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小冤家之合歡交結(46)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46)緣訂終身



偷情郎

月上竹梢,人聲寂寥,爹娘早早睡了覺;

樓院無聲,回廊悄悄,閂門關窗,紅燭高燒;

慌得心兒撲撲跳,偎著情郎撒開了嬌;

小哥哥,臉堆笑,指尖兒刮俺小臉低喚不害臊;

假裝著惱,滿身的嬌,連追帶擂,好一番打情罵俏。



小哥哥把小女兒輕聲叫,妳有陰,我有陽,恰好相交;

難道說,玉女金童就不能紅鸞照。

心肝寶,妳還不知道,知道了,定然就難熬;

大哥哥,說什麽紅鸞照,哥有意,妹有情,便是那月下老;

男女事,陰陽交,咱嫩蕊黃花自是不知道。

俏妹妹,莫慌張,別高聲叫,待哥慢慢來疏導;

情哥哥,女兒家,玉晶瑩,當憐莫狂暴,慎小心,察四方,提防俺娘來撞著。



情話綿綿柔似水,春心盈盈逐浪高;

急匆匆,忙摟抱,情切切,唇相交,丁香窸窸,玉津淘淘;

啜不盡的甘露,砸不厭的香梢。

臊紅煞臉兒雙眼閉牢,由著情哥哥狠勁嘬個飽;

嗯?調皮的手兒,悄悄把俺衣襟兒撩;

呀!拽斷俺肚兜兜,竟把奶奶兒又是揉來又是撓;

喲!說不清是癢,道不明的躁,酥酥麻麻,鉆心攪肺,可怎麽著;

好哥哥,快罷手,別瞎攪,小女兒這心尖裏癢得好難熬!



風流郎哪能聽進了,變本加厲,手段學得忒老道;

偷解開紅羅衫,把俺肚兜兒壹把就甩掉;

啊喲喲!掙開了哥摟抱,雙手捂著胸跟腰,羞得俺,恨不地縫鉆進去躲牢。

壞心的哥,這白淨女兒身子,可只給哥你見著;

羞得俺,通體火燒火燎,今晚這女兒身子定難保,無奈只把鳳眼緊闔牢。



情哥哥,真風流,花樣俏,俯下臉,禽住俺奶奶紅櫻桃;

又舔又砸,學個娃娃吃奶把俺來踐糟。

哎呀呀!千只蟻蟲兒鉆心窩,火燙的奶頭就象熨鬥烙;

籲籲喘,心猛跳,筋酥身軟綿無力,頭暈目眩火燎燎。

乖哥哥,別胡鬧,敢情把女兒家砸出奶水才算了?!

妳看看,又是砸,又是搔,這個揉過那個撩,俺這小奶奶喲,立時脹成大饅包!

撥一撥,跳一跳,兩只白兔兒尖翹翹。



摟緊著哥哥連聲叫,愛哥哥,心肝寶,別胡搞,俺女兒家實在受不了;

突然間,一陣激靈拱起了腰,肚腹裏麻辣辣似火燒,

禁不住「啊!」的壹聲叫,雙股抽筋猛哆嗦,一溜子熱漿就沖出了花苞苞!

俺那小衣浸成水裏澇,粘答答,熱焦焦,順著尻兒,把鋪單也濕成一片小水潦。



悠悠忽忽雲裏飄,一手按緊哥的頭,一手箍住哥的腰,奶奶偎貼著哥的臉;

唉!這兩顆紅櫻桃,任妳嘬,任妳咬,情願教哥吞到肚子更加好。

春心蕩,魂飄渺,香汗涔涔,青絲亂繞;

狠下一條心,怕什麽俺娘來瞧到,那天王老子來了俺也不討饒。



昏沈沈,神寥寥;

風流郎,鬼花梢,得寸進尺,暗暗把女兒家褲帶偷解掉。

猛覺察,雙手攔,推不了,又驚又怕,急得直把情郎叫,什麽男女陰陽交;

剛才就都熬不了,再不想「知道、不知道」。



小情郎,哪肯聽嘮叨,一下子,羅衫兒扯;

兩下子,小衣兒撂;

衣衫一甩,翻身把俺來壓倒。

俺那娘喲!這個白淨淨,那個赤條條,教小女兒臉蛋兒羞破,芳心兒瘋跳;

慌忙裏,扯不動錦被兒,攬不到紅羅襖,縮著身兒,偎緊這壞透的心肝寶。

手蒙哥雙眼,央求聲嬌嬌,可憐俺這黃花女,可別亂摸又亂瞧。



風流郎啊,心肝寶,箭在弦上刀出鞘,東攛兩挪好逍遙。

啊喲喲!這個狠心郎,奶奶兒吮得鼓翹翹;

管什麽叫饒,哪顧上害臊,小肚兒舔過,又把個舌尖子往俺股裏撬;

撩擘著花瓣瓣,又是摳又是搔,溜溜兒就舔進俺膩乎乎的粉嫩小花苞。



噢呀!噢!酸煞癢煞,抖搐著腰肚兒無處逃;

夾緊雙股銀牙兒咬,抵不住針刺電麻花芯兒跳,涓涓漿水濕淋淋漂;

瘋了的心肝寶,這玉露瓊漿,你狠嚥猛嘬的吞了多少!

