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俠醫淫者夢 (三)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三)

 

  “醫生,美幸小姐的電話。”枝子在電話里說道。

  “接過來。”

  “醫生,我是美幸。”

  “是我們美麗的女 侔。 惺裁詞慮矩。課抑 濫忝揮惺碌幕笆遣換脊椅?的。”

  “你有沒有看昨天的新聞?”

  “昨天新聞那麽多,我怎麽可能都看。”

  “五個大學生在玩通靈遊戲的時候,有四人因爲心髒麻痹而突然死亡。”

  “是不是還有一個沒有事情。”

  “沒錯,但是她由于受到驚嚇,現在有點神經失常,總說看到了鬼,你能不能幫幫她,她的哥哥是我的同學,他請我幫忙,我只有找你了。拜托!!”

  “我是心理醫生,不是精神病醫生啊,不要什麽病人都給我。”

  “她的哥哥肯出100萬。”

  “日圓嗎?”

  “是美圓,我知道你的規矩。”

  “好吧,帶她來吧。”

  我才放下電話,美幸就沖了進來,后面還跟著一個比較文靜的女孩,最后是枝子。

  “對不起,醫生,我攔不住。”枝子說。

  “沒有關系,你先做事去吧。”

  我站起身來,走到了美幸的前面,“請坐吧,小姐。”

  “不要嬉皮笑臉的,這次的事情真的很麻煩,過來,原子。”她一招手,那個女孩走了過來。

  “這不是挺好的嗎?怎麽找我呢?”我問。

  “你自己看吧。”

  我走到原子前面,“請坐,原子小姐。”

  我剛說完,她就大叫,然后躲在美幸身后,“不要、不要,我不是原子,我不是。”

  “看到了吧?”

  “好吧,你先帶她回去,給我她的資料,我明天去她家里。”

  美幸帶著原子走了,我打開電腦,查到了昨天的新聞,原來原子的幾個同學知道原子是自己一個人住的時候,就約好到她家里去玩通靈遊戲,他們做了好多的準備畫了奇怪的符咒,我從圖片是看了一下,符咒是好像是亂畫的,不像是哪個教派的。

  我按了一下桌上的按扭,我的后面的暗門開了,里面傳來了一陣的騷動聲,“绫子,正太,出來!”我說完后,兩道亮光閃過,出現了兩個人,站在我的面前,绫子是我在一次行動中馴服的孤�,她以前是醫生,正太是個殉職的警察,人很精明。

  “醫生。”

  “跟著剛才的女孩,仔細調查一下她家里的情況,绫子去檢查以下那幾具屍體,盡快給我結果。”我下了命令。

  “明白了。”說完,兩個人消失在空氣中。

  “枝子,給我拿杯茶好嗎?”我對著電話說。

  “好的,醫生,捎等。”

  五分鍾后,枝子走了進來,手里端著一杯茶,“醫生,你的茶。”說完,她把茶放在我的桌子上。

  “謝謝,哦?你今天擦了香水啊。”我擡起頭看著她。

  “是的,醫生,被你察覺了。”她笑了,我拉住她的手,把她拽到了我的腿上,我吻上了她的嘴唇,她的手環抱著我的脖子,香舌在我的最里攪動著,我的手隔著她薄薄的衣服用力的抓著她的乳房,同時品嘗她的唾液。

  “哦 ̄ ̄ ̄醫生 ̄ ̄不要 ̄ ̄ ̄不要 ̄ ̄ ̄會有人看見的。”她口里拒絕,身體卻十分配合我。

  “這房間除了我們,就是鬼�了,他們不會看見的。”我解開了她的扣子說道。

  “醫生,我們回來了!”一個聲音響起,枝子的臉變的紅紅的,她立刻站了起來,系上被我弄開的口子跑了出去。

  “我們回來的不是時候啊。”绫子對正太說。

  “嗯!”正太迎合著绫子。

  “查到了什麽了嗎?”

  “那具屍體是被電死的,但是身體沒有被電擊的痕迹,頭發也沒有被燒焦,但是從他們死后的樣子以及心髒的破損程度看,確實又是被電死的,不是死于心髒麻痹。”绫子說。

  “我們在現場沒有看到什麽可以的地方,地板上很干淨。”正太說。

  “她的家庭背景如何?”

