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我的 SM 經歷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1)
    我很小的時候由於家�的原因(以後我會詳細寫的),使我喜歡上了捆綁,特別想被綁起來,尤其是想被綁起來遊街示眾。有時在家偷偷地有繩子捆綁自己,體驗那種獨有的快感。慢慢地對繩子也知道了它們的用途。繩子,有棉繩、皮繩、粗麻繩、細麻繩等,棉繩捆人痕跡小,用粗麻可以捆的好看但捆不緊,要捆的緊捆的刺激還是細麻繩。尤其是公安用的警繩俗稱小綠豆繩那捆人才緊呢,小繩都能勒進肉�去,所以過去犯人不怕手銬就怕小綠豆繩,見了麻繩就打哆嗦,在把犯人五花大綁捆好最後一抽繩的一瞬間,犯人就回大小便失禁拉尿到褲子�。我有一次這樣的親身體驗,那種滋味終生難忘。
    那還是七年前九六年夏天一個週末的傍晚,那年我二十一,剛在五月和老公結婚。我和老公吃完飯沒事,就到衛生間�去玩捆綁遊戲,老公剛把我捆綁在水管上就聽有人敲門,他對我說你等會,就出去開了門,進來的是他從小玩到大的朋友,他倆從小在一塊尿尿和泥玩,又一塊上小學初中高中,然後他上了大學,他這個同學上了警校後來當了公安幹警。他倆好的無話不說穿一條褲子。進來後他們抽煙喝茶說了一會話,主要是說第二天要出去玩,邀我們一塊去。我老公答應第二天一塊去,我在衛生間�則盼他快點走,眼看他們說完了,他說明天見,就告別往出走。當他走到衛生間門口時說我解個小手,說完推門就進了衛生間,鬧的我老公措手不及(我懷疑這是他倆搞的鬼,是兩人說好了的,要不為啥他身上裝著警繩,可我老公後來死不承認)。
    他進來後我啊的一聲就楞住了,我好羞啊,我這樣的打扮暴露在外人面前:我們每次玩時我都要化上特濃的豔妝,臉上搽著閃光亮粉、描著細細彎彎的眉,抹著五彩眼影、化著黑眼線、粘著假眼睫毛、化著黑唇線、打著特濃的唇膏、唇膏上還抹著亮彩。我脖子上戴著皮項圈上面還栓著一條鐵鏈,上身穿著全裸背露臍小吊帶緊身衣,後背只有兩條細帶,比一個乳罩大不了多少,下面穿著8寸特短超短裙,�面穿著一條特性感的小丁字褲,實際就是兩根細帶連著一塊二指寬三寸長一塊小布條,這小布條還是半透明的細紗,穿上後�面的秘逢隱約可見,最性感的是兩邊還露出幾根陰毛,我老公捆我時連捆帶揉搓,我的皮裙都擡到上面了,把底下的都露了出來,羞死人了。腳上穿著後跟足有16CM 高的特細高跟皮鞋,這些就夠丟人的了,可我偏偏還有比這更出格的,那就是我胸前掛著一塊大紙牌子,上面寫著:三陪小姐賣淫妓女 蕭 萌 萌
    他也楞了,可他反應特快,馬上回頭對我老公說:呵,你在家欺負嫂夫人,快去解開。我老公趕快解釋說,這是我們兩玩,並說你嫂子早就想嘗嘗被真正綁起來的滋味。還說反正你今天也看見了,你就幫忙了了她這個心願吧。他同學想了一會對我說:嫂子你願意嗎,我羞的低著頭想已經都讓他看見了,人也丟了,就這樣吧。我就點了點頭。我老公說:在那綁?進屋�吧,他說:就在衛生間。他把我解開後對我說:就這樣捆嗎,我又點點頭,他說:牌子呢。我小聲說:就戴著吧。他又問:有多種捆綁方法不知你想嘗那種,我把頭低低的象蚊子似的說:最緊的。他說:那種捆綁法是過去給重犯的,無論是啥樣的犯人只要捆他一繩他就什麼都說了,你就要這樣的嗎,我點點頭。他拿出小綠豆繩兩頭對折挽了個扣,把麻繩搭在我脖後繞在我胸前交叉然後在我兩臂上各纏了六圈,把我兩臂背到背後兩個小臂向上,他右手提著繩頭,左手托著我兩臂,右手使勁一抽繩頭左手使勁一托我手臂,麻繩只喇一下就勒進了我肉�,疼的我嗷地一聲差點翻了白眼,接著他把我兩隻手腕綁在一起剩下的繩頭穿進我脖後的扣�,又使勁一提然後把繩頭系好說:好了。他接著說;咋樣,夠勁吧,這就是那種最重的綁法,看,屎尿都出來了。我一看:媽呀,我的尿順著大腿望下流,屎也出來了,臭哄哄的。可是,我那�能顧的了這些,疼的我張著嘴直吸涼氣。隨著疼痛一股快感的電流麻簌簌的慢慢傳上來。可能還不到一分鐘我就站不住了,兩腿一軟跪下了接著就歪在地上,他問我:痛嗎,給你解開吧,我搖搖頭說:有銬子嗎?他掏出來手銬,我對他說:扶我跪好銬水管上。他操做完這一切,我輕輕對他說:謝謝你讓我嘗到了真正被五花大綁的滋味,再見。他知趣地對我點點頭走了,臨走對我說:手銬就送給你們玩了,不必還我。
    他走後我老公過來關懷我,說:哇,麻繩都勒進肉�了,疼嗎。我說:當然疼了,不過也特刺激。他搖了搖頭說:真不理解,我說:把那塊大鏡子方到我前面,讓我看看被真正綁起來我是什麼樣他把鏡子拿到我跟前方好,我一看,哇噻鏡子的我濃妝豔抹又妖又豔、穿的又少又透又露,比歌舞廳�的小姐還小姐性感極了。我對老公說:喂,我象不象被公安抓起來綁著遊街示眾的賣淫妓女啊。我老公說:象,特象。我說老公,你敢不敢把你那個同學叫回來,讓他穿上警服,把我就這樣押出去,真正把我遊街示眾。老公說,那可不敢,怎麼,你真的想。我說:老公,我真想就現在這樣子被遊街,可惜沒人敢,老公你走吧,出去玩會,一小時後回來放我。他就出去了。
    我被捆綁著跪在這�,看著鏡子�的我,越看越興奮,隨著時間越長也越來越疼,可是,越疼也就越興奮,興奮的我嗷嗷直叫,一會就到了高潮。這高潮一直不退,直到我老公一小時後回來我還在高潮中,我對我老公說:快,給我啊,老公楞了,給什麼。呀,我說:你好苯啊老公,你不是一直想叫我給你口交嗎,還不趁現,多好的機會呀,以後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他一聽,急三火四脫了褲子就塞進了我嘴�,我含著他的,貪婪地舔著吸裹著。邊吸裹問他:刺激嗎他也興奮的直點頭。好一會,我吐出來說:快放開我進入下面。他說:沒手銬鑰匙,唉,好苯啊,還不快去拿。等他拿回鑰匙又半小時就多了,給我開了手銬,要接開麻繩,我說:不要嗎,就這樣放進去,喂,老公,他聽我叫他就說,又有啥花樣,我說,哥哥,先給小妹戴上口枷嗎,他趕快把口枷拿出來給我戴上,我趴跪在地上讓他給我放進去,嗎呀,這樣做愛簡直刺激死了,沒一會我就又到了高潮。回頭看看他也刺激的要死。:喂,死哥哥,後面,他一聽高興死了,趕快又插進了我的後庭,我這是第一次讓他做後面。我問:咋樣啊,他說,裹的好緊啊,說這是我們倆這幾年最刺激的一次。一直玩了一個多小時才最後謝了。這就是我被真正五花大綁的經歷,說給你別笑我。那一次老公還用數碼相機給我照了幾張。



