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妓母(1-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妓母眾所周知,G城是全國有名的黑人城。其總人數超過了三十萬,佔全市

人口的百分之三。當然,其大多數為非法滯留人員。而G城的臨泉路則理所應當

地算是最大的黑人社區了。這些黑人多從事外貿服裝批發生意,當然還有很多無

業人員。



  一方面,黑人的大量湧入為G城商家帶來了大量廉價且充足的勞力,他們之

中也不乏頭腦精明善於經商者。然而另一反面,黑人數量的激增,使得當地治安

成為人們堪憂的一大問題。



  盜竊、搶劫、鬥毆、強姦等暴力惡性案件也隨之不斷,有關部門及警方曾加

大對黑人集散區的整治力度,進行過幾次治安排查,通過查驗護照。驅逐逾期非

法滯留人員等方式。然而有些黑人為了躲避警方的追查,墜樓逃脫的事件時有發

生。



  因此警方還與數百聚集在派出所門口的黑人對峙,雙方關係一度緊張起來。

由此也引發了一些外交風波。從此,有關部門對黑人這一事實也就抱著睜隻眼閉

隻眼的態度,只要他們安分守己,也就很少再進行過大規模驅逐離境的行動。



  事情要從兩年前我們家剛搬來G城說起,那時由於工作需要,父親被借調到

廣州的分公司負責一個大的項目。職位也從單純的技術員升任為G城分公司的項

目經理兼技術顧問。薪水也漲了很多。這令當時的父親無比高興,在老爸的勸說

下。母親辭去了醫院護士的工作,做起了全職家庭主婦。索性全家都來到了G城

定居。



  由於工作之便,我們在臨泉路租了一套兩居室的公寓。父親說這只是暫時過

渡,等不久的將來,會買一套屬於我們自己的房子。



  原本我們以為一家三口總算是過上了安定的生活,可好景不長。沒過多久父

親在一次工地監工時,被高空墜落的一塊水泥板砸中,就這麼撒手人寰,全家的

頂樑柱就這麼轟然崩塌,這種打擊,對於我和母親來說是難以承受的。



  全家人一下子沒了希望,母親董燕萍整日沈浸在悲痛之中。而我也不知所措

得躲在被子無助的哭泣。



  在父親單位的幫助下,我們為他辦完了身後事並領到了一筆賠償金。老爸生

前的上司雖然和剛剛調任到此沒多久的父親談不上有什麼交情。但見我們孤兒寡

母地剛剛失去了依靠,又人生地不熟地便主動托關係幫我聯繫了一家當地的學校

上學,為此母親感激不已。



  父親走了,但日子還得過下去。媽媽說我們不能靠著這筆賠償金坐吃山空,

房租和你以後的學費都是一大筆開支。於是開始找起了工作。我提議母親去找爸

爸的上司去幫忙,她卻堅持不肯,說已經夠麻煩人家的了,他和我們家不沾親不

帶故的我們不能總是麻煩人家。



  剛開始的那段日子,我們過得很苦。母親每每回來都愁容滿面的,雖然她不

說,但我明白,工作難找。雖然媽媽有護士執照,但她不懂本地方言,和當地人

交流起來比較吃力,畢竟這裡不像北方那樣都講普通話。



  說到這裡,讓我來介紹一下我和我媽。前面提到我媽名叫董燕萍,曾是一家

市立醫院的護士。今年四十多歲的她和大多數同齡女人不同,除了腰腹部稍有贅

肉,歲月似乎在她臉上並未留下絲毫痕跡。老媽並不怎麼喜歡濃妝豔抹,但在我

看來這絲毫沒有影響到她那成熟嫵媚的氣質。媽媽的五官雖然不及南方女人這般

精緻玲瓏,但絕對算得上是那種越看越有味道的素顏熟女。



  還記得幼年時第一次見到媽媽白皙誘人的身體。那是有一次起夜去廁所,途

徑父母的房間時,無意間被裡面傳出得異樣的聲音所吸引。透過門縫我看到背對

著我的母親騎坐在父親的身上,正不停地上下聳動。藉著透過紗窗的朦朧月光,

第一次見到母親那光潔如玉的背影。她的睡衣褪至腰間,嘴裡發出陣陣當時對於

