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逝去的百合花(上)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夜入翠煙啼,晝夜芳樹飛。

春山無限好,猶道不如歸。





鳳凰花開,驪歌飛揚,校園內到處是離別與祝福,每年一度有許多人在這個時候踏上他們人生的另一階段,

人家說唸完中學就是長大了。



很多人,因為畢業離開學校,而我卻不是,離歌並不是為我而唱的,因為此時我正準備轉到別的學校去就讀。



至於品學兼優的我,書唸得好好的為什麼要轉學呢了?



說來慚愧,因為關係著當時學校的一則醜聞,雖然時至今日,已是十年前的往事,但整個事件現在仍記憶猶新。



每當我見到或想到百惠、涵玲母女,十年前的往事便會自動的爬上心頭。



事件發生後,我的另外兩位男同學被勒令退學,我和另外的一位女同學各被記了一個大過,也沒有臉留在學

校唸完最後一學年的書,便在暑假的時候匆匆忙忙辦完轉學手續而分道揚鑣了。



每當我見到涵玲的時候,不禁會想起十年前那位女同學。因為她們倆個人長得很像。



馬齒徒長,我已是二十八歲的男人,但是女人這玩意令我著迷卻不曾擁有過,實在也不是我的本意,可能是緣份吧!



記得當兵的時候,陽剛之氣旺盛的阿兵哥,總有不少人忍不住常常去搞女人。



而我呢?叫我隨便去找個女人恐怕違背了我的個性,中意我的女孩,我未必中意。我中意的女孩,偏偏人家

未必喜歡我。



就這樣陰錯陽差,幾年的寶貴青春就這樣了無痕跡。



自從涵玲小姐跟她媽百惠在這裡出現後,我似乎有些魂不守舍。



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媽媽帶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每天花枝招展的能不叫我心猿意馬。



每天下班後,如果沒事的話,我儘量要求自己趕快回家,因為可以見到這對母女。



涵玲的媽常有一些男人來找她,每次男人來時總得逗留片刻,然後涵玲姑娘會在外面等候。



尤其最近,常有日本商人來找涵玲的媽。男人們每次走的時候總是神采奕奕的離去,好像從涵玲的媽身上得

到了許多可以令男人快樂的事。



我猜想,男人在涵玲的媽房間內一定做著十年前我被迫轉學的事有關。



涵玲說,她跟她媽都在工作。



為了生活,不管工作方式是如何總是在工作。她常天真的如此說。



我曾經問過涵玲,她媽是做什麼的。



涵玲一笑置之,令我不得要領。



但我總把男人跟她們所謂的「工作」聯想在一起,而日後果然証明,她媽跟男人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在未跟涵玲母女這段情緣開始之前,讓我話從前,那一段十年前我還是中學二年生的往事。







