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小李飛刀之飛刀問情》(全本)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卷:小李飛刀 【002】尋歡之名

  【古龍前輩寫書,從來沒有寫過具體曆史,無資料所查。小李飛刀李尋歡有四個版本說法,分別處于唐玄宗時代、明朝永樂年間、明朝成化年間、明朝末期四個時代!龍哥版小李飛刀時空乃是明朝永樂年間。】“生啦,是個少爺!啊哈哈——哈哈哈——我李家興盛有望哉,旺財打賞打賞。”

  李興云聞聲,心中狂喜,忍不住仰頭大笑。管家旺財則是連忙給接生婆打賞。

  “我李無雙有弟弟啦,我有弟弟啦。”

  一個面色粉白,星目有神,一身儒雅氣息,約莫十二三歲的俊美少年聞聲同樣面色狂喜,從懷中摸出大把大把的銅錢灑了出去,跑一路子灑一路子。

  “哼。”

  李興云見到李無雙興奮得那里有半點讀書人的樣子,老臉不由一沈,剛想出聲喝斥李無雙,有辱斯文,成何體統!不過,想了想,李興云還是放棄了,畢竟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李興云冷哼一聲,滿臉容光煥發的走進屋中去。

  “探花老爺,這少爺有點怪,竟然不哭不鬧,還請探花老爺和夫人打喜。”

  接生婆見到成爲嬰孩的小飛,睜大一雙清澈明亮的星目東張西望、左右打量,心中暗暗稀奇,連忙滿臉堆笑的向李興云請喜道。

  “好好好!”

  李興云聞言,兩道濃眉頓時緊鎖了起來,當李興云看到眉清目秀的小飛時,心中大震一下,接著激動的有些老淚縱橫,好冷靜的孩子,天生權謀之者啊!李興云連忙高贊三聲好字,來到林氏身前,好聲安慰林氏一番,揚起大手,向小飛白嫩嫩的小屁股上重重的抽打一下!

  只聽“啪”一聲脆響,響徹整間房屋,那小飛只是兩條秀眉微微皺了一下,滿目憤怒的看向李興云。

  “啪”“啪”“啪”一連十數過后,李興云終于色變了,林氏也是面色慘白,要知道古時迷信,有些天賦異禀的人出聲不哭不鬧,需要親人好友來打喜,如果嬰孩被打哭,而且哭得很宏亮,那麽便說明此子以后鴻運當頭,如果是打不哭,那就是災運臨頭!

  “父親大人,讓我來試一下。”

  滿頭大汗興奮得小臉通紅的李無雙跑了進去,有些畏懼的看向李興云請聲說道。

  “哼。”

  李興云斜眼看了林氏一眼,冷哼一聲,算是默認了李無雙的請求。

  “哇——”

  李無雙只是輕輕的一巴掌下去,那響亮刺耳的稚嫩大哭聲頓時響徹了整個房屋,傳出了老遠。

  李興云愕然的看了李無雙一眼,接著眉開眼笑,放聲大笑,林氏的神色也轉憂爲喜。

  “二子生來不哭不鬧,無喜無悲,冷靜穩重,和無雙極其有兄弟緣分。乃是我李家一大幸事,我李家九代單傳宿命終于被打破,旺財,老父給他起名無歡如何?夫人以爲如何?”

  李興云心情大好,笑得合不攏嘴,向老管家旺財和林氏出聲問道。

  “老爺英明。”

  林氏和旺財連忙恭聲附和道。

  李家是豪門世家,雖然一直是九代單傳,單是李家到李興云這一代出了五位進士,李家長子更年僅十三便已高中秀才,乃是書香門第,正宗的官門世家。

  李家說來也真夠倒黴的,九代都是單傳,直到李無雙這一代才擺脫獨苗單傳的宿命。李興云可謂是官運青云,家事興旺。

  李家有祖訓,每個李家子弟必須娶夠三妻四妾,因此李興云這一代還算是比較有所收斂,只是娶了三妻四妾十三姨太,比起前幾輩娶成百上千老婆,李興云真的可謂是“老實人”就連李無雙年近十三,也已訂好了七門親事,此乃祖訓家規,李家子弟無人敢逆!

  李家二子,無歡更是天縱奇才,三月能走,半歲能語,一歲吟詩作賦,三歲名滿京城。

  “唉。”

  李興云頭發半百,滿面憂愁,拿著茶杯的右手一直抖個不停,良久長歎一聲,不知如何是好。

  “老爺,小少爺天縱奇才,怕是要遭人嫉啊。”

  旺財站在李興云身后,神色凝重無比的出聲說道。

  “今年的新科狀元張文瑞和歡兒做得新科答案比起來,簡直就是粗糙、粗俗的不堪一看。”

  李興云聞言,眉頭一跳,眼神不屑輕蔑的說道:“歡兒天生狀元之才,乃是世所罕見的千古英才,他日恐怕必遭天忌。如此而來,只有委屈歡兒,讓他收斂鋒芒,少寫點驚世之作!”