(2)
    我沒有什麼寫作基礎,也不會寫什麼東西,只是想把我的真實的經歷記錄下來獻給喜歡SM的朋友。
    那晚上我和老公玩了以後第二天我們沒去玩,你想啊,我第二天兩臂上的痕跡消不了怎麼出門啊。所以邀老公同學第三天出去玩。
    第三天我們兩家四口到郊外玩的時侯老公同學悄悄問我,那晚咋樣,我不好意思地說:特刺激,後來老公和他又悄悄地嘀咕,我看到他們說話時他同學眼睛描著我嘴角發出不懷好意的微笑,我就知道他倆在說我。而且老公把那晚我的話告訴了他的同學。
    果不其然,等快回家的時候他同學又悄悄和我說:你真想實際操作一回?我一個女孩怎麼回答這樣的問話,儘管我心�瘋狂地想,可是我嘴�說不出啊,我用眼睛瞪著他,嘴上說:你壞死了。這無疑就告訴了他我的意思:我願意。
    當時我以為他也就是說說罷了。過後我早就忘了。誰知到了九月上旬老公同學突然打電話給我說讓我去一趟,我問他啥事,他說電話�說不清要我去他單位,我就去了他在的公安局,原來他還是治安處的一個科長,我問他啥事,他說你的願望可以實現了,我一聽就猜到是那天郊遊時說的話。我說:你壞。他說:真的,不騙你,就看你願不願意了。接著他和我說了具體情況。
    他說的意思是現在國慶快到了,為了迎接國慶上級佈置了掃黃打非工作,近來他們治安處的任務主要是掃黃,要搞一次大的行動,想讓我去給他們當特情,我問啥叫特情,他說就和臥底差不多。接著他介紹了情況說:他們早就注意到一個挺大的洗腳屋有賣淫嫖娼,但是查了幾次都沒有,可是老有人舉報這個洗腳屋,上級老批評他們,甚至有個別領導說他們有意包皮是洗腳屋的黑後臺,為此,他們處長還差點丟了官,所以這次下了很大決心要查,但是查要有辦法啊,因此找我去給他們做特情也就是做臥底。具體做法就是讓我扮成小姐也就是讓我扮成賣淫妓女去偵察.這種事,儘管我特想去可我怎麼能輕易答應,我就說我老公最近去了深圳打工已做了白領所以我不能去,他說正因為你老公去了深圳打工,還在深圳買了樓花,只等房子一蓋好就把你也接過去,所以你去不受影響,還因為我公婆在上海,而我老公又是獨子,我又是外地人在本市沒幾個人認識,再說,那個洗腳屋靠近城郊離我們家很遠。我扭捏老半天最後答應說我可一去,但要公安給我一個證明,證明是他們派我去的.他們馬上就給我辦好了證明,還給了我一個假身
份證。我一看身份證上寫著:
王麗 女
出生年月是1976年,
某地人:XXX XXX
    上面的照片就是我。原來他們早就準備好了。氣的我狠狠瞪了他們一眼,他們反到笑了,老公同學說,別生氣,知道你會答應的。我拿了身份證以後,他們又給了我一本按摩的書還有一個隨身聽並告訴我這是一個高性能答錄機,說了用法,最後又培訓了我整整一下午,第二天又培訓了我一整天,大多是我怎樣保護自己和應對特殊情況。最後還給了我一些錢讓我買化妝品。送我出來和我握手告別時,老公同學向我擠了擠眼說了句話:祝你好運,沒忘記董存瑞捨身炸碉堡的故事吧。說著,遞過來一個紙包,我接過來瞪了他一眼,扭頭走了。我明白,他的意思無非是叫我在關鍵時候舍出我的身體幫助他們。
    回到家打開紙包一看,�面十幾張碟,呀,全是毛片,有香港的、日本的、歐洲的,哇,還有幾張SM 片呢,我高興死了,我邊認認真真地看按摩書,學著各種按摩手法,邊在家看那些毛片,仔細看人家的姿勢動作。哇噻,原來還有這麼多性交花樣。有成雙成隊的,還有一女多男和一男多女的,最刺激的還有獸交。我在家看了三天。到第四天是我們約定的時間,我急不可待地收拾好家�的一切,鎖好門,把家門鑰匙藏在家門頂上。就上街去了,到專賣前衛另類飾品一條街,這�的東西都是最時髦的,所以有人叫它小姐街。我到了小姐街先注意觀察,看看那些最前衛的女孩都怎麼穿戴打扮,看了好幾個,我終於決定照著我認為一個最時髦前衛的女孩的樣子打扮自己,我仔細觀察了她好久,默默地記住她穿什麼,怎麼化妝以後,我先到化妝品店買了好多化妝品,有最時髦的各式口紅、唇彩、亮色眼影、各式眼線筆、唇線筆、各種假眼睫毛還有粉底爽、帶金星的閃粉,各式耳環、項鏈、手鏈、腳鏈,還買了好幾副水晶甲片。買完了化妝品到了服裝區,先買了好幾副最性感的乳罩丁字褲,又買了幾件各式小吊帶背心和特短超短裙、熱褲。這些東西買了先撿最性感的穿上。在穿熱褲的時候,那熱褲好像專門在前面挖去一塊,剛剛提到我的胯上,尤其前面還露著幾根陰毛,那個賣褲子的小姐說,露著幾根陰毛才刺激性感,叫我別刮去。最後來到鞋城,先買了一雙紫色帶金飾後跟細的象筷子足有15CM 高的特尖頭皮鞋,又買了一雙黑色前底後10CM 後跟高23CM的長統靴,把長統靴穿上把買的東西裝在一個雙肩背�,出去打上車來到我要去的洗腳屋,下了車,我沒進洗腳屋而是先進了離洗腳屋不遠的美容廳。
    進美容廳上了二樓女部,服務員把我讓進椅子�,師傅過來問做什麼項目,我拿出二十塊錢悄悄遞給師傅輕聲說:好好給小妹做,這是你的喝茶錢,師傅高興壞了,連聲說謝謝。問我怎麼做,我東張西望看了半天,看了幾本流行髮式書樣也沒選中,突然,我眼前一亮,從我跟前走過一個女孩,她那髮式特前衛。我對師傅說:就照那個女孩樣子做,一點也別差。師傅看了一下說:這是現在新流行式樣叫:亂髮,我問他:你會嗎,他笑了笑說;我是這�最好的師傅,說著就開始動起來。他先把我的頭髮剪成短短的只比男孩留的那中寸頭長些,在前面留了兩綹長長的瀏海,腦後正中後面留了一撮象兔子尾巴,然後全部漂成白色,接著上色彩,前面兩撮瀏海一撮染成大紅色、一撮染成草綠色、後面的兔子尾巴染成天藍色,其餘的全部染成略帶黃的金白色。染完色又把我的頭髮電燙成一撮一撮的。做完頭髮我對著鏡子一看,呵,好靚啊,原來都說白人長的好,現在我明白了,那是他們的金髮和白皮膚的原因,我們如果也把頭髮染成金黃和他們同樣亮。
