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男人幻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男人幻想


第一卷紅杏偷情·超能初現 第一章 四種女人
  每隔一千年,九星連珠的光芒就會降臨地球,而在茫茫塵世中,必定會有一個被光芒射中的幸運兒,他——就會從凡人搖身一變,成為傳說中的“時間人”又叫“時間守護者”時間人擁有獨一無二的“時間超能”能夠停頓現在,看到過去、未來,時光就是他的武器,歲月化為他的鎧甲,時間超能足以讓時間守護者——為所欲為!
  又一個千年即將來到,新的“時間神話”立刻就要翻開神秘的篇章……
※※※※※※※※※※※
  華夏國,一個美麗的東方古國,一個有著幾千年曆史的文明之邦,一個剛剛進入多黨選舉製的合眾大國。
  春天剛剛來臨,春風吹醒了世人心底的春意,對於還在大學生活的年輕人來說,春色更是最美的風景,血氣方剛的他們還沒有對名利的奢望,隻有對人生“春色”的憧憬!
  “幹杯!為最後半年幹一杯!”
  緊挨校園的中型酒店�,一群20出頭的小青年圍桌而坐,人人臉上一片興奮,因為他們即將走出校門,進入多姿多彩的美妙社會。
  一想起未來的風光無限,他們當然有開心的理由,也有了每天下館子奢侈的借口!
  “誒,兄弟們,大家下半個月都不準備吃飯了嗎?每天到這兒喝酒我可有點受不了了!”
  俊朗麵容猶帶幾分稚嫩,背對大門而座的年輕人說出不和諧的音調:“唉……下星期可能連學校食堂也吃不起了!”
  “哈、哈……”
  一幹同學是笑逐顏開,他們的錢包其實也差不多,不過可沒有多想,真得是少年不識愁滋味!
  “江�,你小子少假正經了,還不是與我們一樣天天來看……女人?嘎嘎……”
  一陣怪笑彌漫了整個酒店,好在眾人都已經習以為常,在這種場合,安靜才是奇怪至極的氣氛。
  江�一米八的挺拔身形突然一趴,適才正常的擔憂完全消失,把頭湊向飯桌正中,下意識壓低語調,以男人之間特有的火熱怪笑道:“今天怎麼不見紅娘子?嘿嘿……不會讓我們白來一趟吧?”
  “不會的,沒有老板娘的誘惑,這酒店的生意怎麼可能這麼火?”
  眾人在笑鬧中,魁梧高大的唐軍接過了話頭,一說起關於女人的話題,男人永遠是那麼興奮,“哥幾個放心,據我了解,這酒鬼老板就是把老婆當成了活招牌,絕對不會把紅娘子藏起來!”

 “鐺——”
  悠長金屬回蕩聲中,向往成人世界的小青年們紛紛點上了香煙,煙霧環繞,如虛似幻,幾個大小夥子不由談興大發。
  故作深沈的唐軍搖頭晃腦道:“女人——那是我們男人一生的追求、永遠的幻想、不變的光榮!”
  “嘎、嘎……”
  模仿周星星的怪笑充斥了小酒館,熱火朝天之中,江�雙目放光道:“你們看過一篇報道沒?男人眼中的女人不外乎四種……”
  “四種,哪四種?快說老聽聽,你小子不要再賣關子了!”
  年輕男人對於女人那是敏感無比,血氣方剛的本性,又怎能抵擋女人的誘惑?
  “嘿、嘿……”
  江�雙目光芒更加強烈,以夢幻般向往的口吻道:“第一種是男人一生的最愛,也是唯一的摯愛,那是一種可遇不可求的完美,絕大多數人一生隻能聽說而已!”
  話語微頓,向往的語調立刻變的火熱無比,江�帥氣的眉毛似乎都在飛舞,壞笑著繼續道:“第二種是男人的喜愛,數量決不會是唯一,這是男人多情本性的寫照,春夢幻想�的最佳情人!”
  “切!你這預備色狼又想毒害咱們這些純真孩子!”
