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浪史奇觀卷之一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回 雲雨時今朝演說 風月事千古傳流



詩曰︰



紫泉宮殿鎖煙霞,欲取蕪城作帝家;

玉璽不緣歸日角,錦帆應是到天涯。

於今腐草無螢火,終古垂楊有暮鴉;

地下若逢陳後主,豈宜重問後庭花。



這八句詩,是唐朝李商隱題《隋宮》的詩。這隋煬帝,歷麗慆慆淫情放志,蕩營東宮,顯仁宮發大江以南,

五嶺以北,奇材異石輸之洛陽,又求海內嘉木異草。珍禽奇獸多實園苑。自長安至江都,置離宮四十余所。

所在有留香草。又築西園周二百裡其內為海,周十余里為方丈,蓬萊瀛洲諸島,臺觀、宮殿,羅絡山上,海

北有龍鱗渠縈行注。海內緣渠作十六院,門皆臨渠,每院以四品夫人主之堂殿。



樓觀窮極奢華,宮樹至冬凋落,則剪綵為花,葉綴于枝條,色變則易以新者,常如陽春沼內,亦煎綵為芰荷

,菱茨乘與臨幸則去,永面布之十六院。竟以聲華精麗,相高求市,恩龍上好,以夜月後宮女數千騎遊西苑

,作《清夜遊曲》於馬上奏之。窮極奢華,後世莫及。



帝嘗臨境自照,曰︰「好頭頸,誰當砍之。」後為宇文化及弒于江都,富貴終為他有。



後鮑容題一絕,以嘆之。詩云︰



柳塘煙起日西斜,竹浦風回雁美沙。

煬帝春遊古城在,舊宮芳草滿人家。



又劉滄經煬帝行宮,亦題一律,以嘆之,詩云︰



此地曾經翠輦過,浮雲流水竟如何;

香消南國美人盡,怨入東風芳草多。

綠柳宮前垂露葉,夕陽江上浩煙杷;

行人遙起廣陵思,古渡月明聞桌歌。



話說為何今日,說起這段話兒來,咱家今日不為別的說,只因元朝至治年間,錢塘地方有一小秀才。這個小

秀才,不說他便休要說他,不打緊有分叫,不周山柱倒,錢塘水逆流,正是︰



看取漢家何事業,五陵無樹起秋風。



畢竟這秀才姓甚名誰,作出甚事來?且聽下回分解。



隋煬帝也為風流,這個小秀才也為風流。







--------------------------------------------------------------------------------



第二回 玉樓人中途相遇 小安童隨後尋蹤



集唐五言律︰



寒食江村路,風花高下栽;

江煙輕冉冉,竹日淨暉暉。

傳語桃源客,人間天上稀;

不知何歲月,得與爾同歸。



話說這個小秀才,姓梅,雙名素先,字彥卿。年只一十八歲。因他慣愛風月中走,自此人都叫他做浪子。今

日且把他,來當做浪子相稱,說這浪子父親,他也曾做到諫議大夫。為因惡了鐵木御史,奏聞英宗皇帝,罷

歸田里。不幾年間,夫婦雙亡。



這諫議大夫,在日曾抱一個姪女作繼女,如今已年十六歲了,叫做俊卿,與這浪子如嫡親姊妹一般,在家只有二口。



一日,正是清明佳節,你看乍雨乍晴,不寒不暖,遍樹黃鶯紫燕,滿階柳綠桃紅,真個好景致也。



那浪子對著妹子道:「吾今日出去,閑耍一番便回。」



妹子道:「隨著哥哥便了。」



浪子隨即整了衣巾,喚陸珠、晉福兩個跟隨,別了妹子,出得大門,往東走來。



你道好不作怪,正是︰



有緣千里相會,無緣對面難逢。



只見紅紅綠綠的一群走將過來,你道是甚色樣人。這個是王監生家掃墓,許多婦人穿著新奇時樣的衣飾,濃

抹淡妝,走到梩這個所在,兩邊恰好遇著。浪子迴避不及,站在階側,卻又偷眼瞧著。



內中一個穿白的婦人,近二十多年紀,眼橫秋水,眉插春山,說不盡萬種風流,描不出千般窈窕,正如瑤臺

仙女,便似月裡嫦娥。



浪子一見,神散魂飛,癡呆了半日。自想道:「世上不曾見這一個婦人,可惜不做我的嬌妻好心肝,這一條

性命兒,卻遺在你身上也。」



晉福哼哼地暗笑,道:「吾們相公,今日又著好也。」



浪子道:「陸珠,你與我遠遠隨去,打聽一番,這是甚的一家,訪問端詳,得他拜了一會兒,便死也休。」



你道陸珠是誰?這陸珠年只十六歲,生得俊俏如美婦人,最是乖巧聰明。



浪子十分愛他,如夫婦一般的。



當下陸珠應道:「相公說的話,我便去。」



不多時,卻早轉來。



浪子道:「陸珠,你訪的事怎樣?」



陸珠道:「告覆相公,這起宅眷不是別家,是西門王監生家。這個年幼穿白的,就是監生娘娘。因去北門外

拜墓,在此經過。他這跟隨的小廝,曾與我做個同學朋友,說的是真。我又問他,這個老媽媽是誰?他說是

女待詔,吾家娘娘平日極喜他,一刻也暫離不得的。吾又問他媽媽姓甚名誰,他道姓張,住在南灣子口。卻

又不曾與他說甚,不知相公怎的意思。」



浪子道:「你也道地。」



陸珠道:「依著陸珠說起這個關節,都在張婆子身上。」



浪子道:「你也說得是。吾且回去,再作區處。」



當時三人,即便回來。正是︰



數句撥開山下路,片言提起夢中人。



畢竟後來不知怎生計較?且聽下回分解。



好一個陸珠付為中軍謀主,去得,去得。







--------------------------------------------------------------------------------



第三回 李文妃觀陽動興 張婆子拾柬傳情



集唐五言二絕︰



美人捲珠簾,深坐顰娥眉;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容色朝朝落,思君君不知;