    接著我把化妝包遞給師傅請他給我化妝,他問我:濃點還是淡點。我說:濃點。他又問我:小姐,濃妝分好幾種,有晚宴妝、舞會妝還有……,還有什麼你怎麼不說了,我問。小姐,還有一種被人叫做服務妝。什麼是服務妝。他說:就是夜總會歌廳�的小姐化的那種妝,師傅接著說:你看那邊洗腳屋�的小姐全化那種妝,她們全是在我們美容院化妝,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男人特別喜歡女孩子化濃妝,因為濃妝顯得嫵媚、性感。只是那種妝現在名不好聽。我問:“叫什麼?”有的人叫它小姐妝,還有人叫它“雞”妝。他邊說邊問我,你化那種啊?我低著頭輕聲說:就你最後說的那種。他聽完,看了看我,在我臉上操作起。他先給我洗臉,然後精心地修眉,這個師傅可能生來多話,邊幹活邊問:小姐在那發財啊?我為了讓他給我化好也為了刺激他,聲音輕的象蚊子似的說:就在你剛才說的那邊的洗腳屋,他聽了沒說話只點了點頭。修完眉就給我臉上打粉底,等粉底快幹了給我臉上撲上定妝的亮閃粉,接著粘上假眼睫毛刷上蘭色睫毛膏、描上細細的彎弓眉、眉下的眉骨用銀粉打亮、化上重重的藍眼線搽上炫彩閃亮眼影,還打了鼻影。最後他給我精緻的描畫了唇線搽上特別性感的紫炫色口紅,臉上就化完了。我拿出長長的上面畫著金色花的甲片讓他給我用指甲膠粘在十個手指甲上,兩個小手指甲上還打著小孔,上面穿著小環。
    化妝完,我從手袋�拿出飾品,戴上耳環、耳箍、項鏈、手鏈、腳鏈和臂箍,在大落地鏡前一照:哇,我簡直都貌不出自己了,這是我嗎?鏡子�一個又妖豔又嫵媚,又前衛又另類的女孩,看起來既有十八九女孩的年輕,還有二十五六的成熟。鏡子�的我濃妝豔抹,一頭金黃的短髮,前面兩撮劉海一紅一綠,後面一撮天藍,上面穿著胸極底露著深深的乳溝和小半個乳房,底下露著小蠻腰肚臍,全裸背吊帶衫,後面三條細帶一條是吊帶,一條是乳罩帶,靠下一條是吊帶衫的後系帶。下麵穿著熱褲,緊緊包著臀部,底下齊大腿根,兩邊剛剛到胯骨,前面往下凹剛到恥骨上一點點,給人的感覺只要一動它就會掉下來,這就是最前衛的熱褲,我量了一下它只有五寸,還不如我的高跟鞋的後跟長,最刺激的是我�面穿的丁字褲上的帶露在熱褲上面。腳上穿著黑高筒靴。這一身打扮真是少的不能再少了,我敢說這化妝打扮穿著走到世界任何地方都是最性感最前衛的。我和師傅結帳交了款下樓出了美容院,下樓梯時就聽樓上兩個女服務員悄悄說:這女孩多靚,另一個說:“雞”肯定是個“雞”,聽見這話我覺得我的臉刷就紅了,只是有濃妝蓋著看不出來,我趕快出了門。
    我一到街上,就象通電一樣,人們的頭唰一下全扭了過來,絕對的百分之一百二的回頭率。走在我後面的兩個小夥專門趕到我前面回頭看我,邊看嘴�還發出“嘖,嘖”的聲音,一個說:這女孩靚極了,足有九十五分,要是包著這女孩幹她一回,死也值了。另一個說:你想幹她,容易,有錢就行。那個問:怎麼說另一個說:沒看出來,“雞”。那個說:你怎麼知道。另一個說:我肯定這是個“雞”你沒看她臉上化那妝,大白天時髦女孩那有化那濃的妝的,只有做“雞”的女孩,她們在那種昏暗的只點著三瓦小燈的地方陪客,臉上要沒有濃妝就顯得特蒼白,再說男人去那�玩就是要找性感妖豔的女孩,要不還不如回家睡老婆呢。所以,她們化的那妝說好聽點叫服務妝,那個說:那不好聽的叫啥。不好聽的叫“雞”妝,你看,還有她穿的衣服你注意了沒有。那個說:注意啥。另一個說:你注意她把內褲的帶提到熱褲外面,這種穿法只有做“雞”的才這麼穿,這也有名稱叫三陪服。那個說:你這麼肯定。另一個說:沒問題,你看著,她保準進那個洗腳屋,她要不進洗腳屋不是“雞”你把我眼珠子摳去,咋樣哥們,你想不想幹她,你要想幹她我給你聯繫。他倆故意只走在我前面兩三米,專門把他們說的話叫我聽見,說著話還不時回頭看看我,另一個還向我眨眨眼。氣的我只想哭,心想,我這是為著什麼來受這氣。真想回頭不幹了,可又一想,我不是早就想做做這種刺激嗎?再說了,已經答應了老公同學,又怎麼好不幹呢。我也好笑自己在小姐街觀察了半天竟然觀察的是個妓女,而我自己不知不覺竟穿上了三陪服、化上了“雞“妝,把自己完全打扮成了一個妓女,看來人說的不假:臭豆腐聞著臭,吃著香,人人嘴上都罵妓女髒,可是還有那麼多人去嫖妓,我想,既然今天我在外表上已經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雞“,那就在進入洗腳屋以前先實踐一下,逗逗眼前這兩個人。
    這時只聽那個又問:咋聯繫。另一個說:你想不想幹她吧,你要想幹她看我的。說著一拉那一個倆人停下,另一個轉過來對我說:小妹,好靚啊。我學著毛片上女的用眼神勾著另一個,嘴�嗲嗲地說:“哥哥,想小妹了”我手摸著胸“看。小妹,這大波,多性感”邊說著邊靠上去,用兩手勾著他的脖子把我的紅唇湊到他臉前,嗲嗲地說“哥哥,親親小妹麼,咋樣,讓小妹伺候伺候倆個哥哥好麼。”“喂,哥們,小妹我功夫特好,吹拉彈唱都特精,來吧”誰知,這倆直往後退,另一個說“小姐,改天吧”我說“那好,哪天哥們有需要到洗腳屋找小妹呀,”說著,我往前走,進了洗腳屋,還聽見後面兩人在說:咋樣“,我說那是個雞對吧。咱這眼,從來就沒看錯過。”
    我進了洗腳屋來到總台報出我的姓名並說我是三天前就打電話聯繫好到這�工作的,總台出來一個人把我領到�面的經理室。進了經理室讓我坐下,馬上進來一個女人,看樣子有三十多歲,她進來走到我身邊,沒說話盯著我看了老半天。我讓她看的有點發毛低著頭用手摳著我粘著的假指甲片。等了好一會她才開口。她問了我好多如那的人、叫什麼、多大了、家�都有什麼人,都是幹什麼的等一些細節。這些都是原來羅進早就幫我編好了的,我一一做了回答。對了羅進就是我老公的同學。她又問我以前做過坐台小姐沒有,我說以前從沒做過,她點點頭說:那我就得找個人帶你了,接著她介紹了這個洗腳屋的情況,最後對我說“我們這�是正規的娛樂休閒場所,不準坐台小姐給客人提供性服務,如果發現坐台小姐向客人提供性服務要嚴肅查處並由個人承擔一切後果”。然後拿出兩份合同叫我簽字,我看了看合同非常正規,也包括她最後說的不準向客人提供性服務的條款,其實羅進早就告訴我他們這種地方都是這樣說的。
