她很快就學會了使用舌頭。我們的舌頭鑽進對方的嘴裡,纏攪在一起,
好像在玩一個小孩子的遊戲。她貼在我的身上,我把她摟得更緊。當我們終於分
開,我喘息著說,「我愛你,艾蜜麗。我是那麼愛你。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


  「我也愛你,媽咪。」

  男人偷偷笑起來,「你願意為她做任何事情?」

  還跪在地上,我擡起頭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頭,看著地闆,「是的……任
何事情。」

  「問她見沒見過男人的陰莖。」

  我遲疑著。

  「問她,寶貝。或者……『膽怯小雞』?」

  「親愛的?……」我羞辱地盯著地闆,努力鼓足勇氣。我明白他的威脅。我
沒的選擇。我不停地告訴自己我別無選擇。「你想沒想過,一個男人沒穿褲子會
是什麼樣?」

  「是呀,我這樣想過呀。」艾蜜麗的聲音一點也不驚恐。事實上,她還挺高
興呢。

  「今天你想看看麼,孩子?」

  她衝著男人笑起來,非常興奮,「好呀!真的麼?真的麼?我真的能看看?


  「是呀,孩子。你媽媽會讓你看看我的……是不是,寶貝?」

  「媽咪!你真好!」艾蜜麗給了我一個大大的熊抱,然後轉向男人,眼睛裡
充滿了期待。

  艾蜜麗的反應讓我鬆了口氣。我猜那是因為我明白她不會遭到心理創傷吧…
…如果她被強迫、尖叫、哭泣,她就會留下終身的陰影。不過,她的熱切仍然讓
我有些難過。我不知道為什麼。不過,那個男人在貓抓老鼠那樣,把我玩弄於股
掌之間,而且馬上就會強姦我,而我的女兒卻興高采烈,好像這是全世界最好玩
的遊戲。「堅持住,」我鼓勵自己,「不久一切就都會結束了。」

  「好的,小媽媽。你聽到了……她想看看。我挑戰你不敢讓你女兒看我的雞
巴。脫掉我的褲子。」

  我和艾蜜麗跪在他的面前。我去解他的腰帶時,是那麼的無助。女兒盯著我
的一舉一動。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兒。解開了皮帶,我鬆開他褲子的搭扣。我看
見褲襠前面鼓起的一大坨。我的手蹭到了那裡,硬得像塊岩石。我嚥下一口唾沫
,拉開拉鏈。他沒穿內褲,長褲一下就滑到了腳上。我女兒死死盯著他的陰莖。

  我也一樣,死死盯著他的陰莖。完全勃起,一叢黑乎乎的陰毛裡探出來,斜
著指向空中。側面看去,龜頭就像個鋼盔,頂在纏滿血管的棒身上。我得承認,
這的確是根好陰莖,不太大……也不太小。差不多十六、七厘米,割了包皮,又
直又硬。如果換種情形,他也許會是個好情人。我看了看我的女兒。她的臉上滿
是驚奇和崇敬。她咬著下唇,目不轉睛。

  「怎麼樣?我的雞巴怎麼樣?」

  我無語。

  「告訴我,它很英俊。你覺得它很英俊,對不對?」

  「是的……你長了個非常英俊的雞巴。」

  「告訴你女兒,它是多麼英俊,你又多麼喜歡它。」

  我深吸了口氣,盡量放鬆,琢磨該說些什麼。我必須讓他高興。我不得不。
「艾蜜麗?這就是陰莖……嗯,也叫『雞巴』。隻有男人才有。它英俊吧?我喜
歡男人的雞巴……它們一點兒也不可怕……它們棒極了……等你長大了,男人的
雞巴會讓你非常非常快樂。」

  「你覺得我的雞巴怎麼樣,小姑娘?你喜歡看一個大人硬硬的雞巴?」

  我聽見女兒說,「是啊……它可真酷!」她幼小的聲音,好像做夢一般。

  「你想摸摸它麼?」

  我突然意識到,他並不是對著我,而是在對著小艾蜜麗說。上帝呀。我決心
替女兒回答這個問題。我必須保護她……必須把他的注意力從艾蜜麗轉移到我身
上。我迅速抓住了他的陰莖。在我的手心,陰莖既滾燙,又堅硬。

  「是的,是的,我非常想摸摸它。」我開始緩緩套弄他的陰莖。我必須讓他
高興。現在我也明白他想聽我些什麼。「我想讓它非常舒服……我想套弄它……
跟它親熱……讓它射精。」

  「嗯……真舒服。」

  在一瞬間,我幾乎被恐懼淹沒。艾蜜麗跪在我的身邊,男人的陰莖就在她的
臉前。我隻有一個絕望的念頭:我必須想盡一切辦法,讓男人盡快射精,這樣他
才不會染指我的女兒。我套弄得越來越快,嘴裡還說些我猜會讓他性起的話。「
你的陰莖這麼雄壯……我想讓它快活……我喜歡套弄它……我喜歡搖擺它。我會
做任何事情……」我挪動膝蓋,湊近男人的大腿,這樣陰莖正對著我的面孔。我
親吻它,嘴唇感覺到龜頭的形狀和溫度。我又親了一次。接著又是一次。

  「我喜歡這個雞巴……我喜歡親它……我想讓它射精……」我知道我必須做
什麼,即便我的女兒正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我握住陰莖,讓它對準我,我張開
了嘴邊,身子向前探去。

