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與嶽父嶽母共同住在一起的日子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已經記不清楚這是多少回了,宋揚躺在寬大的床上享受著做愛後精神上和體
力上的放松,他躺在床上慢慢的緩解著急促的喘息,平息了一會後,宋揚的呼吸
均勻了,他翻過身來輕輕摟著妻子,此時妻子國賢偎在丈夫宋揚的懷�用她那嬌
小的小手把玩著丈夫那已經軟下來的雞巴。

  三年前宋揚和妻子國賢結了婚,今年已經二十三歲的國賢身材不算高,有1
米63,長得很漂亮,渾身上下,該凸的凸,該凹的凹,見過她的男人總是會麽
明奇妙的産生一種想伸手摸上一下才肯罷休的感覺。

  細而長又很彎的眉毛下面是一雙水汪汪亮晶晶的丹鳳眼睛,小而翹的鼻梁上
面星星點點的鑲嵌著幾個淺淺的小雀斑,每當一矜起小而翹的鼻子時給人的感覺
很頑皮很可愛。

  豐滿紅潤的嘴唇顯得非常的性感,一笑兩腮便顯出淺淺的梨形酒窩,白嫩細
膩的皮膚富有彈性,一雙均稱的美腿,給男人們帶來的是無限的遐想。

  她的奶子非常的堅挺、豐滿,就算不戴胸罩也不會下垂,所以她的胸部常常
是她身邊所有男人目光的聚焦點。如果走在她的身後,那她的屁股又都會被認爲
是最吸引人的地方,不管穿什麽樣的褲子,上翹渾圓的屁股總是把褲子撐得圓圓
的,讓人會莫名其妙的産生出想走上去摸一把的想法。

  國賢側著身體躺在床上,隻見細細的腰下,一個又白又圓的大屁股高高翹著,
兩瓣屁股呈半圓狀,一個肉乎乎粉嫩的屄兒從兩條大腿的縫中鼓了出來,屄縫中
正往外流著白色的精液。

  看著這香豔的景色,宋揚不由的拿起身邊的毛巾在她的陰部及陰部附近的雙
腿上輕輕的擦拭清理著,並用手在那屁股和嫩屄上不斷的撫摸著。

  當用毛巾清理的時候她很配合的把圓潤的雙腿分向了兩邊,把她那白嫩的肥
屄充分的暴露了出來,讓宋揚輕輕的搽試和撫摸著。

  每當這時,宋揚都會想起第一次和國賢做愛時,當粗大的雞巴插進國賢屄�
的一瞬間時,宋揚就覺得自己的雞巴終于找到了歸宿,粗大的雞巴和她溫暖的小
嫩屄兒好像是天生的一對!

  清理完畢後,宋揚翻過身來趴在國賢的兩腿之間,雙手抱著國賢那白嫩肥潤
的屁股,用嘴細細品味著使他掉魂失魄的粉�泛紅的屄洞,此時他感覺有一股又
酸又鹹的味道從那個能迷死無數男人的地方傳進了他的嘴�。

  那�實在是太迷人、太白嫩了!屄兒還微微的有些腫漲,小陰唇還在充血向
外翻開著,陰道�面還有一些精液隨著宋揚的親吻混合著淫液而慢慢的往外流淌
著,整個肥嫩的小屄兒看上去就像是早晨沾滿露水的紅玫瑰,鮮豔絢麗無比!

  國賢的反應越來越強烈,呻吟之聲也越來越大,而肥嫩的屄�也流出更多的
淫水。宋揚不斷地用舌頭刺激她的陰核,一面用雙手在她的兩個奶子上揉搓著。

  國賢擡起頭看著埋在她胯下的腦袋,體會著暖濕的舌頭在自己肥屄上掀起的
陣陣快感,這陣陣的快感似乎要把她融化了似的……

  她感覺屄�有千百隻蟲子在叮咬著,那種麻癢的感覺使她空虛得快要虛脫了,
她恨不得把這個在胯下的腦袋給塞到自己的屄�去,她情不自禁的使勁地把兩腿
之間的腦袋壓在自己的屄上。

  然而,她又知道這個腦袋根本進不了自己狹小的屄中,她知道她需要什麽,
所以又使勁地扯著宋揚的耳朵,想把他扯離……,呻吟聲越來越沈……

  宋揚擡頭看了看妻子問:「癢了吧?小屄是不是又想被肏了?」

  「嗯!」國賢含糊的回答著。

  宋揚直起了身子,還沒等宋揚擺好姿勢,國賢的小手早等在那�,一把抓住
了雞巴,就想往自己的屄�塞,可是宋揚的雞巴還沒有達到那麽長的尺寸,和她
的小屄還有一定的距離。

  于是宋揚用兩隻手臂撐住身子挺著逐漸粗硬起來的雞巴,在國賢那還有些充
血腫漲向外翻開的外陰上磨了起來。

  宋揚的雞巴在國賢的小屄上面來回的蹭著,粗硬的雞巴還不時的磨著已經峭
立起來的陰蒂,宋揚伏著身子不時的低頭看著國賢那在不停地蠕動張合著的小屄。

  國賢用手不斷的把宋揚的屁股壓在自己高高挺起的陰部相互摩擦著,這個舉
動更加令宋揚産生了另一樣的快感。

  「小騷屄是不是很想被肏了?」宋揚趴在妻子國賢的耳邊輕輕地問道。

  「嗯!想,想讓你肏,你能使勁的肏我嗎?」妻子國賢也反問。

  「能,如果你更騷更浪一些,我會更厲害的。」宋揚一邊溫柔地搓著妻子國
賢的奶子,一邊慢慢地把自己的雞巴插進她的肥屄�。

  「啊!嗯……啊……」陰部的脹滿感覺使國賢從咽喉�發出舒暢地聲音。

  「你的騷屄肏起來好舒服,暖暖的水又多,如果要是有別的男人肏你時,也
不知道你的屄會不會也是這個樣子?」宋揚小聲地說著。

  「你說是什麽樣子?還不是一樣!哦……!」國賢又挺起屁股,試圖讓已經
插進屄�的雞巴更深入一點,于是又發出一聲長長的「哦!」聲來。

  「舒服嗎?」宋揚問道:

  「嗯,很舒服」國賢眯縫著丹鳳眼回答著。

  「想不想天天都這麽爽?」宋揚用很輕的聲音在她耳邊說。

  「想!」國賢嬌羞地回答,同時又把屁股往上挺了挺。宋揚感覺到自己的雞
巴已頂到國賢的子宮了。宋揚開始行動起來,隨著一波又一波的沖擊,國賢開始
慢慢的把眼睛閉上並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宋揚知道國賢已迷失了自我,于是輕
輕地問:

