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兄妹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有一個和我做過愛的妹妹,她叫雯雯。
我們是表親,她是我一個伯伯的孩子。我們相差八歲。
雯雯更多的長的像她那個美人媽媽,幾乎所有相貌上的優點都來自她媽媽——天生長的嬌小,可愛的娃娃臉,大眼睛水汪汪的,長長的睫毛,櫻桃小口總是微微翹著,讓人看了就生愛。
我自然更愛自己的這個妹妹。
雯雯從小就很粘我。在與大人們無法溝通的年紀,我們是彼此最親近的人。她經常會要媽媽帶她到我家玩,而且總會把自己認為是最寶貝的東西拿給我玩。雖然我對那些洋娃娃實在沒什麼興趣,但還是會陪著她玩她最喜歡的過家家。
這遊戲從她上幼稚園,一直玩到她上了初中,她媽媽才對她說,哥哥已經是大人了,小雯雯也是大孩子了,不能再纏著哥哥玩過家家的小孩子遊戲了。這樣,雯雯才放下了洋娃娃,改學著大人的樣子,很嚴肅地來問我:“哥哥,我長大了,我不玩過家家了。我們玩些別的吧。”
我怎麼知道還有什麼別的可以讓她玩?所以,我只有經常帶她出去逛街,帶她去吃我從女同學那聽來的美味小吃,給她買些適合她漂亮飾物,幾件可愛的小文具。每次十幾元錢,這些小恩小惠足夠讓她滿心歡喜了,也讓我們的關係更加親密了。
雯雯13歲上初中時,我21歲,已經大二了,偶爾打零工,做家教,發傳單什麼的。大二下半學期,我交了女朋友。雯雯則在初三上半學期,交了個男朋友。
各自交了男女朋友的我們,便沒有太多時間在一起了。但雯雯仍然經常打電話來告訴我她很開心,我也只有勸她要用功讀書,否則就去找伯伯告發她。而古怪精靈的雯雯則用我和我女朋友分手,她就會用功讀書的混亂邏輯,讓我拿她沒辦法。
雯雯幼稚的交往沒有持續太久。離中考還有兩個多月時,她被那個可惡的小男生甩了。她就這麼失去了初戀,雖然她說很懷念初吻的那個瞬間。
為了幫助小雯雯早些打起精神,準備中考,我只有動用欺負小孩子的本事。找了個中午時間,翻牆跳進他們學校,把那小子堵在廁所,威脅恐嚇了一番。臨走時還被他們學校老師看到,幸虧年輕力壯腿腳快,沒被抓到——這麼一大個子在初中學校�,肯定沒什麼好事嘛。
雖然雯雯不喜歡自己曾經初戀物件被恐嚇,但憑我這大學級別的巧舌家,讓初中級別的溫順小妹妹相信以直抱怨的古訓,實在易如反掌。在雯雯勉強打起精神開始復習時,我失戀了。
雖然我不會為見利忘義的女人傷神,但體貼的小雯雯竟不顧自己還在失戀狀態中,跑來給我打氣,以至於讓她見景生情,睹物思人,哭的一塌糊塗。
我只能辭掉工作,在雯雯中考最後的兩個月�,每天晚上去她家�,一邊做自己的畢業論文,一邊給她補課。這終於讓她如願地考上了省重點,我也終於艱難的畢業了。
雯雯初中畢業了,那年她16歲,我24。
兩人都畢業了,終於可以松一口氣了。雖然我早該去找工作,但雯雯要我帶她出去玩。我父母和她父母都沒有時間,所以只能我帶她去玩了。那個炎熱的夏天,索性放開一些,痛快玩一場,我們最後選擇去北方城市秦皇島避暑。
秦皇島還算不錯,我特意找了一家海邊的旅館,選了一間無論出門開窗都能看到大海的房間。本來打算各自一間單人間,可雯雯害怕,要和我一個房間,而恰巧旅館只有三人標間,一張單人床和一張雙人床,所以就換了這一間。這讓雯雯很開心,能看的出,她站在窗戶前面,情緒一下子放鬆了。
我們到秦皇島後,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興奮的雯雯就把我拉了起來,讓我陪她去看日出。我只能簡單洗了洗臉,拿了相機和毯子,陪她出去看日出。
早上的海風有些涼,但海灘上已經有一些人在等日出了。我們肩靠著肩坐在沙灘上,雯雯在我的右邊,依偎在我懷�。我們披著一張毯子,等待著太陽的出現。
雯雯在我懷�微微顫抖著,似乎是有些冷了,我便把她更緊的摟在懷�。她嘿嘿的笑了笑,在我懷�蹭了蹭。我聞到她頭髮上洗髮水的香味,讓我有些昏眩,忍不住在她頭上吻了一下。她擡起頭笑著看我,說:“最喜歡哥哥啦!”
