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愛妻助我在集團輝煌(共10章)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前言



  2005年我大學畢業,如願分配在都市的「峥嵘集團」,這是個讓人聽見

就有生機的集團,是實力超強的國有事業單位。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業發展樂園。

我來報到後被安排在企業管理部運籌處工作,主要負責所屬企業的報表管理。



  06年通過朋友介紹我認識了區GA分局的女JG玉雪,通過半年多的戀愛

我們倆于當年十月一日舉行了婚禮。我的妻子身高165cm,三圍34D- 2

2- 34,體重50kg,瓜子臉。我最喜歡她的一雙腿,不但長的均勻,而且

性感光澤。妻子真象她的名字一樣,身體細嫩潔白,可以跟白俄的女人媲美。挺

實的乳峰、迷人的肥媲、優美的線條、楚楚動人的眼神絕對讓男人過目不忘,想

入非非。



  結婚後,她提議暫時不要孩子,爲了我們倆的事業有成,爲了將來家庭的富

裕和溫馨,爲了將來讓孩子生活得更幸福更充實,我從新婚開始就被避孕套隔阻

著我和愛妻真實的性愛。



             第一章偶然的機遇



  07年3月的一天是我終生難忘的一天,也是我事業騰飛的開始。由于我的

電話沒電,單位的坐機總是占線,妻子找不到我,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妻子來到

了我的單位。當妻子找到我的時候我驚訝了,因爲集團規定無論任何情況下;任

何人都不準在工作時間和家人或親朋好友在單位會面。如果被老總知道了是要被

炒鱿魚的。我問:「你怎麽來了?」她說:「有急事找你,手機關機,你單位的

坐機老占線,沒有辦法我就跑來了。」我問:「警衛怎麽會讓你進來呀?」她說:

「我穿著制服,而且我給他們看了JG證,我說要見保衛部長。他們給保衛部長

打電話,部長不在,就讓我進來了。」我問:「有什麽事呀?這樣要被老總知道

了就完了。」她說:「我妹妹玉華已經畢業了,她要進GA局,你不是有個同學

的舅舅在市局政治部嗎?你去找找你同學,現在正好有指標,所以我想晚上請他

舅舅吃飯,求他幫玉華。」我說:「好了,我知道了,你快走吧,讓老總看見我

就下崗了。」正在這時老總走進了大廳,他上下打量了妻子一眼然後問:「你是

那個部門的?這位JG小姐找你什麽事?」我連忙回答說:「對不起,我是企業

管理部的,我叫趙健,她是我妻子。」老總看了我一眼說:「讓你們部長來我辦

公室。」我急忙跑去部長的辦公室,看見部長正在忙碌我就說:「對不起部長,

我惹禍了,老總讓你去他辦公室。」我把事情的前後經過告訴了部長,部長一笑

說:「年輕人要嚴格要求自己,要有上進心,不要在乎女人,將來有了地位什麽

樣的女人沒有呀。我去看看老總什麽意思吧。」部長走後我在回味他的話是什麽

意思,真的很茫然。



  過了半個小時左右部長回來了說:「你去老總的辦公室吧,我說了很多好話,

現在看你自己的了。」我的心裏七上八下、六神無主的來到老總的辦公室聲音沙

啞的說:「姜總,您找我嗎?」他看了看我說:「來集團幾年了?對這裏感覺怎

麽樣?」我回答說:「我是06年畢業來集團的,感覺這裏是我事業的天堂。」



  老總說:「年輕人要有事業心,要知道進取,聽你們部長說你的業務能力和

工作協調能力都很強,是你們部培養的對象。而且你也很有頭腦,思維敏捷,有

爲集團奉獻的精神。」老總話題一轉問:「剛才那位女JG是你的妻子嗎?」我

回答說:「是的,她在區GA局治安科工作」老總說:「真是絕色美女呀,你的

豔福可不淺啊。這樣的美女怎麽形容都不過分,什麽玉樹臨風、沈魚落雁、閉月

羞花、亭亭玉立等等」我似乎明白了老總的心理,我心想如果讓他和我妻子睡一

覺我一定是集團的精英了,相信在不遠的將來我就會成爲集團的上層人物心裏說

不出有多少喜悅和惆怅。于是我討好的告訴老總說:「老總您過講了,她沒有您

形容得那麽美貌,但我妻子做得一手好菜。如果您今天晚上有時間,我讓她給您

做幾個菜彌補一下她今天的冒失怎麽樣?」老總一聽立刻喜上眉梢說:「真的?



