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轉貼] 失控的牌局<未完待續>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失控的牌局<未完待續>

我女友叫娜娜,是一個活潑外向的女人,而且好奇心特別強,也是這種好奇
心太強,就想沖破思想的局限,做出令自己無法控制的舉動和行爲。

  我和娜娜交往有幾年了,她是北方人,而我是南方人,大學畢業後,就分隔
兩地,一年相聚的時候也就一兩個月,爲了讓娜娜不再兩地跑,而我堅定給娜娜
一個交代,買房結婚。

  在房子裝修期間,娜娜親自爲房子裝修把關,而我兩個好朋友也經常主動過
來幫忙,所以娜娜感謝我這兩個好朋友,爲了表示感謝,所以等房子裝修完後,
打算親自下廚做頓給他們吃。

  由於娜娜長得高挑不胖不瘦,平時喜歡穿短裙配上絲襪與高跟鞋,天氣熱了
連絲襪都不穿,兩只細長白腿穿涼高跟,露出腳趾頭,看起來非常誘人。

  當我那兩個好朋友進入到我們新房子,看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各樣美味佳肴,
二話不說,我們4個人直接開吃,順便也打開他們買的高檔洋酒,娜娜也爽快地
答應一起喝幾杯,不知不覺,也許是洋酒不像白酒那麽刺喉嚨,幾瓶洋酒就很快
被我們喝光,我們幾個的臉蛋都是紅彤彤的,話題越聊越有意思。

  開始我第一個朋友阿松說他創業經歷,接著說著有一個帶著甲方一起去夜總
會,大家都點了幾個做陪酒女,也是喝高了,結果那幾個陪酒女被甲方那幾個人
扒光衣服,都站在酒桌上跳脫衣舞,再跳舞的過程陪酒女都把內褲直接套在甲方
那幾個人頭上,搞得阿松當時笑掉大牙。

  我女友就問阿松怎麽不被套在頭上,阿松帶著酒意說了,那些內褲都穿幾天
不換故意套客人頭用的。

  我女友哈哈大笑著說:「好變態哦。」

  然後我另一個朋友阿義接著話題,說自己泡妞經歷,有一次去泰國旅遊,晚
上去酒吧玩,阿義本身就長又帥又高很容易吸引了女人注意,結果到酒吧喝酒後
,酒桌上就圍著兩個女的,阿義情場豐富,很明顯知道這兩個女的想泡他,阿義
和他朋友就買了很多啤酒,喝到後面,發現這兩個女人抗不住了說去一下洗手間
,然後阿義也憋不住去尿尿,正在解手尿尿的時候,發現旁邊有兩個人和他打招
呼,阿義就模模糊糊的看了旁邊,既然剛剛喝酒那兩個女人。

  阿義的眼光瞄瞄下面發現也是和他一樣用手提著某個東西尿尿,阿義瞬間驚
醒就明白是怎麽一回事了,是兩人妖,嚇得阿義直接不提褲子拉著他朋友跑出這
家酒吧,結果阿義總結了見漂亮的女人他的小弟弟都不敢硬起來。

  我和女朋友聽簡直笑噴了。很快,大家借著酒勁也聊越瘋狂。

  然後時間飛快得過去了,我看一下時間都是9點多,我又有點不好意打斷大
家這麽開心地場面,但是酒也喝完了,得著點事情做,大家繼續聊天。

  於是我就提出打升級,因爲娜娜是最癡迷打升級,我經常和她在網上一起打
升級,娜娜第一答應,阿義也答應,但是阿松就說打什麽獎勵的才好玩,我說打
多少錢一級的,阿松就說打錢太沒意思,而且新家比較忌諱賭錢這麽一說,娜娜
聽了覺得有道理,就問阿松打什麽的。

