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乾哥哥的姦淫歲月乾哥哥的姦淫歲月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乾哥哥與好友初次侵犯


  高中時因為在台北就學,我便寄住在乾媽家,我睡覺時不習慣穿著胸罩,不喜
歡被束縛的感覺,有一次週末我睡午覺睡的正沈時,忽然被門鈴聲驚醒

  我從床上跳起,也忘了只穿著衛生衣和內褲,便衝去客廳拿起對講機,一問之
下才知他找錯門了,我掛上了對講機轉身,便看見乾媽的兒子阿文和他的朋友阿忠
站在阿文房間門口,他們倆直盯著我的身體看,這時我才驚覺到自己沒穿外衣,我
正想快步回房間時,他們倆一個箭步就將我一把抱住

  我想呼救卻被阿文從背後摀住嘴巴,阿忠則是伸手就往我的淫穴摸去,隔著內
褲拼命搓揉,我是個很敏感的人,沒多久就流出淫水了,他手指更伸進內褲裡,直
接就扣住淫穴玩弄我,阿文在我耳邊說:「妳給我配合點,否則我們就先姦後殺,
聽到沒!」

  我不敢再作聲,便點頭任由阿忠的手指在我淫穴裡轉動,我的屁股也不自覺扭
動起來,他們倆看出我的反應,阿文便放開了摀住我嘴巴的手,將我推倒在沙發上
,阿忠粗魯的扒下我的內褲,手指不停的抽插我的淫穴,因為淫水不斷的湧出,所
以在他抽插時發出了極為淫蕩的聲音,我也忍不住喘息了起來

  阿文將我衛生衣撩起,握住我的奶子搓揉又吸又舔:「操!小真妳奶子好大真
騷耶,妳聽聽看妳有多濕了,很想被我們幹吧!」
  
  「嗯…呃…我…沒有…呃…呃…」

  「還說沒有,妳看妳濕的多不像樣!裝什麼裝,賤貨!」阿忠邊說邊將手指從
我淫穴抽出,拿到我面前讓我看,我羞傀的閉上了眼睛

  阿忠這時掏出了他的雞巴,用龜頭磨擦著我的淫穴,我被他磨的騷癢的不得了
,忍不住將淫穴不斷的送往他的龜頭希望他插入

  他看穿了我的心思,便開口羞辱我:「怎麼?想要了是吧!剛才還裝什麼裝,
要就求我插進去啊!讓我好好餵飽妳這個淫娃!」

  我用我的理智搖著頭,阿忠也不心急耐住性子繼續磨著我,我忍受的好難過,
終於拋開自尊想滿足已失控的情慾:「求你…插進去…快…」

  「用什麼插啊!插進那裡啊!賤貨忍不住了吧,妳說清楚點我才會做啊!」

  「呃…用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小淫穴…快…求你…幹我…」

  「操!真賤耶!這麼欠人幹啊!我操死妳!」說話的同時阿忠冷不防就將雞巴
剌入了我的淫穴裡,而且是全根沒入

  「啊…啊…到底了…你的雞巴好大…啊…我會被你插死的…啊…」

  「操!婊子耶妳,原來妳這麼欠幹,阿忠,插死這個臭婊子,媽的!賤貨!」
阿文放開手站起身不屑的看著我,阿忠將我的雙腳拉的大開,一下下的頂入我的淫
穴,每下都到底,我被他幹的淫聲不斷

  「啊…啊…別這麼猛…啊…啊…慢一點…啊…我會給你…幹壞的…啊…」

  「幹!賤貨,操的妳爽不爽啊!喜不喜歡這樣被我幹啊!」

  「啊…啊…喜歡…啊…你好猛…好厲害…啊…啊…我被你幹的…好爽…啊…」
我此時已忘了自己正被他強姦著,竟然忘情的回應他

  「操!真欠幹!不要臉的臭婊子,我幹死妳!」他按住我的肩膀,稍加速度的
幹著我,我看到我的奶子淫蕩的晃動著,很快的我就抽搐高潮了,我抱著他不住的
抖著,兩腳也不自覺的環扣在他腰上


  「幹!妳真不是普通的賤耶!被人強姦還會高潮,真是賤透了妳!」我被阿忠
的言詞羞辱,居然有股莫名的快感,只是淫浪的喘息著,像是默認的回應他,阿忠
接著將我翻起身,讓我趴在沙發扶手,從背後再度將雞巴插了進去,同時快速的抽
插著

  「啊…啊…好深…啊…啊…你的雞巴好會幹…啊…快幹死我了…啊…」

  「操!說妳自己賤不賤,欠不欠幹啊?」阿忠幹的又更猛了

  「啊…啊…我賤…我欠幹…啊…幹死我…不要停…啊…啊…」我已被幹到不知
羞恥的回應著

  「媽的!真不要臉耶妳,妳來我家住三個月了,今天才知道妳真是賤的可以了
!這麼欠人幹!真是個死賤貨!」阿文看著我淫浪的樣子,再度出言羞辱

  「操妳媽個B,不要臉的臭婊子,我幹死妳!」阿忠毫不客氣的快速抽插著我
,我的屁股也被他撞擊的啪啪作響,阿文此時已忍不住掏出了雞巴,一手扯著我的
頭髮將我的頭抬起,就將雞巴送往我面前,我本能的開張嘴巴含住吸吮了起來