--------------------------------------------------------------------------------



少年十七、八九歲的時候,正是青春發育階段,要大不大,是要小也不小,處處充滿好奇與尋找刺激的年紀。



尤其是男女之間的事更是普遍存在一般青少年郎的心裡。



高二時,我還是個乖乖牌的學生,許多同學都有交異性朋友,有的甚至發展到曖眛的關係。



王同學和阮姓同學跟我的交情還不錯,只是他們比較愛玩,這一點跟我比較不同。



王同學跟阮同學自從泡上了鄰班那位馬玫英後,便常以此為榮。



馬玫英被人誇稱為全校屬一屬二的美女之一。她不但有一張姣好的面孔外,更擁有一副傲人的身材,裙子總

是穿的短短的,走起路來搖搖擺擺宛如伸展台上的模特兒。



馬玫英確實迷倒眾家男生。



她,「艷名」遠播,學校中有許多她的緋聞.但是這些僅是傳說而已,沒有人可以証實什麼。



王、阮是因為參加一次戶外的聯誼活動而結識馬玫英。



馬同學喜歡唱歌,而王、阮同學剛好又會彈吉他,這種關係使大家很快成為好朋友。



而我也因為王、阮的關係認識馬玫英。



記得當天是期末考的最後一堂課,在考試之前一天,四人言明等最後一堂課考完後,趁著考試結束,大家可

以輕鬆一下,然後等放學後大家相約在校門口碰面,再商量去什麼地方。



當天下午放學,我跟王、阮三人先到達校門口。



王同學說:「今夜一定要搞定。」



「搞定什麼?」我不明白。



阮同學在一旁低低私語。



「就是男生女生配。」



「啊!你是....是說,那天說的是真的。?馬玫英要跟你們............」



「沒錯,傻小子,這什麼時候了,總讓該上馬呀!上包子,我們有很多同學都已經不是處男了,我看你連女

人長得什麼樣子都搞不清楚。」



王同學一副小大人的模樣,令我有點不服氣。



我說:「我才不相信你們有這本事。」



阮在一旁插話。



「你是不相信囉?」



我知道王、阮早已不是處男,而且對於女人也頗有見識,同學私底下都喊他們叫風流鬼,原因是他們也交過

其他校外的女孩子,聽說他們玩過不少次成人遊戲。



「我是相信兩位的本事,不過要怎樣証明真的可以泡上馬玫英。」



其實我相信倆人對於女孩子有一套,只是我不願服輸罷了。



王咬著我的耳朵說。



「晚上到旅館你就知道啦!」



他得意極了,彷彿馬玫英早已是囊中之物一樣。



接著他放大聲音。



「我們敢作,你敢看嗎?」



「笑話、你們敢作,我怎麼會不敢看呢!」



阮加了一句:「她都敢,我們萬死不辭,你說是不是?」



說真的,這是一件新鮮又刺激的事,雖然我有些汗顏,不過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決定跟他們一探究竟。



十分鐘後,馬玫英出現在校門口。



她的裙子在她的採步下婀啊哪生姿,許多人不禁偷看這位出名的校花。



四人先到阮同學的表哥租住處把書包擱下,然後到附近的速食店用過晚餐,使直接去附近的一家商業旅館投宿。



王很老練的對櫃台服務生說。



「給我們一個房間,休息。」



「休息?一個房間?」



服務生面對三男一女四個青少年,不禁有些懷疑?服務生接著說:「有帶証件沒有?」



「當然有囉!哪!」



王遞出身份証。



服務生仍不放心的說。



「千萬不要嗑藥亂搞哦!」



「安啦!我們也是付錢的。」



阮從口袋摸出三張鈔票。



服務生見我們有身份証有帶錢,也不再說什麼,便拿房門的鑰匙給王,吩咐我們自己去坐電梯上三樓。



「如果需要我們服務的話,請隨時通知櫃台。」



我相信那服務生異樣的眼光,正在告訴我,你們這些異樣的少年異樣的投宿,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異樣事情。