  阿松說今晚聊這麽瘋狂露骨的話題,要不我們就打脫衣服的。

  升一級,輸家就脫一件衣服,沒有衣服了,輸的就滿足贏家的要求,直到打
到A完爲止,聽了,然後眼睛直盯著娜娜,這時我想立馬站出反對。

  娜娜立馬借著酒盡回答:「打就打,今晚大家這麽開心,我就豁出去。」

  當我們把客廳的地毯鋪張開來,在地毯就準備上開始了,我們發現娜娜的衣
服多了好幾條。

  阿松和阿義就立馬有反對的聲音了:「不公平呀,我們衣服比你少好多呀。


  娜娜笑了著:「你們沒有規定打牌不能穿衣服呀。」

  阿松和阿義就沒有聲音了。

  「沒有聲音就默認了,我們準備開始吧。」娜娜得意笑了笑。

  當牌局沒有開始的時候,我心想了今晚打這牌也太刺激了吧,有點怕娜娜和
我都輸了,被他們兩剝光了,娜娜不是被他們看完了,然後他們兩個肯定對死盯
著,娜娜那對豐滿只有我見過的乳房不放,還要死盯下面那粉紅的鮑魚,然後娜
娜想反抗也反抗不了,而我在旁邊只能眼睜睜地看他們兩個色狼是如何玩弄我女
朋友的。

  這種場景不斷出現再我的腦海裡面,而我下面竟然硬了,難道我有想讓女友
被看得心理。

  「老公,想什麽呢?你快翻,搶莊呀。」

  娜娜的聲音突然把我拉了回來,我看了我手裡有大王和黑桃二了,我就立馬
把大王和黑桃二亮了出來,搶到莊了。

  「太棒了,老公,我們保莊的時候讓他們不過小。」

  我心�面樂滋滋想,畢竟我和娜娜有過多次網上打牌的經驗,那些淫亂的場
面是不會發生的。

  我把牌整理一下,發現我手上的牌非常好,只要娜娜協助我跑20分,他們
就過不了小莊,結果娜娜也順利協助我跑了20分,我們順利完成這局。

  阿松和阿義沒有過小莊。

  我們直接升3級,他們就是要脫三件衣服,娜就互相擊掌。

  喊:「脫,脫,脫。」

  阿松就立馬喊:「天氣太熱了,不輸我也想脫了。」

  阿松乾脆得脫上身襯衣和手表還有襪子,露出陽光健壯的身材。

  娜娜就挑釁說:「阿松肌肉好結實呀,不過,等一下輸了,我會讓你的內褲
套在你頭上,試試是啥感覺,哈哈!」

  「……」我在旁邊直接冒汗心想。

  「才剛開始而已,別太得意了。」阿義說了。

  接著我們打主5,主5是帶分局比較難打,我對娜娜說:「加油哦,老婆!
,輪到你當莊了。」

  「好的,老公,你看我的技術吧」

  娜娜很有自信的樣子回答了我,結果打主5級的時候,我和娜娜配合得很好
,把他們嚴格控制到70分內,完成這局。

  這時,阿義立馬就脫掉他那T恤,也同樣露出那陽光結實的上身。

  在打主6的時候,可能是洋酒後勁比較大,我頭有點暈了,底裡放了20分
,結果被阿松用雙扣挖底撿分,一下就直接升3級。

  這時,娜娜那種非常可憐的眼光看著我。

  「沒事,老婆,我來脫!」

  我立馬站起來脫掉上衣,我心裡面很清楚,因爲我全身就3條衣服,脫完就
沒了。

  當我脫掉上衣的時候,娜娜立馬制止了我說:「老公,沒事,你別脫,我先
來脫,我穿的衣服很多件,脫兩件沒事。」

  阿松和阿義死盯著娜娜站起來脫衣服的動作,娜娜脫了件外套,結果裡面還
有一件小外套,他們看了沒啥看頭,有點小失望。

  然後接著他們打了主5了,估計是風水輪流轉,打完的時候,我們也沒有過
小,升級輸給他們3級,阿松和阿義這下得意眼光瞧著我們,肯定心裡在想這下
有戲看了。

  結果娜娜非常主動站起來脫了衣服,脫完第一件T恤的時候,我有點擔心了
想主動去制止娜娜看了看,娜娜�面還有一條小T恤。

  這時,娜娜也直接把�面小T恤也脫掉,直接露出裹住半邊的胸罩,然後擡
起腳脫掉有著黑色絲襪打底的牛仔裙,當脫完牛仔裙完之後,我發現女友的穿開
檔絲襪,開檔絲襪完全沒有遮擋那蕾絲稀薄又很透明的內褲,而且在客廳大燈的
亮度可以直接把那層有稀薄有透明的布料下面毛毛直接顯示出來,場面顯示非常
誘惑人。

