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換妻那些年(1)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今晚的別墅不在像以往那麼顯眼,外面的綵燈已經全部關掉,只留了停車場
和門口幾盞燈。即使有陌生人靠近,也會誤認為只是普通人家,不會猜到裡面正
開PARTY。

  門口沒有人迎接,我和妻子不在感覺陌生,也不在需要這些。

  停好車,她挽著我的手,徑直走進別墅。

  內部果然跟外面不同,熟悉的感覺再次撲面而來。可能太久沒聚會,今晚想
玩得特別,盡興點,這次似乎比以往更加瘋只開了旋轉的五綵燈,閃爍的燈光看
不清人臉,一切都有點模糊,夢幻,像是在夜場大廳。估計人還沒到齊,音樂聲
不是很大,不知是不是刻意調過,大廳真的很暗,走近也只能依稀看清對方是誰。

  不過這也很刺激,完全分不清眼前的女人是誰,是能憑感覺,聽聲音,聞香
水味。突然有點豬八戒,抓媳婦的感覺。走進人群,我和妻子就被分開,男女又
分開陣營。

  越是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就會越期待,這就是人的好奇心。

  喝了兩杯酒,陸續有三隊夫妻到來。

  暗數了下,有八個男人。不過看了半天,也只認出蘇峰和錢吳。蘇峰因為身
板,在這群人中很顯眼。錢吳是因為身高的關係,大概猜的。也不知有新面孔到
來,還是全都是認識的人。

  人似乎到齊,葉紫嫣招呼所有人聚在一起。蘇峰先把這段時間,關於俱樂部
暫停聚會的事說了下,說問題已經解決,還叮囑所有人,以後要更加小心,這次
就是個提醒。

  這些我心裡都明白,不過還是附和的點頭。男女擠在一起,但誰也看不清誰
,為了不鬧出笑話,男女還是各自大堆,這樣至少不會鬧出笑話,站到別人的丈
夫身邊。

  我四處尋找,也認不出妻子。所有女人都穿著高跟鞋,燈光暗了後,遠遠看
去,連衣服顏色也分不清楚,身材也差不多。

  沒有拖太久,總共就講話不到五分鐘,就由葉紫嫣宣佈聚會開始。啥也都沒
做,她就以要謝謝會員一直以來支持俱樂部為由,敬了兩杯酒。

  又是那種高度酒,有過前幾次,已經漸漸熟悉那種辛辣,當然,每次提供的
酒裡面都有那麼一點點催情的東西,對於這些沒人揭穿,於是身體很快發熱,冒
汗。

  喝酒閒聊時,葉紫嫣介紹今晚的節目,交際舞。但規則很不同,男人在外面
圍成一個大圈,女人在裡面,隨著音樂旋轉。轉到那個男人,兩人就成舞伴,直
到音樂下一個節點。簡單解釋,就是玩輪轉,每個男人,女人都有機會,全不落
空。

  葉紫嫣話音落下,音樂的聲音越來越大,燈光調的更暗。這麼暗的燈光,男
人分不清摟著的女人是誰,女人也分不出對面的男人是誰,一切都靠自己去感覺
,去猜測,會讓人感覺很神秘,更期待。而且這種氛圍下,即使有什麼暖昧舉動
,也投人能察覺。

  跳舞,是我和妻子的弱項,除了結婚,公司年會,還有加入俱樂部後跳過次
,平常根本投機會,也沒那心思。總的來說,我和妻子都很生疏。

  男人圍成一圈,女人站到裡面,隨著音樂女人一步步靠近。男女雙方都想努
力看出對方是誰,奈何光線很暗,無法準確判斷。只能憑身高,特徵,氣味,等
等去猜測。感覺很神秘,很激動,誰也不知道眼前是誰的妻子,也不知道下個會
輪到誰的妻子。