  同學們話雖如此,但卻不由自主殷勤的又遞上了一根香煙,還“啪”的一聲,把火苗送到了江�麵前。
  眾人青春年少,無所顧忌,江�已是談興大發不吐不快,“第三種女人,是男人一看見就聯想到……床的女人!嘿嘿……”
  “哈、哈……”
  一說到絕對敏感的字眼兒,小青年們是一陣怪笑,多數還是雛兒的他們興致勃勃反問道:“你小子是不是記錯了,這二種與第三種有什麼分別?”
  “分別大了!”
  江�就像一個專家一樣,對眾人的疑問不屑一笑,得意的揚聲道:“第二種是情大於欲,等於自己的老婆;第三種是欲大於情,就像是別人的老婆,明白了嗎?”
  “哦!那最後一種呢?”
  眾人不由恍然大悟,配合著江�的語氣興奮追問。
  “這最後一種,也是最沒有意思的一類,”
  江�心中還未消失的學生情懷正義發作,帶著鄙視的口吻道:“第四種女人是因為利益,或其它目的而與男人上床的女人,就像妓女一樣下賤!”
  話語未了,年輕人還算強健的身板一正,總結陳述道:“總的來說,男人一生�,身邊的女人就是這四種——愛人、情人、床友,至於最後一種不好說,應該叫商女吧!”
  “哈、哈……你小子難怪要補考了,原來整天都看這些‘精華’文章去了!”
  唐軍興奮得把桌子拍的砰砰響,話鋒一轉,帶著羨慕的語調道:“不過你說得對,要是一個男人一生能擁有前三種女人,嘿、嘿……那滋味!”
  “嘎、嘎……你小子做夢去吧!”
  劉威怪笑著調侃道:“寫這篇文章的作者最後還有一句——這不是普通人能享受的,隻能屬於男人心底遙不可及的幻想,懂了沒?”
  推杯換盞,煙霧縈繞,沒有真切體驗現實社會的小青年們渡過了一個愉快的、男人特有的聚會。
  “噓……”
  唐軍突然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然後就似看到夢中情人般呢喃道:“紅娘子回來了,嗬嗬……她剛才對著我笑呢!哇……她好像又豐滿了幾分!”
  “呼……”
  原本歡快的氣息一下子變得火熱凝重,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們整齊的回頭望月,禁不住一個個心猿意馬,想入非非。
  吧台�不知何時多了一個曲線豐滿的花信少婦,正是眾人口中談論的女主角——老板娘,被大大小小的男人們私下�稱作紅娘子的豔麗女人。
  女人的臉蛋雖說不上絕色,但也算豐潤漂亮,尤其是胸前那兩堆膩滑軟雲,一起一伏間更是勾引得大小夥子們直冒虛火。
  “咯、咯……”
  性感少婦明顯感覺到了客人異樣的目光,不過她不僅毫不在意,反而還似有似無的向眾人拋了一個媚眼,果然不愧是酒店活招牌,隻憑這一記銷魂媚眼,店�的生意想不紅火也難!
  “哈哈……”
  異樣的氣氛自然引起了中年老板的注意,不過他不僅不發火,反而還十分開心,隻要有錢賺,讓客人過過眼癮又有什麼大不了!
  老板笑得越大聲,一幹純真學子就越是義憤填膺,就連江�心底也是不禁暗自叫屈:他奶奶的,這麼漂亮性感的女人,卻被這麵團一樣的中年老板糟蹋了,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念及此處,包括江�在內,所有的年輕人都恨不得英雄救美,把牛糞上的鮮花扯起來,然後插在自己這片沃土�!
  “老板娘,買單!”
  一陣血氣翻騰後,一群年輕人還是沒勇氣撕破自己斯文的外表,甚至連像其他客人那樣,用灼熱的眼神侵犯老板娘也不敢多看!
  “幾位帥哥,有空多來喲……咯、咯!”
  女人一邊算帳,一邊故意在眾人眼前晃了晃,又一次晃得年輕人心底的血性差點暴走。
  “哇、哇、哇……”
  連串的驚叫在心間回蕩,幾人不由下意相互一望,同時在好友眼底看到了一個名詞——床友,第三種女人!