尤其服務生不斷用異樣的眼光盯著馬玫英,使美麗大方的馬玫英都覺得臉紅呢。



當四人進入那間小套房時,我的心情也跟著異樣起來。



我期待著一場男歡女愛的情節是如何發生如何的落幕。



馬先自行去洗澡,我們三個男生則在外面等候。差不多二十分鐘後,馬玫英已沐浴完畢,出來時已換了一個

模樣。



她身上僅用一條圍巾包住,露出凹凸不平的曲線,胸口上的兩個飽滿的乳房好像要跳出來似的.走起路來抖

跳不已。



她坐在床上,搔弄著頭髮.兩條雪白如絲的大腿畢露,令人看了暈眩,我的血液加速。



馬玫英出來後,王、阮兩位同學向我露出得意的笑容,然後一起走進浴室。



大概為了爭取時間,兩個男生一起洗澡。



十分鐘後,王、阮一起出來。



王說:「看我的。」



王趨近馬玫英的面前,接著伸出雙手在她的背後解開浴巾。



馬玫英即刻成為一個裸女。



天哪,我第一次見到女孩子裸露著身體。



王也將自己脫得一絲不掛,兩人抱了起來。王先用手摸著她的乳房,吻著她的乳頭。



馬在床上扭抳著嬌軀,口中不停地叫著。



「嗯......嗯......哼......呀!」



她的大腿曲縮著,王的手在她身上亂摸,馬玫英更加吟浪。



「哦呵!快上來......我發癢......嗯......上來......我要......」



此時我的血液噴張,又見馬嗯哼的浪叫,褲檔內的話兒硬了起來。



此時,王握住自己的話兒探著馬玫英的下體。



她的雙腳被舉高放在王的肩膀上,然後王用力頂了幾下,王的話兒也真不小,硬是塞進去她的桃花源洞。



「啊......嗯......」馬玫英叫了,雙手環抱著王。



「嗯......用力......妹妹好浪......唔快用力......咬唷....咬唷....」



一陣串的嗲聲,然後是「卜啾......卜啾......」的聲音,那是馬玫英寶貝所發出來的。



阮在一旁向我解釋道:「那是她的淫水。」我看得眼紅脖子粗,不停的冒汗,真希望那個男生就是我。



「唔!她的淫水好多,王一定爽快,每個女人都這樣嗎?」



我好奇的發問。



阮說:「天下的女人都一樣,只是有的多有的少。」



「那多比較好呢?還是少?」



「你真是土包子一個,當然多比較好啦!多是表示女人興奮,男人插得會更爽。」



「唔!那她的水還真多。」我看見馬玫英的下體大量的湧現出乳白色的淫水。



「卜滋......卜滋......」



王抽插的浪聲不絕於耳,令她更瘋狂。



「哎唷......雪......雪......好美......嗯......浪死......妹妹啦....哥哥......用力呀......」



她雙眉深鎖,兩眼惺忪,嘟著小嘴,香汗淋淋,看得令我心猿意馬。



不久,床上的兩人換了姿勢,那馬玫英還向我拋了媚眼,然後坐在王的肚子上。



王的陽具倒插入她的嫩穴內,倆人面對面玩著。



馬玫英上下套落著王的話兒。



「卜滋!卜滋......」



如此馬的一雙豪乳跟著動作顫抖個不停。



「哎唷......哎唷......美啦......快......快......好粗的......話兒.....妹妹喜歡啦......」



馬玫英一邊狂叫,突然整個人趴在王的身上,嬌軀不住的哆嗦,閉著雙眼,咬著下唇。



阮說:「她放口啦!」



「什麼?」我問。



「就是女人在這個時候高潮,會有這種現象。」



王在馬玫英高潮後,突然抱住她的浪臀,然後用力向她的嫩穴內猛力的向上頂了十數下。



馬玫英在他的頂插下,肥臀狂搖不已,跟著又嗯哼不止,我看見她的陰唇緊咬著王的陽具不放。



「啊!啊......」



此時,王突然吐了幾口氣,雙手緊抱著馬玫英的浪臀。



「哎唷!我......我丟了......」



正說著,王連連顫抖,而在他高潮後不久,他的話兒才鬆軟下來,陽具慢慢從她的寶貝內慢慢的滑出來。



「嘿!真過癮......」王說。



「嗯,你壞壞。」



馬玫英滿足的從王的身上爬起來。



她走進浴室內將下體沖洗乾淨,出來時對我說:「金基同學,要不要來呀!」



她的手突然摸住我的下體,她捏了兩、三下。



我突然叫吼起來,跟著身體打起抖來,我感到褲檔內溼膩膩的。



因為受了剛才床上一幕的刺激,再遭受馬玫英的偷襲,我竟然也射了精,那種感覺還真好。



三人都知道我這未經人道的人,一下子就給她摸了出來,不約而同的哄堂大笑。



我急忙跑進浴室內替自己料理。