  不管是對遊戲,還是對舞伴,俱樂部的男女都不陌生。我和妻子比較吃虧,
剛加入俱樂部不久,還有很多人沒怎麼接激過,根本無法準確分辨。

  第一個女人靠上來,當握上她的手,摟到她的腰,我心頭咯卡了一下。有點
癢癢,拚命去想,還是猜不出來。女人對我也很規矩,走步,轉圈還會稍稍帶我
一下。

  女人身上的香味很奇怪,不像是刻意噴的香水,更像某種沐浴露。具體說不
上來,接觸的女人中,沒有關於這種香味的印象。也可能是沐浴露的香味,壓過
了香水,反正感覺就是很奇妙,摟著個陌生女人。

  起初還能保持鎮定思考,努力去分析,不過喝了點酒,轉幾圈後就徹底暈了
。看身邊那些旋轉,舞動的女人像漂浮的魅影。不知是真好奇,還是慾望心作祟
,我總想分清楚對方,扶在對方的手開始一點點移動,沒辦法用眼睛看,就用手
去感受。

  女人穿的裙子很薄,很貼身。相信她察覺到我的舉動,腰很細,很軟,慢慢
滑下去,臀部不是很豐韻,但很結實,捏起來很有手感。估計是個需要經常保持
體態,站姿的人,這樣的人才需要時時刻到提臀,讓臀部緊實。

  在腦中過濾了遍,不認識這樣的女人,這個臀也沒摸過,葉紫嫣的臀更翹點
,捏起來彈性十足,梁玉珍的吞更豐韻,捏起來更柔軟,其餘的女人也不是。心
底有些激動,冒出個問號,難道是個沒接觸過的女人?

  還不死心,手在大腿遊了圈後,又慢慢向上走。當靠近那對小惡魔時,對方
似乎有點抗拒,夾了下手臂提醒我別亂動。

  沒有理會,因為我理所當然的認為,她也不知道我是誰,即使做亂,事後她
找不到肇事者是誰。就像把男女放在同一張床上,都把眼蒙起來,女人會變得害
怕,但男人膽子會變大。

  手繼續上遊,碰到塊硬布,是胸罩。心裡很急動,手有點顫抖,感覺像是要
擦阿拉丁神燈。有沒有接觸過,立馬就能分辨出來,正當我邪惡的準備拿捏時,
音樂突然一變,節奏變得歡快,讓人振奮。

  但我也卻歡快不起來,懷中的女人像只是巧的小精靈,嗖的一下就從我懷中
掙脫出去,輪到下個男人懷中。我當時只想罵娘,差一點,差一點就掌握到了。
不過沒有給我多想,因為下一個女人又轉到我懷裡。

  這個女人不同,兩手握在一起,我就分辨出是沐心如。上次在沐心如家的瘋
狂現在想來自然讓人激動。這性格靦腆的女人,手心很涼,捂在手裡也半天不熱
乎。而且她給我深刻的印象不止於此,她身上那讓我迷戀的奶香,也讓我無法忘
記。不知沐心如分辨出是我沒有,面對她的靦腆,我總有種想作弄她的邪惡慾望
。腰間手滑到臀部,她今天穿了條半截裙,有一點讓我覺得很不錯,就是來這聚
會的女人,都穿得很清涼。

  透過薄沙,能清楚感覺裡面小褲形成的疊痕。我作惡在沐心如屁股上狠狠捏
了把,力道有點重。她毫無防備,被捏的身子繃緊,腳步虛浮,走位時差點摔倒
,幸好我早有準備,緊摟著她。

  沐心如沒有說話,嬌怒的在我背上拍了巴,估計還沒認出我是誰。我心裡有
些興奮,高興,這種我在明,她在暗的感覺果然很爽。沒有提示,按著她屁股的
手用力收緊,兩具身體瞬間緊貼在一起。她有些無助,可又無可奈何,轉圈時,
我們腳步交叉,摩擦的很用力。