  嘿、嘿……眾人的眼神開始變味兒,想不到這才提到四種女人,眼前竟然果真就出現了最讓男人心癢的——第三種女人!這可是不用負責的一種,隻要是男人,怎麼可能會不浮想聯翩?
  “老板娘,再見!我們一定天天來找你!”
  隱晦曖昧的話語在女人耳邊環繞,一群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快步走出了店門。
  第二天,江�又被幾個同學推進了飯店,雖然錢包已快幹枯,但卻不能撲滅他心底的萌動,一想到能在吃飯之餘觀賞豐乳肥臀,年輕人遲疑的腳步是不慢反快。
  與愛無關,欲望為主,一群即將畢業的年輕人事業還未開始,倒率先享受起打情罵俏的樂趣來!
  “老板娘,今天真漂亮,擦得什麼口紅呀?讓我們嚐嚐怎麼樣?哈、哈……”
  “行呀!不怕我家那口子拿著菜刀追,你們誰有膽誰就上來呀!咯、咯……”
  女人可不是青澀的小姑娘,雖然丈夫就在不遠處應酬客人,她還是媚笑著挺起了胸膛。
  這原本是平常至極的黃色玩笑,在這種光天化日下,人家的老公還在一旁,誰敢這麼色膽包天?
  “我來!”
  一聲大喝讓眾人眼神一震,回頭一看卻又索然無味,原來是鄭老板嘻笑著走了過來,他雖然是爛酒鬼經常打老婆,與好男人不沾邊,但為了不袋綠帽,早已練出了一身應對的高超本領。
  “噓!”
  眾人一聲無趣的歎息,事情到此本應結束,可是意外卻在這時發生。
  已有幾分醉意的鄭老板急著上前化解“險情”不料虛浮的腳步一不小心,胖胖的身體踩在了一個翻到的啤酒瓶上。
  “啊!”
  鄭老板圓滾滾的身形向前俯衝,慌亂之中雙手飛舞,不管是什麼,隻要能讓他穩住就行。
  “撲嗵!”
  抓是抓到了,但卻沒抓穩,鄭老板就此搞笑得摔倒於地。
  “哎呀!”
  女人的驚叫在半空回蕩,隻見江�被衝過來的鄭老板猛推向前,正好一下子撞入了傲然挺胸、波浪洶湧的女人懷中。
  “唔……”
  一縷異樣從江�掌心傳來,他本能前伸的雙手竟然——正正抓在了老板娘的兩團膩滑之上,薄薄的衣裙根本擋不住肌膚的感覺,年輕人甚至還摸清了軟肉之顛那兩點凸起的嬌嫩。
  “呀……”
  女人的驚叫聲不知是慌亂流轉,還是羞澀縈繞,總之,她清晰的知道,帥氣學生在退後之前,那雙火熱厚實的大手還不忘在自己雙峰上用力緊了一緊。
  “噌……”
  濃重的紅雲瞬間爬上了江�臉頰,難堪之中卻掩飾不住幾縷興奮,更下意識握了握手掌似乎想回憶那美妙的刹那。
  說來話長,現實隻不過眨眼之間,這時,直到江�大步後退,眾人的怪笑聲才四座升騰,而店老板剛剛狼狽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嘎、嘎……還是江�膽子最大,兄弟,你行呀,連老板娘的豆腐也敢吃!滋味怎麼樣?”
  眾人打趣一番之後,又把目標對準了還摔得頭昏眼花的老板,“哈、哈……鄭老板,想不到你這麼大方,主動把我哥們推給了老板娘,怎麼不選我們,唉……”
  “去、去、去……”
  老板娘用平日的潑辣接過了話頭,豐潤玉臂不停揮舞,辣勁兒十足道:“老娘的便宜這麼好占呀?美死你們這些小色狼,再不老實,今天的飯錢多加三成!咯、咯……”
  老板娘自然的笑聲聰明的化解了一場尷尬,鄭老板也沒有看到老婆與年輕男人那刺激的一幕;嬉鬧一番後,一切又回複了平常的簡單喧鬧,不過,豔麗女人看向某人的目光卻悄然變異,那是一種從未在她眼底流轉過的絢麗光華。


第一卷紅杏偷情·超能初現 第二章 雷劈姦夫(上)
  “啊……”
  狂野的呻吟在臥室內回蕩,席夢思被撞擊的響聲讓這幢二層小樓瑟瑟發抖。
  “噢……小老公,你太厲害了!”