我來說有著莫名誘惑力的悶哼夾雜著父親粗重的喘息。



  當時年紀尚小的我並不明白父母正在做的事,只是有些好奇母親為什麼騎在

老爸的身上。此後我便開始對老媽的身體產生了強烈的好奇,隨著年齡的增長以

及青春期的到來,我開始懂得了男女之事。也染上了手淫的習慣,尤其是偷看母

親洗澡時以及躺在床上回憶父母做愛時的情景我就莫名的興奮,胯下的肉棒腫硬

燥熱起來。



  說了這麼久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竇天磊,今天17歲。和多數男孩一樣,

臉上開始長起了青春痘,嗓音開始轉變。我就讀於G城臨泉北路第十中學,今年

高一。和老媽面臨同樣的問題,由於我來自北方,根本不懂這裡的方言,因此很

難融入當地人的圈子。也基本上交不到幾個朋友,加之當地人的排外觀點,我在

學校沒少受班裡同學的欺負。



  但生性有些懦弱的我,對此卻不敢告訴媽媽。只是不止一次地對媽媽說想回

北方老家。媽媽卻無奈地說,「老家哪還回得去,家裡的房子賣了,回去住哪。

而且你已經在這裡上了學,相比咱們那裡這裡的教學質量還是很高的。你用功讀

書將來考上好大學,才有出息,媽媽以後就指望你了。」



  我說,「可是媽你這麼久都沒找到工作,我們以後怎麼辦?」



  我媽笑著對我說,「這不是你該操心的事,媽的事你別管,你只要努力唸書

就行,會好的。」



  我聽得出老媽話裡的言不由衷。心想也是,到了今天還能怎麼辦呢就在這時

,隔壁的林阿姨來了。林阿姨住在我們對門,由於同是來自北方,所以漸漸地和

媽媽熟悉之後便常常來我們家和老媽聊天。



  我不知道林阿姨的名字,只是在她和媽媽聊天時瞭解到她來到G城已經快十

年了。她老公得肺癌死了,有一個念高二的女兒,也是一個人拉扯著個孩子,目

前在臨泉路市場做服裝批發生意。可能是同病相憐吧,林阿姨知道我們家的情況

也非常同情我們母子,沒過多久便和我媽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林阿姨比我媽大三歲,人雖然長得沒我媽漂亮,但和我媽相比屬於完全不同

的兩種氣質,這個女人雖然年過四旬,但周身透著股子騷勁兒。是那種看一眼便

聯想到床的類型。



  林阿姨的女兒小名叫婷婷,我每次見她都叫婷婷姐。可這女孩似乎有些看不

起我這個北方人,常常對我愛答不理地。後來我也懶得理她了,見了面索性裝沒

看見。不過婷婷這個女孩看上去的確很漂亮。頭頂一側斜紮著一束馬尾別著一枚

紫色的發卡,劉海筆直垂下,將額頭及眉毛遮蓋住。濃密而又修長的睫毛彎彎翹

起,那副清甜的鄰家女孩形象簡直可愛到了極點。



  雖然大多數時間她都穿著一套寬大的藍色運動校服。但常言說的好,人美穿

什麼都好看。即便是校服這種難看到死的衣服,穿到她身上也不顯一絲土氣。林

阿姨的女兒雖然對我不理不睬地,但見到我媽時可就完全變了一副模樣,嘴巴特

甜,阿姨長阿姨短的。



  看得我扎舌不已。我媽也挺喜歡這個乖巧漂亮的女孩,後來居然還認作了干

女兒。林阿姨也索性收我做了乾兒子。這樣一樣,我們兩家的關係更加親密了。



    ********  ********  ********



  我打開門,見是乾媽,忙請進了屋。



  乾媽笑著問我,「你媽呢?」



  我說,「在廚房呢,待我媽從廚房裡出來。」



  乾媽林阿姨起身挽起媽媽的胳膊,笑著說道:「妹妹,姐姐有事和你說。」

然後扭過頭對我說:「小磊啊,我和你媽說點事,你先去我家吧,你婷婷姐也在

呢,你先過去,我和你媽一會兒就來。」



  我應了一聲,便去了對門。



  婷婷此時正在廚房炒菜,見我進來,忙拉下臉冷聲道你來幹嘛?