欲識懷君意,明調訪楫師。



卻說浪子走到家中,妹子接著,討午飯用畢,又討茶吃。浪子對著妹子道:「向久不曾篦頭,明日要喚一個

待詔來。外邊有個女待詔,倒也是好。」



妹子道:「哥哥,隨便。」



兩個各自歸房。當日無事。



次日早飯畢,浪子著陸珠去喚張婆子來,說話間,早到,相見畢。張婆子便走到房中與浪子篦頭,兩個言三語四。



說話中間,浪子道:「西門王監生家,你可認得麼?」



婆子道:「王相公娘娘叫李文妃,一刻也少不得我。昨日掃墓請我同去,怎麼不認得,不知相公問他怎的呢?」



浪子道:「問他自有原故。」



婆子急忙篦頭畢,又道:「相公問他怎的?」



浪子便取出五兩重,一錠雪花細絲,擺在桌上,道:「送與媽媽的。」



婆子道:「相公賞賜,老身怎用許多,決不敢受。」



浪子道:「權且收下,有事相懇。倘得事成,尚有重謝哩。」



婆子即便收起道:「相公有甚事幹,老身一力承當。」



浪子道:「昨日見了李文妃這冤家,魂靈兒都隨了去,特請婆婆計議,怎能夠與他弄一會兒,相謝決不輕少。」



婆子聽了,眉頭一皺,計上心來,笑嘻嘻的道:「相公真個要他麼?」



浪子道:「真的。」



婆子附耳低語道:「只是這般這般,便得著手。」



浪子首肯,再三道:「事成後,當重謝媽媽。」



那婆子話別去了。



當時浪子帶了巾,穿了上色衣服。足踏一雙朱紅履,手拿一柄湘妃扇,掛了一個香球。叫了陸珠,飄飄颺颺

竟到王家門首經過。



卻說李文妃年紀不多,更兼是性格聰明,更好戲耍。



那時分還是清明節候,街中男女往來不絕,文妃便在門首側屋重掛了珠簾,請著張婆子與幾個丫鬟,看那南

來北往的遊人。正見浪子走過,生得真好標致,裝束又清艷,心裡卻有幾分愛,也便對婆子道:「這個小年

紀的,想是甚家貴宦公子。」



婆子乘機道:「這個秀才,便是梅諫議的公子,年方十八,甚是有才,老媳婦也在他家往來,知他慣愛風月

,見了婦人,便死也不放下。」



文妃道:「想是少年心性,都是如此。」



婆子道:「正是。」



文妃聽罷,半晌不語,不知想著甚的去了。口問心,心問口,想到:「有這樣可愛的小官家,嬌滴滴的與他

被窩裡,摟一會、抱一會、弄一會,便愛殺了,我這丈夫要他甚的?」



婆子道:「他說認得你哩。」



文妃笑道:「秀才家要說謊,哪裡認得吾來?」



婆子道:「便是前日掃墓見來。」



文妃道:「他可說甚的麼?」



婆子道:「他說你標致,世間罕見沒有的,可恨我沒福,卻被王家娶著了。」



文妃笑道:「不是他沒福。」



婆子道:「不是他沒福,是誰沒福?」



文妃含笑不語。



少頃,文妃又道:「他可問我甚的?」



婆子道:「他問你性格何如,年紀許多?我道人家內眷,不好對他說得。」



文妃道:「就說也不妨。」



婆子笑道:「不瞞你,吾實對他說了,說你性格聰明,年止十九歲,他道可愛可愛。」



文妃道:「男子漢最沒道理,不知他把我想著甚的去了。」



當晚收簾進去,一夜睡臥不著。想道:「怎能夠得他這話兒,放在這個裡,抽一抽也好。」



次日早飯畢,婆子也到。又掛起珠簾,兩個坐定。只見浪子又走過去,今日比了昨日更不相同。又換了一套

新鮮衣服,風過處,異香馥馥。



那婦人越發動火了,又自想道:「我便愛他,知他知我也不知呢?」



那婦人因為這浪子,卻再不把簾子來收,從此連見了五日,也不在話下。



那簾子對門,恰有一東廁,一日,浪子便于廁中,斜著身子,把指尖挑著麈柄解手,那婦人乖巧,已自瞧見

這麈柄,紅白無毛,長而且大。不覺陰戶興脹,騷水直流,把一條褲兒都濕透了,便似水浸的一般。兩眼朦

朧,香腮紅矇,不能禁止。



浪子便了,臨行袖中,不覺落下一物,他也不知,竟走了去。



婆子便揭開簾子拾了這物,道:「原來是甚書柬,卻落在此。」



反複一看,卻沒有封皮。拿過與文妃,道:「娘娘,可看一看,若不是正經書柬,省得老媳婦,又到他家還去也。」



文妃接過手來打開看時,不是甚書,卻是一副私書,就送與文妃的。正是︰



故將挫王摧花手,來撥江梅第一枯。



當時有曲名《殿前歡》為証︰



纔出門兒外,早見了五百年;

