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女裝男子俱樂部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次聽說女裝男子俱樂部的時,是在海哥的嘴巴�聽說的。

    海哥是個雙性戀,男女通吃的,幾個朋友都是知道的。所以聽他說出來,也
沒有覺得特別突兀還是怎麽樣。

    海哥還在滔滔不覺的講述著他那天晚上玩弄那個女裝男的情景。聽得我有些
無趣。

    倒是有一兩個人聽得津津有味,問道:“那些個男的這麽夠味?比女人還騷?”

    海哥得意一笑:“你不知道,騷得要死啊,特別是裙子下的JB,太有味道了。”

    我找了個借口跟他們說我有事先走了。

    他們也沒怎麽挽留。

    離開包廂的時候他們的取笑聲還是被我聽到了。什麽早洩男,假男人,沒骨
氣什麽之類的。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被他們笑了。聽到了雖然很不爽,但我也沒
辦法反駁什麽。

    我那方面的本事很差,被海哥他們笑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對于他們討論這
些關于新酒吧啊什麽亂七八糟的內容我也不喜歡聽。

    但想著他們討論我的時候那輕蔑的語氣,心理怎麽也不是滋味。

    回家的路上,路過一間公園的時候,卻無意間在在路燈下發現了一個風騷妩
媚的,看上去有些落寞的女人?

    出于好奇,我多打量了兩眼。

    女人很高挑,而且尤其知道該如何表現出自己的妩媚,大概有165CM ,加上
6CM 的黑色高跟鞋,顯得身材更是纖細迷人。兩條豐腴而又白晰的大腿上套著一
層薄薄的黑色透明黑絲襪,配合上紫紅色的緊身吊帶裙,處處勾動男人心弦。

    我看得不由得一陣熱火。

    女人似乎也發現了我的目光,擡起頭看我,眨了眨眼,然後柔媚一笑。

    那是一張豔麗十足的鵝蛋臉,描得淡淡的眉,露出一抹動人的妩媚。如同一
新婚的少婦,既還帶有少女時期的青春,也有二十多歲時最能勾動男人心魄的那
一絲妩媚。

    發現到她在看我,我有些自卑的低下頭,急忙想走開。

    因爲我有些早洩,很多時候跟女人面對面的時候總是有一種說不上的自卑。

    她卻拉住了我。

    “小弟弟,想不想和姐姐去玩玩一些遊戲?”她的聲音很是妩媚,妩媚中帶
有一絲沙啞,說不出的性感。

    我一聽她的聲音就覺得有些奇怪,很是詫異的看了她一眼。

    她笑咯咯的遞了一張名片給我。

    我接過來一看,女裝男子俱樂部,潔兒。

    我愣了愣,看他,問道:“你是男的?”

    眼前這一個千嬌百媚的女人,怎麽也不會把他跟男人這個詞語聯系在一起。

    潔兒咯咯的笑了笑,“是男的呀,怎麽了?”

    我說不出話了。

    潔兒笑笑,也不勉強我,把名片塞到我包�,然後說:“覺得郁悶的時候來
找姐姐,我挺喜歡你的。放心,不收你錢,嘻~ ”

    弄得我有些莫名其妙。

    回到家的時候我推開我女朋友小萱的房間門,發現她還沒回來,就打電話給
她,她很是不耐煩的說:“這幾天我都不回去了,跟老總在出差。”

    聽了之後我也有些煩躁。

    我女朋友是她總經理的情人,跟我在一起完全就是拿我在當擋箭牌。這是在
跟我交往了一段時間後才跟我說的,當時我很氣憤。質問她。

    小萱聽了卻很不屑的笑,“就你那樣,又矮又窮,還早洩,你覺得不是像我
這樣,你能找到別的女朋友?”

    後面氣頭過了,我很悲哀的發現,雖然小萱說的很難聽,但是卻是事實。而
且小萱在外人面前是給足我面子的,我也需要一個女朋友來幫我遮擋一下我那方
面的問題,索性也就將這個有名無實的男女關系保持了下來。

    雖然是這樣,但是聽著自己的女朋友明著告訴我她在和別的男人鬼混,我心
�怎麽也有些不舒服。

    煩躁的躺在床鋪上,卻是無意間翻到那張名片。

    女裝男子俱樂部,潔兒的名片。

    看著上面的電話號碼,我心一橫,播打了過去。

    接通電話後潔兒咯咯笑了起來。

    我有些尴尬,不知道該怎麽說。

    她倒是直接,直接就問:“你家在哪?我過去吧。”

    我把地址告訴她,沒多久,敲門聲就響了起來。

    打開門的時候,看到潔兒那張很是嬌豔妩媚的臉蛋,不知道爲什麽,心�就
忽然跟貓抓一樣,癢癢的,我女朋友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但是有些時候
我看到她連硬都硬不起來。

    潔兒對我笑笑:“不請我進去?”

    我尴尬的讓了一個身位,請她到了客廳沙發上坐下,然後打了一杯開水遞給
她。

    潔兒嘻嘻笑著,“請我來就是請我喝水啊?”

    我摸了摸鼻子,不說話。

    潔兒好奇的打量了房間,發現了女友的衣物,笑著說,“請我來不怕你女朋
友吃醋?”

    我有點不想回答這個問題。歎了口氣。潔兒也不追問。

    我見氣氛有些尴尬,主動扯起了話題:“能跟我說說你們那個俱樂部麽?”

    潔兒:“怎麽了?好奇?”