  「告訴我,你想不想讓別的男人肏你的屄。」

  「想!」國賢隨著宋揚的聳動起伏著,下意識地道。

  「你想讓誰肏呀?」

  「嗯,我想讓你肏我!」

  「除了我還有誰呀?」

  「嗯,我還想讓我爸肏我!」

  「哦?你爸肏過你嗎?」

  「沒有!」

  「那你怎麽知道他能肏你呢?」

  「我能感覺到!」

  「哦?你是怎麽感覺到的呢?」宋揚邊使勁的肏著邊問道:

  國賢雙手緊緊地摟著宋揚的屁股使勁的把那粗大的雞巴壓在她的屄�,臉紅
紅的看著宋揚小聲地說:

  「老公,我說出來你會不會生氣吧?」

  「不會,我怎麽能生氣呢!」宋揚笑著看著她說道:

  「哦,老公你聽完可不要生氣噢!」

  「哦,你說吧我不會生氣的!」

  「嗯,咱們結婚後,有時候我回家,爸爸總是圍著我轉,一會問問這,一會
問問那,開始的時候我還沒有感覺到什麽。

  後來,有一次我回家上衛生間的時候,我偶然一擡頭看到爸爸趴在門縫在偷
偷的看,當時我感到心猛地跳了一下,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猛地湧了出來,當時
我的屄�就流了很多的水,心�很想讓你狠狠地肏我。」

  「讓我肏你?是想讓你爸肏你吧?呵呵,那後來呢?」宋揚「呵呵」的笑著
又問。

  「嗯∼,你好壞呀,後來在我每次上衛生間的時侯我就故意的把門縫留大一
些讓他看,有時還故意的把腿分的大大的好讓他看得更清楚些。」

  「呵呵,你這個騷屄,你連你爸也挑逗。」宋揚聽到這也感到莫名的興奮和
刺激興奮的快要射出了精液,

  于是宋揚快速而又猛烈的抽插起來,次次到底、下下至心,將全身的力量,
聚集于雞巴上,猛插慢抽、左旋右轉,研磨著屄心。

  國賢在被宋揚慢抽猛插之下,痛快得要發了瘋似的,全身筋骨肌肉酸軟,肥
緊的嫩屄,淫水流個不停,口中淫聲浪語哼道:

  「寶貝、心肝、親哥、丈夫……」等,什麽都叫出來了。

  宋揚也被妻子之淫聲浪態,刺激到極點,快慰的大雞巴更加的暴漲,龜頭開
始麻癢起來,一股熱精猛洩而出,全部射入屄心深處,沖擊得國賢也舒服透頂,
肥屄緊縮,張開小嘴緊緊咬住他的肩頭,並用雙手緊緊地摟親愛的老公,神魂飛
揚,快樂異常,興奮地品嘗著射精後無上的快樂……




(二)

  有了這一次的經曆後,國賢對宋揚更加溫柔體貼,每到晚上做愛時,宋揚就
故意提起那事,國賢隻要一聽,就會馬上興奮起來,並很快的從肥屄�流出一股
股的淫液來,宋揚就在她耳邊邊講邊撫摸她,國賢就會興奮的當雞巴一插進去後,
她馬上就能達到了高潮……

  轉眼又過了幾天,這天是星期六,一早吃罷早點,宋揚對妻子國賢說:

  「這兩天我要出門到上海與開發商談一個買賣。」

  國賢聽完便對宋揚說:「老公,那在你出門的這兩天我回我媽家去看看她再
住兩天好嗎?」

  宋揚呵呵的笑著說:「是不是又想讓你爸偷窺你了呀?」

  國賢嬌羞的打了宋揚一下說:「什麽呀,我是去看我媽,再說了你不也不反
對嗎!」

  宋揚伸出雙手把妻子摟在懷�說:「我不反對,但你回來後要對我說發生的
一切,好嗎?」

  妻子國賢偎在宋揚的懷�一隻手摸著宋揚的屁股一隻手隔著褲子揉著宋揚的
雞巴嬌羞的說:

  「好的,等你回來你想聽什麽我就說什麽。」說著又用手掐了掐褲子�被她
揉的已漸漸發硬的雞巴說:

  「在外面它可不許調皮惹禍。」

  宋揚呵呵的笑著說;「放心吧,這個隻屬于你自己的,由你自己支配,別人
無權使用。」

  「嘻嘻,這還差不多。」國賢笑嘻嘻的說道:

  說完他們相擁親吻了一下後便一起走出了家門,宋揚開車把她送到車站上了
班車後,便與公司的隨行人員開車去了上海。

  國賢來到她的媽家,可把她媽媽和爸爸高興壞了,又是買菜又是買肉,忙活
著爲她做飯,國賢還是如同往常一樣上衛生間從不把門關嚴,隻是虛掩著。

  和以前一樣隻要是國賢一進入衛生間,她的爸爸也總是躲在門縫�偷偷的看
著她的一切行動,每當國賢發現她的爸爸在偷窺時,她也總是盡量的把雙腿大大
的分開,讓她的爸爸一覽她的陰部全貌。

  此時國賢也總是覺得異常的興奮,她隻覺得全身陣陣酥麻,兩腿之間的肥屄
十分熾熱,不斷的往出流著淫水,時常的把蕾絲褲衩都弄濕了。

  第二天的中午國賢和她媽媽唠嗑時發現媽媽總是在打瞌睡,國賢問媽媽怎麽
回事,媽媽扭捏了很長時間才紅著臉小聲的說:

  「這死老頭子這兩天也不知怎麽了,昨天晚上也不讓我好好的睡覺,整的我
那個地方現在都還很疼,好像是讓你爸爸給整壞了。」

  國賢忙說:「是嗎!那快讓我看看是不是真的壞了?」

  「去,上一邊去,有什麽看的,也不嫌害臊,你媽的你也看!」國賢的媽媽
紅著臉說道。

  國賢說:「你怕什麽呀?我就是從你那�生出來的,還有什麽不好意思的,
再說了,我也是結過婚的人了,什麽沒看過?快讓我看看吧,要是壞了得趕緊治
呀!」

  國賢的媽媽聽她這麽一說,想了半天才把裙子慢慢的掀起來,把內褲子脫掉
分開兩條大腿讓國賢看,國賢一看媽媽的那�隻是紅紅的有些腫脹,就笑著說:

  「沒事的,就是腫了,過兩天就好了。」

  國賢的媽媽嘟囔著說:「這死老頭子也不知是怎麽了,好像你一回來他就可
高興了,到了晚上就折騰我。」

  國賢說:「那你喜不喜歡呀?」

  「剛開始的時候還挺喜歡的,現在一碰就疼,我就不想了!」

  國賢笑著說:「真的不想?」

  媽媽不好意思的笑著打了女兒一下說:

  「死丫頭,什麽都問,想能怎麽的,現在一碰都疼,還怎麽想?」

  國賢想了一會笑著對媽媽說:「我知道爸爸怎麽興奮的。」

  媽媽怪怪的看了她一眼說:「你怎麽知道?你知道什麽?」

  于是國賢就把她爸爸偷窺她的事和媽媽說了。

  媽媽聽完當時氣得渾身直哆嗦說:

  「這個死東西,老不正經的,他媽的,自己的女兒尿尿他也偷看,我說呢,
怎麽你一來他就高興得不得了,原來是想看你呀,等他回來的看我不扒他的皮,
把他那惹事的雞巴給他割下來,看他還敢不敢看了。」

  國賢一看媽媽這麽生氣,就忙說道:「媽,幹嘛這麽生氣呀,我的那個我爸
爸以前也不是沒看到過!」

  「哦?他什麽時候還看過,這個死東西!」

  「嗨!呵呵,我小的時候他還給我把尿呢,那時,他不經常的看到嗎,你不
是也都知道嗎,那時你怎麽不管呢?」

  國賢這麽一說,把媽媽給說笑了,媽媽笑著說:「死丫頭,也不嫌害臊,女
人呀!一結婚就什麽都不怕了,這麽喜歡讓人看?怎麽的宋揚他不行呀?」

  「哎呀,媽看你說到哪去了,他怎麽不行,他可厲害了,他的那個玩意又粗
又大,插在�面可舒服了」

  「呵呵,這麽舒服那你還喜歡露給別人看?」

  「我也說不清楚,就是喜歡,當我知道爸爸偷看我時,我感到心�異常的興
奮。」

  「真的那麽興奮嗎?」

  「我怎麽會騙媽媽呢!」

  「呵呵,那你就接著興奮吧,你喜歡讓你爸爸看,你就露給他看,」

  「你不反對?」

  「呵呵,你喜歡讓他看,我還反對什麽呀,再說了他看完他興奮起來我還能
舒服一陣子呢!呵呵!」

  「呵呵,媽那我要是讓爸爸和我那個,你生不生氣?」

  「那個?」

  「就是那個呗!」

  「就是那個呀?」

  國賢伸出手摸著媽媽那有些腫脹的肥屄,慢慢的把一個指頭插了進去輕輕的
抽動著說:「就是這樣!」

  「哦,就是你想讓你爸爸肏你呀?」媽媽伸手把國賢插在自己屄�的手打到
一邊說:

  「死丫頭越來越不像話了,你還想讓你爸爸肏你,你爸爸肏你那我怎麽辦,
讓你的老公來肏我,我就不反對,你幹嗎?死丫頭!」

  國賢用嘴嘬著那個指頭說:「願意,但就怕我老公不願意,」

  「就是的,你還來和你媽搶雞巴來了,呵呵,死丫頭,」媽媽笑呵呵的用手
抓住了國賢的手,忽然臉紅紅的問:

  「賢哪,我問你,你可別笑話媽,媽就是問問,」

  「嗯!問什麽,你說吧!」

  「嗯,你說你家宋揚的那個真的很大嗎?」

  「那個很大?」

  「死丫頭,媽你也逗,就是那個!」

  「就是那個呀?」國賢裝著糊塗地問,

  「死丫頭,就是男人的雞巴,」

  「哦!」

  「他的雞巴真的長得很大嗎?」

  「呵呵,怎麽?你想看啊?」

  「死丫頭,媽就是好奇的問問!」

  「嗯,挺大的,還很粗,」

  「嗯,有多長,多粗啊?」

  「嗯,有這麽長,這麽粗!」國賢把手從媽媽的手中抽回來,比了一下長度
又用兩手的手指圈了個口徑來表示粗細。

  「死丫頭就會騙你媽,哪有那麽大的玩意,」媽媽看到國賢用手比的長度有
二十多公分長,粗細有手腕一般粗細,就以爲在騙她。

  「哼,你不相信了吧,等你看到你就相信了,還有那,他的那個雞巴頭更大,
插在�面一抽一插的都能把你送上天去。」

  「真能那樣嗎?我和你爸在一起那個啥時,我就覺得你爸可能耐了,他還趕
上你爸了?」

  「哦,我爸可能耐了?怎麽能耐啊?我也沒試過,但我就感到我家宋揚厲害,
每次都把我整的飄飄搖搖的好像在天上飛似的。」

  「哦,真的嗎?我和你爸在一起那個啥時我從來沒有感到好像在天上飛,但
心�那個爽快勁別提了,到了第二天都還舒服著呢!」

  媽媽嘴�說著此時的兩條粉腿,有意無意的,微微張開了六、七寸寬,將整
個肥嫩大屄的輪廓,很明顯的展露在國賢的眼前。

  國賢看到媽媽兩腿之間那有些腫脹的肥屄�亮晶晶的淫液,媽媽的一隻手情
不自禁的輕輕的撫弄著自己的肥屄。

  「哇,媽你看你的這�都流水了,呵呵。」

  國賢故作誇張的睜大了眼睛,把手伸到媽媽的兩腿之間,隨著媽媽的手揉捏
著濕滑的肥屄。

  「哎呀!疼,去,死丫頭,你媽你也逗,」

  媽媽不好意思的用手打了下國賢那撫弄著她那濕滑的肥屄的手。

  「呵呵,想了吧,還說不想呢!」

  「去,上一邊去」媽媽紅著臉說著,同時把雙腿也緊緊的並在一起。

  「嗯∼,」國賢走到媽媽的身前撒嬌般的摟著媽媽的腰說:

  「不嘛,我就要摸,我就要摸媽嘛,好媽,你就讓我摸一下嘛,噢,媽!」

  「唉,真拿你沒辦法,都讓我把你給慣壞了,就摸一下,去,先把門關好,
別一會進來人,讓人看見我還活不活了!」

  國賢一聽媽同意了,笑著伏在媽的臉上親了一下,一扭身走到外屋把門上了
鎖,回到�屋又把門關好來到了媽媽的身前。



 (四)

  國賢回來的第二天宋揚也回來了,此次的商談非常的順利,宋揚也非常的開
心,到了晚上宋揚和國賢兩個人全身赤裸的躺在寬大的床上,相互纏綿翻滾著。

  宋揚翻身壓在國賢那豐滿滑嫩的肉體上,用那異常粗大堅硬的大雞巴,頂在
那濕漉漉的屄口上,國賢也感到老公的大雞巴此時此刻異常粗硬的頂在自己那早
已是溢滿淫水、欲火焚燒的肥屄上,她微微挺起肥大的屁股把那淫水範濫濕滑異
常的肥屄在粗大堅硬的雞巴研磨著。

