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中國歷朝美女系列─貂蟬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中國歷朝美女系列─貂蟬


漢憲帝時,三國之戰,孫堅戰死于襄陽。丞相董卓在長安得知消息得意非凡,
    心想:“終除心中大患,今後再也沒人跟他作對了。”

      從此董卓便更加狂傲、無所忌憚,並自封稱為“尚父”,以皇上的長輩自居。

      凡是董氏宗親,不問老少,皆封公侯。又在長安城二百五十�處,築府建宮
    做為別邸,名為“媚塢”,“媚塢”的城郭構造型態皆彷長安城,有意跟朝廷互
    別描頭。

      有一次董卓在宮內大宴百官,席中呂布(董卓之義子)向董卓一陣耳語,董
    卓邊聽邊得意的笑著,然後向呂布面授機宜。呂布立刻飛身撲向席間的司空張溫,
    一劍便斬了張溫,令在座的百官大大吃驚。

      這時董卓笑著說:“大家別怕!張溫暗中聯合袁術,要對我不利,可是那糊
    塗的信差卻把信誤送到呂布家,所以……這就是跟我作對的下場。”

      司徒王允一聽便大大不安,因為他也是看不慣董卓專權跋扈,也有欲除董卓
    重振朝綱之意,只是苦無機會而已,今日又見董卓殺雞儆猴,豈有不惶恐之理。

      明月當空,銀光遍灑,司徒府花園�一位女子佇立在亭台欄旁。

      ──這位女子藝名貂蟬。貂蟬本為南方人氏,幼年喪父,隨母投奔王允府上
    為奴,王允夫人見年幼的貂蟬很得己緣,便將貂蟬留為貼身丫環,並賜名為“貂
    蟬”

      (其本名無記載)。貂蟬雖名為丫環,實則王允夫婦視同己出,疼愛有加,
    並請師傅傳學授藝。所以貂蟬長大後不但是有天生之麗質、花月容貌,更是琴棋
    書畫樣樣精通,尤其是歌聲舞藝實令人讚賞、陶醉──

       貂蟬平視著望向遠方漆黑的花圃,娥眉深鎖帶著憂鬱,隱隱約約仿佛有幾聲
    歎息。正好王允也為今天席間事件坐立不安,獨自漫步花園,忽然聽見貂蟬歎息
    之聲,就走進亭台欲問究竟。

      “這麼晚了,你怎麼在這�?你有甚麼心事嗎?”王允關心的問著。

      正在沈思的貂蟬忽聽人聲不禁一驚,回頭見是王允,隨即盈盈一拜:“向大
    人請安!……奴家並無心事……”

      王允說:“那你又為何在此長歎呢?”

      貂蟬回答:“奴家承蒙大人收留、授學傳藝,其恩惠並天比地,恐此生無以
    回報。今日又見大人赴宴回府後即心神不寧,眉頭深鎖。奴家猜想大人必有憂慮
    之事難以解決,而奴家力微又無法為大人分憂,故深深自責。”

      王允一聽欣慰萬分,突然福至心靈,符掌叫好:“好!好!我有辦法了……”

      王允頓了一下,看著貂蟬繼續說:“可是……可是要委曲你了!”

      貂蟬說:“大人之恩奴家即使粉身碎骨也難報一二,只要奴家能為大人分憂
    解勞,大人儘管吩咐,奴家決無怨言。”

      王允便說:“好!跟我來。”

      貂蟬跟著王允來到書房,王允突然向貂蟬叩首一拜,嚇得貂蟬跟著伏在地上
    顫聲連連:“……大人請勿如此……奴家受不起啊……”

      王允不禁淚流滿面,說:“奸臣董卓專權跋扈,圖謀篡位,朝廷中文武百官
    皆奈何不了他。他又有一個義子姓呂名布字奉先,其人武藝高強、驍勇善戰,讓
    董卓有如猛虎添翼……”這時貂蟬摻扶起王允,王允繼續說:“他二人皆是貪杯
    好色之徒,我想藉助於你離間她們……不知你是否願意……”

      貂蟬含淚拜倒,堅決的說:“奴家全憑大人吩咐,只是……只是……”貂蟬
    此時竟哽咽難言。

      王允伸手扶起貂蟬,問道:“是否還有難處?”

