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OL激情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OL激情


我是一位上班族,叫阿輝,那年29歲。我的公司是做類似整合行銷相關業務
的,約有五十幾人,我是個業務,負責招攬生意。大學時雖有交過女朋友,但做愛
時,常讓女友有些受不了,所以做愛次數不多,常靠五指神功解決,三年前跟女友
分手後,就沒再交女友了,因為我不想讓別人爽還要花錢,所以有一段時間沒做愛
了。但從那次激情的夏夜開始,就展開與眾多OL,享受性愛的遊戲。

  那年夏天,我們公司預備投一個政府的標案,參加標案,就一定要準備建議書
及簡報資料,我們小組已經加班兩天了,隔天就是最後的期限了,所以當晚大家做
了要通霄的打算,我們小組共有四位,一個是我,一個是美編茹莉【去年剛大學畢
業,但美編功力很強】,一個是企畫美蘭【小我ㄧ歲的人妻,生一個小孩了】,一
個是主管今琪【快四十的女強人,老公海峽兩岸跑】。

  到了七點多,辦公室其它的同事都走了,辦公室只剩我們四人,到晚上八點多
,忽然覺得相當悶熱,一看公佈欄,才知今晚大樓要維修空調,我們四人在會議室
內,再加上投影機的熱氣,實在是悶熱難當。

  我說:『大樓維修空調很悶哩,我們找家24小時的咖啡廳,出去做好不好?
』茹莉:『不行啦,我的美邊軟體,都在那台PC裡,沒在NB內。待會要修圖案
會用到。』今琪:『外面也沒有投影機,就請大家忍耐一點,阿輝,你去買些冰的
飲料回來。』

  我就出門了,ㄧ走出辦公室,雖然還是熱,但有風感覺還舒服。但辦公大樓是
密封的環境,沒有空調就很悶了,再加上今天三十六度高溫,辦公室內,真的令人
難受。帶了ㄧ些飲料回來,分給大家後,就繼續工作。

  沒多久,最年輕的茹莉說:『輝哥,今晚如果你不是男生,我們三個一定把衣
服脫光光做事,我還穿牛仔褲,真的很難受,太悶了。』我開玩笑說:『那我走好
了。』今琪說:『不行!你不能走,ㄧ些標案的需求,你要做確認,茹莉,你忍耐
一下啦!』茹莉:『這樣我都沒靈感了!所以不管了,輝哥今晚爽到你,讓你看我
的好身材。』說完,她就起身把牛仔褲脫掉了,下半身只剩一件紅色丁字褲。而且
她的腰,是屬於細的的那種,隱約可以看到陰毛,但上半身還穿著襯衫,又是坐著
,所以也沒什麼好看。

  我說:『為了不讓你吃虧,我也脫衣服。』就將我的襯衫脫掉,穿著一件無袖
內衣。茹莉說:『要脫就連內衣脫掉,幹嘛說的那麼好聽。』我說:『脫就脫,誰
怕誰。』就脫掉我的內衣,露出我還算結實的上身。美蘭:『呦!想不到輝哥也算
猛男級。』茹莉:『這還差不多,這樣我就有靈感了。』

  沒多久越來越悶熱了。我說:『我腿毛較長,西裝褲都濕了,我在桌子下把褲
子脫掉,大家不要往下看,不然你們會睡不著。』就坐在椅子上,把褲子脫掉,下
半身只剩一件子彈型內褲。

  這時,美蘭也受不了說:『反正我已經結婚,還生一個小孩,也不介意大家看
了。』說完,就將他身上的OL套裝,脫的只剩整套白色的蕾絲內衣內褲。我ㄧ看
生過小孩的,就是不一樣,胸部好豐滿,屁股圓圓的。

  茹莉也說:『要脫一起脫。』她也把襯衫脫掉,露出黑色的內衣,他的胸部雖
沒美蘭豐滿,但也算不小,只是紅色內褲,黑色胸罩的搭配,可見這女孩是很開放
的。美蘭:『琪姐!你都不熱啊。』今琪:『我剛剛已經脫掉絲襪了。』我也看到
她已把上衣的扣子,解開三顆,隱約可見到他的胸罩及不小的胸部形狀了。

  我的DD,在三位美女誘惑下,呈現昂頭挺柱的狀況。當工作到只剩最後的演
練時。今琪:『現在先休息30分鐘,然後做最後的演練。』說完,就回他的辦公
室了。

  這時茹莉來問我:『輝哥!你有沒有毛巾。』我說:『有啊!而且還全新的【
因為當業務,常代表公司參加客戶的喪禮。】你要幹嘛?』茹莉說:『我想去洗手
間沖個涼。』我說:『洗手間怎麼沖?那我也要去。』我就跟她就只穿著內衣褲,
走到女洗手間。

 茹莉說:『裡面有清潔阿姨沖洗用的水管,就可以沖了。你到男洗手間去沖吧
!』當我跑到另一邊的男洗手間,在裡面找了一下,沒見到水管,就跑回女洗手間
,因為洗手間的門,是無法鎖的。當我打開門,就看到茹莉全身赤裸在沖水了,她
的身材真是沒話說,堅挺的雙峰,雖稱不上翹臀,但也很圓潤。茹莉看到我,就用
水管沖我,把我全身都沖濕了。

  我就趨前要搶下她的水管,她不肯給我,我的手就在她身上碰來摸去的,觸感
很好,造成我的雞巴,就硬起來了,而當茹莉碰到我那隻雖不長但很硬的陽具時,
她就停止沖水,說:『哇!你的DD好硬喔。』我說:『我不知道硬不硬啦,因為
沒跟別人比過。』

  這時茹莉脫掉我那全濕的內褲,開始用雙手搓揉我的老二,說:『哇!好硬!
搓起來好舒服。』接著就含著我的雞巴,我從來沒被口交過,感覺跟做愛是不同的
刺激,茹莉是吸的嘖嘖響的。

  一下子,她就站起來,雙手撐在洗手台上,屁股對著我說:『快點插我。』我
就伸出指頭,去摸她的小穴,已經很濕了,所以我就不客氣,一次到底插下去,插
進去時覺得很濕潤,很順暢,就一陣猛插狠插,插的茹莉:『嗯!啊!嗯!啊!好
爽!好爽!』『咩咩被插...好舒服...哦...哦。』的大叫,我用雙手抓
住她的雙峰,用手指頭揉她乳頭。再把一隻手揉她的陰唇上方。茹莉:『嗯!嗯!
好...爽...好硬...好...舒服。』

  正當陶醉的時候,忽然間,有人從背後抱緊了我,從鏡子一看,原來是美蘭,
全身赤裸的抱著我說:『我也想要!』雙乳在我背後磨阿磨的,她的雙乳相當柔軟
但有彈性。原來她來上洗手間,看見我們在做愛,就按耐不住,就加入我們的行列
。我將他拉來坐在洗手台上,張開雙腿,露出那已經濕透的小穴,我就以兩隻手指
插入小穴內,大摳特摳,摳得美蘭渾身扭動:『好...舒服,好舒服...』我
再把手指深入美蘭小穴轉動,美蘭:『哦!哦!...輝哥你...好厲...害
...』

  我從來沒如此刺激的做愛過,突然覺得好神勇,但茹莉在我一陣猛插之後,茹
莉:「輝…哥,我要…丟了,再用力插!啊!啊…」茹莉高潮了,她把我抱的緊緊
的讓我的陽具插入小穴更深並湧出了一陣熱液,這久未做愛的龜頭在這熱液沖擊下
,我:「好爽,來不及我要射了,」就射精在茹莉的小穴內而且約十幾秒,有種全
數出清解脫的感覺。

  美蘭:『你射精了,我還要啦!咩咩很癢喲。』她就彎身,似乎意猶未盡的含
著我的老二,將我的精液舔得乾乾淨淨。但老二似乎太久沒做愛,我的雞巴剛剛射
的太多,庫存都用光了,在美蘭的舌舔下,還是沒翹起來。茹莉:『待會再玩了啦
,先去把工作做完。』美蘭:『你爽過了,我的咩咩剛被惹起來。怎麼辦?』茹莉
就那起水管沖美蘭:『先幫你消火。』

  這時,我們三人的衣服都濕了,只好光著身子回會議室。回會議室後,見到協
理今琪,背對著門口已坐在那了,當我們走進去時,今琪看到我們。略帶怒氣說:
『你們在搞什麼?』茹莉說:『空調壞了去沖涼,結果搞的慾火焚身。』今琪問:
『那你們三個一起搞嗎?』美蘭說:『他們兩個在弄,我被輝哥摳的好癢。』今琪
問:『那我們還能演練嗎?』我開玩笑說:『明天我們就這樣上場,管她男評審還
是女評審,我們一定得標。』今琪:『我看是中標!趕快把衣服穿起來,練習了啦
。』我們三人異口同聲說:『不要啦!』我說:『協理!很熱哩,你都是老江湖了
,應該不會受影響啦。我就坐進去一點,讓你看不到小鳥就好了。』今琪:『真受
不了你們。』