弄得俺,魂靈兒三番五次出了竅;

那管俺女孩兒家,昏糟糟的受了受不了。

娘呀!教小女兒可怎麽著!

咬緊牙,低聲叫,心肝寶,妳好壞的嘴,舌尖又像鏢和刀;

再砸、再舔、再深挑,小妹的魂兒,你可就再也找不著。



好妹妹,哥的心肝小嬌嬌,揪心樂趣方初始,咱倆今晚紅鸞照,

金童玉女神仙會,勾魂情致妳還未全曉;

小嬌嬌,曲起腿,擡臀再挺腰;

情嬌嬌,妳是頭一回,哥是第一遭,

待那玉杵刺破花中蕊,桃紅李白,便令嬌嬌妳骨酥神消!

別惶恐,忍住叫,疼一霎,瞬間了;

縱然是銷魂蝕骨、氣散心啁時刻到,咬緊牙根也別大聲叫,讓妳爹娘聽見不得了。

愛意濃,情火高,從今後,管教俺心尖尖上的小嬌嬌,

天天盼,夜夜要,空度一天也難熬,也難熬。



過了幾天的一個晚上,我正在房裡溫習功課,沈虹突然打電話給我,她說想跟我見面。我二話不說,立刻騎上機車去她家,到了她家門口,我按了門鈴,沈虹隨即出來開門。看來,她應該是在門裡等我。

一見面,我正想摟著她親吻,她「嗯…」一聲,拉著我的手,往小公園那邊走去。到了我們時常“幽會”的老地方,眼看四下無人,我一手把她攬在懷裡,對住她的櫻唇就是一陣猛吻。沈虹反應相當強烈,她雙手緊緊環抱住我的腰,立即伸出小香舌,跟我纏繞不休。我的雞雞立即勃起,透過褲襠,頂在她緊緊貼住的小腹。

那晚,她穿的是一件T恤和緊身短裙,我在熱吻之際,一手撫住她的頸項,另一手本能反應的,自她的背脊下滑,在她纖細的腰際,在她圓聳的臀股上遊走,再探入她的裙底,觸手感覺她是穿著細襠的丁字褲,隨即撫上她近乎全裸、軟嫩結實的臀瓣,手掌張開,就是一陣失去控制的揉搓捏握。

沈虹發出一聲聲「嗯…嗯…」的呻吟,她把我摟的更緊,親吻喇舌的更加急遽,在我扣住她的下陰,感覺那裡已然濕滑一片,再進一步撫揉她的陰蒂時,感覺那珠荳已然勃出,她激動的將腰股連聳帶頂,以迎合我揉搓撫摩的動作。

在透氣喘息的空隙,她急切切說:「想死人了,人家…一直想著你…」

我舔吻著她的耳垂,一面回說:「是呀!我也在想妳!」

接下來,我讓她轉身背對我,她則反手緊緊把我抱住,轉頭閉眼昂頭的,跟我再度沈醉在熱吻之中;我一手探入丁字褲,在她的陰戶裡撫摩揉搓,另一手伸入她的T恤,感覺是薄紗緹花蕾絲的比基尼,隨即撥開那一小片胸罩,滿手握住她豐滿圓鼓的乳房,指尖同時捏住勃硬的乳頭,一陣無規則急促的揉搓…。

如此上中下三面進攻,沈虹哪受得了?只聽她「嗯…嗯…啊…啊…」的激情呻吟,身子如蛇腰般搖擺扭動。我再用上一點勁道,一輪輪狂熱的舔吻囓咬,一道道激烈的揉搓捏撫…。還不到五分鐘,她一聲「喔…」的長啼,嬌軀一陣陣顫慄,腰股前頂挺直,再一聲「噢…來了…」,我感覺她的陰唇如魚吻,在緊啄我的指頭。沈虹此時突然回過身來,正面與我面對,她緊緊抱住我,額頭偎在我肩膀上,氣喘噓噓,胸乳是上下不停起伏。