  沒幾下,沐心如的身子就軟了,半掛在我身上。我也被摩擦的全身燥熱,小
弟弟早就蘇酲,頂在她兩腿間,清晰的感覺到她的陰部。走動,搖擺時,都會被
撞擊到。

  感覺很奇特,穿著褲子,身體的快感沒多少,但精神卻很興奮,愉悅。像是
當著眾人偷情,在眾人眼皮子底下作樂,有種偷歡的快感。事實也就是這樣,在
我的前面和後面都有著人,雖然看不清是誰,但能看到兩個身影是重疊在一起的。
我不滿足於這樣,手慢慢的從裙底探入,撫摸著被絲襪包裹著纖細的雙腿,漸漸
往上,到達大腿內側,顯感覺到懷中沐心如顫慄了一下。

  再想往裡深入一些時,被她的手按住。我正興奮著,她哪裡擋的住,手一下
子就摸到了沐心如的三角地帶,那裡已經溪水氾濫了,我靠近她的耳朵,你已經
濕了哦,沐心如默不作聲,可能被人識破秘密太害羞了,報復似的靠在我肩頭,
張嘴咬住我的肩膀。

  怕她太生氣,我也不伸進她的內褲裡,就在她的陰阜上來回摩擦,弄的沐心
如有點嬌喘,手心也漸漸熱起來。很爽,很奇妙

  可好景不長,正享受時,音樂在變。

  估計早就羞得受不了,她瞬間擺脫我,轉向下面。

  有點失落,唸唸不捨,但也很期待,期待下一位會是誰。這遊戲真是太爽了
,不知誰想出來的。滿心期望,怎麼想不到,換來的竟然是失望,準確的說是痛
苦。

  下一個女人剛貼上來,我就有不好的預感,沒想到真的料中。摟在一起,她
似乎認出我來,我還沒動手,她就主動貼上來。

  自然察覺還沒消腫的龍頭,根本沒給我時間多想,扶在腰間的手,毫不客氣
的轉向在龍頭狠狠拍了吧,罵說:你還真是不老實!

  強電流,真的是強電流,瞬間襲便全身,麻木,疼痛差點讓我癱軟。夾住龍
頭,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哼哼唧唧的,就差眼淚鼻涕一起流了。能這麼做的自然
不是別人,就是梁玉珍那惡女人。

  你也太狠毒了吧! 我咬著牙,減輕痛苦說。

  這不是你希望的嗎?禍害誰了?不想被人察覺,梁玉珍帶著我慢慢晃動問。

  沒禍害,是我自己控制不住。我夾著龍頭謊言說,為小命著想,這個時候當
然要說謊。如果說出實情,誰也料不到還會發生什麼慘絕人寰的事。痛感好半天
才慢慢退去,我可不想在來一次。剛才耀武揚威,現在像條被抽了筋的龍,完全
癱軟。

  梁玉珍肯定知道我在說謊,但發洩完,她也沒追究。雙手圈到我脖子,掛在
我身上。面對這女人,我根本不敢反抗,如若不然,後果我不敢去想。

  妻子被她教唆壞,我也只能乾瞪眼,只敢在家裡給妻子上上思想課,希望不
要變得太快,千萬不能變成這瘋女人一樣,不然日子肯定沒法過。

  面對梁玉珍,自然不敢亂來。我中規中矩的摟著她,手都是輕輕放在腰間,
不敢貼著手心。轉了沒兩圈,她越抱越緊,越靠越近,完全貼在我身上,一條腿
卡到我褲襠中。走動時,不停用腿噌我褲襠裡的軟龍。

  我被擦的火急火燎,又不敢動手報復,心裡想貓抓一樣癢癢,梁玉珍這女人
鐵定誠心讓我難受。估計她此刻正得意著,我心裡有點火光,為什麼總被這女人
壓著。這次不打算忍著,手突然滑到她上圍,摸到她乳房,報復似的狠狠抓了把。

  沒料到我舍這樣做,梁玉珍受驚的身子一縮,看來捏疼她了。在我胸前拍了
把,半嗔半怒道: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沒想到是這個反應,準備好承受的後果投來,似乎梁玉珍也沈醉其中,還很
享受。我膽子大了不少,手滑下去,重重揉捏她臀部說:在壞也沒你壞。

  是嗎?