  還真看不出來,一個JG居然會做菜,真的難以想象。正好我今天晚上沒有

應酬,就讓你愛人給我們做幾個菜喝幾杯,也算休息一下,調整一下忙碌的心態。

這樣吧,你現在就回家去安排一下,晚上五點在大門前接我好了,就不要告訴其

他人了。「



  老總隨便從老板台下面拿出兩瓶葡萄酒說:「我們晚上就喝這個,這可是我

的好朋友特意爲我釀造的」我說:「是,老總我先回去了,保證讓您滿意」。



  回到家後,我立刻撥通了妻子的電話:「你在那了?」妻子回答說:「我在

局裏了,你怎麽樣了?有沒有事?一直在爲你擔心呢。」我說:「你現在能不能

回家,我有重要的事情。」她說:「好的,我馬上回去,等我。」妻子回來後問:

「到底怎麽樣呀?會被開除嗎?」我說:「現在就看你了,如果你不幫我,我就

要被開除。如果你幫我,我不僅不會被開除而且還會提升,你願意幫我嗎?」



  妻子說:「我當然願意幫你了,但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呀?我也不認識誰。」



  我壞笑著說:「你真是我的好老婆,只要你同意你保證能做到,也不難。」

妻子說:「要我做什麽吧?我能做到就一定幫你去做,但太過分可不行。」妻子

似乎明白了什麽,她在暗示我。于是我直接告訴她說:「我們姜總看見你後特別

喜歡你,我說你還會做菜並請他晚上來我們家吃飯,你想象姜總這樣的人我們能

請到家裏多榮耀啊」。



  姜總很爽快的答應了我說:「是嗎?那太好了,這樣他就不會炒你的鱿魚了

吧?我當什麽事呢,沒問題我現在就去買菜,保證讓他吃得開心。」我馬上說:

「還有,就是我想讓你好好的陪陪他。」妻子說:「放心吧老公,我陪他喝幾杯

讓他高興就是了。」我說:「還有…………就直接告訴你吧,姜總喜歡你,我是

想讓你吃完飯後陪他睡覺,他要在我們家好好的放松一下,調整一下自己忙碌的

心態。」妻子一聽急了:「你怎麽是這樣的人?讓自己的妻子陪別的男人睡覺,

虧你想得出來。你這樣對得起我嗎?難道你不愛我了嗎?」我解釋說:「姜總是

真喜歡你,他也很不容易,爲了我們的將來,爲了我們的事業,爲了我們的家庭,

你就犧牲一次吧。他也是個不錯的男人,他答應要提拔我的。我知道你很爲難,

我的心理也不好受,但現在的社會就是這樣,象我們這樣沒有背景的人是很難有

出身的,爲了我們的家庭和將來的孩子,你就同意了吧,我是永遠都愛你的。何

況就讓他做一次,讓他戴避孕套做也沒有什麽,我都想開了,你還想不開嗎?」



  妻子說:「可是我很害怕,我的心理接受不了你以外的男人,我怕我做不到。」



  我看妻子有點動心了忙說:「你不用怕,他會對你很好的,你就當被人強奸

了一次好嗎?一會我把他接過來就讓我弟弟給我打電話說家裏老人病了讓我回去,

剩下的就看你的了。我相信你會辦好的,還有就是我聽別人說姜總很喜歡看女人

穿蕾絲的內衣吊帶的絲襪。」妻子含著眼淚說:「那我去買菜了?」我說:「去

吧。」



  妻子剛要出門我又想起了什麽忙說:「你隨便買盆白玉蘭回來放在我們的臥

室,我在姜總辦公室看見了,看來他是很喜歡白玉蘭。」



  妻子走了,我迅速把兩個無線攝像頭分別安裝在客廳和臥室的合理位置後,

我把房間收拾了一下。想想沒有什麽要辦的了。才幽閑的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支煙

美美的吸上一口,吐出一個煙圈。想到姜總今天晚上和我妻子交融後,我也應該

在峥嵘集團如日中天心理很是喜悅。但一想到愛妻今天晚上要飽受摧殘,一股無

名火油然而生,在仔細想想將來自己有權利和地位還會缺少女人嗎;頓時又有點

欣慰。爲自己會討好上級欺騙妻子而內疚。嗨!去他媽的,等將來我有能力也不

會放過每一個我喜歡的女人。



  妻子買菜回來了,我看她買了很多菜還有一盆盛開的白玉蘭,我接過白玉蘭

直奔臥室,把它放在了床頭上。來到廚房看見妻子在擦眼淚,心裏也不是個滋味。



  我安慰她說:「雪,你要想開點,其實也沒有什麽,戴著套和你做一次有什

麽呀,就當你是自慰好了,心裏不要想那麽多。一會姜總來了看見你的眼睛紅紅

的也會少興的。快到時間了,我去接他,你快點做菜吧。」說完我急匆匆出了家

門。



             第二章特定的環境



  當我打車來到集團大門前的時候,看見姜總的車已經緩緩駛來,姜總很客氣

的說:「小趙,都安排好了嗎?快上車吧。」我笑著說:「您放心吧,都安排好

了,等您到了就可以開飯了,保證色、香、味聚全。」姜總似乎聽明白了我話裏

的意思說:「還是小趙會辦事,集團培養的骨幹就應該這樣,你指揮,我們去你

家。」車子在我的指揮下來到了我家樓下停在了車位。



  上了樓我爲姜總開了門連忙喊:「玉雪,出來呀,姜總到了。」妻子出來後

很腼腆的對姜總說:「姜總您來了,快坐吧,菜馬上就好,您先和趙健聊著,我

馬上上菜。」姜總目不轉睛的看著玉雪說:「你快去忙吧,我先感謝你和小趙了。」



  妻子說:「不要客氣,我們家趙健沒少給您添麻煩吧。」說著妻子轉身去了

廚房。



  不一會妻子把飯菜都端了上來,我把姜總給的葡萄酒也打開了,姜總忙對妻

子說:「你辛苦了,快坐下吧,我要敬你幾杯,一看這菜就有食欲,我們今天晚

上一醉方休怎麽樣?」我馬上響應說:「對!今天晚上我們就一醉方休,喝他個

天昏地暗。」妻子馬上說:「我可不能喝太多,我會醉的。」我說:「玉雪,沒

關系,醉不了的。」于是我給他們把酒添滿。



  就在這個時候我家的電話響了,我連忙去接電話,我對著電話說:「怎麽了?



  是誰?我伯父被車撞了,嚴重嗎?好,我馬上就去。「放下電話我對姜總說:」

對不起姜總,我的伯父被車撞了現在躺在醫院裏,伯父的孩子在外地當兵和上學,

身邊沒有別的親人,所以我今天晚上要去護理他,讓我愛人陪您喝吧,小雪你陪

姜總多喝點,我去了。「妻子沒有說話,姜總說:」那你就快去吧,有什麽困難

告訴我,明天你就在家休息吧,不用上班了。「我說:」謝謝姜總,我先去了。

「于是我快速轉身向房門走去,到了門前我把房門打開重重的關了一下,一閃身

進了我的書房反手把門鎖上迅速打開電腦把客廳的攝像頭調整到最佳角度,(因

爲我給其他公司和個人設計軟件,所以我的書房是沒有人進來的,就連打掃衛生

也是我自己來,門也是隔音的。)然後我坐在電腦前點上一支煙欣賞著他們吃飯

的情景。



  姜總很規矩的坐在原來的位子上,兩眼直直的看著妻子發呆。妻子臉上已經

有了點紅暈也不足道是喝的還是羞的,還是妻子打破了這沈悶的局面說:「姜總,

別老是看著我呀,我們喝酒吧。」姜總忙迎合說:「來,我們幹了這杯。」



  看見姜總和妻子把酒幹掉,我的心裏很不是滋味,媽的晚打會電話我也能喝

幾杯特制的葡萄酒呀。這時候姜總起身爲妻子把酒倒滿說:「小雪,你家裏有沒

有泡菜呀?如果有給弄點好嗎?」妻子說:「有,我去拿,您先坐著。」妻子起

身去了廚房,姜總看著我妻子進了廚房迅速從口袋裏拿出一包白色的粉末倒進妻

子的酒杯裏又晃了晃,然後又拿出一粒紅色的搖丸放進自己的嘴裏。我知道他有

點迫不及待了,看來妻子也就得用這樣的辦法去對付了,否則她太不主動了。妻

子拿著泡菜回來了,姜總說:「我們把這杯幹了吧,已經把兩瓶喝光了也不想喝

了。」



  妻子一聽似乎很高興說:「好,我的頭都暈了。」他們把酒喝幹後妻子忙著

收拾桌子,姜總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其實我早就把DVD的AV碟片放在了茶幾

上了。



  (因爲妻子在GA局治安科做內勤工作,我又喜歡看AV所以妻子沒少往家

拿這些碟片。)這時候姜總也看到了這些擺放整齊的碟片,他拿出一張放到了D

VD裏,欣賞著畫面上男女交融的情景。



  這時候妻子收拾完回到了客廳,她看到這情景爲難得她進退兩難,姜總見她

出來忙說:「這片子真不錯,很清晰,我也喜歡看這樣的片子苦于沒有地方弄到

這樣清晰的。」妻子語無倫次的說:「哦,有吧,還可以,如果您喜歡就把它們

拿回去好了。」姜總說:「那先謝謝了,你也坐這一起看吧,就是演員沒有你漂

亮,小鬼子的女人也真不怎麽樣。」妻子一聽姜總這樣說反到被逗笑了心想,抗

戰都結束這麽多年了怎麽還能說出「小鬼子」這樣的詞語,真是好笑。姜總也感

覺到自己說錯了什麽,看了一眼妻子說:「你對AV片子怎麽看?」妻子說:

「我不看,都是趙健看。」姜總帶著命令的口氣指著身邊說:「小雪,來坐這,

我們一起看看,成人看AV還是有意義的。」妻子似乎沒有選擇的坐在了姜總的

身邊。



  妻子無奈的坐在了姜總的身邊,姜總興奮的指著畫面說:「小雪你看,他的

陰莖還沒有我的粗長呢,這樣的男優是不會讓女優快樂的。你看這個女優的興奮

樣完全是裝出來的,男優的陰莖並沒有完全勃起,根本就頂不到女優的花芯。」



  妻子羞愧的看著畫面,我知道是藥物已經讓妻子迷茫了,她已經有了強烈對

性欲的渴望。但她還是想自制,這時姜總已經把手放在了妻子的腿上撫摸起來。



  妻子的臉更加紅潤起來,妻子理智的站了起來說:「姜總,您先看著,我去

沖個澡。」



  說完後妻子快速的去了衛生間,姜總望著妻子的背影把手伸進了自己的褲裆

裏套弄起來。



  我的心也不由的緊張起來,我心想如果姜總自己弄出來了或妻子被水洗清醒

了對我今天精心策劃的故事都要結尾了。那我啓不是白忙活了嗎?姜總怎麽可能

重用我呀。苦苦思索最後決定給妻子打個電話,逼她就範。于是我拿起電話撥通

了坐機(因爲衛生間裏有電話,這樣妻子可以直接接聽)。妻子接電話問:「您

好,那位?」我連忙小聲說:「雪;是我,開始了嗎?他對你溫柔嗎?」妻子說:

「還沒有,我不想,可也不知道是怎麽了,我有那樣的渴望,老公你告訴我怎麽

辦呀?」我說:「雪;你就放心的和他做吧,你有渴望就說明你可以接納他了,

你也想讓他愛撫你了,那你還等什麽?不要錯過這樣的好機會,我的榮辱就靠你

了,拜托了。」妻子說:「我盡力吧,我在洗澡。」我說:「快點洗,然後穿上

你的蕾絲內衣和吊帶絲襪,他會興奮的,就看你的了,我挂了。」



  過了十多分鍾,妻子出來了,我看她的臉更紅了,看來她已經不能克制自己

了。姜總一看妻子出來特別興奮說:「雪,你太完美了,真的可以征服世界上所

有的男人。我都要瘋狂了,來,快來坐在這裏看看他們也快高潮了。妻子應聲坐

在了姜總的身邊,只見畫面上的男優趴在女優的身上瘋狂的抽插著,伴隨著女優

淫蕩的呻吟男優開始射精了。看著男優有節奏的輸送姜總把手伸進了妻子的睡衣

裏揉搓著她的乳房,妻子也接受了這個現實。這時候畫面裏的男優從女優的陰道

裏拔出了變軟的陰莖,隨著陰莖的抽出從女優的陰道裏帶出了很多精液和女優高

潮的分泌物。妻子的呼吸也急促起來並把頭埋在了姜總的懷抱裏。



  姜總感覺時機已經成熟了準備去解妻子的睡衣,這時妻子說:「不要在這裏,

我們回臥室吧!」姜總語無倫次的說:「好、好、方便嗎?聽你的,你說在那都

可以,我的小乖乖,小寶貝,小美人,只要你願意要什麽都可以,怎麽做都可以。」



  姜總踉踉跄跄的抱著妻子去了臥室。我也迅速把監視器切換到臥室進行跟蹤

監視和錄象,同時我心裏的石頭也落了地。看來妻子是進入狀態了,看到姜總凸

起的褲裆我的心裏是酸楚的,但一想將來自己輝煌了也可以這樣盡情的去享受別

人的妙妻似乎心裏又安慰了許多。



             第三章特殊的性事



  臥室裏,姜總已經把妻子的睡衣脫下扔在了地上,他兩眼閃著藍光直直的看

著妻子的身體。妻子穿著白色的蕾絲乳罩和內褲,腰上的吊帶與腿上的絲襪連在

了一體。妻子兩腿叉開,小手臂擋在了眼睛上,妻子穿的是一條白色幾近透明的

薄紗丁型小內褲,只能免強遮住陰戶前面重要的部位,內褲兩邊已經暴露出少許

的恥毛。她胸部急促的起伏著,看來妻子是即羞愧又渴望了。而這時的姜總也不

知道是看呆了還是無從下手,就那麽呆呆的傻看著。



  大約過了三分鍾,他才象從夢中醒來,趴上了床躺在妻子的身邊把手伸進了

妻子的乳罩並把嘴湊了上去要和妻子接吻。妻子象過電似的坐了起來說:「姜總,

您要答應我三件事,否則我們就此停止。」姜總連忙說:「你說,你說,幾件都

可以。」妻子說:「一、不準接吻和讓我爲你口交。二、我們僅此一次今後不準

糾纏。三、必須提拔我家趙健。您能辦到嗎?」姜總連忙說:「我保證不吻你也

不讓你爲我口交。但我可以給你口交嗎?」妻子略加思索的說:「你隨便吧,你

喜歡怎樣就怎樣。」姜總又說:「能讓我多幾次嗎?」妻子斬釘截鐵的說:「不

行,我已經很對不起他了,就這一次您不同意嗎?」姜總回答說:「一次就一次,

但今天晚上必須滿足我。」妻子不假思索的說:「今天晚上你想怎麽樣都可以,

明天早六點必須離開我家,我要考慮影響也不想讓鄰居們看出點什麽。」



  我聽了妻子的話真的很感謝妻子對我對這個家的顧及,感覺自己不是個真正

的男人,心裏也很懊悔,不知道是否要終止這出鬧劇,但虛榮心還是讓我平靜了

下來。



  這時姜總說:「只要你讓我滿足今天晚上,我保證三天後讓趙健當處長。」



  妻子說:「一言爲定?」姜總說:「絕不反悔。」妻子說:「開始吧。」然

後躺在了床上。



  姜總溫柔的解開了妻子的乳罩,用嘴含住了妻子的乳房認真的吸取起來,右

手揉搓著妻子另只乳房,並用手指輕捏著乳頭,妻子的手摸向吊帶。這時姜總說:

「不要解,還是我來解吧,脫下內褲我還要把吊帶給你穿上,我喜歡這樣。」



  妻子說:「隨便您吧。」姜總緩緩的解開了吊帶並把絲襪的卡子打開,然後

小心翼翼的把妻子的內褲脫了下來,又很熟練的把絲襪卡子給扣上了。他看著妻

子的陰阜上濃密而規整的陰毛添了添嘴唇,就象一頭饑渴的公狗用手分開妻子的

雙腿迅速的把頭拱進了陰部。我的神情也激動了起來,于是我調整了監視器的最

佳角度。現在的姜總已經沒有了一點顧及,他把舌頭卷成卷狀,用舌尖一次次的

刺向妻子的陰蒂。



  隨著陰蒂被刺激帶來的快感妻子也肆無忌憚的呻吟起來:「嘔呀……咿呦…



  …啊啊啊……嘔嘔……「妻子的叫聲更加刺激了姜總的欲望,他扒開了妻子

的大陰唇,舌頭有規律的上下恬著小陰唇及陰道口,這時我看見妻子的陰蒂通紅

的膨脹起來,我知道妻子已經到了極限。



  姜總也感覺到了妻子已經興奮到了需要什麽的時候了,他脫掉自己的內褲準

備插入。妻子似乎想起了什麽,激靈一下坐了起來說:「姜總戴套做。」姜總:

「哦。」了聲,妻子馬上把一枚避孕套遞給了他。可姜總不接說:「小雪;求你

幫我戴上好嗎?這樣你也能充分的觀賞一下我的陰莖,看看比趙健的大還是小,

畢竟一會它就要進入你的體內,這樣至少也不會給你留下遺憾,你說是嗎?」妻

子憂郁了一下說:「好吧,看看也好,您是第二個進入我體內的男人,我確實應

該知道它是什麽樣的,請您一會做的時候對我溫柔一點好嗎?」姜總說:「沒問

題,我是個負責任的男人,我會讓你盡情享受做女人的快樂地。」妻子熟練的打

開了避孕套,用手去扶姜總的陰莖,妻子呀的叫了一聲,仿佛被什麽東西嚇著了,

自言自語的說:「這樣大?太虛構了吧?也太誇張了,我怎麽能承受得了呀!」



  我一看,媽呀!這那裏是人的東西,足有25公分長,紫色的大龜頭象要出

征的坦克炮管,這不是要我妻子的命嗎?我被驚呆了。在看小雪拿著避孕套可是

口太小,套了幾次都套不上,姜總急忙把自己的吐液塗抹在蘑菇頭樣的大龜頭上,

妻子用力一套,姜總啊的叫了一聲,還好,終于套進去了,把姜總疼的一咧嘴。



  妻子把套全打開才套住了姜總的半個陰莖。(因爲我使用的都是普通避孕套,

如果知道姜總的這樣大,我就會去買大號的,可現在已經來不急了。)



