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我的脫衣舞孃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莎拉在回家的路上哭了一路。她的混蛋男友恰恰在周年紀念日放了她鴿子。

  做爲一個單身媽媽,並不是總能騰出合適的時間約會,她以爲終于找到一個人能接受她和她的現狀。現在是晚上10點種,她知道她的兒子佛蘭克正和他的朋友在家里。她只想不被人察覺的進入臥室,換上舒服的睡衣,獨自度過今晚余下的時間。



  莎拉今年38歲,15年前她的丈夫跟秘書跑了以后就一直是個單身母親。當時她的兒子只有三歲,所以他從來沒有感覺過父愛。獨自帶大兒子對莎拉來講是很艱難的一段經曆,她一直期待著兒子念上大學並能夠獨立生活。



  莎拉看起來非常美麗,這和她現在的心情正相反。她爲這個特殊的夜晚精心打扮了一番。她穿著她最性感的短小的黑色晚禮裙,裙子只遮蓋了一半的大腿,貼身的布料很好的勾勒出她完美的身體。衣服緊緊裹繞著身體,只在左邊臀部上扣著。前面兩塊布料的交疊處開了一個缺口裸露著她不大卻挺拔的乳房中深深的乳溝。在她每邁一步就會隱約看到大腿根的步伐中,缺口中的乳溝也在變換著形狀。



  之所以選擇這個獨特的禮服的原因,是只需要把一邊的環扣松開,整件衣服就會從她身體上滑下,而再不用多余的動作。她幻想著在周年紀念日,在男友的家里把自己的身體作爲禮物展開在他面前,然后把他干到口吐白沫爲止。



  在禮服里,穿著一件緊身的紫色網眼帶黑蕾絲的內衣,幾乎透明的紫色網眼包裹著背部和旁邊。黑色的蕾絲裝飾內衣的邊緣,以及從兩個乳房到大腿的交叉點以一個倒三角的形狀以複雜的圖案和排列覆蓋著前面,暴露出幾乎全部的乳房和腹部。爲了配套,她穿了一條黑蕾絲g- string內褲(G- STRING在股溝位置來了場更徹底的革命,收縮成僅爲一厘米寬繩狀設計,使你穿緊身衣時更無任何痕迹可尋,且繩狀寬度恰到好處地使你自在又無任何束縛之感。而一般來說T- back的后面的線條稍微寬一點,呈布狀。),超薄高腿黑色吊帶絲襪,一雙12cm高的黑色「操我」牌女式淺口皮鞋。



  對于一位38歲的女人來講,莎拉仍舊保持著活力和相當苗條的身材。她身高1。65米,身上幾乎沒有多余的贅肉,腰肢纖細臀部寬大,真正沙漏般的體形。莎拉有著黑緞子般的短發,越發襯托出她天鵝一樣的胫部。



  把車開進車庫時,她注意到有輛車停在房子前,引擎還未熄滅,一個女人正向門口走去。



  「需要幫忙嗎?」莎拉沖那個女人喊道,一邊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女人轉身面向她,莎拉馬上意識到她是位妓女。她穿著一件露出大半個屁股的粉紅帶熒光的緊身衣,扎起來的褪色的金黃色頭發和3米遠就能聞到的廉價香水味。