這句話雖然以前雯雯也說過好多次,但現在我卻感覺雯雯不再是從前的粘人小妹妹,而變成了逐漸成熟的大姑娘。她這句話說的我心�砰砰亂跳,甚至可以感覺到臉上發燒。
結果這種變化被雯雯發現了。她取笑道:“哦~哥哥害羞啦!”
我報復的捅她腰間的笑眼,小雯雯便在我懷�哈哈大笑,扭動著想要掙脫。無巧不成書,打鬧間,我的右手竟然不小心鑽進了雯雯的衣服�,我卻又恰好打算停下來。我很自然的一下將雯雯摟了過來,喊著“不鬧啦不鬧啦”,而手便留在了她的肚子上。
手上的這觸感讓我很驚訝——竟然那麼的柔軟滑嫩!比我從前的兩個女朋友皮膚不要好太多撒!不是我分手後就貶低她們,但就連她們的胸部,也真的沒有我妹妹肚子上的肉手感好!
一時間,我竟然有了反應!
現在我的右手正在雯雯嬌嫩的肚皮上,心�有鬼的我不知道是該留在這�,還是該抽出手來。說不知道,倒不如說是猶豫,我在猶豫應該抽出來,但又有些不捨得抽出來。這手感實在太好了,柔軟的就像一塊上等豆腐,滑嫩的堪比果凍布丁!彈性還超級好!讓我這成年人沒辦法不多想!
這時,雯雯的一句話,把我從緊張的思想鬥爭中拉了回來:“哥,你的手真暖和。”她擡頭笑著看著我,便抱緊了我的這條手臂,頭依靠在我懷�。“不對,是燙。你手臂好燙,好舒服。”
雯雯實在太可愛了,溫順的話語讓我的心平靜了下來,我再次低下頭,輕輕吻在了她的頭上,許久沒有離開。
天邊泛起了魚肚白,我拿出相機錄像。我對著相機說起了旁白:“今天,200*年6月**日,星期*,早晨……四點三刻。我和我最可愛的妹妹小雯雯,在秦皇島的海邊看日出。天邊開始發白了,就像我的妹妹,正在慢慢成熟起來,蛻變成為一位溫柔美麗的花季少女……”
雯雯埋怨地發嗲著埋怨了一聲。我再次低下頭,吻在她的頭上。
看了日出之後,我們先回房間收拾了一下,吃了早飯,就下海玩去了。雯雯只在小學時見過海,再次見到大海,讓她很興奮。她換上了她媽媽給她新買的泳衣,出現在我的面前,這讓我眼前一亮——好可愛!粉紅色的連體泳衣,上面印著許多小熊,緊緊地包裹著妹妹的身體。剛剛發育的妹妹自然不會知道乳貼這東西,她那可愛的乳頭便若隱若現的,看的我心嘭嘭亂跳,生怕下麵有反應被她看見,趕忙稱讚幾句,就給她套上了救生圈,扭過她身體,催她下海去。哎?從背後才看到,這泳衣竟然還是露背式的!不由得暗自稱讚嬸嬸眼光高。
這一上午,在海�玩了足有三四個小時。雯雯真的是很興奮了,玩了一上午都沒見她有疲憊的樣子。可吃過午飯,度過了興奮階段,她就累的不肯走路了。我便背她回旅館睡了一覺,我也在她身邊,摟著她睡了兩個小時。
晚上七點鐘,雯雯醒了,她足足睡了八個小時。
雯雯揉了揉睡眼,看著坐在對面沙發�的我,嬌滴滴的問了句:“幾點了?”