    “算是吧。”

    潔兒妩媚一笑,卻是忽然抓過我的手,牽到他的裙子下。“就是這樣。”

    隔著裙子蕾絲內褲,我清楚感覺到了潔兒軟卻粗大的傳來的溫度。

    我被他這個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想呵斥他,但身體卻莫名的湧出一股溫熱。

    潔兒調皮的笑了笑,右手卻是很娴熟的解開了我的褲帶,翻出我的小DD,就
套弄起來。

    潔兒的手端很是娴熟,套弄的手段很慢,力度也很輕柔,但我卻就是感覺我
興奮異常。

    短短幾分鍾,我就一洩如注。

    潔兒笑著說:“這麽快啊。”

    我很是尴尬,但很是奇怪,明明是嘲笑的詞句,從潔兒嘴巴�說出來卻就是
讓我感覺不到難受,甚至,還有一些挑逗的味道。

    出于好奇,我問潔兒:“你爲什麽會要想……這樣?”

    “怎麽樣?”

    “就是,穿女裝,打扮成女人,這樣。”

    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我問的這一句話,居然,是我人生轉折點的,開始。

    潔兒笑笑,“當女人很好啊。”

    我問他:“有什麽好的?”

    “可以和男人撒嬌,可以穿漂亮衣服,還可以……享受和男人不同的持續長
時間的完美性愛,這樣爲什麽不好?”

    我有些怪異,但也不知道該說什麽。

    潔兒笑了笑,又伸出手去摸了摸我的,低聲說道:“既然你早洩,那試一試
一個玩法,怎麽樣?”

    我奇怪道:“什麽玩法?”

    潔兒神秘的笑了笑:“交給我就對了。”

    我點點頭,既然都到現在這樣了,在裝矜持也沒什麽用。

    潔兒笑了笑,“你先把衣服脫了吧。”

    我脫幹淨後,潔兒又輕柔的套了套了我的雞吧,我隻是感覺很溫熱,但是卻
沒辦法硬起來。

    潔兒轉過頭,從包包�掏出了一捆膠帶。

    我奇怪道,“你想幹什麽。”

    潔兒調皮的笑著:“你別管,交給我就對了。”

    說著,用一個膠帶將我小弟弟的頭給綁了起來,然後將兩個睾丸往後一收,
收了腹部,用膠帶固定了起來。最後在把給收了進去,然後貼穩。

    把我下體收拾的平坦得仿佛就跟女人一樣。

    感覺很是奇怪。

    我覺得我臉有些發燙,低聲問:“這樣幹什麽?”

    潔兒笑笑,卻是把我摁在沙發上,然後自己緩緩站了起來,在我眼前跳起了
豔舞。

    我忽然感覺下體一陣熱流冒了出來,但由于雞吧被抑制住了,沒有辦法硬起
來,那股無法發洩的情欲立刻就從下體蔓延到全身,直沖腦海,那種感覺,比平
時硬的時候,要強烈得很多。

    潔兒挑逗的看了我一眼,將一隻黑絲襪高跟鞋的美腿翹了起來,一隻手放在
上面輕輕的撫摩。

    我對黑絲和高跟鞋有著不一樣的偏好,平時自慰的時候也是喜歡在網上找這
樣的圖片來看。

    這會兒有一雙這樣驚的美腿放在我的眼前,雖然我知道,這是一雙屬于男人
的美腿,但我還是下意識就想伸手去套自己的。

    但是套到了一片平坦。

    潔兒笑了笑,扶身到我跨下,伸出舌頭,淫穢的舔弄起我平坦的下體。

    我腦子一下子就崩出了幾團熾熱的火焰,燒得我幾乎沒有辦法思考。

    那蔓延到全身的熱流,幾乎就仿佛自慰時,即將要噴射出精液的感覺。那卻
要比那個快感強烈數倍,而且久久不停。

    我還在失神間,潔兒有些冰涼的手卻已經撫摩上了我的菊花,食指,很突兀
就插進了我的屁眼。

    我隻覺得身體�嗡的一聲響。

    然後我知道,我射了。雖然我從頭到尾,都沒有硬起來,但是我射了。

    一股熱熱的暖流從下體緩緩流出,那是精液,但我還沈浸在剛才那個說不出
的快感中,無法自拔。

    潔兒笑笑:“很爽吧?”

    我閉著眼睛,沒有回答。

    見我不說話,潔兒又輕笑,“如果還刺激到了前列腺,那快感更加強烈。”

    過了很久,我才緩緩回過神來,看著潔兒,有些不好意思。

    當晚我們抱著一塊睡了,在屬于我和我女朋友小萱的床鋪上,我抱著一個不
像男人的男人睡了。

    第二天送潔兒出門的時候,我還有一些不舍。自從早洩後,我已經很久沒嘗
試到這麽舒服的性愛了,沒有人的嘲笑,沒有人的鄙夷。

    潔兒似乎發現了,輕輕的抱住我,在我耳朵邊低語:“沒關系的,隨時可以
打我電話。”

    沈浸在這種詭異的依戀中的我,自然是沒有發現,潔兒,已經偷偷在我的飲
水罐子�,注射入了很多,不知名的藥物。

    小萱和他的那個經理情人足足出差了兩周。

    回到家的時候,臉上寫滿了滿足的潮紅,果然歡愉滿足後的女人就是嬌豔。

    但奇怪的是,這一次我並沒有特別的不爽,甚至還有些無所謂的態度。

    這兩周以來,我也沒有在去找潔兒,也沒去那間海哥一直在說的女裝男子俱
樂部。

    隻是一直在家,工作,吃飯,休息。

    偶爾也會想起那次和潔兒的溫情,我都會心�一顫,但我卻強烈的抑制住自
己不能在去找他,我怕我會這樣沈淪下去。

    小萱把行李放下後,忽然很仔細的看了我一眼,說:“老公你最近有沒有發
現你皮膚白了好多?”