  滾燙的陰莖穿過嘴唇,插進我的嘴巴。我身子再向前傾,鹹鹹的龜頭碾過我
的舌尖,直到嘴巴被肉棒塞滿。我知道女兒看得目瞪口呆,但我沒有其它的辦法
。我的嘴唇用力夾緊陰莖,開始拚命吮吸。我嘗到了熟悉的味道。發情的男人的
味道。我必須讓它射精。為了女兒,我必須讓它盡快射精。舌頭抵住陰莖下部,
我再次向前,直到龜頭頂到我的喉嚨。

  然後我的身子向後,一邊用力吮吸,直到嘴唇卡到龜頭的邊緣。然後重新吞
下棒身,然後再退到龜頭。我的口水讓抽送動作變得順暢。一遍又一遍,我一邊
吞吐陰莖,一邊用力吮吸,還不停地用手套弄留在嘴巴外面的下半截陰莖。我竭
盡全力,想一下就吸出他的精液。

  求求你,現在就射精吧!全射在我的嘴裡!求求你,現在就射精吧,一切就
會結束了。

  「哈哈,」男人說,「問都沒問一聲。」他的大手按在我的腦袋兩側。「上
帝呀……你媽媽真能幹……她一定特別喜歡吃雞巴,是不是?」

  我聽見艾蜜麗在大笑,「是呀!」

  「看仔細了,孩子。你媽媽一有約會,就要這麼幹。她喜歡這樣。她喜歡跟
每一個男人這樣。」我聽見艾蜜麗在笑。「看仔細了,孩子……看看她怎麼吸它
……將來你約會的時候,你也願意跟男孩子這樣。」我聽見艾蜜麗又在吃吃地笑
,我睜開眼睛。

  艾蜜麗的臉就在我旁邊,孩子氣的眼睛既明亮又專注,仔細地看著她媽媽熱
切地為那個陌生男人口交。接著,我發現男人的一隻大手按在她的頭上,一邊撫
摸她的金髮,一邊慢慢把她按向他的陰莖。

  於是我更加賣力。我必須讓他失控……我必須讓他立即射精。他為什麼就不
射精呢?那樣一切就會結束。難道他沒看見我是多麼的馴服?難道他沒看見我是
多麼的心甘情願?我怎麼才會讓他高潮?

  我吐出陰莖,大口喘氣,「我喜歡吃雞巴……我喜歡吃你英俊的雞巴……求
求你,求求你,請現在就在我的嘴裡射精。」我重新吞下陰莖,瘋狂地套弄、吮
吸、讓它在我嘴裡不停地抽送。女兒聚精會神,她一定記下了我的每一個動作,
每一句話。

  上帝呀,趕緊讓他射精,趕緊讓這一切結束!

  「看起來很好玩,是不是,小丫頭?」

  她笑著說,「是的,先生。」

  「你可以幫幫你媽媽……你也可以摸摸它。」他讓她不過七歲的小手,握住
了他的肉袋。她用手掌托住兩粒睪丸,臉上沒有一絲勉強。上帝呀……我必須讓
這一切趕緊結束。然後我聽到男人的聲音,「讓她握住它……你吸的時候,讓她
握住……她想幫忙。我挑戰你不敢讓她幫忙。」

  男人捉住艾蜜麗的小手,按在陰莖的根部。我隻好停下來,鬆開手,騰出地
方,讓她纖細的手指握住陰莖。我女兒的手握在我嘴唇外面的陰莖上。和又粗又
壯的陰莖比起來,她的手指是那麼幼小。我輕輕按住她的手,緩緩恢復了頭部的
前後運動。慢慢地,我引導她上下套弄陰莖的下半截……

  在我被迫為一個強姦犯口交時,我按著自己女兒的小手,讓她跟著我頭部前
後移動的節奏,為那個陌生男人套弄陰莖。天呀。我的女兒……我的剛上了二年
級的女兒,還穿著主日學校的連衣裙……套弄男人堅硬的陰莖,感受手掌中的滾
燙,感受我怎麼為男人口交……快樂地為一個陌生男人打手槍,讓他射在媽媽的
嘴裡。

  「啊……好極了……唔……我喜歡你這樣子摸它,孩子……你真是你媽媽的
乖孩子……手要像她教你的那樣,上下移動,稍稍再用力一點兒,握住它,上下
移動……對……就這樣……棒極了,你真是棒極了……你在幫你媽媽吹喇叭,是
不是?你媽媽最喜歡吹喇叭,她也喜歡你來幫忙,」他大笑起來,「你媽媽嘴裡
含了根雞巴,看起來很可笑,是不是?」

  「是的,先生。」女兒很開心。

  「我敢打賭,你也想試試,像你媽媽那樣,對不對?我敢打賭,你想知道像
你媽媽那樣做,會是什麼滋味,對不對?」

  然後,我聽到艾蜜麗說,「是呀,我也想試試。」

  我覺得被打敗了。我的心沈了下去。我沒能讓他盡快射精。

  「別這樣,小媽媽。你的漂亮女兒也想試一試,現在。」

  「是呀,媽咪,我也想試試。鮑勃叔叔說可以。我也想試試。」

  「你不認為她會說『膽怯小雞』,對不對?」

  他的威脅又一次擊垮了我。我不情願地吐出陰莖,咬住嘴唇,慢慢地把沾滿
口水的陰莖對準我可愛、天真的女兒的嘴巴。我曾經希望避免這樣的事情……曾
經喜歡保護她,不讓她被男人糟蹋……希望僅僅強姦我、而不用強姦我的小天使
,就可以讓他滿足。可是,我別無選擇。