      貂蟬哀傷的說:“只是,此去奴家再也無法侍奉大人了……嗚……”

      王允不忍輕輕的抱著貂蟬,拍拍她的肩背,無奈的說:“唉!天下百姓是有
    救了……真是苦了你了!”

      貂蟬這一哭只怕無法止于一時,王允只好將貂蟬深擁在懷中,貂蟬也順勢將
    臉埋在王允的胸口抽搐著。王允突然覺得一股發香撲鼻,不禁心神一蕩,心想不
    能如此逾越理教,欲抽手離身,可是又有點不舍,反而把貂蟬擁抱得更緊。

      貂蟬突然感到被王允更用力的一抱,輕輕擡眼一看,正好看到王允的臉上充
    滿一種滿足、陶醉的神情。聰明黠慧的貂蟬便明白王允的心思,默默的做了一個
    決定,她決定要給王允一次激情的“報答”。貂蟬心意既定,卻也不禁臉上一陣
    羞紅。

      貂蟬緩緩轉身正面貼著王允,雙手環抱著王允的腰身,讓自已的豐乳、小腹、
    大腿相對的也緊貼著王允,慢慢的擡頭,媚眼輕閉、櫻唇微開,看著王允。

      正陶醉的王允突然覺得貂蟬有異狀,以為貂蟬發覺自己的失態而要掙脫,心
    �也一陣自責不該。但是隨即又感到貂蟬也正抱著自己,自己胸口又有兩團具有
    彈性的東西壓揉著,小腹、大腿也有溫溫的柔體在磨蹭著,讓自己感覺舒暢萬分。

      “唰!”王允的褲襠�一陣騷動。

      王允疑疑的低頭,正看到貂蟬羞澀的臉龐斜仰著,柳眉輕挑、鳳眼微閉、朱
    唇濕亮、臉頰泛紅、、看得王允既愛又憐,情不自禁的頭一低,便往櫻唇印上去
    了!

      貂蟬的嘴唇感到一陣輕壓,又仿佛有一條濕軟靈活的東西在挑著牙門,還有
    王允刺刺的胡渣刷拂自已嫩嫩的臉頰,一種搔癢酥軟的感覺湧上心頭。貂蟬不禁
    踮著腳撐高身子,讓嘴唇貼得更緊密;張開貝齒,讓王允的舌頭深進嘴�攪拌著。

貂蟬跟王允,忘情的擁吻著、身體互相搓揉著,現在他們變成只是單純的男
    女而已,只想擁有對方、佔有對方!什麼倫理道德、主僕關係、悖倫禁忌,早拋
    在腦後了!

      王允將貂蟬抱讓她坐在太師椅上,王允慢慢解開貂蟬的衣裳,貂蟬扭動身體
    好讓王允順利的脫下她的衣服。眼前是貂蟬如玉似磁的肉體,豐滿雪白托出美麗
    雪白的深溝,飽滿誘人的乳房高挺著,頂著一粒櫻桃熟透般的乳頭。

      貂蟬平坦的小腹,渾圓的臀部,在那既豐滿又白嫩的大腿交界處,便是黑色
    神秘地帶!王允貪婪的望著貂蟬雪白如凝般的肌膚,微透著紅暈,豐腴白嫩的胴
    體有著美妙的曲線。

      王允感覺貂蟬的肉體就像雕像般的勻稱,一點暇疵也沒有。王允忍不伸手在
    貂蟬豐滿渾圓的乳房,溫柔的撫摸著。當王允的手碰觸到貂蟬的乳房時,貂蟬身
    體輕輕的顫抖著。貂蟬閉上眼睛享受這難得的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溫柔。

      王允火熱的手傳來溫柔的感覺,這感覺從貂蟬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擴散開來,
    讓貂蟬的全身都產生淡淡的甜美感。王允低下頭去吸吮貂蟬如櫻桃般的乳頭,另
    一邊則用手指夾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頭,整個手掌壓在半球型豐滿的乳房上旋轉
    撫摸著。受到這種刺激,貂蟬覺得大腦麻痺,不禁開始呻吟起來。

      貂蟬覺得王允的吸吮和愛撫,使得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扭動起來,陰道�的
    嫩肉和子宮也開始流出濕潤的淫水來。雖然乳房對男人來說不論歲數多大,都是
    充滿懷念和甜美的回憶,但王允的手也依依不捨的離開,而且慢慢往下滑,穿過
    光滑的小腹,伸到貂蟬的陰戶上輕撫著。