  女友簡直是性感女神降臨在反間,而且此時女友的臉非常紅,估計是酒精刺
激大腦皮層讓她有這麽大的勇氣完成這些動作。

  這時我底下的完全硬了起來,我估計阿松和阿義下面也是和我一樣硬,我轉
眼看了他們兩個的下巴簡直快掉下來了,張這麽大,阿松和阿義便開始討論了起
來。

  「娜娜,你太性感了,你比陪酒女那些身材強百倍呀。」

  「對呀,我泡過的女人,身材也沒有你這麽好啊。」

  「我才跟他們比呢,還玩不玩了?」娜娜有點生氣說。

  「玩,當然玩了,你不是想把內褲套再我頭上嗎?」阿松趕緊化解這種場面
得說。

  「呵呵,是呀,阿義,你也逃不掉。」娜娜瞪了一下阿義。

  「。。。。」阿義。

  「女人認真起來還真可怕」我心裡面想。

  「老公,你加油呀,不要讓他們再欺負我了。」娜娜又對我情深深的說。

  「嗯,這次我會讓他們脫光。」我帶著強硬的語氣回答。

  然後雙腿夾緊合住坐下來,然後用一只手意思的遮擋下面。

  這局阿松和阿義打主8級,可能是他們兩個眼睛都是盯著娜娜身體,心不在
焉得打,結果被我們反超,升級3級。

  這時阿松和阿義意識到自己要脫3件,阿松身上褲子和內褲兩件就脫光,阿
義身上手表和褲子,內褲三件。

  這時他們兩個決定,都互相保留底褲,當他們同時脫完褲子,由於兩人都穿
比較緊貼的內褲,兩人兩只巨大肉棒被內褲裹得緊緊的,而很明顯區分。

  阿松的比較粗大內褲完全裝不下了,把底褲褲頭都撐得很高,而阿義的比較
粗長型,占據內褲整個中央部位,阿義坐下來稍微移動一下,肉棒前面光亮的龜
頭可以溢出小部分。我女友在直盯他們兩個巨大的肉棒直到他們坐下眼光相對爲
止。

  我女友故意把眼睛遮擋著說:「好難爲情呀,你們兩個怎麽能這樣,老公,
你看你們兩個好朋友下面都成什麽樣子,他們欺負你老婆了。」

  阿松急忙解釋:「我不想這樣,這個是身體正常生理反應,我無法把它變軟
了藏起來呀,娜娜,我保證對你沒有半點意思。」

  「是呀,老婆,這個是男人正常生理反應!」我也幫忙解釋。

  「是嗎?那阿義不是說自己已經硬不起來了,這個怎麽解釋?」娜娜好奇的
問。

  「。。。。。」阿義簡直無語了。

  我急忙解釋:「估計他那個是假的。」

  娜娜差點就笑了地說:「呵呵,老公,你還能想出更爛的解釋嗎?等下我們
贏不了不知道了」。

  「。。。。對。。。」我既然還能想出這麽爛的解釋。

  這時酒精的後勁估計已經深入每個人大腦皮層,像這麽尴尬的場面都解化掉


  接著我們繼續開局,結果娜娜的莊被阿義接手了,然後我們輸掉一局,我也
把我褲子脫下,肉棒也撐起內褲,像撐起了帳篷一樣,結果,娜娜也看到了說:
「老公,你怎麽也和他們一樣。」

  「老婆,沒辦法,你太吸引人了」我無奈的解釋著。

  「對呀,娜娜,你太吸引人了,我和阿義都是被你的身材所吸引了,你身材
太棒了。」阿松肯定地說。

  「都是色狼!」女友帶著撒嬌的語氣回答。

  女友兩只腿晃了晃張開了一點,估計她雙腿夾著太累,剛好女友坐在對面,
我可以一眼瀏覽到女友蕾絲透明內褲的中間位置,發現薄紗被女友的水全部吸附
上去,可以明顯區分哪塊是幹薄紗哪塊是濕的,原來女友下面有這麽強烈的反應
了。

  我們繼續開始牌局,這時大家都清楚,這局誰輸誰就會第一個身體的關鍵部
位了。

  所以大家都打得非常小心翼翼,當我們打到75分的時候,我和娜娜的牌沒
有分了,只能靠對家手上的分數了,我開始吊主,結果阿松一個大王下去,讓阿
義跑掉了5分,結果我們差5分就過莊輸掉這把。