    我看了看工資提成都寫的很清楚沒啥問題就簽了字,她收起一份給了外一份。然後叫領班進來交代說這是新來的王麗,你給她安排到8號房讓毳毳帶她,領班和我就告別出來,剛走到門口還沒出門,她又叫住我們問我:你在這做別叫你的真名,要叫一個好聽點的假名字。我沒多想隨口說:萌萌,她說,阿,不錯,挺好聽的,你就叫萌萌好了。
    我聽後心�萌生出一種不祥的感覺,但也不好改口了就點頭同意了,誰知道我把真名報給她以後給我以後帶來了很大麻煩。
    領班把我安排到一樓一間兩人間�對我說:你就在這間做晚上就睡在這。然後給我介紹說:我們這�一二樓是中檔消費區,給客人做洗腳和各式按摩,三樓是高檔消費區有酒吧、茶吧和按摩間,你先在一二樓看看,你的同屋叫毳毳她也是你的師傅,先由她帶你,你跟我來領工作服。我跟著她往出走,她邊走邊對我說:毳毳人挺好的,讓她多教教你,哎,你沒事可別上三樓。領完工作服出來走到大堂她對一個女孩說:喂,毳毳,過來,這是你同屋叫萌萌,經理叫你帶她。只見一個女孩站起來,我一打量,這女孩和我差不多高,有一米六四六五的樣子,長的滿清秀的,也化著濃妝、染著頭髮、穿著小吊帶露臍緊身衣、熱褲和細高跟鞋。她走過來看了看我說:跟我來。就領著我回到我們房間。
    進了房間我打量了一下,這個房間就象個賓館的標準間,一進門是個衛生間,房間�有兩張床和床頭櫃,床是那種底下帶箱子的,旁邊有門,只是這床比賓館的床窄,頂多也就一米寬,兩張床放的離兩邊的牆有一米的距離,兩張床的頭上放著兩個可以半躺著的沙發。每張床的上方按著兩根好像是電鍍管,可能是供按摩小姐給客人踩背用的扶手,兩張床中間還有一條鋼絲,上面吊者布簾。靠牆的另一邊放著長型櫃,櫃上有電視、飲水機。我還沒看完,毳毳就對我說:你用靠窗子的那張床,咱們各自的用品放到床下的小櫃�,床白天給客人按摩,晚上我們睡,沙發是給客人洗腳用的。我一邊聽一邊解開裝工作服的塑膠袋,拿出工作服看,這工作服上衣是吊帶裝,吊帶是那種垮在脖子上的,還在胸前交叉,這樣的好處是使背部裸露的大些,布料是是那種帶鬆緊的就是做泳衣的那種料,人穿上以後繃的特緊,身體的線條能全部顯露出來,特性感,它還有個好處就是不必按每個人體型剪裁而又能使每個人體型都能顯出來。下麵是一條短褲,它可不怎麼好看,長長的,也沒線條。毳毳看我拿著短褲看,就說,放著吧,那是政府部門規定的式樣,沒人穿,只有應付檢查時才穿上。
    我看見塑膠袋�還有個小塑膠袋,剛掏出來看見�面是一頂紅色的船型帽,就聽外面有人喊:快點,總經理來檢查了。毳毳聽後趕快打開她床下的小衣櫃,拿出一頂我手�那的船型帽往頭上戴,邊戴邊對我說:快把船型帽戴上,總經理來了,我一聽也學著毳毳那樣把船型帽戴在頭上,往頭上戴的時候就聽叮叮噹響了幾聲,我一看,三個金色的小五星掉在地上,正要揀,門開了,幾個人走進來,毳毳趕快拉了我一把在床頭站好。進來四五個人,走在前面的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又高又胖,剃著平頭,滿臉橫肉,估計他就是總經理。後面跟著幾個人,其中就有剛才和我簽合用的那個女經理。他們在屋�看了看,那個總經理突然對我說:你帽子上的星呢,啊,我張口結舌,楞了,不知道怎麼回答,後面那個象馬仔的對我說:劉總問你話呢,為什麼不回答。旁邊那個和我簽合同的女經理趕快走上前說:劉總,她是剛來的,還不到一個小時,不知道規矩,轉頭又對毳毳說,好好帶她。毳毳趕快答道:是。幾個人又看了看出去了。毳毳對我說:嗎呀,嚇死了。接著過去揀起那三個五星走過來對我說:這個劉總可厲害了,從小闖蕩江湖,現在開著好幾家公司,身價上幾千萬。    我不解地問:這三個小星有什麼重要啊,還值得他那樣。毳毳對我說:你不知道,這幾個小星是咱們的服務等級,咱們這個洗腳屋實行五星級服務,服務員都必須在帽子上戴星。
    我看了看她說:我以後叫你毳毳姐好嗎,毳毳說:好吧,你就叫我毳毳姐好了。
    我說:“毳毳姐,那你是幾顆星啊”。她說“三顆”。
    我說“毳毳姐你就詳細給我說說好麼?”
   “好吧”她說:“反正上面也是讓我帶你,我就把這�的服務全給你說了。”接著,她就祥祥細細地介紹了各種按摩的操作方法和洗腳屋的規矩。原來這�一二樓都是正規按摩,不提供性服務,頂多給客人打打飛機。只有三樓才提供性服務。毳毳接著告訴我,她已經決定上三樓了,現在在等地方,只要有空房間馬上就去,也就是今明兩天的事。我看著她,暗暗為她惋惜,又一個漂亮女孩要去做妓女了。
    晚上我為一個客人洗了腳。沒顧客了,我出去給羅進打了電話,詳細彙報了這�的情況。羅進指示我一定要想辦法打進三樓。我說什麼也不同意。羅進在電話�又是求我又是許願的,沒辦法,我只好答應了他,但是我也要他答應我,在接到我的電話二十分鐘之內必須趕到,否則穿幫別怪我。
    羅進也答應了我,他又要求我,無論發生什麼情況,都不能暴露我臥底的身份,不管是在什麼地方,就是到了公安局,也不準暴露我的身份,他說我要是暴露了身份怕有人走漏給黑社會,黑社會會報復我,那時我就會有生命危險。要我牢記只有在他面前才可以露出我的身份。
    果然,第二天一早,經理就來叫毳毳,毳毳就被安排到了三樓,我趁勢也對經理說想上三樓,她看了看我,說你要想上正好有個地方,走吧。
    我一點準備也沒有,誰能想到這麼容易。但話已說了,就只好收拾好我的東西跟著經理上了三樓。


(3)

    我和毳毳跟著經理上了三樓,經理安排毳毳進紅梅廳,安排我進玫瑰廳。進到�面後我歸攏好自己的東西,就藉口去美容院化妝出來,到了昨天我進的美容院。我還是上來二樓,坐到我昨天的座位上向昨天給我做活的師傅一招手,那個師傅
    一看我來了,立刻過來。我又拿出二十塊錢說:師傅,給你喝茶。他高興地收了。問我:“小姐,照昨天的來?”
