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我家的女人做精液馬桶!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夏天過后學校開學了。我媽繼續在中學里教初二兩個班數學。開學才兩周,

            有一天,我注意到我媽辦公室旁邊有些三五成群、鬼鬼祟祟的初二學生在轉悠。

            他們並不都認識我,我得以湊近偷聽到他們好像在討論女性內衣。

              我一直大惑不解,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媽上班前我瞄了她一眼才明白就里。

              我媽穿著一件湖綠色的絲質短袖襯衫,下面是黑色長裙,問題是她的襯衣里

            面什麽也沒穿,薄薄的襯衣根本擋不住高高凸出的奶頭。不但她胸前緊繃繃的布

            料明顯勾勒出奶頭的形狀,而且淺色的半透明襯衫下面象兩顆雞蛋大的深色乳暈

            清晰可見,更不用說襯衫領口和袖口都很大,彎腰擡手都會不經意間暴露春光。

              我下意識的隔著裙子摸了摸我媽屁股,果然不出我所料,里面沒有穿內褲。

            紗質的長裙也很薄,雖然是黑色的,但對著反射著強烈陽光的地面看過去近乎透

            明,裙下的大腿和美臀一覽無遺,從前面甚至可以隱約看到她兩腿間的一小叢剃

            過后剛長出來的陰毛。

              在如此性感撩人的打扮下,連我這麽熟悉我媽身體的,想玩她就玩她的人都

            忍不住高高勃起,更不用說那些剛剛上初二的小孩了。我知道一定是張岩他們讓

            她這樣穿的。我不知道他們還背著我讓我媽干什麽,有點被欺騙的感覺。

              中午顧不上吃午飯,我就直奔張岩家找他,撲了個空,他奶奶說他沒回來。

              我怅然往回走。吃完飯經過操場的時候看到班上幾個哥們在打排球,就跟他

            們一起打了一會兒,一直到快上課,他們讓我把球還了。我到體育器材室門口一

            推門,發現門鎖著,我才想起來最近體育器材室有點奇怪,以往中午經常有學生

            來借籃球排球,器材室的門總是開著的,有時候管器材室的秦老頭不在門也照樣

            開著,怎麽現在老鎖著呢?