  我們抵在一起,梁玉珍絲毫沒有反抗,夾在我胯下的腿,反而加重了力道,
噌得我又痛又癢。她要加碼,我也不肯認輸,決定跟她奮戰到底。一手翻開衣服
,直接滑向胸罩,另一手拉開裙子,勾開底褲直攻後路。狠狠一把將她拉近說當
然。

  梁玉珍沒料到我的舉動會這麼激烈,捉住我想探路的手說別玩太過分。

  你怕啦?我得意問。

  哼,誰怕,只是這地方不合適,你不想等會當眾出醜吧說不定下個就輪到你
妻子。梁玉珍說。

  這話也不無道理,我借坡下驢道,好,這次暫時放過你。不過手可沒拿出來。
上面的手伸進梁玉珍的胸罩,擺弄著她的乳頭,原本小小的乳頭現在已經變的充
血堅挺起來,下面的手從她的後菊花繞到前面來,潺潺的溪水已經濕潤了芳草地
,找到陰蒂小心扣弄。

  懷中的女人也不甘示弱,手心隔著褲子貼在我的弟弟上,拉開了拉鏈,放出
早就躍躍欲試的陰莖,一隻手放在上面來回套弄,一直處在充血狀態的陰莖又大
了一圈。就在梁玉珍被我挑逗的火起,扶在我胸前吐氣如蘭,快受不了時,音樂
在變。

  終於送走那粗暴女,心裡沒有半點惋惜,更多的是期待下一個。不著痕跡的
把龍頭按下,用褲子繃住,不然再出醜,或遇上妻子就真不妙了。

  想到妻子此刻不知在誰的懷裡,被哪個男人溫存或者同樣像我這樣被玩弄,
心裡居然沒那麼多疙瘩,只是有點小吃醋。胡思亂想時,那種讓我熟悉,永遠無
法忘懷的香味,撲鼻而來。

  有點激動,沒想到這麼快就轉到葉紫嫣。剛入手,我就毫不隱瞞,鬆開大腿
夾住的陰莖,抱著她的屁股就戳到了腿間。她雖然被嚇的小聲驚呼,但很快就意
識到是誰,也感覺到下身那件器物。

  葉紫嫣就是善解人意,不用我指揮,主動夾緊雙腿貼上來。雖然沒有太多深
入,但也夠我舒服一陣,我揉捏她的細腰和屁股,她掛在我脖子上,主動把嘴迎
上來。

  差點爽翻,好久沒拈到這張讓人迷醉的紅唇,舌根糾纏,交換蜜汁。我瘋狂
吸食葉紫嫣嘴裡的瓊漿,不止身上的香味讓人心安,溫液也讓我血液沸騰,感覺
整個人都精神不少。一隻手按住葉紫嫣的屁股,一隻手伸進上衣裡面,推開胸罩
,用勁揉捏著乳房,葉紫嫣嘴裡發出嗯嗯的呻吟,享受般回應著。

  沒多久,我居然感覺到褲頭前有點濕潤,溫熱。隔著兩層褲子,居然都浸透
了,不知葉紫嫣在前面,被那些男人怎麼侵犯過。手心在葉紫嫣的屁股上來回摩
擦,並沒有發現內褲的痕跡,心裡想著難道是丁字褲?

  又往臀溝裡摸索一陣,沒有找到那條細細的帶子,沒穿?撩開裙子,手指直
接碰到陰道口的一片草地,不僅僅草地沾滿了水漬,就連裙子的前擺也被陰道里
流出來的水浸濕了。手指插進陰道,裡面灌滿了淫水,舌頭從葉紫嫣的嘴裡退出
來。

  我問她:你沒穿內褲?