  於是,開始明天的簡報演練,主講的人是協理今琪,副講者是美蘭,所以,今
琪站著演練,而我負責計時,美蘭則改在坐我旁邊,一隻手伸到桌子下,將我的老
二不斷的套弄,在美蘭的套弄下,我的雞巴直挺挺的豎起來,美蘭在我耳邊說:『
哇!你DD好硬喔!剛剛茹莉一定爽死了。』我也不甘寂寞,一隻手往她的小穴直
摳,摳她的外陰核,摳的她是淫水直流,我說:『妳很敏感喔,一下就淹水了。』
美蘭強閉著嘴巴,不敢發出聲音,坐立難安,頻頻扭動身體。

  等輪到美蘭簡報時,她站起身來走到前面,被投影機的光照到小穴時,可以看
到他的陰毛都濕的閃閃發亮。茹莉說:『美蘭,你家淹水了嗎?』今琪說:『正經
一點,趕快練完!』而美蘭可能已是慾火焚身了,開始不知所云,錯誤百出的演練
完。

  今琪在旁看了,也搖搖頭說:『我想今天也沒辦法再練了,反正,我自己對自
己的簡報功力,還有信心,明天我上去就好了,美蘭就不用了。』『今天就到此為
止,接下來隨便你們玩。但玩歸玩,不要玩出問題來。』說完,他就走出會議室,
回旁邊他的辦公室內了。

  今琪一走,美蘭就趕快跑來坐在我旁邊的會議桌上,拉起我硬硬的老二說:『
快點插進來啦!很癢了。』我的雞巴,剛剛經美蘭不斷的套弄,已呈現硬棒狀。我
說:『那我不客氣了,剛剛讓你瞧不起,現在一定要插死你。』我的雞巴直接往美
蘭的小穴插進去,次次到底,發出肉肉啪啪聲。

  美蘭被插的直說:『嗯!啊!嗯!啊!嗯!好...老公...好舒...服
。』再換個姿勢,讓美蘭手撐著會議桌,從後面插入,一手用指頭揉她乳頭。一手
揉她的外陰核,美蘭用力將屁股往後頂。茹莉在旁,看了受不了,爬上會議桌,將
他的淫屄擺在美蘭面前:『姐姐!我還要爽一下。』美蘭就開始舔茹莉的小穴,換
我從美蘭後面頂她的小穴。茹莉:『姐姐...你嘴巴好厲害,我好舒服。』美蘭
說:『輝哥...不要停,我快...要出...來了。』我加快速度,猛插美蘭
的淫屄,一下子,美蘭就緊抱茹莉的屁股,她的屁股往後頂,從密洞中流出淫水來
,美蘭高潮了。

  茹莉將她的身體往前挪,小穴對著我說:『輝哥!換我要,快點插進來!』這
時,會議室門被打開了,今琪站在那。說:『你們也太High了,聽得讓我受不
了,我也想玩了可以嗎?』茹莉跟美蘭一聽,就將今琪拉進會議室,慢慢的將她的
衣服全數脫掉,今琪她雖已是一個近四十的熟女,但身裁保持的不錯,乳房也不小
,雖有一點點下垂,但皮膚還很光滑,讓她躺在會議桌上,我們三人不斷的挑撥她
,搞的她也發出陣陣淫叫聲『嗯!嗯!啊!啊!』的叫。

  我們是讓她躺在會議桌上,茹莉用舌頭輕挑他的陰核,今琪則張嘴含著我的老
二,美蘭用力的吸允他的雙乳。在如此刺激下,今琪柔聲說:『阿輝...我咩咩
裡面很癢,快把你的DD插進來。』三人一聽,就調整位置,我站在桌邊,讓今琪
躺在會議桌邊上,將今琪雙腿擺到我肩上,我的老二則插著他的小穴,茹莉爬到會
議桌上趴著,將他的小穴讓今琪舔著,茹莉再舔著躺在會議桌另一頭美蘭的小穴,
就這樣一字排開,整間會議室春意盎然,『嗯!嗯!啊!啊!』淫聲不斷。

  由於今琪是熟女,小穴濕潤的比較慢,我就慢慢的,用插三次才到底的方式,
讓她的淫屄更滑順,果然沒幾下,就感覺今琪的淫屄,已經濕濕熱熱的了,我再以
一次到底的方式,插一下停一下,覺得今琪的蜜洞更濕潤時,就以快插方式,次次
直抵今琪花心,在數十下後,今琪:『我...不行,太...太...舒服..
.了。出...來...了...』就全身痙癵,小穴溢出淫水高潮了。

  當我把老二抽出今琪的淫穴時,美蘭跑來含住我的雞巴,茹莉在舔我的蛋蛋,
讓我超興奮的,我:『舒服!舒服!要射了!』美蘭跟茹莉張開嘴準備接,結果噴
不準,射到她們的小臉上。

  我們稍事休息後,已是半夜三點多了。今琪一面穿衣服,一面很理性的說:『
各自回家休息,明天早上十點,進辦公室,美蘭記得明天要艾莉卡【業務副總的助
理】把建議書印好十本。』然後,我們就各自回家了。

  隔天早上十點,大家準時進入會議室,經過昨夜的【性】奮,四人更有精神,
創意都出來了。出發前,我們還在辦公室內呼加油口號,公司所有同仁,似乎受到
我們感染,也在旁邊幫我們喊加油。在這樣情況下,我們終於拿到這個標案了。回
到辦公室,副總陳姐本來說要幫我們慶功,但今琪說昨夜通宵【加班】太累了,改
明天周五吧,也剛好是周末。陳副總就說好。

  快下班時,茹莉來跟我說:『輝哥!待會我們去慶功好不好?』我說:『怎麼
慶功?』茹莉說:『我們再到洗手間做愛。』我說:『昨晚你沒做夠?』茹莉說:
『因為我的咩咩,很喜歡被你的DD操。是不是昨天太累,DD不行了。』我說:
『男人不能說不行,女人不能說不要,走!讓你試試行不行。』

  我們就迅速進入女洗手間,到最裡面那間,進去後,我們就開始激吻,我粗魯
又快速脫她衣服,今天,她是穿一件短褲及圓領上衣,最後,她是內褲短褲已退到
腳邊,衣服掛在脖子上,胸罩掛在手臂上。我則長褲內褲都被脫掉,襯衫鈕扣都被
打開,內衣被推到胸部最上沿。

  我將嘴在她的雙乳間,熱情的吸允乳頭,一隻手從後抱著她腰,一隻手直揉她
的陰核,因為怕外面有人,茹莉咬著唇,悶悶發出嗯,嗯聲。當她的蜜洞已濕滑後
,我就坐在馬桶上,把雞巴從後插入她的蜜洞,茹莉半蹲著,我雙手撐住她的腰,
上下擺動,使我的雞巴,次次能深深插入小穴。

  在刺激下,茹莉也叫出聲:『嗯!嗯!...啊...喔。』這時外面有人聲
,我們就停止動作,但我的雙手,卻不停的揉她的雙乳,再讓茹莉轉身,雙手撐著
門,我已不管有人在,還是從後面,用力猛插她的穴,發出肉肉拍擊的聲,茹莉緊
咬唇,發出悶嗯的聲音。

  外面的人竟然說:『哇!好像拉肚子,很嚴重!』拍拍那間廁所的門:『你不
要緊吧?』茹莉用一種放輕鬆的語氣回答:『沒關係啦!吃壞肚子,沒事啦!』外
面的女人就走了。接著,再將茹莉反過身來,她將小穴對準雞巴就坐下去,雙乳面
對我,我一面用力上下抽插小穴,一面用舌尖舔她乳頭,茹莉小穴流洩出大量淫水
:『哥哥...我...要...到了。』茹莉高潮了,我不管茹莉已高潮,繼續
抽插,這時茹莉無力的攤在我身上,我再插下後,射在茹莉溫暖的蜜洞中。

  我們濕吻一陣後,用衛生紙互相擦性殖器。穿好衣服回辦公室去了,沒人發現
我們消失那麼久。經過這次一對三及茹莉的性愛,我才知我的雞巴,是很多女人會
喜歡的硬。<20100728發表>
*************************************
          
OL激情〔二〕麻將淫戲

  標到政府大專案隔天,業務副總陳佩玲,我們都叫他陳姐【她是一個大今琪四
歲的女強人,已離婚】,晚上要幫我們這組慶功,並邀請另一業務組同仁參加,另
一組的成員是二男二女,還有陳姐助理愛莉卡,剛好十人。當晚吃完飯,大家前去
KTV唱歌,因為有外部人員在,所以我們就較收斂。

  但由於我們這組的性愛關係正火熱,也就偷偷做些挑情的動作,美蘭跑來坐在
我旁邊,我則伸出手,從她正後方的屁股下伸過去,同時美蘭稍微擡高屁股後,就
坐在我的手上,我則用我的手指摳她的小穴,由於她是穿一件圓裙,所以其他的人
很難發現,何況大家不是在唱歌或喝酒,就算有人找我聊天,也想說我的手是摟著
美蘭的腰,不知我正玩著她的蜜穴,因為隔著內褲及絲襪,沒多久,美蘭的內褲就
濕了,美蘭跟我使個眼色,站起來,去了洗手間!