              透過縫,我看到器材室原本靠在牆上的兩層跳高墊被翻下來,有床那麽高,

            墊子上鋪著塑料布,周圍圍著一圈人,看樣子都是學生,看個頭基本上都是高中

            生,有的光著下身,有的穿著褲衩,也有的褲子脫的半拉子吊在那兒。

              我媽面朝下雙手撐著跪在墊子中央,絲質襯衫壓在膝蓋下,上身什麽也沒有

            穿,黑裙卷在腰上,夾在兩瓣雪白多肉屁股中間的肉屄正被一個瘦學生細長的肉

            棒從背后抽插,我媽在猛烈的沖擊下不由得挪動身體的時候,我才注意到她胸脯

            下面一個人的頭,那人一邊揉弄我媽的乳房一邊含著奶頭吮吸她的乳汁,從他顯

            眼的花白頭發看出他是管器材室的秦老頭。

              周圍的人在一邊看一邊照顧自己的小兄弟。這時候上課鈴響了,不少人嘻笑

            著把開始噴射的龜頭對準我媽,弄得她身上,衣服上和裙子上都是精液。

              我見勢連忙跑開了。

              晚上我總算在張岩家里找到他。張岩倒是很坦白的告訴我,中午體育器材室

            的事是他的主意,從開學第二天就開始了。他先用我媽的身體買通了器材室的秦

            老頭,然后向他們年級的男生分發我媽的裸體照片,每天中午帶一些人進去,進

            去的人每人2元只準看,要干的另加10元,包括吸奶和口交全套服務15元。

              我媽常常是一邊前面喂奶或口交,一邊后面被操屄,這樣從12點到1點的

            短短一個小時內她往往能接待六七個,加上光看不干的人,張岩每天都能收一兩

            百塊。他拿出兩張一百塊讓我拿著,說是給我媽的一份,我就收下了。

              我又問他知不知道我媽晚上出去的事,他說那是何老大他們的安排,大部分

            時候在他爸的錄像廳,收的錢他爸留一些,也分給我媽一些,剩下的歸何老大,

            我追問他我媽晚上干啥,他說主要就是操屄呗,你媽身上能賣錢的也就是她那一

            口騷屄加兩顆奶子,說著淫亵的笑著拍拍我說下次合適的時候帶我進去看。

              我說別說下次,就今晚。根據我掌握的我媽夜晚外出的規律,那天晚上我媽

            該出去。張岩還猶猶豫豫的想推脫,我跟他說我媽哪天晚上出去能瞞得過我?他

            不說話了,也不說讓我去也不說不讓我去,在我再三堅持下才說他爸最近晚上不

            讓他留在錄像廳看我媽操屄。我更加懷疑,一定要去,張岩沒辦法,跟我說,我

            帶你偷偷溜進去,你就坐在牆角里看,無論發生什麽事都不出聲。我當然答應。

              張岩帶著我從房子后面的走廊里悄悄穿過的時候是晚上8點20分左右。經

            過一間紗門后拉著門簾的房間時里面傳來我媽含糊的呻吟和陌生男人的聲音。

              我停住聽了聽,里面似乎有兩個男人,不知是床還是桌子的東西被搖得嘎吱

            嘎吱響。風吹起門簾的一角,透過紗門我看到男人的光屁股在一拱一拱的,還看

            到我媽的兩只腳擱在他的屁股上。這時候張岩把我拉走了。我問他里面那倆男的

            是誰,他說他也不知道,可能是附近省城來送錄像帶的,他爸總挑我媽來的日子

            讓人送新片來,他少付些錢,作爲回報,他讓送片子的人在開場前免費操我媽的

            屄。我問他何老大現在不送片子來了,他說何老大現在不知道忙什麽,心思不放