  「哦,我來這里參加一個聚會。」女人的鼻音很重。



  「聚會?我覺得你走錯房間了。」莎拉嚴厲的說。



  「這里是杰佛森街第421號,對嗎?」



  「沒錯,不過我想這里有些誤會。」



  「我可不這麽想。一個叫德里克的家夥打電話說他和他的朋友們需要一些消遣,所以我來了。」



  莎拉知道這個名字,是她兒子的一位朋友。她敢相信她的兒子竟然訂了脫衣舞表演。



  「恩,你到底想做什麽,……小姐?」



  「我叫斯塔拉,並且我是一名成人演藝人員。」



  「你是個脫衣舞女?」



  「我更喜歡被稱爲演員。」



  「演員,呃?你準備爲一群18歲大的孩子們表演些什麽呢?」



  「相信我親愛的,他們不是孩子。不管你喜不喜歡他們都已經成年了。」

  「我想你應該離開。」莎拉有些生氣,今晚經曆過這麽不愉快的事后,還要跟一個脫衣舞女在自家門口爭吵。



  「你要先付給我報酬,否則我哪也不去。」斯塔拉用拇指朝街邊停的汽車指了指。



  「一般來說這樣的表演需要收費250美圓,不過這些孩子預訂的是高級打包服務。」



  「多少錢?」



  「加小費共600美圓。」



  莎拉有點無所適從。她想把脫衣舞女趕走,又不想在自家草坪里鬧出事來。

  她翻了翻錢包,還好之前她爲了給修剪草坪的人付錢,專門去銀行拿了現金。她數了數然后把錢拿給斯塔拉。



  「就這麽多了,只有500美圓。我想你也猜到了,你沒得到小費。」

  「真是胡扯,我的時間很寶貴的。」



  「那就找另一個地方脫去吧,拿著你的錢立刻離開這里,否則我就報警。」

  她知道這是個無力的威脅,不過也沒別的辦法。



  斯塔拉看從她這里也拿不到更多的錢了,于是從她手里抓過鈔票,一邊向汽車走一邊回頭沖莎拉說:「有這樣的身材和理財手段,你應該給我們打個電話。

  我確信有大把年輕人會給一位性感的城郊家庭脫衣主婦很好的價錢。「

  莎拉沒有理會斯塔拉。進了房間,她徑直走向通向地下室的門,高聲叫著兒子的名字。



  隔著門她聽到那邊因爲她的到來産生的騷動驚訝震驚的模糊的聲音,等著兒子開門出來。帶著兒子走進廚房,她怒聲說:「你得好好給我解釋一下!」她的語氣毫無疑問的表明有多生氣。



  「我……呃……對不起媽媽。我沒想到你會這麽早回家。」



  「我打賭你不會想到。」



  莎拉站在廚房里,胳膊交叉在胸前,等著他的回答。過了會看兒子沒反應,她繼續說:「爲了讓斯塔拉走人花了我600美圓。白白丟了600美圓,我要我的錢現在就回來!」她推測因爲剛剛打發掉脫衣舞女,佛蘭克應該不會知道少給了她100美圓。



  「噢……給我一分鍾,我把錢給你拿來。」



  佛蘭克轉身一溜煙消失在樓梯口。莎拉在廚房里聽到他們模糊的說話聲,她兒子正在解釋發生了什麽事。



  「你是說我們付了錢,卻沒有看到表演?」



  「杜德,她真的很生氣,快把錢給我。」



  「佛蘭克,她現在正煩你呢,讓我來解決吧。」莎拉認出這是德里克的聲音。

  又過了一段模糊的討論聲,莎拉聽到有人走上來,然后德里克走進了廚房,拿著一把現金。



  「很抱歉,安德森夫人。我們不該做這樣的事。」



  「我確信你確實感到抱歉。」



  他伸出手把錢遞給她。



  「這是600美圓。」



  「只有600美圓?我的小費呢?」



  「抱歉,佛蘭克沒有說什麽小費啊。」他感覺她開始冷靜下來,變成了個自做聰明的家夥。



  「我通常只在表演完才給小費。」



  「噢?」她努力保持嚴厲的表情,心里感覺和兒子的朋友談這樣的內容實在有些荒誕。



  「好吧,看起來你今晚余下的時間很有空而我們的娛樂節目也泡湯了。」他停了一下,繼續說道,「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們會很歡迎你的加入。」



  「我想你的意思是,讓我爲你和你的朋友們跳脫衣舞?」



  讓他備受鼓舞的是她沒有當場打他一巴掌。



  「可是,我們確實付給你錢了。」他直直的看著她的眼睛,表現的好象她應該明白這其中的邏輯才對。



  「德里克,你們不會想看我這樣一個老女人脫衣服的。」



  「莎拉,」他改換了稱呼,希望能夠說服她。「首先你並不老,而且還非常性感。實際上,你可以說是熟女中的極品。」



  「熟女?」莎拉很確切的知道他的意思,她只是想讓他感覺難爲情。



  「呃,對的。你知道,我確實想干一位母親。」德里克紅著臉忐忑的說。

  「你剛才是說你想操我?」莎拉挑了挑眉毛,這個新話題讓她雙腿中間有種被針扎到的興奮感。



  「恩,你不會怪我吧?你的身材簡直性感的冒煙兒,我敢打賭佛蘭克的所有朋友都想操你!」



  莎拉不知道她是否會用另一種眼光看待兒子朋友。「我想你應該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同齡人的身上德里克,我該去睡覺了。」



