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合集】我的青年歲月(1--4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情色海岸線之文學天地--Oursm Board - 琅環福地 - 連載合集區 - 【合集】我的青年歲月(1--43) - powered by Discuz!編輯帖子

» 頭狼: 退出 | 短消息 | 控制面板 | 搜索 | 幫助



情色海岸線之文學天地--Oursm Board » 琅環福地 » 連載合集區 » 【合集】我的青年歲月(1--43)



作者:標題: 【合集】我的青年歲月(1--43)上一主題 | 下一主題

Gabriel
超級版主

收藏故事的天使



積分 102
發貼 54
註冊 2002-11-4
狀態 離線 【合集】我的青年歲月(1--43)

我的青年歲月1--42

作者:申杏林君

附件: 我的青年歲月1-42.rar (354.58 K)
該附件被下載次數 1019




悲憤的我,突然想笑,笑自己的落魄和執著,瞬間,我折翼的翅膀又長了出來,就像是鳳凰的涅盤,只不過這次是黑色的,烏黑得發亮...
...

2004-9-21 02:45 AM

麥客
超級版主





積分 989
發貼 761
註冊 2003-10-13
來自 九天玄冥之外
狀態 在線                之四十三
  
  我的屁股往下一沉,開始有節奏地一提一壓,我努力向她更深處挺進,不消
幾分鐘,菊芬已經亢奮起來,陰道內部不易察覺地蠕動了幾下,她睜了眼,微微
喘息:「快…快一點,我喜歡…」說著,她自然地屈曲起雙腿盤住我的腰,腹部
隨著我的進退上下擺動,她緊皺起雙眉漲紅了臉,張大嘴巴紛亂地喘息了一陣,
然後使勁地屏住呼吸,十指死命地揪住身下的床單。

  看著菊芬的反應,我感覺她已經箭到弦上,於是加快了速度抽送,忽然,菊
芬「哎喲!」一聲,只見她兩眼翻白,頭朝後仰去,像中了邪似地全身發抖,兩
手狠勁摳住床墊挺起腰肢,同時陰戶裡有力地收縮了幾下。

  我在菊芬的浪潮中又往她裡面頂了頂,暴漲的陽具隨即爆發,我不由得一陣
哆嗦,直到發洩完所有的熱情才挺起上身,我跪坐在床上把陰莖往外一抽,菊芬
哼了一聲,張開的陰唇立時像兩片蚌殼般合攏,只留下一道濕潤的狹縫。

  我翻身滾落下來,仰面躺在床上吁吁直喘,菊芬閉著眼,一條胳膊擱在前額
擋住半張臉,她歇了歇,一骨碌爬起來,快步衝進了浴室。

  我穿好衣服走到外間,朱冰不知何時已經進屋,正側身坐在沙發上打電話,
見我出來,她趕緊捂著話筒說了一句,便急匆匆放下了電話。

  「怎麼樣,過癮了?」她斜眼看著我,臉上似笑非笑。

  我笑笑,正要說些什麼,門口凳子上,菊芬皮包裡的傳呼機響了起來,朱冰
走過去,從包裡掏出拷機看了看屏幕,一轉身急急地跨進裡屋。

  裡間臥室傳來女人說話聲,一會兒,菊芬的聲音提高了,聽得出她正在和家
裡人通話,朱冰笑吟吟地走出來,見我正仰在沙發上無聊,她挨著我坐下,身子
靠了過來,腦袋湊到我耳朵邊小聲說:

  「菊芬說你弄得很舒服,讓你以後多上這兒來,還有……」她笑著摀住嘴不
往下說。

  「還有什麼?」我好奇地追問,「她還說了什麼?」

  朱冰笑了一會兒,接著說:「她就埋怨你出來得太快,時間有點不夠,呵呵
呵……」她嬉笑著,上身撲到我胸前,「是真的嗎?說老實話!」

  我不置可否地哼哈了幾句,笑得有幾分不自然。

  隔了幾分鐘,菊芬身上穿好了衣服走出房門,她猛地看見我和朱冰摟抱在一
起的親暱舉動,便下意識地扭過臉去,朱冰聽見了腳步聲,回頭發現菊芬尷尬地
站在門邊,她從沙發上起身走過去,關切地小聲問了菊芬幾句什麼。