  「操!真是夠賤耶,看到雞巴就舔,阿忠妳看她餓成這樣子,真有夠婊的!一
定被很多人操過了!搞不好在學校就是個人人上的公車!」

  「阿文,沒想到你家居然住個這麼淫蕩的賤貨,今天運氣真好,竟然給我幹上
了,真是她媽的有夠爽的!」阿忠越幹越興奮,下身猛力的抽插著我

  我此時嘴裡含著阿文的雞巴已被情慾淹沒,對他們的羞辱不但沒有回應,反而
更認真的吸舔著阿文的雞巴
  
  「幹!賤貨,真會舔耶,妳一定常吃雞巴吧!技術真是好,舔的我爽死了!幹
!我今天一定要操死妳!」阿文忍不住開始對我的小嘴抽插了起來,阿忠也握住我
的奶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我這樣被他們一前一後幹了好一會,小腹一陣抽搐又高潮了,我感到子宮一股熱流
噴出,阿忠終於忍不住抱著我的腰狂插幾十下,便抽出雞巴在我背上射精了

  阿文等阿忠完全射完精,便拉起我換位,阿文坐在沙發扶手上,要我跨坐在他
身上,我扶著他的雞巴慢慢坐下,阿文不客氣的抱住我的腰往上頂著,次次都頂到
我的子宮,我被他頂的淫叫連連

  「啊…啊…文哥…輕點…啊…啊…你頂的好深…啊…我會死的…」

  「操!賤貨,怎麼死?爽死是吧!操妳媽個B,我操死妳!」阿文像頭猛獸狂
頂著我,我被頂的向後傾倒,兩腳抬起本能的環扣住他的腰,阿忠也過來雙手扣住
我的肩膀,幫忙不斷的將我往阿文下身送,我的淫穴迎合著阿文雞巴的抽插,那種
快感真是不可言喻,我已不像是被他們輪姦,反而像是個放蕩的婊子,享受男人雞
巴的姦淫

  「操!賤貨,妳看妳爽成什麼德性了,我看妳去做婊子好了,真是夠淫蕩的!
賤透了!」阿文看著我再度羞辱著

  阿忠在旁邊答腔著:「小真,妳看妳這付淫蕩樣,真有夠婊的,妳被我們文哥
幹的爽不爽啊?要不要天天給文哥幹啊?」

  「啊…啊…我喜歡被文哥幹…啊…啊…我要天天讓文哥幹…啊…啊…文哥好會
幹…啊…我…我又丟了…啊…啊…」我又再次高潮了,雙腳環在阿文腰上不住的抖


  「操!這賤貨真好幹,沒幾下又高潮了,真是天生讓男人幹的賤命!」阿文將
我推開,讓我趴在地上將屁股高高抬起,接著再度將雞巴由身後插了進來

  「操!賤貨,妳看妳現在像不像欠幹的母狗啊!妳的樣子真夠淫耶!」

  「啊…啊…對…我是欠幹的母狗…啊…啊…專門讓文哥幹的母狗…啊…文哥…
幹死我…啊…啊…」我不敢相信我居然會說出這樣不要臉的話來,也許我真是天生
淫賤吧!

  「哇拷!阿文,她真不是普通的賤耶,真是欠幹的不得了,活像條發情的母狗
!你真幸福耶,可以天天幹這種上等的賤貨!」

  「操!這種賤貨不幹白不幹,早知道她這麼賤,她搬進來的第一天,我就幹她
了,害我白白浪費三個月,操!我幹死妳這條賤母狗!」阿文抱著我的腰發狂的幹
著我,我也配合的將屁股前後挪動迎合他的抽插

  他的雞巴在我的淫穴快速進出,我的淫水不斷的湧出,發出了噗吱噗吱的淫蕩
聲響,我不斷大聲的淫叫著,阿文像是要插穿我似的,對我狂抽猛送,我終於不支
倒地,上身趴在地上淫喘著,我知道我又要高潮了,阿文扣住我的腰狂插直到我再
度高潮,他抽出雞巴扳起我的頭,便將雞巴捅入我的嘴裡抽插,接著就將精液全數
射進了我的嘴裡,他滿足的抽出了雞巴,看著我嘴角不斷流出他的精液,露出得意
的淫笑

  「阿忠,你瞧她這付樣子像不像日本的AV女優,樣子真是賤的可以了!」

  「對呀!我看搞不好那天她會成為台灣的AV女優也說不定!真是有夠賤的!」

  「我看改天叫我們那票哥兒們一起來幹她,保証讓她爽上天!哈!」

  「好主意,就這麼辦!讓這賤貨嚐嚐我們這票哥兒們大鍋炒的厲害!」

  「賤貨!妳等著啊!改天讓妳試試被十幾個人大鍋炒,爽死妳喔!」阿文扳著
我的下巴淫笑的看著我

  「好了,阿文我們該出門了,大家還在等著我們呢!趕快去跟他們說這個好消
息,他們如果知道有個賤貨等著讓他們玩,一定高興死了!」

  「嗯!走吧!沒想到臨出門前還幹了這賤貨一炮,真他媽的有夠爽的!」

  他們兩人穿好褲子,便丟下我出門了,我躺在地上喘息著,回想剛才阿文的話
,不禁害怕了起來,心裡有股不祥的預感,我似乎將成為他們的性玩物了,我該如
何是好呢?



乾哥哥的姦淫歲月∼2


乾哥哥的淫姦歲月(二)卡拉OK的下藥輪姦

  自從被文哥和阿忠幹過之後,文哥對我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客氣和尊重,他總會
藉機對我毛手毛腳,有時我在廚房洗碗時,他會從後面抱著我,對我的奶子又搓又
揉的,要不然就是找理由進到我房間裡,對我上下其手外加言語羞辱一番,還好乾
媽這陣子都在家,他還不敢對我太過份

  終於有個週末,他藉口跟乾媽說,他朋友辦生日會,要帶我一起去玩,乾媽還
誇他庝我這個乾妹妹,會想到帶我出去玩,而我又沒有理由拒絕,只好乖乖的跟著
文哥出門

  一上車文哥的手就不安份的對我的奶子抓了下去,我急的又閃又躲的:『文哥
∼不要∼不要這樣!』

  阿文:『幹∼裝什麼裝,又不是沒讓我摸過,連雞掰都被我操過了,還裝純情
啊!』說完他的手伸進我的裙子裡,手指隔著我的內褲往我的騷穴捅去,我忍不住
呻吟出來:『呃∼呃∼文哥∼求求你∼不要這樣!』