  帶好避孕套後,姜總小心的把妻子推倒,然後趴在妻子的身上,輕輕的把陰

莖放在了妻子的陰道口柔聲說:「小雪,別怕,我要插了,我會注意的。」妻子

已經被他的大陰莖震撼了,忙說:「來吧,別弄疼我。」姜總輕輕向前一挺,妻

子啊的叫了起來,姜總連忙收回了陰莖。妻子說:「太疼了,怎麽辦?」



  姜總說:「你把腿在劈開一些,我在舔舔。」妻子把腿大大的叉開,姜總又

用舌頭認真的舔了一次,然後用手扶住陰莖,猛的向妻子的陰道插去。



  「啊!疼死了。」妻子撕心裂肺的喊叫著,從我這個角度,正好能看見妻子

豐潤的大陰唇被姜總的陰莖一點一點的擠開,紅通通的龜頭一點點的陷入,很快

的就進入到妻子的陰道裏,只剩下青筋爆起的陰莖留在外面。姜總的確是高手,

他趴在妻子的身上一動也不動,用嘴吸取妻子的乳頭,另支手擦去了妻子的淚花。



  過了兩分鍾左右,我甚至聽見了「噗哧」一聲,他那根粗壯挺硬的陰莖已經

整根的都插入了妻子那紅嫩誘人的陰道裏。姜總開始抽插起來,隨著每一次的插

入,妻子都會興奮的呻吟著。「呦呀……啊呓……太爽了……姜總……我……不

是…



  …淫蕩的……女人……但是我真的……太……爽……了……你就……用……

力…



  …插我吧……不要……停……下來……哦啊……!「姜總說:」哦呦……你

……



  的陰道啊……太緊了……太舒……服了……就是累……死……我也……值得

……



  了……啊!「



  從我這個角度看上去,正好能看見他們來回交合的下身。我看見每一次隨著

姜總陰莖的插進抽出,都帶著妻子小陰唇裏的粉紅的嫩肉跟著翻進翻出。那情景

真的是糜亂極了。姜總好像是做的興起了,他索性直起腰來,用力拖住妻子遷細

的腰肢,很命的開始大力抽送起來。被騎在身下的妻子明顯的被弄的快活極了,

她的呻吟聲也因爲身體的興奮大了許多。



  不知不覺我也膨脹了,我知道妻子已經完全進入了狀態,就是我現在出現也

不可能把他們分開了。這時候小雪忽然推開了姜總坐來起來,怎麽了?我都不敢

相信在這個時候會出現什麽問題。妻子說:「我看看你的陰莖,好象沒有套了。」



  妻子一看姜總的避孕套已經掉在了妻子的陰道裏,我明白了是因爲妻子的陰

道太緊加上姜總的龜頭大而陰莖細長經過瘋狂的抽插已經慢慢的掉了下來被陰莖

插到裏面去了。還是妻子心細,在這樣熱烈的時候居然還能感覺到,妻子不高興

的說:「你不知道嗎?」姜總說:「我真的不知道,既然已經這樣了我們就不要

戴了,我也很不適應。」妻子說:「我已經很對不起他了,結婚到現在他都是戴

套和我做,而且現在也不是安全期,我絕對不能懷上你的孩子,請原諒,您還是

戴套吧!」



  妻子說完又拿出個套給姜總套上了,姜總說:「好吧,我先把你裏面的套取

出來。」



  姜總用中指和食指把原來掉在裏面的避孕套取了出來,然後迫不及待我把陰

莖插進了妻子的陰道。



  妻子在姜總的抽插中愉快的呻吟起來:「啊呦……呀……求你在深點……插

我……裏面很空虛……不要停下來……太舒服……了……你就這樣插到天亮吧…

…呀……啊……爽死了……你太厲害……了……我真的不……想……活了……你

就插死……我……吧……」



  隨著姜總在上面快速的抽插,妻子那豐滿白嫩的乳房,也隨著他的進攻節奏

而劇烈地晃動著,而且,妻子粉紅的乳頭也慢慢地撅起來,直挺挺的立在乳房上,

顯得格外誘人。妻子逐漸響亮的呻吟和說不出來是痛苦還是舒坦的表情好像更加

刺激了姜總的性欲,他一邊幹著,一邊滕出一只手捏住妻子乳頭,使勁地搓著,

不時還在上面很很的揉起來。姜總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身體也完全壓在妻子的身

體上。下體抽送的力量和速度明顯快的驚人。一對飽滿的陰袋兒在我眼前來回晃

動不止,晃的我眼花缭亂。



  正在這時妻子又一次推開了姜總,把手伸進了自己的陰道裏取出了避孕套說:

「您是不是有意這樣啊?如果是這樣就不要做了。」姜總歉意的說:「對不起小

雪,我真的不知道,本來也沒有全套上所以抽插一會就自己脫落了,我絕對不是

有意的,是避孕套太小了。」妻子看著姜總也很內疚,也許是身體還需要刺激忙

說:「那怎麽辦呀?」姜總小心的說:「小雪:你看這樣可以嗎?我不戴套做,

射精的時候我拔出來射在外面,我保證。」妻子爲難的說:「不可以,要是懷孕

了怎麽辦,我對不起趙健的,我們結婚到現在他都是帶套的,你是第一個把陰莖

插進我體內的男人。」姜總說:「小雪,真不好意思,不過請你放心,如果你讓

我不戴套做,我保證把精子射在外面。」妻子爲難的說:「可是萬一懷孕了怎麽

辦,今天又不是安全期。」姜總連忙說:「要不今天就算了,不管怎麽說我也要

謝謝你,感謝你給了我很多。」妻子終于有了勇氣說:「這樣吧,我給趙健打個

電話,征求一下他的意見好嗎?」我明白,妻子還是有對性欲的渴望。我更感謝

妻子心裏對我的愛和尊重。姜總附和說:「也只有這樣了,如果趙健同意,我會

報答他的。」



  妻子拿起了電話撥通了我的手機,我連忙按下了應答鍵:「畏!是小雪嗎?

做完了嗎?」我假裝不知道的問。妻子扭捏的說:「正做呢,可是我們的避孕套

太小,幾次都脫落在我的裏面,怎麽辦呀?」我說:「你們是什麽意思?」妻子

說:「我不想做了,怕懷孕,因爲今天不是安全期,可我看姜總很難受,我也很

需要,姜總說他保證射在外面,我想我也會小心的。你看可以嗎?」



  我連忙說:「就按姜總的意思辦吧,讓他開心就行,你們小心點就可以了,

難爲你了,我會更加愛你的,就這樣吧,我還有事。」



  妻子放下電話對姜總說:「他同意了,我希望你能對得起他,一定要射在外

面,更希望你能給我帶來快樂,我們開始吧!」姜總說:「你放心吧,我保證負

責的,我會全力讓你愉快的!」姜總順勢把妻子推倒在床上。妻子嬌啼的說:

「你好壞呀!」姜總翻身騎在了妻子的身上。見到日夜渴慕的妻子躺在姜總的胯

下,被姜總插出與平日完全截然不同的淫蕩媚態,姜總的心裏極度滿足,越來越

猛,妻子的裸體被姜總緊緊的抱著,隨著姜總的動作起伏,長發紊亂的散在枕頭

上,下陰在不斷的刺激下,飽滿的身體益發的妩媚。臥室裏很靜、很靜,靜得連

兩人的呼吸聲都聽得很清楚,還有抽插的過程中發出「噗嗤、噗嗤」的淫糜聲音,

姜總肉棒上沾滿了妻子的蜜液,妻子從未試過這麽瘋狂的性交,受到這麽強烈的

插入,她完全不能把握自己了,只有「嗯…呦…用力……我不行了……你插死我

吧!」我知道妻子已經高潮了。



  姜總翻身躺在了床上把妻子抱了起來放在他的身上,妻子深情的看著姜總說:

「這樣太深了,我會受不了的。」姜總說:「放心吧,我不會全插進去的,我就

是想看著我的陰莖插入你陰道的效果。」其實我知道他是累了想休息一會。



  妻子說:「那你可不準使壞,如果你弄疼我,我就不讓你做了!」于是妻子

用手扶起姜總的陰莖對著自己的陰道口坐了下去:「呦…咿呀……好深呀……都

頂到我的子宮口了…爽死我了……啊…啊…啊…好粗……好…燙……呀!」隨著

浪叫妻子的身體不由的來回晃動起來,這時姜總的陰莖插進去有三分之二,乳白

的淫液順著妻子的陰道口流了出來,姜總的陰莖上被愛液包裹著,隨著他們的抽

插變成了密密麻麻乳白色的小水泡,弄得他們倆的陰毛、陰莖、陰道口上黏糊糊

一片。



  半個多鍾頭後,妻子裸體微顫,柔軟的肉壁哆嗦著吸吮著姜總的陰莖,姜總

感覺妻子已到緊要關頭,于是將龜頭深深頂住妻子的子宮,左右旋轉起來。溫熱

柔軟的感覺,緊緊的包圍著姜總的陰莖,那種舒服的滋味,簡直從所未有。姜總

滿意的看著正在身上被自己奸汙的胴體,性欲高漲,雙手十指力張,很很的抓著

妻子挺拔的乳房,用力的捏著,仿佛要把兩團豐滿的肉團扯下來一般。對妻子抽

插還在肆無忌憚地繼續,看著妻子大聲的呻吟和身體不停的抖動我知道妻子已經

進入了第二次高潮。



  姜總起身跪在了床上把妻子重新抱了起來,妻子跪在床上高撅著屁股等待著

姜總的進入。姜總把陰莖對準妻子的陰道口後雙手掐住妻子的細腰用力向前一挺,

只聽妻子大叫一聲:「啊!疼……死我……了!」姜總死死的把龜頭頂在妻子的

化芯不動了,雙手一起抓住了妻子的乳房揉搓起來。妻子嘤的一聲說到:「你真

壞!」



  姜總似乎明白了妻子的暗示開始了猛烈的進攻,抽插持續了大約四十分鍾後,

進入了高潮,在「哧哧」的抽插聲音中,姜總氣喘如牛,下身漲痛欲泄,陰莖緊

緊頂著妻子下體,松垮的陰囊用力的撞在妻子誘人敞開的恥部,狂野的馳騁在妻

子的雪白胴體上,盡情的發泄著他作爲征服者的力量。急驟的欲望驅使姜總的感

官世界飛到了雲端,他快要失去對自己的控制,大聲喘著氣,抱緊了妻子年輕赤

裸的肉體,迎接著高潮的來臨,他緊緊的摟住了妻子柔滑的腰,猛烈的抽動著年

老依然堅硬的陰莖,進出著妻子的陰戶。再也數不清抽插了多少下,也計不清過

了多少時間,姜總就這樣不停地做著反反複覆的同一動作,直到把能使出的勁都

用完。



  房間內,姜總粗大地陰莖在妻子下體內抽送中所帶來的快感充斥著年邁的身

軀,最後終于負荷不住了,才勇猛地抽插最後一輪。伴隨著姜總的幾聲唏噓,那

插入妻子下體狂暴的陰莖突然猛增大幾分,撐開了妻子緊閉著的宮口,一股接一

股的精液像飛箭一樣從陰莖裏直射而出,全送進還在一張一縮的陰戶裏。在十數

次近乎抽搐的插入後,大量岩漿一般沸騰熾熱的精液從龜頭前噴灑而出,頃刻灌

入了妻子藏于深閨的花房中,灼熱的液體高速從龜頭射進妻子從未向老公以外男

人開放的肉體深處。



  十分鍾過去了,姜總黝黑的軀體依然緊摟著妻子年輕的肉體舍不得分開,松

垮的下體緊貼著玉雪飽滿的陰戶,快感漸漸遠去,姜總體內的欲火在情欲互通的

交媾中宣瀉一空,只剩下一副疲累松垮的軀體,壓在年輕的妻子身上,乳胸疊壓

在一起,合成一體。這時的妻子已經從高潮中醒來,只見她用力把姜總推在一邊

厲聲說道:「你什麽人呀?這樣沒有人性,爲什麽要射在裏面?你是怎麽樣保證

的?」姜總象做了錯事的孩子小聲說到:「真的對不起,我實在是控制不住了,

我會對今天的事負一切責任的,請原諒我的冒昧。」妻子這時已經蹲了下來,她

想努力把陰道裏的髒東西都控出來,同時把兩個手指伸進自己的蜜穴向外摳那些

不應該存在的精液。妻子流著眼淚說:「我怎麽對得起趙健呀!」姜總看到妻子

流淚心裏很是內疚,起身穿上衣服說:「對不起小雪,實在對不起,感謝你今天

給我的一切,請你記住,將來無論讓我替你辦什麽事,我都全力去辦,我先走了!」



  妻子沒有說話而是起身去了衛生間,我知道她是去沖洗剛剛被蹂躏的身體了。



  這時候我看電腦已經錄制了近7個GB的硬盤空間,我連忙關掉電腦,偷偷

溜出家門。大約淩晨四點鍾妻子打來了電話:「趙健,你在那了?我好怕,你快

回家吧。嗚嗚嗚!」聽見妻子的哭聲,我的心裏象被貓抓私的難受,我也算是男

人嗎?爲了自己的升遷居然把妻子給賣了。似乎有種負罪的感覺!于是我說:

「別怕,我這就回家陪你,等我!」

















0.0131349563599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