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離家出走的妻子」淑怡自白 (七) 迷姦失貞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作者:edchk


自和老公結婚以後,一直以為過去一切炫爛的日子,會從此歸於平靜,而我這十多年也一直克守本份,生了孩子,便更深居簡出,除了接送上學之外,自己甚少了出外遊玩.

孩子開始上學後,老公見一切安定下來,又一次把注意力放回在生意上,不斷外出公幹,忙得晨昏顛倒,留下我獨守空帷,不碰我己一段時間了.

在虎狼之年的我,雖未至饑渴難耐,但仍有自然的生理需要, 只是己決心做個賢妻良母,便只有強自壓抑,有時實在忍不往了,便在孩子上課時在家偷偷玩玩網愛,靠自慰解決生理的需要.老公見大家早溝通好網上的安全措施,便也詐作不知了.

漫長的日子,光是上網也花不完我的時間.幸好上次母親來加拿大探訪時學懂了打麻將,在家無聊時便找蘇琪和那班同樣寂寞的女人一起寄情玩牌.有一天孩子去了同學家開Sleep Over(過夜)生日派對,便打算找蘇琪約牌友到家裡打麻將.那知郤找不著蘇琪,但在掛上電話時剛好亞娟打電話來,閒聊中知道我找不到牌友,便自告奮勇說包在她身上,叫我準備一切,安心等她帶牌友來.

過了一陣子門鐘響起,打開門竟見亞娟帶來的二人竟是阿財和另一個二十幾歲陌生的年輕小夥子.我一見阿財便心�不爽,但做主人不能太不給別人面子,只有不滿的瞪了亞娟一眼,陪著笑便招待他們進來了.

原來阿財在咖啡廳那次知到我是不會對他看得上眼的了,就找亞娟幫忙引路,現在給他們找到機會,我雖心中納悶,也只有讓他加入牌局,想不到就這樣著了道兒,後來因怕老公罵我貪玩引狼入室,才推說是蘇琪安排牌局罷了.

那天我的手氣不錯,連胡了幾次大牌,又再自摸一次大三元碰碰胡湊一色,可把我樂死了,漸漸心情好了起來,人也放鬆了.一路玩牌一路談笑,知道了阿財原是來自台灣的木工師傅,他假借觀光探親之名到加拿大,其實是臨時應聘,來幫一個親戚的工地,負責細木作的裝潢.

年輕的小夥子叫阿東,原先是阿財的台灣工廠的泰勞,是個泰國華僑.阿東反應機伶手藝不錯,阿財就安排他一起到加拿大幫忙.冬天淡季事少,他也樂得跟著阿財遊手好閒.阿東的皮膚雖然稍微黑了些,倒也乾乾淨淨.反而笑起來牙齒顯得特別潔白,讓我覺得很純真樸實的感覺.

阿財打牌的時候一雙賊眼,一直色咪咪的盯著我看.他不只毛手毛腳吃我的豆腐,連嘴巴也不放過我,時常用一語雙關猥瑣話,什麼我的鳥給妳吃啦,摸妳的奶罩啦,妳媽的中洞自摸啦,………….搞得我真是倒盡了胃口,只有盡量不望向他,洗牌時也刻意避開阿財髒兮兮的的雙手.

倒是阿東三不五時獻個小殷勤,令我不由得心懷感激的多看他一眼.有時在牌桌上碰到我的纖纖玉手,我也由得他沒有刻意縮開,這本來也沒有什麼,可是妹無情, 「狼」有意.大家都以為我看上了阿東.

當天離聖誕節還有半個多月,溫哥華就下了那年的初雪.那場雪不但下得早,還大得破了歷年紀錄,讓人措手不及.老公本要從卡加利回溫哥華,結果溫哥華機場因為這場破紀錄的大雪,機場設備不足應付而暫時封閉.老公便打電話給我說被困在卡加利機場,今天回不來了.

我那時玩得正在興頭上,心不在焉的接完電話便繼續打牌,也沒留意阿財在聽到我老公不回家時,露出一抹詭異的眼神,正在心�盤算怎樣乘這不可多得的機會,把我弄上手一親芳澤.