            在這上面了。

              張岩帶著我從側門進了錄像廳的時候,里面已經三三兩兩的坐了一些人。

              張家的錄像廳我以前也常來,但自從和張岩他們迷奸我媽以后就沒來過。

              這是一個30平方左右的房間,現在布置得跟以前大不一樣,象個小劇場,

            正前方多了一個到膝蓋那麽高的舞台,舞台左右兩邊各擺著一台25寸彩電,正

            在放一部不知道什麽名字的香港武打片。片子很沒意思,看的人也無精打采。

              我知道一般說來正點的東西11點才開始,一般到后半夜才結束,有時候甚

            至通宵。11點以后大門就會上鎖,雖然聯防大隊和公安局都有自己的人,他們

            還是怕不相干的人闖進來。

              我們找了個角落坐下來瞎侃了一會兒,張岩怕被他爸看見就走了。我開始靠

            著椅背打盹,9點半的時候醒過來一次,已經換了一部片子,看了10分鍾覺得

            很無聊。錄像廳里面的人已經多起來,雖然里面黑乎乎的看不清,從濃重的煙味

            和很多外地口音肆無忌憚的談笑中看出里面的人許多是附近的外地民工,大部分

            是建築工人,也有少數是來租種土地的。

              他們很少有帶家眷在身邊的,因爲居住和夥食比他們老家貴得多。當然家眷

            不在身邊他們就很難解決生理需要,5元看通宵的廉價黃色錄像在這些人中間很

            受歡迎,不少人一邊看一邊手淫,一個晚上不知道射多少次,反正天亮清場的時

            候地上經常是這里一灘那里一灘分不清是濃痰還是精液的東西,就連空氣中也時

            常充滿精液的味道。11點還沒到,果然就有人開始不耐煩的喊叫和吹口哨。

              10點55分左右屏幕一閃,觀衆一下子安靜下來,隨著一男一女的裸體糾

            纏在一起出現,淫靡的背景音樂夾雜著誇張的呻吟充滿了錄像廳。

              先是一部名叫《收租大情人》的老片,講的是房東派來收租的小夥子用男人

            的本錢一一滿足衆多淫蕩的女房客最后收到房租的事情,后面跟著一部講一群男

            女野外群交野合的西洋片。兩部片子放完,前台燈光忽然亮起來了,人們開始竊

            竊私語,大部分人在疑惑爲什麽沒有最后一部,有少數常客興奮的跟周圍的人說

            老板要上特別節目了。

              果然,張岩的爸爸,也就是錄像廳的老板站到前面,示意觀衆安靜下來,然

            后說,謝謝大夥兒照顧本店的生意,今晚有特別節目奉獻給大家。

              然后他對著台后招了招手,我媽就出場了。

              我媽上身穿件淺灰色的短袖圓領襯衫,下面是白色的過膝長裙,頭發也梳整

            齊了,臉上似乎還抹了點粉和胭脂,看起來打扮得相當齊整,就象要到學校上課

            一樣。她的視線一直盯著地面,似乎不敢面對眼前的觀衆。

              由于開學來她不穿內衣上班,我特地注意她的胸部,並沒有奶頭凸出的輪廓,

            看來她里面是穿了內衣的。我正有點疑惑,張岩爸爸介紹說,這位是這里XX中學

            的葛月英老師,她先給大家表演一個廣播體操。這下子我是徹底疑惑了,難道這

            些人進來是看我媽穿戴得整整齊齊的表演廣播體操?