  菊芬遠遠地瞟我一眼,先是面帶羞澀地搖了搖頭,然後向朱冰使了個眼色,
又微微地點了一下頭,朱冰「撲哧」一聲樂了,快活地拍了一下菊芬的肩膀:
「嗨!不早點說,怕啥不好意思的?」接著,朱冰招手叫我過去,打開家門,三
個人說說笑笑地走下樓去吃飯。

  走過朱冰的時裝店門口,店裡還在營業,我靈機一動,拉著兩個女人進去,
按照掛在衣架上的標價,買了一套裙子送給菊芬,朱冰一面勸她收下,一面很麻
利地接過我遞去的錢,她朝我眨眨眼,暗地裡在我大腿上捏了一把,看守店面的
女孩子在一旁目瞪口呆。

  吃過晚餐後回到家裡,我把昨天的客戶名單發到關先生的電子郵箱裡,剛想
喘口氣歇歇,章娜竟然「不遠萬里」從銅陵火車站打來了電話,她對那件事催得
很急,火燒火燎地盼著早日出手,我告訴她賣了六千,她頓時高興極了,一個勁
地說要「犒勞、犒勞」我。

     ***    ***    ***    ***

  第二天上班,正在護士辦公室裡開早會的時候,洪良滿頭大汗地跑了進來,
嘴裡嚷著「主任,不好啦!」跌跌撞撞地撲到老鮑面前:「主任!快去看看吧!
急症室裡來了好多人,還有警察……」

  「警察?」老鮑慢條斯理地問道,「來抓人呀還是送人來?」

  「送送、送來一個外傷的,」洪良急得結結巴巴,「說是打架給人砍了十幾
刀,可、可是家屬不肯出住院費,讓砍人的掏錢,可兇手讓公安局抓起來了,他
家裡人也說沒錢……」

  「噢,是這樣,所以你就跑上來了,要借錢給他們是吧?」鮑主任乜斜著
眼,不冷不熱地說。

  「不不,不是,」洪良急急地爭辯,「現在人還躺在擔架上呢,剛才我和實
習同學用紗布墊做了加壓包紮,總算止住了血,可病人的左、右尺骨都斷了,還
有手背肌腱也要縫合,但病人家屬既不肯簽字,又不肯交錢,所以我來問問…問
您怎麼辦?」

  「止血了嗎?」鮑主任身體前傾,逼視著洪良。

  「止血了,」洪良一邊擦汗一邊點頭。

  「靜脈通道建了沒有?」

  「建了,正在輸一瓶晶體液,還打了一個『黃豆』,」洪良環顧四周,看了
一眼正低頭想心事的我們,「主任,怎麼辦啊?雙方都不肯簽字……」

  「你急什麼?!」忽然,老鮑氣沖沖地拍了一下桌子,打斷他,「病人的親
屬都不急,你急什麼?嗯?!」主任提高了音量,「門診病歷寫了沒有?——沒
有?這要是死了病人你還活不活啦?」

  「那……我?」洪良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惶恐地瞪大了眼睛。

  「快找個空白病歷卡填上病人名字,體檢結果和初步診斷,要寫得詳詳細細
地,怎麼嚴重怎麼寫,再把手術通知單和協議書填好,放在他們面前,看他們怎
麼辦?曉得了吧?」

  「曉得了,」洪良的頭點得像和尚的木魚槌。

  「快去!」

  「是!」

  望著洪良遠去的背影,老鮑還在嘀嘀咕咕:「傻小子,不會保護自己……」

  正在這時,電話鈴響了起來,護士長搶過電話:

  「喂,找誰?」一秒鐘後,她瞪大眼睛,用嘴型無聲地告訴老鮑:——是院
長室打來。

  鮑主任猶豫了一下,接過電話:「喂,我是鮑明遠,哦,劉院長啊,哈哈哈
哈……有什麼事呀?」他靜靜地聽著電話聽筒裡傳來的話音,片刻,那兩道刷子
似的眉毛立了起來,「什麼,要我收那個病人?沒問題!只要醫院財務不找我麻
煩就行!」

  我們幾個小字輩大氣也不敢出,豎起耳朵,凝神諦聽領導之間的討價還價。

  「哈哈,哈哈!」老鮑忽然爆發出一陣大笑,「劉院長啊,你這是讓我為難
呀,人家把皮球踢給你,你再踢給我,我找誰去啊?上個月我們科每個人已經扣
了五百塊啦,我們這幫老的還好有專家門診收入,小的怎麼辦?一個月兩、三千
塊錢,夠學幾次雷鋒的?」