  穿了。

  那現在?我追問道。

  剛才被周倉脫了,葉紫嫣趴在我肩膀上小聲回答。

  我惡作劇的問:他沒有沒插進去?

  他剛想插,音樂就換了。

  我的小弟弟早就硬的像金箍棒了,這時我再也忍不住了,撩起葉紫嫣的裙子
,提起她的一條腿放在我腰間,對準她的陰道,一下子插了進去,葉紫嫣發出〔
啊〕的一聲,慌忙摀住了嘴。



屋裡的音樂聲很大,剛才的那一聲除了我根本沒人聽的到。受到前面幾個女
人的刺激,我的身體裡面彷彿有著一團火在燃燒似的,急需水把它澆滅。我扶住
葉紫嫣的腰肢,下身快速的抽動著,葉紫嫣也被前面幾個人撩撥的不行,再加上
我的插入,完全動情了。我的耳邊沒有了音樂聲,只有葉紫嫣的呻吟和下身交合
處啪啪的聲音,俯在耳邊,發出〔啊……啊啊……你個大壞蛋……啊……你們都
是大壞蛋……〕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我更加用力抽送,反正音樂不停誰也聽不見。

  〔用力啊……啊……啊……我快到了……〕葉紫嫣的陰道一緊一緊的收縮起
來,使勁抓著我的後背,不停抓扯。

  陰莖被淫水包圍,感覺她的陰道越來越緊,瘋狂的向我索吻,我再也頂不住
了,按住她的屁股,猛的向裡一插,感覺插到底了,葉紫嫣的陰道突然一縮,大
量的淫水沖刷出來,馬眼受到沖刷,全身一熱,精液便從馬眼射向陰道深處,葉
紫嫣被火熱的精液一沖擊,陰道又是一緊,又一次達到高潮。

  這時音樂聲漸漸變低,快要換音樂了,我急忙從葉紫嫣的陰道里抽出陰莖,
感覺像是拔一個活塞,拔出陰莖,精液混著淫水從葉紫嫣的陰道里流出來,我從
口袋裡拿出紙巾和葉紫嫣手忙腳亂的處理現場,音樂聲停止,我急忙把小弟弟擦
擦,拉上拉鏈,葉紫嫣也轉向了下一個人。

  很快音樂再變,這次懷中又鑽入個陌生的女人,陌生的手感,陌生的香味,
我努力試探,也沒猜出是誰。不知是經過前面,她已經習慣,還是沒把這點侵犯
當回事,過程中根本沒一點反抗。由於剛才在葉紫嫣體內射了一次,這次反而不
那麼激動了。

  接下來的幾個女人都不認識,其中有個凶悍的女人,手剛想作亂就被狠狠抓
住,那勁兒不比男人小。警告意味很濃,像是在是說,如果我敢繼續亂來,就把
我過肩摔。遭到這麼激烈的反抗,自然不然在貿然亂來。這個女人給梁玉珍有一
拼了。

  把所有女人過濾了一遍,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秦雪。沒想到這女人不知忠貞,
還真有點本事。但我也沒太在意,心裡還嘀咕,如果被我抽到,看我怎麼收拾你
,不知在床上,她是不是也這麼威猛。

  這段難受的舞終於過去,送走一個瘟神,下個女人剛貼近,手根本沒過腰,
直按迫不及待的滑向屁股。喝了點酒,加上經過這麼多女人,不止心,連腦也早
就暈了,亂了。柔柔軟軟,捏起來手感很不錯,試探幾下後感覺有點熟悉,一時
想不起來。