              底下的觀衆也開始有點騷動,當我們熟悉的廣播操音樂響起時,我聽到一些

            有經驗的人在跟周圍的人說會脫會脫,騷動慢慢的低下去了。我媽已經在做預備

            動作。她做得並不標準,但大夥並不在意這些,30平方的房間里上百雙眼睛盯

            著她等她脫衣。

              第一節伸展運動開始了,我媽隨著音樂做著我在學校里天天做的動作。這時

            候音樂突然停下,張岩他爸虎著臉上前跟我媽說了幾句話,我媽沒有回答,低頭

            看著地面,臉上的驚駭表情卻掩飾不住。音樂又重新響起,我媽慢慢把手伸到胸

            前一顆一顆的解開襯衫的鈕扣。到伸展運動結束,她襯衫前面的鈕扣已經全解開

            了。

              在做第二節擴胸運動時,她的襯衫前襟敞開,里面只戴著乳罩,隨著她的動

            作,我媽雪白肚子上的肉在顫動,她那一對至少有D尺寸的大乳房上半截都露在

            外面,乳溝明顯,盡管下半部分被乳罩圍著看不到乳頭和乳暈,依然誘人的左右

            晃蕩。擴胸運動結束,我媽把襯衫脫下扔在舞台上,裸露的肩臂和胸腹在明亮的

            燈光下白得耀眼。

              第三節踢腿運動開始,舞台前的地上忽然亮起了明晃晃的燈,台下果然是群

            情激動,都盯著我媽的下身等著她把腿踢起暴露裙下春光。

              我媽在第一個8拍過去后腰帶一松,白色的過膝長裙滑到地上,露出里面薄

            紗做的襯裙。半透明的襯裙只蓋住我媽的一半大腿,透過襯裙可以看到粉紅色的

            內褲。我媽再次做踢腿動作的時候,短短的襯裙完全掀開,她的陰部只隔著窄窄

            的一條布料,在燈光直射下幾乎就完全暴露給了坐在前排的人。

              果然我媽每踢腿一次,前排的人就大聲叫好。踢腿運動后面緊跟的是體側運

            動和體轉運動,這中間我媽雖然沒有繼續脫衣,但是她的身體除了幾處關鍵部位

            以外已經全部裸露,觀衆倒也看得津津有味。

              第六節全身運動一開始,我就感覺會有好看的。果然我媽在第二拍一俯身,

            她的乳罩隨之松松垮垮的垂下,從正面看去,我媽的兩個乳峰暴露無遺,由于她

            俯身動作的慣性而前后晃動。

              我看得出我媽大半天沒擠奶了,那對乳房里充盈著汁液,連晃動的樣子都與

            吸干了的乳房大不相同,幅度大而且慢,奶頭附近脹得圓圓的凸起一圈,拇指粗

            的深色奶頭巍巍的隨著乳房的晃動微顫,乳暈的顔色也是誘人的绛紅色,不知是

            因爲燈光還是什麽別的緣故。

              前排的人幾乎要瘋狂了,有幾個人爲了看得清楚不由得站起身來,接著幾乎

            全場的人都站起來了。

              更讓人瘋狂的在兩個8拍過去后,我媽轉過身來背對著觀衆,當她做俯身動

            作的時候撅著臀部對著大家,我驚奇的發現她不知什麽時候(也許是大家關注她

            暴露的乳房時)已經脫掉內褲,短短的紗質襯裙蓋不住她肉嘟嘟的兩瓣白屁股,

            深色的菊花蕾和腫脹的陰部。

              觀衆幾乎全站起來了。接下來的跳躍運動開始時,我媽重新轉過身來面對著

            觀衆,雖然她的眼睛始終不敢看台下,在開始跳躍前她伸手到背后解開了乳罩的

            扣子,然后隨著她上下跳動揮動雙臂,乳罩的肩帶從她赤裸的雙肩滑下,乳房因

            爲她的跳躍而上下猛烈跳動,完全暴露在燈光下,接著整條白色的棉質乳罩在她

            雙手並攏在身前時順著手臂滑到地上。

              我媽繼續隨著背景音樂跳著,白色的襯裙在跳動中被掀開,露出她赤裸的下

            身,圓滾滾的小腹下面一小從稀疏的黑毛,她的陰部在第3拍分開雙腿下落時看

            得尤其清楚。我不用猜也想的出來,觀衆們的口水流了一地。

              第八節是整理運動,第一個8拍里我媽就一邊踏步一邊解開她身上僅剩的襯

            裙的腰帶,襯裙隨著她的原地踏步也滑到舞台上,我媽繼續踏著步直到結束,這

            時她已經全身赤裸了。

              這時喇叭里傳出「讓我們再做一遍」,我媽就跟著節拍又開始做操。與第一

            次不同的是,我媽一開始是面對觀衆的,每個8拍過后她就向右轉90度,因此