我點點頭,把嘴伸到他耳部:師傅,能不能再濃點。他點頭後就先給我洗面作面部護理,還做了面膜。最後才是化妝。給我化妝前邊他問我說:“小姐,最近有法國進口的一種口紅和唇眼線筆還有定妝閃亮濕粉和各色閃亮眼影、睫毛膏化妝以後不掉色,要用專用的卸妝水擦才能擦掉。”
    我問在那賣,他說他有幾套。我問多少錢,他說一套一千八。哇,這貴。我想了想,我知道,他想賺點,就說:師傅能不能便宜點。他說:“好,看在你老照顧我,給你一千四。”沒辦法,我掏出一千四給了他。他拿出來幾套讓我挑,等我挑好了。他說今天就給你式式,不好,明天給你退錢。
    他給我化完妝,我對鏡子一看,是很靚,比昨天還妖豔嫵媚。
    從美容院做完化妝出來。路上我打電話給羅進告訴他我已經被安排進三樓。他在電話中又是千囑咐萬叮嚀:不管發生什麼事就是把我當罪犯抓起來除了他不管是對誰都不要暴露我的臥底的身份,他說公安內部也有和黑社會有聯繫的,如果把我的臥底身份透露給黑社會,黑社會肯定會報復我,我有生命危險。
    我們還規定了一但客人進來,我怎麼和他電話聯繫。並說他一接到我的電話一小時二十分後準時到洗腳屋(這個時間是我還有毳毳估計的,如果不出意外這個時間正是小姐和客人做愛前的時候)。我聽的出來他的高興,就滿口答應了他。
    化完妝回來,吃了午飯我就上了三樓我的房間,在門�偷偷觀察,不一會,就見領班領著三個男人上來,進了三個按摩房間,領班還沒有下樓,另一個總台服務員又領著兩個客人上來,這兩個客人是有老相好的,分別進了兩個按摩間。
    我到樓下轉了一圈剛想上樓就見兩個男人走進洗腳屋,其中就有我昨天洗腳的客人王總,昨天我給他洗腳時他就用色咪咪的眼神盯著我,眼睛直朝我胸脯看。他也看見了我就招呼說:“萌萌,還認識我嗎?”我稍微楞了一下就趕快象別的小姐見了老相好的一樣,走到王總跟前兩手摟著他的脖子在他腮邊給了一個吻:“呀,王總還沒忘記我啊。”他也趁機摟著我的小蠻腰說:“我做夢都想著這靚的小萌萌,怎麼能忘呢,今天就是來找你的,怎麼,今天陪陪我好嗎?”說著我倆上三樓進了屋,我倆上樓時王總回頭對領班說,你給我的朋友找個漂亮點的。領班把他的朋友領進毳毳的紅梅廳。
    一進房間王總就緊緊把我摟進懷�,嘴唇壓在我的雙唇上,舌頭硬是擠進我的嘴�,強行和我接吻。
    吻了好大一會,他躺到榻榻迷上說:“萌萌,今天怎麼服務啊。”我先給他按摩,他一邊和我東拉西撤一邊用眼睛死盯著我的胸看。一會,他終於按不住了,說:“萌萌小姐,今天可得讓我享受享受你的玉體了吧?”
    我一點辦法也沒有,我不能說不行,因為這是三樓。所以,只好點點頭。
    他高興的把我摟進懷�說昨天他就想和我親近,因為在樓下他才沒幹,想不到今天他終於如願了。他一隻手伸進我的胸罩�摸著,另一隻手拿過他的夾包說:“萌萌小姐,送你一件禮物。”說著拿出一條精緻的狗脖圈,上面還連著一條鐵鏈。
    我一看就明白了這是一件SM虐品。
    他拿著那條帶鐵鏈的項圈戴要給我戴在我脖子上,我說什麼也不肯戴。他就又拿出來一疊厚厚的鈔票塞進我化妝包�。哎,有什麼辦法?毳毳說在三樓就要滿足客人的需要,再說,我有特殊任務。我捶了他一下又給了他一個吻。他趁勢把狗脖圈戴在我脖子上。給我戴好狗脖圈以後,他高興地一邊欣賞,一邊摸出煙來點上吸。這時我利用這點時機,藉口上衛生間,進了衛生間關上門,趕快給羅進發了信號。
    等我發完信號出來,他又摟緊我,一邊親吻,一邊慢慢脫我的衣服。我心�直禱告,慢點脫,慢點脫。可是,我身上就這麼一點衣服,那�禁托啊,沒一分鐘,我身上就只剩下了剛能遮住乳頭的小乳罩和透明的丁字褲了。我被他親吻的也來了點情緒,沒注意他戴在我脖子上的狗脖圈那鐵鏈的另一頭是個鎖扣,等我發現了,我的雙手也被他銬進了鎖扣�。當我聽見“哢”哢”一響發覺不對時,他一翻身就把我壓在了身下。他把我壓在身下以後,三下兩下就把我脫了個一絲不掛,接著他自己也脫乾淨。
    我在他身下使勁掙扎,可是我畢竟是個女孩子,手又被銬著,一會就沒了力氣。他就給我來了個霸王硬上弓。那大大的,硬硬的大雞吧一下子就插進我的小穴�,疼的我“嗷”地一聲。
    完了,完了,我想:這下我真成了妓女了!當他的大雞吧一進入我的陰道,我就從一個賢慧的小媳婦變成了一個真正的賣淫小姐了。
    就聽樓梯一陣響:呀,是員警來了。就聽門“乓”的一聲開了,傳來一聲:“不許動”接著進來好幾個員警,其中,還有一個員警抗著攝像機。嗎呀,是員警闖了進來。