停留了許久,她緩過氣來,嬌羞的說:「人家…一直想你,都讀不下書…」

我低頭吻她的臉頰,說:「是呀!這叫熱戀情狂,我每天都抱著枕頭睡覺。」

沈虹聽了,覺得有點好笑,她問:「為什麼?」

我說:「我把她當作是妳呀!沒抱著妳,我睡不著。」

「真的喔?人家也是!」

我再度把她摟在懷裡,撫揉著她的背臀,柔聲的說:「我房裡的床上,我都一直放好雙人枕頭,那是妳的位置。」

「喔…阿雄,人家也是呀!人家的床上…也是擺著雙人枕頭,不知哪天…才可跟你…相擁而眠。」說完,沈虹羞赧的親一下我的臉頰,一手把我頂在她小腹的帳篷撥開,雞巴肉棒給她一碰,那是脹硬的更是無法無天。

我托住她的下顎,在她癡迷的眼眸裡,親一下她紅潤的嘴唇,輕聲的問:「虹兒,我們先訂婚,好不好?」

「啊?訂婚?」她有點意外。

我繼續說:「我們先訂婚,等畢業了再結婚。」

「好呀!現在要結婚也可以。」她興奮的說,臉上是愉快的笑容。

我狡黠的笑說:「訂婚以後,照風俗我們就是夫妻了,到了那時…」

她聽了卻一把親住我的嘴唇,急情切切的說:「謝謝你,阿雄,人家就算沒訂婚,也可以跟你當夫妻,你要怎樣,人家都願意。」

我說:「我知道妳對我的情意,也早就想要妳了,但我不能不顧及妳跟妳家人的立場,我要光明正大的跟妳在一起,就像先前我到妳家申請“戀愛執照”一樣。」

沈虹聽了,眼框立即泛紅,真是個情感豐富的女生,她偎在我懷裡說:「阿雄,謝謝你,你幫我解決了大問題。」

我問:「怎麼說?」

她有點靦腆的說:「昨天,我媽媽還問我們的事,之前,她還幫我買了保險套…」

我似是聽到那句話,所以又問:「沈媽媽好開明,然後呢?」

她說:「可是我爸爸卻要我專心讀書,他要我跟你“普通交往”…」

我聽懂了,就說:「是嘛!沈爸爸雖然同意我們交往,可是他不知道我們的愛戀,有多深呀!」

沈虹「嗯!」一聲,表示贊同。

我忍不住的撫著她的臀肉,又撫摩她的乳房說:「虹兒,回去以後,我跟老媽說一下,讓我們在寒假選個日子訂婚,妳回去也問一下,好不好?」

沈虹又一聲「嗯!」作答覆,因為我拉她的手,去解開我的褲鏈。

那一晚,我跟她在小公園逗留很久,直到半夜十二點才回家。回家的路上,我感覺渾身好輕鬆,因為沈虹竟然肯在小公園的那個隱蔽角落,讓我用嘴親她的乳房,親她的屄屄,在她第二次高潮後,她也蹲下來幫我“吹簫”。那次我出精出得好多,她一口都沒留的吞下去,真是讓我太感動了。

事後我在想:經過將近一年的調養,在“玉女受寵丹”及“玉堂春”的陶冶,加上跟我親熱時,性慾得到舒緩的催化之下,沈虹的體質,包括性器的發育,應該已經到達楊大國手所說的那種程度,應該受得住跟我纏綿交歡的任何抽插衝撞。再說,自從在補習班發生被騷擾的事件之後,我感覺她日常舉止依然保持端莊矜持,在學校或出門在外,都儘量穿著寬鬆的校服,以掩飾她那傲人的身材;儀容妝扮也儘量樸素,以免招蜂引蝶;但是只要跟我約會,她都會妝扮的嫵媚性感,每次都讓我有驚豔的快感;跟我親熱時,也都是非常熱情的完全投入,對我的要求,幾乎是有求必應;甚至有一天下午,我跟她在河濱公園約會時,她都願意一面散步,一面讓我的手撫住她的乳房揉搓。

可以這麼說:此時的沈虹,已經是我的“性感小尤物”!

有此深情蜜意的佳人作伴,喔!我真是太性福了!



對於我跟沈虹訂婚之事,雙方家長可說是一拍即合,老爸甚至還說:乾脆讓我倆直接結婚好了!又說:我倆若是有了孩子,也不打緊,他說我老媽是照顧娃兒的高手,不會影響我倆的學業。我老媽則連連稱是,她說可以早點抱孫子。

當然,那只是題外話,畢竟還是要考慮雙方的現實環境,也要顧慮一般人的反應觀瞻。未幾,老爸老媽即託我姨媽跟姨丈前去沈虹家說媒,沈爸跟沈媽也是一口應允。姨媽問說聘禮跟風俗之事,他們倆都說什麼聘禮、聘金的都不必,也沒什特別風俗,一切就依照我們家的方式辦理,他們會全力配合。

既然如此,那事情就好辦了!