  阿文:『媽的!現在說不要,等等搞不好妳會爽到求我幹死妳咧!』文哥收回
在我裙底的手,輕藐的看著我便開車出發

  車一路開向台北市的林森北路方向,文哥把車轉進新生北路橋下停車場二樓,
他將車停到角落的車位,當我下車繞過車尾時,文哥突然將後車門打開,將我一把
堆進了後座,他將我壓在後座椅上,對著我上下其手,我拼命的掙扎著:『文哥∼
不要∼不要∼』

  但不管我再怎麼掙扎,仍抵抗不了他孔武有力的身軀,在掙扎的過程當中,我
的上衣已被他掀起,連胸罩都被解開了,我的奶頭已被他含在嘴裡吸吮著,他的手
也早已鑽入我的內褲,對我的騷穴強力的挑逗著,我漸漸的無力掙扎,轉而發出輕
微的呻吟聲:『文哥∼不要∼呃∼不要∼呃∼呃∼』

  文哥的手指插入我已淫水氾濫的騷穴裡插抽著,我的雙腳不由自主的打了開來
,像是渴望被大雞巴進入似的,文哥看著我的反應,露出邪惡的笑容,他快速的解
開他的褲頭,掏出已經硬了的雞巴,便扯下我的內褲,架起我的雙腳,毫不留情的
就往我的騷穴捅了進去:『操你媽的,小婊子爽不爽啊?幾天沒被我操了,雞掰一
定很癢吧!妳看看妳,沒弄幾下,就淫蕩成這德性,真他媽有夠賤的!』

  『啊∼啊∼文哥∼啊∼小力點∼啊∼啊∼不要∼』我忍不住的淫叫著

  『幹妳娘咧∼臭婊子∼其實想叫我大力點才對吧!媽的∼落翅仔假在室∼幹死
妳∼』文哥不客氣的羞辱著我

  在他的狂抽猛送之下,我的淫叫聲也越來越放浪起來,文哥大力的捏著我的奶
子,雞巴次次到底的捅進我的騷穴裡:『臭婊子∼怎樣?知道爽了吧!叫的那麼賤
,是不是被我幹的很爽啊?說實話啊!』

  『啊∼∼啊∼∼好爽∼∼啊∼∼啊∼∼文哥∼∼啊∼∼好爽∼∼』我忘情的回
應著

  被他狠狠的幹了沒多久,我就高潮了,他也不客氣的把精液射了進去,之後他
不準我把內褲和胸罩穿上,當他帶著我走向林森北路巷子裡時,我邊走他的精液便
沿著我的大腿流下,引起了某些路人異樣的目光

  我們走進一家卡拉OK,一進門,服務生和鄰桌的客人便跟他打招呼,看起來
他跟這間店好像很熟的樣子,他帶著我走進角落的包箱,包箱內坐了六個人,阿忠
也在其中,他們一看到我們便歡呼了起來,自動的讓開中間的坐位,文哥將我推了
進去,他和阿忠便坐在我左右。

  文哥:『跟你們介紹一下,這個就是我說的那個乾妹妹!』

  其中一個平頭的男生開口了(事後知道他叫阿仁):『那種乾妹妹啊?是用來
幹的妹妹吧!』話一說完,他們便哄堂大笑了起來。

  阿忠:『那是一定要的啊!那天她被我和阿文幹的爽歪歪的,想起她那個賤樣
雞巴就硬了,阿文你說是不是啊!』

  阿文:『那還用說,剛才來之前,在停車場就先幹了她一砲,操的她一直說好
爽,真他媽有夠欠幹的!』

  我被他們說的羞的抬不起頭來,恨不得地上有洞可以鑽進去。

  阿仁:『哇拷!不會吧!真那麼賤喔!那我們今天可要好好爽一爽了!』
 
  阿文:『那是一定要的啊!今天帶她來,就是讓哥兒們爽的,大家儘量用,不
用客氣啊!』

  眾人又是一陣歡呼,我聽到文哥要大家儘量用時,不禁驚慌失措了起來,我起
身想往門外走,卻被阿忠和文哥一把拉下,硬壓著我坐在位置上,接著眾人便輪番
對我敬酒,阿忠的手不時伸進我的襯衣裡,對我的奶子又搓又揉的

  跟著我被他們一群人拉來拉去的,輪流坐在他們身邊,當然也免不了毛手毛腳
的,簡直當我是酒店的陪酒小姐一般,經過他們輪番的灌酒,我的身體開始燥熱了
起來,騷穴裡不自覺的湧出了陣陣的淫水,精神也漸漸的晃忽了,他們看著我的反
應,臉上都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阿仁:『阿文,你看這小騷貨,好像開始有反應了耶!』

  阿忠:『這是一定的呀!這種春藥我百試不厭,酒裡加了這種藥,淑女都會變
浪女的!更何況這婊子本來就蠻欠幹的,沒反應才有鬼咧!』

  我聽了他們的對話,腦筋一片空白,雖然想起身離去,但身體卻軟綿綿的,一
點力氣也沒有,阿忠過份的解開我的上衣鈕釦,將我沒有穿胸罩的雪白奶子暴露在
眾人面前,且時而用手指輕輕挑撥乳頭,時而用手掌捧起我的奶子晃動著。
阿忠:『小婊子,妳看妳的奶子都被大家看光了耶!有沒有覺得很興奮啊?讓大家
再看看妳欠幹的賤B好不好呀!』