等我出來時,發現馬玫英跪在床上,擡著她粉白的大屁股,阮同學則站在地板上,手按住她的細腰,阮的話

兒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搗入她的溼穴,正狠命的玩弄著她。



「嗯......嗯......呀......」



馬玫英一邊浪叫,一邊回頭望著阮推送她的動作。



她再度的嚎叫著,扭臀擺款起來。



十分鐘......十五分鐘。



阮跟馬玫英這次換了不少男歡女愛的姿勢,令我大開眼界。



倆人瘋狂的交歡著,似乎忘了還有他人的存在。



我跟王則在一旁觀戰,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男的狂極了。



女的浪極了。



許多......許久,阮跟馬才雙雙發洩出來。事後,雙雙躺在床上休息。



經過漫長的狂歡,夜已深沈,我睡不著坐在一旁,回想著剛才的一幕。



倒是他們,不久便昏昏的睡去.



這真是一個瘋狂的夜晚,對我而言是一段特別的人生際遇。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有人來敲門。



我揉揉惺忪的眼睛,忙叫床上的人趕快把衣服穿好。



奇怪這麼晚了怎麼會有人來敲門,一定是房客走錯了地方。



「警察!快開門,我們是來臨檢的。」



外面的人說。



等我把門打開來,果然外面進來三個警察。



四人中僅有王增永有帶身份証,其餘沒有。警察見我們年紀輕輕,男女衣冠不整雜處一室實屬不良行為。



後來我們被送往派出所,這件事被鬧到學校去,校方認為我們破壞學校名譽,並且有傷風敗俗之嫌。



結果,我們不得已轉學,在高二結束後為我們的行為負出代價,四人分別黯然而去。







--------------------------------------------------------------------------------



十年一覺揚州夢,時問過得真快,一轉眼我也屆不惑之年,當年荒唐的事情沒有讓我遺忘,當我撞見涵玲時

,總覺得她讓我想起從前的馬玫英,然後我會想起那旅館內男歡女愛的一幕,如此我便有一種想得到涵玲的慾望。



這種慾望這幾天越來越強烈。



我對這寡母孤女的意念已非想像中所能解決的,我不斷的告訴自己得設去了解她們,要了解必須去親近才可以。



我開始尋找機會,等待機會。



然後,我決定去創造機會,把握機會。



終於,這一天我找到了一個適當的時機。



早上我仍然準時出門的去上班,因為我出門較早並沒有碰上涵玲。



但是,晚上回來時就不同了。



請看......



這一天晚上,我下班回來,見百惠的女兒,這小姑娘正站在樓梯口,側著頭,仰起那蘋果臉兒,小眼珠這麼

一轉的,叫道。



「重先生,下班了。」



我點點頭,說:「涵玲,哦,還末睡麼!」這小姑娘姓譚,就叫涵玲,涵玲笑著道。



「還早哩!童先生,你班地的鐘快吧!」



我道。



「不快,大鐘樓已打過十點啦!」



又問:「妳媽呢?」



涵玲把小嘴兒一努,向她媽房裡,神秘地笑了一笑,我心裡一怔,暗想,她房裡有客人來麼?不然,就算有

客來,也用不著涵玲迥避,這分明是有點秘密事情,才教涵玲躲開的,心裡一動,同時又想,莫非又是那狗

買辦來了麼,邊想邊行到自己的房門口。



我住的房子,恰巧就在樓梯口轉彎處,他把匙開了門,並回頭向涵玲道。



「進來坐坐吧,不用客氣的。」



涵玲道:「謝謝,我怕打擾你呢!」



我道:「什麼打擾不打擾,進來坐坐,不勝過在外面站著嗎?我說你不用客氣的了。」



正說著,忽聞他母親在隔房大叫:「涵玲,涵玲。」



涵玲應著,問道:「媽,什麼事?」



她母親道:「你到街口生記果攤,給我賒三瓶汽水來,要屈臣氏的。」涵玲忙答應著,下樓去了。



我又想,隔房究竟來了什麼人呢?不是那狗買辦嗎?我摒息地聽著。



只聽得老牛似的聲音,有人說:「喝水有好,山本,多多有喝汽水!」又有一個道:「姑娘多多好人,山本

兄弟謝謝,汽水有有喝得,睡覺多多有好呢!」



我這可奇了,聽聲音,好像是東洋人似的,忍不住從板隙一張,唉也,果然不錯,只見那張小鐵床下,正坐

著兩個日本人。



那寡文君,「涵玲的媽」,正坐在對面大床邊,看他只穿著一條僅包住屁股,和前面一塊肉的三角褲,露出

兩條又肥又白的大腿,隱約地還見到那兩腿之間,若隱若現,一撒黑黑的毛兒。乍看去,但見又黑又白,而

且紅夾心似的,多麼引人情狂的東西呀!