  豐乳蕩漾,肥臀顫抖,香汗淋漓、嬌喘籲籲的紅娘子朱唇猛然大張,性感嫣紅的嬌軀是弓挺而起,發自靈魂的快感化作呢喃音符在二人身周盤旋不休。……
  “砰、砰……開門,老子……回來了!趕快開……門,不然老子打死你……”
  一道被酒精麻醉的聲音從樓下傳來,粗蠻的捶門充滿了暴戾氣息,好似驚雷閃電打進了臥房。
  “啊!”
  一聲驚叫從男人口中傳出,緊接著的話語更是讓風兒納悶,“不好,你老公回來了,我先從後門走!”
  汗……他不就是女人的老公嗎?怎麼還怕女人的“老公”男人臉色大變,女人卻雖忙不亂,而且眼底還閃過一股強烈的報複恨意,任憑樓下男人使勁敲門,她還有心情為眼前男人最後一舔,“小�,別慌,死酒鬼每天都是醉個半死,你就是從他眼前走過去,他也不一定看得見!”
  小�?哇……自然風兒湊近一看,不由驚聲長歎,不是江�還是誰?
  哦!原來風騷老板娘口中的“小老公”竟然是他,看來男人一生之中還真離不開四種女人的“關愛”“嘿、嘿……”
  偷腥的年輕人興奮得在老板娘胸上又抓了一把,他最喜歡的就是這動作,因為當日正是這一抓,讓二人的一生有了曖昧的回憶。
  “砰、砰……臭婆娘,再不開門,老子要你好看!”
  喝醉後的鄭老板可不像白天那麼和氣生財,老板娘身上經常出現的淤痕就是見證,也難怪豔麗少婦會心生怨恨、紅杏出牆。
  “小�,你先走吧,我已經習慣被他打了,有辦法對付他!”
  女人從情欲中回歸後,哀怨的語調,外加淡淡的仇恨從紅唇中流過,竟然比起風騷嫵媚時更讓男人著迷。
  “紅姐,我先走了!”
  江�雖然在欲望衝動下走上了男人的“性福”路,但他可沒有膽子與鄭老板麵麵相對,在豔麗紅娘子的昵笑聲中,年輕人爬窗而下,快速從後院門溜走了!
  ※※※※※※※迎著晚風吹拂,虛驚一場的年輕人輕快踏月而行,一想到適才的“捉姦”他不由有點後怕,但又一想到女人的風情與嫵媚,年青的熱血又一下子湧上了心頭。
  管他奶奶的!鄭老板這酒鬼整天欺負女人,自己這也算是替天行道!嘎、嘎……
  這與愛戀無關,九成是欲望的湧動,剩下一成也隻是對女人處境的憐惜;這就是男人,永遠想魚與熊掌兼得的男人!江�決不是壞人,他隻不過是一個最正常的男人!
  學校的圍牆遙遙在望,走在夜明星稀、天清氣朗的夜空下,江�不禁加快了步伐。
  一想到酒鬼鄭老板的貪婪,還有他不像男人的暴戾行為,年輕人心中殘存的不安、忐忑徹底消失,再沒有半點偷了人家老婆的不好意思!
  死酒鬼娶了老婆隻知道用來當門麵賺錢,卻一點也不懂憐惜愛,自己幹嘛要不好意思?
  似是而非的理論說不清是對還是錯,不過江�這理直氣壯似乎有一點……過頭了!
  “轟!”
  一道閃電——不,不是閃電,而是比閃電更快、更亮的七彩光芒一閃而現,就似九天驚雷從神秘莫測的宇宙中心直接“轟”到了地球!
  “啊!”