  宋揚用粗大的泛著紫光的雞巴頭上上下下磨擦國賢肥厚、濕黏的陰唇,摩擦
了幾下後,把大龜頭對準早已張開的屄口,猛地將屁股向下一挺,將自己粗大堅
硬的雞巴猛的插入國賢那火熱的屄�。整根粗長的大雞巴就這樣「滋!」的一聲,
戳進了國賢那淫水泛濫的肥屄之中了。

  宋揚快速的把那粗大堅硬的雞巴在國賢的肥屄�抽插著,國賢把她那兩條豐
滿細嫩的大腿大大的劈開著,這樣就使她那肥嫩的陰道毫無縫隙親密無間的容納
著老公粗大堅硬的雞巴,粗大堅硬的大雞巴每一次的插入便和她的肥屄親密的撞
個正著!

  她那細嫩圓滑的子宮口便深深地含著龜頭不放,國賢口�沒命地呻吟著呼叫
:「哦……心肝……我的老公!好老公……我被你肏……的……哦……肏的……
騷屄……好……爽哦……」

  此時國賢已感覺到了她的肥屄開始一陣一陣的痙攣起來,並且無法控制肥屄
的收縮,憑以往的經驗她知道高潮即將到來,由高潮帶來的一切將宣洩在那帶給
她強烈快感的雞巴上。

  國賢的肥屄開始猛烈的痙攣起來,她幾乎在她的肥屄痙攣帶來強烈的高潮下
眩暈過去。她的淫液從她的肥屄�噴湧而出,使得她那光滑無毛的肉唇,發出吸
吮雞巴的「滋滋」聲響來。

  粗大堅硬的雞巴深深的插在她的陰道內快速的抽動時,那充滿精力的雞巴粗
硬得更加厲害,將國賢的肥大的肉屄,撐漲到了極限。宋揚聽到了她舒爽的呻吟
聲,就在此時,一股滾燙的液體突然從國賢的肥屄內湧了出來,灼熱的陰精刺激
著宋揚那快速的抽動著的龜頭,突然,宋揚覺得一股酥麻的快感從尾椎直沖向腦
門。

  于是精關在無法控制的狀態下一松,熾熱粘稠的乳白色精液脫閘而出,濃熱
的精液一股腦的湧向火熱顫抖的子宮。一股股激射的精液刺激著國賢的肉體深處,
當釋放出來的精液灌進入她的肥屄�時,一股絕對滿足淫蕩的情感充斥著她的陰
部。

  國賢感覺到今天噴射的精液,帶著一股令人身心舒暢的暖暖的溫度,噴濺在
她屄內的肉壁上。填滿了她的陰道,她滿足的微微閉著眼睛,不斷地收縮她那肥
屄內的嫩肉一下一下的夾著那還未軟下來的雞巴。最後因高潮到來的宣洩刺激,
使得她全身無力攤在了床上,宋揚也因劇烈的身體運動,疲憊的伏在她的身上。

  這樣過了一會,國賢她忽然翻身將宋揚壓在她的身下,兩團豐滿的肉球壓在
他的胸膛上,她趴在老公的身上,四肢彎曲著支在床上,她用她那柔軟細膩的舌
尖,雨點般的親吻著宋揚的嘴唇和耳朵,並用她那還在不斷地往外流淌著淫液和
精液的肥屄輕輕的摩擦著那已經軟下來的雞巴……

  這時國賢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對他說:「老公啊,我想和你商量一下。也不
知道你同不同意?」國賢說完,將已經軟下來的雞巴握在手�輕輕的揉捏著,臉
色漲得紅紅的,低著頭,人又「吃吃」地不斷的笑著……

  宋揚看著國賢那帶著詭異笑容的臉,心想不知她又想出了什麽鬼花樣,于是
伸手緊緊的摟著她那肥大的屁股輕輕地說:「我的騷老婆,有什麽話你就說吧,
不管什麽事情我都答應你……!」

  話沒說完,國賢已低著頭,用舌頭輕輕地舔吸著宋揚的奶頭,並用手在宋揚
的大腿上輕輕地擰著,她的臉紅得更厲害,口中又「吃吃」地笑著含糊不清的嗲
聲說:「我的傻老公,你也不問問我說的是什麽事情,就這快答應了?」

  整個人就像軟糖般的黏在宋揚的身上,她那嬌羞的神情讓宋揚看的如醉如癡,
欲火又漸漸的燃燒起來。

  宋揚再次又翻身將國賢豐滿的身體摟入懷中,揉摸著國賢那的豐滿的奶子親
吻著她的臉頰說:「我的傻老婆,騷老婆,你說的事我怎會不答應呢?隻要你願
意、高興,不管什麽事我都會同意的。」

  「真的?不管什麽事你都會同意的嗎?」國賢瞪大了眼睛擡起頭來看著宋揚,
但她那細嫩的小手仍緊緊地握著雞巴,並接受著老公的熱吻,她的手更加用力地
套玩著雞巴。

  「真的,不管是什麽事我都會同意的。」

  「呵呵,那我可說了,到時你可別生氣,你可是答應了我的。嘻嘻!」

  「呵呵,看把你高興的,你說吧,我的騷老婆。」

  「嗯……嗯其實也沒什麽大事,就是我想讓我爸和我媽來咱這小住上幾天。」

  「哦?你不是才從你媽家回來嗎?怎麽又想你媽了?噢……,呵呵,你是不
是想你爸了?」

  「嘻嘻,怎麽?吃醋了?老公,讓他們來咱這小住上幾天嘛,行不行呀?」

  「不行。」

  「爲什麽呀?你剛才不是答應我了嗎,你說隻要我願意、高興,不管是什麽
事你都會同意的嘛。怎麽有不算數了,你就答應我嘛!噢,好老公!你就答應我
嘛!」

  國賢一看老公不同意了,急得伏在他的身上,右手緊緊地握著雞巴,用她那
兩個豐滿的大奶子來回的蹭著老公的身體,小臉急得更加的紅潤了。

  「嗯……」宋揚故作沈吟著……

  「哎呀,你就答應我吧,老公,隻要你答應你讓我做什麽都行!」國賢急得
用她那兩個豐滿的大奶子在宋揚的身體上來回的蹭著。

  「好吧,隻要你說出原因來,我就同意。」

  「真的?隻要我說出原因來,你就同意?你不會耍賴吧?」

  「不會!」

  「說話算數?」

  「算數!」

  「好我說,到時你可別生氣啊!」

  「不會,你說吧!」

  「嗯……嗯……,國賢沈吟了半晌才下定決心說:那天我答應我媽了,讓她
來咱家讓他偷看咱倆這樣。」

  「那樣?」宋揚故意的問

  「就是這樣呀!」

  「哦,你答應讓你媽偷看咱倆在床上這麽光著身子在一起躺著?」

  「不是光躺著,還有讓你肏我。」國賢說到著,聲音小的宋揚幾乎無法聽見,
她的頭也紮到了老公的腋下,

  「什麽?」宋揚故作驚訝的用雙手擡起她的頭用眼睛看著她的眼睛說:

  「傻老婆,你是不是騷糊塗了,這事你也喜歡讓別人看?而且還是你……你
媽?」宋揚故意驚訝的有些口吃起來……

  國賢的臉被老公用雙手捧著,她羞臊的雙眼緊閉不敢睜眼看他,一張小臉紅
的有些發紫。

  「爲什麽你會答應你媽看我們肏屄呢?你喜歡讓你媽她們看嗎?」

  國賢的臉在宋揚的雙手中用力的點了點,微微的睜開眼睛看著說:

  「我媽和我說,她這一輩子還從來沒有看過別人是怎麽肏屄的,男人的雞巴
是什麽樣的除了我爸的她還從來沒有看過別人的。」

  「所以你就同意讓他看我們在一起肏屄?」

  「嗯,我想我應該滿足媽媽的心願,同時我也很想讓媽媽和爸爸一起看我們
肏屄的樣子,我一想到著我就好興奮,心�就癢癢得很。好老公你就答應我吧,
讓媽媽和爸爸她們看咱們肏屄的樣子嘛!好老公。」

  「嗯……,」宋揚又沈吟了一下說:「好吧,看在我騷老婆的面子上我不反
對。」

  「真的,老公?你真是我的好老公!」國賢一聽老公同意了高興地掙開宋揚
的雙手使勁的親了他一下。

  「嗯,別急還有一事,」

  「又有什麽事呀,老公,你可別反悔呀。」

  「呵呵,我不反悔,但我同意不反對,是你答應過我,你說隻要我答應你,
我做什麽都行的你都不反對!是吧?這你同意嗎?」

  「同意,同意,隻要你答應了,我什麽都同意,就是你想肏我媽我都同意。」

  「真的?」

  「真的,隻要是我爸不反對,我就同意,呵呵,我還想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在
一張床上一起肏屄,那一定會很有意思的,一定很刺激的。老公,我一想到著我
的心就癢癢,我的屄�面就一個勁的抽抽。」

  「呵呵,我的傻老婆,你可真是騷到份了。這樣你也能想象得出!好!我答
應了,你看什麽時間讓他們來看我們的表演吧!哈哈。」

  宋揚看著國賢那嬌羞的樣子實在忍俊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國賢聽見老公這
麽一笑愣愣的看了一會,忽然醒過腔來一下明白了,原來是宋揚在騙她全都說出
來呢,于是羞臊的把頭紮在老公的懷�來回的蹭著並用手使勁的掐著那已經漸漸
硬起來的雞巴說:

  「死老公,我你也騙,看我一會怎麽收拾你!呵呵。」說完又擡起頭來呵呵
的笑了起來。

  忽然她又對宋揚說:「老公,你說爸和媽他們能和咱們一起在一個床上肏屄
嗎?」

  「不知道,那得看你的能耐了。」宋揚說道。

  「我有什麽能耐啊?」國賢擡著頭傻傻的看著宋揚問

  「你多能耐呀,把我都說服了,同意我和你光著身子躺在床上肏屄給他們看,
這還不是能耐?」宋揚呵呵的笑著調侃著他的老婆。

  「呵呵,死老公,還笑話我。」國賢伏在我的身上用左手輕輕的打了下他的
胸膛,又用右手使勁的握了握已經挺立起來的雞巴。

  「老公,一會我就給媽打電話讓她們這幾天就來咱家,你就裝著什麽都不知
道好嗎?」

  「爲什麽呀?」

  「嗯,我怕媽她知道你知道了這事她會不好意思的,你就裝著什麽也不知道,
好嗎?老公?」

  「你呀!呵呵,我的騷老婆,爲了讓你媽來看我們的表演,你可費盡心思了!
好,我答應,我等到你媽她們一來我就裝做什麽也不知道,可以了吧?」

  「呵呵,你真是我的好老公,你就是真的肏我媽我也不會生氣的,哎,老公,
說真的,你想不想肏我媽?」

  「想,不想!」宋揚笑咪咪的看著國賢說。

  「嗯,老公,我和你說真的呢,你和我說嘛!」

  「我的傻老婆,騷老婆,你要是不反對,肏一肏還是可以的!」

  「呵呵,什麽是肏一肏啊,你到底想不想呀?」

  「你說我想不想呀!我的騷老婆!」

  「嗯,我想你一定很想的,是不是,如果你真的想我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真的?」

  「真的!」

  「你不生氣?」

  「不生氣!」

  「呵呵,那我肏了你媽,你管我叫什麽呢?」

  「嘻嘻……,嗯,那我以後就管你叫爸!」

  「呵呵,你真是我的好老婆!那你先叫一聲我聽聽!」

  「嘻嘻,爸,你也是我的好老公呀!我老公想做什麽我都會答應的,隻要你
對我好,一切我都會答應的。

  「呵呵,來,我看看我的騷老婆騷成什麽樣了?」宋揚說著側起身子來用右
手摟著國賢的脖子,左手伸到國賢的兩腿之間摸著國賢那肥嫩的屄,此時國賢的
肥屄上早已布滿了流出的淫液,黏黏的淫液沾滿了一手。

  「哇,都濕成這樣了,是不是又想了,來,讓你的爸爸老公在好好的肏一肏
你。」

  宋揚說完就翻身壓到國賢的嬌軀上,剛想把她的雙腿分開,隻見國賢急忙用
雙手握著老公的雞巴說:

  「等會我現在先給我媽打個電話,讓他們這兩天過來。」宋揚擡頭看了看表,
隻見表針已經指向十點了,于是他呵呵的笑著說:

  「呵呵,我的傻老婆,你也不看看這都幾點了,你媽她們早都睡著了,明天
再打吧?」

  國賢擡頭看了看表,說:「不會,這陣他們一定不會睡覺的。」

  宋揚問道:「爲什麽?你怎麽知道的?」

  「嘻嘻,到時你就知道了,老公這麽的,一會我給媽她們打電話你別出聲,
我說你上衛生間了,電話我也不放你就裝著什麽也不知道一上床你就使勁的肏我,
讓他們聽一聽聲音好嗎?」