  我偷眼瞅瞅旁邊的幾位師兄,個個愁眉不展。

  「嘿嘿嘿…那是你的事哦,誰叫你在電視上吹牛皮的?反正我不給你『揩屁
股』,」老鮑忽然幸災樂禍起來,「別說他們不肯簽字做手術,就只是住院保守
治療,一個月也要好幾千,你要做好人就把好人做到底,不如收到你們外科去,
看看留美博士如何處理?什麼?他要走?」

  我剛鬆了口氣,一聽這話,心又提了起來。

  「去哪裡?是嗎,好噯,我們醫院又為民營醫院貢獻了一個人才啊,要不是
你花言巧語把人家從美國騙回來,哈佛的博士哪裡住得上一室戶的豪宅呀?這都
是你領導得好嘛!」

  聽了鮑主任的冷嘲熱諷,我和年輕的同事們差點笑出聲來,唯獨趙主任坐在
角落裡搖頭歎息。

  「好了好了………你別哭窮了,有種的到市政府說去,這都是官老爺們惹的
禍!」鮑主任氣哼哼地扣下電話,一邊恨恨地嘟囔:「他媽媽的都不是好東西!
一個個露臉的時候吹牛皮、說大話,出了事倒要我們老百姓替你們買單,哼!」

  「主任,收……收不收?」我小心翼翼地,試探著問。

  「收!」主任不耐煩地瞪我一眼,扯開嗓子吼了起來,「賠錢也要收!誰敢
不收?他媽的那幫子記者往報紙上一登,說你見死不救,小心吃不了兜著走!操
他媽的,花別人的錢,他們賺個好名聲,什麼世道……」

  「好了…好了,老三,不要罵啦,注意點形象嘛……」趙主任在一旁勸解。

  「形象?我們還有什麼形象?」老鮑越罵越來勁,一挺身從椅子裡站了起
來,「共產黨罵我們,說要整頓醫療行業不正之風,好像往美國、加拿大轉移贓
款的是醫生,老百姓罵我們,說醫院的藥貴,可藥價是我們醫生訂的嗎?連黨的
『看門狗』也罵我們,說什麼紅包、回扣?連看不起病也怪我們,他奶奶的假仁
假義,開豪華轎車的記者比哪個行業的都多!操!」

  「唉……」老趙主任見勸不住,只好長歎一聲,縮在牆角里默不作聲。

  「哼哼,搞不好哪天啊,連長江水災也說是我們的錯!」忽然,靠在椅子裡
閉目養神的蔡主任陰陽怪氣地冒出一句。

  「轟!」一大群人哄堂大笑。

  「哈哈哈……好啦好啦,出了氣啦,查房查房!」恢復了平靜的鮑主任樂呵
呵地揮揮手,領著醫生和護士走出辦公室。

  被砍傷的病人是中午時分被送上來的,鮑主任分派到我的男病房。

  寫完了住院紀錄和化驗單,時間已過下午二點,我揭開工友買來的盒飯,午
餐早已冰涼,我倒了點熱水泡泡,勉強吃完。

  「吱啞……」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洪良走了進來:「師兄,那個民工付錢
了沒有?」

  我瞪起眼珠子:「什麼民工、民工的?民工也是人!叫病人,懂伐?」

  「懂,懂,」洪良被我搶白了一頓,漲紅了臉,窘迫地搔著後腦勺。

  「懂?懂個屁!」我白了他一眼,「你把他當人,他家裡人沒把他當人!」

  洪良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啥、啥意思啊,師兄?」

  「我剛剛去查體啦,」我舒舒服服地往椅背上一靠,摸著涼絲絲的肚皮,
「大大小小十一道傷口,指伸肌腱斷六根,尺骨斷兩條,右手食指、中指離斷,
還有一刀砍在左臂三角肌下面,你說巧不巧?後背上還挨了一刀,刃口正好卡在
胸十二棘突上……」