    王總也蒙了,還趴在我身上不動。我從王總身下爬起來,手伸向我的衣服,就聽一個員警呵道:別動。嚇的我趕快把手縮回來遮擋著我的下麵。那人又喝道:“跪到牆邊上,把手舉起來”我走到牆邊,乖乖地跪下,舉起被銬著的雙手。王總也過來和我跪在一起,舉起手。等了一會進來一個人對那兩人說:讓他們穿衣服銬上下樓。那兩人把頭一擺,王總趕快拿起自己的衣服往身上穿。我用被銬著的雙手先把那種小小的丁字褲穿上,再穿上短短的熱褲。想穿上面的衣服,被銬著怎麼穿啊。這時員警對王總說,幫她穿上,王總拿起我的小乳罩給我戴上,又拿起我的緊身衣剛想往我往身上穿,那個後進來的走過來一把拽過去說:“別穿這個了,把手伸過來,”我知道這是要銬我,就把雙手併攏在一起伸過去,他掏出手銬扣在我已經戴著銬子的兩腕上:“哢,哢”兩聲就銬上了,回頭喝王總說:“過來”王總走過來和我並排,他拿起王總的右手穿進我的胳膊�,把王總兩手扭到背後“哢,哢”給他上了背銬。這下我倆誰也別想跑了。給我倆上完手銬就押著我和王總往外走,當走到鏡子那時我不由得往鏡子�一看,呀,我脖子上還戴著王總給我戴上項圈呢。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下到一樓大堂一看,哇呀,毳毳還有另外五對都和我一樣兩人銬在一起,其他的十二個小姐也都戴著手銬。我擡頭看了半天,也沒找到羅進。這時,員警把我們押到外面,我一看,嗎呀,警車離著有一�多,停在美容院門前。外面的人一看押出來小姐、嫖客,都往過跑,一會,路兩邊就堆滿了人。員警在兩邊護持著把我們押在中間往警車那�走。
    兩邊的人邊看邊指點著說:“哎,哎,快看,那些小姐上面都只戴著個乳罩。”“哇噻,這麼小的乳罩啊,還不如不戴。”“你不懂,戴著小乳罩比不戴還性感呢。”“哎,哎,你看那不是幾昨天那個小姐嗎?那個,就是那個脖子時戴皮項圈的那個,昨天不是說要陪咱倆嗎?”“對,我想起來了,就是她,長的好靚的那個。還沒陪咱倆就被抓起來了,好可惜。”“你著什麼急,像她們這些小姐,常在河邊站,那有不濕鞋的,被抓那還不是早晚的事。你放心,過兩天,罰點款就放出來了,你要找她包在我身上。”
    我聽了,擡頭看看,就是我昨天進洗腳屋前的那兩個男的,他們正指點著在說我。繼續往前走著,慢慢的我覺得我低下生出一種快感,這種快感逐漸增強,我感覺到我底下開始往出流水。原來和老公SM,老公把我綁起來,有的時候老公還押著我模仿把我遊街示眾,那時我來快感。後來我就真的想嘗嘗戴著手銬被押著遊街示眾的滋味,沒想到今天真的戴上了手銬被押到街上,而且是濃妝豔抹只穿著熱褲戴著小乳罩被押來,我還真的來了快感。
    王總這時悄悄對我說:“萌萌,別怕,我在公安有好多朋友,我保證把你撈出來。”一會就走到美容院門前,那�圍的人更多,我稍微把頭擡起來看了一眼,給我化妝的師傅和他的助手都在門外看。當我擡頭看他的時候他也正好在看我,我和他眼神一對,我趕忙把頭低的低低的,趕快上了警車,被拉進公安局。
    進了公安局就把男女分開關押,把我們這些小姐押進一間屋子�,都給我們戴上背銬讓我們跪在牆邊,牆邊一米來高有一圈鐵管,把我們的手銬套進去,我們就既不能坐也不能蹲只能跪著了,等員警出去以後我打量一下,這房間�一共關押著三十三個小姐,她們都和我一樣下面有的穿著熱褲有的穿著超短裙,上面只戴著乳罩,而且大都是性感的小乳罩。
    我雙手被銬在背後的鐵管上,想著這兩天的事,想著想著我又慢慢的來了快感。等了一會,快感慢慢過去,我就開始受不了了,我的雙手被銬在後面有穿在鐵管�,我想蹲著或是坐著都是不可能的,站也站不起來,就只好跪著,可跪著時間一長兩個膝蓋鑽心的疼,實在受不了,可那有什麼辦法啊,跪在那�越扭動越疼。我往兩邊看看,那些小姐也都和我一樣跪不住了,在使勁扭動,疼的呲呀列嘴的。我就想這個羅進為什麼還不來救我。
    又等了一會,就開始提審了,小姐們被逐個押出去,沒過一會我也被押出去,當給我鬆開手銬我站起來時,我覺得那簡直是最舒服的時候了。我被押到一間房子�。房子�擺著一把椅子,椅子就是我們在電視�經常看到的那種公安審罪犯的被焊死在地上扶手上帶著一根木欄杆的鐵椅子,兩個女警讓我坐進椅子�,把欄杆搭上鎖好就出去了。我對面是一道用鋼筋焊起來的牆,那一面有兩張桌子,後面坐著三個員警。
    員警開始審問我,先問了姓名、年齡、籍貫等,問完對我說:“不老實,你真叫王麗嗎?”我說我就叫王麗。那個員警拿出一張身份證扔到我腳下說:“蕭萌萌,別裝算了。”我一看,呀,這願我不小心,把我的身份證裝在我的化裝包的夾層�,被員警給搜出來了。我只好低下頭不吭氣。
    員警又問我賣淫歷史,我說我沒賣淫。他們說我不老實,都被錄了象還說沒賣淫?
    聽到這,我低下了頭。幾個員警看看我說:“押下去吧。”
    因為有羅進的事先囑咐,我沒敢說出羅進讓我去臥底是事,就被押出去了,押我進了一個房間那兩個女警就出去了。    羅進走了進來,他一進來就說:“萌萌,你受苦了,你的任務完成的很好,我謝謝你。”我一看是他,就象受了
多大委屈的似的,撲進他懷�就哭了。他一邊給我擦眼淚一邊安慰我。我說:“羅大哥,你快幫我找套衣服,你看,這樣丟死人了。”“萌萌”他說:“現在還不能放你,你還要再受點委屈,因為現在放了你,他們馬上就會知道是你給我們通風報信的,到時怕要報復你,所以,你還要和別的小姐一樣才能不引起他們的懷疑。”
    “啊?羅大哥,還要把我關進去,那要等什麼時候才放我啊?”
    “別急,萌萌,先委屈幾天,啊,聽話,搞公安就是著樣的。”說著,他拍拍我的屁股:
    “萌萌,你不是老想被遊街示眾嗎?給你說,這次,可能真要把你們這些小姐遊街示眾了。”
    “啊,真遊街啊,抓我們的時候不是遊過了嗎?”