  這時打完大家都不說了,我由於站起來準備把內褲脫下來時,突然一條胸罩
突然扔到牌上,我立馬意識到這個是娜娜的,我轉頭過去看娜娜發現她兩只手捂
住胸部兩個粉紅色的乳頭,隱隱約約地可以看到。

  「老婆,我可以脫的,不用這麽擔心我。」我突然覺得我女友太偉大了,非
常感動地說。

  「沒事,老公,我還可以頂住。」女友也很激動得回答我。

  阿松和阿義這兩頭色狼估計沒看到女友的主要部位,就想用小伎倆讓我女友
兩只放開。

  「娜娜,你兩只手都捂住了,等一下你怎麽打牌,總不能讓你用腳打吧。」
阿松非常得意地說。

  阿義有點奇怪得問:「娜娜,你不是還有件絲襪沒脫嗎?」

  我也覺得很奇怪,得問娜娜:「是呀,怎麽不脫絲襪呢。」

  娜娜臉紅了,然後把身體往後平躺一下,然後把雙腿張開,說:「你們仔細
看,內褲一般都是穿在絲襪外面的。」

  我看到女友蕾絲內褲的中間部分濕塊越來越大,可以明顯通過濕潤薄紗看到
陰唇�面粉紅色的小花瓣,好像阿松也看到了,一直盯到女友坐起來。

  阿松看到娜娜坐來了,阿松趕緊叫「打主10了」,估計是想知道女友這次
怎麽捉牌,結果女友快速松開一只手,用另一只手圍著胸部,但是在換手的過程
,我們都看到女友兩粒粉紅色的乳頭,但是觀賞的過程太短。

  酒精上頭往往是一陣興奮之後換來是犯困疲憊的雙眼,我強力張開疲倦的雙
眼,支撐打這著局,當我仔細看一下我手上的牌,發現我手上的牌特別好,6個
10,雙大王和一小王,這牌百分百過程。

  果然沒有辜負這把牌的威力,直接把他們轟過莊,而且還連升2級。

  這時我和女友一下跳了起來,女友都不顧遮擋胸前兩只大乳房,雙手都指著
他們兩個同時說:「脫掉,脫掉,脫掉。」

  現在阿松和阿義互相看了看,沒有辦法了,願賭服輸。他們兩個不約而同得
把最後一條底褲給脫下,當著我女友的一面露出,他們最原始的一面,他們的兩
只巨大粗黑的肉棒都同時指向我女友。

  我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他們兩個裸體的樣子,反而女友非常癡迷般得盯著他
們兩條巨大粗黑的肉棒,好像非常想去用嘴去含住阿義整根粗長肉棒。

  然後用自己嬌嫩的粉紅肉穴也迎接阿松的粗大肉棒,然後讓阿松加快抽插速
度撞擊自己子宮內更深處,再繼續用舌頭狂甜阿義整個根東西,像吃到一個非常
好吃的冰棒。然後3個人同時到高潮。

  這種淫亂女友的畫面在我腦海一直停留,底下的肉棒已經正在崩潰爆發的邊
緣了。

  「阿義,你的那個不是假的嗎?怎麽這麽像真?」女友好奇盯著阿義的肉棒
問,好像非常興奮狀態。

  難道是酒精的作用?當阿義準備要爲自己所撒謊來怎麽去解釋呢?

  「假的是射不出來精子,真的能射出來的」

  我替阿義回答這句話,我心理想「我怎麽說這句話呢」?女友已經忘記那只
手沒有遮擋自己胸前的乳房了,阿松和阿義狂盯著女友的乳房看。

  「算了,你們都沒有衣服了,沒什麽可輸了。」我女友也得意回答。

  「還沒有打到A呢,怎麽算輸,你要是贏4次就可以提出4次要求讓我們來
完成。比如用內褲套著我的頭,或者讓阿義證明他是真的,比如射精給你看。」
阿松非常不服輸的樣子回答。

  「難怪喜歡創業的人就喜歡拼搏。」我心理想:「反正我女友是不會答應的
。」

  「哈哈,啊松等著內褲套頭吧,還有阿義你也得表演一下。」女友笑起來說


  我感覺我女友被酒精刺激興奮起來了,而且是屬於非常興奮狀態。

  接著我和女友也是打主10級,我女友當莊,當我們壓著他們60分來打,
10都比打光,應該是沒有分了,如果有最多10分,我手裡沒有大牌了,剩下
最後兩根牌,我女友這突然把手裡的大王去打掉對面的K。