  回來時,依然坐我旁邊,我猜她一定脫掉內褲了,果然,等我再伸進去時,就
能摳到小穴的陰核了,我就慢慢的又摳又揉,不做太大的動作,但美蘭的小穴,好
像水龍頭沒關緊一樣,不斷冒出水來。沒多久,我整個手掌都是熱熱的淫夜。

  我就在美蘭耳邊說:『你好淫,下面都淹水了。』輪到我唱歌時,美蘭就起身
,再去洗手間,茹莉跑來坐這個位置,一坐下,發現沙發是濕的,她的褲子被弄濕
了,當我唱完後,茹莉在我耳邊說:『你怎麼把美蘭搞得濕成這樣?害我褲子濕了
,怎麼辦?』我說:『待會,我假裝倒翻酒,你再擦褲子!』我就假裝敬茹莉酒,
然後趁勢說:『對不起!我把酒倒在你身上了!』茹莉就起身去洗手間,我則用紙
手巾擦那美蘭留下的淫夜,這時,坐在另一邊的美蘭,跟我擠了一個歉意的笑容。

  四個小時包廂時間到了,由於明天是周六,今琪問說:『還要不要在去那裡玩
?』但今琪晚上被敬酒多次,已有些酒意,我要幫他開車,她說要自己開,副總陳
姐說:『我來押車,把妳們送回家。』

  上車後,陳姐問今琪:『我覺得你們這組,這兩天好像特別HIGH,是為什
麼?』今琪酒喝多了,就曖昧說:『要知道,就找一個私密的地方,不會吵到別人
的地方,就可以知道了。』陳姐問:『什麼樣的地方?』今琪回答:『比如MOT
EL或飯店房間。』陳姐說:『今天是周末,你說的,幾乎每家都客滿,不如去我
家好了。』我們異口同聲說:『好ㄟ!』。

  陳姐他家是在內湖,一下就到了。她家是約70坪大的樓中樓,因為他只有一
個人住,所以房間雖大,但沒有很多隔間,一進門就是一個大的客廳,有樓梯上去
就是臥房跟更衣間,樓梯下是浴室,有個很大的按摩浴缸,隔間是用那種,可以從
清楚的玻璃變成毛玻璃的,有個落地窗,可見樓下的街景,陳姐說那玻璃,外面看
不進來,整個布置的相當時尚。

  陳姐拿出了紅酒及一些滷味,招呼我們,這時美蘭見到旁邊有麻將桌。美蘭說
:『我們來打麻將。』茹莉說:『副總他們都賭很大,我那有錢跟你們打,而且我
又不太會打。』今琪說:『既然陳姐要知道,我們這兩天為什麼那麼HIGH?我
們就打脫衣服不打錢,阿輝,你想一下比賽規則。』

  陳姐不愧是老江湖,就問:『難道你們搞多P,玩性愛遊戲。』今琪醉醉的回
答:『沒錯!Sex!Sex!Sex!』陳姐看著我問:『阿輝,你有那麼強,
讓三個女人服服貼貼嗎?』我笑笑說:『我們是team work!一起努力的
。』陳姐:『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Team work?好吧,阿輝怎麼玩?』我
想了一下:『放槍一次,脫一件衣服,自摸就三家都脫一件衣服,超過四台,再加
一件,脫掉的衣服給贏家。脫光就換人!』這辦法,大家都沒意見。

  這時,美蘭說:『那我要先把內褲跟絲襪穿回去。』今琪說:『難道剛剛你們
就玩上了。』因為在車上,茹莉有問我,如何搞得美蘭氾濫成災的,所以就把在K
TV的事,告訴琪姊及陳姐。接著是她們四個女人先打,我說:『我來當小輝子,
伺奉眾位娘娘茶水。』

  一開始是茹莉放槍,他又穿的少,也沒穿絲襪,所以一輸就脫掉上衣了,我則
到他後面,拉起胸罩彈了一下,她說:『很痛ㄟ。你給我記住。』後來輸第二把時
,就直接把胸罩脫掉,露出她堅挺的雙峰。陳姐:『茹莉啊!你好開放。』茹莉:
『我還能更開放。』就起身脫掉僅存的短褲跟內褲。『這兩件先擺著,小輝子過來
好好的品玉。』我說:『奴才遵旨。』就蹲在桌子下,開始舔她的屄。

  茹莉:『嗯...嗯...可以...開始打...了...』又開始打牌,
茹莉打牌時,不斷嗯嗯叫的。『嗯...我...吃...』『嗯...我...
碰...』一會兒,她把牌蓋起來,拍拍我說:『輝哥,我聽三個洞,快起來幫我
摸!』我就起來幫她摸一把沒中。第二次在摸時,我說:『借點仙水。』就用手指
搓茹莉的小穴沾了淫水,結果真的自摸了。茹莉就興奮的親我。並拉開我褲子拉鍊
,掏出DD吸了幾口。而茹莉贏回了衣服,但也不穿上,就赤裸的繼續打。

  美蘭也起身,將裙子絲襪內褲通通脫掉:『我也要自摸,輝哥來舔我的穴。』
我就換到美蘭那邊舔她的穴。她也是一面嗯嗯叫著的打牌,結果這把是茹莉再胡陳
姐,陳姐也先脫掉上衣,露出胸罩了。

  茹莉:『這招不是每人都有效啦!輝哥換來舔我吧?』陳姐:『這樣不公平,
聽你在那啊啊叫的,我們怎麼打牌啦!』琪姐:『我們是玩脫衣服,你們還沒輸就
脫光光不好玩。』茹莉在旁接話說:『我們換個方式,接下來胡牌的人,可以讓輝
哥插咩咩二十下,自摸者可以一直插到下一把胡牌。』陳姐:『茹莉你真是個女色
鬼,這方法也想的出來。』美蘭:『好!我贊成。』琪姐:『那大家都把衣服脫了
吧?』

  我和琪姐就將衣服脫光,茹莉已握著我的陽具,『陳姐還不脫,DD都硬了。
』陳姐就脫掉全身的衣服,露出豐滿的奶奶,也是有些許的下垂,但肚子不大,皮
膚光滑。

  第一把是美蘭贏了,我就從他後面插他小穴二十下後,她竟然再用屁股在多頂
了幾下。茹莉說:『不要偷吃步!』再來是陳姐贏,陳姐說:『我好久沒作了,你
要輕一點。』我就摸摸陳姐的屄,覺得不是很溼,我就手沾旁邊的果汁,塗在她的
屄上,用嘴去舔陳姐的小穴。因為我斜蹲著,DD朝下,茹莉拿起那杯果汁,把我
DD泡在裡面,冰了一下,讓我打了一下哆嗦。我就用沾了果汁的屌,插那久未開
墾的屄。

  當我的DD插進陳姐的穴時,她身體抽動一下:『啊...嗯...嗯...
』我慢慢插了二十下,拔出DD時,陳姐發出一長聲:『啊!都快忘記這種感覺了
,好爽。』就這樣插插停停的,已經快兩圈了,只有琪姐未插到,但第一次自摸,
竟然是今琪,她要我就坐在她的椅子上,她把小穴插著我的老二,一邊打牌一邊扭
動她的屁股!

  『嗯...嗯...一...鳥插...的好舒...服...』結果琪姐又
再次自摸,她高興的上下擺動屁股,『嗯...嗯...啊...好....喔.
..爽...』再次開打時,我的雞巴被琪姐屁股,用磨轉式弄屌及剛剛插了近兩
百下,在這樣久刺激下,我在快射精時,緊握琪姐的腰,用力頂他的小穴,琪姐:
『喔...喔...喔...啊...阿輝你射好多。』我已經射在那琪姐溫暖的
小穴內了。

  陳姐就喊說:『都出來了,接下來怎麼玩?我好久沒被插了,剛剛被插那幾次
,現在咩咩癢的要死,怎麼辦?』下面一癢,女人就不顧身分的說話了。琪姐說:
『那就不打了,現在就發揮我們的Team work,讓陳姐舒服。』

  我們四人就擺好架勢,今琪與美蘭一人一邊,用舌頭舔著陳姐的乳頭,而茹莉
發揮他的舔功,舔著陳姐的陰核,而陳姐則舔著我那已經垂頭喪氣的老二。陳姐哈
哈大笑的說:『嗯...好...棒的...Team work...我快..
昇天了...』沒多久,我的老二又昂首擡頭了,陳姐的小穴,也在茹莉的舔功下
,溢出陣陣的淫水。

  在這情況下,我就和茹莉換位置,換陳姐舔茹莉的小穴,我則將老二直接插入
陳姐的淫穴中,一插進去時,陳姐:『喔...好...硬喔...』我覺得,她
久未性愛,我的動作是慢慢的插,等到感覺陳姐的淫屄,更滑潤時,在逐漸加快速
度,『啊...啊...太...爽了...』後來我再加大力度,插的發出肉肉
相碰的啪啪作響。

  陳姐這時已歇斯底里張大嘴巴:『嗯!嗯!啊!啊!』在這樣四人攻擊下,陳
姐直說;『會被...你們...害...死...』陳姐全身痙癵抽慉,高潮後
淫水直流,攤在沙發上。