  幾十億的地球人之中,江�的震驚絕對最為強大,因為那道“怪雷”正是衝著他頭頂而來。
  閃、我閃、我再閃……江�奇跡般一跳而開,可他還來不及得意大笑,光芒竟然好似有生命般在空中一轉,就似製導炸彈一樣尾隨追擊,在虛空拖出美麗的軌跡,依然直奔江�頭頂而來。
  跑、我跑、我拼命的跑……江�的速度是平生最快,幾乎是一眨眼就跑過了轉角,人類的潛力果然是無窮無盡、神秘奧妙;具有靈性的光芒卻是窮追不舍,死活不改變目標,讓旁觀的自然風兒也禁不住暗自納悶。
  “呃!”
  悶哼聲中,片刻前還意興飛揚的江�被一擊而中,瞬間木然呆立,年輕人眼前一黑,毫無抵擋的被會變方向的“怪雷”打昏在地。
  靠!晴空打驚雷,無風現閃電,這、這、這……這是老天的懲罰嗎?
  嗚……就是不是叫做——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風流?
  心靈天地的虛幻江�禁不住悲聲長歎,以手指天大聲抗爭:他奶奶的,怎麼會這樣?為什麼非要劈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喜歡”自己?


第一卷紅杏偷情·超能初現 第三章 雷劈姦夫(下)
  江�逐漸昏迷,再也聽不到答案;在玄異的世界,彷佛有一道縹緲的聲音作出了回答:因為江�身上有一種強烈的味道!味道?對,就是味道——男歡女愛後留下的味道,在極樂中釋放的人類精華的味道,一種上天的巧合安排的味道!
  江�不僅是昏迷,還不停陷入了人類大腦的深層昏迷之中,在失去最後一絲清醒之前,半小時前還風流快活的江�現在卻想到了一個原本很遙遠的字眼兒——死!
  死?自己就要死了嗎?就要死在這種有點離譜的方式下嗎?被雷劈——嗚,這可是老天專門懲罰打姦大惡的手段!自己還沒來得及在人世作惡,怎麼就被雷劈了?冤枉呀……
  在心中留下最後的一個自問後,江�徹徹底底四肢一伸,進入了人類醫學判定的——死亡狀態。
  如果上天再給一個機會,讓他不當風流鬼,而當一個一本正經的柳下惠,江�會答應嗎?
  “不——我不答應!”
  這是江�在死亡之前最後的心聲!
  想做就做,說幹就幹,隻要不違背自己的良心,那他這血氣方剛、有點衝動的年輕人就要——為所欲為!
  半年時光轉眼即過,莘莘學子們終於盼到了畢業的一天。
  進入社會大展拳腳的憧憬令學子們興奮,但幾年相聚的離別卻很是黯然,尤其是心有牽掛的男男女女,那初動的情懷更是愁煞情懷。
  柳梢頭,黃昏下,一對男女已然靜靜相對好一陣子。
  成熟女人微微側過身來,自然風兒耐不住寂寞上前一看,竟然是紅杏出牆的風騷老板娘紅娘子。
  豔麗少婦輕輕歎了一口氣,率先望著眼前的年輕男人打破了沈寂,“小�,你明天就要走了嗎?”
  小�,難道是——江�,不會吧?他不是被“怪雷”打死了嗎?難道是死而複生,還是靈魂附體?
  “嗯!明天一早的火車!”
  年輕人開口了,果然是倒黴到家的江�,他也果然沒有辜負自己的決心,即使死�逃生被上天大大的“嚇”了一次,同樣還是盡情的享受著挑戰世俗的溫香風流!
  話語微頓,江�以凝重口問道:“紅姐,你怎麼不離開酒鬼?這個社會隻要手腳齊全,應該不難養活自己呀!”
  “唉……這麼多年,我都習慣了有錢的生活,如果一下子變成窮人,真不知道怎麼過!小�,謝謝你!”
  豔麗女人豐滿的曲線顫了顫,緊接著半真半假笑語道:“如果紅姐離了婚,你是不是養我一輩子?”
  “這……”
  江�遲疑了,半年的世間,兩人雖然已經由欲生情,但那情愫畢竟隻有幾絲,不想欺騙女人的年輕人隻能低下了麵容。
  “咯、咯……看把你嚇得!紅姐可沒忘記咱倆的關係!”