      王允的手指伸進貂蟬那兩片肥飽陰唇,王允感覺貂蟬的陰唇早已硬漲著,深
    深的肉縫也已淫水氾濫。“啊!”貂蟬突然的聲音叫出來,連自己都感到驚訝,
    同時也臉紅了,這不是因為肉縫被摸之故,而是產生強烈性感的歡悅聲。

      貂蟬覺得膣內深處的子宮像溶化一樣,淫水不斷的流出來,而且也感到王允
    的手指也插入到肉洞�活動著。王允的手指在滑嫩的陰戶中不停的旋轉著,逗得
    貂蟬陰道壁的嫩肉已收縮、痙攣著。

      接著王允分開貂蟬的雙腿,看著貂蟬兩腿之間挾著一叢不算太濃的陰毛,整
    齊的把小穴遮蓋著,貂蟬的陰唇呈現誘人的粉紅色,淫水正潺潺的留出。王允用
    手輕輕把貂蟬的陰唇分開,王允毫不遲疑的伸出舌頭開始舔弄貂蟬的陰核,時而
    兇猛時而熱情的舐吮著、吸咬著,更用牙齒輕輕咬著那陰核不放,還不時的把舌
    頭深入陰道內去攪動著。

      貂蟬因王允舌頭微妙的觸摸,顯得更為興奮,拼命地擡高猛挺向王允的嘴邊。

      貂蟬的內心渴望著王允的舌頭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渾然忘我的美妙感受,
    激情而快感的波濤,讓貂蟬渾身顫抖!

      王允看到貂蟬淫蕩的樣子,使王允的欲火更加高漲,他急忙把自己的衣物也
    剝光,雖說他已有五十來歲了!但他那一根大雞巴,卻像怒馬似的,高高的翹著,
    赤紅的龜頭好似小孩的拳頭般大,而青筋暴露。王允感覺自己就像年少輕狂一樣。

      王允高高跪在地上,讓肉棒正好對著凸出椅子邊緣的陰部。王允的大龜頭,
    在貂蟬陰唇邊撥弄了一陣子,讓貂蟬的淫水潤濕自已的大龜頭。王允用手握住肉
    棒,頂在陰唇上,用力一挺腰“滋!”的一聲,巨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陰唇進入
    �面,大龜頭才插進一半。

      “哎呀……痛……”貂蟬跟著一聲哀叫。

      王允看貂蟬痛的流出淚來,也知道貂蟬是處女初次,他不敢再冒然頂插,只
    好慢慢的扭動著屁股。貂蟬感覺疼痛已慢慢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是一陣說不出的
    酥、麻、酸、癢佈滿全身,這是她有生以來,從未有過的感覺。貂蟬臉上自然而
    然露出淫蕩的表情、嘴�呻吟著浪蕩的叫聲。

      貂蟬的表情、叫聲,王允自然也看在眼�,刺激得王允暴發了原始野性慾火
    更盛、陽具暴脹。王允再也顧不得溫柔體貼,憐香惜玉,緊壓著貂蟬那豐滿的胴
    體上,用力一挺腰,肉棒又進了一半。王允覺得貂蟬的陰道�,有一個柔物擋了
    一擋肉棒,但隨即被肉棒突破。

      “啊!”疼痛使貂蟬又哼了一聲。貂蟬不禁咬緊了牙關,貂蟬感覺王允鋼鐵
    般的肉棒,在縮緊的她肉洞�來回衝刺。貂蟬低頭一看,正可以看見王允的肉棒,
    在她肉前伸出、進入。貂蟬看見王允的肉棒,被愛液濕潤得晶亮,而且帶著猩紅
    的血絲,貂蟬知道這便是女性珍貴的“初紅”。

      貂蟬的呼吸越來越不規則了,最後就只是帶著“哼!哼!”的喘著。貂蟬感
    到王允的肉棒碰到子宮上時,竟然讓自下腹部有著強烈的刺激與快感,而且隨著
    抽插速度的加快,貂蟬下體的快感也跟著迅速升高。