  今琪:『陳姐,我們的服務,還算滿意嗎?』陳姐說:『這太刺激了,玩多了
,我會心臟病,以後偶而陪你們玩。今晚大家都很興奮,就在這睡吧。』『樓上的
床是大床的,就請阿輝陪我們兩位資深美女睡了,兩位美少女可以睡大沙發。』

  但我說:『我快出來了,誰要幫忙?』美蘭就很迅速的抓起我DD,插入自己
的淫穴,用女上男下方式,用力擺動屁股,還擺出牛仔姿勢『耶!耶!』的叫,後
來就在她揉爛下,射進她的小穴了。今晚兩次射精了!當夜,我就在琪姐與陳姐的
赤裸擁抱中睡著了。

  隔日早上,我還在睡夢濛濛中,感覺到有人在吸我的老二,睜眼一看,原來是
陳姐,我看睡在一旁的今琪,似乎昨夜酒未退,睡得很沈。我說:『陳姐早安!』
陳姐在我耳邊說:『輕聲一點,跟我走。』
  
  我就跟他走進了樓下的浴室,一進浴室,陳姐就把我推倒在浴室地板上,用他
的小穴,套入我的老二,採用男下女上的方式,雙腿成M字型,雙手往前撐,屁股
使力的上下擺動,並且『嗯...啊...嗯...喔...啊...喔...啊
...嗯...』的亂叫,由於她動的太激烈了,沒多久她『嗯...我要...
啊...出...來...』她高潮洩精,癱瘓在我身上了。

  但我的老二還直挺在那,我只好將陳姐抱起,讓她在客廳的沙發坐下。我轉頭
見到美蘭及茹莉,兩人赤裸睡在大沙發上,茹莉好像在做春夢,一直用自己的手在
輕輕摸自己的小穴。我一看我的老二,還直挺在那,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插入
茹莉的淫穴中。茹莉剛要大叫,我用手封住她的嘴說:『是我。』茹莉點點頭,我
放開手。

  茹莉用她的雙腿,勾住我的腰,讓我的雞巴,幾乎直達她的蜜穴深處,這姿勢
真是爽呆了,茹莉也不敢叫太大聲,咬著唇,發出悶悶的嗯聲。但我在昨晚連戰四
女後,今早再戰二女下,無法維持戰力,就射精在茹莉的小穴內了。只好跟茹莉說
:『SORRY!沒讓你爽。』

  茹莉給我深深一吻說:『輝哥!你最猛了,已經戰了三天,辛苦你了。』等大
家都醒後,我就提出要回家了,心想我已連續做愛三天了,這個周末要好好休息。
果然回家後,昏睡了一整天。我似乎也累積了一些經驗,如何持久。 

*************************************

OL激情〔三〕誰來幫忙

經過了兩天的休息,週一早上,精神飽滿的進辦公室,先去與技術組的同仁開
完會,討論新的標案建置後。要回到我的座位,經過美蘭位置時,他竟然用手隔著
褲子,猛搓我的老二,說:『小輝輝早。』我說:『一大早,不要把我搞得太興奮
,不然你就遭殃了。』美蘭說:『那是不是,我們也到洗手間去拉肚子。』我說:
『茹莉告訴你的。』美蘭說:『超好笑的。』

  周一早上,我們都會開小組會議,以前都在會議室開,結果今天,琪姐叫我們
進去他辦公室開,還沒進去前,今琪就先將窗簾拉起來了,四個人圍著一個小玻璃
桌開會。

  今琪:『這個月,我們還有三個案子要close。』這時,美蘭及茹莉兩人
就把我褲子的拉鍊拉開,將我的老二拿出來玩,一人一隻手套弄著,讓我的雞巴很
快就硬梆梆的了。

  琪姊說:『你們三人不要玩了,我分配工作了。』但他們兩人也沒停手,就一
邊開會一邊玩我小鳥,直到散會,當琪姐說會議結束時,她倆就走出去了,害我的
老二硬硬的,還直直挺在那,感覺消不下來,就一直坐著。琪姊:『阿輝你還不走
?』我說:『我弟弟現在硬成這樣,走出去一定被當成笑話,而且好像我們在搞什
麼?』

  今琪起身將門在關上,走回自己辦公桌並坐在桌上,直接脫掉絲襪與內褲,摸
著自己的小穴:『那天被你弄過後,這幾天晚上睡不著。來吧!』當我走到她面前
時,她拉著我的老二,在她的蜜穴洞口磨了好幾圈,感覺到小穴濕了,她自己就把
雞巴插進去。我就抱著她慢慢的插,琪姐的小穴越來越濕,插起來越順暢,嘴裡輕
輕發出:『嗯...嗯...』因為在辦公室,不敢太大聲。

  過了十幾分鐘,我還是沒有要射精的情形,琪姐一面在看手表,『啊...我
要...跟老...板開會...不...哦...能再...玩了...』但嘴
說不玩,還是抱著我不放。她再看一次手表後,推開我說:『我沒時間了,我要去
開會了,你去找她們兩個退火吧。』我只好將雙手插在口袋,走出主管辦公室,但
真的硬的很難過,出來後,想找茹莉及美蘭倆人算帳,但這兩個妹不知跑到哪裡去
了?而迎面而來的是陳姐。

  陳姐:『你那個XX案子,後續處理好了嗎?』我雙手插口袋說:『我已經跟
Jack討論過了。』陳姐說:『阿輝,你這樣沒禮貌,跟我講話還手插口袋。』
並伸手要拉出我的手時,碰到我的雞巴【我想是故意的】。『你一大早就硬成這樣
子。』我說:『被兩個色魔女玩玩,然後就走了。』『我也不知是什麼毛病?只要
DD一勃起,就要很久才會消。』陳姐:『那要不要我幫你消火啊!』我調皮說:
『如果您願意的話,我肝腦塗地報答你。』

  陳姐帶我到他辦公室,進去後,陳姐將門關起來,把燈熄滅,坐在辦公桌上,
將他的絲襪及內褲脫掉。『過來,先弄醒她吧。』我就坐在椅子上,將臉湊到她的
小穴前,開始舔弄。陳姐:『阿輝...嗯...你上...下都很厲....害
...一下...子...我就...好...舒服了...』我感覺她的小穴已
經濕了,就將褲子退下,把老二掏出,先將龜頭在陳姐的淫穴前磨,解開她襯衫的
扣子,拉起胸罩,親吻他的乳頭,覺得小穴已經滋潤後,就將老二進行活塞運動,
但不敢太大力。陳姐因為不敢太大聲,咬著唇發出『嗯...嗯...』聲音。

  正當在激烈時,忽然聽見有人用KEY開門,嚇得我趕快躲到桌子下,進來是
陳姐也是我們業務部的助理艾利卡。當他一進來,看見陳姐衣衫不整,襯衫大開,
內褲與絲襪掛在小腿上,一看就知在幹嘛。

  艾莉卡:『陳姐!對不起!燈都關著,我以為你出去了,所以進來拿資料。』
陳姐喘息的說:『被你嚇死了!』艾利卡竟然無厘頭的問陳姐:『陳姐你在自慰嗎
?』【可見她沒看到我。】陳姐只好面有難色的說:『是啊!最近不知為何特別有
需要?』她竟然還說:『是不是最近有看到別人做愛?』陳姐說:『昨天我的鄰居
好像開轟趴,聽到一些聲音啦!』

  艾莉卡:『其實用手不是很有效果,若有需要,我有一支不錯的電動陰莖,有
需要的話,可以借您。因為我男朋友在國外念書,受不了時,就自己做了。』陳姐
說:『想不到你也那麼色的。』這時,陳姐離開座位,整理起衣服。艾利卡:『其
實我做過愛後,對這種事,就會常想要。陳姐,我是不是很色啊!』

  艾莉卡邊說,邊往桌子這邊走,要去拿文件,陳姐阻擋不及,結果就看見我,
衣衫不整躲在桌子下,結果艾利卡呆呆的站在哪裡,還好她沒叫出聲來。陳姐趕忙
過來說:『艾利卡!拜託你不要聲張,我跟您解釋這件事情。』陳姐並示意叫我趕
快出去,而在我整理衣服時,我發覺艾利卡盯著我的老二,一直看。

  走出陳姐辦公室後,心想今天真倒楣,一早就被搞的慾火焚身,卻無法發洩,
我要找誰幫忙退火,元兇就是茹莉和美蘭,一定要找他們算帳。正當我想去洗手間
時,碰到他們倆位,我就拉著他們到安全梯,告訴他們這些事,並要她們在安全梯
幫我消火。

  茹莉說:『現在不行啦!艾利卡是公司八卦廣播中心,一定要堵住他的嘴,不
然,這件事ㄧ下子很多人都知道,搞不好我們的事可能也會出包。』美蘭想了一下
:『我有辦法了,輝哥!你去情趣商店買瓶春藥及一支電動假陰莖和一個無線跳蛋
,順便跟警衛,借X樓空的辦公室鑰匙,迫於無奈,我們就來個狠的。』