  “她有一個哥哥,她的父親在半年前去世,哥哥是IT行業的名人,還有就是……”绫子壓低聲音對我說了一些話。

  “原來是這樣,辛苦你們了。”

  绫子同正太消失在暗門里,我則陷入沈思,我還有一些疑點,難道……不、不可能,如過是那樣的話,事情就不好辦了。

  第二天早上,我睜開眼睛一看,才五點,再睡一下,我翻了個身,忽然,陰莖上傳來了疑陣快感,我仔細一看,枝子不知道什麽時候來了,正趴在我的雙腿之間用力的吮吸我的陰莖,“早!醫生!”她沖我打招呼。

  “早,什麽時候來的?”

  “來了很久了,見你不起床,我來招呼你的,不要忘了你今天有約會的。”說完,她又含住了我的已經,小巧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來回的運動著,又麻又癢的感覺立刻進入我的大腦。

  “現在才五點,這麽早來叫我,看我怎麽收拾你。”說完,我把她抱攪舜?上,用力的扯下她的裙子。

  “不要扯壞了,醫生。”她撒嬌的說。

  我的嘴唇已經夾上了她的陰蒂的包皮,我用里的嘬了一下,她的陰蒂就從包皮里面露了出來,我的舌頭立刻開始舔動它。

  “醫生,你真壞,我才小便完,啊 ̄ ̄ ̄ ̄啊 ̄ ̄ ̄ ̄好舒服 ̄ ̄ ̄ ̄ ̄ ̄啊 ̄ ̄ ̄ ̄ ̄”她的陰蒂被我的牙齒一松一緊的咬,她已經舒服的上嘎巴感了天堂,陰道口因爲愛液的原因而微微的張開,里面散發出誘人的味道。

  “昨天自慰后沒有洗澡吧,不然這里味道爲什麽這麽濃?”我的手拉扯著她的陰唇。

  “嗯 ̄ ̄ ̄被 ̄ ̄ ̄被你發現了。”她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來。

  因爲我的陰莖在她的嘴里已經漲大了,龜頭頂進了她的喉嚨里,“好了,讓我操你吧!”

  說完,我把她拉了起來,壓在床上,她雙手極力的分開陰道口,等著我的進入,我的龜頭在她的陰蒂以及陰唇上蹭了幾下,讓愛液潤滑我的龜頭后,我用力的插進了枝子的陰道。

  “啊 ̄ ̄ ̄醫生 ̄ ̄ ̄ ̄ ̄醫生 ̄ ̄ ̄ ̄哦 ̄ ̄ ̄ ̄哦 ̄ ̄ ̄ ̄ ̄ ̄ ̄”她剛才被我的口技折磨了一陣子,所以現在的陰道很是敏感了,我的龜頭被她的子宮口壓迫著,我幾次想沖進去,但是都沒有成功,我用力的頂了幾下,“啊 ̄ ̄好痛 ̄ ̄ ̄ ̄醫生 ̄ ̄ ̄ ̄不 ̄ ̄不要在用力了 ̄ ̄子宮會頂破的。”

  “什麽啊,我還沒有進去呢。”說完,我拉開她的衣服,粗暴的扯下她的胸罩,一對大乳房顯現在我的眼前,我一支抓住她的乳房,用力的捏的她的乳腺,她的乳頭因爲充血而立了起來,乳暈處也變的褶皺了。

  我的牙齒輕輕的咬著她的乳頭,她一哆嗦,陰道一緊隨即就放松了,我感覺到陰莖上的感覺,抓住她放松的時候,用里的一頂,龜頭終于進入了她的子宮,“啊 ̄ ̄ ̄ ̄ ̄ ̄ ̄ ̄”她大叫了一聲,雙腿緊緊的纏著我的腰,雙手用里抓我的背,我感覺到一陣疼痛……

  陰莖更加的用力的抽動,我的莖身摩擦著她柔軟的陰道壁,龜頭撞擊著她的子宮,她舒服的閉上了眼睛,我吻上了她的嘴,她的舌頭鑽進了我的嘴里。

  “醫生沒有刷牙。”她松開嘴說道,然后開始躲避我的嘴唇。

  “你沒洗澡我沒刷牙,正好。”