  要知道小飛重生李家之后,明白自己來到《小李飛刀》時空,差點沒把李尋歡給罵翻了十八代祖宗,小飛心中怕的要死,他可是清楚的知道李尋歡未來的“悲慘命運”小飛本來早就準備好穿越射雕、神雕、倚天這三個多妹妹的時空,黃蓉,小龍女那可是小飛心中的最愛。

  小飛很生氣,后果很嚴重。小飛需要發泄,所以小飛抄襲了很多現代名人詩詞歌賦,加以改變,成爲了自己的東西,小飛三年之間共寫各類詩詞一百三十七篇。其中以詠梅之詩爲最,亦有熱血沸騰、豪心壯志的詩篇。

  小飛之名連永樂大帝都聽說了。

  “什麽?以后不準我作詩,不行,絕對不行!”

  小飛,兩眼怒瞪著李興云,斬釘截鐵,大搖其頭的說道。

  “歡兒,你聽父親說——”

  “不聽不聽,我不聽,還有這次的新科試卷我做的怎麽樣?哼哼,八股八股玩死人的八股文!憑什麽他甘羅九歲能拜相,少爺我三歲就不能做狀元。”

  小飛顯然還對李興云不幫他今年參加科考的事情生悶氣呢。

  “逆子住口!”

  李興云聞言臉色一變,臉角肌肉一陣抽搐,心中宛如刀割一般刺痛,同時又自豪無比。李興云左右小心的看了一眼,接著居高臨下俯視著三歲的小飛,一副恨鐵不成鋼、痛心疾首向小飛大聲喝斥道:“你個逆子,爲父說過你多少次了,爲人要低調低調你懂嗎?你看看當今朝中那個不低調的官員會有好下場。還有你那些逆天妄語以后少說,要是傳出去死你不要緊,連累我們李家你就是百死不足以謝罪。”

  “得了,老爹,你又不是不了解我,那些分寸孩兒還是有的。”

  小飛一臉不在乎的隨聲說道,轉過身去,伸手摸起李興云書桌上一支御賜狼嚎毛筆揣進懷中,就欲轉身離去。

  “你有分寸個屁!上次在翠云閣與皇孫瞻基殿下爲了一個歌姬大打出手!你還敢說你有分寸。”

  李興云聞言,頓時勃然大怒近乎咆哮般對小飛怒吼道。

  “得了,老爹,您老少動些氣,身子骨要緊。”

  小飛聞言見狀,一副雷打不驚,雨吹不亂的模樣,嘟起小嘴,兩眼中滿含關心之色的看向李興云,兩手拉著李興云的衣角撒嬌道:“在官場上沒有永遠的左右逢源,咱們家不可能好運一起興隆不衰,趁早站好隊,抱住太子朱高熾的粗腿總沒有錯,他是注定要當皇帝的,那朱瞻基注定也是要當皇帝的——”

  小飛話未說完,已經被李興云面色大變的出手一把緊緊捂住,李興云面色慘白,額頭冷汗淋漓。

  “逆子,你個逆子!什麽話都敢說,口無遮攔,你想氣死爲父啊。罷了罷了,明天就讓旺財送你去武當拜師學藝。”

  李興云渾身近乎虛脫的對小飛說道,兩目中那深深的溺愛之色讓小飛見了差點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少來和少爺玩父子情,少爺我是有名的軟硬不吃,武當那些牛鼻子老道有人什麽好功夫。還不如外公家的五夷魔刀厲害呢。”

  小飛別過頭去,眼睛紅紅,向李興云沒好氣的說道:“既然老爹你讓兒子收斂鋒芒,兒子依你就是,武當就不去了,以后兒子就改名尋歡吧,尋歡作樂,尋歡作樂,我喜歡,哈哈——哈哈哈——”

  李興云看著似笑若哭,仰頭大笑,轉身出去的小飛那散發出一股不屬于他這個年齡階段的落寞蕭瑟背影,李興云忍不住心痛不已,老淚縱橫。

  有時候人太聰明了也是一種錯誤!





第一卷:小李飛刀 【003】詩音受傷

  李尋歡手提著酒壺,獨自在孤寂的大街上溜達。

  風很大,夜很白,冬天來了,大雪已經下了三天三夜。

  李尋歡身著白衣,長發披肩,望著雪茫茫的北京城,嘴角浮現出一絲無可奈何的苦笑,低聲吟道:“人生好似一枰棋,局局贏來何作奇。

  輸我幾分猶自可,讓他兩著不爲遲。

  休將勝負爭閑氣,毋以神機戰相持。

  埋伏不如休意馬,心王常湛即摩尼。”

  “表哥,你又作詩啦。”

  突然一個銀鈴般清脆的聲音在李尋歡身后悄然響起,只見一個面如桃花,目似星辰,肌膚白皙勝雪,身著粉衣的嬌俏女孩,神情羞澀的從后面追了上來,輕輕拉住李尋歡的右手,甜甜的叫道。

  “詩音,我不是告訴過你,表哥只是出來一小會兒,你怎麽又追了上來。”

  李尋歡聞聲,虎軀微微一顫,滿是滄桑落寞的俊容上頓時綻放出一個天真燦爛的陽光微笑,轉過身來,滿目責怪與愛憐凝望著眼前這個美麗可愛小表妹,輕聲柔道。

  “表哥,人家,人家擔心你嘛!”

  林詩音被李尋歡溫柔的眼神看得心跳加快,嬌靥绯紅,美目含羞帶怯的看著














0.0147809982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