  接著文哥坐過來和阿忠一人一邊,用手勾住我的膝蓋將我的雙腳抬高拉開,頓
時我沒穿內褲的下體就暴露在眾人面前,眾人又是一片驚呼,阿仁擠到我面前蹲下
觀看我的下體。

  阿仁:『哇咧!這馬子沒穿內褲耶!你們看她的雞掰又紅又腫的,還有精液流
出來,剛才真的被阿文狠狠的幹過喔!她這樣子真有夠婊的!』

  阿文:『這是一定要的啊!這種濫賤貨,還跟她客氣喔!賤穴就是要狠狠的操
才會爽啊!待會兒,你們不用憐香惜玉啊!操爛她的臭雞掰就對了!』

  阿仁聽完拿起桌上的啤酒瓶便往我的騷穴裡捅,阿文和阿忠順勢將我的雙腳拉
的大開,一群人便擠到我面前觀看我的淫樣,在抽插的過程中,我的淫水不斷的沿
著瓶口流了出來,我的雙腳被控製住無法掙脫,加上藥效的發作,只能不斷的淫叫
著:『呃∼呃∼不要∼不要∼呃∼呃∼不要∼呃∼』

  阿仁:『哇咧!她下面這張嘴一直在流口水耶!好像跟我們說她好餓,想要吃
雞巴耶!』

  阿忠:『那我們就先玩玩她,吊吊她的胃口,再餵飽她啊!小婊子,忠哥先拿
跳蛋幫妳止止癢,等會兒,再叫大哥哥們用大雞巴好好操翻妳啊!』

  在眾人在一陣狂笑和鼓燥之下,文哥將我雙手用布條反綁,阿忠則從口袋拿出
了跳蛋,並示意阿仁將我騷穴裡的酒瓶抽出,隨即將跳蛋塞入了我的騷穴裡,接著
眾人皆站了起來,全數圍在桌前觀看,跳蛋在我的騷穴裡不停的震動,加上春藥的
助效之下,我全身騷癢難耐,而我雙手又被反綁,只能在沙發上不斷的扭動身軀,
口裡也不停的發出呻吟,眾人看著我,臉上皆露出得意笑容,且不斷的發出鼓燥的
歡呼聲。

  阿忠:『你們看,小母狗發情了喲!你們聽她叫的多淫啊!小母狗,是不是癢
的受不了了呀?』

  在眾人的嘲笑之下,其中一個叫阿發的人開口了:『我們等會兒要在這裡幹她
嗎?公共場所耶!外面還那麼多客人,不太好吧!要不要換個地方玩啊?』

  阿文:『怕什麼?老闆跟我們那麼熟了,我已經跟他打過招呼了,外面的客人
大部份也認識啊!等一下還會有人進來跟我們一起玩咧!你操什麼心?』

  阿仁:『就是說啊!這種賤貨就是要公幹才爽啊!今天的遊戲就是大鍋炒「幹
」妹妹!操到她叫不敢!』

  在他們一陣狂笑之後,我全身已騷癢難耐,慾望漸漸淹没了理智,此時的我只
想被大雞巴狠操我的騷穴,再也顧不得顏面:『文哥∼我要∼我好癢∼好難受∼求
你∼幹我∼求求你∼』

  文哥:『你們看,我沒騙你們吧!這婊子夠賤吧!居然在你們面前求我幹她,
真他媽有夠婊的!』

  文哥上前托起我的下巴:『賤貨∼想要是嗎?好啊!先表演婊子吸屌給大家看
!等大家看爽了,我再幹妳啊!』說完文哥便示意阿忠解開了我手上的布條,我隨
即飢渴的跪在沙發上,解開了文哥的褲腰帶,掏出了文哥的雞巴賣力的吸吮起來,
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只想被硬硬的大雞巴插進我的騷穴裡止癢,我瘋狂的又吸又舔
的,看的眾人又是一陣歡呼鼓燥。

  阿仁:『哇拷!這婊子舔阿文的雞巴舔的津津有味的!這德性真是他媽的超欠
幹的!』

  對於他們的羞辱,我已經無力反駁,只想嘴裡的大雞巴,快點插入我的騷穴裡
,狠狠的操翻我!沒多久文哥的雞巴,在我賣力的吸舔之下,已經堅硬無比,文哥
此時將我推開,抽出了在我騷穴裡的跳蛋,便坐在沙發上:『臭婊子,想要我幹妳
,就自己坐上來,要面向大家喔!順便讓大家看清楚妳的婊樣!怎樣?賤貨,過來
呀!』

  我簡直求之不得,無恥至極的爬向文哥,便背著他面向眾人,扶著文哥的雞巴
,對準我的騷穴坐了下去,隨即緩緩的上下移動套弄了起來,文哥也從背後將雙手
捧住我的奶子,用手指挑撥著乳頭,每當文哥的雞巴深深的頂入我的騷穴時,我也
發出淫蕩的呻吟聲,在他們的鼓掌歡呼之下,我發情似的握住文哥的手,緊緊的捧
著我的奶子,像脫繮的野馬似的,上下加速的套弄著,就這麼硬生生的在這群色狼
面前,上演了一幕淫亂的活春宮,看的這群色狼個個血脈賁張的

  終於有人受不了了,阿仁首當其衝站到我面前,隨即將雞巴掏了出來,我的慾
望已戰勝了我的理智,想也不想的就扶住他的雞巴開始吸吮,文哥開始用力的向上
頂幹著我,阿仁也抓著我的頭對著我的嘴抽插起來,我知道我這番模樣,肯定是淫
賤的不得了,但我就是控製不了我體內的那股慾望,我只知道我想被操,我想要他
們的雞巴插入我的騷穴,狠狠的操翻我

  文哥扶著我的腰站了起來,頓時我像母狗似的,被文哥從背後狠狠的頂撞我的
騷穴,我也主動的扶住阿仁的腰,讓他們一前一後的幹著我,桌前的這群色狼看著
淫亂的我們,有的人已受不了的掏出了雞巴自慰著,有的則大聲的鼓燥著:『加油
!加油!幹死她,幹破她的濫雞掰,幹死這個臭婊子!幹妹妹!幹妹妹!幹死她!