就在老爸老媽全力操辦之下,一切按照本省習俗,遵照古禮進行著,包括送帖、合字、擇日及下聘。

正當我跟沈虹為準備雙方訂婚聘禮而忙進忙出之時,老媽見我已經拿到汽車駕照,不忍我倆還是騎著機車,就跟老爸說:「機車是肉包鐵,汽車是鐵包肉。」要老爸讓我買車。老爸想想也覺得是有必要,就叫我自己去看車。我帶著沈虹看了幾個品牌,最後選了TOYOTA 的CAMRY 2.0。

由於剛買了新車,我便常載沈虹四處遊玩兜風。有一天,我跟沈虹開車路過東區的鬧市,看到一連十幾家的婚紗禮服公司,她停下腳步,注視著一個展示婚紗的櫥窗。我看了一下,心裡有個底,便假裝無奈的說:「若要畢業才結婚,那還要二年噢?有夠久的啦!」

沈虹瞄了我一眼,應聲的說:「是呀!若還要等你當完兵,或是等我大學畢業,那就要四年耶!」

我挨著她說:「小虹,妳看!對街那個櫥窗裡的婚紗,三樓中間那個,看起來好漂亮,若是穿在妳身上,那妳一定是全世界最美的新娘。」

沈虹的臉龐露出神往的喜色,但是卻說:「那一套呀,跟我看得一樣耶!怎麼?你也覺得好看噢?可是那又有何用,又不是要結婚…」

我親了她一口,摟著她說:「誰說要結婚才能穿?有些人沒結婚,還不是照穿不誤,更何況我們是已經要訂婚的人…」

她似是有些認同,卻面有難色的說:「可是別人看到…會不會…」

我直截了當的說:「沒那事!拍婚紗是我倆的事,誰管得著?再說又不是拍給他們看的!」

她又有疑慮的裹足不前,我問她怎麼啦?她羞怯的說:「聽說結婚時,仍是處女者,才能穿白色婚紗…」

我聽了差點昏倒,摟著她說:「不是啦!妳誤會了!照西洋教會的習俗,那是說再婚的女人,才不能穿白色的;雖非再婚,但也不是跟第一個男人結婚者,那就穿粉色的婚紗。只要是跟第一個男人結婚的新娘,都視同處女,可以穿純白的婚紗。況且妳現在還是處女,更沒那個問題啦!再者,我們將是訂婚的夫妻了,就算在結婚前,妳把初夜給了我,說起來妳還是我的處女新娘,沒問題的啦!」

「喔?是這樣啊!」聽了我一番話,她的神色總算和緩了許多。

就在我的半拉半摟之下,我跟她走進了那家婚紗店。

跟那家店的經理洽談之後,得知櫥窗裡的那件婚紗,昨天才剛從巴黎空運進口,是公司拿來展示的特樣版。她說若我們喜歡,可以再訂一套,不過因為是純手工訂製,需要三個月才能到貨。這時我想到老姐時常在談婚紗的事,或許她有辦法,我就打電話給她。她一聽,問我是哪家店,我說是在東區婚紗街,店名叫“戀戀風情”。她一聽就笑了出來,她說:「真是巧,算你找對人了!阿雄,你把電話交給他們店裡的林副總。」

原來那個林副總是老姐高中的同學,也是老姐的閨密,難怪她對婚紗那麼熟。

在老姐斡旋之下,事情總算搞定了,不過要一次買斷,店家說是高檔品,不能用租的。沈虹聽到那價錢,拉著我說:「不要了啦!那麼貴!」

老姐後來再跟她議價了許久,也說因為是訂婚,只拍一套婚紗,且只拍室內,不出外景;又說將來結婚拍照讓她全包。那個林副總見後利可觀,又瞧見沈虹的容貌身材,就一下子打了對折,還說不能對外公開,就連她們店裡的也不能說。不過還有個附帶條件,是要留一張沈虹的婚紗照片當展示。

關於留作展示照片一事,沈虹似乎面有難色,坦白說,我也覺得不妥。最後的折衷方案是只給一張照片,不給底片,而且不能翻拍,授權展示期限訂為一年,價格則再降到三折。

一切談妥,付了訂金,又約好試穿的時間以後,我牽著沈虹的手,喜孜孜的步出那家婚紗店。又因為這件事給老姐幫了大忙,就說好改天請她吃飯。

其後,我載著沈虹去試穿了好幾次,老姐也幫忙看了二次,直到她確認OK以後,才正式定裝。至於為何要試穿那麼多次?那是因為沈虹的身材實在太火辣了!據店家那負責試穿修改的小姐說:以她從業六年多的經驗,像沈虹這種32D*22*36的身材,她還是頭一次遇到,就因為身材曲線幾乎達到“女王蜂”的程度,再加上那一套婚紗的質料跟款式相當珍貴,以致她必須花很多時間去修改。

正式開拍是選在一個星期六的下午,在沈虹進去換裝時,我往那間更衣室看去,看到她正把一件粉色的胸罩擱在包包上,哦?那她不就沒有穿胸罩?