阿財見我整天對著他都是一臉厭煩, 便知我和常在咖啡廳出入的那些怨女人妻不同,是沒可能會熟落後主動送上門, 便想到用藥了來個霸王硬上弓,到時我怕事情鬧大了不好收拾,便會像其他良家一樣啞忍了.

打完八圈麻將,天色亦晚了,大家便休息一下才繼續.亞娟叫我帶她去廁所,阿東郤到廚房冰箱裡拿飲品給大家.阿財看我對這個年輕的小夥子是另一種好臉色,見我跑開了就偷偷跟到廚房,自己先吃下幾顆威而剛.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一瓶春藥,滴進去果汁裡,攪勻了拜託阿財把它拿給我喝.

大家回到牌局,阿財推說是天氣冷就跟我要了點酒,還頻頻對我勸飲.我怕被灌醉,所以一點酒都不敢喝,只是喝阿東拿給我的果汁,誰知還是中計了.

他們見我把加了料的果汁一飲而盡,三人暗暗的互望了一眼.現在回想起來,亞娟該是一早知道的,所以才把我引開,給他們下藥的機會.可憐不知情的我,喝下果汁之後,下面燙燙的,開始坐立不安.

亞娟卻故意一面打牌,一面吱吱喳喳的說個不停.大家都是過來人,只要有人打開話題, 便變成越談越色, 不覺把話題轉到房弟之間的私密情事.最受不了是亞娟竟連背夫和情人偷吃的豔事也不知羞恥的繪形繪聲的詳細說明,久旱的我聽到她這樣露骨的不停描述自己怎樣在床上給弄得消魂蝕骨,咬碎銀牙, 難免引起了心中陣陣漣漪,腿間亦不覺濕了一片,但我怎也想不到這一切完來全在他們計算之中.

我下面濕的怪難受,弄到混身不自在,便裝作要去洗手間,打算悄悄的整理一下. 我快步走進洗手間把門關好,把吊帶裙拉高,拉下內褲一瞟,只見褲襠上濕透了一大片,連忙拿紙巾先擦乾內褲,再換一張紙巾擦下體.誰知擦到勃起的陰核時全身如觸電般一陣顫抖,連汗毛也豎起來,差一點便叫了出來.

我還不知給下了藥,心想自己真是不爭氣,一聽到亞娟怎樣追求肉體歡娛便自己發騷想入非非,只有匆匆清理羞人的濕痕,收拾心情回到廳中繼續打牌.

那知阿財乘我不在,又掏出一包春藥加入了一杯阿東剛為我倒的果汁之中,眼看著春藥瞬間溶解,二個男生面上止不住的興奮,但亞娟看見便擔心的說:「你們不是早已在果汁中下了藥嗎?小心別弄出人命!」

阿財:「這是西班牙金蒼蠅,這種藥只會令人全身發熱和性飢渴,更容易達到高潮和牲趣持續更久,但不是迷幻藥,所以被下藥的人神志仍是清醒的,不會過量,喝多一點才能令她High足一晚,和我玩到天光.」

回到廳中玩了一會牌,我漸漸發覺自已唇焦舌躁,十分口渴,便想也不想的拿起被下了藥的果汁便喝.這時阿財一夥知道我藥力開始發作,三個人六隻眼更是充滿邪意地看著我的反應.

我喝完全那杯加了料的果汁,不但不解渴,反而喉嚨更乾,呼吸也急促混亂起來,而乳房卻漲漲的,連乳頭也無故發硬凸了起來,還有心�不知為何竟好渴望想和人接吻.

早就在覬覦我的美色的阿財,看到我這些變化,便知是藥效己完全發作.他見羊已經入了虎口,便嚷著肚子餓,支開亞娟和阿東去買外賣, 其實是要讓我與他單獨留下,好方便他更加肆無忌憚地挑動我的情慾,也避免我因羞於被其他人看到堅決抗拒而壞了他的好事.

亞娟和阿東兩人一走, 阿財便拉我和他一起坐在沙發談天.一坐下來,我的短裙縮上了一大截,裙內的春光,自是毫無遺漏地落在的阿財眼中.

這邊的我卻是越來越辛苦,渾身上下越發滾燙,一種異樣感覺充斥整個胸部,兩腿越是併攏,腿間越覺得麻癢,需用力夾緊雙腿摩擦,才能令腿間的空虛好過一點,自然更沒有餘力抵抗阿財的揩油行為,便由得他拉著我的手不放,也沒在意他在說甚麼.