  我腦子裡充滿了不合作的可怕畫面……粗壯的陰莖,狠狠插進剛剛七歲的幼
小陰道……他會把她撕碎,讓她永遠都無法享受性愛的快樂……艾蜜麗在劇痛中
尖叫哭泣……不,任何事情都比這個強。任何事情。哪怕讓陰莖插進她的嘴裡,
也比在她尚未發育的陰道強。最好讓她以為這不過是個遊戲,而不是一次慘痛的
強姦。我隻能讓她這樣做。我別無選擇。

  把陰莖對準艾蜜麗的嘴唇時,陰莖在我的手裡興奮地跳動。我祈禱它不會正
對著她的臉時射精。「先親親它。」我說。

  艾蜜麗臉上露出一種早熟的微笑。我看著她漂亮的嘴唇慢慢靠近又紅又亮的
大龜頭,在上面調皮地輕輕親了一下。接著又是一下。她開心地笑著。男人的陰
莖又漲大了一號,在她小巧精緻的面頰前,顯得怪獸一般巨大。她的小手還握住
陰莖,食指指尖甚至還碰不到拇指。她又親了一下。

  「噢……啊!棒極了,真是棒極了,孩子……你喜歡親它,對不對?」

  她笑著,「是呀……就像親一個洋娃娃。」

  男人的笑容十分罪惡。「嗯……對的。就像親你的洋娃娃……接著來,再親
親它,親親你的洋娃娃。」

  艾蜜麗興緻勃勃地在男人的陰莖上親個不停,好像那真是她心愛的新玩具。

  「你也想像媽媽那樣,吸吸你的洋娃娃,是不是?」

  艾蜜麗笑個不停。

  「讓她張開嘴巴,媽媽。」

  我的心又一次沈下去。「張開嘴,媽媽的寶貝兒。沒關係,一點也不疼……
說實話……它還很好吃。你會喜歡它的……別害怕。」

  「我不害怕!」女兒大聲說。我看著她張開小嘴,身子向前,讓龜頭嵌進嘴
唇之間。稍稍猶豫了一下,她的嘴唇含住了龜頭頂部。她閉著眼睛,下巴動了動
,開始吮吸嘴裡的大龜頭。稚嫩的嘴唇緊緊夾住龜頭,露在外面龜頭的邊緣格外
粗大,這個畫面永遠留在我的腦海裡,再也不會消退。

  我記得看著龜頭邊緣隨著女兒的吮吸,而一次次變大、跳動。我知道她的舌
頭在舔弄龜頭頂端,隻能祈禱他不會立即射精。在她幼兒的天真中,並不明白這
是多麼下流和噁心。我必須保證對她來說,這不過是一個古怪但又好玩的遊戲。

  然後我被他可能馬上射精的念頭嚇呆了……陌生男人的精液可以噴進我女兒
的小嘴,又腥又鹹的粘液塗滿她的舌頭,她才剛剛七歲呀!不!決不能這樣!我
用力抓緊陰莖的根部,時刻警惕預示著高潮的強烈脈動。

  驚恐之中,我想出了一個瘋狂的主意。如果他開始射精,我就迅速把陰莖從
女兒嘴裡拔出來,在最後一刻,塞進自己的嘴裡。他隻能射在我的嘴裡,而不是
她的。他必須這樣!這是我唯一拯救她的計劃,拯救她擺脫被徹底糟蹋的厄運。
為了我的孩子,我必須犧牲自己,聽任他的淩辱。我忍住眼淚。鼓足勇氣,我告
訴自己。鼓足勇氣。

  不過,他並沒有射精。他隻是說,「棒極了,孩子。再多一點兒……再多吞
下去一點兒。」

  他開始往她嘴裡插。動作這樣粗魯,他會插得太深,然後嗆到我的小艾蜜麗
,於是我連忙說,「不!不……讓我來教她。」他退回了一點,感謝上帝。我還
緊緊抓住陰莖的根部,以防他會突然往艾蜜麗嘴裡頂。

  我的另一隻手放在她的腦後,輕輕示意她向前,時刻警惕他的動作和她的反
應……如果必要,隨時把她拉開。「向前一點兒,慢慢的,寶貝兒。讓它再進去
一點兒。」在我的指導下,女兒順從地向前移動起腦袋,龜頭完全消失在她的嘴
中,然後又吞下了大約半寸的棒身。我看到陰莖如何充滿了女兒的小嘴,試圖搞
清楚再進去多少會讓男人高興,又不會讓女兒嘔吐。

  她沒費太大的力氣,儘管下巴似乎已經張到了極限。這根成年陰莖,插在我
女兒的小嘴裡,顯得粗大的不可思議。「現在像媽媽那樣前後移動,讓它在你嘴
裡進出。」我說。

  她想學著我的樣子,吞吐嘴裡的陰莖。但她顯然遇到了麻煩。

  「這裡……看著我怎麼做的……就這樣。」艾蜜麗吐出陰莖,送到我面前。
我吞下去,夾緊嘴唇,讓陰莖在嘴裡緩緩進出了幾次,告訴艾蜜麗正確的動作。
我把陰莖還給女兒。「吞下去。像媽媽那樣。這很好玩。記住,別用牙齒,隻用
嘴唇。也別吞得太深,那樣你會嘔吐的。」