這個疑問是後來我問沈虹才知道的,原來女孩子換穿婚紗禮服時,是必須把胸罩脫掉的。至於原因,那是因爲婚紗禮服通常在前胸都有特殊剪裁,且都會含有罩杯的,因此必須脫掉胸罩才能穿上,當然也有例外,就像沈虹穿的這一件,因為她的乳房相當豐滿堅挺,根本不須罩杯墊高,也不須鋼絲襯托。

看著沈虹又嬌羞又喜悅的穿著那套純絲法國宮廷風格的長拖白紗禮服,把她嬌美俏麗的容貌、白晰柔嫩的肌膚和傲人的身材襯托得美倫美煥,宛如天仙下凡,尤其無肩低胸的款式,露出渾圓飽滿的乳溝…。循著視覺到胸口,玲瓏晶亮的蘇聯鑽點綴其間,一朵粉色蕾絲玫瑰的裝飾,更有畫龍點睛的效果。

沈虹穿上婚紗的豔光四射,吸引到一旁等待的準新郎與準新娘的圍觀,當然也包括幫我們拍攝的攝影師與化妝師,他們對沈虹的美豔也是嘖嘖稱道。

121823l3gqu09r3wr54grq.jpg



這套婚紗在背部是鏤空的網紗,一直延伸到圓翹的臀腰,卻煞風景的出現淺色的內褲影子,我貼在沈虹耳邊,跟她說這個美中不足,她回頭照照鏡子,我就提議說:「妳要不要換一條低腰的?」

她無奈的說:「試過了,還是會有痕跡。」

「這樣啊!」我靈機一動說:「那不穿呢?」

她嬌羞的說:「那…太大膽了,我…」

我跟她說:「沒關係啦!我們自己換,別人不知道,也看不出來。」

她面露難色的說:「可是穿著婚紗,要脫那內褲,很麻煩耶!」

我接口道:「那有何難?我來幫忙!」

聽了我的話,她顯得有些忸怩,我心裏卻高興得要死。

跟她關進更衣間,她就比較放開一些,我要她把裙襬拉高,我則躦進蓬裙的裙擺下,再探頭伸到她的腿胯裏,小心的幫她把那件低腰小內褲褪下來…。

她害羞的問:「這樣可以了嗎?」順手把裙襬放下來,免得讓人撞見。

我拉著小內褲的褲襠,故意說等一下。

她忍不住說:「你不可以亂來…」

我點頭答應說:「放心,我不會亂來的,我閉著眼睛總可以吧?」

她巧笑的說:「閉眼睛就不必了,快一點就好啦!」

我要她一手扶著旁邊的茶幾,站穩腳步;我則緩緩的伸手進去她的腰際,當然是沿著大腿摸上去。她緊張的輕晃抖動,經過屁股,摸索到她的褲頭,再繞著內褲摸了一圈,她敏感的扭腰,雙腿敏感的緊夾著;由於她這件低腰的內褲很窄小,因此我可以摸到恥丘上的陰毛,細細軟軟的絨毛。

她現在下半身動也不敢動,只頻頻問我:「可以了嗎?」

我摸著摸著,摸上她的美臀,她的臀部因為一手扶著桌子,顯得特別翹,我忍不住贊道:「哇!妳的屁股好性感喔!」

不管她如何閃躲,我趁勢把內褲扯得東斜西歪的,沈虹既緊張又興奮,她左右搖晃著臀部,我一前一後往她胯下撈一把…。

她忍不住「啊呀!」一聲,我摳住肉縫美穴的敏感地帶,用手一撫,發現她底褲有些濕熱,她嬌喘的說:「你快幫人家弄好嘛!別…別逗人家了。」

我觸摸到她柔嫩的肉瓣,純熟的撥開肉唇,指腹埋入穴縫攪動起來。

沈虹小穴異常的濕熱滑膩,讓人流連忘返,我忍不住對著陰蒂輕摳起來,肥肥嫩嫩的穴肉緊緊包住我的手指,藏匿在裏面的小陰唇漲漲的,一反平日的柔膩,敢情她一直處在興奮的狀態?