我想看她那東西是怎樣的,但窮盡目力,所見的只是那麼一團的東西,可惜她怎不把褲兒全脫下,不過脫下

了又怎麼樣?



脫下了還不是給那兩個日本人弄麼,我這時候,不禁更滿肚醋勁,唉也,他們究竟是什麼人呢?這少婦,為

什麼要勾搭這兩個日本商人呢?.



這時候這真使我,更加丈八金剛一般,心頭顫顫的望去,那兩個日本人,正目灼灼似賊的,仰著那鬚擦舨的

臉,只管乾吞涎沫,好一對色中餓鬼。



看他們似已忍不住了,不約而同的站起來,分坐在那少婦身邊,互相張手把少婦摟著,那鬚擦般的臉,更不

住少婦的嫩臉,弄得少婦要避也避不來,只管把手去推,可是他們兩雙毛手,又去摸少婦乳兒,少婦被摸得

笑聲嗤嗤,花枝閃蕩的叫道。



「喂,住手呀,你們兩個怎麼!」



邊說邊跳了開來,背挨著牆壁,笑嗤嗤打趣著說。



「你們這兩個還是人嗎?那有兩兄弟玩一個妓娘的,真是豈有此理!」



那一邊愕然望著她,比著手說道。



「有,我們兄弟,多多無要緊,多多奉準!」



這一個好像已順情到了了不得地,忙在褲袋裡,抽出一疊台幣,笑格格地遞了過去,說道。



「這裡多多的錢,山本贈給姑娘,花樣多多準啦?」



少婦媚眼閃閃的,望著他手上那疊鈔票,時作出毫不希罕的道:「我不要,你們拿錢來買我,我可不是花姑

娘呢!你有錢,怎不到別地力去?」



那個笑道:「山本兄弟知道,姑娘花姑娘多多無係,這裡鈔票,日本先生打賞,明天買衣服多多穿著。」少

婦見他們說得好笑,便把鈔票搶在手裡拿開來,數了數,又丟下道。



「不要,五干塊,什麼用?」



那兩個日本,登時膛起眼睜。



「五千塊,多多無少,姑娘玩玩,明天先生賞賜多。」



那少婦又在他們身邊坐下,兩手分搭在他們肩上,每人給了一個媚眼道。



「好東西,我今夜不喜歡,你們明天再來吧!」



那兩個東洋人,不禁急了起來,同道。



「無,無做得,我們兄弟明天要走,明日山本要去南台灣,我們......」



說到這裡,其中的一個,忽然記起了什麼似的,急忙向他的同伴給眼色,不知說了幾句什麼?



剛才那摸鈔票的一個,忍不住道。



「姑娘喔好問呢,現在鈔票少定,明天回來多多!」



少婦回頭望望他,忽然態度一變,嬌騷騷的倒在他懷裡,伸手摸著他的臉,嬌聲嬌氣的道。



「山本哥哥,你不是說,要我嫁給你嗎?」又撒嬌也似的道:「但你看,錢也不多給一個,教我們母女吃什

麼,穿什麼呀?又要給房租!」



說時,又把手暗撞撞他的腹側,只覺硬綁綁,滾辣辣那話兒,少說也有汽水瓶大,知他們的慾火,已到了極

度了啦!