  她又一次吞下了陰莖。我看著她的頭像小雞啄食一般,前後移動著,她的嘴
唇緊緊夾住陰莖,面頰隨著用力吮吸而一次一次陷下去。

  「哦,寶貝兒!非常好……你真是一個好孩子。我愛你!我非常非常愛你!
」七歲的女兒在為陌生的強姦犯口交時,我親了親她的面頰。

  「沒錯……她是個好孩子……唔……唔……一個好女孩……啊……啊……像
一個好女孩那樣吹喇叭……啊、啊……」他輕輕撫摸著她的金髮,「哼哼哼,你
喜歡看你女兒給我吹喇叭,是不是?」

  「是的。」我隻能說他想聽的答案。

  「是什麼?」

  「我喜歡看我女兒為你吹喇叭……她看起來那麼漂亮……那麼漂亮。」這倒
是真話。她看起來的確漂亮極了。一根粗壯醜陋的大陰莖插在小嘴裡,她精緻的
面孔反而愈發天使般純潔。我又親了親她的面頰,輕聲說道,「我愛你,寶貝兒
……我非常愛你。」

  「唔……」他快活地呻吟著,「她吹起喇叭就像一個好女孩,是不是?……
你願意教她怎麼才能吹得更好,是不是?」

  「是的……我願意……我喜歡教她、教她……怎麼讓男人高興。」恍惚之中
,我開始一手緩緩地套弄陰莖,一手引導她的小腦袋前後移動。我一次次把男人
的陰莖餵進自己女兒的小嘴。我又親了她,說道,「用力吸它,就像剛才吸媽媽
的奶子一樣。你幹得好極了。為了媽媽,好好吸它……沒關係……為了媽媽,好
好吸。」她的嘴裡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

  「再說一遍她多大了?」

  「七歲……剛剛七歲……二年級……我的孩子……現在,現在……她正為一
個男人口交。」我心中充滿了悔恨,可我的下身卻也出現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似乎一股原始的慾望正在充滿我的身體。

  「你喜歡我的雞巴,對不對?你喜歡看我的雞巴在你女兒嘴裡進出,是不是
?」

  「是的……我喜歡你的雞巴。我還喜歡看她吹喇叭。」讓我極度羞恥的是,
這話並不完全是謊言。女兒口交的場面,讓我興奮起來。即使充滿了恐懼,我還
能感覺到新鮮的愛液,正不停地流淌到大腿內側。我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我不
明白為什麼,我也不希望這樣,但我已經動了情。我從未這樣深愛過艾蜜麗。

  「哦,寶貝兒……」我聲音顫抖,「你太美麗了。」她繼續吹著喇叭,我開
始親她。光潔的面頰,秀氣的下巴。「這麼美麗……我的寶貝女兒……」我發現
我在親吻她的嘴唇邊緣。我伸出舌頭去舔弄在嘴唇進出的龜頭邊緣,我去舔弄陰
莖棒身,然後我舔著她握在上面的手指,再回到她的面頰。我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讓媽咪也來一會兒。」

  她吐出陰莖,笑著把陰莖推給我。我伸出舌頭,張大嘴巴,讓陰莖深深地插
進去。嘴唇在陰莖上來回移動,雙手同時套弄根部。陰莖向外退時,我盡力吮吸
龜頭,舌尖在馬眼快速掃弄。艾蜜麗的面頰貼著我的臉,「咕唧」一聲,我吐出
陰莖,把閃閃發光的陰莖對準她的小嘴。她快樂地吞下龜頭。我不得不承認……
這樣的場景徹底喚起了我的情慾。對身體的慾望,我現在無能為力。

  「說你喜歡我的雞巴。」

  「是的……唔……你的雞巴。」

  「告訴她,你更喜歡男友的雞巴。比我的還好。」

  「我喜歡男友的雞巴……棒極了。」

  「你想看她為你男友吹喇叭,是不是?」

  我並不願意這樣說,但我不得不。「是的,」我的聲音在顫抖,事情也許比
我想像的還要糟糕了。

  「告訴她……告訴她她也能吹……他叫什麼?」

  「麥剋……」

  「告訴她你希望她也為麥剋吹喇叭。任何她願意的時候。」接著,在我回答
之前,他開始直接對著正為他口交的艾蜜麗說話。我聽得既興奮,又恐懼。他的
手放在她的頭上。「你想為麥剋吹喇叭,是不是,寶貝兒?」他對她說。

  她繼續吮吸強姦犯的陰莖,點了點頭,嘴裡發出含糊的聲音,就像剛才我服
從男人那樣。我不能讓她有這樣的念頭。我希望也許某一天,麥剋會成為她的繼
父。

  「啊……」男人呻吟著。「這是我對你的挑戰,小姑娘……我挑戰你不敢在
給我吹喇叭的時候……你必須要完成這個挑戰,就像你媽媽那樣。」他陰險地笑
著。「我挑戰你在麥剋來的時候,晚上爬起來去偷看媽媽和麥剋做愛。你媽媽告
訴我她喜歡讓你偷看……一點兒關係也沒有……她希望你去偷看。是不是?告訴
她你希望這樣。」

  「是的,寶貝兒……我想讓你偷看我們。」

  「或者這樣,她想讓你趁黑偷偷摸到他們的床上去……在麥剋睡著的時候,
你給麥剋吹喇叭,直到麥剋醒過來。他不會知道那是你,還會以為那是你媽媽。
偷偷流進去,給麥剋吹喇叭……對,就是這樣……你媽媽希望你這樣做。她告訴
我的。對不對?」

  我想大聲呼喊:不!不!求求你不要告訴她這些。萬一她相信了你,真的去
為麥剋口交,那將多麼可怕!