  「呵呵,你呀,你可真的騷到家了,好的,就隨你,隻要你高興!」

  「嘻嘻,」國賢笑嘻嘻的親了老公一口,反手拿起床頭上的電話,撥起號碼
來。

  宋揚也趴在國賢的身上聽著,一會就聽見國賢的媽媽氣喘籲籲的接起電話問
到:「誰呀?」

  國賢笑嘻嘻的看了老公一眼對著話筒說:「媽,是我國賢,幹嘛呢?怎麽氣
喘籲籲的呀?」

  「死丫頭,你還問?還不是你惹得禍,你說幹嘛呢?這麽晚了你打電話有事
嗎?」

  「呵呵,媽,你哪�還疼不疼了?可別時間太長了,要不又該疼了!呵呵!」

  「呵呵,死丫頭,也不嫌害臊,你媽你也逗,完事了,你爸已經睡了,今天
時間短,就一會他就射出來了,呵呵,死丫頭,怎麽搞的?這些我都和你說了。
這麽晚了你打電話幹嘛呀?」

  「媽,剛才我和他說了讓你們來我們這�隻上幾天,他同意了。」

  「哦,他沒問爲什麽嗎?」

  「沒有,他說讓你們來住上幾天,我們也好孝順孝順你們。媽,你們什麽時
間來?」

  「嗯,你說呢?他真的什麽也不知道吧?你可別和他說,他要是知道了,我
怎麽好意思去呀,到時我這張老臉可往哪�放呀!哦,他在屋呢嗎?你們幹什麽
呢?」

  「嘻嘻,我沒和他說,他也沒多問,他上衛生間了,我們一會那個,媽,你
想不想聽?」

  「不想!」

  「哦,你不想,那我就把電話撂了,你來時給我打電話,我好去車站接你們!
媽,我撂電話了。」

  「死丫頭,別撂,就故意氣你媽,呵呵,你不撂電話他看不見嗎?」

  這時宋揚和國賢都聽出國賢的媽說話有些急促起來。

  「呵呵,還裝呢,喜歡就喜歡呗,咱娘倆你還裝什麽呢?沒事的,我用手巾
蓋上,他看不見的。」國賢說到這對著老公眨了眨眼睛,

  「那可別用太厚的手巾蓋,聲音太小我聽不見,」

  「呵呵,你就放心吧,呵呵,哦,他回來了,你別出聲了啊!」

  「嗯,快放好吧,別讓他看見!」

  國賢把電話輕輕的放在床頭上,沖老公一努嘴,眨了眨眼睛,沖著電話故意
的大聲說:

  「老公,幹嘛呀去了這麽長的時間呀?」

   宋揚也對國賢眨了眨眼睛用手撚著國賢那早已峭立起來的奶頭說;

  「和老婆在一起我還不得把你喜歡的寶貝洗幹淨了呀。」

  這時國賢趴在老公的耳邊小聲地說:「老公,你就大聲地說些刺激的話刺激
刺激我媽,讓她的心�也癢癢的。」

  宋揚呵呵的笑著也小聲地說:「你真是個騷屄,你媽你也不放過,」

  「對,你就大聲地說我是騷屄。」國賢小手抓著老公的雞巴慢慢的套撸著笑
嘻嘻地說。

  宋揚沖國賢努了努嘴,對著電話大聲地說:「老婆,怎麽了,是不是屄癢了,
要我的雞巴肏你呀?」

  國賢也對著話筒大聲地說:「嗯,老公,我的屄癢了,快用你的大雞巴肏我
啊!」

  此時雖說他們是對著電話說,但感官上帶來的強烈刺激使他們也更加的興奮
起來,宋揚的大雞巴已經暴漲的又長又粗又硬起來,宛如雞蛋大的雞巴頭腫脹得
幾乎成了紫色,青筋突起盤根錯節的盤繞在又粗又硬挺立著的雞巴上,

  國賢的兩粒奶頭早已經不起刺激又硬又挺地豎立起來了。肥屄象是猶如地震
般的顫抖著,淫肉劇烈地翻動,黏滑的淫液如同潮水般洶湧而出,很快由肥屄�
一股股地噴湧而出。整個肥屄上面是淫水淋淋,國賢的身體也是亢奮得發抖。

  國賢大聲的呻吟著道:「老公,我�面癢死了,你就快點肏一肏吧,我那�
可癢死了……�面好象有上千萬的螞蟻在鑽……喔……」

  「呵呵,遇上我這樣有滋味的大肉腸,哪個女人會不癢的?你既然癢的要命,
我就讓你解饞吧。」宋揚吃吃笑道:

  宋揚慢慢的將她那勻稱的雙腿分開,粉紅色、肥厚、滑潤的大陰唇便隨著大
腿的分開向兩邊張開了。

  隨著肥厚的大陰唇向兩邊張開,便露出了藏在�面的深紅色滑嫩的小陰唇和
微微洞開的陰道口,兩片粉紅色的陰唇一張一合的蠕動著,再往下,是淡淡的淺
褐色的、如菊花般的屁眼。就像她性感小嘴一動一動的充滿著誘惑。

  她的一支手使勁的揉摸自己的奶子,嘴�傳出陣若有若無,時斷時續,令人
消魂的呻吟,另一支手則把宋揚那又粗又硬的大雞巴握住對準她那正在不斷的往
外流著淫水的已悄然洞開的肥屄入口。

  先讓他的龜頭在她那蜜汁四溢的屄縫周圍上下來回輕磨細擦了一陣,使龜頭
沾滿淫液,于是宋揚一沈腰,挺槍直刺,粗大的雞巴猛的向前一頂,「滋」的一
聲便再次肏進了國賢的肥屄�,這一下插入四寸有餘。雞巴一下擠進屄口,哇,
好緊。

  雞巴剛一進去,被撐開的屄口就收縮了,環繞著卡在冠狀溝�。宋揚繼續向
�挺進,大雞巴整個肏進了國賢的肥屄�。

  隻聽國賢「啊」一聲嬌叫說:「啊!輕點!你……你……頂死我了……」

  宋揚趴在國賢的身上一面挺送著雞巴,一面用嘴噙住國賢那如熟透了的葡萄
般美麗的奶頭,輕輕地裹吮著,在她豐腴的雙乳上吻舔著。

  「喔……好美……嗯……大……雞巴太棒了……哼……好漲……好充實……
唔……哼……" 啊……啊……啊……好舒服……快快點……」國賢說著。

  國賢隻覺得老公的那根粗大堅硬的雞巴象一根被火燒紅的鐵棒,在她的陰道
�來回的抽插著子宮口,火熱的雞巴燒得她嬌喘不已,她不停地抽搐著呻吟道:

  「哦!好爽啊……,好舒服,老公,你真能幹,我的好哥哥,我要被你肏死
了……嗯……哦……」

  宋揚趴在國賢的身上彎曲著手臂用兩隻手使勁的揉搓著她那豐滿高聳的大奶
子,國賢的兩隻豐滿的大奶子在他的手�一會變成橢圓形一會變成扁扁的肉餅…


  國賢那白皙的身體隨著宋揚快速聳動的屁股顫動著,兩手緊緊抓著她老公的
頭,豐滿圓潤的大奶子隨著身體的顫動劇烈的顛簸著。

  你看她,一頭秀發灑滿在枕頭上,粉臉嬌紅、媚眼如絲、嬌喘籲籲、柳腰款
擺、肥臀挺聳、淫聲浪哼:

  「啊!心肝!老公……我……好舒服……快……用力……肏死我……你的大
雞巴……是我的……哦……我什麽……都不要……隻要……你……用力……肏…
…我屄就行了……哎呦……你真兇……哦……又……又要……死了……啊……」

  國賢說著,肥臀猛搖,挺腹收腿,兩腿之間的肥屄一陣痙攣,隻見她媚眼微
閉,豔唇發抖,一副欲仙欲死的神態,就在此時肥屄�又是一股淫水噴湧出來。

  宋揚此時已經迷醉在她濕熱狹窄的腔道�,粗大堅硬的雞巴一次比一次更深
的刺入她的身體�面,他的兩手緊緊的抓著國賢的奶子,粗大堅挺的雞巴更加猛
烈的插入她的身體深處。兩人陰部撞擊發出的聲音蓋住了國賢的呻吟和宋揚的喘
息聲。

  「你是騷屄嗎?」宋揚大聲的問著

  「是的,我是騷屄,我是小騷屄!」

  「你一天想要被多少個男人肏你的屄?」

  國賢並沒有馬上回答,隻是奮力地抱住老公的屁股,使勁地往下壓,同時把
自己的屁股往上挺起,才有氣無力地道:「十個。」

  宋揚也異常地興奮,他知道國賢的回答是隨口說出來的,他還知道國賢很容
易滿足也很不容易滿足,他賣力地抽送著,嘴�不停地說:

  「說你是騷貨,是騷屄,你喜歡被人肏……」

  「我是騷貨,是騷屄,我喜歡被人肏,我的屄生來就是讓男人肏的……啊…
…」

  國賢挺起上身,頭用力地往後昴起,她到達了終點,死死地抓緊老公的屁股,
仿佛要把他和自己永遠地連成一體。

  「你說你現在幹什麽呢?」宋揚又大聲的問著

  她嬌笑著說:「我的這個叫騷屄,你的這個叫雞巴,咱們現在幹的叫雞巴肏
騷屄。啊……啊……啊……我的騷……屄讓你的……大……雞巴肏……得好舒…
服啊……大雞巴肏得真……啊……」

  「寶貝……你的……大雞巴頭……又肏進我的屄芯�了……哎啊……好舒服
……好美……好爽……」

  國賢的身體也不住地顫栗著,陰道壁和肥大的陰唇有節奏地收縮著,夾裹著
老公的雞巴,那熱流噴射著、沖擊著插在她肥屄�的雞巴……

  宋揚猛烈的進攻使國賢進入了忘我的高潮中。國賢把兩腿緊緊地盤在老公的
腰間,宋揚的嘴再次瘋狂的撕咬著國賢那肥美的奶子,彷佛要把國賢的奶子咬爛
了,國賢則一邊舔著自已的嘴唇一邊浪叫連連,淫態百出。

  「哈!騷貨……好……好……」宋揚把國賢那圓潤光滑的美腿高高舉起,
放在肩上,一下一下地往下肏下去,像打椿機一樣用力向下撞擊,每肏一下,國
賢都大聲的浪叫一下。

  肏了大約十來分鍾以後,宋揚把雞巴抽出,轉肏入國賢的屁眼�,國賢的菊
花蕾緊緊地包住老公的雞巴,國賢則更淫蕩地浪叫、呻吟。

  隨著宋揚屁股的起落,國賢那肥嫩的屄口在不斷的擠出大股的淫水,順著大
雞巴濕淋淋的流下,浸濕她的屄毛四周:

  「哦,老公,你好厲害啊,哦、哦、好……舒服……好……爽……不……要
停……啊……啊……大雞巴老公……你好……棒……我要丟了……啊!」

  宋揚在國賢的屁眼�快速抽插的雞巴一陣陣地痙攣膨脹起來,國賢突然睜開
眼,雙腿緊緊地盤繞著夾著我的腰,急促的呻吟道:

  「我要……我……要……我要你射……在我的……屄……�面……」她的淫
叫更加加劇了我性欲神經的快感。

  宋揚的呼吸變得又粗又短促,他把雞巴從國賢的屁眼�拔了出來又猛的插進
了肥屄�,在肥屄�進出的速度也驟然加快,國賢明白老公的高潮馬上就到來了,
她也猛烈地向上挺著腫脹的肥屄配合老公的抽插,

  宋揚的雞巴深深的插在國賢的小腹內猛烈抽插著,國賢的肥屄�的淫肉象是
地震般劇烈地翻動,淫液如同潮水般洶湧而出,身體如同抽羊癫瘋般痙攣著,肌
肉完全繃緊。

  國賢那緊窄的肥屄被塞得漲滿,陰壁一陣收縮,一陣松開,屄心吸吮了大龜
頭數下,使得宋揚感到一陣快感布滿全身。

  就在此時一股滾燙的液體突然從國賢的子宮內噴湧了出來,灼熱的陰精噴射
在龜頭上,宋揚突然覺得一股快感從尾椎直沖向腦門。他趴在國賢的身上,不自
覺的渾身繃緊,情不自禁的從喉嚨�發出了一聲低吼。

  在宋揚低吼聲中精關一松,熾熱粘稠的乳白色精液脫閘而出,濃熱的精液一
股腦的噴進了顫抖的子宮內。一股股激射的精液刺激著國賢的肉體深處,

  國賢感到陰道�的雞巴已深深插進了自己的子宮�,正一跳一跳地噴射出熾
熱的黏液——精液。一股一股熾熱的精液噴射進了她的身體,國賢此時是全身汗
如雨下,呼吸急促、粉臉含春、媚眼如絲,嘴巴半張著,宋揚的雞巴每噴射一下
她就發出一聲呻吟。