我如獲至寶,見獵心喜。

緊蹙柳眉的沈虹喘息著央求:「別…別…啊…啊…啊…你…你又弄…啊…」

我感覺她穴肉的唇瓣在收縮,在翕合…。

這時,忽然聽到更衣間外面傳來化妝小姐的聲音:「沈小姐,妳好了沒?攝影師那邊準備好了,說可以開拍了。」

「喔…知道了…還…還沒好…再…再等一下…」沈虹下體被我愛撫著,她喘著氣,慌張的回答。

「噢!妳沒事吧?有需要幫忙嗎?」那化妝小姐又問。

「沒事…沒事…快好了…」她羞慚的說著。

「對了!妳有沒有看到新郎?」那化妝小姐又問。

沈虹猶豫一下,才說:「沒…沒有。」

「喔?那妳看到他,就幫我說一下,說他要換的領帶,我放在衣架上…」說著,就好像走開了。

我蒙在她的蓬裙裡,一直呼吸著她下體的香氣,看的是她下體的春色,讓我感覺是異常的興奮。

說真的,剛開始為沈虹做口交的時候,主要原因是我們對性愛程度的顧慮,一方面是楊大國手的囑咐,再方面是沈虹不是性開放的女生,我也不想隨便就要了她的初夜。因此,我跟她除了愛撫,就以口交算是目前最大的極限了。

我為她作過幾次口交之後,我倆就愛上了這種愛撫方式。我覺得她陰道的分泌物相當清香爽口,雖然偶爾帶著淡淡的淫味,可是大多是類似玫瑰花蕊的甜香味,這些味道夾雜在一起,反成了一種特殊的口感,叫我漸漸的喜歡上她這種異樣的味道了。

也許是因為緊張,也許是有些羞澀,沈虹禁不住把雙腿下意識的夾在一起,將我的頭部完全的沒入到她下體之間。

我叫她放鬆一下,又讓她把一隻腳踏在矮凳上。慢慢地,我的舌頭移在她的外陰,先是親吻陰道上的兩片大陰唇,然後伸出舌頭,在上面貪婪地舔吮著,沈虹的反應更加強烈了,她不但將雙腿夾的更緊,而且身體的抖動也更加劇烈。

我開始用舌尖撥開兩片大陰唇,她的大陰唇是那樣的緊密,讓我的舌頭費了好大力氣,才頂開粉紅色的陰道口。隨著大陰唇被我分開,裡面的褶皺已經佈滿了亮晶晶的愛液。那些愛液混雜著我的唾液,讓整個陰道口充滿了滑溜溜的口感,我的舌頭毫不費力的整根深入到陰道裡。

驟然好像是被電擊了似的,她顫抖了一下身體,然後發出一聲舒暢的呻吟。

她的呻吟給了我莫大的刺激,我繼續把舌頭向她陰道更深處進發,同時還不停地吸吮陰道周圍濕嫩的摺肉。這下子,她更是抵擋不住了,從陰道裡分泌一股股的愛液,這些溫熱的愛液,仿佛小溪流水般,潺潺的從陰道裡分泌出來。

「阿雄…老公…」沈虹一下下的叫著我,我知道她被我弄的神魂顛倒的時候,就喜歡呼喚我,這是她感覺舒服的一種自然表現。

我繼續吮吸著她分泌出來的愛液,力道把握的不輕不重,恰到好處的舔咂,讓她更是全身顫動,分泌出的愛液也逐漸的濃了起來。我的頭部快速的搖晃著,上下轉動著舌尖舔著;頂著她的陰道,不時還從我嘴裡發出一聲聲「吧唧!吧唧!」的嘬吸聲,她陰道分泌的愛液,對我來說彷彿是甜美的瓊漿玉液,讓我吃的又過癮又盡興。吃到最後,我用手托住她的臀部,把她下體擡得更高,讓她的陰部更為高凸的頂在我嘴邊,使我能更徹底地吮吸她的愛液。

沈虹的身體來回的扭動著,腿部的搖晃帶著我的頭都跟著搖擺,她的這種反應,讓我有點累的把舌頭縮回來。隨著我舌頭的退出,她那充血而鼓脹的大陰唇馬上就合上了,裡面那粉紅迷人的小陰唇被包裹其中。對於她陰部的緊窄,我一直是為之深深著迷的,我長呼了一口氣,然後用手指輕輕的分開那兩片肥厚的大陰唇,隨著大陰唇被一點點的扒開,隱藏在裡面的陰蒂已經是鼓脹的呈現在我眼前。

沈虹感覺到我接下來要做什麼了,她的呼吸因為緊張而驟然的止住了,身體開始僵直地繃在一起。

我用舌尖輕輕地在她的陰蒂上舔了一下,馬上的,她像是被電了一樣的打了一個寒顫。她的反應讓我得到鼓勵似的,用牙齒輕囓了一下那如珍珠般鼓起的陰蒂。

「啊…」一聲啼叫,她來了高潮了!