  我的陰莖用力的沖撞她的陰道,她受不了我的折磨,主動的吻我的嘴,我的舌頭伸進她的嘴里,同她的舌頭用力的攪動著,她的 子里發出了濃重的呼吸的聲音。

  “醫生 ̄ ̄我 ̄ ̄ ̄我要來了。”她說完,屁股用力的搖動,子宮口夾用力的夾住我的龜頭,陰道也開始劇烈是收縮,我也開始猛力的沖刺,終于在她的謝身的時候我也把精液射進了她的子宮。

  “醫生!你好厲害!”枝子吻著我的乳頭說。

  “你也不差。”我摸著她的乳房,我們又休息了一會然后我起來吃了早飯。

  “枝子,今天替我去寬永寺找智空和尚拿一樣東西,他會給你的,但不要打開,會有危險。”我吃完早飯對枝子說。

  “是!醫生。”

  我出了門,我的住處同我的工作室在一起,在新宿,當初我本想把工作室建在廣島,那里的怨氣重,因爲原子彈的原因,有利于我的清潔工作,但是我的同學在新宿有一公寓要賣,我聽說后,從怠行貸款把房子買了下來,因爲新宿是東京的繁華區之一,這里人氣望,因爲這里也是有名的紅燈區,風水好才是主要原因。

  我招過一輛的士,把原子的地址給她,他很快就開到了地方,我在日本有一段時間了,但是我是個路盲,天生不認路,在加上我的日語水平一般,所以基本上,我會同別人說英語。我下車一看,這里是個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居民區,我找了原子的家,按了門鈴。

  “哪位?”一個男人的聲音從應答器里傳出。

  “我是原子的醫生。”

  不一會,門開了,一個年紀和我相仿的人站在門口。

  “我是原子的哥哥,我就立山,對不起,讓您久等了。”他很禮貌的說。

  “沒關系!”他帶著我進了房間,“你同原子住在一起啊?”

  “不,我一個人在公司住,由于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我回來照顧原子。”我們走到了了客廳,他給我到了一杯茶,然后說:“我去叫我妹妹下來。”

  他說完,上樓去了。

  我拿出了隨身帶著的微型羅庚,開始掃瞄這間房子,羅庚有點兒像指南針一樣,不同的是它的方位是按照五行排列,而且還有天干地支在上面,羅庚的感應力很強,我經常用來偵測靈體的活動,很有效果,可是今天指針居然沒有規律的亂轉,明顯是有人在干擾我。

  “對不起,我妹妹不出來,我沒有辦法了。”立山走下來對我說。

  “我去看看。”我說完跟著立山上了樓。

  “原子,我是醫生!蔽葉宰琶潘怠?

  “走開,我不 要醫生,走啊。”原子在屋子里面大聲的叫道。

  “對不起,醫生,她以前不是這樣的,一定是讓爸爸寵壞了。”

  我沖他擺了擺手,立山明白我的意思,下樓去了。

  “原子,我帶來了你爸爸的遺物,你不看看嗎?”

  說完,里面一陣沈默,然后門慢慢的開了,我走了進去。

  原子的屋子很大,但是卻挂著黑色的窗簾,里面還挂著他爸爸的遺像,即使是我,也嚇了一跳。

  “是什麽東西?”原子關上門問。

  “你應該知道我是在撒謊,目的是讓你開門。”我說,原子沒有說話,“但是你爸爸確實有東西要我給你,是個項鏈,你自己看啊。”

  我說著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鏈子,然后在原子的眼前搖晃著,“你看啊,你爸爸就在這里,來看吧。”