  阿仁:『哇裡咧!這賤母狗的嘴好會舔喔!吸的我都快射了!真是亂爽一把的
!』

  阿文:『就是好貨,才給大家一起爽啊!你撐一下,我也快了,我們一起射!


  過了一會兒,他們同時都將精液灌進了我的騷穴和嘴裡,當他們把雞巴抽離我
的騷穴和嘴巴後,我仍未感到滿足,我還想被幹,我嘴角流著阿仁的精液,失神的
從沙發上爬起撲向阿忠,急燥的拉下他的褲拉鍊,掏出了他的大雞巴:『我還要∼
我要大雞巴∼幹我∼求求你∼幹我∼幹死我∼』

  阿忠開口羞辱我:『真他媽個臭B,妳怎麼這麼賤啊?那麼欠幹啊?好啊!那
妳就跟大家說,說妳自己是賤貨!說妳是世界上最欠幹的婊子啊!』

  我想也不想的回應著:『我是∼我是賤貨∼我是最欠幹的婊子∼幹我∼求求你
們∼幹死我!』話一說完,我無恥的含住阿忠的雞巴飢渴的吸舔著。

  阿忠:『,真他媽賤耶!餓成這付德性!你們看她這付欠幹樣!超賤的,你們
還等什麼?上啊!』

  隨即有人從我身後將雞巴插入,我連是誰都不知,但我已故不得羞恥,只想好
好享受大雞巴的姦淫,阿忠扯著我的頭髮,一下又一下將雞巴深深捅入我的喉嚨:
『操妳媽的,幹死妳,臭婊子,賤母狗,我插穿妳的賤嘴,操爛妳的賤B!』

  身後的那個人也毫不憐香惜玉的猛力抽插著我,兩隻手大力握住我的奶狂捏著
,直到他在我騷穴裡射精後,阿忠一把將我推開,當我向後仰躺在沙發上時,阿忠
隨即壓在我身上,用力的拉開我的雙腿,將雞巴狠狠的剌入我的騷穴,他兩手緊抓
我的奶子,次次到底的用力抽幹著我:『臭婊子,爽不爽啊!忠哥操的妳賤B爽不
爽啊!賤貨!爽不爽啊!』

  我那裡受的了他這番狠幹,忘情的回應著:『啊∼啊∼爽∼好爽∼啊∼啊∼忠
哥∼操的我∼好爽∼啊∼啊∼』

  阿忠:『真他媽賤耶!操死妳!操爛妳的賤B!』

  我所能做的只是淫亂的狂叫著,接著又有人將雞巴塞入我的嘴裡,我也自動的
吸吮起來,當阿忠射精後,馬上有人自動遞補他的位置,而面前的雞巴我嘴裡抽插
沒多又,也將精液射在我臉上,我無法自主的身軀,又被他們拉起,將我甩向桌面
,我上半身趴在桌面,騷穴裡不得空閒的輪番被不同的雞巴姦淫著,春藥的藥效讓
我飢渴的永遠無法滿足似的,每當有雞巴送到我面前時,我想也不想的就張口瘋狂
吸舔

  包箱裡充斥著因猛力抽插,撞擊我屁股所發出的啪啪聲響,及他們的羞辱漫罵
之聲,還有我那已被淫慾所淹没的狂亂呻吟,陸續間不斷有人進出我們的包箱,我
已數不清有多少隻雞巴在我騷穴和嘴裡進出,這時的我全身上下滿是精液,騷穴裡
被無數人灌滿的精液,也順著我的大腿不斷的流出,在他們無止盡的姦淫之下,得
到了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後,我筋疲力盡的趴在桌上喘息著,漸漸的失去了知覺!


乾哥哥的姦淫歲月∼3


 
乾哥哥的姦淫歲月(三)乾哥哥與男同學的聯合姦淫


  我的電腦最近怪怪的常常當機,我問了班上很懂電腦的同學小邦,他跟我說有
可能是中毒了,還很熱心的說放學後可以去我家裡幫我看看,我知道小邦一直對我
都有好感,心想文哥這幾天去台中找朋友,今天應該還不會回來,便開心的答應了

  放學後小邦陪我回到了乾媽家,這時乾媽還沒有下班回來,客廳裡也空無一人
,我便放心的請小邦進我房間查看電腦,他檢查了一下,便告訴我電腦真的中毒了
,他可以幫我重灌,我滿懷感激的跟他道謝

  接著我們便坐在我的床上聊天,聊著聊著,小邦也越靠我越近,我不禁將身子
往床邊輕移,但他卻不經意的向我再度靠坐過來,頓時我的心跳加速,低著頭不敢
直視他
 
  小邦在我耳邊吹氣,接著他的手捧起我的臉,便對著我的唇壓了下來,他輕輕
的吻著我,我閉著眼享受他的溫柔,慢慢的他吻的力度漸漸加重了,他啟開我的雙
唇,將舌頭伸進我嘴裡熱情的攪動著,我不由自主的也回應著他,他拉著我的雙手
勾住他的脖子,我們熱情的擁吻著

  正當我意亂情迷時,他的手不知何時已伸到我的上衣裡,在我背上游移,他的
手輕巧熟練的解開我的胸罩,便將我緩緩放躺在床上,我兩眼迷矇望著他,他又吻
了下來,手也不安份的伸進我的白襯衣,撫摸著我33D的奶子

  他吻至我的耳邊對我說:「我喜歡妳…我要妳…」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回應,他含著我的耳珠吸吮著,我只能不住的輕
輕喘息著,他解開我的白襯衣鈕釦,隔著胸罩揉捏著我的奶子,還不時撥弄我敏感
的奶頭,我也淫喘的更大聲了:「呃…呃…不要…不要…」