  見她沒有反抗,手慢慢滑上腰,很細很軟,感覺非常熟悉,就是腦子遲鈍,
忽然間想不起是誰。想進一步確認,直接向胸襲去,即將碰到時,手啪的挨了一
巴掌。

  〔這麼多女人任由你作亂,好玩嗎?〕懷中的女人突然出聲。

  呃!老婆! 我當時真想去死。

  〔還知道我是你老婆?〕妻子酸溜溜的說。

  〔當然知道,我認出是你,才敢這樣亂來! 〕我昧著良心胡扯說。

  〔少騙人,你對前面每個女人都這樣吧! 〕妻子毫不客氣的拆穿我的謊言。

  〔沒有,絕對沒有。〕這種事,打死也別承認。既然說開了,我也更大膽,
摟著妻子跳舞,仔細感受著她,手也故意在她伸手四處遊走。手掌慢慢滑向妻子
的乳房,輕輕揉捏。

  妻子果然中招,沒幾下就軟綿綿的靠在我懷裡,連想說的事也忘記。

  這麼快就沈醉,看來她前面也累積了不少數望,體內肯定也慾火翻濃。即使
她意志堅定,但終究是個女人,身子此刻肯定癢的難受,急需男人慰藉吧都是男
人,我自然也能猜到,前面那些男人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特別是那些還沒跟
妻子歡好過的男人,更恨不得將妻子整個吞下去。想到她被前面那些男人肆意玩
弄,我的心有絲絲吃味。

  手滑進裙子,隔著底褲,裝著無意似的從下面滑過,手上拈滿粘稠,早己濕
了大片。手背貼著妻子大腿內側,絲襪同樣是粘稠一片。果然跟料想的一樣,不
知為何,我的心裡還是有些不甘。

  敏感的妻子自然察覺到我的舉動,她猜出我的意圖。身子羞憤的猛縮,把我
的手從她裙子中拉了出來。我收回手,靜靜的摟著她跳舞,她也軟軟的靠在我身
上。我不知她此刻是什麼感受,但我腦中卻不斷浮現,她被折磨,被蘇峰,周倉
那些男人侵犯的畫面。

  雖然心裡還是有點疙瘩,但不知為何,此刻我居然沒有後悔。我們摟在一起
跳舞,感受對方的心跳,感受著此刻的感受氣氛。

  漸漸投入時,音樂再次切換。妻子從我懷中滑出去,投入另一個男人的懷中
,我望著她心有不捨,但又無可奈何。不知她是不是也同樣捨不得,還是玩的很
投入,很盡興。想到她的性格,我更願意相信她同樣不捨。

  俗話說有得必有失,走神時,懷中又闖入個女人。。

  沒等我去確認,她就出聲道,〔你發什麼呆?〕

  我被喚回意識,聽出是李秋月的聲音。自從在浴室強行發生關係後,不知是
她躲著我,還是不好意思面對我,我也不知該如何面對她,都沒在聯繫過。

  〔沒事! 〕我輕聲回答,奇怪的有些緊張,像是犯錯的小孩兒,手都不知
該放哪兒。

  〔怎麼?突然轉性了?還是覺得對不起我?〕李秋月察覺我的一樣,調笑似
的說。

  〔有區別嗎?〕我疑惑問。

  〔當然有,我會視你的回答,決定原不原諒你,給不給你甜頭。〕李秋月踮
起腳尖,貼近我耳邊吐氣如蘭說。

  看來是我太執著,太上心,自責,她能這麼說,代表是早就原諒我。

  不過為讓她開心,我還是半真半假道:〔當然是覺得對不起你!〕

  〔好吧!我會把那件事忘掉,當做從嗎發生過〕李秋月伸出舌尖,順著我耳
垂舔舐到耳孔說:〔你也要忘記哦!〕

  〔恩!〕我全身麻癢,顫抖。

  李秋月牽著我的手,主動放到她腰間,貼在我身上,舌尖順著耳朵舔到脖子
,手還勾引似的輕揉我下身。擔心妻子現在被人玩弄,加上妻子累積的情緒,我
瘋狂的親吻,揉捏她酥胸,後臀。