  接著,茹莉和美蘭去約艾莉卡吃午飯,艾莉卡跟她們平時相處還不錯,只是還
沒到姐妹淘的情分。果然在途中,艾莉卡就問:『你們組裡的阿輝,是不是很花?
還會勾引上司。』茹莉直接就說:『輝哥的雞巴很硬,跟他做愛,很容易高潮。』
艾莉卡說:『難道你跟他也玩過?』茹莉說:『很多次,包括女廁所。』艾莉卡說
:『哇!那一定很刺激。』茹莉說:『改天我叫輝哥跟你試試。』艾莉卡說:『我
才不敢。茹莉,你這樣不是很隨便?那輝哥是不是你男朋友?』茹莉說:『不是男
朋友,是砲友。』

  當我買到東西後,打電話給美蘭,得知他們吃飯地點,請美蘭出來。順便把東
西給他,還有三杯飲料,並告訴他,我已用針筒,將春藥注入在其中一杯西瓜汁中
了。我在隔壁觀察,不讓艾莉卡見到我,見到艾莉卡吃完午飯,也喝完西瓜汁,三
人一起走出餐廳,在回辦公室途中,艾莉卡藥性可能發作了,茹莉美蘭倆人,就將
艾莉卡攙扶著,帶到後面貨梯,去某樓那間未出租的辦公室內。

  那裡面空無一物,只有一張長沙發,因為之前,我們曾經借來彩排發表會的活
動過,所以警衛就答應借了,沒有起疑。進去後,茹莉和美蘭就開始挑逗艾莉卡,
將她的衣服全部扒光,其實艾莉卡的身裁,也算優的,細腰豐胸。

  筎莉輕咬艾莉卡的乳頭,美蘭用手輕彈或輕撫他的小穴,弄的艾莉卡:『嗯.
...嗯...嗯...喔喔...』的叫。茹莉看她開出喘大氣,自己用手指摳
淫穴,她大概已經完全無法忍受時,就將假陰莖給她,艾莉卡很熟練的,就將假陰
莖往她自己的小穴插了,嘴裡還『嗯...嗯...喔...喔喔...嗯...
』持續叫著。

  這時茹莉拿出相機,拍了多張照片,倆人看她用假陽具,猛抽自己的淫穴,艾
莉卡:『啊...啊...呵...嗯...嗯...呵...呵...』噴出尿
來了。艾莉卡無力的斜坐在沙發上,似乎還不滿足,她倆人繼續挑逗艾莉卡,美蘭
打開襯衫,用雙乳磨她的身體,茹莉將按摩棒速度再加快,插進艾莉卡的小穴。她
則大叫『啊...呵...嗯嗯...啊...嗯...呵...』艾莉卡全身痙
攣,小穴緊縮,再次高潮。

  艾莉卡高潮後,就無力坐在沙發上,閉著眼睛喘氣連連。美蘭跟茹莉,這時也
淫性大起,分別坐在艾莉卡兩邊,茹莉將跳蛋擺進自己的小穴,雙手愛撫自己的雙
乳。美蘭則拿著電動雞巴,張開雙腿,插著自己的小穴。兩人淫叫聲連連:『啊.
...啊...呵...嗯...咦...嗯...呵...嗯...呵...』
兩人分別洩精後,也癱在沙發上閉眼休息。

  忽然出現抽泣聲,艾莉卡已經清醒了。說:『你到底想怎樣?為什麼要這樣對
我?』茹莉說:『你剛剛所有淫蕩的畫面,都在我的相機裡,我不會威脅你。』『
只要你不把今天早上及我告訴你的事說出去,保證這些照片不會出現!』『要是說
出去了,那三小時內一定全國皆知。』

  美蘭說:『你也知道,有時你太八卦了,為了陳姐及我們,不得不嚴重警告你
!』『平時,我們相處的也不錯,所以不會無緣無故害你的啦。』茹莉說:『為了
對你的考驗。從現在起,你的小穴內要放入這顆跳蛋,遙控器在我這。讓你知道,
甚麼叫做忍耐,也要你忍耐,不能八卦。』

  茹莉與美蘭就幫艾莉卡穿好衣服,茹莉真的把跳蛋,塞進艾莉卡的小穴。三人
回到辦公室後,每隔一段時間,茹莉就按下遙控器,讓艾莉卡整個下午,都在要高
潮又無法高潮,那種超癢難受的狀況,整個臉色泛紅,有時趴在桌上,忍耐小穴的
搔癢。

  下班時間到了。艾莉卡問:『我可不可以走了。』茹莉:『晚上還有節目,我
幫你叫便當了,再等一下。』到了晚上近八點,公司所有人都走了。剩下我,茹莉
和美蘭,我們將艾莉卡叫進會議室,茹莉把跳蛋開到最大,艾莉卡幾乎是用爬的進
來的。

  美蘭說;『其實,我們只是把性當做遊戲及享受,我們也不會到處宣揚,但也
不想遭惹是非。因為你嘴巴太大,所以才這樣對你。為了表示歉意,就讓輝哥的硬
雞巴,給你用一次。』我將艾莉卡的衣服全部脫掉,脫下內褲時,整件內褲是濕淋
淋的,把跳蛋拿出來,艾莉卡抽慉了一下『嗯』了一聲。

  我看到她的小穴及陰毛,幾乎都是水,將雞巴插進艾莉卡小穴時,好像是滑進
去的,我用力猛插,但艾莉卡好像高潮太多次了,整個虛脫無力,只有微弱的『嗯
...嗯...』聲,躺在會議桌上,已無感覺了。我說:『艾莉卡已經爽過頭,
沒感覺了,插起來,好像在幹填充玩具不好玩。』『今天的事,都是因你們而起的
,就你們來解決吧!』茹莉和美蘭就過來,一個吸雞巴,一個舔蛋。我說:『單單
用嘴巴不行,跟上次一樣,我要兩個屄輪流插。』茹莉和美蘭:『遵命!』

  兩人就迅速將衣服脫掉,並躺在會議桌上,自己把小穴搞濕對著我,我就開始
左邊插插右邊插插。接著美蘭翻身和茹莉舌吻,但兩個屄變成上下交疊,變成上邊
插插下邊插插。這時美蘭站在會議桌上,將她的屄湊近我的嘴,我就屌插茹莉的屄
,嘴吃美蘭的穴,搞得她們嗯嗯啊啊亂叫,艾莉卡睜開雙眼,見到我們如此開放,
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

  我說:『要不要加入。』艾莉卡說:『我今天不行了,改天,我ㄧ定要吃輝哥
的陽具。』我想她應該已經爽到對今天的事釋懷了。由於我生氣茹莉及美蘭她們,
今天惹出這事端,害我DD憋那麼久,就直接用力插茹莉的小穴,她:『啊...
輝哥...哥...你嗯...好狠...輕一...嗯...點...』我看到
桌上放著她們中午給艾莉卡用的電動陽具,就往站在會議桌上的美蘭小屄插並轉動
,美蘭大啊一聲,雙腿一軟,便躺在桌上。我是真槍插茹莉,假槍弄美蘭。

  美蘭:『啊...我...嗯...不玩...了...嗯...啦...』
她受不了的的屁股亂扭了。茹莉:『輝哥...哥...太...嗯....猛了
...我快...不行...了...』我知道茹莉的功力,她是屬於很容易滿足
的。我就拿起跳蛋,拔出雞巴,對艾莉卡說:『我幫你報仇。』將跳蛋插入茹莉小
穴中,速度調大。茹莉:『啊...啊...啊...啊...啊...』她就全
身抽慉,小穴收縮的幾乎將跳蛋擠出來,小穴流出淫液高潮了。

  再來換將美蘭的假陽具抽出,她的小穴這時已經濕淋淋的了,我的DD一滑,
就進去了,她再剛剛電動雞巴的操弄下已經差不多了,當我在插入時,她緊緊抱住
我:『嗯...我嗯...快出...嗯...來嗯...了...插深...嗯
...一點...』這時,我雞巴進出抽插,直接用屁股轉圈圈,轉的美蘭:『啊
...啊...啊...』緊抱住我,我的屌在她屄中,被一股熱流沖擊。

  美蘭放開我後,我也覺得快射精了。就抱起旁邊艾莉卡的屁股,將我的DD插
進她的屄,她還來不及反應,我約插十幾下後,就射精在艾莉卡的蜜洞中。我俯身
親吻艾莉卡說:『改天,我再讓你舒服舒服。』艾莉卡則以回抱並親吻我作回答。

  茹莉和美蘭,緊緊抱著艾莉卡說:『歡迎加入性愛享樂團!』今天,我DD也
終於消火了。<20100730>發表
*************************************
            OL激情〔四〕雙龍搶珠

  有天,我和美蘭去客戶端拜訪,原本當天下午,排了三個行程,跑完二個行程
後,第三個客戶打來說,因為會議延誤,今天會面改期。我們已跑了兩個客戶,我
看美蘭,站著簡報近三個小時也累了。我說:『今天你累了,就不回辦公室,要不
要先回家。』美蘭說:『她不想現在回家,一個人在家無聊,找個地方,我們休息
一下。』我心裡想,她應該又想和我做愛了。我說:『我就住在這附近,不然到我
那坐坐,休息一下吧。』

  我住的地方,是在市區,但不在大馬路旁,所以鬧中取靜,是三十年的老公寓
五樓沒有電梯,兩間打通約90坪,是我學弟他家的房子,父母親出國定居,因為
他還在念研究所,所以留在國內。我大我學弟六歲,他家和我家在南部原是鄰居,
後來他們搬來台北,但我這學弟從小學、國中、高中,甚至大學都和我同所學校,
所以一直叫我學長,其實我們都沒有同時在學校就讀過,但從小我們感情就不錯。