相思業債,若不是解褲帶,露出風流態。

這冤家怎湊滿懷,更著那至誠書撒塵埃。

拾柬的紅娘,右針線兒裡分明遊玩。

只見他素性聰明,那時節愁悶心變。



畢竟後來怎的結果?且聽下回分解。



李文妃也是一個婦人,不知這婆子也是一個婦人,所云便成絕筆。



重癡云:「恨不得共枕同床也,在跟前站站兒也是好。」若云:「又恐站在跟前,那時共枕同床哩。」潘卿

又為之妙。







--------------------------------------------------------------------------------



第四回 春嬌定計在桑間 婆子遣書招玉郎



集唐:



人生爭望四時景,看月連娟恨不開;

世上農花和地種,日邊紅杏倚雲栽。

不是愛花如欲死,只恐花盡老相催;

今夜書齋好明月,嫩芯商量細細開。



話說文妃接過一看。你道上寫著甚的書,道︰





素先再拜,奉達文妃:

可人妝次,前往中途,遙接尊顏,恍疑仙子,猿馬難拴,千金之軀,雖未連袂,而夜夜夢陽臺,久已神交矣

。幸唯不棄,敢走數字相聞。





文妃看畢,自思道:「他也有我的心哩,不枉了我這番心腸。」便把書兒藏在袖中,對著婆子道:「沒正經的。」



婆子笑道:「想是哄我。待吾再與別個一看。」便來袖中取那柬帖。



文妃搶任,死不肯放,道:「婆婆,這裡不是說話去處,吾與你到房裡去,那時還你。」



兩個拖拖拽拽走到房裡去。文妃卻喚走使的都出去,只留一個心腹使女春嬌,與那婆子三人立著。



文妃道:「我有心腹事對你兩個說,你若成得,自有重賞。」



兩個道:「你說出來,卻是喜的。」



文妃道:「這個梅相公,吾也看上了他,他也看上了我。這封柬帖,是一封私書。」



婆子對著春嬌道:「這事有何難處?但要重重賞賜吾兩個,保你成就。」



文妃道:「幹娘,只依著你便了。」



婆子道:「他既有這封書,娘子可寫一封回書,約他一個日期。只是一件,沒有門路貂來,是怎麼好?」



春嬌道:「不妨,後門趙大娘,只有女兒兩口,便是藏得的,近晚留在房裡,與娘娘相會,卻不是好。況這

趙大娘,平日又是娘娘看顧的,把這一段情由,與他說了,再把四五兩銀子與他,保著無辭。」



婆子道:「這個卻好。」



文妃道:「既然如此,你便與他說。」



一到趙大娘家裡,只見大娘手持銀釵,一股坐在那裡沈吟。



春嬌向窗前叫一聲:「大娘!你在這裡看那釵何用?」



大娘說:「吾娘女二人,做些女工不能過活,謝娘娘時時週濟,愧沒甚相報,不好再去纏他。今日缺少魚菜

,要將此釵去當,所以沈吟。」



春嬌就笑道:「湊巧,湊巧,吾有些銀子,借你用何如?」便將五兩銀向桌子上一丟。



趙大娘忙說道:「你那裡來的?」



春嬌抱著大娘耳朵,輕輕說道:「如此如此。」



大娘思量了半晌,說道:「不妨,只是銀子不好受得。」



春嬌把銀子向大娘袖中只一推,連忙便走回來。微微笑道:「娘娘他已應允。他道平日得了許多看顧,今日

怎麼好受這個銀子呢。是我再四推與他,只得承受了。」



文妃道:「好個干事的丫頭,後日好好尋一個丈夫與你。」



春嬌笑道:「相公吾也瞧見了幾次,也愛他幾分。後來倘有一點半點,娘娘不要吃醋,便是賞賜了。」



文妃道:「小丫頭,休要弄舌。」遂取金鳳箋一方,寫道︰





妾李氏斂衽百拜,奉答彥卿郎君尊前:

人生歡樂耳,須富貴何為,妾命薄,天不我眷,不以妾與郎君作佳兒婦,顧態俗子拈酸作對,豈不悲耶!一

見芳容,不能定情,適讀佳翰,驚喜相半,期約在後日十三夜,與君把臂談心,莫教辜負好風光也。





謹奉香囊以示信。



寫畢,用著嬌嬌滴滴的手兒,去拿著風風流流鶯鶯燒夜香囊兒,並做一對,又取出白銀四錠與那婆子,道:

「這個權做買茶吃。你去對梅相公說道:『你也有心,我也有心。後日吾相公入郡去友家祝壽,可來一會。

』」婆子道:「感謝許多銀子。我自去傳付與他。」



話畢自去了。



文妃又買了春嬌。自去睡著閉了眼。想道:「好冤家,得他來把那好卵兒放在屄裡,再不許他停頓。直弄殺

他便了。」



想了一會,把一個枕頭兒擁定,親一會。牝戶發癢,著實難熬,又勉強按定。



那日王監生不在家裡,在朋友家飲酒。直至二更方回。那婦人熬了半日,正待丈夫歸來,掃一個興。不意丈

夫吃醉,行不得了。婦人把這柄兒含一會,咬了一口,自家去裡床睡了。



方纔合眼,只見浪子笑嘻嘻走將進來。婦人道:「心肝,你來了麼?」



浪子應了一聲,脫去衣服走到床上,就要雲雨。那婦人半推半就,指著丈夫道:「他在這裡,不穩便,吾與

你東床去耍子兒。」



浪子發怒望外便走,婦人急了,雙手連忙擁住,睜開眼看時,卻原來一夢也。擁的便是癡醉不醒的丈夫。



文妃把丈夫搖了兩搖,只是不醒。文妃嘆了一口氣,癡癡迷迷,半睡不醒的過了一夜。



次日監生備了禮金,吩咐了家裡,竟下解去了。話分兩頭說,這張婆子拿著香囊柬帖,逕到浪子家裡來,浪

子領到他房中去問,道:「事體如何?」



婆子道:「只管取謝金,買喜酒吃去。」



浪子道:「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既說出,決不負你。」



婆子便把那細數根由,一一說了。道:「叫你到後門趙大娘家等候。」卻把香囊書帖付與浪子,道:「這不

是容易得的。」



浪子接得過來,如同珍寶。笑吟吟的,拆開看了。這個香囊兒,便愛殺了。



又看了這書,道:「生受婆婆了,謝天地,今日打扮著,做新郎去也。」



兩個卻就分別,不覺的過了一日,又是一日,正是十三日了。正是︰



窗外日光彈指過,席間花影坐時移。



畢竟當期,可曾去也不去?且聽下回分解。



積想成夢傳神雜集云:「有一婦人,與所謂羅長官者密甚,一夕長官不至,婦人不能自己,乃以蘿蔔當長官

自娛。嗚呼!蘿蔔可以當長官也,枕兒亦可作浪子耶。」







--------------------------------------------------------------------------------



第五回 俏書生夜趙佳期 俊嬌娘錦帳重春



集唐七言二絕:



滿檻山川漾落暉,榴花不發待即歸;

中宵能得幾時睡,又被鐘聲催著衣。

起行殘月影徘徊,苑路青青手是苔;

自今以後知人意,一日須來一日迴。



且說當夜,文妃吩咐奴僕,今相公不在家,汝等各自安歇。男人不許擅入中堂,女人必須不離內寢。毋得諏

便私自往來,眾皆聽命。又吩咐眾丫鬟道:「今晚只留春嬌一個在房裡住,你們都去廂房裏睡者。」



入定後,婆子與浪子已在趙家等候,文妃叫春嬌鋪好衾帳,焚一錠龍涎香餅,自家也打扮得整齊,只見浪子

已進來了。春嬌閉了中門,又閉了房門,自去睡了。



卻說浪子進得房來,敘禮畢坐定。浪子倒覺有些害羞。怎當這個婦人家水性楊花,見了這樣俊俏書生,猶如

餓虎一般,粉臉通紅,說不出甚的言語,便要雲雨。擁住浪子,把臉偎在浪子臉上,低低叫道:「心肝,脫

了衣服罷。」



浪子也擁住了親一個嘴道:「心肝,你也脫了衣服罷。」



只見那婦人急忙忙除脫簪髻衣服,露著酥胸。



浪子又道:「主腰兒一連除去。」



文妃也就除去了。



浪子道:「膝褲也除去。」



文妃把膝褲除下,露著一雙三寸多長的小腳,穿一雙鳳頭小紅鞋。



浪子道:「只這一雙小腳兒,便勾了人魂靈,不知心肝那話兒,還是怎的,快脫了褲兒罷。」



文妃道:「到床上去,吹滅燈火,下了幔帳,那時除去。」



浪子道:「火也不許滅,幔也不許下,褲兒即便要脫。這個要緊的所在,倒被你藏著。」



兩個扯扯拽拽,只得脫了,露出一件好東西。這東西豐厚無毛,粉也似白。浪子見了,麈柄直堅約長尺許也

,脫得赤條條的。



婦人道:「好個大卵袋,到屄裡去。不知死也活也,不知的有趣也。」



兩個興發難當,浪子把文妃抱到床上去。那婦人仰面睡下,雙手扶著麈柄,推送進去。那裡推得進去,你道

怎的難得進去?