  莎拉轉身離開時,德里克趕忙說:「好吧,如果你改主意了,莎拉,你知道在哪能找到我們。」



  「做夢吧。」



  回到樓上的臥室,莎拉把自己丟在床上,回想一個18歲的男孩剛剛告訴自己說想干她,不禁笑了起來。一屋子的年輕人一邊盯著自己的身體一邊幻想和自己性交的想法很快就讓被男友放鴿子的不快情緒煙消云散。



  可能是因爲完餐喝了些酒,她越是努力,那群旺盛的年輕人越是清晰。半個小時后她在房間里想到,既然已經穿好了禮服要給男友展示自己的身體,那就不要浪費掉。她鼓了鼓勇氣決定去地下室找些樂子。補了補妝,多噴了點香水,然后下樓了。



  走下樓梯時,莎拉聽到電視的聲音,一群孩子在地下室胡亂坐著。一瞬間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只剩下電視的聲音在房間里回響。



  「媽媽!」佛蘭克差點給啤酒憋過去。



  站在地下室里面,莎拉雙手放在臀上,向周圍打量著房間。她的兒子正和三個朋友坐在沙發上:德里克,羅布和馬克。在每個人的眼睛上停留了一下,適應了一下環境。德里克不懷好意的笑了一下,好象他早知道她會來。



  「好吧,既然你們付了錢,我想我爲你們表演一下才算公平。」莎拉讓身體的重心從一只腳換到另一只腳。



  佛蘭克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很顯然她是認真的。



  「媽媽?」他從剛開始的驚訝變成了迷惑。



  「有什麽問題嗎佛蘭克?你難道不認爲對一位脫衣舞女來講你媽媽的身材已經足夠好?」



  她看到他的朋友們一起朝他看,擔心他說出壞事的話來。但是他什麽也沒說出來。



  「你們不想看場秀?」莎拉撅起了嘴。德里克在她兒子的肋骨上戳了戳,壓低聲音說了幾句話。



  「我們怎麽能拒絕您的好意呢,安德森太太。」德里克跳出來救場了。

  莎拉看著兒子的表情。他也張著嘴睜大了眼睛回望,還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麽。



  「安德森太太……」她越說聲音越小。「聽起來對一位脫衣舞女來說,不大合適,是嗎?你們爲什麽不叫我莎拉?」



  「就叫莎拉。」德里克連忙插嘴,別的孩子也都點頭同意。



  「既然都清楚了,那就關掉電視,把音樂放出來。」爲這些孩子們表演脫衣,莎拉期待的同時有些激動。她走向開關,把燈調的暗一些,然后站在房間中間準備表演。



  莎拉不再催促,等著德里克把音樂搞好。



  「恩,600美圓能看到什麽樣的表演?」



  莎拉看著男孩們在沙發上不舒服的扭動著身體,有些不確定這些孩子能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快感。



  德里克又一次充當了話筒。



  「我們確實預訂了高級打包服務。」



  「我想高級打包服務應該不止是脫衣舞……」



  「呃……還有在腿中間跳。」德里克的臉象蘿卜一樣紅。



  「我們開始普通的部分,看看能走到哪兒。」在一群發情的孩子面前展示自己的身體,莎拉感覺到自己雙腿間的溫度開始升高。隨著音樂她開始搖動身體,孩子們每人開了一瓶啤酒。



  她以前從沒跳過脫衣舞,不過對這些觀衆來說,不管怎樣都會很喜歡。看著冰啤酒,她慢慢走近德里克——他的雙腿大大的分開著。她彎下腰,一只手放在他的膝蓋上,另一只手拿過他的啤酒。



  站在他張開的雙腿中,突突突的喝完,還給他一個空罐子。啤酒能幫她平靜和放松。莎拉向下望進德里克的眼睛,搖動著身體。她看出了他眼中的欲望——他真的想操她。和他性交的想法出現在腦子里,她感到她的陰道濕了。



  過了幾分鍾她回到房間中央,雙手穿過身體。她的手在臀部,小腹和乳房之間來回遊動。



  她把兩只乳房推到一起,隔著薄薄的絲織外衣感覺到硬起的乳頭。在她的兒子和他朋友面前,莎拉閉上眼,按摩著自己的兩個乳房,揉捏著自己的乳頭。

  佛蘭克還沒從他媽媽在自己和自己的朋友面前跳脫衣舞的現實中回過神來。

  他知道她在挑逗他們甚至可能更屌,但是他已經硬的快爆了。



  莎拉慢慢轉過身。背對著觀衆彎下腰,雙手按著地板。隨著雙腿分開,她知道裙子的下沿被拉的足夠高,能看到她絲襪的最前端和吊襪的帶子。擺出這個姿勢時,她大腿的后側還有滾圓凸起結實的屁股幾乎被看到。



