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風流英雄獵豔記》(全本)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1卷 楔子

  奔跑躲藏奔跑,已經七天七夜了,依舊沒有逃出日本人的追殺。他心里狠狠的罵倒∶“該死的小鬼子,老子不就是在你們醫院一個耗子都不願意進去的破倉庫里,拿了幾個沒有用的瓶子嗎,又不是干了天皇的老娘,至于從哈爾濱追到這深山老林里來嗎?老子不爽,就不給你!”

  “快一天沒有喝水了,記得前面不遠處應該有一處溫泉,幾年前還在那兒洗過澡呢!”

  也許是太渴了,完全沒有四周那出奇的安靜,連一絲小鳥的鳴叫都聽不到。他快不走到泉邊,一下子癱軟在地上,四肢並用,急速的爬向水邊“你的,不許動!”

  他慌忙擡起頭來,卻發現四周出現了大群的日本士兵,七八十個黑洞洞的槍口同時對準了自己。交出瓶子就讓你痛快的死,快快的!”

  “真該死,怎麽讓他們包圍了!看來今天老子是過不去了。”

  心里想著,從懷里慢悠悠的取出幾個雞蛋大小,形狀奇特的小瓷瓶,沖著對他喊話的日本軍官罵道∶“狗娘養大小鬼子,老子死都不會給你!”

  說著他把這些瓶子奮力的泉眼中心扔去。

  一陣密集的槍聲過后,那喊話的日本軍官,惋惜的看著那沽沽冒著熱氣大溫泉,不住的歎息,卻沒有發現從身邊屍體下的碎瓷片中,滾落了一顆谷粒大小的種子。鮮血,慢慢的浸透了它





第1卷 第001章 結伴探險 不幸迷路

  “那是從旭日上,采下的虹沒有人不愛你的色彩,一張天下最美的臉,沒有人不留戀你的容顔”一陣悠揚的清唱,從M市孤兒院那新建的大樓輕快的傳出。孫楠到著兒來慰問了?不對呀,他不是正在上海開演唱會嗎,怎麽會來這兒的?可是這麽干淨清澈的聲音,不是他又是誰?

  “翰哥你先停一下,跟你商量件事。”

  一個溫柔地聲音打斷了著激昂的歌聲。男宿舍外,站著一個十五六歲,體形嬌小,面容俏麗的小姑娘,羞羞答答的望著屋子里唱歌的人兒。

  “發生了什麽世界大事,竟然要打斷我美妙動聽的歌聲啊?”

  (真惡心,還不是一般的自戀!

  話音剛落,從門內走出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他細高的個子,短短的頭發,睫毛又黑又長,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一看就是個機靈鬼。

  說話的少年名字叫劉翰,(記住,可不是流汗!今年十六歲,自記事起就生活在孤兒院里,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這不,前幾天剛剛參加過中考。本來平時成績一般的他,竟然考取里省里的重點的M市第九中學(瞎貓也會遇上死耗子的!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由心底散發出的快樂感染了整個的孤兒院。

  “有什麽事嗎,我的小箐兒妹妹?放心,只要是你的事情我一定會全力以赴,兩肋插刀,就算是抛頭顱灑熱血也在所不惜!”

  劉翰玩皮的說道。

  門外的女孩子名叫柳箐,今年十五歲,五年以前父母突然去世,不得以才來到了這里。因爲家里突遭變故,使得她的性格變得膽小害羞,剛到孤兒院時,對誰都是不理不睬的。如今,也只有在老院長和劉翰跟前才能談笑自若,盡情交流。

  “翰哥昨天放學的時候,于纖纖對我說,要我們暑假陪她去五大連池玩兒。她家在那兒新買的房子,就在山腳下。于是就想邀我們一起去原始森林探險,你能不能陪我們去啊?”

  “纖纖那個假小子?”

  留翰失聲問道。 “是啊啊翰哥真是的,人家纖纖是我的好朋友,干嘛給人家起那麽難聽的外號嗎?”

  不依的人兒嬌嗔道。

  “真的白瞎了那麽好的名字給她!”

  劉翰心中想到∶“什麽纖纖,整個就是男人婆一個嗎!”

  整天瘋瘋顛顛的不說,最可氣的是,她竟然在學校里放出話來,說要倒追我!如果自己這一次陪她們去了的話,指不定起什麽風波呢,不能去,堅決不能去!