      王允將貂蟬的雙腳再分開一些,企圖做更深的插入。王允的肉棒再次抽插時,
    龜頭不停地碰到子宮壁上,使貂蟬覺得幾乎要達到內臟,但也帶著莫大的充實感,
    全身有如觸電一般。使貂蟬只有張著嘴,全身激烈顫抖,不停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突然貂蟬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粉紅的臉孔朝後仰起,沾滿汗水的乳房不停
    的抖動著,陰道�一道道的暖流滿滿的覆蓋住王允的肉棒,王允忍不住一陣抖擻
    “噗嗤!”一股濃濃的精液直沖貂蟬的陰道深處。一時間兩人就像雕像般僵硬著
    ──一種看起來很像連體嬰的姿態,等著這份激情的高潮慢慢消退、慢慢消退、
    慢慢消退……

      隔天,王允派人邀請呂布到府中受宴。席中王允頻頻向呂布敬酒,當呂布已
    有三分醉意時,王允吩咐左右說:“來人啊!去請小姐出來,向呂將軍敬酒。”

      不久,兩位丫環便扶著貂蟬進來。呂布一見貂蟬醉意全消,雙眼直直的盯著
    貂蟬,張口結舌半天說不出話來。王允看在眼�,心中便知第一步的計畫已經成
    功了。

      王允便對呂布說:“她名叫貂蟬,老夫的義女。呂將軍乃人中龍鳳,老夫想
    將小女許配與你,不知呂將軍是否願意讓老夫高攀呢?”

      呂布一聽,興奮萬分:“好!好!王大人,能娶得小姐乃是我奉先三生之幸。

      王大人,我日後必好好的報答你。哈哈哈……來!喝酒、喝酒……“

      王允舉杯敬酒,說:“那就請呂將軍選個黃道吉日罷!”

      呂布只是樂歪了,直笑著說:“哈哈哈……好!好!哈哈哈……”

      過了幾天,王允又邀請董卓到府中,也是一頓豐盛的宴席款待。席間王允便
    提議讓貂蟬及幾名舞妓出來唱歌獻舞,董卓也是一眼就被貂蟬的天姿國色、歌聲
    出眾所迷。舞罷,董卓只是一陣鼓掌叫好。

      董卓興奮的指著貂蟬,問王允:“真漂亮!歌聲甜美、舞藝超倫……王大人!

      她,是誰啊!“

      王允連忙說:“她是我的義女,叫貂蟬。丞相如果喜歡,下官就把她獻給丞
    相,如何?”

      “哈哈哈!……司徒大人!你對我這麼好,我真不知如何回報你!?”

      “小女有幸,蒙丞相擡愛,這便算是小女的福氣了!”

      又是一陣杯晃交錯,盡興才罷。董卓立即派人將貂蟬接到丞相府,當董卓帶
    貂蟬離開時,呂布正好回避一旁都瞧在眼�。原來是王允暗中使人吐露消息給呂
    布,呂布得知便怒氣衝衝前來興師問罪。

      董卓離去後,呂布便向王允質問:“王大人!你已經把貂蟬許配給我了,怎
    麼又讓太師把貂蟬帶走了呢?”

      王允拉著呂布,小聲的說:“將軍有所不知,今天太師蒞臨,詢問我說:”
    聽說你有一位義女,許配給我兒奉先,我特來看看‘,於是我就叫貂蟬出來拜見
    公公。可是太師又說:“今天正是良辰吉日,我現在就把她帶回府,好讓她與我
    兒拜堂成婚。’……將軍!你想太師既然這麼說,我那敢拒絕。”

      呂布這才轉怒為喜道:“哦!那是我誤會大人了!”

      呂布告辭王允之後便興沖沖的回家,等候董卓的消息。殊不知自己與董卓已
    經掉入王允所設的圈套了。

      此時,丞相府衙內堂的寢宮�,正泛著一片暖烘烘的綿綿春意。地上散亂著
    衣物,竟然還有撕裂的碎布片零散著。

      貂蟬全身赤裸、一絲不掛斜臥在鴛鴦繡被上,晶瑩剔透、吹彈可破的肌膚顯
    得非常耀眼。一雙貪婪的大掌貼著貂蟬的肌膚,肆無忌憚的到處遊走,從白皙的
    頸肩、怒聳的豐乳、平滑的小腹、柔嫩的大腿以及迷人的神秘叢林。