  但我沒發出任何抗議,隻是握住他的睪丸,充滿愛意地在手中輕輕揉搓。

  「你媽媽希望你為麥剋吹喇叭,對不對?」男人又問了一遍。

  「是的。」我艱難地吐出這兩個字。

  他的笑得更開心了。「她還希望你去摸麥剋的褲子的前面。隻要你跟他單獨
在一起。你要做任何事情,讓他掏出英俊的雞巴……讓他變硬……這樣你就可以
跟雞巴好好玩。讓他也摸你,特別是『那裡』。」我看著艾蜜麗一邊為他口交,
一邊聽著那些可怕的話語。他在她的腦海深處種下了那些變態的想法。上帝呀!

  「你媽媽說過他的雞巴特別好吃……她想讓你也嘗嘗。她對我說,她喜歡極
了吃他的雞巴……她很想你能讓他解開褲子,讓你看看他的雞巴,這樣你和你媽
媽就可以分享它了……就像你們現在分享我的雞巴一樣……下次你跟麥剋單獨在
一起的時候,你就必須這樣做。對不對,媽媽?」

  我沒有選擇……我必須同意。「是的。」我嗓音沙啞。

  「麥剋,或者其他和你媽媽親近的男人……對不對,媽媽?你同意艾蜜麗這
樣做,是不是?」

  「是的。」儘管我怕極了他的惡毒主意,可下身卻湧出更多的愛液。大腿內
側已經一片狼籍。

  「告訴她。」

  「艾蜜麗……你可以那麼做。」儘管她的嘴巴被強姦犯的陰莖塞滿,我還是
看到她嘴唇上的一絲微笑。

  「你真的喜歡給男人吹喇叭,是不是?」他問我,充滿了嘲弄。

  「是的。」

  「你也想看見你女兒給男人吹喇叭?」

  「是的。」

  「你還想我操你,對吧?你喜歡讓我像麥剋那樣操你。或者你別的男友那樣
?」

  「是的。」我回答。然後我漸漸明白了他話裡的意思。這也許是個好機會,
把陰莖從艾蜜麗嘴裡弄出來,而且讓她暫時忘掉引誘我的男性朋友、讓他們玩弄
她、姦汙她的念頭。還跪在他面前,我挺起身子,手從他的陰莖移到陰毛,鑽進
他的襯衣,滑過平坦的腹部,摸上他發達的胸肌。我盯著他的眼睛,哀求道,「
是的,操我。請您現在就操我。」

  他笑起來,輕輕拉我站起來。

  他的陰莖從艾蜜麗嘴裡退出來。我們兩唇相接。這是我和他第一次接吻。他
拉我走到沙發前。一絲不掛地站在自己的客廳裡,我突然覺得從未有過的暴露。
他還穿著襯衣和夾剋。艾蜜麗還穿著主日學校的連衣裙,領口鑲著蕾絲花邊。我
的裸體更加顯眼。

  他讓我躺在沙發上,把我的屁股拉到沙發邊緣,我的脖子和肩膀壓在靠背的
墊子上。他跪在我兩腿之間,撫摸我的全身。艾蜜麗跟過去,他拍拍我身邊的墊
子。她跳上沙發,看著他撫摸我的身體。他從乳房摸到大腿,手指在腿間徘徊。
艾蜜麗看得聚精會神。

  我發現她的腳蜷在沙發上,主日學校的專用皮鞋壓在漂亮的小腿下面。我通
常不允許用鞋子踩沙發,可現在我已經自顧不暇了。

  「跟我一起摸她,」他對我的幼女說,「幫我一起把你媽媽摸舒服。」

  艾蜜麗咬著嘴唇微笑著,和他一起在我的裸體上摸索起來。她對乳房很好奇
,在那裡又捏又搓,摸個不停。男人的大手在我全身遊走。我忍不住挺直身子,
鼻孔發出一聲呻吟。這種感覺真淫蕩。這種感覺真美妙。

  「你看,她的奶頭站得多高多直,」他跪在我的腿間,一邊注視艾蜜麗撫摸
我,一邊說道,「它們多硬呀。這說明媽媽非常舒服。」這是真的。我的乳頭漲
到發痛。我躺在沙發上,艾蜜麗玩弄我的乳頭。一股股電流從那裡傳出來,擴散
到四肢百骸。我的呼吸越來越粗重。

  「摸摸她下面,」他的大手在挑逗我的陰唇,「快點……摸摸她下面。」

  她笑著把身子伏到我的小腹上。她細小的手指碰到我的陰唇,小心翼翼地在
上面指指點點。每一下輕觸,都激出無法形容的美妙快感。

  「就在這兒……這是最好玩……它凸出來,像不像一個小按鈕?你媽媽最喜
歡別人摸她這裡。」艾蜜麗的小指頭開始撫弄我極度充血的陰蒂……揉搓它……
撥弄它。她的下巴壓在我的大腿上。他也在玩弄我的陰唇,但我知道女兒正在撥
弄我的陰蒂。我開始大口喘氣。