  她的眼睛盯著鏈子看了一會,目光開始變的呆滯。

  “原子,我就是你爸爸。”我對已經被催眠的原子說。

  原子的臉變的紅了,她慢慢的解開自己的衣服口子,她是身體十分的勻稱,是典型的日本少女的身材,她把衣服同褲子都脫掉了,然后推了我一下,我坐在了她的床上。

  “爸爸,該吃飯了。”說完,她扯下了自己的胸罩,露出了她的乳房。

  她的乳房十分的小巧,但是乳暈同乳頭卻是異常的大,而且顔色很深,她跪在我的面前,把乳頭塞進了我的嘴里。

  我的的手立刻抓住她另一支乳房,用力的把玩起來,同時嘴唇用力的吮吸這一支。

  “爸爸!原子要吃你的奶了。”說完,她轉過身去,趴在我的雙腿之間,熟練的拉開了我的拉練,然后掏出我的陰莖,舌頭開始舔弄我的龜頭。

  我拉過她的屁股,粗暴的扯開她的內褲,她的陰部顔色很深,並且長有十分豐茂的陰毛,一直延伸到了她的肛門,我張開嘴夾住了她陰蒂的包皮,用力的吮吸了一下,她的陰嫡就露了出來,我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她。

  她的舌頭已經順著我陰莖上面的血管滑到了我的睾丸上面,手指上面還纏著我的陰毛,我的舌頭進入了她的陰道,她舒服的扭動著屁股,鹼鹼的愛液流進了我的嘴里,她的嘴唇含住了我的陰莖,我的龜頭深深的插進了她的喉嚨里,我伸出手指插近了她的肛門里,另一根手指插近了她的陰道中,兩個手指隔著一層肉膜互相的摩擦這,她舒服的呻吟聲嘴里發出來了。

  “爸爸,你的奶怎麽還不出來呢?你都吃了我的了。”

  “你自己來好了。”

  我說完把拉起了,然后,用力的分開她的陰道,用力的一頂,我的陰莖進入了她的陰道。

  “啊!!爸爸!討厭,原子還沒有準備好呢。”她嘴里這樣說,卻已經十分配合的晃動著她的屁股,我的陰莖也隨著她的晃動進出于她的陰道,莖身來回的摩擦著她的陰蒂已經陰唇。

  “啊 ̄ ̄ ̄爸爸 ̄ ̄好舒服 ̄ ̄”她一邊說著一邊吮吸著自己的手指,發出了“滋滋”的聲音。

  我的龜頭這時候已經開啓了她的子宮,日本人的陰莖基本上都不長,所以很多日本女人的子宮都沒有被進入。

  “爸爸!!!痛啊!”

  我的放慢了速度,但是卻加大了幅度,每次插進的時候龜頭都插進子宮,每次抽出的時候龜頭又摩擦她的陰唇。

  “爸爸 ̄ ̄快來吃原子的奶啊。”她的手撫摩著自己的兩個大大的乳頭。

  我低下頭含住了其中的一個乳頭,仔細的感受著味蕾同她乳頭上的褶皺之間摩擦所帶來的細膩的感覺,她用力的按住了我的頭,使乳頭可以完全進入我的嘴里,我索性連乳暈也吸了進去,同時陰莖用力的摩擦著她的子宮同陰道。

  “爸爸,我 ̄ ̄ ̄好舒服 ̄ ̄ ̄我要 ̄ ̄ ̄ ̄”說完,她的子宮同陰道開始劇烈的收縮,我的龜頭立刻被熱熱的液體所包圍,我抽出陰莖,然后在她的肛門上吐了幾口口水,然后用龜頭在上面摩擦了幾下,用力一頂,我的龜頭進入了她的肛門。

  “爸爸 ̄ ̄不要 ̄ ̄ ̄那里 ̄ ̄ ̄髒!”她使勁的夾住我的龜頭要阻止我的前進,但是我要的就是這會種感覺,我猛力的沖刺著,龜頭被熱熱的但是又光滑的直腸包圍。

  我又加了點力氣,陰莖全根進入了,我吮吸她的乳房,手指撫摩她的陰蒂已經陰唇,她的屁股用力的撞著我的下體,一陣快感從我的睾丸産生,上升到了龜頭,我拉出陰莖塞進她嘴里,她很順從的用力的吮吸,我在她喉嚨深處射出了精液,她“咕咕”喝下了我的精液,她不肯松口,舌頭清理了我的包皮冠狀溝后,又舔著我睾丸上的液體。

  “爸爸,你的奶好棒。”她的手又開始玩弄我的睾丸。

  我在她的乳頭上面親了一下,忽然,我羅庚的指針動了一下,我立刻站了起來。

  “怎麽了爸爸?接著來。 痹 鈾怠?