她的心兒,不禁也呯呯跳了起來.同時,覺得他那隻毛手,在她的胸前,不止摸,而且竟由上而下,竟把自

己的內衣解開,兩手不住撫弄著自己那一對乳房,撫得教人好不心癢的。



看她那一對又肥又白的乳房,跳蕩蕩,白裡透紅,那兩個雞頭肉,真像兩粒新鮮的紅棗一般,與那潔白漲嫩

的肉兒相映,端的又玲瓏,又可愛,可把隔房的我,看得眼花也撩亂了!



老實說,我今年已二十八歲了,女人的滋味,莫不說未曾嚐過,就連見也未曾見過哩!平日只有看看色情書

,同事談論談論,但這不過等於紙上談兵。



況且自己未曾娶過老婆,整天除了上班,讀死書之外,又何來這機會呢?可不是,這真個天賜其便的,參觀

賞地演習。



但且看吧,好戲還在後頭,那日本人正低著頭,去吹少婦的乳尖哩!看他滿臉的鬍鬚,刺得少婦,好像酸癢

不過,喔喔的叫了起來,並不歇的擰著頭,擺著腰,你看她手足亂伸,乳兒搖搖,一股騷到出火之態,好不

有趨的畫面。



那正閒坐著的另一個日本人,這時也不甘落後似的,把身撲上,幫著除去少婦的三角褲兒,少婦嘻嘻哈哈掙

扎了,畢竟褲兒便被脫下了。



喲!好件東西,襯著那肉桃般的,雪白的一塊,漲卜卜的肥肉,在燈光之下看去,還見到有道縫兒,現得紅

紅,這就是陰戶吧。



我心裡想著,在A片上所得印象,已給我事實証明了,女人那真是可愛的東西呀,你看這麼一塊引人情狂的

肥肉,就夠丟人性命了啦!



我越看越有趣,倘若把我這東西弄了進去,那怕性命也丟了,骨也酥了,夾著,夾著,而且還緊緊的夾著,

唉喲,真要命......



但神經告訴我,那少婦的陰戶夾著,不是我自己的陽具,而是日本人的手指頭,再看時,那日本人,一個正

把少婦按住,又吮又搓,像吃饅頭似的,像玩雪球般的捏著她乳兒,這個還把一隻手,按在她這小玉山也似

的肚子,低著頭,笑吃吃的,細細地欣賞著。



並且還把指頭兒,這麼挑挑挖挖的挖弄著少婦的陰戶,少婦被挖得騷水淋淋,其聲唧唧,一攝毛兒,宛如小

草帶露嘻嘻哈哈,日本人笑,她也笑,像反把,又似捨不得,只管腰兒擺動,肥腿亂蹬臀兒顫顫,沒命的叫道。



「唉呀!不行啦......你......你兩個東西,喔,不......不要挖呀.,雪......喔......癢,癢死了!」



這個惡日本人,已挖得津津有味,笑臉露齒的,邊挖著,邊鬍鬚顫動著,連說。



「好,好,喔,支......台灣女人,十分有好,陰戶白白,毛兒多多!」



那個也道。



「奶奶有好呢,台灣姑娘,奶奶多多好吃,多多有麵包奶油!」



這個摸得趣起,又把她的陰戶分開,指頭兒挑挑,並低下頭,張著那兩片又黑又厚的嘴唇,竟唧唧的吮了起

來,弄得少婦更騷不可當,身體顫顫的抖了起來道。



「唉喲!你......你們這兩個東西......喔,好......癢,唉呀,不要挖了我給你們弄就是啦!」



說時,一片焦急,又似騷態難當的樣子,暗地看看手上的時針,不過,聽他這麼一說之後,那兩個魔羅叉,

更歡喜得了不得似的,可不是,眼見這一塊天鵝肉,馬上就要到口啦!



於是你釋手,我釋口的,紛紛解衣脫褲,好像脫衣競賽似的,因為誰脫得快,這塊天鵝肉便誰先到口呢!