  “幾個同學說好要結伴去南方玩兒的,我正在考慮去不去呢。”

  本來劉翰並不打算去的,幾年假期打工的薪水才剛剛夠路費的,真是太浪費了!不過嗎嘿嘿,如今到要仔細的考慮了。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罷。”

  聽到留翰有了安排柳箐失落的說道。

  看著她不開心的樣子劉翰心中一痛,柔聲勸慰道∶“就你們兩個女孩子去森林探個什麽險呐,多不安全呐!泡泡溫泉不是挺好的嘛?”

  “不光我們兩個去,還有一個你也認識,就是纖纖的姐姐于娆娆,我們三個女孩子就是害怕所以才找你的嘛!”

  聽說于娆娆也要去,劉翰的眼睛禁不住一亮。那可是自己暗戀多年人兒,要是能一起去探險的話,哈哈,一定能拉進與心愛人兒的距離,保不準還能抱得美人歸呢。至于同學嘛那就管不了那麽多了!(真是重色輕友的家夥!

  “真可惜,你要是不能去就算了,讓娆娆姐找她的男同學算了。”

  柳箐惋惜的說著,就要轉身離開“啊哈,那個小箐兒,看你傻傻的樣子,讓人家賣了都不知道,我還真不放心,我還是陪你去罷!”

  “說什麽呢,水傻傻的呀啊!你答應去啦,我明天一上學就去告訴纖纖!”

  柳箐說著就蹦蹦跳跳的走下樓去。

  “真無恥!”

  看著柳纖離去的天真背影,劉翰心里忍不住狠狠的罵了自己一句。不過對自己的鄙視很快就被巨大的喜悅所替代,歌聲又禁不住從口里流出∶“咱們那個老百姓啊,今兒個要高興”七月的M市,雖然地處北方,但一點兒也不比南方涼爽。火紅的太陽炙烤著大地,偶爾一絲微風吹來,也是熱熱的,沒有一絲涼意。人們都躲藏在屋子里,如非必要,誰也不願承受那似火的驕陽,只有孤兒院里那棵老樹上的知了,仍然在不停地鳴唱,給煩躁的酷暑帶來了一絲惬意。

  一輛寶馬越野車緩緩地駛進了孤兒院,幾聲喇叭響過之后,劉翰和柳箐緩緩走下樓來。看到如此高檔的SUV,劉翰一楞,原來以爲她們不過是小康之家,沒想到卻如此的富有!也不禁爲身爲大小姐的她們能和自己這樣的孤兒成爲朋友感到驚訝。同時,心中又升起一絲莫名的惆怅。

  “看什麽呢,還不趕快上車!一會兒你倆就曬成木乃伊了。”

  說話的是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于纖纖。

  “于纖纖同學,著你就錯了,我們就是再曬上一個星期也不會變成木乃伊的!”

  劉翰說著就和柳箐上了車,一陣陣涼風撲面而來,他只不住心想:“到地是有錢人會享受,什麽時候有錢了老子非弄他一輛比這個還好的不可!”

  “死劉翰,你說汗水都流光了,不成木乃伊,還會變成什麽?”

  一上車兩人就斗開了嘴。

  “唉”聽到了她的話,劉翰搖著頭,裝模作樣的歎息道∶“于纖纖同學真是不學無術,此劉翰非彼流汗也,吾人雖名曰劉翰,但卻從不流汗,所以就算烤上一個禮拜也不會變成木乃伊的。嘿嘿,最多只會變成一只烤全羊而已。”

  劉翰這段幽默的話剛剛說完,就聽得身邊的于娆娆一陣嬌笑。聽到這銀鈴似的笑聲,他連忙轉過身去,只見身旁的人兒笑得那麽的快活,腮幫上露出兩個小小的酒窩兒,真的就像一朵盛開的玉蓮花。

  看著劉翰呆呆的看著姐姐,于纖纖忍不住嘴上又占起劉翰的便宜∶“我看不是烤全羊吧,是烤全狼吧?色狼的狼,而且是一只小色狼!”

  “于纖纖同學,娆娆姐那醉人大笑臉就像盛開的芙蓉,綻放的玉蓮,嘿嘿,多瞅幾眼就算彌補我沒有去處南方的損失啦!”

  聽了立翰的調笑,于娆娆馬上板起了笑臉,沖著纖纖輕斥道∶“纖纖不許拿姐姐開玩笑!”