    “那那�叫遊街,”
    “羅大哥,那你說怎麼才叫遊街,什麼時候遊啊。”
    “什麼時候,那要等審完洗腳屋的老闆劉總和那個吳經理,至於說怎麼才叫遊街嗎?”他不懷好意的眨眨眼:“到時侯遊你的時候你不就知道了。”說著,又拍拍我的屁股就出去了,我望著他的背影說:“羅大哥,你可要快點放我出去啊,別讓我遊街,要是遊了街以後我怎麼見人啊。”
    他出去後,那兩個女警又進來,給我戴上手銬把我押出去上了警車。到車上一看,有八九個同是我們洗腳屋的小姐。大家互相看看就都低下頭,我也低下頭,看著手上的手銬。等一會,又押上來兩個小姐,車就開了。車開了一會,進了一個大門,我看見大門的牌子上寫著看守所。進了看守所,把我們押下車,一個一個辦手續往�進,等到給我辦手續,我一看,嗎呀:拘留。拘留就拘留吧,有什麼辦法。辦完手續,給我一件黃色坎肩對我說:穿上。我一看,上面印著:刑看036號,哇,這和我洗腳屋的服務號碼一樣。穿就穿吧,總比只戴這個小乳罩強。
    把我們押進屋�,我看了看,這屋�有六張上下床,床上鋪著涼席,有一個枕頭和一條毛巾被,床下有一個小板凳。進了屋,女警給我們宣佈紀律然後每人發一本法律教育方面的書後就走了,我們則規規矩矩地坐在小板凳上看那本書。
    “開飯了,”門打開了,每人一碗粗米飯,一碗菜湯,那湯�漂著幾片菜葉。真象歌�唱的那樣:菜�沒有一滴油。儘管這樣,我們還是狼吞虎嚥地吃了,你想啊,自從中午吃了飯到現在,折騰了大半天,早就餓了。吃完飯女警又來組織我們學習,給我們上課,直到晚上九點才讓我們睡覺。第二天六點大喇叭就響了,我們起來後被帶到洗漱室,還不錯每人發了一套洗漱物品。�面有牙刷牙膏、香皂、毛巾,我在洗漱室好好地洗,可是洗完對著鏡子一看,和昨天中午剛化完妝一模一樣,呀,美容院師傅賣給我的化妝品真好,就是不怕水洗。可現在不行啊,現在我是呆在看守所�呀,我四周看了看,見別人臉上都洗乾淨了,就我臉上還留著濃妝,我不受罰嗎?就又到洗臉池從新洗,可是,打了兩次香皂,臉上的妝還沒有洗掉。這時毳毳走過來,我一看,她臉上也和我一樣,化妝沒洗掉。毳毳說,別洗了,反正也洗不掉,愛咋樣咋樣吧,我一想,也是,就和毳毳出來了。女警又來組織學習,七點多開早飯,還是粗米飯、菜葉湯。
    吃完早飯,讓我們排好隊上一輛大客車,到了車門口上一個銬一個。上到車�,我看看手上的銬子:別是把我們押去遊街吧?等車停了,一看是一座醫院。下車以後往�走,醫院�得人看到這麼多年輕女孩,個個長得如花似玉,都戴著手銬穿著看守所的黃坎肩,都圍過來看,邊看邊議論。有的問:這多女孩犯的什麼罪。有個答到:這都不懂,你想她們能犯什麼罪,還不是賣淫。呀,這麼漂亮的女孩去賣淫?真新鮮,豬八戒的二姨去賣淫你買嗎?你上那些大酒店�看看,那個妓女不是長的又妖媚又漂亮。聽的我們個個的臉紅紅的進了醫院。
    把我們領進婦產科一個個給我們抽血化驗,那些抽血的護士都不用正常的眼光看我們。等抽完血再躺到產床上做檢查,我們在產床上做檢查時,女警就站在產床旁邊監視著。輪到我時,醫生讓我脫光下身躺到產床上,她戴上手套,先掰開我的大陰唇,又把一個小鏟子似的東西伸進我陰道�,當那個東西伸進去的時候,我覺得冰涼冰涼的,沒一會就檢查完了。都檢查完把我們拉回看守所,中午還是粗米飯菜葉湯,就這,我們也吃的特別香甜,吃完了,還盯著盆看,看還有沒有?到了下午,看守所�的醫生來了,拿著化驗單說:你們�有很多妓女患了性病,政府決定給你們治療。我現在叫名,叫到誰,誰去外面去。說完開始念名字,念了名字往外出的時候都被戴上手銬。
    第三天除了組織學習,吃粗米飯菜葉湯外沒什麼事。到了第四天,天剛亮就把我們叫起來,洗漱完畢就開飯。還是每人一碗粗米飯,只是菜葉湯沒了,換成每人一塊鹹菜,吃完飯女警讓我們每個人都去上廁所,並告訴我們不許喝水說今天一天不許上廁所,在廁所�我問一個小姐為什麼一天不許上廁所,她白了我一眼說:“連這都不知道?今天要押著我們遊街示眾,你想啊,遊街的半中間還能停下車來讓你上廁所?”
    我一聽就傻了,真遊街示眾啊,那個小姐問我:“沒被遊過街是吧。”我點點頭。她又說:“誰都有第一次,既然做了雞,早晚都會有這一天,你只要做,被麻繩綁著遊街示眾還不是常事。”我們出了廁所被女警逐個叫進一間屋�。當把我叫進去以後,只見屋�有五六個員警,其中一個像是當官的對我說:“去,把臉洗乾淨。”我用低的象蚊子似的聲音說:“沒有卸妝液,所以洗不掉,要能洗掉早洗了,還用你說。”這時另一個員警對那個當官的說:“你不知道,現在這些小姐都化濃妝,而且都是在美容院化的,她們怕接客時把妝弄殘了,所以就用進口的不怕水的化妝品,要想卸妝只有用卸妝液才行。”那個當官的員警看了我一眼說:“你的卸妝液呢?”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我百了他一眼:“不是被你們沒收了嗎?”他級不滿地說:“什麼,你還嘴硬!我看你是故意的,就想帶著濃妝,好讓別人認不出你。”對剛才說話的員警說:“去,好好伺候伺候這個小姐。”剛才說話的員警對另一個員警一招手,兩個人走到我身邊,說話那個員警掏出一條細細的麻繩,比小手指還細。呀,這是要綁我啊,唉,綁就綁吧,那個小姐不是說被麻繩綁是常事嗎,我知趣地把兩手背在背後等著被捆綁,那種小細麻繩我也認識,公安叫做小綠豆繩,綁人最疼的,聽有些出來的人說,那些犯人不怕銬子,就怕小綠豆繩,因為用小綠豆繩一綁,都能綁的犯人大小便失禁,拉尿到褲子�,所以有的員警威脅不聽話的犯人說:再不老實給你上一繩,那些犯人就不敢了。今天,我也要挨綁了,聽剛才那個當官的口氣,明顯的暗示那個員警使勁綁我。過去,我和老公玩SM 的時候也讓他綁我,可那畢竟是綁著玩,現在,是要真的綁我了。唉,綁就綁吧,誰讓我犯到人家手�呢,一個女孩到了這�,還不是由人家擺弄要綁就綁要銬就銬。