    “沒有吧?”我下意識的抓了抓臉。反駁道也沒注意到其實我潛意識�,聽
到這句話居然有些欣喜。

    小萱也懶得理我,自顧自就走回房間睡了起來。

    吃過晚飯後小萱又不知道跑去哪鬼混了,我一個人在房間�無聊的看著網站,
無意間點到了一個名爲女裝男子俱樂部的宣傳網業�,點進去一看,居然就是我
們城市�的那間俱樂部。

    浏覽著上面介紹的,嬌媚迷人的,或是穿著性感制服短裙吊帶絲襪的男公主
們,我的心底又湧現出一股熱流,但我的小依舊是軟綿綿的這些女裝男都好漂亮
啊……我好想……

    不知道爲什麽,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停留到了小萱之前換下的那雙黑絲上。

    這個時候,我腦袋中冒出的想法,居然是把這一雙性感至及的大腿黑絲襪,
給穿上!?

    我到底是在想些什麽!!

    我趕緊把網站關掉,然後走到衛生間�洗了好一通冷水。

    然後蒙上被子,想快點睡過去。

    但很壓抑的是,腦子中老是不停閃過潔兒,那些女裝絲襪男公關,還有那雙
似乎還帶著小萱體溫的黑絲襪。

    我覺得我要瘋了。

    終于,我克制不住心理那個讓我幾乎就要窒息了的詭異欲望,我拿起了那雙
小萱的絲襪,慢慢的穿上我的大腿,絲襪摩擦著我光滑的大腿肌膚,感覺……真
是舒服極了。

    我又射了,剛剛套好絲襪,我的小弟弟就已經不可抑制的噴發了出來,還是
沒有硬,但是確實就是射了。

    白白的精液噴射在黑絲的絲襪上,看著這樣變態的自己,我的混亂思緒卻無
法安靜下來。

    終于,兩周後的我,再一次播打了,潔兒的電話。



我也不管什麽沈淪了,我隻需要,快樂。

    潔兒技術還是那麽的好,把我弄的欲生欲死,生生射了三次。

    好久以來,這幾乎是第一次在同一個晚上射了這麽多次。

    我躺在床鋪上,喘息著,這次雖然我很滿足,但我知道,我心理那股不知名
的渴望,越來越強了。

    我從床頭櫃子上拿出1000塊錢遞給了潔兒,潔兒也不推遲,笑著收下。

    想了想,我把之前穿了小萱的黑絲襪的事跟潔兒說。

    也奇怪,這樣難以啓齒的事情,跟潔兒說,我卻一點都不覺得害臊。

    潔兒笑笑,從包�掏出一些藥物和一盒錄音帶子,跟我說:“你這是陽痿早
瀉了太久的心理病,沒關系,吃些藥聽些心理治療就好了的。”

    我接過一看,藥盒上沒有寫什麽東西,我打開,�面的量很多。

    潔兒跟我說:“這藥一天一顆就好,如你真覺得太煩躁,那多吃點也可以。”

    我點點頭。

    激情過後,我把潔兒送出了門。

    他還是那句話:“隨時打我電話。”

    第二天小萱又跑去和她的那個情人經理出差去了。

    我有些無奈,但我發現自己對這樣的事越來越無所謂了。

    依舊每天工作,休息,空閑的時候,約潔兒出來吃個飯什麽的。然後每天吃
潔兒給的藥,聽潔兒給的錄音帶子。

    不知不覺得兩周過去了,我發現我身上的肌膚越來約光滑,膚色也越來越好,
白皙細膩,原本就不算多的腿毛更是全部脫光了,我把這樣的改變告訴了潔兒,
潔兒笑著告訴我:“這是正常情況。”

    挂上電話後,我看著自己洗過澡後白皙細膩,修長得如同女人美腿一般的雙
腿。

    比小萱的……還要長,還要漂亮呢。

    要不要穿黑絲襪看看?

    這個想法忽然就從我腦海中冒了出來,越演越烈。

    我就不受控制般的走向小萱的房間,拉開她的衣櫃。

    映入眼簾的,是各種各樣的女式內衣,絲襪,裙子,很多情趣內衣。

    不知道爲什麽,看到這樣的衣物,我忽然我感覺我的心被什麽很柔軟的東西,
給觸動了一下。

    我拿出一件吊帶式的蕾絲黑色絲襪,對著自己的大腿緩緩套了上去,然後站
起來,對著鏡子照了照。

    修長絕美的絲襪長腿呢。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我心理的渴望越來越強。

    不夠,光光絲襪是不夠的。

    我拿出一雙白色的6CM 墜邊的高跟鞋,一件黑色的情趣睡裙。

    諷刺的是,這件情趣睡裙小萱都沒有穿給我看我,現在,卻是已經穿身爲她
的老公的,我的身上。

    看著鏡子,那仿佛不是我又真真實實確實是屬于我的,那個嬌俏短發性感小
女人的樣子。

    我的小DD硬了,很硬很硬,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過了。

    我伸出手,撩起裙子,白皙細長的手指緩緩撫摩了上去。

    這個時候,鏡子出的那個俏麗的短發女人,臉上浮起了一抹嬌媚的紅雲。

    我迷失了。

    鏡子中的自己,好漂亮啊。

    沈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我,顯然沒有發現。

    門後已經回來的小萱,正在面色複雜的,偷偷的看著我。

    那一次過後,不知道爲什麽,我對女裝的依戀越發越強烈。

    但很無奈的是,在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小萱都沒有在一次出去和她的
情人老總出差。