  由於房子稍大,我和學弟各住一間房,配備齊全都有衛浴設備,而我學弟是標
準的宅男,雖同住一起,但也很少碰面。客廳有個滿大,ㄇ字型大沙發相當氣派。
美蘭下午站很久了,又爬五層樓梯,一見那沙發就說:『哇!好舒服的沙發。』就
脫掉高跟鞋,跑到沙發要躺下了。

  我提醒說:『你今天穿這種絲質襯衫,要不要先脫掉再躺,不然就皺七扭八的
。』美蘭就起身,將衣服脫的只剩一套鮮黃的內衣、丁字褲及絲襪,然後躺在沙發
上說:『今天為了你的業績,站那麼久,過來幫我按摩。』我說:『拜託!沒有我
的業績,你們哪來的獎金?不過,你今天真的辛苦,就讓我這個二老公來幫你按摩
。』我就坐在沙發上,將美蘭的雙腿,放在我的大腿上,然後脫掉他的絲襪,一手
按摩小腿,一手深入褲底,直接輕輕揉他的陰核,感覺他的小穴也漸漸濕潤。

  美蘭則閉著眼睛,享受這樣的感覺。發出輕輕的;『嗯...嗯...嗯..
..』聲。忽然間,我學弟從房間走出來,穿著一件子彈型內褲,也沒穿上衣。說
:『學長!你回來了。』當看到美蘭時,學弟兩手遮住下面,說:『對不起!』就
跑進房間了。

  我說:『那是我學弟,叫陳宗義,在念研究所,今天可能沒課或翹課吧?』美
蘭說:『那你家裡有人在,我就回家了。』她擁抱我,親了一下我的嘴唇,起身要
去拿衣服。我說:『等一下啦!你想不想3P,被兩個男人搞。』『我這學弟不太
會做愛,常被女友說,自己爽自己的,一直要我教他做愛技巧,兩個男人怎麼教做
愛?不如,今天你來教他。』

  美蘭說:『我還沒同時被兩個男人幹過,不過在A片看過,是很想試試啦,不
過,你學弟會同意嗎?』我說:『一個那麼優的美女,教他做愛,他還不要,就不
是男人了,我叫他出來。』『學弟,你出來一下。』學弟他依然穿著一件子彈型內
褲,沒穿上衣出來,似乎偷聽到,我們的對話了。

  我說:『學弟,跟你介紹,這是我同事美蘭,你們算有緣,第一次見面,就這
樣袒裎相見。』『你不是要我教你做愛技巧嗎?今天就請美蘭老師來教你,要不要
?』學弟口急的說:『要...要,我要!』我說:『不過,你先去洗澡,你這個
懶豬,不每天洗澡的。』學弟:『哦!』美蘭說:『我們一起洗吧?』我笑笑說:
『幹嘛!要先驗貨啊。』美蘭笑笑不理我,跟學弟進浴室了。

  洗澡時,美蘭先幫學弟擦香皂,當然,學弟的雞巴,美蘭用雙手一直搓揉,果
然尺寸也不小,不過沒我硬。美蘭說:『你也要幫女生搓香皂,就像我幫你搓的一
樣,輕輕柔柔的,但小穴這邊,要搓多次一點,先讓女生有感覺。』學弟還是有點
放不開,只有手輕輕摸著美蘭的屄。美蘭就牽著學弟的手,往她的屄教她如何搓。
美蘭說:『你要把這裡洗乾淨一點,待會,要你舔她、吃她、含她。』宗義才認真
洗著美蘭的淫屄,這時,美蘭已經有些感覺了。

  倆人洗完澡,全身赤裸來到客廳,美蘭就教宗義以69式,美蘭含著宗義的雞
巴,宗義舔著美蘭的小穴。由於宗義舔不到重點,美蘭起身:『喔!不是只用嘴巴
放在那裡,用舌頭好像吃冰棒一樣,用抹的而已,咩咩外面這裡可以用咬的,或舌
尖去舔,也可以把舌頭伸到裡面去舔。』『來試一次!』宗義就照她說的試做。

  美蘭:『嗯...嗯...做得...很...好...』美蘭:『下來是乳
房,她也是女人的敏感點,因為她很軟,所以,你可以用手握著,用力搓揉她,這
樣雖不溫柔,但女人也有點快感。』美蘭自己搓一次給宗義看。『來做一次!』宗
義就跟著做一次。

  美蘭說:『接下來溫柔的,一樣用舌尖繞著乳頭或輕輕咬她、吸她,來做一次
!』宗義就照所教的做一次。美蘭:『不愧...是國立...大學的研...究
生...一學就...會...嗯...好舒...服...』美蘭說:『再來咩
咩也可以用手指摸或摳剛剛教一樣的地方,甚至可以伸進去,你學長最厲害的是,
兩隻手指伸進去,用轉的或用彈的,也很刺激。來試一下!』宗義就照美蘭教的做
一次。美蘭:『舒服...哇...刺激...嗯...嗯...嗯...你..
..學會...嗯...了...』

  我說:『接下來換我來教導。』『當發覺女生小穴已經濕了時,就要用DD來
伺候了!』美蘭拉著我的DD開始吸允了。我接著說:『作愛的姿勢有很多種,喔
...自己上網去看,不過記住重點,不要一成不變,喔...多多的嘗試。』美
蘭正在舔我的馬眼,害我起了哆嗦。

  我再說:『其實,插小穴可以喔...用速度快慢,插的喔...深淺來讓女
生舒服。』『如幾次淺一次深,或十下快十下慢,喔...你可以開始試作。』學
弟就開始將他DD插進美蘭的小屄,並傻傻的在算,插幾下深幾下淺,但越來越純
熟,也知道會用手摸陰核,用舌頭舔乳頭,多管齊下。雖是初生之犢,但也搞得美
蘭很享受,由於口中含著我的雞巴,『嗯...嗯...哦哦...啊....嗯
...』的悶叫聲。

  學弟開始,用快慢速度在插穴,插的美蘭:『嗯...學弟...你...好
哦...棒...姐姐...好舒...嗯...服...』這時,美蘭已經張開
嘴,放聲來叫了,已經無法在含我的DD了,只用手在套弄DD了。

  過一陣子後,學弟還是不改其年輕本色,用快速度及次次插深的方式,跟美蘭
的小穴硬拼。美蘭被操的『嗯...嗯...嗯...嗯...嗯...嗯...
』跟學弟抽插的節奏淫叫。果然在學弟的硬拼下,美蘭發出求饒:『嗯....我
...不行...了...嗯...太...爽...嗯...』她曲身緊抱著學
弟,全身直打哆嗦洩精了。學弟再狠狠了插了幾下後,也射精在美蘭的秘洞內了。

  結束後,我說:『換我!』美蘭說:『我不行了!』『時間也不早了,我今晚
要跟老公去親戚家。』我說:『學弟今晚爽到你了。』『還不謝謝美蘭姐!』學弟
很識趣說:『徒兒叩謝師父!』就跪著跟美蘭磕頭。美蘭說:『好徒兒,以後還要
師父教導的,盡量來找我。』她穿好衣服,就要走了。

  我跟學弟,一起送美蘭下樓,順便一起去吃飯,由於是炎夏,我總是穿著運動
短褲,不穿內褲及T恤就上街,但今天沒想到,因為剛剛沒退火,被美蘭含的老二
,漲的消不下去,只好手插口袋走路了。跟學弟來到快炒店,點了三道菜,喝了兩
瓶啤酒,就起身回家了。

  在路上,看到一位貴婦打扮的女子,提著兩袋東西,要攔計程車,但手舉不高
,不明顯,又天黑,計程車又少,好像一直攔不到車。我就跑過去說:『小姐,我
幫你攔吧?』她看了我ㄧ眼說:『謝謝!麻煩您了!』這時,我學弟好心說:『我
幫你拿東西!』也沒等人同意,就伸手去拿,這位小姐就本能的,拿起袋子一揮,
由於他穿高跟鞋,扭了一下就往我身上倒,我倆手抓住他的一邊肩膀,而他的臉,
剛好碰到我的老二,頓時,我的老二,被美女乎出的熱氣感染,馬上搭起一個大帳
篷。

  我扶起他時,他的腳好像扭傷了,無法站立,他又穿連身長直窄裙,不能坐在
地下。我說:『很抱歉!我這學弟沒禮貌,害你受傷,我家雖然在附近,但是沒有
女生,若不介意,就到我家休息吧?』她說:『我現在腳很痛,沒辦法走。怎麼去
你家呢?』我說:『若不介意,那我抱你好了?』她說:『好吧!那要怎麼抱?』

  我說:『你穿長裙,那就新娘抱吧?』她就雙手圈住我脖子,我將她抱起,她
不重,抱起來還滿輕鬆的,滿身香氣撲鼻而來,聞了DD都翹一下,我抱起她時,
故意將一隻手,按住她乳房,好又有彈性。而她朝我ㄧ笑,在我耳邊說:『你好色
!』我只是笑一笑。