      殺風景的是曼妙身體的旁邊,竟然坐著一團“油肉”。肥胖的董卓少說也有
    兩百公斤,滿身的油脂四處冒竄,隨著身體的動彈也微微顫動著。董卓眯著色眼、
    氣喘噓噓的盯著貂蟬的裸體,雙手隨著目光,眼到手也到的撫摸、揉搓著。

      原來,董卓從王允府中帶回貂蟬後,迫不及待的就拉著貂蟬直奔寢宮,一到
    寢宮未等貂蟬站定,董卓即粗魯的扒開貂蟬的衣裳,不及慢寬的動作連衣服都被
    撕裂了,直到貂蟬身無半縷,董卓瞪著紅眼、垂涎三尺贊聲連連,一用力便將貂
    蟬推倒在床上,兩三下就把自己脫個精光,跟著爬上床,使得床鋪似乎不堪重壓,
    “吱咯!吱咯!”抗議般的響著。

      貂蟬從一進寢宮,就被董卓這一連串的動作,嚇的既羞且怕、不知所措,直
    到董卓粗糙的手掌來回在身上摩挲時,貂蟬才慢慢感受到肌膚被搓揉的快感。貂
    蟬媚眼微閉、櫻唇半開,似乎還發出若有若無的呻吟,享受著從董卓掌心�傳向
    全身的熱氣。

      董卓聽到貂蟬這般淫蕩的模樣,董卓忍不住將貂蟬緊緊抱住,低頭往微微顫
    動的櫻唇吻去,“嘖!嘖!”董卓發出嘗到美味佳餚的聲音。貂蟬也將舌頭伸入
    董卓的嘴�,跟董卓的舌頭互相纏鬥著。

      貂蟬好像光是接吻就會很興奮,情緒已漸漸高亢起來。當董卓和貂蟬的嘴分
    開時,兩人的唾液在他們中間牽引成一條晶線。董卓又輕舔貂蟬紅色的嘴唇,然
    後雙手放在貂蟬的酥胸上,開始來回地搓揉。

      貂蟬雙峰頂端粉紅色的小櫻桃逐漸變硬,董卓將手指夾住峰頂的蓓蕾,輕輕
    的摩擦揉捏。一陣陣酥麻的快感立刻佈滿貂蟬全身,由不得貂蟬又是一陣淫穢的
    呻吟,陰道深處一股股的熱流,氾濫整個下身。

      董卓看貂蟬越來越進入狀況,董卓的愛撫就從胸部開始往重點地帶移動。董
    卓的手往貂蟬的大腿處移動了過去了,接觸著她光滑的皮膚,並且在大腿上摸著。
    當董卓一摸到貂蟬的私處之時,貂蟬的身體如同被電到一般,全身震動一下,“
    嗯!

      “貂蟬非常性感的叫著。

      貂蟬有點靦腆,但蜜穴被董卓如此撫弄著,卻也令她莫名的興奮。貂蟬伸長
    手臂,在董卓的下身摸索著,當貂蟬的手掌握住董卓的肉棒時,“啊!”董卓跟
    貂蟬不約而同都發出一聲驚呼。

      董卓叫的是因為肉棒被貂蟬柔嫩的玉手握住了,一股舒爽的感覺讓全身一顫
    ;而貂蟬的驚是感覺到,董卓的肉棒雖然不長,挺硬著也大約只有四、五寸長而
    已,可是卻是奇粗無比,貂蟬的小手卻圈圍不了。

      貂蟬暗暗心驚肉跳,想著董卓這麼粗大的肉棒,自己的小穴是否經得起它插
    入。不過這時候貂蟬也已經是騎虎難下了,只好把心一橫,心想反正船到橋頭自
    然直,心意既定,貂蟬就玉手一緊,一上一下的套弄著董卓的肉棒。

      當貂蟬的小手開始緩緩挪動時,貂蟬的手掌又滑又軟,溫熱的觸感使董卓感
    覺一種酥麻的觸感襲上心頭。貂蟬的掌緣靈活地沿著董卓的龜頭肉帽邊緣撫弄著,
    讓董卓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服感,氣喘噓噓的低吼著。

      董卓因為舒暢無比,放在貂蟬陰戶上的手突然一曲手指,“滋!”董卓的中
    只便藉著濕潤滑入陰道中。董卓感到貂蟬的陰道�,仿佛有一股強烈的吸引力,
    正像小孩的嘴一般的吸吮著;又像是在咀嚼一般在輕咬著。董卓的手指就像要掙
    脫箍束一般,在貂蟬的陰道中轉著、摳著、抽動著。