  看到姐姐發怒,纖纖馬上歉意的沖著她笑了一下,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車子在尴尬中駛出了市區,劉翰忍不住打量起身邊的于娆娆。只見她下著粉紅色的短裙,上穿白色的短袖襯衫,配上鵝蛋形的臉龐,白里透紅;她的眼睛真美啊!長長的睫毛,雙眼皮,閃亮地眼珠兒,仿佛白水銀里滾動著兩丸嘿水銀;離著兒不遠,是兩道描畫得十分規整的彎眉,相是用圓規畫出的兩道弧弘;小而挺的鼻子,線條優美,把容貌間流露出的冷豔顯得更加顯著了;她那紅色的嘴唇,好些兩片帶露答花瓣微凹的嘴角邊,隱藏著一絲傲意;一頭烏黑閃亮地繡發,自然的披落下來,相黑色的錦緞一般吹落胸前;挺拔的雙峰一點兒也不象才上高二的學生,大概有三十六D吧,比起T台上的模特也毫不遜色,真的想摸一下喲(千萬可別摸,摸了著一下會想那一下的!

  “劉翰,你的口水流出來了!”

  劉翰下意識的用手擦了一下嘴角惹的三女一陣大笑。

  “劉翰——流汗,瞅瞅你這名字多不好。嘿嘿,我看干脆改叫流口水好了!”

  一旁的于纖纖乘勝追擊道。

  “我就是流口水了又如何?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娆娆姐長得這麽漂亮,流口水是對她美麗的一種表彰!可不象是某些人,讓人看了就想掉頭逃跑”“你說誰呢?死色豬!”

  于纖纖見他影射自己,厲聲問道。

  “哈哈,”

  劉翰壞笑了一聲,接下來道∶“請不要對號入座呀于纖纖同學,我怎麽會說你呢。”

  (自己承認是色豬了!

  “死家夥,量你也不敢!”

  說著沖著劉翰揮舞了一下拳頭。

  其實于纖纖長得並不比姐姐差,只是酷愛運動的她在學校從來都是一襲長褲,而且理了一個比有些男生都短的毛寸。從后面看去,怎麽都是一個男孩子。不過嘛,哈哈,雖然才十五歲,由于發育良好,胸懷卻十分的偉大,差不多已經34C了,連劉翰都曾經多次幻想過她長大成熟后的波瀾壯闊。

  眼看又要說僵,嬌憨的柳箐趕緊拉開話題∶“娆娆姐,你們現在學習一定停忙的吧?”

  “還可以罷,明年開始就得抓緊了,要不然到高三再努力就不趕趟了!”

  劉翰身邊的于娆娆輕聲答道。

  “哎,娆娆姐,如果連你著九中的才女都這麽說的話,其他人還不得緊張死呀!”

  劉翰接過話題道。

  聽了他的話,于娆娆奇怪的問道∶“什麽才女呀!你怎麽知道的,是纖纖亂說的吧?”

  六道審視的目光不約而同的射向了劉翰。

  “哦我不是也考上了九中了嘛,怎麽會連高一的全年級第一是誰都不知道呢!再開學我也是高一的新生了,以后還要請多多觀照喽,學姐!”

  其實他一直都在默默的關注著身邊人兒的各種信息,誰讓他暗戀著人家來著!

  “你,你還不是蒙上的,臭屁什麽!”

  前座的于纖纖一直在打擊劉翰的自信,樂此不疲。

  “想我劉翰大智若愚、英明睿智、玉樹臨風、風流倜傥、英勇神武、武功蓋世,考取個小小的九中,還是手那把掐地”話還沒有說完,只見飛馳的寶馬一個緊急刹車,接著劉翰的身邊一個人都沒有了,四條人影蹲在路邊狂吐!(怎麽多出一個人呢?司機呗!

  晨曦給山峰照上了一層薄薄的輕紗,遠處的山巒正若隱若現。沈睡的山峰蘇醒了,迎著晨風,沐浴著朝陽的晨輝,顯得更加巍峨挺拔。盛夏的山坳里,浮動著一抹淡淡的霧氣,幾聲婉轉的鳥鳴帶著清脆的尾聲,袅袅地從霧中傳來。

  山腰里幾堆篝火旁邊的小帳篷里,鑽出四個疲憊的少年男女。不用說,他們一定是遇到那一個古老的問題——迷路了!其實,他們會迷路是非常正常的。你想幾個人年輕氣盛,又都沒有野外生存的經驗,手機也是信號全無,而且他們還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竟然沒有帶指南針!

  四張無助的面孔,四顆沮喪的心不,是只有三顆沮喪的心才對!我們的劉翰心里頭別提有多美啦!雖然這三天夜里都是他一個人抱著獵槍睡在帳篷的外邊兒,但他知道共患難的經曆一定能讓他和心上人兒的距離更加的緊密,所以心里面早就樂開了花。其實一開始他就知道出山的方法,那就是嘿嘿,不能說,打死也不說!