 佛蘭克的眼睛粘在了他媽媽絲襪前端和裙子下擺間露出的一條狹長柔軟的肉

  上。他對自己的淫蕩欲望很有負罪感,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



  莎拉的陰戶濕透了,她還什麽都沒脫。她慢慢起身,手指順著穿著絲襪向上撫摩到大腿。



  她用手指抓起裙子的下擺,向上掀起又落下,只夠閃到她穿著一條細帶內褲。

  接下來開始脫衣服,她轉過身面對著沙發,雙手在身上來回撫摩。一只手撫摩乳房,另一只手又挑逗的掀起下擺。她把下擺拉起,幾乎露出大腿根的內褲,然后手移到身體一側,摸到晚禮服的環扣。



  隨著這個簡單的動作,她無法再回頭。莎拉隨音樂旋轉著臀部,手抓在松開的前襟。緩慢的分開雙手,露出里面紫色網眼和黑蕾絲邊的內衣。幾個小時前她還幻想著在男友面前脫光這些衣服,現在她卻在爲兒子和兒子的朋友們獻上表演。

  肩帶從肩膀落下,禮服從身體兩側滑落在地上圍繞著她的腳。



  站在一群十來歲精力旺盛的孩子面前,穿著透視的內衣,條狀內褲,吊帶絲襪和「操我」



  牌高跟女式敞口皮鞋——她邁過了從跳舞到脫衣的那條線。如此暴露在這些精力旺盛而且用那些下流淫蕩眼睛意淫自己肉體的年輕人面前,讓她感覺無比的激動。這是莎拉這麽多年來感覺最興奮的時候。



  佛蘭克看著母親的衣服落在地上,同樣感覺到沖破了那條徹底改變將來的禁忌。他的手滑落在褲裆處,隔著衣服下意識的揉抓著老二。他能看到他母親的堅硬乳頭戳出了那只提供很小遮蓋的薄薄的黑蕾絲。他的眼睛在她豐滿性感的身體上上上下下的看,不放過每一寸暴露出的曲線。



  莎拉在沙發前站了一分鍾,然后又隨音樂開始舞動,讓身體緊緊抓著孩子們的眼睛。感覺他們大概看的差不多了,她邊走向兒子,站在他兩腿中間,邊問:「那麽,你們覺得如何?我確實能夠勝任一位脫衣舞女嗎?」



  她的問題得到了一致熱情的點頭和一片局促不安的呃呃聲。甚至相當自信的德里克,也迷失在自己的魅力中。站在兒子的雙腿間,她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靠上前去拿走了他的啤酒。



  他的眼睛一直盯著她的乳房。在喝酒的同時她問佛蘭克:「那麽,兒子,你覺得你老媽如何?」



  她咕嘟咕嘟的喝著啤酒等著回答。



  「不要告訴我你無話可說。」她挑逗著。「你覺得你媽媽看起來美嗎?」

  佛蘭克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點頭。



  莎拉決定更進一步的挑逗他,把啤酒交還給他,一只手伸進他的小腹,順著他堅硬的雞巴撸了一下。



  「看起來你很滿意。」然后莎拉轉身走回到房間中央。在走路時她掀起了內衣的下擺,一直提在腰間。她整個滾圓的屁股完美的展示在觀衆面前,只有一條狹窄的布條消失在兩片豐滿的屁股蛋中間。在房間中央,她轉回身,兩手仍然提著內衣下擺。潮濕的內褲在跳動搖擺時緊緊貼著陰戶。