      貂蟬的陰道壁,受到如此的刺激,使得貂蟬的呻吟聲越來越高,陰戶也一挺
    一挺的配合手指的抽動。貂蟬不由自主的小手突然加速搓揉起來,此時貂蟬已經
    情波蕩漾,覺興奮至極。

      頓時,董卓按捺不住衝動,肉棒一陣充脹、亂跳,“嗤!”射出了大量精液,
    全數噴灑在貂蟬的小腹、胸口、臉頰……董卓仿佛心有不甘的,勉力翻身挪動笨
    重的身體,重重的壓蓋在貂蟬的身上,並且把肉棒緊緊的底住貂蟬的蜜穴洞口,
    就這樣氣喘噓噓的趴著,一時間讓貂蟬幾乎透不過氣來。

      正沈醉在激情淫欲中的貂蟬,突然被有如千斤的肉團一壓,頓時驚嚇得清醒
    不少,又覺得下體的陰唇被肉棒撐得大開,可是卻沒插進陰道�。粗大的龜頭只
    是抵住洞口,汨汨又流出幾滴餘精後,就有如融化般慢慢軟化了。此時的貂蟬真
    是百感交集,既慶倖沒被粗大的肉棒摧殘,但也因淫欲沒得到滿足而有一點點落
    寞。

      貂蟬這時突然感到一陣心浮氣躁、臉紅心跳,陰道�仿佛有蟻蟲鑽咬一般,
    又見董卓半天都沒動靜,擡眼一瞧,董卓竟然呼呼入睡了。貂蟬費盡力氣才將貂
    蟬笨重的身體推開,深深的呼了一口氣,一隻手竟不自主的揉捏自己的乳峰;而
    另一手則慢慢伸向自己的私處……

      太陽剛上山頭,丞相府內的花園正是一片鳥語花香。花圃旁邊的窗臺上,可
    以看到貂蟬的半截身影正在梳發整妝,傾國傾城的容貌,頓時讓眾花失色許多。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敲碎這片寧靜,來人正是呂布。原來昨日呂布從王
    允府回家後,一直等著董卓的消息,直到早上呂布沈不住氣,即想到丞相府一探
    究竟。不料,相府內的家丁說貂蟬與董卓昨夜就同榻而眠了,聽得呂布是怒發沖
    冠,立即奔向內院寢宮,遠遠就瞧見窗�正在梳妝的貂蟬。

      貂蟬聞得騷動,料想必定是呂布,隨即裝腔作勢皺眉輕泣,還不時以帕巾拭
    淚。呂布走近窗戶,以詢問的眼神看著貂蟬,貂蟬只是不語的搖搖頭,並把頭轉
    向床鋪,呂布順著貂蟬的眼光看去,竟然看到全身赤裸的董卓橫臥床上,吐著濃
    厚的鼾聲睡得正香。一時間呂布只覺得氣血翻騰、全身顫抖,可是礙于董卓的威
    嚴而不敢發作,只有哀哀歎歎心有不甘的離開了。

      這天,呂布趁著董卓上朝時,偷偷潛入相府,進到後堂寢宮尋找貂蟬。貂蟬
    一見呂布來到,即撲到呂布的懷�,哭訴著:“將軍!自從大人將奴家許配給將
    軍後,奴家就一心等著將軍……沒想到太師他……”

      呂布緊緊的抱著貂蟬,貂蟬繼續哽咽的說:“……現在我真是生不如死……
    可是我只想有機會能見將軍一面,跟將軍表明心意,奴家就心滿意足了……”貂
    蟬說罷,即奮力掙脫呂布,就往牆角撞去。

      呂布一見貂蟬欲尋短見,立即飛身攔截,一把就抱住貂蟬,心疼的說:“你
    放心!我一定會就你出相府的。”呂布堅決的語氣說:“我呂奉先今生若得不到
    你,就不算是英雄好漢!”