  終于他們兩人幾乎同時到達了高潮,當宋揚將精液灌進入她的子宮�時,性
欲的滿足和興奮猶如一股電流隨著精液從陰道的深處流過小腹進入了腦神經,産
生了一種百骸皆酥,身心舒適無比、欲仙欲死的一陣陣快感湧遍了國賢的全身上
下。

  宋揚看著國賢滿足的姣態,興奮地連噴了十來下才停止下來,無力地趴在國
賢的身體上喘著粗氣,手還不安分地揉弄著她那肥大的奶子。

  宋揚和國賢同時達到了性欲的頂峰,他們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半軟不硬的雞
巴還緊緊頂著國賢那還在一下一下蠕動著的屄心,同享著達到性欲的極高點那一
瞬間之歡悅……

  過了許久國賢才想起還在床頭上放著電話,等她拿起電話一聽,電話的那頭
已不知什麽時間挂斷了,電話的聽筒�傳來的隻是嘟……嘟的忙音。

  國賢沖老公嘴一努眼睛一眯,說:「完了,那頭電話撂了,咱們的叫聲太大
了,媽她可能受不了了!」

  「不能的,你媽她也可能是累了需要休息,又不好意思打擾你,所以就先撂
了,好了,時間也不早了,咱們也休息吧!我的騷老婆!」

  國賢像小貓似的偎進宋揚的懷�撒嬌道:「老公,今天我好高興呀,真的好
美呀!老公,你今天怎麽這麽厲害呀,你把我弄的渾身軟軟的一點勁都沒有了。」

  宋揚抱著全身光溜溜「香汗淋漓」的國賢問:「騷老婆,你今天覺得是不是
很刺激呀?我也覺得你今天好像比往常高潮來得都快,你的騷屄�出的水也比往
常多,是不是因爲你媽在電話的那邊聽著你就覺得非常的刺激啊?」

  國賢聽老公這麽說也顯得很是興奮,她一邊吻著老公,一邊用顫抖的聲音道


  「嗯,老公,我一想到那邊有人聽著咱們的肏屄聲音我就感到非常的興奮,
真的是太妙了!太刺激了!太……太過瘾了!」

  宋揚又說:「如果要是有人在一旁偷看,你是不是覺得更加的興奮呀?」

  國賢呵呵笑著又往老公的懷�偎了偎說:「老公,要是真的有人在偷看我們,
我一定會更加的興奮!老公,你是不是也很興奮?」

  「我?呵呵,當然也興奮呀,畢竟這是很刺激人的事情嘛!」宋揚呵呵的笑
著說。

  「那好,我明天就打電話讓媽她們來,到時你可別整露餡喽。」

  「呵呵,我的騷老婆你就放心吧,我一定裝著什麽也不知道的樣子,好好的
讓你媽看看我的大雞巴是怎麽肏她女兒的屄的,她的女兒是怎麽被我肏的舒服上
了天的。呵呵。」

  「嘻嘻,好呀,我可就等著你當著我媽的面把我給肏上天了。」

  「好的,你就等著舒舒服服的上天吧,呵呵。」

  「哎,老公,我問你,要是我媽也想讓你肏她,那你肏不肏啊?」

  「嗯∼,那你同意嗎?」

  「呵呵,我有什麽同意不同意的呀,那時我都被你肏的飛上了天了,我還哪
有時間去管你呀?呵呵。」國賢笑嘻嘻地說。

  「呵呵,你要是同意我就肏,你要是不同意那我就不肏. 」

  「嗯,老公這樣吧,要是我媽真的很想和你肏屄,你就和她肏. 我不反對。」

  「你不生氣?」宋揚問:

  「我不會生氣的,嗨,其實我媽也很不容易都這麽大的歲數了,什麽也沒經
曆過,好不容易有了這樣的機會我怎麽還會生她的氣呢?」

  國賢笑嘻嘻的偎在老公的懷�扭著身子小聲的說:「要是有一天,我們一家
四口人在一個房間�肏屄,你說那該有多麽的刺激呀!」

  宋揚呵呵的笑著說:「好啊,好啊,那就快讓你媽他們來吧,我們一家四口
人也好在一個房間�肏屄玩」

  「嗯,好我明天就給媽她們打電話讓她們快點來,咱們好表演給他們看,讓
他們也刺激刺激,呵呵!」

  說完國賢呵呵的笑著又想爬到老公的身上來……,

  「等等,我的騷老婆,又來勁了啊,我問你,你讓你媽他們來是以什麽名義
呢?」

  「還要什麽名義幹嘛呀?他們就這麽來呗。」

  「不對,要讓他們正大光明的名正言順的來,這樣你媽他們就不會覺得心�
有什麽壓力了,要不她們總是會覺得不好意思的。」

  「嗯,也是的,可是那得找一個什麽樣的借口呀?」

  「嗯∼哎,要不這樣,這個星期五我還得去趟上海,有些細節的事情還要與
他們溝通一下,星期五你就給你媽打電話說家�就你自己了,讓她們來陪你住兩
天,這樣不就行了嗎!」

  「你又要去上海呀?那得幾天才能回來呀?那明天媽要問我怎麽說呀?」

  「哎∼,你呀,一天除了發騷就是發浪了,你可怎麽整呀!明天你媽要是來
電話,你就說,星期五我家宋揚要去上海。你們來陪陪我,我自己不敢在家,再
說了正好等我回來後她們也可以名正言順的留下來了。

  我想你媽聽你這麽一說她一定會很高興的,其實你媽就是很想來她也想找個
名正言順的理由來,尤其是這事。」

  「這樣真的就可以嗎?」

  「一定能行,不信你明天就這麽說,我保證能行。」

  「要是不行怎麽辦?」

  「不可能的,要是不行,這一個月你讓我幹什麽,我就幹什麽,絕不說一個
不子的!」

  「嗯,那要你做什麽呢,這麽的,要是不行你就天天喝我的尿,嘻嘻。」

  「行,可是要是行了怎麽辦?」

  「嗯∼,我讓你隨便整我你想讓我怎麽樣,我就怎麽樣,包括你肏我媽的屄,
這樣總可以了吧?嘻嘻……」

  「呵呵,那可是你說的,我肏完你媽你可得管我叫爸了!」

  「行,隻要你肏上我媽,以後我就管你叫爸,不行現在就叫,爸,呵呵,爸,
我還要!呵呵!」

  說完國賢呵呵的笑著又爬到了老公的身上……今天國賢嘗到了從未有過的
感官上的亂倫刺激和新鮮感……,她顯得異常的興奮。又是一陣的纏綿之戰……

  這一夜他們玩了很久,最後兩人都精疲力盡,百骸皆酥,身心舒暢,全身軟
癱,才相互摟抱著昏昏進入睡鄉……





















0.017071962356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