  到我家樓下時,我說:『我家在五樓,這樣抱上去不方便,你這長裙又沒辦法
背,那用扛的好了。』她說:『我衣服旁邊有拉鍊,你把她拉開,就可以背了。』
照她所指的位置,在衣服的側邊,有隱藏的拉鍊,可以從裙子下擺,拉到腋下,我
就將他拉到胸部旁,順便伸手摸一下乳房,她竟然沒穿內衣,只有胸貼而已,我將
他背起來,手撐著她的大腿,皮膚真好。

  來到客廳後,請她坐在沙發上,我去拿冰塊幫她冰敷,回到客廳時,她也沒將
衣服拉鍊拉起,她幾乎是半裸的躺在沙發上。我說:『幫你作冰敷。』她點點頭。
我擡起她的腳,說:『還是把絲襪脫掉吧?這樣才好作。』她說:『你幫我脫。』
一看他是穿褲襪,我就裝傻,連她內褲一起脫下後,說:『我真是笨手笨腳的,把
你內褲都脫了。』她說:『你那麼急啊?』我說:『不急!不急!慢慢來。我先幫
你冰敷。』

  我看他的腳,些微紅紅的,我幫她冰敷,也聊了一下,她叫王錦珠,是一間服
裝公司的負責人,老公負責大陸的工廠。原本幫一些名牌OEM,現在想自創品牌
,知道我也有作品牌規劃的,就說改天找人跟我談談。

  我說:『那是我的衣食父母,更應該服務好一點。』『學弟!還不來幫姐姐按
摩。』學弟說:『是!』我說:『王姐,不如把衣服脫了,趴著按摩,比較方便。
』我就把她衣服給脫了。她的胸部不算大,但很柔軟,腰細臀翹,還算不錯的身材
。王姐:『你們真的很好色。』她轉身趴在沙發上。我開始幫她按摩大腿跟屁股,
當然跟下午一樣,重點是小屄。我主攻她的陰核,弄的她:『嗯...好久沒..
..人...喔...摸我嗯...那兒...』

  我問:『腳還疼不疼?』她說:『腳不疼了?但有地方開始癢了。』我說:『
慢慢來,我待會幫你止癢。』學弟在按摩她的雙肩及背部,但穿著短褲的他,故意
將老二靠近王姐的臉磨蹭著。王姐:『我們是不是公平點?你們也將衣服都脫掉。
』學弟馬上脫下他的短褲及內褲,將DD彈在王姐的眼前。

  王姐:『年輕人的屌,真的就是不一樣,看起來就是那麼有力。』她就張開嘴
巴,將學弟的雞巴含進去,開始吸吮。吸的學弟:『呵...呵...嗯...呵
...』的叫。我說:『我還沒聽過男的叫春。』學弟:『這是我第一次被口交,
真的跟插穴不一樣,好爽!』王姐:『那就讓你舒服!舒服!』她就改採用跪在沙
發上,讓學弟躺著,她開始用嘴巴,套弄學弟的老二,『嗯...嗯...』的叫
著。

  由於他屁股對著我,小穴也被我弄濕了,我就將我的陽具插進她的陰戶內,第
一下就直接插入,她【啊】了一聲,接下來,我手握他的雙乳,慢慢的抽插,不影
響她對學弟的口交,但仍發出『嗯...嗯...』的叫聲。她用舌頭舔我兄弟的
龜頭及馬眼,學弟也放鬆的享受這刺激,發出『呵...呵...呵...呵..
..』的,最後就射精在王姐的臉上,王姐:『哇!』了一聲。

  一看學弟已射精,她的小穴也很濕潤了,我就加快速度的抽插她的小穴,她:
『嗯...嗯...快...幹我...呵...插...深一...點...嗯
...』由於她的小穴,稍微有點鬆,我就將她的雙腿壓至胸前,直直挺進她的淫
屄,每次都深深到底。她:『啊...嗯...慢一...呵...點....嗯
...嗯...』但我決定硬拼,仍仍次次到底,插的波波響。

  她:『啊...太...嗯...刺...激...了呵...嗯....嗯
...』她將雙腿擺開我雙手,勾住我屁股,將小穴往老二頂,小穴內一縮,一股
熱流湧出,我就暫停動作,讓DD淹沒在淫水中。等王姐放鬆後,我再繼續抽插,
雖然速度稍慢,她:『呵...我不...行...嗯...了...』她搖動屁
股,將我DD弄出。『剛剛真的太刺激了,我去洗下澡,再幫你弄出來。』『浴室
在那?』我指我房間方向,她就進去了。

  我看學弟,已躺在那已睡著了,連射兩次就累了,真的要在訓練。我就不理她
,回我房間,將床稍微整理一下,就成大字躺在那,而老二則挺在那。王姐全身赤
裸出來,見我這樣,她說:『那麼急,都準備好了。』『不過先等一下,我去打個
電話。』回來後說:『今晚,我就在這睡了。』我微笑著點點頭。

  王姐一上床,就開始含著我DD,一面吃一面說:『剛剛在路邊就...是摸
到你的DD,怎麼那...樣硬...就想...試試...』『真的插...起
來很...爽...』說完,她就將小穴套進DD內,擺動她的屁股:『讓我..
..呵...嗯...來幫...你服...嗯...務...』接著,她開始用
屁股磨了起來,一陣後說:『我...嗯...沒力...了...』就躺在我身
上,雙乳壓在我胸前。我繼續將老二用頂的,抽插她的淫穴。

  接著,我翻身改採男上女下方式,將她雙腿放在我肩膀上,將DD用力插入,
她再次淫叫:『太...爽嗯...了...我會...嗯...死啦....幹
...死...嗯...我吧...呵...』我加快速度插入小穴,就將射精在
她小穴內。她:『我差...嗯...一下...呵...就...高潮了...
』我ㄧ聽,將中指與食指插入蜜洞,用大拇指頂住陰核,由於洞內有我的精液及她
的淫液,就不斷快速插洞。她:『啊...啊...啊...』叫,再次高潮。

  接著,王姐緊緊抱住我說:『我從沒那麼興奮過,真要謝謝你。』我說:『能
和妳一起享受,我也很快樂!』我起身去上廁所及沖身。回來後,王姐:『今晚,
我要和你一起睡。』她和我聊了一下天,就握著我的屌睡著了。

*************************************
           OL激情〔五〕一夜激情

  隔天,到公司碰到美蘭。美蘭笑笑笑的問:『昨天DD有沒有很難受,睡不著
啊?』我說:『還好,碰到天外飛來得艷福,所以昨天晚上睡得很爽。今天早上,
若不是要開會,還可以爽一次呢?』我就將昨晚的事告訴她。美蘭說:『那我徒弟
不就爽死了?』我說:『是啊!』

  艾莉卡過來通知開會了,討論一件CASE,這案件有些難度,會中詢問大家
意見後,陳姐決定,由另一業務處去負責。會中,陳姐說公司要辦員工秋季旅遊,
由我們部門主導,是三天兩夜的活動。陳姐說因為我念書時,有豐富的社團及辦活
動經驗,要我負責。

  我擬了三個方案,經討論後,決定去XX渡假村。某周五在下班前,約了那渡
假村的業務來洽談,結果來了一位大美女,身材比例,屬於修長型的,臉蛋也不錯
,不過皮膚是屬於陽光型的顏色,大學剛畢業,是念觀光系的,名叫【巧涵】。

  我請她安排一個,三天二夜的行程,洽談之後,就算公司全員參加,也無法達
到度假村優惠價的門檻,雖談判不順,但雙方都彼此留下好印象。我說:『我也要
下班了,要不要一起走?』『價格希望妳再努力啦!一定還有方法,何況有天是非
假日。』她說:『我會回去跟公司討論一下。』
 
  當我們在等電梯時,隔壁公司的人事部小姐叫依蘭的,因為她也是個美女,所
以碰面時,常常和她打屁,她對我印象也不錯,而且是屬於沒心機的那種。我說:
『大美女要下班了嗎?』依蘭說:『是啊!不過這位好像不是妳公司的,是妳女朋
友嗎?不錯哦,是個大美女。』我說:『妳很八卦ㄟ,我的公司有什麼人,妳都知
道?難怪搞人事的。』『她是XX渡假村的業務啦,我的公司要辦員工旅遊,請她
過來談的。』
 
  當她知道巧涵是度假村的業務,而且我們因為人數太少,無法成交時,她說他
們公司,也要辦秋季旅遊,也想去那個渡假村,那不如兩家合辦,爭取優惠。我就
提議,那現在我們一起去吃飯,順便談這次的旅遊計劃。

  我們就到公司附近的ㄧ家客家菜餐廳用餐。由於三人年紀相仿,所以聊得很愉
快,正事很快就談完後,我們就一邊喝著啤酒,一邊聊天。我說過依蘭較沒心機,
就聊起性經驗,依蘭說,她的初夜是給現在的男朋友,而且發生在約半年前,她問
巧涵有跟幾個男生做愛過,巧涵說有五個吧!其中有二個是屬於一夜情的,依蘭就
問男生高潮是射精,那女生高潮會怎樣?還問巧涵有沒有高潮過?巧涵說:『她有
高潮過,而且一夜情那二次,特別興奮,大概因為氣氛較刺激吧。男朋友有時會敷
衍了事。』