    她似乎知道了什麽,我也不確定,她也什麽都不跟我說。

    但她不離開家,我自然是沒有什麽機會在一次碰到她的女裝衣物。

    我越來越覺得身上那粗糙醜陋的男裝怎麽穿怎麽難受,心中那說不清楚的煩
躁感覺讓我越來越糾結。

    後來,當我發現潔兒給我的藥劑可以抑制住我心底那股狂躁感時。我便開始
加大劑量服用潔兒給我的藥劑。還有那片沒有任何內容的隨身聽帶子,雖然聽不
到什麽東西,但帶上耳塞,總是可以給我帶來唯一的一點甯靜感。

    原本2 個月的藥量,在短短的三個星期內,已經被我吃得一幹二淨。

    又過了一個星期,我實在忍受不住那種感覺,播通了潔兒的電話。

    當聽到我提出在要一些藥劑的要求時。

    潔兒咯咯的笑了起來。

    “不行嗎?”我有些失望。

    “怎麽不行?”潔兒笑聲中,透露出說不出的嬌媚:“隻不過現在我不方便
去你那邊,要不,你來我這?”

    “你這是哪�?”我焦急的問。

    “女裝男子俱樂部呀。”

    “好,我馬上過去。”我回答他。

    挂了電話,隨便批上一件外套,跟小萱隨便編了一個借口,然後就有些迫不
及待的走出了家門。

    女裝男子俱樂部位于城市的比較偏遠的地方,但當我從出租車下來之後,卻
發現門口的停車位�都停滿了各式各樣的名車。

    推開大門進去的時候,門口的兩個穿著保安制服的男人很是不客氣的將我欄
了下來。

    “你是來幹什麽的?”他們質問道。

    我不知道怎麽解釋,好在電話已經接通,接到電話的潔兒匆匆忙忙的從�面
走了出來,媚笑著對兩個保安說道:“李哥黃哥,這是我的熟客,你們就放他進
來吧。”

    李哥黃哥一看到潔兒表情立刻變得淫穢了起來。黃哥更是出聲調戲,“潔兒
什麽時候好好讓哥哥爽一爽?好久沒能好好幹一幹你了。”

    潔兒妩媚的白了他倆一眼,低聲笑道:“會的會的。”

    我是很喜歡潔兒,但不知道爲什麽,看到潔兒這樣在自己的眼前跟別的男人
調情,我卻一點都不覺得吃位,甚至還有一些淡淡的刺激感。

    隨著潔兒進入女裝男子俱樂部,首先到的是一間大大的,似乎是酒吧一樣的
寬敞的舞台�,燈光幽暗。

    舞台上有幾名妖娆性感的女孩兒,穿著性感的黑色小吊帶衫,雪白的胸脯好
似能看到乳溝,酥胸鼓鼓的,下身是統一穿的是一條很小的紅色超短裙,一雙白
白嫩嫩的長腿,穿著黑色魚網情趣絲襪和一雙水晶涼鞋。妝都化特別濃,描著黑
黑的眼影,長長的睫毛,金屬圈大耳環,披肩的波浪長發。

    這幾個女孩立刻吸引我的注意力,潔兒看到我這樣,也笑著不說話。

    隻見這幾個女孩在舞台上盡情的甩著極度風騷的舞姿,有幾個動作風騷淫蕩,
甚至是把那紅色的超短裙都給卷了起來,都不在乎!

    但這幾個動作,卻讓我詫異的發現,舞台上那幾名妖娆性感的女孩兒,裙子
底下,全都擁有著和我下體一模樣一樣的,軟綿綿的可愛男根。

    “她們……都是男的?”我愣愣,問潔兒。

    潔兒笑著點點頭,“這�是女裝男子俱樂部嘛。”

    說完,潔兒頓了頓,然後說:“這�基本上全部的‘美女’全都是穿著女裝
的年輕可愛男,不存在女人。”

    我看著身邊經過的一位穿著學校緊身套裙的美女,白色襯衫遮掩不住豐滿的
胸部,黑色絲襪配上白色的高跟鞋顯得誘惑異常,特別是裙子兩腿的中間,硬挺
挺的粗大男根很是明顯的被緊身布料給勾勒出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不停的刺
激著我脆弱的神經。

    我忽然有種沖動,不是要跟這樣的女裝美男子發生什麽。

    而是,想要成爲他們其中的,一份子。

    潔兒帶我越過酒吧,帶我上了三樓,走入了一條很長的樓道�,然後走到一
間門牌上寫著潔兒的房間前,打開,帶我走了進去。

    “你先在這�休息一下。”潔兒對我溫和一笑,“我還有客人,晚點在過來
陪你。床頭櫃上有水,還有點零食,餓了可以吃。”

    我點點頭,問道:“大概要多久?”

    “很快。”潔兒告訴我,說完就離開了房間。

    潔兒走後,我有些好奇打量著眼前的這一間房間。

    這是一間粉紅色爲主色調的房間,不是很大,大約50平,牆邊放著一張看上
去很柔軟的床鋪,床鋪旁是一個巨大的衣櫃。櫃子前,放著一片穿衣鏡。

    好奇心作祟下,我打開了櫃子。

    �面的東西,一下子讓我有些頭暈目眩。

    很多很風騷很漂亮的女裝!

    小褲褲、胸罩、絲襪、假發、窄裙、高跟鞋、化妝品,琳琅滿目。

    這些東西猛的觸碰到了我心底的那股柔軟,前段時間穿小萱女裝的那種美妙
感覺立刻就蔓延到了我全身。

    我要穿,我要穿這些東西!