“晚上七點鐘了。”我笑著看著她。
“什麼?這麼晚了呀?我竟然睡了這麼久呀!”雯雯撒嬌式的伸了個長長的懶腰,並發出了長長的一聲“嗯~~~~~~~~~~~~~~”。
這一聲,把我的骨頭都喊酥了!我想,當時雯雯提任何要求,我都會答應吧。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從包�拿出一堆大大小小的海螺和貝殼,還有一個能吹出聲的大海螺,塞到雯雯手�。雯雯眼睛都亮起來了,興奮地撲到我身上,用力在我臉上親了一口。
能看到雯雯這麼開心的笑容,就可以讓我的心平靜下來。也許,雯雯是我命�註定的定心明珠。
雯雯去洗了個澡,我就帶她去吃晚飯了。各種大蝦、海魚、螃蟹、貝類……滿滿一桌子紅彤彤的海鮮讓我忘記了很多事情,我也可以從雯雯滿手滿臉油燦燦的狼狽吃相看出,她現在也已經完全從失戀中解脫出來了。
我們美美飽餐一頓後,便到處逛,還找了人幫我們把我揀的那一堆海螺和貝殼串了起來。
“快給你小女朋友戴起來!”這位元阿姨得意的遞過自己的作品,交到了我的手�。
我和雯雯相視一笑,沒有對好心的阿姨解釋什麼。
我小心地將這串貝殼項鏈戴到了雯雯的脖子上,仔細欣賞著她的笑容。當我這位“小女朋友”發現我在看她時,則不好意思的抱住我的胳膊,說著“走啦走啦”,跟阿姨告了別,就拉著我嘗各種小吃去了。
我們逛了一大圈,又在安靜下來的海灘前坐了好久後,才回了旅館。
各自舒服的洗了個熱水澡後,我們便上床睡覺了。今天真的玩累了,躺在床上,我就覺得世上再沒有比床更美好的地方了。
雯雯不讓我自己睡單人床,讓我在大床上陪她睡。我們在床上就相對側躺著,四隻手互相拉著,雯雯把頭靠在我肩膀上。我又一次低頭吻了她的頭。她擡起頭,甜甜的沖我笑著,忽然吻了一下我的鼻子。
接下來,我雖然記得每一秒的情節,但卻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命令自己這樣做的。
我也輕輕地吻在雯雯的鼻子上,我們對視著,雯雯仍然甜甜的對我笑著,她的笑是那樣的天真純潔。
我吻在了雯雯的嘴唇上。
我深深地吻著雯雯。我能感覺到,她的身體一瞬間變得那麼僵硬。很顯然,她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甚至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究竟是這樣僵住,還是把我推開,似乎她是無法做出任何決定了,也許她的腦袋已經一片空白了。
雖然雯雯身體這麼僵硬,但我的吻已經影響到了她的正常呼吸。我開始吻她的其他部位——鼻子、眼睛、眉毛、額頭、臉頰、和下巴。最後我吻到了我最喜歡吻的部位:耳朵。
我很喜歡吻女人的耳朵。將柔軟的耳垂含在嘴�時,就如同是含著一顆隨時都會化掉,卻永遠也不會化掉的糖果。
我一遍又一遍吸吮著雯雯的耳垂,然後開始舔她整個耳朵。舌尖劃過她的耳廓,鑽進她的耳洞。
我一直相信,每個人的耳朵都是性感帶,沒有人會對這樣吸吮耳朵無動於衷。我的說法在雯雯的身上應驗了。雯雯開始粗喘著氣,並一直活動身體躲避我的舌頭,還不時發出甜甜的呻吟聲。在我確定雯雯的腦部神經已經有大半部被我的舌頭麻痹掉後,我的手摸到了她的胸部。
雯雯的胸剛剛開始發育,毫無防備的她睡覺時也只穿了一件睡衣。我輕而易舉的解開了她睡衣的扣子,當我的手真實的摸到她的胸時,她腦部另一小部分沒有被麻痹的神經清醒了,她開始反抗我。但在我同時攻擊她兩處性感帶時,她敏感的身體根本無法給予她足夠的力量,來抵抗我這個被欲望佔據了頭腦的健壯哥哥,只能不甘心地由我撫摩玩弄著。
我的舌頭離開了雯雯的耳朵,轉移到她的乳房上。我賣力地吸吮著啃咬著揉搓著這小小的、粉嫩的、柔軟的、散發著陣陣乳香的胸部。耳朵�傳來的是雯雯的一聲聲含糊不清的嬌呼。這聲聲嬌呼強烈的刺激著我的頭腦和我的腎上腺,我只能由著欲望,瘋狂的吻著雯雯的每一寸肌膚。
