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暴雨之夜老公在睡覺我和表弟在廚房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那個週六的晚上,北京的特大暴雨已經嘩嘩嘩的下了快一整天了,剛結束的

中超聯賽,國安輸了,老公本來興沖沖的遊著泳出去為看球買的啤酒,這下全都

變成悶酒了,他一邊喝一邊罵,連澡都沒洗就躺到床上去了,外面的雨聲還是那

麼頻密,一串串滾雷劃過天空,天氣難得的涼爽怡人。

  客廳裡,我在網上看著淘寶的鞋和裙子,喝著老公剩下的啤酒。時針已經過

了十點,老公迷迷糊糊的要睡著沒睡著的時候,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哦,這個時候會是誰呢,我在門鏡裡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來,怯生生的問了

句:「誰啊?」

  「小婉姐,是我啊,我是小楓啊。」

  哦,嚇我一跳,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我的表弟小楓,我趕快打開門,只

見門前站著一個被澆的渾身透濕,猶如落湯雞一般的年輕男人。

  「哎呀,這麼大雨你怎麼還到處跑啊?」

  「姐姐我想你嘛,就跑出來了,結果傘被風吹壞了。」

  小楓一身濕透還要往我懷裡鑽,我剛要輕輕的做勢要打他,這時候臥室裡傳

來老公迷糊的聲音,「誰啊?」

  「哦,是小楓,他和同學出去玩,回不去了。」我替他撒了個謊。

  「哦,姐夫,是我,小楓啊。」小楓也聰明的答道。

  嗯,聽到是小楓的聲音,已經喝的半醉的老公放下心來,很快就傳來了鼾聲

。我心疼的讓小楓換下衣服,讓他洗澡,接著從臥室裡找出老公平時在家裡的衣

服,準備待會讓小楓換上,看到大床左邊老公呼呼大睡的樣子,我不由得想起十

年前的那個暑假。

  十年前我上大三,老公還是我的男朋友,剛剛上班,那個暑假的一天下午我

家裡沒人,正要和老公愛愛,不料一個電話把老公叫走了,慾火焚身的我沒處發

洩,正好姨夫從南方出差回來,帶來些北京難得一見的水果,姨媽就讓剛上初中

的小楓給我家送來。

  我也不知道那根筋抽了,居然引誘起他來,可憐的小楓這個小正太毛還沒長

齊,就被他那不著調的表姐,也就是我,就地正法了,從此我和他就保持著這種

姐弟不倫的關係,老公從來也不知道還有個表弟和他分享著我的肉體,甚至就是

我和老公洞房花燭之前,我也是先穿著婚紗和小楓愛愛了整整一宿。

  浴室裡嘩嘩的水聲停了,才三分鐘,這個小子太猴急了吧,果然小楓出了浴

室,連身上的水都來不及擦乾,就忙不叠的撲向我,我急忙阻攔住他,示意老公

在臥室裡,我們去廚房。

  我把臥室的門關緊,還在門前擺上碰到容易發出聲響的物什,老公要是出來

就可以發出聲音,接著我關上客廳的燈,拉著小楓潛入了廚房。

  嗯嗯,小楓一把將我摟進了懷裡,貪婪的撫摸著我的軀體,親吻著我的面頰

,我迷夢一般的任憑他擺佈,輕輕的責怪道:「你這小孩的膽子越來越大,這麼

晚了你姐夫還在家你就敢來欺負姐姐。」

  嗯嗯,我和小楓的舌尖疊加著,交纏著,小楓抽空急促的回答:「嗯嗯,下

了一天雨,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想姐姐,那年暑假,姐姐第一次光著屁股的樣子就

在我眼前晃啊晃的啊,最後實在沒辦法只好跑出來了。」

  「嗯嗯,你怎麼也不知道找個女朋友,這麼大了,姨媽都著急了呢。」

  不等我說完,啊啊,小楓的手掀起我的寬鬆的T恤,從頭上一把扯掉。

  嗯嗯,小楓一邊忙碌著把頭埋在我的乳房之間,上氣不接下氣的回答:「嗯

嗯,找了啊,可是都沒姐姐好,沒姐姐漂亮,沒姐姐身材好,最重要的是……」

  「嗯,最重要的是什麼?」我略一定神,追問道。

  嗯,小楓故意的舔舐起我的乳頭,並不回答,只在我的連續追問下,才壞壞

的擡起頭對我說:「沒有姐姐這麼喜歡做愛啊,我什麼時候想操就可以盡情的操

啊。我不想操都不行啊。」

  嗯啊,這個壞孩子,怎麼這麼說我啊,唉,沒辦法,誰讓是我讓他成為這樣

的哦,嗯哦,他的話讓我體內不知道為什麼騰起一片火焰,燒的我面頰緋紅,接

著小楓扯下我那窄小的僅能包裹住屁屁的西瓜紅色的運動短褲,一直扯到膝彎處



  嗯,接著將我推靠在桌台前,一邊吻著我的面頰脖頸,一隻手開始摳挖起我

的肉穴,另外一隻手則緊緊的環抱揉搓著我渾圓雪白的屁股,我輕輕的扭動著,

像是在掙扎,又像是在挑逗,嗯嗯,小楓逐漸矮身下去,叼住我的乳頭含住,接

著用唇齒刮蹭著,用舌頭撚壓著,我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荷荷,小楓發出餓狼一樣的喘息,他繼續低下身子,舌尖從我的胸乳轉戰到