  「看見沒有?你媽媽多喜歡這樣。」他說。

  「啊……我……棒極了……這樣棒極了……」我呻吟著。

  「對不對?這是她最喜歡的地方。」

  「真好玩!」艾蜜麗的聲音充滿了好奇和快樂。

  我聽見他低聲說,「我挑戰你不敢親那裡。」

  我頓時頭暈眼花……我既噁心,又興奮。不過我沒的選擇,不是嗎?我必須
讓小艾蜜麗聽從他的命令。我認命地躺在沙發上,還微微分開了一些大腿。

  「真的嗎?」艾蜜麗很驚奇。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是的……寶貝兒……我挑戰你不敢親媽媽那裡。」

  她吃吃笑著。「哈哈……好吧。」

  她趴下去,細柔的金髮輕輕拂過我的小腹底端……小小的嘴唇撅起來,輕輕
碰了一下我的陰蒂。她笑了幾聲,又親了一下,接著又是一下。她開始親吻我的
陰蒂、陰唇。

  「上帝呀……孩子……你是那麼性感……舔它……伸出舌頭,從下往上舔它
。」

  她停下來,彷彿猶豫了片刻。然後,女兒溫熱、柔軟的小舌頭舔在我的陰蒂
上。我徹底放棄了。無可言說的美妙快感把我完全淹沒,屁股不由自主地收緊,
呼吸變得又淺又急。她舔了第二下,接著又是一下。她又笑起來。「味道滑滑的
。」她說。

  男人挺起身子,貼近我的下身。堅硬的陰莖頂在我的陰唇上,幾乎就是艾蜜
麗剛剛舔過的位置。我什麼也看不到,艾蜜麗擋住了視線。但我能感覺出,他用
陰莖來回擠壓我的陰蒂時,女兒的小手握住了陰莖。

  「也親親我。」他說。

  女兒柔軟的面頰壓在我的恥骨上,我知道男人的龜頭已經頂在她的嘴唇間。

  「啊……上帝呀……」男人呻吟著,他抓緊了我的大腿。「操你媽的……真
他媽的舒服……」

  我輕輕撫摸女兒的金髮。塑料發卡滑下來,擋住了她的面孔。

  終於男人的陰莖從女兒嘴裡退了出去。「遊戲馬上就結束了……你媽媽就要
贏了。你真是幫了大忙。不過,還剩下一個挑戰……你想幫助你媽媽這最後一個
挑戰嗎?這是最大的挑戰呢。」

  她擡起頭。「好呀好呀!那樣我們就贏了,對吧?」現在我能看見他的陰莖
正對著我的陰道入口。

  「對呀……再有一個挑戰,你們就贏了。不過,這個挑戰你得幫忙。你知道
什麼是『操屄』嗎?」

  「那是個壞詞,媽媽和老師都不準我們說。」

  他笑。「我知道,我知道。不過,操屄是全世界最好的東西……棒極了!男
人就喜歡操女人,女人也喜歡被男人操……就是男人把雞巴插到女人的小屄裡面
。」

  「哦……對了,我知道啦。孩子都是這樣生出來的。這是性交。」

  「沒錯……這就是性交。可我們叫它『操屄』,知道嗎?這是遊戲的要求。


  「好的。」

  「你會說這個詞了嗎?你說說這個詞。」

  我聽見七歲的女兒說,「操屄。」她很開心。

  「好極了……就這樣……它叫『操屄』,或者『操』。你想看我操你媽媽麼
?」

  「想呀想呀想呀!」女兒高興地直拍手。

  「很好……為了獲得勝利,你的任務就是把我把雞巴放進你媽媽的小屄裡。


  「好的。我該怎麼做?」

  他抓住她的小手,往下伸了一點,摸到陰唇最滑膩的地方。「你媽媽的小屄
就在這裡……我想讓你幫我把雞巴插進去。」在我的陰唇之間,女兒的小手笨拙
地來回摸索,直到發現了陰道入口。她的指尖還插進去了一部分。

  「哈……就在這裡!嘻嘻……真濕呀。」

  他抓起她的另一隻手,放在硬梆梆的陰莖上。「好的,乖孩子……你來領路
……把我的雞巴插進你媽媽那裡。」

  她又笑起來。我看著她握住男人的陰莖,對準了我的陰道入口。男人的屁股
一點點向前頂著。龜頭狠狠撞在陰唇上,但角度稍稍高了一點。

  「嘻嘻……就想猴子的尾巴,真不好弄準。」女兒歡快的聲音。

  「哦……比那個容易多了。再來一遍。」

  她的小手指頭又摸進我的陰唇裡面,找到了入口。她一手握住陰莖,一手按
著陰唇,把男人和我的身體連在一起。龜頭順利地嵌了進去,慢慢撐開陰道入口
。陰莖稍稍後退了一點。「唔……我認為你找對了地方……幹得好……你真是棒
極了。」他猛然向前一頂,堅硬的陰莖沒根而入。

  在那一瞬間,我的身體被撐開,被貫穿,被佔有。

  「啊…………」男人發生野獸般的呻吟。我咬住嘴唇,努力不發出任何聲息


  他開始抽送。每一下都大開大合,兇猛有力。強姦犯的陰莖鑽進我的身體,
退出去。再鑽進來。他的大手擡起我的屁股,小腹一次次撞上我的恥骨。腦袋頂
在沙發上,我的下巴碰到鎖骨,全身的重量都壓在肩膀上。他的眼神裡有一種勝
利者才有的光芒。