  我說是干媽叫我來的。



  她哼了一聲,扭過頭去繼續炒起菜來。



  我見她此時圍著圍裙,頗有種賢妻良母地感覺,禁不住看得癡了。



  婷婷察覺到我的目光,回頭瞪著我慍聲道:「你看什麼?」



  我呵呵一笑,說:「沒想到,你也會做飯。」



  她把鍋鏟一放,叉著起腰來,沒好氣地說:「哪像你就會吃!你還看!還不

過來幫忙摘菜。」



  我忙過去開始幫忙摘起菜來。



  過了一會兒她突然背著我說道:「喂!你去你們家取些醋來。」



  我應了一聲,忙撂下菜跑回家去取醋,第一次聽她這麼和聲細語地對我講話

,感覺渾身輕飄飄地頗為受用,回到家發現客廳裡並沒有人,我去廚房拿了醋瓶

,走到媽媽臥室時突然聽到裡面有說話聲,出於好奇,我忙附耳偷聽了起來。



  只聽到裡面傳出媽媽的聲音,說:「這,這怎麼行?那……那種生意我怎麼

能做……而且我也不會做生意啊。」



  這時林阿姨開口道:「妹妹,咱這不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麼?再者說你別看這

生意難為情,但絕對是個賺錢的好營生。那店主老張我認識,絕對可靠。要不是

他兒子要接他去國外享福,他才不會把店舖給輕易盤出去。」



  「而且地理位置也不錯,隔著兩條街全是紅燈區。咱這黑人也多那方需求也

很大,咋能不賺錢呢?」



  聽到這我不禁大吃一驚,趕忙繼續聽下去。



  只聽過了好一會兒,我媽才說:「可,可是成人用品店,我一個女人,說出

去多難聽……我,還是算了。」



  「妹妹你就聽姐姐一句勸,現如今這工作哪這麼容易找。別說咱都這把歲數

了,就是那小年輕們想找到一份好些的工作都難!況且即便找到,一個月就那麼

點工資。不如自己做老闆,只要經營得當一個月賺萬把塊錢絕不是難事。妹子,

你不為自己,也得該提小磊想想。以後他上學,買房都要錢不是?」



  「天哪,一萬?真的嗎?」



  「姐還能騙你不成,經營得好十萬都不成問題。妹子你也不用擔心,現在女

人做這行的多了去了。怎麼樣?你要是點頭我去和老張談,價錢方面你不用擔心

絕對不會虧。」



  「那……那我要怎麼和小磊開口啊,這事說了他一定不肯的……」



  「嗨……我的傻妹子,你還真打算告訴他呀,瞞著他不就行了。」



  過了很久,才聽媽媽說:「那好吧,明天你帶我去看看。」



  不知道為何,當聽到媽媽將要經營一家成人用品店時,我腦海中浮現的卻是

她騎在老爸身上的情景。胯下的老二隆了起來。



  我趕忙拿著醋跑回對門。



  這時婷婷卻在廚房叉著腰瞪著我:「叫你拿個醋,你去了這麼久?」



  我趕忙道歉胡亂編了個理由。



  過了片刻,媽媽和林阿姨進了屋。大家吃完了飯,媽媽和乾媽兩人坐在沙發

上邊聊天,邊看起了電視。婷婷回了自己房間寫起了作業,而我坐了一會後也回

了家。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回想著今天聽到的對話,漸漸地不知何時竟睡了過去。醒