    那個員警把麻繩套進一個小鐵環�挽了個雙股系上活扣,把雙股繩套在我脖子上,一拉,活扣就緊了,他把兩股麻繩分別穿過我的兩腋下,在我的兩上臂上各纏繞了三圈,到第三圈的時候他使勁一勒,麻繩就勒進我肉�疼的我“噢”一聲,他在第三圈把麻繩系上扣防著麻繩松脫下滑,然後把麻繩穿進我脖子後面的小鐵環�,他兩個人一人托著我一條手臂,往後一擰往上一托,接著把麻繩往下一拉,系上扣,我疼的象殺豬一樣叫,我聽羅進說過,這叫“帶大臂”是最疼的一種綁法,他們才不管你叫不叫,把麻繩引下來在我小臂上各纏繞了兩圈,又把麻繩穿進我脖後的小鐵環�,往下一拉,就把我兩條小臂拉到了上面,打上結,用剩下的繩子把我兩隻手腕綁在一起。我也是聽羅進說,後面這種綁法叫“帶小臂”,我今天大臂小臂被一塊帶了,疼的我渾身冷汗一下就冒出來了。我現在雙手被緊緊的吊綁在後背上,兩隻手腕都被高高地提到了脖子後面,而且這種綁法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犯人不能低頭,因為有兩股麻繩緊緊勒著犯人的脖子,犯人一低頭,就被繩子勒的喘不過氣來,所以,我只能擡著頭了。說實話,沒綁我以前我還有點害怕,可當員警把麻繩套進我脖子�的時候,我覺得我底下突然麻簌簌的有點來電了。當員警使勁托我的兩臂時,雖然疼的我大叫,可是底下感覺有了快感,隨著麻繩在我身上左一道右一道的“哧啦,哧啦”的拉過,痛楚越來越大我的快感也慢慢越來越強,到最後,當員警把我兩隻手腕綁在一起的時候,隨著麻繩往上一拉,痛楚到了極點我的快感也到了高潮,我感覺到我底下的水一股股直往外噴,我趕緊把兩腿夾的緊緊的,生怕水流下來。
    綁好我以後,那個員警對當官的說:“隊長,怎麼樣,”那個當官的過來看了看,親自揪了揪捆綁我的麻繩說:“還行,”有對我說:“什麼樣小姐,挺舒服吧,夠不夠緊啊,要不夠的話,還可以再緊點。”氣的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呵,還挺有個性。”回頭對那個綁我的員警說:“這位小姐還不服呢?”那個員警過來說:“是嗎?”接著,那個員警拿來一塊大紙牌,上面栓著細繩,給我掛在脖子上,我低頭一看,上面寫著:
女 流 氓 賣 淫 妓 女
蕭 萌 萌
    給我掛好牌子以後,一個女警進來走到我身後,右手抓著我的右臂,左手提著綁我剩下的麻繩說:走吧。就從另外一個門把我押出來到了一個挺大的場子上,我一看,我們那天被抓了現場的六個女孩都在,包括毳毳。大家都被細麻繩捆綁著胸前掛著大紙牌。另外還有不是我們洗腳屋的女孩,我數了數,包括我們一共有十六個女孩,都被綁著胸前掛著大紙牌。在牆根跪了一排,女警剛把我押到牆根跪下,就開進來幾輛大卡車,緊接著女警們就把我們往大卡車上押,因為我們都被綁著,所以,底下兩個女警往上撮,車上兩個女警往上拉,我們上了車以後,都跪在車廂�。一會,車開到了廣場後面停下,把我們押下車,讓我們跪在廣場後面的空地上,員警則在外面看守著。我跪在地上左右看看,其他的小姐都是松松地綁著,有的只是綁的裝裝樣子,就是我被麻繩緊緊地勒著,我恨死那個當官的員警了,不過回過頭來想想,他要不叫手下使勁綁我,我怎麼能體驗到那種既痛楚又來電的快感呢?那種痛楚和快感交織的感覺使我永世難忘。
    跪了一會,就又押來一車犯人,嗎呀,這些是死囚犯,因為這些犯人的褲腿都被麻繩紮著,聽人說這是防止犯人在臨被槍斃時嚇的大小便失禁,大小便流到外面,所以要把他們的褲腿紮起來,其中還有個女死囚犯,褲腿也被紮著。一會又來了犯人,我一看,哇,�面有我們洗腳屋的老闆劉總,還有吳經理,他們也和我們一樣被麻繩綁著脖子上掛著大牌子。但是,看不清他們牌子上寫的是什麼。又跪了好大一會,太陽都老高了,才聽見前面廣場上的大喇叭響了,好像有人講話,過了一會,就聽大喇叭�傳出:把罪犯押上臺來。員警們立刻行動,兩人一個押起我們往前走,把我們押到廣場主席臺下面一個臨時搭起來的二層臺上,一共排了三排,第一排是那些死囚犯,第二排是劉總和吳經理等,我們賣淫妓女在第三排,我在第三排的最右邊,那個女死囚犯也排在第一排最右邊,正好在我前邊。旁邊就是看熱鬧的人群。
    公審大會開始以後,首先審第一排的犯人,法官逐個宣佈他們犯下的罪行,然後宣判,共是十二個死囚犯,法官宣判一個,員警就給那個脖子後插上四尺多長上寬下窄兩頭帶尖的亡命牌,然後用紅筆把犯人胸前的大紙牌上的名字畫上紅八叉。到最後是那個女死囚也被插上亡命牌打上紅八叉,那個女的反的是綁架殺人罪,和她左邊的兩個是同夥。
    判完死刑犯後接著是地二排的,他們都是色情場所的老闆經理,今天只宣佈逮捕,到了我們這些賣淫妓女則只宣佈了拘留。
    公審大會完了以後,就把我們都押上大卡車,那個女死囚正好在我上的這輛車上。女死囚被押在中間,我和另外三個妓女被押在車的兩邊。和我在同一邊的也是我們洗腳屋三樓的,女警把我們押著靠在車邦上,我們胸前的大牌子搭在車邦外面,是二輛卡車慢慢啟動向市內駛去,車開的特別慢,兩邊圍滿看熱鬧的人,我在的這輛車圍的人特別多,因為,女死囚和賣淫妓女畢竟是最吸引人的,有的人追著我們這輛車看,還有的人邊看邊說著什麼。唉!看吧,我靠在車邦上,索性閉上眼睛,想著我的過去。
    我生長在北方一個不算大的地級市,我的父母都是銀行的會計,我有一個大我三歲的哥哥,我們家本是一個不算富裕但很幸福的家庭,只是父親的脾氣有點暴燥。他經常打哥哥,但是從不打我。我也有一個幸福快樂的童年,我們家住城市的邊緣,出門十分鐘就可以走出城市。城市的外面我們叫原,原上有一層一層的梯田,原下是十幾米深,寬的有好幾�,窄的也有百八十米的溝,溝�同樣種著各式莊稼。小時侯,原上和溝�是我和哥哥最歡樂的地方,每逢夏天和秋天,尤其是暑假,由於父母工作單位離家遠,中午不能回家,所以我和哥哥幾乎每天都是在原上和溝�度過的,早上拿點幹饃邀上幾個小夥伴去溝�原上采烏黴(就是做黃米糕的那種我們叫糜子的秀穗時遇了病蟲害,秀出黴變的穗,這種黴變的穗在還沒有秀出以前採摘到,吃到嘴�香香的綿綿的,特別好吃。)尤其是小夥伴們比賽著誰采的多,誰采的大,有時去抓螞蚱燒了吃,那螞蚱籽燒熟了吃在嘴�噶吱噶吱的又香又脆,別提多好吃了。到秋天燒毛豆、烤玉米、悶花生那種高興勁就別提了。到晚上一個個的象泥猴一樣回到家被父母責駡。地二天早就忘的一干二靜又跑到原上溝�去了。










的評論:
的評論:
的評論:












0.017004013061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