  花信少婦笑顏打趣,化解了兩人間初生的沈悶,然後昵語道:“走,今晚再陪紅姐一次,以後就沒機會了!”……
  春風吹拂中,風雨過去,臨別之時,女人發出了真心的感激,“小�,謝謝你半年來給我的歡樂,紅姐也算當了一回正常的女人!”
  性感少婦一邊為年輕男人穿衣,一邊從自己口袋�摸出一個禮物道:“你要走了,紅姐也沒別的送你,知道你好麵子,不會要錢,想起你要抽煙,就買了這個!也算是為自己人生唯一一次出軌的留念,咯咯……”
  “鐺……”
  清脆悅耳的金屬聲悠長回蕩,名牌打火機藍色的火苗歡快跳躍,年輕的煙民對這是愛不釋手,終於第一次收下了女人實質的禮物。
  “紅姐,我太喜歡了,謝謝你!”
  ※※※※※※※※“嗚……”
  汽笛長鳴,火車緩緩離站,盡管多有不舍,但江�還是離開了生活幾年的學校,離開了站台暗處那淚眼相送的女人。
  “再見,紅姐,我會記住你的!”
  心聲在江�心中回蕩,雖然不是自己最愛的女人,但她卻是為自己開啟欲望之門的重要女人,不僅女人會牢記人生第一個男人,男人一樣永遠忘不了第一個容納自己的女人!
  女人——第二種女人,男人一生中喜愛的女人!在這分別刹那,江�終於明白了花信少婦在自己心底全新的地位,再不是以前隨時可以抹去的床友了!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這麼久的相處,無數銷魂的瞬間,他又怎能沒有改變?
  “轟隆隆……”
  火車越跑越快,早已離開了車站的視野,心情複雜的江�禁不住再次閉了閉眼,用他玄異的直覺感受著紅姐逐漸遠去的心緒。
  玄異的直覺?不錯,真的是“玄異”不是形象的比喻,而是實實在在、不同尋常的感覺!
  自從被“怪雷”擊中之後,大難不死的江�就懂得了一個道理——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他發覺自己有了許多不一樣的地方,這第六感就是最為明顯的變化,雖然還弄不清楚究竟得到了什麼,以及為什麼會這樣,但年輕人心底卻是一片興奮,陽光普照!
  嘿、嘿……還有好多神奇的東西在自己腦海�,等待自己去摸索、探尋!
  這怪雷——太美妙了!自己這麼巧被它擊中,真的是洪福齊天!
  真相——我來了!奇遇——不要跑!精彩——再來得洶湧一些吧!


第一卷紅杏偷情·超能初現 第四章 有鬼
  (作者留言:嗬嗬,一寫情色就有人罵,不過知樂早已經習慣!兄弟知道能堅持看《男人幻想》的兄弟都是喜歡情節的書友,但你們可以放心,新書雖然加了一部分情色內容,但情節上比原來要娛樂性的多,因為那是衝刺出版的版本,情節能不重要嗎?
  大西南,華夏國最古老的山嶺地域,籠罩著神秘色彩的夢幻之地!
  春夏交替,豔陽在中天高懸,刺目的光芒不再溫暖,讓人們真切的感受到了夏日的特色。迎著夏日的熱情,江�回到了自己的家鄉——鎮遠縣,並順利的通過了縣城唯一一家集團企業,也是大西南有數的大型單位之一“達康集團”的招聘,隻等過幾天就能正式報到上班,成為“大人”了!
  “呃!各位,我先走了!”
  轉眼之間已是華燈初上,與老同學歡聚的江�揮手告別,帶著七分醉意,蹣跚在夜風之中。
  “嗬、嗬……”
  歪歪斜斜的年輕人在酒意影響下獨自傻笑,一想到同學們關於四種女人的概述,不由心懷一熱,正常男人的幻想就此浮想聯翩,甚至還抑製不住的想起了與自己曖昧纏綿的紅娘子!
  年輕的心回味著第二種女人的性感豔麗,不知不覺,江�已走到了僻靜的背街小巷地帶,位於老街的家就在不遠處。
  “咦!”