  她的手伸到旁邊,解開她的內衣,又一次探究著自己的身體。一只手快速的伸到腿間最后到達內褲上。閉著眼,莎拉一邊左右搖晃著身體,一邊撫摩著自己。

  在內褲上撫摩了一分鍾后,她的手從吊帶外伸向下正對著陰戶的位置,她的肉又濕又熱。莎拉的手指順著陰戶撫摩,一根手指在兩張肉片中滑動,緊壓著張開的蓬門。



  即使內褲遮蓋了她的手,佛蘭克和他的朋友們都很清楚他的媽媽在做什麽。

  他看著他的母親在他面前手淫,被自己揉撮著的老二更硬了。



  莎拉的手指推進自己的身體內,輕柔的呻吟聲從她嘴唇中流出。她的頭向后仰起,此刻她迷失了自己。



  「杜德,你媽媽正在指奸她自己。」德里克又在一邊戳佛蘭克。



  莎拉正用手指撥弄著乳頭,聽到德里克的話笑了。她繼續用手指干自己直到高潮。高潮流過身體時她全身繃緊,顫抖著。



  「哦……」孩子們聚精會神的看著她長聲呻吟。莎拉等著高潮的余波平息,把手指放進嘴里。她盯著兒子的朋友羅布,嘴巴前前后后的吮吸手指上的液體。

  從嘴巴里抽出手指,她走向在沙發最遠端坐著的羅布,轉身背對著他。站在他的兩腿之間彎下腰,爲他搖擺晃動著。意識到他太害羞而不會碰自己,莎拉向手伸手抓住他的兩只手壓在自己的大腿上。剛開始他沒有動,不過莎拉感覺到他開始慢慢的撫摩自己。她維持著彎腰的姿勢,兒子的朋友摸著她的大腿,慢慢的向上摸到屁股。他的手把內衣向上推到屁股上方,同時她也向他撅起自己的渾圓。

  羅布能聞到距自己的臉僅幾厘米的朋友母親濕潤陰戶散發出的氣味。



  讓他失望的是,莎拉轉過身站了起來。羅布的手一直粘在她身上,莎拉叉開雙腿跨坐在他的大腿上時他的手仍然放在她的臀部。羅布的手又開始了新一輪對莎拉身體的摸索,摸上了她的乳房。莎拉低下頭深深看進羅布的雙眼,感受著他雙手托舉自己的乳房,擠壓它們。她知道自己想要什麽,于是她擡起身體以便自己的陰戶正對著他的臉。她的手指穿進他的頭發里,然后把他的臉拉向自己的胯間。與此同時,羅布的手順著她的腰滑到屁股上,向前推送。



  開始羅布只是用嘴和鼻子頂著她內褲的超薄蕾絲。然后大膽的伸出舌頭隔著內褲從陰道一頭舔到另一頭,品嘗著滲出薄絲料的蜜汁。莎拉贊許的呻吟聲鼓勵他再接再厲。舔了一分鍾后羅布把內褲的前面撥到了一邊,凝視了片刻這個熟女修剪的整潔干淨的在淫水滋潤下閃閃發光的陰戶,接著趴上去猛舔就象頭饑腸辘辘的狗。



  他的舌頭第一次接觸到她的嫩肉時莎拉猛的吸了口氣,她抓著他的頭發,把他的嘴巴磨壓進自己流汁的陰戶里面。他的舌頭仔細的探索著她柔軟的肉片每一寸。



  佛蘭克目瞪口呆的看著他的朋友在他面前吃掉他母親的陰戶。但是他更驚訝于他的母親的表現是如此享受。



  「噢,舒服……」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



  羅布的頭上下動,忘情的舔著她的陰戶。她弓起身子大聲尖叫,淫汁順著他的下巴滴落。



  「噢,天那!」



  羅布不停的舔到她又到了高潮。另外三個男孩驚歎的看著她無法控制的向后仰起。過了一會,莎拉的身體放松下來,她滑下來坐在羅布的大腿上。靠在他身上親吻著她年輕的愛人,在他的嘴唇上品嘗自己的汁水。站起身前她靠在他的耳邊輕聲說:「謝謝你。」



  站在羅布雙腿中間,莎拉把內褲的系腰撥到臀部,然后讓內褲掉落在地上。

  莎拉俯視著羅布問:「恩哼,這樣的腿間舞怎麽樣?」



  「不可思議……」羅布的聲音越來越弱,他說話時莎拉的蜜汁正順著他的臉和脖子往下流。



  莎拉撫平她的內衣,走向羅布和德里克中間坐著的馬克。



  「到你了,馬克。」



  莎拉向前靠著他的身體,把他的雙腿分開,屈膝蹲在他前面,雙手順著他的腿向上摸,到達他內褲中的凸起。莎拉一邊站起身,一邊用乳房摩擦著他的身體。

  她的雙手從馬克的膝蓋到他的大腿,忽然在沙發上摸到了什麽東西。



  「這是什麽?」她問道。拾起在馬克和德里克中間沙發上的東西,攥在手里,莎拉當然知道這是什麽。



  「這是……」德里克吞吞吐吐,想著怎麽說才好。



  「看起來象是爲我準備的假陰莖。」



  「呃,恩。」德里克繼續裝傻。



  「這也是服務的一部分?」



  「對,」德里克找回了自信。「代理告訴我們她喜歡工具。」



  莎拉用手指橡膠雞巴上摸了摸,贊歎做工的精細。它是肉色的,有細致的紋理布滿整根棒身,前端是個超級逼真的大大蘑菇頭。這個比莎拉在夜間用的假陰莖大的多。想象其中一個男孩用這個橡膠雞巴操干自己,一陣激動掠過全身。