  結果阿松他們用一個大王壓住女友的小王並成功抄底,發現底還有20分,
相當于40分,就是過莊然後再升一級,我覺得奇怪,爲什麽不打小王先呢,然
後大王保底,這種很常識的理論呀,是不是女友喝多了,難道她是故意的?沒有
辦法願賭服輸,我準備要脫掉最後一件。

  「老公,你來看看,我準備用這件濕了的小內褲去罩上阿松的頭,你不會怪
我吧。」女友嬌媚的大聲說著。

  然後躺下雙腿向側邊敞開,用手指著濕了一大片蕾絲薄紗透明內褲,說:「
阿海,你們看看,這條濕漉漉內褲是給你罩頭準備的。」

  「的確很濕,但是你要贏我才能早著我的頭。」阿海故意激怒娜娜地說。

  「這時,我該不該阻止呢,難道我真想讓他們直接觀賞我女友最神秘的地方
呢?理性防線完全崩潰,因爲這個場面太刺激了,已經失控了」我心理非常不確
定地想著。

  「老婆,阿松這個家夥太囂張了,讓他嘗一下厲害。」我也醉呼呼的回答了


  女友聽到我的答應之後,好像獲得了行動上的批準,立即執行,女友直接把
蕾絲內褲從開檔絲襪上慢慢退下來。

  當內褲退到女友的腳跟處時,明顯感覺到女友呼吸緊促,臉色潮紅,我們3
人的視線完全盯著娜娜底下那稀疏的陰毛下那微微張開的陰唇已經沾滿許多淫液
,此時阿義和阿松的也把持不住,龜頭上也明顯流出了點透明的液體。

  「開始打牌。」女友的一句話把我們3個癡迷狀態瞬間拉回來了。

  這時女友也不顧自己三點已經全漏,毫無遮擋的意思,開衩的黑色絲襪把雙
只修長的大腿修飾的非常耀眼,合並往側邊排放,中心的三角地帶流出稀疏的陰
毛,毫無顧忌的洗牌。

  這把阿松和阿義當莊,根本無心打牌,兩人只盯娜娜的黑色三角地帶,結果
很快就輸掉這把,我們成功贏了一級,女友非常開心呼叫了起來,因爲女友達到
了第一個想要的目的了,所以特別開心,阿松也意識到自己將要受到娜娜女王般
得懲罰了,只能靜靜的等待著。

  這時,女友從旁邊把已經脫掉的蕾絲薄紗透明內褲拿了起來,我們正在準備
等待娜娜把內褲往阿松的頭上套過去的動作時,另人想不到的動作發生,甚至我


  女友竟然把穿著黑絲襪,兩只修長細腿非常大膽往外敞開,把那濕漉漉的粉
紅色肉穴給展現出來,那兩片粉嫩的陰唇中,流出許多晶瑩剔透的液體,那神秘
的私處,就這樣輕松地暴露到大家前面。

  然後用那條已經濕了的內褲,往自己的肉穴洞口擦了擦,臉色非常通紅的說
:「老公,內褲不夠濕,要濕點給阿松帶才好玩」。

  阿義在旁邊看到這種淫亂場面非常受不了,盡然用自己的手偷偷撸了幾下自
己的肉棒。

  阿松發紫肉棒更是繃緊了許多青筋,龜頭口不斷冒出許多水光,女友在自己
的私處擦了許多水在內褲上面,很快合住了腿並站了起來,拿著內褲往阿松的前
面一站。

  阿松深深了吸了一口氣,因爲他整個臉剛好對娜娜底下,那片黑森林也就2
0厘米的距離,娜娜邊說:「我準備套了」

  阿松不敢發出氣息,點了點頭接受,娜娜發現阿松眼睛直接盯著自己那片羞
恥的陰毛,就把內褲往阿松臉上一貼,臉紅地說:「老公,阿松在看人家下面,
我現在用內褲擋住他眼睛了,他好壞哦!」