  「那……還不手術?」洪良又急了起來。

  「手術?天曉得!」我把雙腳擱在辦公桌上,愜意地搖晃著,「住院押金還
沒繳咧,手術協議書還不肯簽咧,誰敢給他開刀?出了併發症,誰負責?」

  「他是不是很窮啊?」

  「窮?哼!」我輕蔑地朝洪良撇了撇嘴,「他可比你我有錢……哎,知不知
道他是幹什麼的?」

  洪良來了興趣:「幹什麼的?」

  「包工頭!曉得吧?」我嘴角往下耷拉著,兩手直比劃,「老闆噯!口袋裡
隨隨便便就是十萬八萬的,他會沒錢?」

  「那他為什麼還不付住院費?」小洪良不明白了。

  「嗨!曉得儂戇,不曉得儂這麼戇!」我學起王汝剛的腔調,「砍他的也是
包工頭,這次要敲人家一筆嘍,知道吧?」

  「啊!?可是對方也不肯出錢呢?這樣拖下去,不僅手指頭接不上了,連肌
肉也會攣縮的呀!」師弟急得臉都綠了,「他脊柱上還嵌著一片刀刃哪!」

  「刀刃?呵呵……,彈片也不管你的事!」我冷笑道,「對方不交錢,人家
連死都不怕!」

  「操!要錢不要命!」洪良終於崩出一句粗話。

  晚上,我坐在桌邊翻閱從醫院圖書館借來的圖譜,一邊在心裡默記手術過
程,一邊往筆記本上抄錄要點,洪良的電話一個接一個地打來,問的都是些專業
英語單詞的翻譯,看來這小子手頭上有原版的外科手冊,等哪天借來看看,福州
路外文書店倒是有牛津出版的內、外科臨床手冊,可是全套售價二千二百大元,
媽媽呀,殺了我吧!

     ***    ***    ***    ***

  過了幾天,科裡仍然沒有安排給那位包工頭手術,住院費倒是交來三千,還
是經過公安局好說歹說,砍人的家屬才不情願地拿出來的,可是這筆錢扣除剛入
院時的治療、檢查費就所剩無幾了,根本談不上手術費用,護士長和我再催款,
患者家屬索性逃之夭夭,連人影都找不到。

  鮑主任指示,即使沒有錢,也要維持最低程度的治療,幸運的是,洪良在急
診室裡處理及時,被砍的傷口絲毫沒有感染,皮膚的創傷癒合得非常迅速,不到
十天,全身的縫合都拆了線,然而,遺留在椎骨上的刀刃開始作怪,由於金屬異
物和血腫的刺激,病人被砍傷的脊椎局部逐漸纖維化,脊髓神經受到壓迫,兩條
腿漸漸變得麻痺無力。

  又耗了半個多月,病人家屬仍然音訊皆無,按照上級指示,我天天早晚兩次
催包工頭繳費,他只是有氣無力地躺在床上翻著白眼珠,哼哼哈哈應付我,看來
他也找不到可以依靠的親人了。

  為病人的事忙了十幾天,好在章娜和季彤她們沒有來煩我。

     ***    ***    ***    ***

  這一天,我剛下班走出院門,莊曉春來電話要還我鈔票,還請我到她住的公
寓吃飯,說她同屋的夥伴想見我一面。

  我正被病人欠款的事搞得心煩意亂,便沒好氣地推辭了飯局,只在電話裡說
了我的銀行賬號,讓她直接把錢存到賬戶裡去。

  我開著助動車在馬路上漫無目的地轉悠,心裡反覆盤算著這個月科裡會扣我
多少工錢。

  計算的結果不容樂觀,如果這個病人月底逃出院去,我要損失一千多,如果
下個月逃賬的話,算我替共產黨白打一個月的工。

  正在怒火中燒的時候,章娜來電話了,她剛下火車,正在火車站門口等著,
讓我趕緊拿錢過去,明天就要把貨款匯給她表弟。

  我怏怏不快地回家取了錢,趕到車站交給章娜,她數了又數,「嘿嘿」一
樂,掖進腰裡,「吃飯沒?走,跟我一塊吃方便麵去。」

  她快活地挽起我的胳膊,一面說一面拽著我走向車站廣場一側。

  跟著章娜出了廣場來到一座大樓底下,穿過黑漆漆的長廊來到一道有人看守
的鐵門,章娜掏出綠本子晃了晃,守閘的朝我上下瞄了瞄,讓開了通道。

  三彎兩繞,終於上了樓,我倆在一扇綠漆木門前停住腳步,章娜敲了敲,沒
反應,她在身上摸索著鑰匙,門忽然「吱吜」一聲開了,裡面露出一張中年女人
的面孔,圓圓的眼睛朝我們骨碌了兩下,立刻換上一副笑臉。