  他像是得到了鼓勵,身體向下移動,扯下我的胸罩,含著我的奶頭吸舔起來,
我像是觸電一般,扭動著身軀,不住的淫喘:「呃…呃…不要…不要這樣…呃…呃
…」

  但在他靈活的舌頭,不停的撥弄挑逗我的奶頭時,我的手已不聽使換的捧著他
的頭,希望他給我更多的剌激,他的下身緊緊貼著我,我的雙腳也自動打開迎合他
早已堅硬的雞巴磨蹭著我的下體

  正當我們在床上狂亂不已時,我的房門突然呯的一聲打開,傳來了文哥的聲音
:「你們倆個在做什麼?」
 
  我倆嚇了一跳的彈坐起來,小邦不知所措的站了起來:「沒…沒有…」

  文哥:「臭小子,你好大膽,把我家當砲房了啊?」

  小邦:「不是…我…我沒有…」

  文哥抓住小邦的衣領兇狠的說:「我都看到了,還說沒有…」

  小邦低著頭,不敢再回話,文哥轉而看著我:「衣服還不穿好,這麼喜歡露奶
子啊!真下賤,我才幾天不在,雞掰就癢的受不了,帶男生回來幹妳了呀?」

  小邦聽著文哥的話,轉頭訝異的望著我,我驚恐的趕緊穿好衣服,站起身來上
前阻止文哥再往下說:「文哥…求求你,不要在我同學面前亂說」

  文哥:「同學…原來是同學啊?妳是不是常常給妳們班男生幹啊?我看妳在學
校應該是公共廁所吧!妳給他幹過幾次了啊?」

  我緊張的直搖頭:「沒有…我不是…我沒有…」

  文哥不死心的轉頭問小邦:「小鬼…你幹過我乾妹妹幾次了?」

  小邦冷汗直流搖著頭:「沒有…我喜歡她,但是我沒有幹過她」

  文哥邪惡的笑著:「你喜歡我乾妹妹啊?那我今天不就破壞了你的好事,對不
起啊!」

  小邦僵直著身體:「沒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忍不住,我下次不敢了」

  文哥不懷好意的拍著小邦肩膀淫笑著:「小兄弟…沒關係,不要緊張,如果你
真的喜歡我乾妹妹,只要是兩相情悅,我不會反對的,但是不要太猴急啊!要慢慢
來知道嗎?」

  小邦:「是…大哥,我知道了,我不會再這樣了」

  文哥:「那就好…你們慢慢聊啊!我不打擾你們談情說愛囉!」

  文哥說完便轉身離開我房間,我看著文哥的背影,腦海裡卻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我和小邦對望沉默了許久,小邦終於開口了:「我先回家了…」

  我默默的點著頭:「我送你出去…」

  我送小邦出了房門,經過客廳時,看見文哥坐在沙發上,文哥見到我送小邦往
大門口走,便開口叫住我們:「你們要去那裡啊?」

  小邦:「大哥…我要回家了」

  文哥:「這麼快就要走囉!怎麼不再坐一下?」

  小邦看著我不知如何回答,我只好開口說:「他來幫我檢查電腦的,已經檢查
完了,沒事他就回去了呀!」

  文哥:「妳難得帶男生回來玩,不用這麼急著回去啊!我跟朋友拍了一些好玩
的東西,我們一起看吧!」

  我和小邦無奈的對望,再加上文哥的催促,只好走向沙發坐了下來

  文哥拿起DVD的搖控器按下了PLAY的按鈕,影片裡傳來陣陣的音樂聲,
場景似曾相見,好像是卡拉OK的場景,我不安了起來,鏡頭一轉見到幾個男生背
對著站在包廂的沙發前,鏡頭穿過人群向前推近,便見到我衣杉不整跪在沙發上飢
渴的幫文哥舔著雞巴

  我大驚失色起身想搶過文哥手上的搖控器,文哥一把將我拉坐在他身上:「小
賤B…緊張什麼?讓妳同學好好欣賞妳那天的賤樣啊!」

  文哥轉而對目瞪口呆的盯著電視螢幕的小邦說:「怎樣?小鬼…我們小真的表
演夠精彩吧!」

小邦不可置信的看著我,我急著眼淚掉了下來:「你怎麼可以偷拍,這樣我以後怎
麼見人,求求你,把它關掉好不好?」

  文哥:「偷拍?我們可是正大光明的拍喔!是妳那天自己被幹的太爽了沒發現
而已,妳同學看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他應該不捨得我關掉吧!是不是啊?小鬼…