  「她不是唯一一個喜歡道具的女人,我也有一個,只是沒這麽大。」馬克擡起頭盯著她,莎拉輕撫著橡膠雞巴,然后放在她的嘴唇上。



  「雖然我也用我的,但還是感覺孤單。」莎拉低頭看著馬克的眼睛繼續說。

  「你想用這個操我嗎?馬克。」



  他帶著熱切的渴望點頭,大著膽子表明他的想法。



  「我非常渴望用那個假陰莖操你,安德森太……」她給了他一個白眼,他馬上改正。「莎拉。」



  「那你還等什麽?」莎拉邊說邊坐在年輕人的腿上。莎拉向后仰著身子,靠在他的胸膛上,雙腿擡高架在他的腿上。現在她的雙腿大大分開,他能很容易就進入她渴求的入口。



  佛蘭克和他的兩個朋友看著馬克的手在他母親的腿上亂摸。馬克從她的膝蓋摸起,然后移到她的大腿內側。隔著絲襪他能感覺到她大腿中間的熱度。在他這個年紀的女孩從不穿吊帶襪和高腿絲襪,薄薄絲料貼著熟女大腿中嫩肉的觸感讓馬克很是享受。他的手指愛撫著絲襪邊緣薄蕾絲和柔軟光滑的肉體交接的地方。

  他的手指順著絲襪摸到吊帶,又順著帶子摸上大腿。



  莎拉的內衣被拉下來,陰戶沒有在男孩們的視線中,不過馬克邊愛撫邊把內衣往上拉,慢慢的又露出了她的濕陰戶。



  莎拉的身體在男孩的挑逗下愉悅的扭動著。她呻吟著把屁股用力向下壓磨夾在她臀溝里的雞巴。少年們帶著期待的表情看著馬克的雙手在莎拉吊帶中間彙合,那里正是陰戶的正上面。



  馬克的左手撫上她的乳房,右手伸進她雙腿間。莎拉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她自己也驚奇,她實在很享受馬克笨拙粗糙的愛撫。她習慣了男人溫柔的對待她的身體,但是馬克又抓又捏又掐,好象她是屬于他的私人物品。



  邊揉捏著她的乳房,馬克的另一只手伸到了她大大張開的陰戶上。



  「噢……」莎拉的頭仰到了他的肩膀上。



  馬克迫不及待的把兩根手指插進了朋友母親的陰道里。



  「不……用這個……」莎拉喘著粗氣把粗壯的橡膠雞巴遞給馬克。



  他接過來后馬上把大蘑菇頭緊壓在她濕潤的陰戶上。稍一用力,假陰莖被塞進了她的身體。



  解脫了她的瘙癢,同時瞬間點燃了她體內的欲望之火。



  「噢,太棒了!!!」身體很久沒有感受過如此巨大的家夥。莎拉在年輕人的腿上旋轉著自己的髋部,馬克努力把假雞巴更深的進入她的身體。



  「操我馬克!!!」她嗚咽著請求。每動一下莎拉都能感覺到他的雞巴硬硬的頂著她的屁股。她的眼睛自從馬克帶著極大熱情操她時就一直閉著。他拿著假雞巴用最快的速度進出她緊緊的小陰戶。他操她時,她感到雙腿被一雙手牢牢的抓著。她睜開了眼,看到羅布和德里克正玩弄她的身體,馬克邊揉捏她的乳房邊操她。



  對莎拉來說這簡直太刺激了,她從未設想過和多人一起性愛,她愛死了被多個男人一起撫摩玩弄的的感覺。她看到羅布拉下了他的內褲,左手撸著雞巴,右手摸著她的大腿。沒有多想她伸出手去推開他的手,抓住他的硬屌。



  羅布的雞巴已經被他龜頭流出的水弄的滑溜溜,莎拉的手很容易從頭撸到根。

  還沒被朋友的母親撸幾下,羅布的雞巴在她手里變的鐵一樣硬,精液灑他自己一身。莎拉繼續慢慢的撸著他的屌,精液從馬眼湧出來順著棒身流到她的手上。他的屌開始變軟后,莎拉放開了手,舔吃在她手石上羅布的精液,然后把注意力轉到她雙腿間的風景。