小腹,接著劃過髖胯,還特意在大腿外側的迂迴了一圈。

  嗯,終於小楓的舌尖找到最終的秘境,嗯啊,他扒著我的兩條大腿,跪伏在

我的身前,我仰靠著桌台,只拚命將下身向他凸出。

  啊啊,我好像飛在了虛無縹緲的空氣中,只是合上眼簾極力壓抑自己的快感

,用微弱的嗯哼來向他表示鼓勵。

  「嗯嗯,姐,舒服麼?」

  「嗯舒服,啊!」

  雖然我和老公青梅竹馬,已經十幾年恩愛,但是最近幾年,和他做愛卻總是

缺乏一種真正的興奮,和年輕的表弟小楓,在家裡的廚房偷情,這種刺激,能讓

我很快就攀上快感的巔峰,更不要說老公就在直線距離僅僅幾米外呼呼大睡呢。

  「嗯嗯,姐姐,姐夫喜歡用什麼姿勢干你啊啊?」

  「唉,每次都問這個問題,你不煩我……嗯,我也不煩……」

  我其實也很喜歡在和小楓做愛的時候提起這個問題,我每次都感到內心羞恥

卻心意蕩漾的回答:「啊,他最喜歡,啊,從背後啊啊……」

  嗯,老公和小楓都知道,我最喜歡把屁股翹的高高的,忘情的扭動腰肢,我

的膝蓋處總是黑黑的,在網上經常看到有人這麼開玩笑,每次看到我內心都湧過

一陣激動,身下的肉穴都躥過一股熱流。

  「嗯,看姐姐已經穿上了那雙銀色綁帶細跟高跟鞋,我就知道姐姐的小屁屁

一定癢的直淌水啦。哈哈。」

  小楓將我轉過來,讓我伏在桌台上,我也乖巧的將屁股往他下身處挨湊,小

楓扶住我的屁股,我感受到他年輕火熱的大肉棒慢慢的頂上我的肉縫,慢慢的要

塞進去,我則放低腰身,繼續擡高屁股,雙腳叉的開開地好讓他能完全插到最深

處。嗯啊,這是最美妙的一刻,粗大的肉棒分開我的肉縫,直挺挺的突入我的身

體。

  小楓貼在我的脊背上,旋轉著身體,不想讓肉棒抽出,只是在我的肉穴內來

回磨蹭,他的胸膛也在我的脊背上滑動,嗯嗯,他在我的耳畔低語道:「姐,啊

,小婉姐,啊,喜歡被弟弟插麼?」

  「啊啊,姐喜歡啊……」

  「啊,姐你那裡好濕,好滑啊,好熱,好緊啊。小婉姐你好會保養啊,姐夫

只顧自己睡大覺不來操你,真是活該帶綠帽子呢。」

  「啊啊,繼續啊,插啊……」

  我感到我的身體所有的縫隙都被他的大肉棒充滿了,這是一種極其難以形容

的鼓脹感和滿足感,再加上小楓絮絮叨叨不停的用言語來刺激我,出軌,亂倫交

織在一起,讓我幾乎難以承受這多重的心理刺激。

  看到我被撩撥的渾身顫抖的樣子,心滿意足的小楓終於開始要發動了,他直

起腰身,雙手從腰肢移到我翹起的屁股,抓住臀肉:「啊啊,姐姐你再翹起一點

來啊,啊啊,姐姐你的屁股翹的好高啊!」

  「嗯嗯,這樣是弟弟插的爽,還是姐夫插的爽啊?」小楓什麼時候都不忘調

皮,如果說十年前我還能仗著歲數大欺負他,如今我們的地位早就天翻地覆,我

已經逐漸滑落到服侍從屬的角色。

  「嗯嗯,自然是你,啊啊,你比他年輕,你比他健壯,啊,你比他更,啊啊

……」

  我沒說出更什麼來,因為我已經渾身繃緊如同就要斷掉的弓弦,連指尖都因

為這難以言狀的興奮而在微微發抖中,嗯啊,小楓的動作越來越快,夾帶著我的

陰唇被抽插的翻了出來,汩汩愛液噴濺湧出,順著大腿根直往下滴。