    這個時候我的心�已經被那股強烈的欲念給占領,已經沒有辦法思考別的東
西了。

    我拿出潔兒常用的玫瑰香水在身上一噴,那股蔓延在周身的女人味道讓我幾
乎失去了理智,隨後,我挑選出即將要穿在自己身上的美麗女裝,那一套天藍色
情趣超短裙警察制服。

    輕輕柔肉的區出窄裙,慢慢的穿上,將妖身的細帶輕輕的包裹著我的屁股上
端,令修長白皙的雙腿在窄裙的拘束下並籠了起來。穿上窄裙後,走路不能大步。

    我幽雅得像個模特般在房間�輕輕的走動,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似乎還少了
些什麽,對了,絲襪。

    我拿起黑色透明綴花邊襪口的大腿絲襪卷了起來,輕輕的往自己腿上套。絲
襪摩擦著我光滑的大腿肌膚,那種緻命的舒服感,讓我忍不住呻吟出聲。

    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我的腿,已經變得白皙不長一絲腿毛,漂亮的美腿曲
線誘惑動人,我自己看得都很是心動,都會爲之瘋狂的美妙曲線。

    隨後是12CM的藍色墜花高跟鞋,穿好後一站,整個身資仿佛都變得柔弱女性
化了很多。

    最後,帶上一頂假發,鏡子中的自己仿佛又多了一分嬌媚。

    好美,鏡子中的我,沒有一絲妝容,卻更是清純美豔,真的好美!!

    看著這樣的自己,心理一股說不清楚的渴望,卻變得說不出的清晰!

    我想讓人欣賞我,我想讓人欣賞女性姿態的我!

    我想讓別人看看現在的我!!那麽美麗的我,不應該獨自一人呆在房間孤芳
自賞,我要出去!

    我有些心虛的小心奕奕的推開門,樓道上沒有什麽人,邁著輕盈的步伐,12CM
的美麗高跟仿佛天生就是爲我設計的,聽著高跟鞋噔噔噔的響在樓道上,我的體
態越發越女性,心�那股柔軟的感覺,越發越明顯。

    樓下的酒吧依舊是熱鬧非凡,我找了一個偏僻的角落,看著舞台上裸露著男
根,穿著性感女裝情趣絲襪高跟鞋的風騷可愛男們,以及在台下叫得獸血沸騰的
男人們,一種異樣的感覺從我心�浮現。現在的我,不正和那些可愛男們,是一
樣的?

    “你好。”正在我坐在那兒發呆的時候,我旁邊的位置,一個成熟的中年男
人對我微笑著。

    我回給他一個笑容,妩媚萬千的笑容。我並不知道我這樣清麗的笑容,會給
男人帶去多麽大的誘惑力。

    他似乎呆了下,但很快能回過神來,很是紳士的說道:“我能請你喝杯酒嗎?”

    我輕輕點點頭,那種有人贊同我的女性姿態的禮貌,讓我幾乎有種暈厥的沖
動。

    服務生很快端上兩杯酒,在我不注意之下,他在遞給我的那杯酒之後,下了
一顆微小的藥丸。

    兩杯酒下肚,我們聊得越發越起性了。

    過了一會,他提議到:“我們出去逛逛?”

    看來他是把我當成這�的女裝男了。



  雖然三個月後的我,頭發已經比男人長很多,但是相對女人來說,還是有些
短的。

    潔兒一邊搖頭,一邊換上精緻的黑白格子針織棉裙,纖秀的黑色棉襪。顯得
很是清秀,年輕,讓人有種迫不及待推倒的清純感。

    潔兒笑著說,不是說長發就是漂亮的。你看看自己,多美?

    我看著鏡子中那個漂亮異常的自己,一種說不清楚的異樣從下體蔓延到全身
……

    好想……好想讓人肆意玩弄,玩弄鏡子中這風騷的自己……

    跟著潔兒小心奕奕的在走道上走著,聽著自己穿著的高跟鞋走出的咯咯聲,
很奇妙,全身女裝的柔曼感又讓我覺得混身上下很是柔弱,很是渴望能有個男人,
能抱住我。

    潔兒看得出我有點小緊張,笑著摸了摸我的腿,說:“沒關系的,小美人,
等下就會有一個男人來疼愛你,把你帶上幸福的顛峰。”

    我想起那晚自己莫名就被一個男人玩弄的欲生欲死的感覺,臉就有些紅了。

    走到一個房間,就看到包廂�有兩個男人坐在那�聊天。

    看到我和潔兒走進來的時候,就有些眼前一亮的感覺。

    潔兒熟絡的坐到了其中一個男人的大腿上,嬌笑道:“王總,好久沒來了,
是不是忘了人家了?”

    那個被稱呼叫王總的男人哈哈大笑,手也是很不老實的摸起潔兒的絲襪大腿。

    說著還不忘記眼神一撇我,說:“什麽時候你們這有了一個這麽美的人兒,
都不給我們介紹一下?”

    潔兒嬌笑道,“這是新的姐妹,兩位老闆要多多照顧呢?”