  依蘭問說:『你為什麼敢一夜情?』巧涵:『有時氣氛對了,人對了,就發生
了,但那只是純粹是性,而非愛,就當作一種遊戲罷了。』我說:『你們嘛幫幫忙
,我ㄧ個男人在這裡,結果你們在談一夜情。故意說給我聽的嗎?』依蘭更問:『
那妳跟幾個女人發生過關係,有沒有一夜情?』我酒喝多一點,為維持男人的自尊
,當然就回答:『當然有,而且還玩過多P。』依蘭說:『想不到你那麼花。好噁
心,還多P。』我說:『我贊成巧涵的說法,性有時當成一種遊戲,一個享受的過
程。』
 
  巧涵告訴依蘭說:『你現在的男朋友,不見的是你的老公,沒結婚前,多多嘗
試不同的人,只要不是亂七八糟的人,注意安全就好。』『就像你覺得阿輝怎樣?
』依蘭回答:『平時看他很風趣,在他們公司人緣也不錯,應該不算是壞人。』巧
涵:『對啊,下午跟他聊了很久,覺得有點欣賞他,若他約我吃飯,氣氛又對,搞
不好,今晚我就會和他試看看。』依蘭說:『這種事也可以試看看啊?』巧涵:『
Why not?可以過ㄧ個愉快又享樂的夜晚。』

  我說:『謝謝妳看得起我。依蘭!那我們先走了,春宵一刻值千金。』依蘭:
『死阿輝!有異性沒人性。』『巧涵妳不會覺得有罪惡感?』巧涵:『男未婚女未
嫁,雙方也沒承諾,為何要空守無形的約束呢?』依蘭:『那你們今天晚上,真的
會那個嗎?』我說:『我尊重女性。』巧涵:『本來還好,不過聊到這,就有點想
了?』『不如晚上,我們來玩3P好嗎?看輝哥是不是吹牛?』依蘭點頭:『嗯!
』我說:『難道不用問我嗎?』
 
  巧涵笑說:『以我們兩個美女的等級找您3P,您應該燒香拜拜了,還敢說不
答應。』我說:『今天是周末,去汽車旅館要排隊,搞的興致都沒了。』『不如去
我家,不過有可能就不是3P是4P了。』依蘭問:『那是誰?』我說:『我學弟
,一個研究生,最近剛學會做愛。』巧涵說:『既然要享樂,就放開一點,是安全
的就放心了。』依蘭點頭:『嗯!』

  回到家時,學弟在房間打線上遊戲。我說:『你出來一下。』學弟出來,見到
兩個美女,點個頭說:『妳好!』我說:『今天她們來我們家參觀。』因為宗義及
依蘭都屬於嫩貨,一開始就作愛,似乎沒情調。

  我說:『學弟,去拿飲料及零食出來。』學弟就拿啤酒果汁及一些滷味來。我
說:『那我們玩什麼遊戲?』巧涵:『玩抽牌遊戲,每人抽一支牌,點數最大的,
可要求點數最小的,做一件挑逗異性的動作,也可要求脫衣服。』依蘭及學弟害羞
的點頭。

  第一次,學弟贏巧涵,學弟就要巧涵親她一下。巧涵就上前跟學弟拉舌,學弟
有點退縮。第二次巧涵贏我,竟然要我的內褲。我只好轉身脫掉外褲,再脫內褲,
將我的屁股面向她們,巧涵還打一下我屁股:『還滿結實的!』我將內褲脫掉後,
再穿起外褲,當然拉鍊沒拉,DD若隱若現的。

  再來是依蘭贏學弟,依蘭要求學弟脫掉上衣,露出上身。由於依蘭和學弟都很
害羞,要求的動作,都很含蓄。我和巧涵使個眼色,就很鹹濕了。我贏時,就要求
學弟去脫掉依蘭的內褲,要巧涵吸我雞巴十下,巧涵要求依蘭,自己摳小穴二十下
。四人越玩越鹹濕了,這時,四人衣服已全脫光,再來的動作,不是親奶、吃小穴
、含雞巴。我看巧涵已經臉泛紅暈了。

  學弟終於開竅了,竟然要我用DD插巧涵小穴十下。我將DD插入巧涵小穴時
,她:『呵...好...呵...硬...』但我十下要拔出時,巧涵:『我不
玩了,嗯...咩咩好癢...輝哥...我要妳的...嗯...硬雞巴...
插我...』並用雙腿夾住我屁股。

  我就開始將雞巴,用插插停停方式,插的巧涵:『嗯...好...呵...
舒服...嗯...』我看到學弟,還傻傻的在那看,依蘭似乎淫念起來了,主動
拉起學弟的DD,含了起來,但動作生澀。我說:『巧涵!我們去教她們吧?』

  我將DD拔出巧涵的小穴,撫摸著依蘭翹起屁股下的小穴,一摸,發現已經濕
透了。用雙手摸著她的雙乳,DD插入依蘭的淫屄,以次次插深方式抽插,依蘭:
『哇!呵...輝哥...嗯...你雞...巴...呵...好硬...舒呵
...服...』巧涵以女上男下方式,將屁股強烈上下擺動,用小穴套弄學弟雞
巴,發出:『耶...舒...服...嗯...爽...』我則用屁股推著依蘭
往前爬,爬到學弟身體上,讓學弟舔她的乳頭,依蘭:『呵...好...爽..
嗯...吃的...好...嗯...舒服...嗯...』

  巧涵好像累了,曲身壓在依蘭身上。學弟起身,將巧涵抱起,讓她坐在沙發上
,換學弟採取主動,抽插巧涵,而且將美蘭所教的舔功,舔著巧涵的乳房,讓巧涵
:『嗯...學弟...嗯...你好...呵...會...舔...』我也將
依蘭抱上沙發,讓她跟巧涵並排躺著,再用DD插她淫屄。

  我跟學弟發現兩人採同樣姿勢插穴,就來個GIVE ME FIVE後,採
直搗黃龍方式,猛插她們的淫穴。她倆:『啊...啊...我...嗯...不
...嗯...行了...』『嗯嗯...我...嗯...要死...嗯...
了...』結果,巧涵撐起屁股,將小穴迎向學弟的雞巴後,小穴流出淫水高潮了
。學弟接著一陣猛插,也射精在巧涵小穴內。

  依蘭似乎也要高潮了,全身打起哆嗦,咬著牙悶悶的發出:『嗯...嗯..
..』聲。感覺她的小穴一縮,噴出尿來了。我將DD抽出,只以龜頭抽插她的小
穴後,也射精在她的淫屄內了。事後,四人雙雙擁抱在一起休息。

  接著,依蘭害羞的說:『我太興奮了,流出太多了,我要去洗澡。』我說:『
學弟帶依蘭去洗澡!』學弟就帶著依蘭去她房間的浴室。我跟巧涵說:『我們也去
洗澡吧?』巧涵點頭。我的浴室沒有浴缸,只有立式很大的淋浴蓮蓬頭,直接從頭
上淋下的。進去後,我用沐浴精,開始輕輕擦她的身體,發現她的耳朵很敏感。接
著換她擦我的身體,當擦到DD時,一直用雙手搓他,讓我的DD又翹起來了。

  她說:『剛射精,馬上又翹起來了。』我說:『有位美女裸體在前任你摸,是
男人都會翹起的。』我打開水龍頭,讓水從我們頭上淋下,當我摸到她的小屄時,
發現有些淫液流出。我輕聲問:『又想要了。』她點點頭。我就擡起她一隻腿,就
將DD猛插小穴,由於蓮蓬頭,水還開著,我們肉肉相擊,還濺起水花。她:『嗯
嗯...我...嗯...好爽...嗯...嗯...』

  接著,我將她轉身,讓他手撐著牆壁,翹起屁股,我從後面抽插小穴,由於屁
股的肉更多,肉肉相擊的啪啪聲更大!她:『嗯嗯...我...又要....嗯
...出...嗯...來...了...嗯...』他將他屁股緊緊頂著DD,
又高潮了。她轉身,整個人軟軟的趴在我身上,我用浴巾將她擦過後,抱她到床上
躺著。

  當我到客廳時,看到依蘭躺在沙發上,學弟用DD在抽插她著。依蘭似乎已經
放開了:『嗯...嗯...啊...啊...』叫的有點大聲。我怕聲音外洩,
我就趴著把DD讓她含著。我說:『你們怎麼又作起來了?』學弟說:『依蘭要去
找巧涵,結果看到你們在作愛,出來跟我說,她還要,問我行不行?我不能丟你的
臉,當然就幹了。』

  依蘭用吸用舔我的DD,而且技巧還不錯,由於DD剛剛插巧涵後,已經快出
來了,因此就射精在依蘭胸部上。她也在我倆人的進攻下,抱住我的腰,挺起屁股
洩精了,學弟也持續抽插後,射精在他淫穴中了。四人在大戰二回。依蘭跟巧涵已
經癱瘓了,當晚,四人就橫躺在床上睡著了。睡到隔天中午,大家吃完飯後,兩位
美女愉快的回家了。



















0.014516115188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