  結果阿松鼻子上半部分就被整條內褲就緊貼著,然後阿松嗚嗚說:「娜娜,
我錯了,我不應該看。」

  「老婆,你就站他前面,他也是無心的啦。」我在旁邊也很無奈得幫忙解釋


  「好吧,算你主動認錯,你自己戴上去吧。」娜娜得意笑著說。

  阿松便把貼在自己臉上的內褲往頭上一套,樣子特別可愛,女友邊捂住嘴笑
著說:「老公,你看阿松的帽子好好看,好可愛哦。」

  我和阿義也哈哈大笑,阿松很鎮定得說:「內褲挺香的,比陪酒女的那些香
太多。」

  便往自己臉邊捉了一根東西給我們看:「瞧,這是娜娜的毛毛。」

  原來是剛剛內褲的陰毛貼上了阿松的臉上了。

  這時,女友臉紅得不好意思地說:「好討厭哦,快扔了。」

  阿松得意思得說:「如果這把輸了我才扔,好吧。」

  阿義快速把阿松手上捉著那根毛給搶過來,說:「爲了公平起見,我暫時保
管著,開始打牌了。」

  剛把牌捉完時,發現自己一手爛牌,沒有幾根主牌,反而手裡都是分數,我
看到娜娜也是露出牌不好的表情,然後阿松和阿義那表情就明顯地表露出來拿了
一手好牌,我估計是這個內褲套阿松頭上讓他運氣變好了。

  結果沒出幾張牌就被阿松拿到出牌權,結果阿松一個拖拉機,又一個主拖拉
機,再加上幾對主送,把我們打得落花流水,結果這句慘敗,算了一下直接把A
級都打穿了,這些我和娜娜輸慘了。

  這下我們輸了還要答應阿松兩個要求,娜娜就像做了錯事的小孩安靜得等待
阿松的宣判結果。

  阿松便發話了:「脫呀,願賭服輸,還有兩個要求,先來第一個要求,娜娜
給我們表演個脫衣服舞蹈吧。」

  娜娜一臉茫然:「老公,我跳得不好,怎麽辦。」

  我想不是阿松提出這個要求不是很爲難,便接著說:「老婆,無所謂了,意
思一下,滿足一下他們,順便秀秀一下你身材。」

  這時候,娜娜從鞋櫃拿出了一雙黑色高跟鞋,穿在已經脫掉那雙開檔絲襪的
腳上,向我們走來。

  「老公,這燈光好亮呀,沒有感覺。」

  我就起身把客廳的大燈關掉,把牆上的射燈打開,場景氣氛非常好,這時阿
義去把我電腦上開起來比較勁爆的歌曲了,樂音響起。

  我們三人便坐在沙發上等待著娜娜妖豔的表演。隨著音樂的節奏,娜娜也開
始慢慢進入自己陶醉的動作,雙手從臉蛋上滑落到胸部上,細長的手指便挑弄著
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從乳頭上點了點。

  便入自己那張性感的小嘴上舔了舔,然後向前走一步便轉身然後彎腰把那圓
圓飽滿的臀部展現出來,臀部夾中間那塊豐滿的鮑魚,還殘留著許多水光。

  坐在旁邊的阿義開始坐不住了,開始用手撫摸著自己肉棒,享受當前秀色淫
亂的景象。娜娜便轉身面對我們,臉上露出迷人表情,開始走向我們,然後一只
腳踩沙發上,雙手摸自己底下的陰毛。

  手指伸到兩片陰唇旁邊往旁邊一張,便向我們展示那粉紅紅色的肉洞深處,
�面不斷往外流出淫蕩的液體,手指熟練得撫摸那自己那塊敏感的肉芽,然後邊
陶醉起來,發出妖媚的叫聲。

  阿松也把持不住了,用手撫摸自己的肉棒,然後便喊著:「娜娜,最後一個
要求,用你的手幫我們解決一下。」。

  女友聽到這句話時,便看了我的眼色,估計也猜出了我同意的意思。

  娜娜便用手指著我和阿義,意思就是我們過來,我和阿義提著堅挺的肉棒走
向女友,此時女友已經沈浸在淫亂之中,女友雙手同時握住了我和阿義的肉棒,
不斷得套動起來,女友那柔軟的嫩手套我那火熱的肉棒,讓我非常有感覺。