    聽到潔兒用姐妹來介紹我,我也不知道什麽感覺,身爲一個男人,卻是被眼
前這麽一個嬌俏的大美人叫做姐妹,一種說不出的滿足感覺,讓我混身有些發燙。

    王總哈哈大笑,說:“既然是新貨,那就先讓黃總嘗嘗新鮮。”

    那個黃總滿意的笑笑,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我乖巧的坐在他的大腿上。

    剛剛一坐下,我柔嫩的屁股就感覺到一根堅硬的棒子,頂在我的菊洞附近,
我臉一下子就熱了。

    黃總十分猴急的捏了捏我白皙的絲襪長腿,摸了一下,似乎覺得有些不過瘾,
又撩起我的裙子,抓到了我半軟半硬的棒棒上。

    我的小棒棒已經處于興奮階段,不停留出的淫液早就已經把粉紅色的蕾絲內
褲浸得濕滑無比,黃總有些毛糙的手熟練的把玩,更是讓我渾身騷動了起來。

    我真是個……淫蕩的騷貨啊。

    黃總滿意的笑道:“聽老王說這�都是像你們這樣帶把的騷貨,還這麽漂亮,
我還不信,現在一看,真不愧是好貨啊,玩弄你們這樣的女裝男婊子,就是世界
上最好的享受。”

    “黃總你真討厭。”潔兒嬌嗔了一聲,卻是若有似無的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這是潔兒在提醒我放不開,雖然最近做春夢的時候,老是會夢見自己
是個任人隨意玩弄的女裝男妓,但是真的看到男人的時候,還是有點說不出的緊
張感。

    黃總玩弄了我一下,似乎感覺到我不是很配合。

    就有些輕蔑的看了我一眼,說:“騷貨,這麽矜持,是不是不想被幹啊?”

    我忽然就覺得腦子有點亂,僅剩下的那點男性的自尊忽然就冒了出來,勉強
笑笑:“對不起啊黃總,我想去下洗手間。

    說完然後沒有理會潔兒有些奇怪的眼光,推開門走了出去。

    女裝男子俱樂部的洗手間不分男女,要不然,我都不知道這樣的我該進哪一
間。

    我的小弟弟雖然是很興奮,但卻柔軟無比,我撩起裙子,卻怎麽也尿不出來,
隻能蹲下。

    結束後我對著鏡子,看著鏡子中那張清麗無比的臉蛋,拿出口紅,輕輕的抹
了抹。

    這樣的我,還是一個男人麽?

    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間洗手間的門被推開了。

    我驚呆了,那�面的人,居然是……我第一次的……那個將我帶到另外一個
境界的……那個成熟英俊的男人。

    他也看到了我,眼睛�閃過一絲驚喜:“是你?”

    我發現我心�嘭嘭嘭的亂跳,連忙轉過頭,想跑開。

    他有力的手一把抓住了我:“別走。”

    我不敢回頭,隻覺得臉上熱熱的。

    他從身後抱過我,在我耳朵邊,有點開心的說:“我還以爲你不在這呢,你
上次怎麽留了個假電話給我?我找了你很久,終于讓我找到你了。”

    他略帶迷醉的話語幾乎讓我沈迷了。

    但說出的話卻是有點莫名的酸:“找我幹什麽?”

    “幹你。騷貨。”我感覺到他的呼吸越來越粗重,“我想死你了。”

    我感覺我身體一下子就軟了,我聽出了他的話�,居然有一絲深情……那絲
把我當女人看的感覺,讓我一下子有了一種,就算當他一輩子性奴,也無所謂了
的沖動。

    就在這個時候,潔兒的電話打了過來:“你在哪?你這樣弄,人家黃總會生
氣的?”

    我沒說話。

    他看了我一眼,低聲問:“有人點了鍾?”

    我點點頭。

    “電話給我。”他命令到。

    我乖巧的拿起電話,遞給了他。

    他在電話跟潔兒說了幾句,卻聽到電話那頭黃總憤怒的吼道:“是誰搶我的
人?”

    那聲音大得連我都能聽得清楚。

    他看了我一眼,笑了笑,然後對電話�說:“你告訴他,那是我的人。”

    說完挂上了電話,環腰摟住我,“我們走。”

    剛一進房間,我就被他摁到在牆壁上,他試圖想吻我。

    我輕輕推開他,走到床邊,並攏起那雙修長的黑絲腿。

    做完這個舉動之後我又有一點後悔,我也是男人,我知道這樣矜持的舉動,
反倒是更能刺激男人的征服欲。

    他倚靠在牆壁上,肆意的打量著我。

    “你真美。”

    我臉一紅,轉移話題,“我要怎麽稱呼你?”

    確實,雖然跟他有過……一夜的激情,但現在回過頭來卻是發現,自己連他
姓甚名誰都不知道。

    “叫什麽都可以,”他那寫滿侵略的眼神野獸一樣的看著我,有些好奇的問,
“你們俱樂部,一般都是怎麽叫客人的?”

    “怎麽叫都有吧……”聽他這麽一說,不知道爲什麽心底湧現出一絲擔憂…
…,他,是不是介意……我是一個女裝的,騷男妓?

    他慢慢靠過來,粗野的把我壓在了床鋪上,湊在了我的耳朵邊:“你喊我老
公吧,我想聽你喊。”

    我掙紮的想從他的懷抱�掙紮出去,卻被他一下子就吻住了嘴唇。

    他那充滿煙草味的成熟男人的味道,一下子就讓我迷失了。

    這個吻吻了不知道多酒,他才把我放開。

    我滿臉通紅的喘了口氣:“你不要這樣……”

    說完之後我就覺得我說話的語氣就跟嬌啼一樣。

    他笑了笑,吐氣在我雪白的脖頸上,低聲說,“來,叫聲老公聽聽。上次不
是叫得很好嗎?”

    我賭氣的白了他一眼,說:“千人騎萬人操……而且還是個男人,你也逗弄。”

    他大手拍了拍我的大腿,有些粗糙的手部皮膚摩擦著我光滑的黑絲襪,一瞬
間讓我想起了那天在他身下婉轉求愛的樣子,一下子有些癡了。

    “我就喜歡你這樣的騷貨,來,跟老公說說,被幾個男人上過了?”