我拉下雯雯的睡褲,左手擋開她的手,右手撫摩著她的臀部,嘴則仍然不停的玩弄著她的乳頭。右手的觸感是難以形容的——彈性、柔軟、幼嫩……那一刻,我已經無法確定這一切是否只是夢。我竟然擁抱著一個幾乎全裸的未成年少女,並且正在逐漸將她占為己有!最重要的是,這個幾乎全裸的未成年少女是我最愛的妹妹!我正在佔有自己的妹妹……
我拉下雯雯身上最後一件遮擋物——她的內褲。
一件天地間的尤物赤裸裸的出現在了我面前。她美麗、粉紅、柔弱、嬌嫩、青澀、害羞、驚恐、顫抖……
我也脫去身上所有衣物,將這個尤物攬在懷�,溫柔的撫摩著她每一處敏感肌膚。
這房間�有她嗲嗲的呼喚聲,有我粗粗的呼吸聲,還有樓上房間傳來木床搖晃出的聲音,咯吱咯吱的。似乎正是要證明這是一個充滿愛意的夜晚,註定要咯吱咯吱的才會顯得比別人都幸福。
而我懷�這個嬌小尤物似乎也在我的愛撫下,漸漸忘卻了恐懼,進入了角色。我放在她兩腿間的手已經觸摸到濕淋淋的一片,這是她將為我所有的信號。
我慢慢打開雯雯的雙腿,輕輕的吸吮著她的耳垂,用右手扶著陽具頂在她的陰唇上,腰部慢慢用力向前推……
滋溜,我的陽具十分順利的刺進了雯雯的身體。這突如其來的填塞,讓她腰猛的一挺,連呼吸都停住了。這似乎有些難為她,我只好將身體停在那�。我吻著她的脖子,等她慢慢恢復正常呼吸。
雯雯的陰道的確很窄,即使只有龜頭在�面,也能感覺到那種被擠壓的力量,好在手一直扶著陽具,而沒有被她擠出來。畢竟她還只是一個16歲的處女。
雯雯的呼吸慢慢變的正常了,雖然仍然有些急促。我決定突破處女膜,便開始用力向前挺進腰部。我仍然清晰記得龜頭頂開處女膜一刹那的觸感,也記得雯雯那一刹那的驚呼,因為這一刻後,雯雯就真正的成為了我的女人。
我從慢慢溫柔的抽插,到後來猛烈用力的抽插;聽著雯雯從急促的呼吸,到後來的胡言亂語;看著她從害怕紅潤的臉,到後來高潮投入的表情……我不知道我和她究竟做了多長時間,但我知道那是我美好的一次做愛。無論是雯雯白皙肌膚發出的香味,還是從她陰道傳來的觸感;無論是雯雯口�一聲聲嬌呼,還是兄妹亂倫所帶來的罪惡感,都讓我感到無比幸福。我無法掩飾,也沒有必要掩飾,我對妹妹的肉體竟然是那麼的迷戀。我甚至想過,這肉體簡直就是為我量身塑造的。從耳垂到嘴唇,從胸部到陰道,每一個部位都是那麼適合我。難道這就是兄妹的最高體現嗎?
也許是我多想了,而雯雯的身體至今都是我最滿意最喜歡的身體。我至今共有過三個女朋友,也陪客戶叫過幾次小姐,不知道和年齡有沒有關係,這些身體都沒有資格和雯雯的相比。
第二天早晨醒來時,已是上午十點多了,雯雯仍然沈沈的睡著,看來她是累壞了。我也覺得後腰有些無力,可能昨天晚上實在做的有些太久了。
不管昨天晚上如何,今天該怎麼辦?我今天該怎麼面對她?是若無其事,是蠻橫霸道,是賠禮道歉,還是向她求愛?可我無論選哪一個,都想不出恰當的詞句來將昨夜的事情扶平。
正當我攪盡腦汁想辦法時,雯雯醒了。我們四目相對了。
我感覺到臉在發燒,而雯雯在愣了一下後,迅速把眼睛閉上,正要轉身向另一邊。我立刻拉住她:“雯雯!”
再次觸摸到雯雯的肌膚,有些溫暖。
雯雯哭了。我緊緊抱住她。她就在我懷�哭了好久,哭著又睡著了。我的兩胳膊都被她壓麻掉了,但我不敢動。
過了好久,雯雯醒了,她也沒敢動。
直到她的肚子叫了起來。
“餓了吧……”我問道。
雯雯點了點頭。
“去吃飯吧。”我建議著。
可誰先起床呢?我們都裸體呢。
一想到這,我又有反應了。兩具裸體的身體緊緊抱在一起,其中一人下面突然支起一樣東西,另一人肯定會感覺到啊!這場景在這種關係這種時分下,實在太讓人措手不及了。越是急,越是想,它越是堅挺起來。
就在這讓人尷尬到極點的時刻,我的手機響了!真是救命的電話啊!