  羅布和德里克還在玩弄著她的身體,馬克的橡膠雞巴重重的操著自己的陰戶。

  莎拉對著馬克的手擡高臀部,迎接每一次猛插。她的陰戶狼吞虎咽的吃著假雞巴,肥圓的屁股隔著的衣服干操著兒子的朋友。



  「Mmmmm……」當她的屁股沿著被困在內褲里的雞巴杆兒滑動時,馬克發出長長的呻吟。



  莎拉覺得她快要高潮了,開始加快抽插的速度。他的手忽然停止抽送,假雞巴深深埋在她的陰戶里。她感覺他的雞巴硬挺挺的頂著她的屁股。



  「Unnnggghhh……」馬克喉嚨里咕噜咕噜,射在了內褲里。莎拉放慢了節奏,帶著急切的渴望等著他射完繼續操她。



  「別停。」她懇求道,但是他差點喘不過氣,手離開了她的腿間。



  「讓我來。」德里克用堅定的聲音大聲說,他把馬克的手碰到一邊,抓住了假雞巴。經過一小段時間笨拙的摸索,讓莎拉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德里克好象打開了某個開關,深埋在陰戶里的橡膠雞巴忽然好象活了過來。隨著著雙腿間的快感在不停的震動下快速擴散到全身,她全身都在劇烈的抽動。



  「Ohhhhh……」深深的呻吟聲充斥著整個房間。



  德里克保持著震動的雞巴深埋進她的陰戶,手指移到了她的陰蒂上。他邊用手指緊壓著她的陰核邊緊緊握著她體內的雞巴。莎拉的身體在這個新的感官刺激下更加激動,直到她爆發了一次極其猛烈的高潮。她的胸脯好象不受控制似的抛起又落下;她的蜜汁從她身上流到馬克被精液玷汙的內褲上。佛蘭克看著母親布滿汗水半裸的身體還沒從快感中恢複過來,不時的還在小幅度的抽動。這整個經曆象夢一樣。



  莎拉在馬克的腿上騎到了高潮,然后德里克又繼續玩弄她的陰核。她逐漸回過神來,撥開了他的手,關掉了假陰莖。她慢慢的站起來,假陰莖仍然留在她體內。站在四個男孩面前,內衣剛剛提到乳房下沿,她慢吞吞的從還在顫抖的陰戶里拉出假陰莖,放在唇間。她輕柔的呻吟著,把長矛推進嘴巴里,舔著自己的蜜汁。



  「我真是很享受今晚。」她帶著種惡作劇的笑容道。「德里克,因爲你的表現我想我欠你一個特別的感謝。」她探身拉住他的手,把他拉到她的身邊。

  半裸著身體,莎拉開始隨著因爲跳舞,她的腿上滿是自己流出的蜜汁。她把德里克拉過來,用自己的嘴唇壓在他的嘴唇上。他環抱著她的身體,雙手抓著她的屁股,把她用力壓進自己的懷里。莎拉前后的搖擺著,雙手伸進襯衫撫摩他的胸膛。她把他的襯衫從頭上脫下來丟進了角落。她用指甲在他無毛的胸脯畫出一道道紅色的痕迹。一邊親吻,一邊把手移到他的內褲上。德里克的舌頭和她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在她的嘴唇上品嘗著她陰戶那香甜可口的味道。莎拉幫他脫下內褲,然后把他推坐在正對沙發的一張椅子上。



  她膝蓋著地跪在他腿間,抓住他的雞巴,俯下臉熱切渴望的含進了他的老二。

  由于她跪著雙腿分開,屁股暴露在空氣中正對著沙發,剩余三個男孩能夠清晰的看到她雙腿間的陰戶。



  他們想知道佛蘭克的母親是不是真的要把德里克吸出來。她的頭很專業的餓上上下下在他腿間快速擺動。她在津津有味的吞咽年輕的雞巴時,頭發在頭上胡亂的糾纏著。



  「噢,莎拉,繼續吃我的雞巴。」



  髒話讓她感覺更刺激。莎拉加快了節奏,她的頭成了一個影子。德里克看著她輕易的就把自己帶上了高潮。他緊緊抓著自己的屁股,臀部用力刺進她饑渴的嘴巴里,在她的喉嚨里射滿自己的精液。在她努力的吞咽仍在嘴巴里的雞巴射出的精液時,他聽到沈悶的打嗝聲。