  「哎喲,孫紅,你在家呀,咋不應門呢?這……這是我朋友,」章娜一邊抱
怨一邊介紹,把我領進了房門。

  小小的屋子不到十平米,當中拉起一道骯髒的白布簾,把房間隔成左、右兩
半,對稱地擺放著兩架雙層鐵床,上面堆行李,下邊就是睡覺的地方,白牆上釘
了釘子,拉了兩條鐵絲,零亂地掛著女人的內衣、褲衩,天花板垂下來的電燈
泡,在房間裡泛出蒼黃的光。

  名叫孫紅的女人一面和章娜說話,一面往鐵絲上晾曬水淋淋的衣服,簾子一
動,原來對面床上還坐著一個白淨、瘦削的男青年,正捧著一本厚厚的小說看得
津津有味。

  我朝穿著鐵路制服的女人點點頭,算打過招呼,她也笑了笑,退回布簾後
面。我一屁股坐在床沿上,摸了摸硬梆梆的草蓆,小聲問章娜:「你就睡這兒?
這鬼地方!」

  「沒啥,明天趕早車,要不就上你家睡了。」章娜倒了杯溫水放在床邊的木
凳上,然後身子緊挨著我坐下。

  我往旁閃了閃,隔著布簾指一指對面,白布單下面露出一雙男人的黑皮鞋。

  「沒事兒,那是她網友,剛認識。」章娜趴在我肩頭壓低嗓子說,一隻手擰
了把我的大腿。

  這時,白布簾那邊細細索索地響了起來,簾子抖了幾抖,我一愣,章娜也把
手抽了回去,停了一會兒,那邊卻沒動靜了,章娜小心地探出頭去,撩開布簾的
一角看了看,然後縮回身子。

  「他倆躺下了…摟著說話呢……」章娜小聲地告訴我,一努嘴,伸出手在自
己的枕頭上拍了拍。

  我會意地笑笑,褪下西裝,兩腳蹭脫了鞋,身子往床上一倒,臉朝裡斜倚在
枕頭上,章娜也爬上床,擠進靠牆一側。

  小鐵床只有一個人睡覺的地方,兩個成年人的身體擠在上面,連翻身都困
難,我和章娜只好臉對臉、胸貼胸地躺著,壓低了聲音斷斷續續說閒話,沒過多
久,「吭哧、吭哧…」,我聽見身後傳來一陣粗濁的喘息聲。

  章娜也聽見了這異常的響動,她欠起上身,伸長脖子側耳細聽,「嘿嘿
嘿……」聽了一會兒,她摀住嘴竊笑不已,「他們搞上啦……」她趴在我耳邊小
聲嘀咕,「孫紅和那男的剛認識三天,今天第一回見……」

  章娜身子扭了扭往我懷裡鑽來,仰起臉送來一個長長的熱吻。

  我閉著眼享受章娜濕滑的舌尖在我唇齒間遊走,她的手放肆地探進我的褲
襠,用柔軟的手掌捋開包皮,把漲紫的龜頭放在掌心裡緩緩揉搓。

  「舒服不舒服?」她抬起充滿笑意的眼睛,小聲問。

  「騰!」一下,欲焰席捲了我的全身,「舒…舒服極了,」我聲音嘶啞地回
答,章娜手掌的力道恰到好處,陣陣暈眩般的快感襲向腦海,我不由得挺了挺肚
子,使下腹與章娜貼得更緊。

  章娜笑得呲出一排晶瑩的白牙,套動的速度更快了,忽然,她停下動作,用
虎口卡住我陰莖的根部,手指略微加了點力,把整條暴漲的男性器官完全掌握在
手裡,「我給你打出來,好不好?」她的手晃了晃,龜頭輕輕地觸到了她的手
腕。

  「打出來?你真是……」我有點不高興,「咱倆人都在這兒了,還用得著打
飛機?」我一面說,一面去解章娜的褲腰。

  「哎…不行,不行,」她急忙拖住我的手,壓低了嗓音警告我,「今天我來
那個了……」

  「啊?嗨……」我失望地縮回手,懊惱地翻身滾到一旁,仰面朝天,「早說
呀,你這梯子一撤,搞得我吊在半空裡……」

  「噓──,」章娜豎起食指擋在嘴唇前面,示意我小聲點,她聽了聽對面的
交媾聲沒有停歇,這才放下心來,重又趴在我胸脯上,然後拍了拍我的臉蛋,
「待會兒回去找季彤不就成啦?」