  江�擡起的腳步突然停在了空中,心弦一顫,下意識凝神四顧。
  涼爽的夜風吹拂來去,遠處除了人車那隱約的喧嘩聲外,江�視野所及之處,並未發現想像中的情景。
  按理來說,正常人應該自嘲一笑,然後繼續邁步回家;可是年輕小夥子的異常出現了,在心中玄異直覺的牽引下,江�的雙腿莫名其妙進入了巷道,左彎右拐,消失在連路燈也沒有的黑暗之中。
  他在幹什麼?是傻了,還是醉了?如此平靜的夜晚下,他竟然渾身充滿了緊張的氣息,難道這又是“怪雷”帶給他的異常之處?
  答案在江�轉過又一處牆角時出現了,他沒傻,也沒醉,對自己直覺深信不疑的年輕人又一次印證了神奇,眼前的場景絕對是無比真實的犯罪一幕。
  “唔!救命……”
  無私的月華如水傾灑,淡淡的銀輝映出了小巷中危急的一幕。
  三個蒙麵大漢正在將一個女人往巷子深處拖去,而女人拼命的掙紮卻是無能為力,她怎會是三個男人的對手?
  “強姦,搶劫?”
  犯罪的名詞一下子竄上了江�腦海,他不是什麼大英雄,但心底還有幾分正義存在,再加上七分醉意的環繞,正所謂酒壯英雄膽,青年小夥子就爆發出了少有的勇氣。
  “住手!來人啦!有強姦犯啦——”
  汗……他沒有傻傻得上前送死,聰明而理智的選擇了拉開嗓門大吼起來,希望這樣既可以嚇走三個流氓,又可以讓自己得以安全無恙!
  不過江�心中的喜意還未衝上眼眸,無情的現實就大大的戲耍了他一把。
  這是夜晚,又是極為偏僻的地方,不僅沒有引來其他人的注意,就連幾個應該逃跑的流氓也是無驚無懼,反而把江�注意上了!
  初出校園的江�傻眼了,愕然呆立,眼中的世界開始褪色,三個壞人那得意的獰笑充斥了他的心靈。
  “救……”
  披頭散發的女人看到了希望,勇氣大增,突然掙脫兩個大漢的挾持,放開腳步向年輕人衝來。
  “蠢貨!”
  另外一個明顯是頭子的蒙麵人一聲怒罵,率先邁開大步向女人追來,不過他並不著急,這兒可不是三兩下就能逃出去的地方,以女人的速度很快就會又成為自己美妙的獵物。
  “啊!”
  從未經曆過這種事情的江�傻了,混亂的腦海不知所措,望著三個惡棍手中明晃晃的凶器,普通人怎能不心驚膽戰?
  逃,趕快逃命?人類求生的本能讓江�腳步向後一轉。對方的目標不是自己,隻要自己不多管閑事,應該能有驚無險!
  不,不能逃!如果自己見死不救,日後肯定會做惡夢!況且……怪雷……腦海意念一轉,江�就此拿定了主意,身為血氣方剛的男子漢,他絕不當縮頭烏龜!
  “蹬、蹬……”
  年青人動了,不退反進,快步衝向了女人,就在驚恐無比的女人被地上的碎石絆倒的刹那,一雙強健的臂彎劃空而至,將她穩穩的抱在了懷中。
  跑,這時的江�再不猶豫,抱著女人轉身就向自己家中跑去。
  “噢、嘿……臭小子,找死呀,老子的好事你也敢壞!”
  現實並未給英雄什麼便宜,抱著一個大活人的江�還沒跑出巷口,就被三個歹徒圍了起來。
  “廢了他!”
  矮胖的歹徒頭子一聲命令,一把砍刀、一根鐵棒幾乎同時向少年撲來,兩個魁梧高大的大漢明顯是打架的老手,下手之處都是人體脆弱的要害部位。
  “啊!”
  臉色發白的江�抱著女人閃開了第一輪攻擊,退到牆角的他七分酒意一下子被嚇了個精光,心神全被歹徒的殺氣籠罩!
  這可已經超出了江�的預計,想不到眼前的三人不是普通的流氓,竟然敢動輒要人死命!