      貂蟬把頭埋在呂布的懷�說:“謝謝將軍!奴家在相府�真是度日如年,希
    望將軍憐惜奴家,趕快就奴家離開。”貂蟬略微擡頭,繼續關心的說:“可是,
    太師他權勢至極,將軍你也要小心,不要出差錯讓奴家替你擔心。”

      呂布一聽貂蟬語氣關心自己,不禁一陣溫暖浮上心頭,低頭一看懷�的貂蟬,
    竟看到貂蟬泛紅的臉龐,眼睛�含著淚水,正仰著頭含情脈脈的看著。呂布一陣
    疼惜,頭一低就親吻貂蟬的眼睛,伸出舌頭舔拭貂蟬的淚水。貂蟬全身一軟,嬌
    柔的軀體就膩在呂布身上磨蹭著。

      呂布的血脈開始賁漲,潛意識中的獸性本能,呼吸也因緊張、興奮而更加急
    促著。隨著熱情的擁抱、親吻,貂蟬跟呂布的體內的欲火越來越高;而身上的衣
    物卻越來越少。

      當呂布解除貂蟬身上的最後一件衣物,呂布退後半步,仔細的欣賞貂蟬那如
    磁似玉的胴體,看得呂布驚為天人,不禁又將貂蟬擁入懷中,開使親吻貂蟬的臉
    龐、耳垂、粉頸、香肩。呂布時而唇磨、時而舌舔、時而輕咬,雙手卻也緊緊的
    抱著貂蟬,讓貂蟬跟自己黏貼得水洩不通。呂布早已挺硬的肉棒,更對著貂蟬的
    下體在亂撞著。

      貂蟬陶醉似的享受著肌膚磨擦帶來的快感,又覺得下體處有一根火熱的硬物,
    在陰戶外亂頂亂撞,撞得貂蟬陰道內一陣陣的酸癢難忍,只好挺著陰戶,頂觸著
    硬得發燙的肉棒。隨著激動的情緒,貂蟬的陰道�早就一潮潮的熱流不斷湧出,
    不但下體全濕,連陰戶外呂布的肉棒也是沾染得濕亮。

      呂布感到肉棒一陣一陣的濕熱,不禁低頭一瞧,竟然看道貂蟬的烏黑的絨毛
    像泡過水似的。呂布蹲下身子,順手將貂蟬的一隻腿擡高,用肩膀頂著,讓貂蟬
    的下體完全暴露在眼前。絨絨的陰毛、豐厚的陰唇、撐開的洞口、、呂布都一覽
    無遺。

      呂布還發現貂蟬的蜜洞口,撐開得像個“O”的形狀,而且竟像呼吸般的一
    開一合著,一股股的蜜汁源源而來,順著洞口往下流,而再大腿的肌膚上留下一
    道道水痕。呂布靠近貂蟬的大腿,伸出舌頭便舔拭那些水痕,並慢慢移向源頭,
    嘴�還不停發出“嘖!嘖!”的聲響,似乎吃得津津有味。

      貂蟬淫蕩的呻吟越來越大,隨著呂布舌頭的接觸,身軀也一顫、一顫、又一
    顫。貂蟬伸出雙手緊抱著呂布的頭,讓呂布的臉緊貼著陰戶,轉動下肢、挺聳陰
    戶,仿佛要將呂布的頭全塞入陰道�似的。貂蟬淫蕩的呻吟聲中,隱約可以聽到
    模糊的“……我要……我要……”,但也可能不是,因為貂蟬的語聲太含糊了。

      呂布可以感受到貂蟬的淫欲已經高張了,就緩緩站直身子,一手還擡著貂蟬
    的腿,讓洞口撐得大大的,另一手扶著貂蟬的後腰,挺硬的肉棒對準貂蟬的蜜穴
    入口處,先緊緊的頂著、轉一轉。氣沈丹田、力灌肉棒,然後悶吼一聲,吐氣、
    挺腰一氣喝成,“噗滋!”肉棒應聲而入,而且全根覆沒。

      只聽得貂蟬:“啊!”一聲,聲音中充滿著驚喜、滿足、舒暢。一陣酥麻令
    貂蟬單腳一軟幾乎站不住,連忙扶著旁邊的床柱,才勉強站定。貂蟬這也才感到
    陰道內被呂布的肉棒塞得滿滿的,肉棒還一跳一跳的刺激著陰道內壁,一種充實、
    緊繃的快感,讓自己飄飄欲仙、昏昏若醉。