  「仔細看著,艾蜜麗。我正在操你媽媽。啊…………操她真是美極了。你覺
得好玩不好玩?」

  「好玩好玩真好玩。」她笑。

  「說出來,艾蜜麗。告訴你媽媽,我們正在幹什麼。」

  女兒興奮地看著我。「媽媽,他正在操你!鮑勃叔叔正在操你呢,媽媽!」

  「啊、啊、啊……」男人氣喘如牛。他踮起腳尖,上身完全壓在我的身上,
陰莖徹底插到盡頭。我抱住他。他也從後面抓住我的肩膀,開始前後移動我的身
子。我擡起腳,盤在他的大腿上。他的下巴頂在我的面頰和脖子上。他開始耳語


  「感覺如何?告訴我你喜歡這樣。」

  我掙紮著喘息。「我喜歡這樣。」

  「感覺如何……」他頓了一頓,「被人強姦?」「強姦」這兩個字他說的又
慢又清楚,「告訴我。」

  我知道我隻能說什麼。「我喜歡被強姦。」我壓低聲音。然後,我的身體出
現了一種奇怪的反應。不知不覺中,我發現自己正對著陰莖扭動自己的屁股。

  突然間,我的手臂碰到一個堅硬的東西。那是他的手槍。

  「你喜歡被強姦,對不對?」

  「是的……是的……」

  「讓你女兒幫助我……剛剛七歲的女兒……幫助我強姦你,你覺得怎樣?」
他低聲把那些惡毒的字眼兒灌進我的耳朵。

  我抓住他的夾剋。「感覺棒極了……」我嬌喘籲籲。「我喜歡。」我的手悄
悄伸進他的夾剋口袋……隔著一層布料,我能感覺到手槍的形狀。

  「謝謝我!謝謝我強姦你。」

  我喘息了片刻,思索著他的命令。我的指尖已經摸進他的夾剋口袋,感覺到
了冰冷的槍柄。我能拿到它嗎?萬一被他發現怎麼辦?如果惹他發怒,他強姦我
女兒怎麼辦?如果我成功了,女兒會眼睜睜看著我一槍打死鮑勃叔叔!不!那樣
她會被噩夢摺磨一生的。

  我也不能用槍指著他的頭,讓他趕緊離開。他知道我不敢當著艾蜜麗的面開
槍的。他會肆無忌憚地反抗的。不是他奪回手槍,就是被我打死。

  無論怎樣,我都贏不了。

  「謝謝你!」我對著他的耳朵。「謝謝你強姦我。非常舒服……你強姦我的
時候。操我……啊……啊……操我……強姦我……蹂躪我……求求你……讓艾蜜
麗看著……謝謝你……我喜歡你強姦我……我喜歡……我喜歡……」

  他開始吻我。我和他熱吻。我還在考慮那支手槍,如何才能悄悄拿到手。我
躺在那裡,他壓在我身上……我的指尖摸著手槍……他的陰莖插在我的陰道深處
……而我七歲的女兒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我躺在那裡,和強姦犯熱烈地舌吻,
感覺他的陰莖在我身體裡進進出出,同時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我隻希望他趕
緊射精,那樣一切都會隨之結束。

  他直起了身子,心滿意足地看著我。我再也拿不到那支手槍了。他的一雙大
手重新按住我的屁股,開始又長又猛的抽送。

  「啊、啊、啊……」他的喘息充滿了獸性,「我喜歡操你媽媽……啊……她
的小屄棒極了……這麼緊……這麼濕……棒極了……操起來真他媽的痛快。」他
一插到底。「幫著我操你媽媽,乖孩子。幫著我操她。我操她的時候,摸摸她的
小屄。摸你媽媽的小屄,看看它是多麼燙手。」

  艾蜜麗出神地盯著陰莖在我的陰道裡進進出出。她的小手從我的小腹摸到我
的陰毛,摸到我的陰唇,她用食指和拇指夾住來回抽動的陰莖。我知道她在感覺
陰莖怎麼在她的手指間抽動。

  「啊……好孩子……在我操你媽媽的時候,摸摸我的雞巴……啊!啊……你
喜歡我操你媽媽,是不是?你喜歡看著我的雞巴插進她的小屄。」

  「對呀對呀。酷極了。」

  「告訴她你的感覺,寶貝兒。」他對我說。「告訴她你有多舒服。」

  「唔……唔……親愛的……媽媽舒服極了……媽媽能感覺到叔叔的雞巴插進
來……唔……唔……棒、棒極了……」

  他盯著我。他調整了插入的角度,陰莖微微向上,對著陰道頂部,反覆摩擦
我的花心。我覺得女兒纖細的小手在撥弄我的陰蒂。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傳播我的
身體。

  慾望不斷升騰,快感反覆積累。我已經接近高潮。電流還在不停地從花心和
陰蒂傳過來。我就像一座隨時可能崩潰的大壩,在苦苦支撐……終於,一道白光
閃過。我爆炸了。

  高潮如此強烈,我的身體幾乎抽搐成了一團。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見
,腦子裡隻剩下一連串的電流火花。每一塊肌肉都繃緊,每一個毛孔都在出汗。
我撕心裂肺地大喊。「啊!啊!啊……」

  男人放聲大笑。「看看她……她喜歡這樣。哈哈哈……你媽媽喜歡被操!」

  第一次高潮剛剛結束,第二次高潮就接踵而來。然後是第三個。那些高潮連
在一起,恨不得把我撕成碎片。我不停地顫抖、呻吟、小腹一下一下用力收縮,
幾乎抽乾了我每一絲的力氣。可高潮還是那麼源源不斷,彷彿永遠都不會結束。