我翻身去找褲子口袋�的手機,妹妹也順勢翻過身去,用被子將身子蓋住。就這樣,解開了尷尬的氣氛。
各自洗漱穿戴之後,我帶著雯雯去吃飯。一路上,我們都在想著先要說些什麼話,可我們始終都沒有說一句話。
午飯後,我們倆並肩走在熙熙攘攘的沙灘上。雖說並肩,但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了昨天的那種親熱,雯雯沒有挽我的手臂,也沒有牽手,甚至我們始終都保持了1米的距離。我們只是走。走累了,就找一個可以乘涼的地方坐下休息。休息好了再接著走。
直到一個小朋友攔住了我們的去路。
這個孩子拉著雯雯的短裙,大喊著:“我要釣螃蟹!我要釣螃蟹!!”
我和雯雯都愣住了。這是誰家的孩子?為什麼要找我們釣螃蟹?也許是認錯家長了吧。這時跑過來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一臉歉意地將孩子抱走了。我和雯雯相視一笑,又立刻避開了對方的眼神。
我仰著頭,望著藍藍的天,開口說:“去釣螃蟹吧。”
我從餘光中看到雯雯輕輕點了點頭。
釣螃蟹的工具很簡單,一根小竹竿,隨便串點肉,等螃蟹來夾。螃蟹夾住,往上提竹竿,再放進小瓶子就算成功了。東西雖然簡單,但足夠讓雯雯玩的開心了。她興致勃勃的抓了十來隻,都嫌不夠。
可算把雯雯哄開心了,我心�的一塊石頭也算落地了。至少終於不用再忍受沈悶的氣氛了。
螃蟹多了,小瓶子換了大瓶子,還抓了兩條小魚放進去熱鬧熱鬧。雯雯抱著瓶子玩了整個下午。不知道是這小孩子真的很好哄,還是她故意轉移了話題與注意力。如果是後者,那我可真要羞愧死了。
到了晚上,吃過晚飯,我們回到了賓館。雖然今天下午,我們之間已經有了些對話,但一回到賓館�,一回到這個房間�,我們就沒有了對話。
我打開電視,兩個人各坐在一張床上,就這麼看起了無聊的電視節目。不知道看了多久,雯雯在背包�掏了掏,似乎拿了睡衣,進了洗手間,水聲便傳了出來。我想,她是在洗澡了。
不知怎麼了,我的老二又硬了起來,將褲襠撐的高高的。腦海�充滿了雯雯的裸體,揮之不去。我就這麼鬼使神差的下了床,走到了洗手間門前。在洗手間門前,聽著�面的水聲,苦苦的做著掙扎。
無論我怎麼告誡自己,這是我的妹妹!我的妹妹!可我還是緩緩推開了洗手間的門——讓我很意外,雯雯沒有鎖門。我已經什麼都顧不得了,走過去,拉開淋浴池的簾子,一步跨進去,將正在準備塗浴液的雯雯抱在懷�。
雯雯拼命掙扎著,可她畢竟沒有我這個被性欲衝昏頭腦的哥哥力量大,我幾下就把她按在浴室牆上,動彈不得。
我在淋浴花灑下,熊吻著雯雯,雯雯則拼命地躲避我的吻,並胡亂捶打著我。我被打急了,猛地將雯雯雙手抓住,扭到她背後,一隻手將她兩隻手扣住,另一隻手則開始在她身上胡亂摸著。
這是第二次摸雯雯的身體了,也許是因為這種強姦式行為的刺激,我竟然感覺這一次的手感要比昨天晚上摸時好很多。
無論我怎麼在雯雯身上亂啄,她始終都沒有喊出聲音來。當我發覺後,便漸漸冷靜下來,鬆開了手,停止了對她的侵犯,而她也停止了反抗。我慢慢擡起雯雯的頭,與她四目相對。我看著她滿臉的淚水,忽然間,竟然感慨的很。
“我喜歡你。”我看著雯雯的眼睛,輕輕對她說。
而雯雯則扭過頭去,緊閉雙眼,不願再看我。
我扶著雯雯的下巴,溫柔的將她的頭轉過來,對她說:“睜開眼睛,看著我。”
在雯雯猶豫著,緩緩將眼睛睜開後,我深情,且正式的吻了她。
這一吻,我吻了好久。甚至一直沒有鬆口的雯雯,也最後張開了口。我的舌頭一下子就鑽了進去,認真的品嘗起她嘴�的甘甜。雖然我沒有得到她的初吻,但我要給她比初吻更甜蜜的吻。
“給我你的舌頭!”我要求她。