    “很多個。”我嬌喘的白了他一眼,但是我覺得,那樣的媚眼,幾乎是跟挑
逗沒什麽差別。

    他貪婪的吸著我身上的氣味,低聲說:“以後別接了,我養你。”

    我迷醉了,這句話,幾乎是把我身上潛在的女性人格給帶了出來。

    隻覺得,我想屬于他,我想屬于眼前這個男人,成爲他一輩子的女人。

    我慢慢低下頭,雙手溫柔的解開了他的皮帶,脫下內褲,眨眼間,碩大的陽
具,挺到了我的眼前。

    我含情脈脈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溫柔的將他的大棒棒,吞進了我溫潤的櫻桃
小嘴�。

    他滿足的呻吟了一聲,“好棒。”

    我一邊縷著頭發,專心的,仿佛是一種本能,開始吸吮起嘴裡的棒棒。

    隨著我不斷上上下下的吸舔,他的大棒棒逐漸撐得我塗著口紅的小嘴又酸又
麻,忍不住從嘴角流出唾液。慢慢的,變得越來越大,更長的無法整根沒入口中,
尚留三分之一在外面。

    大概含了十分鍾,我隻覺得口中的男根越發越熱,越來越硬,隨後,他滿意
的發出了一聲呻吟,然後,我感覺,一大灘濃精射到了我嘴�。

    這段時候來偶爾我和潔兒做愛,潔兒也會把他的精噴到我的嘴�,但是潔兒
的味道。卻跟眼前這個男人的濃郁的味道不一樣,眼前這個男人的味道,是真正
屬于男人的味道。

    他笑了笑,似乎對自己這樣簡單就噴出來很不滿意。

    我看了他一眼,說:“上次在酒吧�,是你給我喝的是什麽特別的東西吧?”

    他點點頭,有些不好意思點點頭:“我怕你不願意跟我走。”

    “你就這麽在意?”我挑撥出嘴角的精,妩媚的一舔。

    他神情一正,很認真的說:“非常在意。”

    說完,低下頭,撩起裙子,用手扯下我的絲襪,張開嘴,把我粉嫩的沒有一
絲體毛的男根,給含進他的嘴。

    下體傳來的溫暖讓我忍不住抱住他的頭,吃了潔兒給我的藥之後,我的棒棒
反而比之前的時候還要大上一些,硬起來也有快15公分的大小,隻不過,單純的
撫摩卻是很難讓我射了。

    他含了一會,然後又緩緩吐出來,“軟軟的,好可愛。”

    我有些臉紅,用手一捏,把棒棒用雙腿一夾,夾在了股溝後面。

    他手卻輕輕的一掰,摸到了我的大腿之間,抓住我的棒棒,柔捏起來。

    “不用掩飾,我喜歡你身上的每一個地方。”

    說完,手一使力,然後將我一轉,抱近了他的懷抱�。

    坐在他的大腿之間,我隻感覺,身後,一跟碩大的鐵棍,已經頂著我的柔軟
的屁股。

    他從後面拉下了我的黑色蕾絲內褲……用力很大,幾乎快要把內褲給扯破。

    他的大棒棒輕輕的在粉紅的菊洞附近摩擦,我心跳忽然變得很快,想起那美
妙的感覺,我隻覺得全身柔軟,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過了一會兒,他湊到我耳朵邊,柔聲問到:“我進去了?”

    我如蚊鳴一般輕輕的恩了一聲。

    菊洞早就因爲我的騷情而變得濕潤無比,他摩擦了一下,忽然一口氣整支幹
進了我的嫩菊穴!

    我嬌喘一聲,瞬間的疼痛過後立刻就被身體一陣陣的酥麻,由身體傳來的連
續的快感而掩蓋。

    好棒。

    我立刻呻吟出聲,“恩……啊……好棒。”

    妖媚的騷叫聲立刻刺激到了身後的男人,他悶哼一聲,立刻開始抽插起來。

    如此強烈的快感一下子令我迷失了起來,如同大海中欲墜的小船,任由著身
後的狂風暴雨在突襲。

    這個時候,我早就忘記了我身爲男人的事實,也絲毫不會覺得有另外一個男
人把他象征征服的男根插入我的後庭有什麽不妥。

    我就是個女人,我就是一個任由男人征服的,淫蕩的女人。

    沈浸在這種難以名狀的快感之中,我隻覺得我整個人的臣服在了欲望�,在
這種極度的刺激興奮之下,突然間,我耷拉在雙腿黑絲上的男根上一陣酥麻,流
出了精,天啊,我射了?可是我的棒棒並沒有勃起啊?我居然被另外一個人操射
了?

    他似乎也臨近高潮水,運動的頻率越來越快。

    終于,在我不段噴射的同時,他也射了,我隻感覺,一股麻麻的熱量,從後
庭�,蔓延到了全身。

    好滿足,天啊,當女人被幹怎麽那麽爽?

    我側過頭,看著他那英俊無比的側臉,不由得癡了。

    他笑了笑,湊過頭來,含住了粉嫩的紅唇。

    這一夜,風月無邊。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正躺在他的懷抱�,這一夜,睡得很香甜。

    他似乎早就醒了,正在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我想推開他,他卻抱得更緊,壞笑道:“你別亂動,如果惹起火了,你要負
責的哦。”

    我白了他一眼,沒說話。

    現在的我,全身上下也就隻有腿上的黑絲和胸口的藍色蕾絲胸罩沒脫,下體
光溜溜的,感覺很不舒服。

    他感慨道:“我也上過不少女裝男,但是隻有你,在穿的這麽少的時候,還
是跟個女人一樣。”

    說著還捏了捏我的小棒棒。

    我賭氣的白了他一眼,“我就是女人怎麽了。”

    他溫柔的抱著我,“當女人很快樂吧。”

    我有些害羞的恩了一聲,不說話。

    就這樣抱了不知道多久,我有些累了,想站起來,推了推他,卻發現他紋絲
不動。

    “放開啦。”我不自覺的就撒起嬌來,說完自己也覺得那句話簡直嗲的不可
理喻。

    “叫聲老公我就放手。”他壞壞的說。

    我臉一下子就紅了……身爲男人,怎麽能?