            在每節的四個8拍里,觀衆得以從四個不同的角度觀看我媽身體的各個部位。

              在整個過程中,我媽脹滿了奶水的乳房不停的上下左右晃動,甚至在體轉運

            動中有一次由于轉身太快受到臂彎的撞擊,幾股細細的奶線同時從左乳房的奶頭

            噴湧而出,引起滿場喝彩。

              觀衆又開始騷動起來,當然是由于興奮。另外,幾乎每一節都有叉開雙腿的

            動作,或是下蹲或是馬步,當然更有踢腿運動這樣的動作,我媽赤裸的下體在燈

            光下可以說是纖微必現,她肥厚的陰唇不知是由于表演前的性交還是由于表演引

            起的興奮沖動,已經分得很開,露出中間暗紅色的屄肉。

              第二輪廣播體操結束,音樂停了下來,我還沒明白怎麽回事,張岩他爸走上

            台來,手里拿著一個塑料托盤,盤里放著一個7寸長4寸粗用塑料做成大陰莖形

            狀的東西,陰莖末端居然還連著一根電線,一直連到舞台后面。

              張岩他爸跟我媽說了句什麽,我媽就分開雙腿半蹲著,張岩他爸右手拿起大

            陰莖,左手在我媽會陰摸索了一下,用拇指和食指張開她的陰道口,用塑料陰莖

            的龜頭對準陰道口往里插。

              我媽的陰道里可能還不夠潤滑,他插進去不到5寸就又抽出來,然后對著台

            下說,這東西是香港進口用電控制的,先讓你們看看等會兒怎麽讓這娘們舒服,

            說著他按了按手里的遙控開關,廣播體操的音樂又響起,他手里的塑料陰莖開始

            震動的同時居然開始緩緩伸長!原來龜頭和龜頭后面的一截是可以活動伸縮的,

            象打氣筒一樣。塑料陰莖從原來的7寸左右一直伸長到12寸,然后又慢慢的回

            縮,回到9寸后又開始伸長。

              關上音樂后,張岩他爸淫笑著說,我把這玩意兒插進去,待會兒它就會戳通

            這娘們的屄肉,一直戳到屄泡兒(子宮)!他往陰莖上吐了幾口唾沫,然后把它

            連根插進我媽的下體,把陰莖根部的松緊帶緊緊的固定在我媽的小腹和腰上不讓

            它松脫。

              接著他又熟練的拿起兩只鐵夾子分別夾在我媽的兩瓣陰唇上,隨后把第三只

            小一點的夾子夾在我媽已經腫起的陰蒂上。

             我媽雖然一直保持著半蹲姿勢不作聲,從她緊鎖的眉頭和漸漸急促的呼吸可以

            感覺到她的痛楚。但這還沒完,第四和第五只夾子隨后又夾在她那兩顆勃起的奶

            頭上,更絕的是,張岩他爸從托盤里拿起幾個大小不等的秤砣,秤砣上拴著三寸

            長的鐵鏈,鐵鏈末端是銀白色的鈎子。

              五只夾子上很快都被挂上了秤砣,挂在奶頭上的兩個秤砣明顯是最重的,剛

            挂上去我媽就慘叫一聲,身體不由得往前傾,她地乳房現在本來就大,加上秤砣

            的重量往下墜,奶頭被一直拉到小腹,還在轉動的秤砣幾乎碰到她的大腿,兩只

            乳房被拉成長長的錐形。她的胯下也挂了三個秤砣,陰唇被拉長了,陰蒂附近紅

            腫起來,已經看不出陰部的本來形狀。

              張岩他爸回到后面,觀衆又一次沈寂下來,所有的眼睛都盯著眼前這個一絲

            不挂的女人。廣播體操的音樂再次響起時我媽的身體明顯的一震。

              背景音樂聽起來很怪,象是故意用慢速播放,音調都降了8度,節奏也變得

            慢吞吞的。我媽依然叉著腿半蹲著,可以聽到電動陰莖震動發出的噪聲,她的雙

            腿和小腹開始扭動,半彎著腰很痛苦的樣子。

              這時從台后穿來一聲怒喝,我媽一哆嗦,勉強站直身體,開始做動作。雖然

            她的關鍵部位挂著五個秤砣,但還是能跟上已經被放慢的節奏。變調的廣播體操

            配樂和低沈的喊節拍聲聽起來十分詭異,加上眼前我媽那副關鍵部位挂滿夾子和

            秤砣的赤裸肉體,一種說不出的淫蕩氣息彌散在房間里。盡管放慢了速度,沈重

            的秤砣還是時不時拉扯和撞擊著我媽的乳房和陰部,她不斷的咧嘴,頭上和身上

            很快就挂滿了汗珠。

              八節操做完她已經是大汗淋漓。這時背景音樂忽然恢複了正常,我媽不得不

            直接跟著節拍做下去。即使她的動作不做到位,挂在她要害部位的秤砣和插在她

            子宮里的塑料陰莖還是給她造成了很多麻煩,使她根本無法順暢的轉身,踢腿,