  小邦吞了吞口水,望著我和文哥,隨即不發一語再度轉頭盯著電視螢幕

  文哥:「妳看到沒?妳同學不知道看的多開心咧!乾脆我們順便現場表演給妳
同學看好了,讓他可以身歷其境」

  小邦再度張大了嘴望著我和文哥,我慌亂的直搖著頭:「不要…文哥,我求求
你…不要…」

  文哥:「不要…妳沒看到妳同學的表情有多期待嗎?小鬼…你很想看對不對啊
?」

  小邦不發一語,眼神在我和電視螢幕間游移著,而電視螢幕正在播放著,我淫
蕩的坐在文哥身上搖晃著,而站在我面前的阿仁也將他的大雞巴無情的在我嘴裡抽
插著

  我哀求著文哥:「文哥…我求求你,把它關掉好不好,我求求你…」
  
  文哥:「關掉?等我幹完妳再關也不遲啊!」

  文哥的手不客氣的往我奶子上抓去,我不斷的閃躲:「文哥…不要…小邦…救
我…」小邦坐在我身旁不知如何是好

  文哥:「小鬼…呆在那裡幹嘛?想看現場表演就幫我抓著她啊!」

  小邦愣了幾秒,便舉起雙手壓著我的肩頭,我驚慌的掙扎著,但無奈力氣沒有
兩個男生大,沒多久文哥的手已將我的學生白襯衫鈕釦解開,拉下我的胸罩,用力
的揉捏我的大奶子

  文哥:「小鬼…你看她這兩顆奶子大的有夠賤的,幹她的時候晃的不得了,亂
爽一把的」

  文哥不斷的大力揉捏我的奶子,還不時的用手指用力的彈我右奶的奶頭,讓我
吃痛的哀嚎著,小邦越看越興奮,左手也忍不住的捏住我的左奶揉捏起來

  文哥:「小鬼…她的奶子剛才在房間你已經玩過了,她的雞掰給你看過沒?」

  小邦吞了吞口水:「還沒…」

  文哥:「那你想不想看啊?」

  小邦興奮的直點頭:「想…」

  文哥:「小賤B…聽到沒?妳同學想看妳的雞掰,妳還不趕快打開妳的大腿,
把妳的雞掰掰開給妳同學看」

  文哥一把拖住我的上身往他坐的方向移動,並命令小邦把我的雙腿抬起架到他
的大腿上,我怎能在這種情況之下,羞恥下賤的讓小邦看到我的淫穴,我橫躺在沙
發上拼命的掙扎著

  文哥不爽的大聲呼喝:「操妳媽的賤貨,都已經被我幹了那麼多次了,還裝什
麼清純,如果妳不想我把片子放到網路上,妳就給我乖一點」
文哥的威脅對我起了作用,我流著淚水不敢再作掙扎

  文哥命令著小邦:「發什麼呆啊!你不是想看她的賤B嗎?還不趕快把她的內
褲脫下來」

  小邦一聽指示,馬上掀起我的學生短裙,興奮又急燥的扯下我的內褲,我羞恥
的趕緊用手蓋住我的下體

  文哥此時狠狠的往我的奶子甩了一巴掌:「遮什麼遮啊!妳的賤B那麼欠幹,
還怕給人看啊!還不把妳的大腿張開,自己掰穴給妳同學看」

  我忍著淚水將大腿張開,雙手緩緩向淫穴移動,用手指掰開了陰唇,小邦目不
轉睛的盯著我的淫穴,只差口水沒有流下來

  文哥:「小鬼…看到沒?這就是她欠幹的雞掰,你想怎麼玩隨你啊!不用客氣
喔!」

  小邦興奮的:「謝謝文哥…」
  
  小邦的手迫不及待的伸內我的淫穴,手指輕輕掃過穴口,便按住我的陰蒂揉了
起來,我受了如此剌激,再加上文哥不斷玩弄我的奶子,便不爭氣的淫喘起來

  文哥得意的:「小鬼…看到沒,這小賤B已經發春了喔!」

  小邦更使勁的揉我的陰蒂:「對呀!她的淫水已經流出來了耶!」

  文哥:「現在知道她的雞掰下賤了吧!我們沒弄幾下就流淫水,等著被幹了」

  我只能不停的淫喘著:「呃…呃…不要弄了…呃…呃…不要…」

  小邦不理會我,將我的雙腿向上壓,讓文哥幫手壓住,小邦低下頭來,開始用
舌頭掃過我的陰蒂,舔弄了幾下,便將舌頭伸入淫穴舔弄

  我不住的扭動著身體,雙手扶住小邦的頭:「呃…呃…不要…小邦…呃…呃…
這樣我會…受不了的」小邦吸的漬漬響,我的慾望也隨之高漲

  小邦:「大哥…她的雞掰好會出水耶!玩起來好爽喔!」

  文哥:「知道好玩了吧!用力玩啊!這種機會不是天天有的喔!」

  小邦接著將手指插入我的淫穴,時而轉動時而抽插玩弄起來,淫穴裡不斷冒出
的淫水,隨著小邦手指的動作,不斷發出卟漬卟漬的淫糜聲音

  文哥:「這賤貨欠幹的不得了,她全身上下都被我和我那群哥兒們幹遍了,再
讓你看更精彩的」

  文哥站起身拉開了褲拉鍊,將他的大雞巴掏了出來,在我臉上搓來搓去:「來
啊!這是妳最喜歡的大雞巴,趕快舔給妳同學看啊!」

  文哥抓著我的頭,硬將雞巴塞入我的嘴裡,我無法閃躲,只好開始幫他吸舔!

  文哥:「小賤貨…認真點吸啊!好好表演婊子吸屌給妳同學好好欣賞啊!」

  我無從選擇只能賣力的吸舔文哥的雞巴,我的餘光看到小邦興奮的眼神,他的
手也更賣力的對著我的淫穴抽插

  文哥的大雞巴在我的嘴裡吸舔了沒多久,就已經堅硬無比,文哥從我嘴裡抽出
了大雞巴,在我臉上拍打了幾下,便叫小邦起身讓位給他

  文哥:「來…我現在就幹這賤貨給你看,幫我把她的腿向上壓,這樣你會看的
比較清楚」

  小邦聽話的將我的雙腿向我頭上壓,文哥握著他的大雞巴,在我的淫穴磨擦了
幾下沾濕了淫水,便用力一插到底捅了進去,再抽出來只留龜頭在淫穴裡,又再一
次捅到底,不斷重複著

  我受不住的大聲淫叫:「啊…啊…到底了…啊…啊…文哥…啊…啊…」

  文哥:「小鬼…看到沒?這種賤貨就是要這樣幹才會爽」

  小邦點頭如捣蒜,眼睛直盯著文哥的大雞巴狠狠的在我的淫穴進進出出,小邦
壓著我雙腿的手,也忍不住握住我的奶子大力揉捏著

  我實在不想在小邦面前表現我淫蕩的樣子,我很想忍住我的淫叫聲,但文哥不
斷的狠狠幹著我的淫穴,讓我的淫叫聲越來越大,根本就止不下來:「啊…啊…文
哥…啊…啊…小力點…啊…啊…好深喔!…啊…啊…」