她的反應是那麼的劇烈,就像瞬間被雷電擊中了一樣,整個身體挺了起來。在猝不急防之下,我的嘴巴就被她猛然頂聳的下體給重重地磕了一下,幸虧她的陰部生的飽滿而肥厚,否則我的牙齒就被她磕掉了。

「老公,人家好了…別…別逗了…求你…」她的呻吟類似哭泣的語調,她的手撫不到我的頭,只能緊緊扶在桌面上,身體顫動的更為劇烈,下體細嫩的肌膚都沁出一層薄汗。

她嬌嗔著:「小色鬼,快點啦,放手啦…唉…嗯…」

我調情技術也是一流的,遇到這種場合更加得心應手,她仰起頭頸,止不住地呻吟起來,她喘噓噓的說:「別這樣…我…啊…怎麽…嗯…嗯…別摸…人家那裏…你…啊…啊…好壞…啊…」

我終於褪去她的底褲,擡起她的左腳,把她的小內褲脫下來,雙腿酸軟無力的沈虹幾乎站不住腳,粘稠的透明淫汁在胯下拉出一條絲液,隨著我揉捏陰戶禁地,她嬌哼著「嗯…你壞透了…啊…」

我怕給人撞見,停了停手。

清純的沈虹,陰毛長得相當秀麗,兩瓣大陰唇肥碩緊緻,她翹起屁股,雙手扶在桌幾上,喘氣籲籲。

我知道這裏不是適當的場所,況且外邊還等著拍照,適可而止是很重要的,勉強壓抑性欲,拾起地上的小內褲塞入褲袋,又拿出手巾,幫她擦拭一下陰戶濕黏的淫液,再躦出蓬裙,把掀開的婚紗重新蓋上。

只見沈虹眼神迷離的撐在桌上,看到我還怔怔發呆好一會兒。

我柔聲說:「我幫妳弄好了!」

她用羞赧的眼光說:「你好壞!欺負人家,哼!」輕輕的捶我。

我說:「哪有?不然妳說,我怎麽欺負妳?」

她嬌聲說:「你壞壞啦!得了便宜還賣乖,討厭!」

我在她耳畔吹氣說:「還說呢?妳剛才流了一大堆,看!我的手巾,幫妳擦的,還濕著呢!」

我貼著她說:「妳曉不曉得?悶在裡面,妳那裡…好香!好美!妳的毛好漂亮!屄屄好肥嫩,真想舔一口。」說著又往她裸露的後腰摸去。

她羞得把我推開,低聲的說:「出去啦!人家還要補妝啦!」

我走出更衣間,拿了那條領帶,順便把自己的儀容整理一下,才到外面等她出來。

沈虹一共拍了12張,跟我合照的拍了6張,我們是正經八百的擺姿勢,看起來也不會挑情才對,可是我感覺沈虹的臉龐一直燒著紅霞,神色也特別嬌羞;那攝影師拍照時,則是看起來渾不守舍的樣子,我真擔心他拍照的技術,到底有沒有發揮?

有趣的是在回家的車上,沈虹竟跟我索取那條內褲,我當然不會給她,我要留作紀念,以紀念她拍婚紗時沒穿內褲。



文定當天上午,老爸取聘禮之代表物及香燭、金紙、炮竹,供於大廳貢桌。全廳燈亮,以淨香先淨聘禮,再上香,向神明及祖先敬香奉茶,告之為我向沈家女兒訂親。

上午十時,我跟親長一行12人到達沈虹家巷子口,我方有人放了鞭炮,她們家立即有人在門口放鞭炮回應;她妹妹聞聲出來相迎,並代表女方前來開車門,我塞給她一紅包。

女方接待我方至客廳落座。

沈虹身著小禮服,由媒人牽引,以托盤奉上甜茶,男方每人給一紅包,放於端盤,隨後她入房換裝。

這時,我方助手將聘禮送進客廳,按聘禮規格及順序,排好於貢桌,女方助手協助提供桌凳,以供擺放其他聘禮。

媒人及我方代表向女方代表說吉祥話,同時說明聘禮項目及數量。

十時三十分,沈虹身著大禮服,由她的嬸婆牽引到大廳,坐於高低椅上,鞋腳不著地。

雙方交換戒指時,我先向沈虹戴戒指。我在她雙手之無名指各戴一枚金銀主戒,其他戴於雙手之中指及食指,再接著由我老媽這個準婆婆幫她掛項鍊、套手環,耳環則是因沈虹已戴耳環,就由老媽象徵性的比一下。