  我從口袋里拿出一張散元符貼在她的頭上,她立刻昏了過去。指針指向了床邊,我感覺到了一股好強的唳氣,我立刻閃身,果然,一道黑色的閃電沒有任何暗示的落在我剛站著的地方。

  我趕緊拿出了柳葉在眼睛上擦了一下,仔細一看,一個人影顯現在了原子的身邊,穿著黑色的斗篷,手里拿著黑色的鐮刀。

  “欺負我的原子,我就讓你來陪我。”

  “你是原子的爸爸吧,你在幾年前同原子發生了關系,原子進入大學后般了出來自己一個人住,你們就有了更好的偷情的場所,但是原子的同學在這里玩通靈遊戲,但是他們卻以爲遊戲不成功而生氣,于是就輪奸了原子。”

  “你很聰明,但是你怎麽知道是我殺的呢?”

  “我的朋友告訴我,你是由于一時不小心而被電擊中身亡,這使你在幾個月內掌握了操縱雷電的力量,而那幾個大學生都是被電死的,如果是被正常的交流電電死的人,會有痕迹的,只有由靈力所操縱的電才會殺人與于無痕。我考慮了好久,只想到了他們可能是被鬼殺死的,但是沒有想到是你,但是當我催眠原子后,她同我做愛的時候喊我爸爸,我就猜到可能是你。”

  “哈哈!!既然你知道了,我就讓你下來陪我吧。”說完,他舉起鐮刀。

  “怎麽回事情,醫生。”立山進來了,但是他卻什麽也看不見。

  “快走!”我大聲的喊。

  他沒明白是怎麽回事情,但是似乎知道了事情的嚴重,立刻跑了下去,這時候鐮刀里發出了一道黑色閃電,向我襲來。我立刻撞碎了窗子,跳到了院子里,他跟著我飛了出來。

  外面已經陰天了,天空中響起了悶雷,“哈哈!可惜,你這麽優秀的人就要離開這里了,現在可是很適合我啊。”說完,他又放出一道閃電。

  我沒有躲避,而是閉上眼睛“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南無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怛垤哆。 。伽羅伐哆。伽羅伐哆。伽诃佛哆。”我默念經文,身上湧出一股煙霧,將我們包圍,閃電在接觸煙霧前消失,“看我用中國法術破你。”

  “原來你是支那豬,也難怪這麽厲害,你們支那人就會玩假的,不管是人是鬼。”他揮舞手中的鐮刀想驅散煙霧。

  “我要你爲這句話后悔!”我說話的時候已經繞到他的后面,我在他的頭上打了一下。

  “啊?你怎麽可以打中我?我是……”

  “哈哈哈!!我知道你是鬼,但是我的身體天生就可以觸摸到靈體。”

  “黑暗的死神,賜予你強大的電與你的仆人吧。”他在慌忙中念起了咒語,“支那人去死吧!”

  一道更強的閃電向我擊來,我左手支撐在地上右手舉起,“天地無極,干坤借法!”

  一道閃光從我手中發出,兩道電光碰撞在一起。

  “轟”的一聲過后,他倒在了地上,“支那豬,你……”

  “我怎麽樣?我要你爲你的話后悔,我的朋友們今天有好東西吃了。”

  “什麽?”我沒有回答而是拿出一支鋼筆,筆身上貼著一道符,“收! ̄”

  他慢慢的縮小,然后不由自主的飛向我的筆,“不!!!!!!!!!”他發出了最后的喊聲。

  我收起鋼筆,走到了正在發呆的立山身邊,“你只要拿下你妹妹頭上的符,她就會恢複到那件事情之前的的記憶,不再會記得那事情了。”

  “謝謝,謝謝您,醫生。”

  “不用謝了,美幸告訴你我的帳戶了吧。”

  “是的。”

  “我希望明天九點之前可以看見100萬美金。”

  “我,我會的。”

  我走出了院子拿出電話:“枝子,事情怎麽樣了?……哦!麻煩你了,告訴那些不安分的家夥,今天它們有好東西吃了。”

 



 

  
 
  
  
  
   






























0.017838954925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