我開始越來越感受到性的需求, 心想不知為何自己這麼失控,竟對著又醜陋又滿肚肥油的阿財在發騷,不禁臉上一陣緋紅.但算算日子,老公到處公幹也有一個多月了,毫無性生活的日子,獨守空閨的我的確在內心深處是有些寂寞難耐的啊.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突然一陣灼熱的男性氣息噴打在臉上,我才驚覺阿財的臉向自己越靠越近,連忙把臉側過去避開.

阿財假意將臉湊過來,輕聲問道:「妳是不是不舒服?」

我心中一陣慌亂,不知該怎答,心想自已總不能告訴這男人說自己不知為何感覺好需要!只好低頭不語,臉蛋發燙直紅到耳根.

「妳臉好紅啊!不是發燒了吧?」做戲做全套, 阿財見我一臉羞澀,便裝模作樣地把右手擁著我的肩,左手搭到我的額頭上,乘機摩挲起來.

「哦, 沒事…沒事….只是有點熱…….」明知阿財在吃我的豆腐,但不知為何我沒推開他,反而心慌慌的回答他.

「妳耳朵也好紅啊!」阿財終於正式開始挑逗我,向我敏感的耳垂進攻了.我平時最怕的就是老公舔我耳垂,此刻阿財手指手法老道的在我耳垂上搓揉旋轉, 加上藥效,我頓時全身酥麻難當,四肢無力,軟軟的就要倒向他身上.

阿財見一擊得手,便把我攬入懷中,右手從我的肩滑到腋下,手指隔著薄薄的吊帶短裙在我乳房外側輕掃.

「不……不要……我有老公了……不……」我斜扭著身子,雙手緊張地按著他的祿山之爪,想掙又掙不開.心想這是不對的, 但在藥效控制中的我完全沒辦法去反抗,在他的撫摸下說不出的舒暢,身體好像已經不屬於自己, 一點力氣也使不上.

阿財見我不反抗,便把手沿我光滑的大腿一點點的摸上去,從彈性十足的大腿外側摸到了柔軟敏感的大腿內側,還伸入了我的裙內, 用手指反覆地隔著內褲揉捏我早已濕透了的私處,陣陣的快感使得我渾身緊繃了起來.我此刻終於忍受不住, 一聲長長的嬌吟衝口而出,雙腿曲起張開,像是迎接他進侵.

「噢……呀……」想不到我的私密花園,竟為老公以外的男人開放.

阿財知我已無法反抗,便把手從我吊帶裙的領口探入,伸進胸罩內輕輕撫摸著我一雙豐滿堅挺的乳房,一股燥熱自腹腔向內心湧來,身體發軟成了半躺在沙發的姿勢,

阿財乘我沈醉在他的撫摸之時,把頭伸到我兩腿之間,掰開我的雙腿扛於肩上,用嘴隔著我早濕透了的內褲,湊在陰戶上用力舔舐起來.

我自經人事從未試過口交,本己敏感的我加上喝了春藥,自然刺激得我忘我地大聲嬌喘呻吟,本來清脆的嗓音也變得沙啞起來:「唔……別弄了……好……好癢……呀…..不要…..呀……噢……噢……噢……噢……」

當阿財把躺著的我整個屁股擡起迎向他的嘴,再用舌頭隔著內褲搓揉我早已勃起的陰核, 陣陣快感像電流擊穿了全身,使我頓時全身一顫,說不出的舒暢.還沒明白是什麼回事,陰道便一陣痙攣,淫水像潰堤的河水般奔流而出,便爽了一次.

我在高潮後躺著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而阿財見我來了一次,便放開我雙腿,坐回沙發上.可是阿財的手並沒有閒著. 他的雙手再次摸向我的雙峰,還把我的吊帶和乳罩從肩頭褪下,使我那嬌小可愛的雙乳彈了出來.阿財一邊搓揉我的乳房,一邊吸吮我的乳頭,一下舔一下吸的,我的乳頭逐漸再次硬了起來.