    激情過後我倒是想起了自己男人的身份,羞恥得讓我臉熱得發燙。

    “叫聲來聽聽。”他倒是耍起賴皮,跟個孩子似的。

    “老公。”我用幾乎小得連自己都聽不到的聲音喊了句,然後飛快的從他的
懷抱�掙紮出來。

    淫性開始逐漸減退,腦子開始産生罪惡感的我現在根本不知道怎麽面對他,
隻好跑到洗手間�,打開熱水噴頭,溫熱的水流噴濺在我的身體上。

    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具雛形的少女身軀,潔白細膩的皮膚,最近隆起的小
巧的乳房已盈盈可握,A 罩……或許已經是B 罩的小淫乳隨著溫水流過,微微震
顫,嘛酥酥的。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雪白清麗的瓜子臉,白皙的皮膚,纖細的腰身,還有那
雙我自己看了都心動的光滑誘人的筆直細長的大腿。

    自己的一切,還是男人嗎?

    那著浴巾把自己隨意的一裹著,但看了看,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浴巾蓋住了
胸口部分。

    走出去,看到他抓著我的手機在玩。

    一看到我,眼睛一下子就直了。

    我感覺到了他下體開始膨脹。

    我臉一紅,“大清早的,你別這樣。”

    他尴尬的笑了笑,扯過棉被蓋住:“大清早的,男人,你知道的。”

    我怔了怔,晨勃這樣的事,好象好久沒有發生在我身上了。

    他把手機遞給我,然後滿足道:“記得,以後不要隨便換號碼。換了也要告
訴我一聲。”

    我接過手機,隻見他在上面存了個號碼,號碼上清楚的寫了兩個大字,老公。

    我賭氣想刪掉,他卻一把扯過我然後翻身壓倒在床鋪上,包裹著的浴室一下
子就被扯掉了。

    “不許刪,”他蠻橫道。

    我扯過浴巾想蓋住下體,卻被他野蠻的吻著。

    吻過之後,他把我推開。“穿衣服。”

    我虛脫的喘了口氣,檢起昨晚丟了一地的絲襪,蕾絲內褲,內衣,裙子穿了
起來。

    蹬起高根後,他也穿好了一身挺直的西裝站了起來。

    他真的很高,我穿上高跟後也還是比他矮那麽一點。

    要知道,高跟可是有10CM的。

    他挽著我下去前台結帳的時候,服務員和路過的行人都頻頻側目。

    我紅著臉問他:“他們是不是看出我是男的了?”

    他笑著捏了捏我大腿:“能覺得你是男的,都是眼瞎的。”

    我白了他一眼,不知道爲什麽卻是有點小甜蜜。

    退了房間之後,他問我:“你要回去俱樂部?”

    我點點頭。

    他瞪了一眼:“不要回去,我弄個地方給你住著。”

    我就妩媚的笑:“你真想包養我啊。”

    “恩。”他說,眼神清澈認真。

    我卻是想起了潔兒,有些擔心。

    “不要緊,我在俱樂部沒有挂牌的。”我柔聲說:“我是你的人。”

    他點點頭,也不在說話。

    回到俱樂部的時候,潔兒已經睡醒了。隻穿著一件睡裙和絲襪,正在很是不
滿的瞪著我。

    我知道昨晚的事做得很不地道,柔聲說了句:“對不起啊潔兒。”

    但是潔兒似乎很生氣,一把把我摔倒在床鋪上。

    說完,還用他的絲襪腳狠狠的踩到了我的蛋蛋上。

    我嬌哼了一聲,潔兒不是真的生氣,隻不過是想要發洩一下而已。

    潔兒的腳力度很適合,輕微有些痛的同時卻是還是很爽。

    “潔兒對不起。”我道歉道。

    潔兒似乎真有些不爽,一屁股做到我的胸口前,撩起的睡裙,潔兒的粉嫩的
小弟就彈到我的眼前。

    “舔。”他狠狠的瞪我。

    被他這麽一瞪,我也自覺有些歉意,反正以前跟他一起住的時候也沒少玩色
色的遊戲,咬住潔兒粉嫩的小頭時候,潔兒就笑了,一把推開我,“行了,夠聽
話,原諒你。”

    說完提上蕾絲內褲,一下躺在我身邊,把我抱住。

    我咯咯笑,一把抓住他的白嫩的胸部。

    他服藥比我早,也比我多,胸部早就很大了。

    俱樂部�其實也有很多純粹女裝的騷男人,不服用藥,但是這樣的人身上通
常都還有一點男人的痕迹,除了一些特殊的客人,也不太會有人特別去找那樣的
女裝男。

    說著話,潔兒又遞了一瓶子藥給我,問道,“你還要吃嗎?我上次給了你的
那些,估計你也應該吃得差不多了。”

    我有些猶豫,但一低頭,看見自己的那雙夾得緊緊的絲襪腿,又想起昨天晚
上,自己被另外一個男人,弄得欲生欲死的自己……

    就歎了口氣,這樣的我,還,能算個男人嗎?(完)


















0.015568971633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