            下蹲,俯身等等。

              接近結束的跳躍運動中,五個秤砣猛烈的上下晃動,只聽啪啪兩聲,夾在陰

            唇上的兩個鐵夾子被秤砣拉脫,夾在她的陰毛上,隨后把陰毛拔出連同秤砣一起

            砸在木質的舞台上,我媽慘叫著蹲下身去,直到音樂結束都無法站起身來。



                           七

              帶著秤砣和塑料陰莖做完兩輪廣播體操,我媽直到張岩他爸走上舞台拉她才

            站起身來。我媽身上的夾子取下來后,我才發現她的兩個奶頭全都腫得象乒乓球

            一樣,陰蒂也被秤砣的重量和鐵夾子的彈簧弄得通紅通紅的,不過沒有破皮,看

            來張岩他爸很有一套。一個男助手上台來把一些藥膏抹在我媽奶頭和陰戶周圍。

              張岩他爸示意台下安靜,然后指著明晃晃的燈光下我媽雪白耀眼的肉體說,

            「都看到了吧?你們看這個姓葛的娘們這一身肉!啧啧,看這奶子,這屁股,還

            有這口屄,這才叫女人呢!剛才大夥都看見了她這奶子里還有奶,你們相信不相

            信她兒子都已經上高中了?」

              「什麽?便宜便宜……」張岩他爸說只要出了十塊錢就可以干我媽,等他說

            完,下面騷動的觀衆都早已經等不及了,一個個躍躍欲試。

              對許多來打工的人來說,一次出個十塊二十塊玩女人還是值得的,何況我媽

            身材適中,面容姣好,體態豐腴,看起來一點都不老。規矩是這樣的,要操我媽

            的人按交錢先后排隊,每人限操五分鍾,在這五分鍾里他可以隨便吸奶,也可以

            讓我媽給他口交,都不另外收錢。

              想出最離奇花樣玩我媽的人十塊錢最后會如數奉還,相當于免費玩。看起來

            比張岩在學校的體育器材室收得還便宜,那是因爲對象不同,張岩在學校里招攬

            學生花的都是父母的錢,不在乎,而張岩他爸晚上一般不讓學生進來,怕出事。

              張岩他爸站在舞台邊開始收錢,一群人擠在他身邊爭先恐后要把錢遞給他,

            按交錢的先后順序換來一張帶號碼的紙條。這些人早被前面的黃色錄像和脫衣體

            操撩撥得心癢難耐。拿到紙條的人被告知找地方坐下等叫號。一共發了四十多張

            紙條,拿到紙條的人紛紛四散坐下。

              兩個助手從后面擡出一張長沙發,這時候第一個交錢的人早已經等不及的站

            在舞台邊上,這人二十出頭,一看就知道是個民工,他象多少年沒見過女人一樣

            用直勾勾的眼神緊瞅著我媽,那邊剛發完紙條,他就一邊解褲帶一邊跳上台向我

            媽湊過來。

              我媽一動不動站在那,身上一絲不挂,低著頭哪也不看,好像對即將發生的

            一切無動于衷,一對充滿奶水的乳房卻巍巍顫動,剛剛被晃動的秤砣扯得長長的

            奶頭周圍乳暈上凸出的一圈不但沒有消下去,反而更明顯了,她的陰唇也因爲充

            血腫得紅紅的,兩片肥厚的肉耷拉在腿間象兩片凸出來的嘴唇。

              我媽被那人按倒在沙發上時毫無反抗,她先是雙腿被分開,向大家更清楚的

            展示紅腫潮濕的陰戶,緊接著那人的陽具就毫無阻攔的進入我媽的下體。那人抓

            住我媽的腰壓在她的雙腿中間,雙臂撐著上體,下體跟我媽結合在一起。

              我媽一條腿靠在沙發靠背上,一條腿無力的拖在地上,頭和脖子靠著沙發一

            頭的扶手仰臥,隨著那人的擁拱,我媽高聳的乳房蕩漾著。那人象機器一樣重複

            著一個相同的動作,單調而有力的抽插了三分鍾,直到把陽具深插在我媽的子宮

            里,彎腰吮住我媽的奶頭,他一邊陰囊一抽一抽的射精,一邊吮我媽的奶汁,直

            到射完了他還不著急抽出陽具,繼續吮奶,直到五分鍾用完。

              不等叫號,拿著第二號的人這時已經站在舞台旁邊等著了,這人看起來有四

            十多歲,身材高大,還是一身的民工打扮,但他一舉一動顯然是老手,先是大方

            的把衣褲脫光,不象前面那個那樣只把脫一半褲子。

              看樣子他是沖著玩花樣來的。他的家夥雖然不長,卻很粗。他很熟練的讓我

            媽含住他的家夥吮吸他的卵蛋和舔他的龜頭稍頃,然后在沙發上坐下,面對著觀

            衆,雙手從背后托著我媽的大腿根部,把屄口對準他直立的家夥往下一按就插入