      呂布感覺到貂蟬的陰道竟然如此的緊,結結實實的箍束著肉棒;又感到貂蟬
    的陰道竟然如此的溫熱,就像熔爐一般要將肉棒融化;也感到貂蟬的陰道竟然還
    有強烈的吸引力,正在吸吮著肉棒的龜頭。呂布有力的抱住貂蟬的腰臀,指示貂
    蟬的手環抱呂布的頸項;雙腿盤纏著呂布的腰圍,如此一來貂蟬的身體就輕盈的
    “掛”在呂布的身上了。

      呂布輕輕的在貂蟬的耳邊說:“這叫‘丹爐煉劍’”,聽得貂蟬一陣嬌笑。
    然後呂布便繞著房�到處走動著,隨著呂布的走動“丹爐”�的“劍”便頂到底。
    貂蟬覺得呂布在走動時,肉棒仿佛要刺穿子宮,直達心藏似的,既刺激又舒暢。
    一陣接一陣的高潮、一次比一次強烈,好幾次貂蟬都幾乎要手軟掉下來,多虧呂
    布的孔武有力的手臂緊緊抱著。

      貂蟬不知道自己到底來幾次高潮了,只是暈眩的喘著。貂蟬更感到自己的靈
    魂已經脫離軀殼,飄蕩在太虛幻境。突然,貂蟬聽見呂布一陣零亂的喘息,陰道
    內的肉棒更是一陣亂跳、亂抖,接著“嗤!”一聲,一股溫熱的水柱直沖子宮內
    壁,燙得貂蟬忍不住直顫抖。

      “砰!”一聲。只見貂蟬與呂布雙雙脫力似的倒在床上,只是喘著。兩人的
    神情好像都得到極度的滿足,也只是喘著。

      這一日,呂布跟貂蟬在後花園追逐嘻戲,正好董卓回府。貂蟬眼尖遠遠便瞧
    見董卓,便假裝絆腳跌倒,呂布便撲壓上去,嘴�還喊著:“抓到了!抓到了!”。

      董卓一見此狀,回身抽出寶劍,一聲怒吼,便沖向呂布。呂布暗呼:“不妙!

      “拔腿就跑,董卓那肥胖的身體那追得上,只的回頭扶起正倒地哭泣的貂蟬,
    並詢問究竟。

      貂蟬一頭栽在董卓的胸口,泣聲的說:“妾身獨自在後花園賞花,不料呂將
    軍突然來到,原本妾身想要回避,但呂將軍說他是太師之子,要妾身不用回避,
    可是呂將軍卻又百般調戲,所以妾身轉身逃跑,一不小心跌倒在地,還好太師正
    好回來,否則……嗚……”貂蟬又是一陣悲鳴。

      董卓一聽怒不可遏,直罵:“呂布!你這畜牲。”轉向貂蟬輕聲的說:“別
    怕!別怕!我會好好的保護你的……”

      話說呂布脫逃後即到王允府求見司徒王允,王允一見呂布即問道:“不知呂
    將軍何日要與小女成婚?小女已到丞相府多日了,怎麼都還沒消息啊!”

      呂布怒道:“太師那老賊已經把你的女兒霸佔了!”

      王允心中暗喜,心想貂蟬的美人離間計已湊效了,卻假裝驚訝的說:“真想
    不到太師竟敢如此不守信。”王允看著神色暗然的呂布,繼續說:“太師淫汙我
    的女兒、奪走將軍的妻子,實在可惡至極。只是我已老邁無能之輩,不足為道;
    可是將軍你是蓋世英雄,難道將軍也要默默忍受這般汙辱!?”

      呂布聽了這一席話,頓足垂胸的吼著:“我一定要奪回我的妻子,一定要救
    貂蟬脫離苦海……可是……可是……”呂布有點猶豫的說:“可是太師畢竟跟我
    有父子之情啊!”

      王允說:“將軍此言差矣。太師強奪將軍之妻時,太師是否有想你們父子之
    情;再者,將軍姓呂,而太師姓董啊!太師只不過是利用將軍之能力,為他作謀
    取帝位之鷹犬而已,那來的父子親情啊!”

      呂布恍然大悟的說:“哎呀!王大人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後來兩人便結合同志之人共同密商刺殺董卓之事,也順利成功。

      據史載董卓死後被運屍遊街,軍士將燈蕊插在董卓的肚臍上,藉肥油燒火共
    燒了七天七夜,董卓之肥胖可見一斑。        







的評論:
的評論:
的評論:












0.012268066406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