第一件:文妃年只十九歲,畢姻不多時;第二件:他又不曾產過孩兒的;第三件:浪子這卵兒又大。



因這三件,便難得進去。又有一件:那浪子卵雖大,卻是纖嫩無比,一分不移的。



當下婦人心癢難熬,往上著實兩湊,挨進大半,戶中淫滑,白而且濃的,汎溢出來。浪子再一兩送,直至深

底,間不容發,戶口緊緊箍住。卵頭又大,戶內塞滿,沒有漏風處。文妃幹到酣美之際,口內呵呀連聲,抽

至三十多回。



那時陰物裡,芻了一席,這不是濃白的了,卻如雞蛋清,更煎一分胭脂色。



婦人叫道:「且停一會,吾有些頭眩。」



浪子正幹得美處,那裡肯停。又淺抽深送,約至二千餘回,婦人身子搖擺不定,便似浮雲中。



浪子快活難過,卻把卵頭望內盡根百於送,不顧死活。兩個都按捺不住,陽精陰水都洩了,和做一處滾將出

來,刻許方止。此一戰如二虎相爭,不致兩敗俱傷者。幸虧文妃把白綾帕拭了牝戶,又來抹麈柄,對著浪子

道:「心肝,我自出娘肚皮,不曾經這番有趣。吾那三郎只有二三寸長,又尖又細,送了三五十次,便作一

堆,我道男子家都是一樣的。」



浪子道:「竟至死不見天日,不獨姐姐一個。」



婦人道:「心肝,你甚的標致卵兒,又甚的粗胖,鐵石也似不倒。卻又白嫩無賽,柄根無毛,似孩兒家一般

的有趣,正對著我的屄,倒進去處處塞滿,又難得洩,真個快活死人也。吾那日見你解手,恨不得一碗水,

吞你肚裡去,連累我騷水,直淋至今。桃紅褲兒,還不曾淨。夜夜夢你,不能夠著實。若當初與你做了夫妻

,便是沒飯吃,沒衣穿,也拼得個快活受用。」



浪子道:「你這話又嫩又緊,箍得卵頭兒緊緊的有趣。」



兩個語到濃處,興又動舉,再把柄兒送進去,抽送四千餘次,精又大洩,放了一戶,兩個沒有氣力,叫醒春

嬌拿著帕子,把兩個都揩淨了。



惹得春嬌也便騷水直淋,可恨的是寂寞更長,歡娛夜短,卻早雞鳴了。



慌忙披衣起來,文妃道:「一有空隙便來請你,你須便來,不要走了別路。」



浪子道:「吾會的,不須叮嚀。」



兩個又不忍別去。婦人把玉柄,偎在臉上,吮咂一回,咬嚼一回,不肯放。又道:「你須再來,吾與你便是

夫妻了。」



浪子也不忍去,只管把他來擁,又把牝戶來捏。旁邊立著春嬌,向前道:「後會有期,天已黎明,別了罷。」



兩個只得放了,文妃把一雙紅繡鞋,便是隨常穿的,送與浪子。浪子接來袖了。



文妃又把那日淫水淋濕的桃紅褲兒,送與浪子,浪子即便穿了。浪子卻把頭上玉簪一枝,送與文妃,含淚而

別。正是︰



兩人初得好滋味,朝朝暮暮話相思。







--------------------------------------------------------------------------------



第六回 梅彥卿玉樹輕顏 趙大娘翠眉勾引



集唐五言律:



長眉留桂綠,丹臉更加紅;

夜愁生枕席,春意罷如龍。

亂雲低薄暮,柔情已近邇;

行雲且莫去,留翠玉芙蓉。



話說浪子走到趙大娘家,謝了趙大娘,一逕歸家,妹妹方起,接著浪子,道:「哥哥,昨夜怎的不歸?」



浪子道:「友人留飲,不覺夜深沈醉,便留宿他家。」



話畢。浪子走到房中去,麈柄不覺有些疼痛。你道怎的疼痛不知?文妃的話兒小,浪子這柄兒大,他兩個一

大一小,又不顧死活的,弄了一會,不覺擦傷了些,所以疼痛。當下浪子便取甘草水來淨了,把汗巾輕輕拭

乾,討一杯人參湯吃了。自睡了一日。



不覺的日月如梭,又過兩月。



這一日,浪子想起文妃不覺動興,吩咐家裡道:「吾往友家去,若是夜深了,或者留榻友家,不要伺候的來了。」



只見浪子打扮得齊整,走將出去。你道他到哪一家去,他不到別家去,竟到趙大娘家,打聽文妃的消息去。



卻說這趙大娘,是借王藍生房屋住的,他也生得風流俊俏,三十三歲,沒有丈夫,守寡在家。卻有一個女兒

,叫做妙娘,因他生得標致,都叫他做賽西施,年只十六歲。更有一個小廝與著那一個小丫鬟,別無他人。



當日浪子到了他家,由懷內取出十兩銀子,謝了大娘。



又問:「王藍生可在家麼?」



大娘道:「在家裡。」



浪子道:「文妃可有甚的言語麼?」



大娘道:「自那日別後,也不曾看見,只有春嬌時常出來問相公,也沒甚的話。」



兩個言三語四說了半晌,不想這個婦人,也看上了浪子。



你道他怎麼也看上了他,是三十三歲的婦人,一向沒有丈夫幹那話兒,見了這個俊俏小官人,又曉得他麈柄

好處,更會風流,便十分愛他。對著浪子道:「感謝相公不盡,妾有一個小敬意,卻不嫌了怠慢,千萬款作

一回。」



浪子道:「怎麼生受大娘,卻是不當。」



大娘道:「款待不周,千乞怨過。」便去叫小廝,買長買短。



不多時,天色晚了,酒餚已完備整齊,叫著女孩兒去下房坐地,自家來陪著浪子對面坐定。



一杯二杯,總無言語,第三杯酒,卻是大娘親手遞與浪子,道:「多謝相公厚意,聊敬一杯。」



浪子飲過,也答著一杯道:「感承美意,特借一杯,權作答耳。」



兩個又吃了四五杯酒,那婦人春興不能禁止,卻把酥胸半露,眉來眼去,帶著笑顏,把了一杯酒,對著浪子

道:「妙人,你在我手裡飲一杯者。」



那浪子也有些動與,竟吃了一杯,接過杯來,斟了一杯酒道:「吾娘,你也在我手裡吃一杯者。」



大娘笑嘻嘻也吃了一杯,浪子便走過來道:「吾與你並著生了罷。」



兩個生了,便走去撚手捏腳,引得那婦人雲情雨意,一時勃發難當,倒把浪子,便如擁兒子的一般,摟在懷

裡,浪子是個春風性兒,見了這個如花似朵的後生寡婦,也不能禁止,他兩個摟擁做了一塊,不顧甚的瞧見。正是:



色膽如天怕甚事,鴛鴦雲雨百年期。



畢竟當下兩個怎的結果?且聽下回分解。



人道年少的愛浪子,不像中年的更愛著浪子哩。







--------------------------------------------------------------------------------



第七回 狂蜂兒既採紅花 蝴蝶兒又思含蕊



話說那婦人擁住浪子道:「心肝兒,吾聞得你年紀小小,卻倒有本事,吾與你弄個高下。」



婦人放了手,發付小廝睡了,又叫女兒與小丫鬟去下房安置,自家閉了房門,與浪子脫去衣服,見了這張卵

,粉腮通紅。就是一口嚥得下,便自家也脫精赤條條的,坐在浪子身上,淋了兩股騷水。



浪子道:「你且仰面睡下。」



那婦人即便睡下,只見屄肉兩邊脹滿,一吸一吸,動了浪子,卻把舌尖舔刮。



那婦人那裡熬得,叫著浪子道:「吾的親肉兒子,兒子心肝,老娘熬不得了,你快把大卵送進老娘屄裡去,

肏我一個快活,便愛殺了兒子。」



浪子道:「兒子在這裡舔刮娘的屄。」



卻又舔刮了半晌,舔得婦人不能過活,舔管把身軀紐。浪子卻纔抹了婦人,連親了四五個嘴,把卵在屄邊亂

擦,不放進去。



那婦人便似求告爹娘的一般,道:「吾的心肝,吾的親親性命心肝,你娘熬不得這苦,快些肏進去還好,再

遲一會,便要死了。」



浪子只是不顧婦人,便咬了一口,罵道:「天般的!短命的!怎麼不放進去。」



求告了一回,毒罵了一會,浪子把指頭去摸那牝戶,卻如濃涎一般的,牽牽連連只管溜出。那時浪子方纔昂

起卵頭,直肏進屄裡面。那婦人大叫一聲,攤了手腳,便如死的一般,只憑起幹,口裡不住的伊呀連聲,吞

進吐出,抽了四五百回,一洩如注,撲倒床上。



婦人道:「好心肝,真個會肏哩,自幼嫁了丈夫,沒有這般快活,不想道守了幾年寡,遇著心肝。這一張大

卵,肏得我心癡意迷。」



兩個擁了一會,坐起拭乾了,聽得外面已打三鼓。



浪子道:「你令愛卻在那裡睡?」



婦人道:「在下房睡,問他怎的?」



浪子道:「幹了老娘一會,已自爽利,卻得妹妹這香噴噴、緊俏俏的屄兒,在那卵頭上戴一戴,一發爽利。」



婦人道:「你這張大卵兒,比了別起已大了一半,吾還經得起,吾的女兒是小小的雛兒,怎當得這個大風浪。」



浪子道:「不妨,差不多年紀兒,難道便欺了他。吾如今把這嫩卵與他開了黃花,卻不慣了。」



婦人道:「吾卻愛了心肝,就憑著你罷,你兩個年紀又相倣,容貌又相配,你兩個做一對小夫妻去,如今卻

要拜吾做岳母哩。」



浪子笑道:「好個岳母女婿。與女兒肏屄。岳母卻來拾頭。」



婦人道:「倒是先姦岳母,後娶其女有罪哩。」



又把卵來含了一回,道:「你嘗了老娘的滋味,又要嘗女兒的滋味,卻不受用了你。」



浪子道:「服侍老娘,管待女兒,卻不難為了他。」



婦人道:「你卻有甚難為,只恐難為了我這女兒哩,若是難為了他,把他弄壞了,便是十個也陪不起。」



兩人戲了一回,披著衣,浪子便走到下房來。那婦人隨後起來聽著。



畢竟兩個不知怎的結果?且聽下回分解。







--------------------------------------------------------------------------------



第八回 他那邊雙錦傳情 俺這裡連營獨戰



話說這女兒妙娘,聽得兩個驚天動地,嚇得心驚膽戰,自家按了一會,不覺的睡去。



那浪子走到下房,不去驚醒那丫鬟,近到床上,揭開被蓋,伏在身上,把香腮一口,那女子夢中驚醒道:「是誰?」



浪子道:「是你的心肝。」



妙娘見了浪子,便問道:「你來做甚麼?」



浪子道:「借我心肝的屄兒幹幹。」



妙娘把身子側轉,只管推開浪子,那婦人便走到床前道:「吾兒做了婦人,前後有一日的,從了罷。」



妙娘道:「他要做甚的,便有娘在,怎麼又來纏我,我不去。」



婦人道:「癡兒前後有一日的,他這卵兒雖大,卻倒棉花似軟的,放在那個裡也不疼,也不痛,預把這好卵

兒弄慣了,後日嫁了丈夫,不受那硬卵的氣。」



妙娘道:「羞人答答的,怎麼好?」



婦人道:「有甚羞處,做了女子,便有這節,你娘先與他幹了,我也愛他,把做心肝來叫。你卻不愛這個標

致書生,卻不錯過。」



妙娘方纔翻過身來,對著浪子道:「你須慢慢來哩。」



浪子道:「吾自曉得。」



卵頭上抹些津唾,推了半晌,進得寸許。



妙娘道:「忒急了。」



浪子便緩緩抽送,又進寸許。



妙娘道:「有些疼痛,住了手罷。」



浪子道:「住不得。」