            了,隨后他就開始上下前后拱動髋部,一邊拱動一邊把我媽的雙腿往兩邊的側后

            方高高擡起,讓台下的觀衆欣賞他和我媽生殖器官的交合部位。

              我媽的雙乳隨著身體劇烈上下晃動,奶頭也狂亂的跳動著,那人不時伸手揪

            住一只奶頭往外拉,或者握住奶頭周圍一攥,幾股奶線就隨之噴射而出,如是幾

            次,他一邊繼續不斷拱動一邊抱著我媽的身體站起身來,讓她雙臂撐在舞台上,

            下身被他擡在半空中,一邊抽插一邊推著我媽用雙臂往前走,還對台下說這才是

            真正的「老漢推車」。

              時間快到了,他保持陰莖深深插在我媽下體里,抱起我媽,自己在舞台上坐

            下,這樣我媽還坐在他兩腿中間,然后他挺著髋部,把我媽的身體以她體內的陽

            具爲軸轉了180度,讓她面對著他。他隨后抱著我媽的腰一陣沖刺,在精液噴

            射的瞬間抽出肉棒,第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我媽的小腹那麽高的地方噴出,打在

            我媽的下巴和臉上,射精的同時他的手攥住我媽的乳房,好幾股白亮的奶線由此

            激射而出。

              由于他的精心控制,十幾秒里,他的精液和我媽的奶汁幾乎保持同步噴射,

            成爲難得的奇觀。台下的人爆發出一陣掌聲和叫好聲,連張岩他爸也跟著鼓掌,

            看來第二個操我媽的人很有希望拿回他的十塊嫖資。

              第三個上台的是個瘦得象竹竿一樣的男人,走路直打晃,好像一陣風就可以

            吹倒的樣子。他是少數看起來不象民工的,但一點也不起眼,乍看過去簡直讓人

            懷疑他還干不干得動女人。

              但當他把褲子脫下掏出他已經勃起的家夥時,台下嗡嗡聲一下子安靜下來。

            他有一根跟他的身板太不相稱的大家夥,甚至有八寸長,有我媽的小臂那麽粗,

            長在他身上好像是人移植了驢雞巴一樣。他在沙發上躺下來,一柱擎天,讓我媽

            叉開雙腿用屄口含住紅脹發亮的龜頭慢慢往下套。

              此時已被奸到春情勃發的我媽陰道滑叽叽的,沒什麽困難就讓大半根陽具滑

            進去,但是陰莖太粗,使得我媽屄口周圍的皮膚皺褶全展開了。再往下就有點困

            難了,只見我媽嘴里嘶拉嘶拉的倒吸氣,想來大概是男人的龜頭正在艱難的撐開

            她的子宮頸。那人不太耐煩的對我媽一瞪眼,伸出瘦得滿是骨節的手扳住她的粉

            肩往下按,我媽不得不用力往下坐。

              仿佛聽到「卜」的一聲,只見我媽痛得彎下了腰,那人趁勢含住一只奶頭吮

            著,見我媽不動就騰出左手在她圓溜溜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這一巴掌打得可真

            恨,雪白的屁股上立刻就出現了粉紅的手掌印。

              我媽只好一面用大腿支撐著下體上下套動,一面強忍著嬌嫩的子宮頸因摩擦

            産生的刺痛和子宮頂部時時被龜頭頂到産生的又酥又麻象觸電一般的感覺。相對

            于子宮內傳來的痛楚,兩只乳房上還都被人用勁攥著的感覺實在不算什麽難受,

            那人一邊玩弄我媽的乳房一邊把奶汁擠到嘴里。

              我媽身上開始出現綠豆粒大的汗珠,香汗淋漓的我媽不但沒有減緩套弄的速

            度,反而更加狂亂的扭動下身,讓人看不懂她爲什麽還如此享受。時間還差一分

            鍾時,那人突然抽出濕漉漉的陽具,左手的食指,無名指和中指一起插入我媽的

            陰道,右手大拇指用一種很古怪的手法揉弄她的陰蒂,只聽見我媽一聲驚叫,一

            股液體從她屄口噴湧而出,灑在地上,緊接著又是一股,那人不停的揉弄陰蒂,

            使我媽的噴射持續了四十多秒才停止,停止了以后很久還看到我媽大腿直哆嗦。

              台下不少人看得目瞪口呆。我聽張岩說過,不是隨便哪個女人都有G點噴射

            的潛力的,而且玩G點噴射對男人要求很高,非玩女人成精的色中老手不可能做

            到。看來我媽被此人玩過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接下來比較平淡。張岩他爸時間掐得很準,只見一個個男人走馬燈似的上去