這一幕緊張的場面,不但那兩個日本人覺得緊張,而那少婦,也覺得十分緊張,就是隔壁的我,也覺得更緊

張,我這時候,已看得慾火如焚,底下那話兒,已硬得無法收恰,正把手指兒,用五姑娘給他安慰,同時,

心裡那一股醋勁兒,又在衝動了。



我對這個寡文君,早已存有另一種念頭的,我心裡早已存下芥蒂,恨恨刺骨,如今眼見這如花似玉的美人兒

,換句話說,就是我心愛的人呀!



被這兩個身似山魁,貌比楊藩的日本人,盡情玩弄,那能教我不醋味沖天呢,他媽的,這真是令人心痛的事呀!



但不看又捨不得,捨不得也無可奈何地,於是又把眼望去,見那兩個日本人,已快把衣脫光了,不過看那少

婦,卻有意戲弄他們似的,摸摸這個陽具,又抽抽那個褲腰,並且還格格笑著,眼兒刁刁的。



忽然趁他們手忙腳亂之際,很快的穿回了三角褲,不知搞什麼,這可更把我看得呆了,暗下納悶,先前看她

那樣騷的,現在又把褲兒穿回,不禁登時驚愕起來,那兩個日本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喂!好姑娘,有有信用,多多有有做得!」



話未說完,忽聽格格的叩門聲,她的女兒涵玲,在外面叫道。



「媽,鈴木部長來找妳呢!」



同時,並聽到日本人的聲音,在房外叫道。



「喂!做什麼呢?開開門!」



這時,隱聽得海關鐘聲,正噹噹的響著十一點,話說隔房那在偷看活動電影的我,心裡更覺奇怪,怎麼,又

有日本人來找她呢?



她是什麼人呀?只先前見那兩個日本人,一聽到是鈴木部長的聲音,登時如老鼠聽到貓兒聲一般,樣子驚恐

,連連的說。



唉也,無做得,無有做得,我們走走!」



那少婦道。



「怕什麼呢?同是朋友!」



說著,嫣然一笑像放下一件心事地,把房門開了,進來一個身材高大模樣的人,看他神氣,唇上一撮東洋鬚

,橫眉怒目,一股激動地望著那兩個問道。



「這兩個是什麼東西?」



那少婦無限溫情地,把身體緊緊靠著他,嬌笑道。



「部長你惱誰呀!他們剛來坐的,彼此都是朋友。」



那鈴木先生卻似不曾聽到一樣,只管氣呼呼的望著那兩個日本人,哩哩嚕嚕,說了幾句日本話,那兩個日本

人,立刻站得筆直,連聲「はい!はい!」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我在鄰房真看得好笑,他媽的癩蛤膜,天

鵝肉吃不成了。



只見鈴木,又大喝一聲「巴加魯!」同時揮動手掌,霹霹啪啪,把那兩個日本人又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三佛搗漿,呆木頭似的。



只閃著眼睛,鬚子掀動,被打個臉兒浮腫,還連聲叫著:「はい!はい!」兩個人叫得多麼起勁,はい是什

麼東西呀?是喝采麼?