  啊啊啊,我只能用一隻手去扶住桌台,另外一隻手必須要去摀住我的口,我

殘存的一點理智告訴我決不能大聲呼喊或者呻吟,這是極度超越限制的出軌,這

個秘密不能讓我和表弟之外的任何一個人知道,更絕對不能讓我老公知道,她嬌

媚迷人的妻子此時此刻正在他家的廚房裡,撅著大屁股,被她表弟肆意姦淫。

  「嗯啊,姐,你怎麼越來越厲害了,感覺弟弟的肉棒被你緊緊的吸住了啊,

姐你十年前可不是這樣啊。」

  「嗯嗯,姐會告訴你姐三十了麼,啊啊,姐過十年還坐地能吸土呢啊,到時

候別說你姐夫了,就是你,啊都會被姐吸乾的,啊啊……」

  小楓聽了我的話,雖然感覺別有風味,但是還是不信邪,繼續向前衝頂,我

也不甘示弱,大屁股搖晃著向後撞擊,雖然我們都極力壓抑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音

,但是啪啪啪的皮肉衝撞聲還是響徹廚房,幸虧此時雨勢更加滂沱,自然界的天

籟掩蓋住了我們這一對偷情男女的無恥勾當。

  「啊啊,嗯,姐,我,要射了,啊!」小楓終於抵抗不住了,他用輕微的不

能再輕微的聲音從牙縫裡在我身後擠出了那幾個字。

  「啊啊,射啊,射吧,都射給姐姐啊啊!」

  我似乎像得到了什麼命令一樣,又賣力的向後撞擊了幾下,然後迅速的轉過

身,雪白的大屁股在廚房裡幾乎轉了一圈,速度之快彷彿一道白光閃過。

  「啊啊,快啊啊,射給姐姐啊。」小楓的大肉棒在我的面前跳躍著,似乎被

甩出陰道還在憤憤不平。

  「啊,姐,還差一點,啊啊!」小楓有些憋的難受。

  「嗯,啊別急,姐姐來了!」說著我一口把肉棒含在嘴裡,同時用一隻手按

壓揉搓著他的蛋蛋,還發出催促的恩啊恩哈的呻吟聲,很快,我感覺到肉棒在我

的口中膨脹起來,我已經計算好臨界時刻的到來,只等待他最後一刻的衝刺。

  哈啊啊恩啊,他噴射的一剎那,肉棒被我吐出,精液的腥味讓我有些不快,

所以我有過一次讓肉棒在我口中爆發的經歷之後便刻意的躲避。但是我並沒有丟

下他的肉棒置之不理,而是用面頰和乳房反覆的去觸碰和刺激正在噴射的肉棒,

白濁滾燙的精液噴濺在我的面頰,脖頸和乳房上,還有一點跳上了我的嘴角。

  「姐姐又不讓我射在裡面。」

  小楓不高興的撅起了嘴,嗯嗯,我忙不叠的用指尖將身上的精液塗抹均勻,

還不忘解釋道:「安全期以外,連你姐夫不帶套,也別想射裡面,姐姐還沒玩夠

呢,再說姐姐生個小孩,是管你叫舅舅還是叫爸爸呢?」

  小楓每次聽到我這麼說,他倒會靦腆起來,他自己還是個大男孩,說到這些

總是讓他侷促不安。

  「嗯嗯,你的精液量還真多,比你姐夫的多多了,做個面膜富富有餘哦。」

我還像每次做完之後那樣一一邊輕輕用手撫摸著他那垂頭喪氣的肉棒,一邊找出

一些安慰鼓勵他的話。

  嗯,這十年小楓塗抹在我身上的精液可是不少呢,老公誇我面色紅潤,肌膚

柔滑的時候,嘻嘻,他有沒有想過,這是為什麼呢?

















0.014625072479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