  “小子,下輩子再當英雄吧!”
  矮胖頭子無比得意,一心滅口的家夥目光色欲淫邪,又望向了瑟瑟發抖的女人。
  “呼——”
  鐵棒與砍刀兜頭而來,凶狠的氣勢讓年青人是無力抵擋,身處牆角又無處可逃,唯一能苟延殘喘的機會,就是把懷中的女人推向歹徒!
  江�動了,不過他不是向罪惡低頭,而是像一個真正的英雄那樣猛然轉身,以挺拔的身軀把女人護在了身後!
  “啊!”
  披頭散發的女人絕望的目光閃現震撼的神色,生死刹那,她竟然離奇的忘記了自己危險的處境,不可思議的望著傳說中才會出現的不怕死的——英雄!
  歹徒可沒有什麼人性,對手越是正直英勇,他們身為流氓的“尊嚴”就越是惱怒,做為壞人,決不允許有不怕自己的好人存在!
  不慢反快的凶器更是殺氣飆升,最先砍到的刀刃已經將少年肩頭的衣服壓向了血肉之軀,鐵棒揮向頭部的勁風也呼嘯著吹動了年輕人的黑發。
  江�並不是經過特殊訓練的專業人才,麵對這近在咫尺的致命危機,他除了等死還能幹什麼?他會是那種為了正義而不要命的鹵莽好漢嗎?
  女人眼角餘光從江�肩頭望過去,看到了極端危險的處境,嚇得是呼吸一頓心房抽緊,過於恐懼不禁讓她有窒息的感覺,甚至還出現了幻覺,恍惚之間,好似看到眼前的年輕男子眼中閃過了一道怪異之極的七彩光芒!
  他是人,又不是燈泡,當然不可能出現這種色彩,女人這不是幻覺還是什麼?
  “啊——”
  驚聲的慘叫歇斯底�,撕裂了夜空,震撼了天地!
  瞬息之間,絕對是一眨眼也不到的時間,女人發白的臉色就變成了無比的驚訝,還有不能消散的愕然!
  這、這……這太出乎意料了!太不可思議了!仍然還是幻覺嗎?怎麼會這樣?過於強大的“意外”讓女人一時還不能清醒,忘記了自己應該狂喜歡呼!
  “啊……”
  躺在地上呻吟的不是身處絕境的江�,而是頭破血流的三個歹徒,扭曲的麵容在痛苦中透出無比的恐懼!
  “鬼、有鬼,有鬼呀——”
  那歹徒頭子至今也未明白,手下的鐵棒為什麼會敲在自己頭上,而自己的武器也重重地砸在了手下肩膀上,拿刀的家夥更是幾欲暈倒,為什麼自己仍然緊握的砍刀會鑲嵌在自己胳膊上。
  這、這……這絕對是有鬼!肯定有鬼!
  對於超出自然的常識,人類唯一的反應就是恐懼,沒有人性的三個家夥掙紮著站起來後,連一秒也不敢多呆,立刻連滾帶爬飛奔而去,比喪家之犬跑得更快、跳得更高!
  “鬼,有鬼!”
  獲救的女人竟然也這樣呢喃,雖然“鬼”是幫了自己,但她顫抖的目光四處環視之時,還是寫滿了懼意。
  女人一直與救命恩人緊緊抱在一起,她自然知道不是青年所為,但現場除此之外一目了然,沒有任何人影,這一切除了用“鬼”來解釋外,根本找不出一點符合科學的理由!
  “撲嗵!”
  鬼沒找到,女人緊抱的年青男子卻身軀一軟,整個人一下子昏倒在地!
  “啊!”
  女人的驚叫是焦灼無比,隱帶哭泣的呼喊還是未能喚醒昏迷的英雄,而江�也很是奇怪,沈睡的麵容一片痛苦扭曲,仿佛正在承受刀山火海一般。
  難道他也被“鬼”教訓了,不對呀,他可是正義勇敢的大好青年,怎麼會呢?
  奇怪,太奇怪了!奇跡,絕對的奇跡!



















0.013373136520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