接下來,由沈虹在我的左手無名指戴戒指,沈媽媽則幫我掛上項鍊及領帶夾。

戴好戒指後,由於沈家的祖先在大陸,因此就由沈爸爸點香到大門口遙祭祖先。接著由沈虹與我執香併立,沈爸向其祖先說明訂婚對象之地址姓名,再由我跟沈虹向祖先遙祭三拜。

沈虹由她的嬸婆牽引回房後,完成訂婚禮儀,女方家的人燒金放炮。這時,沈虹的嬸婆代收聘禮,但她只收喜餅及一部分聘禮,對於聘金,則全數當回禮的退回。她的嬸婆跟我姨媽說:「這是新娘父母的意思,他倆很高興跟你們家結成親家,喜餅及聘禮收下來,可以分送親友。至於聘金,無論如何是不能收的,但又怕失禮,所以就當作回聘之禮,請你們家收下。」

我姨媽跟她客氣的推辭好久,見他們家執意明確,也就不再堅持了,但是說了一句我老媽事先交待她的話:「既然親家這麼客氣,那我們就先保管一下,過幾天,幫新娘子到銀行開個帳戶,把這聘金存進去,就當作新娘子的學費好了。」

接下來是雙方聚餐,沈爸爸特意在隔街的一家台菜館,擺了二十桌酒席,以宴請男方及女方的至親好友。

到了那家餐館,沈虹的妹妹再度上場,她笑吟吟的代表女方捧著臉盆毛巾,請我方親友洗手入席,我方每個人都給一紅包;這次,她真的是樂透了。

此時,因為雙方已成親家,因此各自進行介紹及寒喧,也拉著親友一起合照,場面相當熱絡,有的人則趁機去解手。

酒席開始時,我跟沈虹坐在主桌大位,雙方親友依尊稱輩份分坐各桌,我有二個同學因為搶著要跟沈虹的妹妹同桌,為此還鬧了不少笑話。

上到第八道菜的時候,我姨丈依事先準備的,代表男方置放了一個大紅包在主桌上,再起身離席。女方則依事先約定的,也是起身目送,對於那個押桌的紅包,則裝作沒看見。

整個訂婚禮儀至此圓滿完成,我方助手收妥聘禮之回禮後,一行人起身走出沈家,並照事先約定,男方不告辭,女方不相送。

我還記得老爸跟老媽準備的聘禮,是12大項之隆重古禮,包括:

1、項頭花:公雞一隻為牲禮在中,鮮花二小籃在旁。

這項與女方貢品合併敬神拜祖,拜完後女方不能收,由男方載回。

2、香燭金炮:禮香、禮燭、禮炮、大壽金、大卦金各三大份。上均貼喜字,女方收二份,供訂婚及迎娶日使用。男方收回一份,留供迎娶入門敬神拜祖用。

3、聘金:不分大小訂,金額為現金120萬。

首飾包括項鍊二條、戒指三隻、手鐲一對、耳環一付、髮簪一對、金花、紅線(金花給女方母親)

首飾五項,合稱五福全禮,女方須全收。

包括2克拉白金鑽石項鍊及黃金玉墜項鍊各一條。1.8克拉白金鑽石、黃金翡翠及K金翠玉戒指各一隻,代表金銀銅三全。另外金手鐲、珍珠金耳環及鑲玉髮簪各一對。鑲玉金花及纏金紅線則是給沈媽媽的。

4、服飾:包括金手錶一隻、套裝二套、高跟鞋一雙、鹿皮包包一隻、玻璃絲襪二雙;女方全收。

5、禮餅:臺式1斤喜餅320盒,女方收300盒。

6、禮餅:臺式日頭餅320盒,女方收300盒。

7、禮餅:臺式6入裝盒餅320盒,女方收300盒。

8、喜酒喜菸:包括陳年高粱120瓶,洋菸120條,女方收100瓶喜酒,但洋菸不能退回,女方要全收。

9、豬肉:本項理應半隻豬肉,但利於存放,改為火腿、香腸、臘肉各120斤,女方各收100斤。

10、魚:本項理應大魚,但利於存放,改為干貝、鮑魚罐頭各120罐、大排魚翅32斤,女方各收100罐及20斤魚翅。

11、雞:本項理應公雞、母雞各6隻,但利於存放,改為螺肉、雞精各120罐,頂級香菇32斤,女方各收100罐及20斤香菇。

12、喜糖:本項理應冬瓜糖、花生及瓜子各6大包,但利於存放,改為牛軋糖、松子洋羹、南棗核桃糕各120斤,女方各收100斤。

(待續)
















0.014297008514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