  我一生中從未經歷過這樣瘋狂而又漫長的高潮。整個世界都消失了,隻剩下
我飄浮在空中……沒有恐懼,沒有羞辱,甚至都沒有了自我……隻有閃亮的火花
和刺眼的電流。

  不知過了多久,我隱隱約約聽到男人的聲音,「啊、啊、啊……馬上……馬
上……」

  高潮漸漸退去,我開始緩緩恢復神智。現實一點一點回來,就像一片虛無中
一點一點凝結的水晶。我覺得脖子和肩膀都抵在沙發靠背上,男人的陰莖還在我
的身體裡做著又長又快的抽送……他的聲音斷斷續續飄進我的耳朵。「啊……寶
貝兒……我抽出來的時候,你馬上吞到嘴裡去……馬上……」

  我還沒有從一連串的高潮中完全恢復,但我發現艾蜜麗的髮梢正從我的小腹
往下移。哦,不!我猛然明白了男人的罪惡念頭。不!不能射在她的嘴裡!不能
射在我寶貝女兒的嘴裡!

  「啊……就快了……就快了……準備好……啊……啊!現在!現在!!!」
我的陰道突然一空,他飛快地拔出了陰莖。

  直到現在,我也不明白那時我是怎麼做到的……就像你偶爾會讀到的那些奇
怪報道,母親為了拯救她們的孩子,可以爆發出超人的力量……像是擡起一輛汽
車,或是踢開一扇鐵門。我隻記得一個畫面,在我跳起來的瞬間,可愛的女兒正
閉著眼睛,張開小巧的嘴巴,等著強姦犯的陰莖插進去。

  在極度恐懼中,我不知道如何跳了起來,一口把就要射精的陰莖吞了下去。

  我還記得陰莖上自己酸酸的愛液的味道。我也還記得,當又腥又鹹又苦又臭
的精液高壓水槍一樣噴進我的嘴裡時,自己心中突然生出無盡的驕傲。隻有輝煌
的勝利和巨大的犧牲才能帶來的驕傲。

  精液太多,我隻好努力吞嚥。第一股又粘又稠的滾燙精液,緩緩地流淌進我
的肚子。舌尖上,喉嚨裡,鼻孔內都充滿了新鮮精液的刺鼻味道。可是,我心裡
卻充滿了一種奇怪的幸福和母愛。

  是的。幸福和母愛。為了從強姦犯的極度淩辱中拯救我的女兒,我毫不猶豫
地犧牲了自己。我覺得自己充滿了力量,再也不會忘記那種溫暖、高尚、幸福的
感覺……那就像一個奇跡,證明了我就是一個真正而又偉大的母親。在那一瞬間
,我還明白了,隻要還有摯愛和犧牲,我就可以承受一切睏難,一切摺磨。

  強姦犯緊緊按住我的腦袋,用力把陰莖狠狠插進我的嘴巴深處。一股又一股
的精液有力地射在喉嚨後壁上。「別嚥下去!」他從牙縫裡嘶喊道。「別嚥下去
!」嘴裡充滿黏糊糊的精液,我第一次感覺到了輕鬆和自由。

  我打敗了他。

  他按著我的腦袋半天沒動,直到陰莖不再跳動。他這才吐出一口氣,「啊…
…啊……啊……」他又把我按在那裡了一會,大口喘著氣,等著陰莖慢慢變軟,
才從我嘴裡退了出去。

  「上帝呀,女士。你真的棒極了。簡直沒法形容……好的……最後一個挑戰
。張開你的嘴,女士……我想看看你嘴裡的精液。」

  我張大嘴巴,舌頭還淹沒在粘稠的精液裡。我服從了他最後的命令,並沒嚥
下那些精液。他精液的味道糟極了,又腥又苦又澀,我努力剋製吞下去或者吐出
來的慾望,並且一直壓抑嘔吐的衝動。

  他咧嘴一笑。「現在我想看看你和你女兒舌吻。」他的大手撫摸著我的面頰
,幾乎充滿了體貼。「你和她舌吻,我就放過你們。你成功了,你贏了這個遊戲
。」

  我看著自己可愛的女兒。她才七歲,也經歷了那麼多一個七歲幼女不應該經
歷的事情。她吮吸了我的乳頭。她吞下了男人的陰莖。她甚至還舔了我的陰唇,
又捏著強姦犯的陰莖插進我的下身。現在,我輕輕摟住她的脖子,身子湊過去,
直到我們的嘴唇碰到一起。

  我不知道她嘗到了什麼味道。在我的嘴唇上,還殘留著我的愛液和他的精液
,而且,我還含了一嘴男人的精液。在張開嘴,和女兒舌吻前,我一口吞下了那
些精液。在我舔弄她的舌頭和牙齒時,她一定嘗到了精液特有的腥鹹苦澀。她的
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我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如果她不喜歡那種味道,她並沒有
表現出來。她熱烈地吻著我。

  這一刻,我前所未有的愛著她。

  她鑽進我的懷裡,我緊緊抱著她,親吻她的脖子,讓她壓住我柔軟的乳房。
「我非常非常愛你,艾蜜麗……我愛你勝過這世界上的一切。」

  男人看著我們跪在一起,他提起褲子,悄悄地離開了。

  之前,我們從沒見過他。此後,我們再也沒見過他。






















0.015243053436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