  文哥:「小賤貨…太爽了是不是啊!妳看妳多賤啊!被妳同學那麼近的看妳的
臭雞掰被幹,還爽的吱吱叫」

  小邦:「大哥…我從來沒有這麼近的看過幹穴,好剌激…好爽喔!看的我好硬
喔!」小邦已忍不住撫摸他已突出的褲檔

  文哥:「呵呵…妳看看妳這個賤樣,妳同學看的雞巴都硬了,看妳有多婊啊!
怎樣?小鬼…要不要她也幫你舔一舔雞巴啊!」

  小邦興奮的直點頭:「要…當然要…」

  文哥:「那你還等什麼?幹她的賤嘴啊!」

  小邦迫不及待的掏出雞巴,也學著文哥將雞巴在我臉上搓弄:「嘴巴張開,趕
快吸啊!」

  我不停的搖著頭閃躲著,小邦的眼神充滿了獸性,一手抓住我的頭髮,一手掐
住我的臉脥,逼迫我張開嘴巴,硬將雞巴塞了進去:「媽的…臭婊子…幹妳的賤嘴
。」

  我驚訝小邦說出如此下流的言語,他的動作也更加的粗野,一下一下狠狠的對
著我的嘴做起活塞運動

  文哥:「小鬼…學的挺快的嘛!這賤貨這樣幹就對了!」

  他們一前一後的幹著我,還一人一手捏著我的大奶子,讓我簡直是又痛又爽,
我嘴裡塞著小邦的雞巴,只能痛苦的發出唔唔的悶叫聲
就這樣幹了好一會兒,文哥將我拉起,把我雙腳放到地闆上,同時將我翻身成為跪
姿,文哥站在地上,要我手撐著沙發座椅,便從我背後將雞巴再一次捅進了我的淫


  文哥每一下都狠狠的抽插著我,屁股因為重重的撞擊,發出了啪啪聲響,小邦
蹲下來看著我不停晃動的奶子,我羞恥的別過頭去,小邦的手捧住我的淫蕩大奶晃
動把玩起來,還不時冷不防大力揉捏著

  我除了發出淫蕩的叫聲之外,完全無法反抗他們的凌虐:「啊…啊…文哥…啊
…啊…好深喔…啊…啊…幹死我了…啊…啊…」

  文哥:「小鬼…這賤貨最喜歡這種母狗姿勢了,插的越深她會越爽的」

  文哥邊幹還邊大力的拍打我的屁股,小邦站起來坐到沙發上,抓著我的頭就往
他的雞巴上壓去,我只好張開嘴,再度含住他的雞巴吸吮

  螢幕上放映的畫面剛好就是我跪趴著吸舔阿忠的雞巴,背後也被一個不知名的
男生狂幹著,正好與現在的情景相互輝映

  我被文哥從背後狠狠抽插著,小邦完全失去平常斯文的形象,手抓著我的頭對
著他的雞巴,一下一下用力的往下壓,好幾次都頂到了我的喉嚨

  文哥:「怎樣?這賤貨的口技不錯吧!吸的你爽不爽啊?」

  小邦:「爽…好爽喔!她好會吸喔!吸的我好爽喔!」小邦也加重了把我頭往
下壓的力度

  文哥此時抓著我的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腹部一陣收縮便高潮了,我含著
小邦的雞巴,興奮的淫叫著:「呃…呃…幹死我了…呃…呃…我不行了…呃…呃…


  文哥:「操妳媽的臭B,幹死妳…欠幹的小母狗…我操死妳…」文哥快速的抽
插我的淫穴幾十下,便抵住我的淫穴射出他的精液,我的屁股因為高潮持續發抖著

  等到文哥抽出他射完精的大雞巴時,小邦馬上抓著我的肩膀,一把將我甩在沙
發上,接著抬起我的腳,便將他的雞巴抵住我的淫穴,狠狠插了進去

  我掙扎的推著他的胸膛:「啊…啊…小邦…啊…啊…不要…啊…啊…小力點…
啊…啊…」

  小邦眼神充滿了獸性直盯著我看:「操死妳這個賤貨…我幹死妳」小邦低頭用
力吸吮我的奶頭,下身猛力的狂幹著我
我吃痛的淫叫著:「啊…啊…小力點…啊…啊…小邦…啊…啊…我會死的…」

  文哥站在一旁興奮的拍手叫好:「小鬼…對!這種賤貨就是要這樣幹,大力點
,操爛她的賤B」
 
  小邦伸手狂捏我的奶子,急速的擺動下身,對著我的淫穴狂抽猛送:「媽的…
沒想到妳那麼賤…賤貨…幹死妳…我操爛妳的賤B…」

  「啊…啊…不要…啊…啊…幹死我了…啊…啊…」在小邦的猛力抽插之下,我
又再度高潮了

  小邦隨即抽出雞巴,跨步上前往我臉上射出濃濃的精液,我只能喘息著默默承
受這樣的羞辱

  文哥滿意的拍拍小邦的肩膀:「小鬼…如何?幹的爽不爽啊!」

  小邦:「爽…好爽…我第一次射在女生臉上,亂爽一把的」

  文哥:「那下次文哥和我那幫兄弟,要玩大鍋炒時,就算你一份喔!」

  小邦興奮的:「真的嗎?謝謝文哥」

  文哥:「客氣什麼?這賤貨以後在學校,就交給你了喔!該怎麼做,知道嗎?


  小邦:「知道,她的雞掰癢時,我會幫她止癢的」

  文哥:「哈哈…真是孺子可教也」

  兩人大笑了起來,我躺在沙發上,想著往後可能天天被他們凌虐的日子,不禁
流下了淚水...



















0.014846086502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