  她扭著腰回應我,手隔著褲子,不停幫我套弄,搓揉。

  想到妻子就在身邊,還有那麼多男男女女,我的情緒很激動也很絲絲醋意,
激動的是好像當著妻子的面偷情似的,吃醋的是不知道現在妻子是被別人怎麼玩
弄著。李秋月還真是什麼都敢做,不過確實成功挑起我的慾望。我很快就不滿足
,按住她的手,摟緊她的腰,挺進她腿間。

  李秋月很知道如何為男人製造快感,她主動提起貼身的裙子,讓我直接戳到
大腿間的嫩肉,而且還交錯雙腿,夾的更緊。真有實戰般的感覺,我們都假裝扭
動,我迫不及待的挺動腰部。

  這樣貼緊的摩擦,李秋月也能享受到異樣的快感,她為了不叫出聲,把臉埋
在我胸前,竟然張嘴咬住我的胸口,像個嬰兒般吮吸。從沒有過這種體驗,非常
特別,有點分不清自己是男是女,是在交歡,還是在哺乳,偶爾還會莫名其妙的
懷疑,自己是不是變成女人。

  在這種環境,這種刺激,真的堅持不了太久,很快就全身發熱。但音樂完全
不給我機會,在即將奔赴時,突然就跳了,跳了,TMD跳了。

  不知是故意報復,還是在作惡,李秋月瞬間從我懷裡脫身,轉向下一個男人
。她像個作惡的女惡魔,挑起人內心深處的慾望,又永遠不讓你滿足。

  在你即將尋到快樂時,轉身化作一陣黑黴,消失在你的世界,讓你像做夢般
驚醒,心中懷念,嚮往,可永遠無處尋找,也尋找不到。這種遺憾,會永遠留在
心中,折磨著人的內心,讓你無從發洩,只能被慢慢的折磨得消瘦,直至死亡。

  這次,李秋月做的很成功,我真的有那麼幾秒,感覺失去希望,彷彿世界上
所有一切都失去色彩,變得不再美麗,沒有了吸引力。連下一個女人沒入懷中,
也有些食之乏味。接下來玩的有點心不在焉,很久才慢慢恢復,沒等我再次打起
精神享受,遊戲己臨近尾聲。說不清這是李秋月故意的捉弄,還是我自作自受,
遭到報應。

  音樂聲停了,屋裡的燈也亮起來了,在燈亮起的那幾秒,我看到所有人都慌
忙分開,整理衣服。不遠處錢昊和葉紫嫣分開,錢昊還在拉著拉鏈。

  〔不知道插沒插進去?〕我心裡想著

  大家都向中間的吧檯走去,我注意到妻子走路的姿勢有些怪異,雙手按住裙
子靠近大腿的地方,小心翼翼的走著,原本束著的頭髮現在也散來了。男人們都
心照不宣的拿起酒杯掩飾尷尬,女人的臉頰都紅撲撲的,衣服都各有不同的淩亂
著。所有人圍在一起閒聊喝酒,為洗去心底那點遺憾,我喝了不少。酒精果然能
讓人麻醉,看著四周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感覺醉生夢死也不過如此。

  不知喝了多少,也不知聊了多久,恍優惚惚,連妻子在哪兒都分不清。這種
迷濛的環境,加上酒精作怪,讓人心底的慾望在不知不覺中蔓延,翻騰。

  氣氛變得有點暖昧,男女都嘻嘻哈哈,似乎都感覺對對方身體在發熱,喉嚨
在發乾。不知是不是感覺時間差不多,時機也差不多,葉紫嫣走出來,宣佈到踏
青時間。

  聽到踏青,其餘男人似乎有點失望,女人卻興奮,雀躍。我和妻子有點茫然
,不知道怎麼回事。

  葉紫嫣解釋說,就是今晚讓女人選,男人圍成一圈,女人在圈子裡面,抓到
誰就是誰。




















0.014081001281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