  因爲女友同時在套弄另個一根肉棒,讓你感覺氣氛非常刺激。

  很快,我便激動的射精在女友的手心上了,女友一只拿了幾張紙巾試擦手上
精液,另一只還在套弄阿義那只肉棒,阿義可能是情場老手,沒有很快就射精。


  女友可能蹲著比較累了,喊著:「老公,阿義的東西好難弄哦,我累了。」
便躺在沙發上。

  「你再堅持一下估計就解決了」

  女友便聽信我,於是手指著沙發便讓阿義躺在沙發上,女友就趴在沙發上臉
靠近阿義雙腿中間,眼睛盯著她正在套弄那種紅腫的肉棒,就說:「阿義,快點
射…」

  阿義也舒服得喊著:「快了。。馬上。。」,

  剛好女友的屁股就對阿松,阿松一直盯娜娜粉紅色鮑魚看,就說:「娜娜,
你那裡好多水跑出來了呀,我幫你吸一吸。」

  話沒說完,阿松整張嘴巴就貼在女友的鮑魚上吸食了起來,女友被這樣一下
,舒服了喊了一下

  「哦…好舒服…呀…不要這樣…我老公會生氣的……」

  阿松鬆開嘴巴,指著我的位置,回答我女友:「娜娜,你老公都睡著了,他
不會看見的。我就幫你吸一吸就行了。」

  女友便看我睡著的樣子,便放松了著說:「只能吸,不準動手。」

  我其實是假裝睡著了,眯著眼睛。

  這時,阿松很迅速把嘴巴又對準了娜娜的陰唇,伸出舌頭不斷挑釁女友剛剛
撫摸的那個肉芽,舒服了女友套弄阿義肉棒上速度立馬便慢了下來,女友時不時
就發出舒服的聲音「噢……..」。

  女友看到阿義還沒有射精,手都套弄麻了,看這肉棒一直堅挺無比,青筋輕
而易見,這時女友大膽用嘴把阿義的整個肉棒含住,阿義的肉棒比較粗長,女友
的嘴巴無法吞含全部,只能想辦法盡量往喉嚨深處挺。

  阿義露出非常滿足的表情,女友看到有效果了,就不斷用嘴巴吸附的套弄。
阿松看到阿義這神級般得享受,就故意停止吸舔女友的肉洞,女友發現下面好像
失去了什麽,便想用手去拉阿松的頭,好像要告訴阿松繼續不要停止。

  阿松便跪在沙發上,說:「娜娜,我下面硬難受了,能不能用你下面的嘴巴
也幫我吸一下,但是我不會插進去的,不然對不起你老公。」

  然後,阿松就用自己硬粗粗的肉棒對著娜娜的肉洞頂下了一下,女友也怕阿
松強插進去,立即吐出口中的肉棒,說:「只能頂,不能插入,我不想對不起我
老公。」

  阿松好像挺講信譽的,就用自己的肉棒在女友的洞口進行摩擦,龜頭只是往
洞口進入了一點,剛好女友肥厚的陰唇包住龜頭前半節,阿松來回推送,讓女友
的肉洞分泌許多淫水,而女友喊著阿義的肉棒發出嗚嗚的叫聲。

  突然阿義發出一聲,緊緊抱著女友的頭部,好像是想射進女友的嘴裡面,女
友察覺到了,趕緊往後一縮,一股濃密的精液射到女友臉上。

  女友正想拿紙過來時擦自己臉上的精液,發現自己的肉洞已經被東西塞著,
原來在阿義射出那一刹那,身體往後一縮,剛好與阿松的肉棒發生瞬間的結合。

  由於阿松的肉棒非常的粗長,女友那淫蕩的小肉洞沒有被完全塞完,只吞沒
了一半,阿松感覺肉棒被溫暖的肉壁包圍。

  女友怕被我發現,只能忍不出聲,回頭像阿松使眼色,這下阿松哪能放過這
個機會,裝著不知道,順著現在的尺度迅猛地抽插著,女友只能強忍著「噢。。
。」,

  回頭看著前方的阿義已經呼呼入睡,再看看我是否入睡。

  我眼睛一直眯著視察到女友非常淫蕩的一面,我已經射精的肉棒又完全勃起
,女友心想,現在肉洞�面也癢癢的,又沒有嘗試比男友還粗大的肉棒,如果全
根插進入自己的肉洞,一定是非常不一樣的感覺。
 






















0.014567852020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