  「哼,上哪兒找去?她回東北還沒來呢,再說,我找季彤你不吃醋?」

  「去去去!你少他媽裝正經,」章娜白眼珠一斜,「你倆那點破事兒還瞞得
了我?」她推了我一把,唬起臉盯著我的眼睛,低聲逼問,「說!有沒有那事
兒?」

  「呵呵,嗯……」我心虛地打著哈哈,章娜不停地追問,我看看實在躲不過
去,只好點點頭,「有…有那麼一次……」

  「哼!這不結了?你還裝啥相啊?」章娜沒惱,繼續趴在我胸口慢悠悠地
說,「我又不是你老婆,犯得上操心管你那閒事?切!」說著,她的手又伸進我
的褲襠,一把握住了陰莖,用拇指的指甲輕輕地刮了幾下龜頭後面的肉稜子。

  「哎喲!」我驚得一蹦,小肚子像觸電一樣又酸又麻,我不由自主地弓起了
腰,「輕點,你要我命啊?」

  章娜並不答話,繼續不依不饒地用手指頭折磨我,她的手追進我的襠底,腕
子一轉,一下子把我的兩粒睪丸攥在手心裡。我趁著章娜不注意,一手撩起她上
衣的下擺,另一隻手探進她懷裡胡亂揉捏,章娜一邊「咯咯」地笑著躲閃,一邊
飛快地解開我的褲腰,兩隻手一前一後扶住陰莖,不停地套弄。

  我倆正在床上嬉鬧,冷不防,分隔房間的白布簾後面傳來幾聲男人短促的呻
吟──「哦、哦、哦……」

  我和章娜不約而同地停下手,扭過臉去盯著布簾後面的動靜,片刻之後,
「吧嗒」一聲,一隻粉紅色的避孕套被拋到了鐵床的床頭下面,幾滴乳白色的液
體從裡面濺出來,落到水泥地上,又過了一會兒,那個男青年衣著整齊地從白布
簾後面走出來,垂頭喪氣地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章娜忽然一挺身坐起來,她下了床,一撩布簾,簾子後面露出一截白白的小
腿,半蓋半搭著一條藍色的床單。

  「孫紅,咋樣啊?」章娜探過頭關切地問。

  「沒啥…娜姐,嗯……讓你們笑話了……」孫紅有氣無力地說著,可聲音依
舊那麼嬌俏。

  「嗨,啥笑話不笑話的,咱倆還論這個?」章娜的身子轉到簾子後面,腦袋
湊到孫紅近前,「哎,我問你呀,他咋走了呢?」

  兩個女人壓低了嗓子嘀嘀咕咕,聲音越來越輕,我離得遠,只聽得見忽高忽
低的絮絮耳語,她倆說著說著,不時發出一陣女人之間心領神會的竊笑。

  我正豎尖耳朵偷聽女人們的談話,章娜一撩布簾走了回來,她做作地扭著屁
股,一步一搖地回到床邊,我剛想問她談話的內容,她猛地往我肩膀上一推,我
應聲而倒,仰面躺在窄小的床鋪上。

  「你…你幹啥?」我驚奇地問,章娜卻是一臉神秘的笑。

  「別廢話,快躺好,」她命令道,眼睛有意識地眨了眨,撅起嘴往孫紅的方
向努了努。

  我明白了,眼角稍稍一瞟,發覺白布簾被掀起一角,我暗自好笑,點了點
頭,身子往下挪了挪,章娜幫著我脫下褲子和襯衫,讓我手腳平攤,舒舒服服地
平躺在粗糙的草蓆上。

  章娜一條腿跪在床上,另一腳光著襪底站在地上,她搬開我的兩腿,合起雙
掌扶住虯筋畢現的陰莖,低下頭,把頭髮甩到一邊,露出弧線優雅的臉龐,她深
吸一口氣,張開嘴,一口叼住了紫紅色的龜頭。

  「唔……」我忍不住長長地哼了一聲,小腹熱乎乎的,屁眼不由自主地縮成
一團,我拱了拱肚子,章娜順勢往下一哈腰,把挺直怒立的陽具全吞進嘴裡。

  「嘻嘻!」躲在布簾後面偷窺的孫紅髮出一聲嬌笑,我一回頭,兩人的視線
正好對上,她知道被我察覺了,提起布簾的手往下放了一放,可不一會兒,又把
簾子提了起來,而這次膽子壯了許多,她索性把白布單撩到一旁,露出大半個側
臥的身子,全神貫注地望著我和章娜的動作。