「唔……唔……噢……唔……唔……唔……唔……」

我的胸部本己很敏感,經常被老公吸舐弄得喘個不停,現在被阿財抓住我的性感帶, 弄得我又麻, 又癢,又酸, 身體受到刺激,藥力又開始發作,身體就好像被點著了火似的,特別是下身更是炙熱得難受之極, 直是無法忍受,只想有人能填充腿間的空虛,便忍不住爬起來反客為主地騎在阿財上面.

我張開雙腿隔著衭子把陰蒂抵著阿財漲硬的肉棒磨,阿財知我己欲罷不能,雙手滑進我的裙內,從臀溝向下撫摸,手指由濕透了的內褲邊沿鑽進去,輕撫我的陰毛,在我的一聲聲嬌呼聲中,手指便沿著狹小的肉縫,滑進溫暖濕潤的小穴.

這時我的腿間早己泛濫成災,阿財的手指籍著我愛液的的潤滑, 伸入我滑滑膩膩緊窄的穴腔,一時深深插入,一時卻旋轉著摩擦我柔嫩的肉壁, 隨著他手指挖弄,陣陣快感把我弄得死去活來.

我越來越興奮,終於忍不主動解開阿財的褲子, 拉開我已經是濕得一塌糊塗的三角褲,伸手把他早已漲大了的肉棒對準我的蜜穴便坐了上去.

「呀…..呀…..呀…..」隨著阿財的肉棒滑進我婚後從未為其他男人開放的禁地,我大聲叫了出來.

我不知阿財預早吃了偉哥,還以他雖年紀較大,腿間本錢卻不比年輕人差. 阿財堅硬的肉棒插在我窄小的愛穴裡,那陣脹癢的快感,引得我嬌軀不斷地,全身顫抖,喘息呻吟聲也越發急促起來.

阿財用手托著我的臀部用力推拉,不斷進進出出, 我倆身體間啪啪啪啪的撞擊聲不絕於耳,我亦沈醉在那久遺了的充實快感之中.

我平常跟老公的房事,可從未試過像現在的發浪和丟人. 我在藥物的影響之下,只覺對性十分渴求,不但主動淫穢的騎在男人身上,還拼命把花心迎向他的肉棒,隨著我屁股的扭動,肉棒 一下一下插入來, 而我敏感的小穴亦不由自主吸吮起來.

「呀…..噢…..呀…..噢…..噢…..好舒服!好美的感覺.」我呢喃著.

阿財看著平日端莊的我被他姦淫著,心中自是十分得意,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我扭動得也越厲害,

「喔……呀…..呀…..要死……要死啦……」我在一個接一個的高潮中不斷大聲浪叫.

阿財本已受不了我窄小的愛穴夾著他的肉棒,再給我的名器一吸,便也控制不住,一股強烈的熱精噴進了我的小穴,便和我一起洩了.

淹沒在情慾的波濤之後,我的身體亦無力的倒在阿財身上,一股舒暢至極的感覺冉冉升起,我竟不由自主地摟住阿財的脖子,主動地和他熱烈地吻起來.

阿財心想被征服的女人都是一樣,一旦令她有了高潮便再沒有保留,但卻料不到我竟天生名器,令淫人無數的他一下便洩了,心想今晚可有對手了.

阿財擁著衣衫不整的我,凝望著我那雙迷離的大眼睛,問:「妳可真熱情,平時也是這樣與老公做的嗎?」

聽到他這麼問,我想到自己竟浪得連內褲也不脫便騎上他的身上,不但主動地迎合他的抽插,還讓他在自己不設防的愛穴裹內射了,現在又與他那麼激情地長吻,不由一陣羞愧,臉蛋更加紅了

「啊……這……這好羞人呀……我也不知為什麼會這樣呀!」我羞澀地回答.

我在爽到了之後,稍稍恢復了一點神志,想到自己已是人妻身份,剛才不但讓老公外的男人輕薄佔盡了便宜,最後還失控吃了大虧,心中暗暗自責.現在自己只剩脫了一半的吊帶裙坐在阿財身上,黏黏的精液正沿著狹小的肉縫緩緩地在兩人緊貼著的腿間流出來, 連忙推開他站起來.

而最要命的事就在這時發生,當我回個頭來時,竟看到阿東笑吟吟的看著我們.



<侍續>

Coming Soon>>>>「離家出走的妻子」淑怡自白 (八) 初嘗3P
   






















0.014571905136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