又抽又送,卻又進了三寸許,妙娘覺得難過,星眼朦朧,眉頭雙蹴,對著婦人道:「娘,叫我怎麼好?」



婦人道:「吾那嬌嬌的兒子,吾當初頭一次,也是這般的,熬了一會,後次就不痛心。」



浪子又抽又送,卻到根頭。



你說這女子小小東西,受了這張大卵,怎當得起,覺道裡面迸急,對著浪子道:「好哥哥,饒了奴罷。」



浪子那裏肯罷,又抽了百餘回,星紅點點,香凝滿蓆。



妙娘道:「如今還不住手,直待怎的?」



浪子道:「未哩,直待屄來放水。」



妙娘道:「娘啊!我那裏過得,代我一次。」



那婦人一則惜這女子;二來也是動興,便走到床上,仰面睡著,豎起兩腳,捧過浪子來到自家身上,去把卵

插進屄裡去,抽了五百多次,婦人又咿咿呀呀起來。



那女兒見了,也便發興,不覺騷水出來,便渡浪子過去,浪子便移過身來,也抽了五百多會。



那女子初來動興也,卻熬過到後,終是難熬,推著浪子道:「你原過去。」



浪子正恐弄壞了他,沒盡興處,便走過去,極力抽送一千多次,方纔洩了。你道這一次怎的甚是堅久,原來

起手已幹了一次,這是第二次了,卻又不曾停實,自然難得出來。三次後,起來叫丫頭燒了湯,淨了腳,已

是五更天氣,三個一床睡著。畢竟醒來,還是怎的?且聽下回分解。







--------------------------------------------------------------------------------



第九回 大娘哄誘裙釵 春嬌耍弄書生



聞鵪鶉:



小丫頭家,口沒遮攔,

一味裡的言語,傷殘走了機關,好不羞慚。

逞著這綠窗人靜,雲雨巫山。

他做了半腰裹的饒頭,你做了一懷兒的添番。



次日趙大娘,把浪子鎖下房,或遇早飯中飯,開了門時,依舊鎖了。你道他們作怪的事,也是春嬌的造化。

白白裡拾一個好表子。



那日只見春嬌急奔奔的跑到大娘家裡來,對著大娘道:「借個泉缽用用。」



不想這個泉缽真是緣分,偶然卻鎖在下房。



那婦人自想道:「要說在下房,開門時,卻不露了那人。要說沒有,他決不信,那時也瞞不過了。索性把春

嬌也做一會罷。」



對著春嬌低低道:「嬌姐,吾有一句言語,對你說。」



春嬌道:「說甚的?」



婦人道:「梅相公想你哩。」



春嬌道:「想我甚的,莫不是想謝我也。」



婦人道:「想你雲雨。」



春嬌道:「這個怎麼使得?」



婦人道:「你說那裡話,正主兒尚然如此,何況走使的,吾此是沒丈夫的,你也是沒丈夫的,兩個病則一般

,你吾真人前說不得假話,逞著梅相公這個好主儀,大家幹一會,卻不是好。」



春嬌低著頭道:「梅相公像是標致的,但恐被人觀破。」



婦人道:「此事只是你知我知,有誰觀破。」



春嬌道:「如今相公在那裡?」



婦人道:「在這下房。」



春嬌道:「怎麼在下房?」



婦人道:「因為你走來,恐人瞧見,故此鎖在下房,吾正欲尋你,你正來得好。」



春嬌卻不開口。



婦人道:「泉缽在下房,你去則屋等著,我把這泉缽與你便了,卻與他相見。」



春嬌點頭便去等著,婦人開開房門,對著浪子道:「春嬌來了,你也藥他一藥,不然走了風聲,許多不好看相。」



浪子道:「正沒消閒處,叫他進來。」



當時婦人把泉缽與春嬌使了。



卻送春嬌到下房去,依舊鎖了這門,走將出來。



話說這浪子,見了春嬌,道:「多謝嬌姐扶持,今日何緣得遇,小生特以白玉一枝奉酬。」



春嬌道:「我們主人不是好惹的。」



浪子道:「休得撒清。」



便把自家褲兒脫下,只見那件東西,直堅起來,便似白玉一般的。春嬌就按捺不住,把衣服都脫去,兩個上

床來。



浪子把麈柄送進去,不甚緊難,直到深底,想道:「李文妃時常弄的,倒也緊俏。春嬌不過尋兩個私偷偷,

怎麼倒也容易,這原故所不同的,不要怪他。」



卻說這麈柄送了進去,著實抽送,送到得意處。浪子麈柄一送,女子牝戶也是一迎,迎送了三千多回。



那女子頭暈身乏,卻迎不得,只憑浪子送了房中,滑膩如油,麈柄便按頓不住。把春嬌兩腳丟在肩上,又著

實抽了二千多回,一洩如注。



春嬌自覺困倦,咿咿的道:「怎般有趣,大卵兒怎麼叫我娘不愛他,若是幹了一次,憑你恩愛夫妻也都丟了

,娘娘自從那日與你弄了一會,日日思想,夜夜做夢裡,只是沒有空兒會你。」



浪子道:「吾也是這般,只是怎能夠再會一會?」



春嬌道:「後日相會,不要說起看見相公,恐生疑慮。」



浪子道:「依你說得是。」



兩個話了兩刻。春嬌穿了衣服,重梳著頭兒,叫開了房門去了。那婦人依舊把門鎖了,等晚開門不題。



正是:



著意種花花不活,無心栽柳柳成蔭。



畢竟後來,又有怎的異事出來?聽下回分解。







--------------------------------------------------------------------------------



第十回 小妮子嫩蘊含葩 大娘兒生薑老辣



歌倣古:



歌管樓臺凝輕霧,碧月天心照古渡;

深閨錦帳人不聞,幽懷悄悄兩相訴。

兩人心意何雙雙,奇香縹渺滿蘭房;

纔過東來後西去,終宵達旦透芬芳。

恩情母子深入骨,柔枝軟幹探重窟;

醞藉風流多媚態,笑看絕色兩傾國。

傾國姿容皆世絕,枕邊小語聲切切;

攜手問郎誰個好,新蒲細柳難經雪。



卻說當晚開了房門。



浪子道:「如今好回去也。」



婦人道:「再住一晚,待我女兒幹一個滿懷,明早回去罷。」



浪子應允,只見泉上擺著下飯,三人並坐吃了幾杯酒。浪子卻把妙娘兒坐在身上,撚著一杯酒,兩個共飲了

幾日,婦人便東支西吾避了出去。



浪子與妙娘脫了主腰,把乳尖含了一回,戲道:「好對乳餅兒。」



妙娘道:「好對乳餅,卻送在他手裡。」



浪子又去摸那話,嫩滴滴的浮起,那女子道:「你這話兒,也用與我看看。」



浪子放下妙娘,便去脫了褲兒,那麈柄起初也是軟綿的,被女子把尖尖的玉手兒,撚了一會,便硬發起來,

上下一般粗大,光彩熒熒。



女子道:「這般大東西,我這小小的,卻怎麼放得進去,我且問你,男子都是這般大東西麼?」



浪子道:「我比常人不同,那常人又瘦又短,又尖又蠢,納在戶中,不殺痛癢,引得婦人正好興動,他到停

了。我這卵兒又長又壯,又堅又白,放進去,沒有一些漏風處,弄得婦人,要死不得,要活不得,世上沒有

這張卵兒好。」



女子不覺春心蕩漾,道:「昨日見了他,卻有些厭煩,今日見了他,卻又堪愛,不覺這個裡,有些不自在,

你與我弄一回,等他爽利著個。」



浪子把手摸著牝戶,卻是出火的一般,淫水淋了一手,他這裙子也都濕了。



浪子知他果然動與,便摟到床上去,緩緩插進去,女子心忙得緊,只管把身子聳起來,道:「如今不痛了,

你須實著實幹吾一斡。」



你道他怎的不痛,這個不是不痛,他興動到二十四分,就有六七分痛,也都不知了。浪子真個著實抽送,這

番知味,比昨夜會時不同。昨晚是勉強承受的,今晚他卻興動,把一個身子兒搖幌不定,幾時停了一刻,他

也初得滋味,這也初得滋味。



只見一邊鼓動,一邊隻手將住頭頸,雙雙勾住腰間,那肯罷休。抽送不計其數,約至二更方纔洩了,房中亂

滾出來。卻有星紅間雜,這個不是別的,是妙娘身上的。



那時妙娘便覺疼痛,自去泉床上便了,覺這身子困倦,去下房安置不題。



話說那婦人窺見兩個許多風月,也自按捺不住,吩咐丫寰把家裡物件都收拾了,走到房中閉了門,抱著浪子

道:「如今也要與我一個爽利。」



白浪子方纔弄過,麈柄也軟了,再不能舉。



大娘便把口來含了,吮定了一會。浪子卻過不得,漸漸硬起來,把婦人口都塞滿。婦人卻又雙手握定麈柄,

上下挪移數百下,浪子便覺忝不過。叫道:「我要洩了。」



婦人即把口來承受,放了一口,「咕的」都嚥下去,道:「好個人參湯。」



那麈柄卻又軟了,婦人又把日來含吮一回。



浪子那裡過得,不覺的又硬起來,那婦人便把牝戶套上去。兩個擁住翻過身來,抽送千五百多回,婦人叫死

叫活,著實難過。



浪子把婦人兩足勾在臂灣上,又拍幾百多回,那婦人幹到酣美處,聲也叫不出,只管閉著眼,死摟的不放,

那浪子也盡力抽了二千多次,卻纔洩了,只見那婦人喉嚨也多啞了。他身子也都倦乏沒有氣力,把話兒丟了

,坐在床上。



那更鼓已經五下,連忙披衣下床。不及叫醒妙娘,兩個自經話別,乘著人靜走歸去也。正是:



仰著橫星三四點,心忙移步出聞花。



畢竟後來又做出其事?且聽下回分解。



童癡云:「免不得娘知也,定有一頓打。」余云:「娘是過來人,這頓打,決恕得過。」以對趙大娘可發一

言罷了。





--------------------------------------------------------------------------------






















0.013477087020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