來時已是晚上十一點鐘了。正要打開房門時,卻聽到客廳裡隱隱響起對話聲。



  我悄悄講房門打開一條縫,便見乾媽和媽媽自沙發上起身。



  乾媽將一隻手提袋遞給我媽,說:「喏,這個給你,你晚上試一下。」



  只見我媽接過來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



  林阿姨附身在我媽耳邊輕聲說了一句,我媽啊得驚呼一聲,滿面羞紅地將紙

袋塞還給林阿姨,說:「林姐,你這是做什麼。我怎麼能用這種東西……快拿走!」



  林阿姨一臉壞笑,意味深長地道:「好妹妹,這裡沒外人姐就給你說句掏心

窩的話,你我都這把歲數了。俗話說的好,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

能吸土!所以活到我們這個年紀那方面的需求肯定會特別旺盛。哎……只怪咱們

姐倆命苦,那沒良心地早早就走了。



  身邊也沒個男人。一個人拉扯著孩子圖個啥?女人吶,有時候要對自己好一

點。姐姐其實老早就想通了,女人能有幾年青春。所以我也不怕妹妹你笑話,每

當想起婷婷她爸時,我都特別寂寞,所以就靠這個來打發時間。而且這個是從老

張那搞來的,你以後要賣這些東西,總該對自己的商品有個瞭解吧?



  女人有那方面需求又不是多丟人的事。沒事的,只要別讓小磊看到就行。實

話對你說,我第一次用這東西的時候……」說到最後林阿姨咬著老媽的耳朵低估

了幾句。



  卻見媽媽的臉比剛才更紅了,忙捂著耳朵嬌羞著跑回自己房間去了。



  林阿姨咯咯嬌笑了片刻隔著門對媽媽說:「別忘了,明天十點,我倆一起過

去。」說完轉身走了。



  房門一關,媽媽便從屋裡走了出來,拎起袋子轉身便進了屋。我對林阿姨給

我媽的東西十分好奇,雖然料定是性用品之類的東西,但還是想親眼看看。尤其

是,乾媽說讓我媽晚上試一試……想到這裡,我的心臟便如擂鼓一樣咚咚響個不

停。



  再次躺在床上,我卻怎麼也睡不著了。暗暗決定今晚一定要看個過癮。如同

當年無意間撞見父母在房間做那事一樣興奮若狂。



  在煎熬中等待了一會兒,突然隱約聽到浴室裡的嘩嘩聲。想必是媽媽正在洗

澡,我心道現在不去更待何時。於是忙起身潛入媽媽房間,進了屋便開始尋找林

阿姨送給媽媽的東西。只是我找了半天也沒找到。情知再耽擱不得,趕忙拿出幾

片口香糖胡亂嚼了一通。便把嘴裡的口香糖取出來到門口,將口香糖塞入媽媽臥

室的門框的鎖孔內。



  這招是我學自電影裡的情節,這麼做是防止門被鎖死。因為晚上我決定要偷

窺媽媽,所以萬一臥室的門被老媽鎖住,就萬事皆休了。如果硬要打開難免會發

出聲響從而被發現。



  此時,浴室的水聲已經停止了。我趕緊溜回自己的房間,鑽進被窩裡等待。

過了很久腳步聲傳來,我趕緊閉上眼睛假寐。媽媽輕輕推開我的房門,來到我的

床邊,彎下腰來輕聲喚了喚我的名字,我假裝睡熟。這時感覺臉頰上一涼,微微

睜開一條縫,原來是媽媽輕吻了我的臉。鼻端立刻飄來一絲誘人的清香,這股只

屬於媽媽的成熟體香。



  房門關上後,腳步聲漸漸遠去。我等待了片刻後,輕輕打開房門,躡手躡腳

地來到媽媽的房間。不出所料,房門果然緊閉。



  我將耳朵輕貼在門上,靜靜地凝聽著屋裡的動靜……

















0.0118279457092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