被人打了一頓,還高聲喝采,山本哥們,可謂得著耶蘇之深旨真是難能可貴,當他們吃了一頓打之後,又來

一個九十度鞠躬,穿回衣服,必恭必敬的向樓上跑了。



只聽得一陣銀鈴似的笑聲,不知為何,涵玲在外面也忍不住笑起來,不但涵玲,那少婦(她的媽媽)也笑個

不止,同時,那玲木也格格的笑了起來,此笑彼和互相響應。



我又憑板隙一望,那叫鈴木的日本商人解開自己的衣服,然後涵玲她娘百惠此時光不溜的橫躺在床上,鈴木

一把將她抱起,那話兒已頂住她的東西,一用力頂了進去,鈴木猛搖著屁股。她自顧的嗯哼叫著,千嬌百媚

配合著鈴木的狠勁。



「哎唷!雪......用力......啊哼......美啦......哦......我喜歡....」



她愈浪,那鈴木愈狠,話兒不停的抽進抽出。倆人玩了許久才搞定。這一幕真是令人遐想。



鈴木塞了一疊鈔票給百惠,然後說。



「妳知道,今夜來找妳是有事湊合幫忙,快穿好衣服跟我走吧!」



「你是說上次那個留著山羊鬍鬚的人?真是個急色鬼。」



「那可不是,不過妳要沒法拿到他的文件,對我大大的好,有賞。」



鈴木豎起大拇指,表示百惠無論如何要辦妥。



「夜晚就不要去嗎?」



「事情不能疑遲,就是要今夜,先給他甜頭吃,以後就好辦,否則到了明天,一切恐怕不能盡意順心啦!」



「你自己去,非得要我陪著去?」她好像有意調弄他的胃口似的。



「我怎不知道呀,我的野玫瑰小姐,你陪我去,也是一樣,我回頭來也是一樣,況且來路實在太遠了,半夜

三更,還要我跑來跑去不成?」又磨著百惠道:「好小姐,你還是將就點吧!」



百惠無可奈何似的道。



「唉也,我怕你了,去就去吧,你這東西,我看你沒有了女人就不能生活啦!」



鈴木涎著臉,笑嘻嘻的道。



「那又不盡然的,只因近來丟精了,腎囊被鼓得難過,這才不能不借重你的陰戶呢!」



百惠已把衣服穿好了,看了他一眼道。



「不要胡扯瞎纏啦,走吧!」



邊說著並用手推他,二人出了房門,並聽得百惠在囑咐涵玲道。



「涵玲,我出去尚有點事,今兒大概不回來了,好好的睡,明天等我回來吃飯便是。」



涵玲應著,我聽她又道。



「你閂緊了樓梯門,明兒有人來找,你說我上街去好了。」



涵玲應道:「知道了。」



聽著一陣樓梯響聲,涵玲關了門上來,我忙出來,站在樓梯口道。



「涵玲,妳媽那裡去了?」



涵玲一笑道。



「喔,童先生還沒有睡麼?」



我道:「是的,不知道今晚為何,總睡不著。」



涵玲道:「怕是我媽打擾你吧,童先生,真對不起。」



我忙道:「那裡話,你也太客氣了,同居同住,你不要說這樣的話好嗎?」



涵玲那小眼珠一動,笑了一笑道。



「童先生,那麼,怎麼說呀?」



我道:「我們該老老實實才是呢。」又道:「橫豎妳媽今夜不回來了,我們談談好嗎?」



涵玲笑道。



「有什麼好談呢?童先生,你跟我談世界,還是說國事,因為我並沒有讀過書,不像你們有知識的,整天什

麼時事呀,新聞啊!童先生,你問我米價如何,柴價怎樣,我倒會告訴你。」



我這時,已覺她們母女,舉動有點神秘,因道。



「涵玲小姐,妳也不用扯胡調兒了,你這樣兒,那裡像個沒知識的女子,涵玲小姐,你進來,我還有話對你說。」



我先行著,到了自己的房門口,回頭向她招招手,涵玲跟著我道。



「你有什麼話講?」



她走進我的房裡,趁機在她的身旁坐下,說道。



「涵玲小姐,妳的爸爸呢?」



涵玲道:「爸爸死了。」



我道:「我覺得那日本人鈴木......」



涵玲問道:「鈴木怎麼樣呀?」



我吶吶的,一會才道。



「我覺得他好像是妳的爸爸。」



涵玲哈哈笑道:「你放屁!」



我又道:「不然,妳媽為什麼和他那般要好!」



涵玲睜著小眼珠道。



「你這人真怪,要好的就是爸爸,那麼,我跟你要好,那我也是你的爸爸了。」說時,又哈哈的笑著。



我見她有趣,且看她這副動人的姿態,一對會說話的小眼珠,那豐滿而富於引惑性的少女胸脯,那對小乳兒

,說來亦有茶杯大小,一張蘋果樣,而引人情渴的臉兒,細口,身材又那麼結實,這動人的處女美,常人見

了,也不免動心。









--------------------------------------------------------------------------------






















0.014699935913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