  四個人吃過了早餐,(“早餐”說得好聽,不過是餅干就開水罷了!仔細的整理好背囊,漫無目的的向山頂走去“死劉翰,你到是快走啊,還是個大男人呢!”

  走在最前面的于纖纖說話了,大概因爲愛運動的關系,她顯得一點兒都不累,還有心情和劉翰斗嘴。一行人中最沈默的要算是柳箐了,雖然她的性格柔弱,可體力卻一點兒也不差,仍然能緊緊跟在纖纖的身后。相照辦對比之下,于娆娆就越加顯得體力不支了。跌跌撞撞的前進個百十步,就要站住大口大口喘上一會兒粗氣,多虧了身后的劉翰不時的伸手攙扶,要不然早就摔得鼻青臉腫了。

  “錯!于纖纖同學,我現在還不是大男人,頂多算是一個小小男子漢罷了!”

  聽到了于纖纖的挑釁,走在最后的劉翰笑著答道。

  聽到劉翰又叫自己“于纖纖同學”纖纖心里的氣就不打一處來,故意找茬道∶“小小男子漢也是男子漢呐,怎麽竟跟在我們女孩子后面?”

  “大小姐,你們每人只背了自己的幾件衣服和那一點吃的,我可是背了帳篷,鐵鍋還有著杆破獵槍的!要不你幫我背點兒?”

  其實憑劉翰的體力,走在幾個人的最前頭,是絲毫沒有問題的。可這樣一來,就不能照顧走得最慢的于娆娆了,他怎麽會放棄著與夢中情人親近的大好機會。

  “死劉翰,男子漢大丈夫干點兒活就抱怨。你以爲要你來探險真的是我們三個害怕嗎?我們只不過是需要找一個腳夫罷了!”

  纖纖故意氣著劉翰大聲地說道。

  “唉我算是上了你們的大當了!”

  劉翰先是裝出一付悲憤的樣子,接著又換上一臉奸詐的嘴臉道∶“不過嗎嘿嘿,我現在是保镖兼腳夫,這份工錢可是不大便宜的喲”“別臭美了,不讓你交餐宿費就不錯了!別啰嗦了,來,我背一會兒獵槍吧。”

  纖纖雖然嘴巴上總找劉翰的茬兒,心里其實還是滿心疼他的,看到他拿的東西確實太多了,就從他的肩頭把槍接了過來。

  “你會開槍嗎?小心點兒,別走火兒打著自己”劉翰的話音未落,只聽見“嘩啦”一聲輕響,忙擡頭一看,卻發現于纖纖已經端起了手中的獵槍,把烏黑的槍口沖著他的方向。

  “姑奶奶,我服了你了!快點兒把槍口挪開吧,我怕了你還不成嗎?”

  看到對準了自己那黑洞洞的槍口,總使是平常口無遮攔的劉翰,此時也不得不開口求饒。

  “纖纖,快放下槍!這槍是能隨便鬧著玩兒的嗎?你就不能學一學久箐,文靜一點兒好嗎?”

  于娆娆痛斥完纖纖,轉過身來對著劉翰抱歉道∶“對不起啦劉翰,纖纖就是這麽不知道輕重,你別往心里去。不過嗎,你還真的小瞧她了,我們家纖纖可是個天生的神槍手,前年第一次去靶場打飛碟,就十槍中了把槍,以后她幾乎每個周六必去靶場,在M市可以說是神槍無敵了!”

  “胸懷寬廣人品偉大的于纖纖女士,請原諒本人的有眼無珠吧!”

  劉翰獻媚道(唉人在屋檐[槍口]下,怎敢不地頭哇!∶“我決定了,槍就歸永久保管了。以后保護我們的艱巨任務,就由英雄蓋世,天下無雙的女俠纖來承擔了!”

  (說得好聽,還不是想少拿一樣東西。

  聽了他的話,于纖纖“哼”了一聲,擡起悄臉,裝出一付高傲的樣子,率先向前走去,立刻引得身后三人一陣大笑在笑語聲中,四人穿出了一片密林,就聽到不遠處傳來輕輕的流水聲。他們急忙快行了幾步。只見一條細細的小溪,在石縫中不停的流淌。幾人不約而同,把手伸入溪中。哇,水竟然是熱的!

  “溫泉!”

  四人大叫著,擡起頭來四處張望。不遠處傳來了輕輕的冒泡聲音,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硫磺的氣味兒。找到了流水的源頭,幾個人全都扔下了背囊,叫喊著沖了過去




















0.016707897186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