  她的節奏打亂了他射精的頻率,她努力的咽下他射出的每一滴精液。她的吮吸節奏變慢了,直到他的雞巴滴完最后一滴精。莎拉把嘴巴移開,向上看著年輕人的眼睛。



  「喜歡我的感謝嗎?」



  「恩,嘿。」看著他朋友的母親半裸身體蹲坐在自己腿間,他的精液正沿著她的下巴滴落,他只能說這個。



  莎拉用力站起來,給了德里克最后一個吻。他嘗到了她很享受的自己精液的味道。莎拉轉身走向沙發上她的兒子。站在他面前,她從頭上脫去內衣丟進角落,展示著她豐滿結實的乳房和硬挺的奶頭。只穿著吊帶襪和高跟鞋,她俯身扒掉兒子的內褲,釋放出他岩石一樣堅硬的雞巴。象一個瘋狂的女人看進他的眼睛。

  「我想,現在到你了。」



  佛蘭克全身僵硬,被恐懼和激動包裹著。他剛看完自己的母親象一個性愛玩具一樣被三個朋友用。他們分享著她,而且看來她非常享受。他感到好奇,還有什麽儲備節目在等著他。



  佛蘭克的眼睛鎖著母親的眼睛,她爬上沙發,雙腿叉開坐在他的推上。他的雞巴驕傲的豎立著,輕輕觸碰著母親等待著的陰戶。她雙手放在兒子的肩膀上,雙腿打的更開。



  「你想要我嗎?」她問。



  他不知道怎麽回答。



  「告訴我你想操我。」



  他輕輕點了點頭,不過這可不夠。



  「告訴我。」



  「我想操你。」最后他說。



  他的母親沒有任何猶豫,沖著兒子正滲水的雞巴坐了下去。佛蘭克的朋友們震驚的看著他操著他的親生母親。



  「Mmmmmm……」莎拉呻吟著,感受著兒子的雞巴一寸寸的滑進自己的身體。



  「Ohhhh……」佛蘭克早已忍耐不住。他猛力向上頂起自己的臀部讓雞巴更深入的刺入母親的陰戶。



  「對,用你的硬雞巴操我,操你的媽咪。」



  佛蘭克的手環繞著母親汗津津的肚子,雞巴用力碾進母親的陰戶。他急切的揉捏著她的一對奶子。他的嘴巴親吻著她右邊的奶子,溫柔的咬她的奶頭,雙手繼續探索著她的肉體,他用雙唇包裹著她的小櫻桃,溫柔的親吻她的乳房。

  莎拉這輩子還沒有過這樣興奮的性愛體驗,兒子的雞巴剛刺入自己的身體,她就到了高潮的邊緣。隨著他的嘴唇爬上她的奶頭,她拼命的沈下屁股坐進兒子的大腿根,高潮到了。



  當他持續的刺入她的身體,她的陰戶也緊緊抓著兒子跳動的雞巴。佛蘭克的雞巴被母親蠕動的陰戶包裹摩擦著。



  「我到了。」她呻吟著。落下時她對兒子說。「別停。」



  他不需要任何鼓勵繼續用他堅硬的雞巴錘擊著母親緊裹的小陰戶。她在兒子的雞巴上彈動的如此劇烈,每次在最高處時,只剩下龜頭在她體內。然后她用全身的力氣坐回到兒子的身上。佛蘭克克制不住這麽強烈的刺激,感到他的雞巴爆出了一股股的急流射進母親陰戶深處。在他爆發前,她也感覺到體內雞巴的脹大。

  她用力向下坐去,把他深深鎖進自己的身體里。兒子的種子熱流從他的雞巴流進了她身體深處。第一次爆發就把她推到了最后一次高潮的邊緣。



  「哦,好,用你的精液灌滿我。」



  他的陰戶擠榨出兒子最后一滴精液的同時兩人一起到了高潮。莎拉倒在兒子的胸脯上,他軟掉的雞巴仍舊夾在她體內。他們在沙發上喘息了幾分鍾。最后莎拉起來收拾自己的衣服。



  「男孩子們,這個打包的高級服務滿意嗎?」



  他們全都點頭同意,太累都不想說話。



  赤條條的站在屋子中央,她伸手去腿間接著從陰戶里流出來的兒子的精液。

  莎拉把手送到嘴巴上,舔著手指上的精液。



  「Mmmmm……記得下次你們唯一要做的事就是邀請。」



  她走向沙發,拿起假陽具。



  「晚安,孩子們。」她回頭邊說邊消失在腳步聲中。




















0.01629400253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