            又下來,我媽紅腫的陰戶不停的被長短粗細不同的陰莖抽插,她的嘴也常常不閑

            著,嘴角,臉上,頭發上,肚子上慢慢的都沾滿白白的精液。

              我還很驚奇的看到雖然每個男人在操她時或者操完后都會吮吸她的奶汁,不

            但絲毫不見奶被吸干的迹象,反而稍稍擠捏她的乳房都會奶水噴出,舞台上已經

            給弄的白花花的一大片,象潑了一瓶牛奶一樣。不斷的擠出或者吸出奶水,已經

            把我媽的乳腺變得比任何時候都發達,吸得越多就分泌得越多。

              淩晨5點多,我媽被三十多個人先后奸汙過后,她小腹已經變得圓滾滾的,

            屄口大張著,陰戶周圍黏叽叽的。三個多小時的連續性交已經讓我媽兩腿酥軟,

            站著都站不穩。此時她雙乳腫痛澀脹,陰道發酸,子宮有沈重下墜的感覺,連輸

            卵管和卵巢都隱隱作痛。

              但是她還得撐著。后面有不少男人學會享受,自己舒舒服服躺在沙發上,我

            媽只好雙手撐在身后,叉開雙腿坐在男人的家夥上,微微后仰身體,挺著圓滾滾

            的小肚子讓自己酸脹的陰道在男人的家夥上艱難的套動,甚至還得騰出手擠壓自

            己的乳房,把奶送到男人嘴里,下體完全靠已經酸痛的腰和大腿支撐著套弄。

              看得出來,我媽此時的身份已經是活脫脫的一個性奴隸,她此時的唯一任務

            就是用自己的性器官取悅並滿足到台上來的每一個男人最下流的欲望,讓他們在

            她身體的里面和外面射精,射精,再射精。

              每個男人在所分配的五分鍾內都是她的主人,他們跟她發生關系只是爲了自

            己射精時那一瞬間的快感,或許還有奸汙別人母親的滿足感和虛榮心。帶著滾圓

            小肚子,我媽赤裸的身體看起來活象一只削干淨皮的梨,白白嫩嫩,水分充足,

            任憑在場的男人你一口我一口輪流品嘗。我媽的妙處在于越嘗水分越多,越嘗越

            豐滿。

              拿到號的人全輪過以后天已經亮了。我跟著散場的人群從大門出去回家,不

            一會兒我媽也回來了。從那以后我媽晚上外出前后我都留心看她的小肚子,發現

            她總是帶著扁平的肚子出去,挺著圓圓的裝滿來自不同男人精液的肚子回家。我

            總在想,要是我媽能懷孕就好了,可惜她還在吃避孕藥。

              隨著我媽的奶水越來越充足,每天幾次的擠奶已經不夠了,何老大他們不知

            道從哪里給我媽弄來一套進口的隨身吸奶器讓我媽每天戴著。

              睡覺前我媽就把它取下來,睡覺起來總把它戴上,我經常幫助她戴。

              吸奶器最主要的部分是兩個喇叭狀直徑六公分的橡皮吸嘴,用來吸在我媽的

            兩個奶頭上,吸嘴末端是兩根半米長的塑料軟管,軟管的末端可以連接裝奶用的

            塑料袋。戴的時候要用氣泵從吸嘴和軟管連接處的一個閥門抽光空氣氣,這樣一

            是讓橡皮吸嘴牢牢吸在奶頭上,二是抽空軟管里的空氣,使得奶汁充盈了我媽的

            乳房以后能自動順著軟管流到下面的塑料袋里。

              裝奶用的塑料袋很大,據說每袋最多可以裝四升奶,相當于兩瓶最大號的瓶

            裝可口可樂。本來吸奶器配了一條腰帶可以把裝奶的塑料袋固定在腰上,但張岩

            他們說爲了刺激我媽的奶頭長得更長更大,他們拿走了腰帶,讓奶袋只能靠塑料

            軟管懸吊著,全部重量都加在吸附于奶頭的橡皮吸嘴上。

              有了隨身的吸奶器,我媽在乳房脹滿時不再需要強忍著脹痛,多余的奶水會

            自動順著軟管流到奶袋里,當然她的乳腺也因此分泌出更多的奶,她的乳房還是

            隨時保持著充盈的狀態,充滿奶汁的乳房本來就重,加上不斷增加的奶袋重量吸

            在奶頭上,對她來說無疑是另一種折磨。

              何老大他們三天來取一次奶,每次都能取走滿滿六袋,留下六個空的奶袋。

            我媽不知道如何把奶袋里的奶取出來,因此每天最多只能用兩個奶袋,滿的奶袋

            就換下來放到冰箱里冷藏。據說何老大他們家從我媽戴吸奶器開始就從來沒買過

            牛奶,張岩他爸錄像廳里也開始賣熱的人奶當夜宵,不過我媽去挨操時不少人還

            是喜歡對著她的奶頭吮。

              不久不知道誰又想出一個花招。他們給了我媽兩根塑料陰莖,讓她每天出門

            都得在陰道和肛門里插到低,而且任何時候不能讓它們掉下來。據說整天這樣夾

            著塑料陰莖可以鍛煉我媽陰道和肛門肌肉免于變得松弛,讓它們更緊更有彈性,

            能夠帶給男人更大的快感。

              我媽不能穿內褲,沒有東西兜著,剛開始的幾天她連走路都要小心翼翼的夾

            著雙腿,就算這樣還是好幾次讓塑料陰莖掉在地上,有一次還是在辦公室里,害

            得她連忙用裙子擋住免得別人看見。

              后來她慢慢學會繃緊會陰的肌肉把塑料陰莖夾住,但隨之而來的強烈性刺激

            讓她褲裆里一天到晚都是濕漉漉的。

              我媽不可能不照辦,因爲何老大他們安插在高中學生里的人隨時有可能到我

            媽辦公室,把我媽帶到房子后面,掀開她的裙子,伸手到她裆下檢查,不但塑料

            陰莖要在,而且陰部必須是濕的。

              他們有時甚至抽出塑料陰莖,把自己的家夥插入抽插,在短短幾分鍾內把精

            液射進我媽的下體。被糟蹋過的騷屄往往濕得一塌糊塗,更不容易把塑料陰莖夾

            住,更要命的是如果下面我媽有課,就得一邊一本正經的上課,一邊提防兩腿間

            的塑料陰莖掉落,還要忍受沈重下墜的乳房和被奶袋吸住往下拉的奶頭,大腿內

            側往下淌的精液弄得她癢癢的,在她站過的地方說不定就會留下一灘白白精液。

              在何老大以及跟他一路的張岩等一夥人面前,我媽日益失去做人的尊嚴,淪

            爲他們的玩物,性玩具,搖錢樹和奶牛。學校期中考試的一天,他們對我媽的淩

            辱和玩弄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0.015552997589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