  我欠起身,低頭看著章娜的臉埋在我黑森森的陰毛叢中,她很嫻熟地吮吸著
尿孔,舌頭不時繞著龜頭打幾個轉轉,她吸幾口停一停,然後吐出來,用柔軟的
手掌圍住陰莖前段快速地上下套動一會兒,再含進嘴裡用力地吮吸。

  我重新躺回枕頭上,扭臉轉向孫紅,她迎向我的目光,無聲地抿嘴一笑,兩
眼瞇成了細縫。

  章娜的口技十分純熟,不一會兒,我被她的唇舌攪得一陣陣燥熱,肚子裡開
始氣血翻湧,我情不自禁地喘著粗氣,用力向上挺起大胯,雙手捧住章娜的腦袋
按在小腹下面,章娜會意地翻起眼皮瞅我一眼,上身往下一伏,鼻息咻咻地加快
了套動的速度。

  「嗷!」我悶哼了一聲,終於在章娜的喉嚨深處爆發了,隨著陰莖的一脹一
跳,大股大股的精液灌進了她的食道,章娜毫不猶豫地吞了下去。

  抽搐了幾下後,我終於平靜下來,章娜直起腰,一邊朝地上吐出嘴裡的余
唾,一邊粗聲大氣地說:「哎唷!腮幫子都木了,可累死人啦……」

  她扯下鐵絲上的毛巾擦擦嘴角,又端起茶缸喝了口水,笑嘻嘻地對我說:
「你這回出得可不少,是不是好些天沒幹,憋壞了?」她朝我胯下盯了一眼,
「格格格!」地笑起來,「呵呵…瞧瞧,又大起來了,孫紅,交給你啦,啊?哈
哈哈!」

  「啊呀!娜姐,那可不成!」孫紅正在探頭探腦地往這邊看,章娜的話讓她
一下子慌了神,雖然她和章娜之間無話不談,對彼此的男女私情同樣瞭如指掌,
但章娜將原本心照不宣的秘密作如此公開卻著實讓她吃不消。她看著我嘻皮笑臉
地步步逼近,臊得滿臉通紅,一邊手忙腳亂地用床單把身體裹得嚴嚴實實,一邊
笑著跟章娜說,「俺跟你說著玩的,娜!呵呵……」

  「嗨,還說著玩的?剛才你跟那男的幹得吭哧吭哧的,俺們可都聽得真真
的,我和小軍玩的你不也瞧見啦,有啥不好意思?」章娜走過去,彎下腰在孫紅
臉上刮了一指頭,「怕人看哪?得,我躲開……」說著,她端起地上的一盆衣服
朝房門走去。

  「娜!娜!你回來………」孫紅叫了幾聲,眼看著章娜頭也不回地繼續走向
房門,孫紅急得跳下床去,跑到門邊一把拖住章娜的胳膊,「章娜!你別走,真
的!」

  章娜停住腳步,詫異地望了孫紅一眼,她放下臉盆,兩個女人的腦袋湊在一
起,小聲地嘀咕起來,孫紅把披在身上的被單緊了緊,露出半條光滑、雪白的藕
臂搭在章娜肩上,羞怯地半低下頭伏在章娜耳邊說了句什麼悄悄話,然後臉轉向
一邊,抬手撩一撩遮住半張臉的秀髮,眼尾餘光偷偷地瞟視著我結實的身體。



肉身已死,衹接化紙
不弔唁,不超渡,不托夢

2005-1-15 11:28 PM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論壇跳轉: 原創文學 (感嘆一言, ¥) > 真情流露紀念版 > 新文章貼文區(限原創) > 情海詩社 >
「滄海萃文」三週年賀文專區 > 賀歲徵文補遺區 > 第二投票區 > 「滄海萃文」三週年賀文評論區 >
文章排版互研討論區 > 書海留芳錄 > 琅環福地 > 全集收藏區 > 連載合集區 > 文章清理區
> 雙週年同慶賀文專區 評論文學 ( 連帥 , 金銀妖瞳 ) > 文學評論交流區 > 性文化交流區 公告區¥ > 公告區(
投訴與建議 ) 海岸線管理區 ( media123 ) 首屆海岸線聯合徵文大賽(5.16~6.15) > 聯合徵文專版








< 聯繫我們 - 海岸線之文學天地 >


Powered by Discuz! 3.1.2 © 2001-04 Comsenz Technology Ltd



















0.014357805252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