雯雯漸漸送出了她的舌頭,這讓我很高興。我幸福的吸吮著她的舌頭,咬著她的嘴唇,舔撥著她口中的每一寸神經。我的手也在她的身上來回遊走,揉捏著她嬌小的乳房,和她翹美的臀部。而她的手也抱住了我的後背。
我脫掉了身上濕透的衣物,啪的一聲用力摔在浴池的地上,與雯雯兩人赤身裸體的站在淋浴花灑下。我稍微站低了一些,將我頂在她肚子上堅挺的雞巴壓了下去,插進她兩腿之間,頂在她陰唇上來回摩擦著。雯雯對我肉棒滾燙的摩擦反應很大,沒一會便呼吸緊促了。我的肉棒也可以感覺到她柔軟的陰唇,和她幾根稀疏的陰毛所帶來的摩擦。
我實在受不了了,對雯雯說:“哥要你!”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我便用左手擡起她的右腿,右手抱緊她的屁股,肉棒借著她早已氾濫的洪水,對準她的陰道,一鼓作氣,插了進去。
衝動的我根本沒有注意到當時雯雯是什麼反應,只記得我拼命的操著自己的妹妹。肉棒在妹妹的小肉洞�進進出出,肉體和肉體的撞擊,肉體和牆壁瓷磚的撞擊,淫蕩的聲音充滿了整個衛生間。
不知道雯雯是否泄過,反正我的肉棒被她狹窄的陰道吸的實在沒堅持多久,只插了五六分鐘便一瀉千里。
當看到順著妹妹大腿流出了我的精液,我才想起避孕的問題。但既然已經射在�面兩次了,也沒有必要再顧慮那麼多了,大不了有了孩子我就帶雯雯私奔。既然把自己的妹妹變成了自己的女人,那就該負起這份哥哥加男人的責任——天真的我當時真的這樣想。
我抱著雯雯,走出了浴室,將她放在了我們昨天做愛時躺的那張雙人床上。
房間�,有空調壓縮機微弱的聲音,有走廊偶爾的腳步聲,有隔壁吵鬧的電視機聲,有外面遠遠傳來的叫賣聲,還有我和雯雯輕輕的接吻聲。
我好喜歡雯雯,我也不隱瞞的說,我更喜歡雯雯的身體。她的嘴唇、她的耳垂、她的脖子、她的肩膀、她的乳房、她的腰、她的肚臍、她的屁股、她的陰毛、她的陰唇、她的陰道、還有她的子宮。這些我都喜歡,我想將這些都沾染上我的氣味,打上我的烙印,讓這些永遠都屬於我一個人。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我第二天就給雯雯買了毓婷。說實話,我自己是真不怕有個孩子,只是怕雯雯會禁不起這種亂倫下的壓力。在這次旅行期間,我們每天都有做愛,我也更加小心疼愛雯雯,每次都有戴保險套。畢竟藥不能一直吃,但套個套子的確不是什麼麻煩事,大不了弄個超薄的。只要雯雯不再需要吃藥。
四天的性愛旅行結束後,我們偶爾也會找彼此做愛,但卻誰都沒有提到戀愛的事。想必,我們都清楚了一件事:大刀闊斧的拋開親人去進行一場亂倫的愛情,是我們和我們的親人都無法承受的。雖然彼此愛慕,但也只能偷偷借性愛來表達我們的遺憾。
如今,那次性愛旅行已經過去近三年了,雯雯馬上快高考了,我也早已進入一家廣告公司做產品包裝設計。雯雯有了新男朋友,兩人正在做高考前的“禁止閒聊”活動,小男孩對雯雯言聽計從。我也從客戶公司挖了一個女朋友,我是小姑娘的初戀,所以應付起來根本沒有任何難度。
我和雯雯仍然會找機會出來“聚一聚”。一番翻雲覆雨之後,我們會躺在床上,彼此依偎著,聊聊她的傻男朋友,說說我的傻女朋友;聊聊她的討厭老師和討厭女班長,說說我的討厭老闆和討厭男客戶;聊聊她沈重的學習壓力,說說我頭疼的工作進度。
我們兩個已經從痛苦的兄妹戀中走了出來,成了彼此依靠彼此調侃的性伴侶。寫到這�,我忽然想到,相比那些陷在兄妹戀中無法自拔的兄妹們,我和雯雯真的是萬里挑一的幸運兒了。

















0.014332056045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