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馨美公司旅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馨美公司舉辦三天兩夜的年度旅遊,因為剛好公司大陸廠出了一點狀況,所以派我過去處理,回台時間已經是馨美公司旅遊的第二天,本來想一起去的,因為這樣也就只好放不得不自己在家留守,幸好馨美公司除了老闆跟少部份的業務之外大多是女性同事,再加上馨美去年底生下我們倆的愛情結晶之後也好一段時間沒有出去旅遊,所以更是鼓勵她參加,而小寶貝就託岳母幫忙帶兩、三天,不過兩位老人家倒也樂得照顧寶貝外孫,只是沒想到這一次的旅行卻又再一次度過一個淫蕩的假期。
馨美公司今年的年度旅遊第一天是到高雄、第二天到懇丁,第一天的行程倒也還好,因為飯店是兩人一間,公司就把新來半年多的小秘書美惠跟她安排在同一間房。
馨美旅遊的第一天晚上,因為我人還在大陸,所以我們就用LINE聯絡,馨美還傳了不少在夢時代廣場及逛夜市的照片給我,而旁邊不時也有美惠的合照,美惠是個大學剛畢業一年的小女生,後來才知道她是屏東人,來台北讀書後就順便在台北工作,長像平凡,皮膚不算白,個性蠻活潑的,再加上講巴很甜,跟馨美又是同單位而且是直屬下屬,倆個人就變成了好姐妹。
第二天晚上因為我回到台灣到家之後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想說馨美應該沒那麼早休息,再加上懇丁那麼熱鬧,想必她一定也玩得很開心,所以就撥她的手機問問她現的開不開心。
「…喂,老婆,在幹嘛?好玩嗎?」
只聽到馨美聲音斷斷續續的回答:「喂…老公…你回家囉~~~嗯~~~等一下啦~~~」
「老婆,妳在幹嘛?」我覺得有點奇怪的問馨美
「沒有啊,啊就…在做腳底按摩啦~~~」
「齁~~~這麼好,怎嘛,逛街玩的很累,還腳底按摩,這麼好」
「對啊,對啊~~~~喔~~~~老公,我明天就回去了,回去再聊吧」
「嗯,好吧,拜~~~」想說反正美惠這個小跟班在馨美旁邊,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沒想到…
隔天晚上馨美她們公司年度旅遊結束回到台北時已經快八點了,接了心愛的老婆想說很久沒有單獨在一起,今晚就先不把小孩帶回來,回到家馨美把行理稍做整理後就先去洗澡,我隔著浴室問她怎麼沒有傳懇丁的照片給我看呢?有沒有需要我幫忙修圖的啊?馨美回答我說「照片在手機�,昨晚因為有點累了,所以沒傳」,我從馨美的手機拿出SD卡,想把照片傳到電腦�存檔,以後好留做紀念用,…
呵呵,還拍了不少,檔案內容還蠻大的…
經過了大約一、二分鐘後,檔案總算傳輸完畢,當然得先進行瀏覽一下囉!幾十張的照片,另外還有三段影片,前面的部份大多是第一天出發跟公司同事活動照片及景點照片,接下去看…嗯,奇怪,怎麼第二天白天的照片還有一些,可是晚上的照片就不多了,嗯~~~~,看看影片好了,第一段是第一天公司員工在夢時代廣場�的餐廳聚餐的內容,內容不外乎就是老闆說一些感謝各位員工的老套詞,不看了;第二段…是…不知道是不小心壓到錄影鍵還是怎麼了,只錄到天花板,另外還有聽到一堆吵雜的聲音,只是這個聲音聽起來有點熟悉…;第三段…螢幕中看到的是一位女主角正背對著鏡頭全身赤祼的被用著老漢推車的姿勢做愛,前面的嘴巴還含著另一個男人的雞巴嗯嗯的發出聲來,看來這位女主角不知道自己正被偷拍,因為前面被回交的男人手還表著噓的手勢,表示不要說,而這位女主角…正是我老婆…馨美。
我很愛馨美,也知道她的性慾很強,當初蜜月旅行時被民宿老闆父子調教之後,更啟發了馨美對性這方面的需求,只不過自從生了小孩之後,馨美也就慢慢收斂,而我也不致是個死板的人,只是我要求必需坦白,而且要做好避孕跟安全防範(既然阻止不了,不如知道事情始末),所以等馨美洗完澡之後,我跟她就坐在床頭,請她把事情的經過跟我說,而我也一再的保證不會生氣,畢竟我們我知道我們是愛著對方的,原來事情的經過跟美惠有關,只是更想不到的是,跟蜜月時的民宿林阿伯也扯上關係了。


馨美公司旅遊的第二天行程是到懇丁,懇丁也是今年的重頭戲,所以早上在飯店用完早點之後,大約九點半全體員工就往懇丁出發,車上有的同仁在補眠(整晚玩牌沒睡),有的人在談天。
美惠湊馨美身旁說「美姐,今晚我請妳吃飯好不好,去我家」
「去妳家?妳住懇丁喔?」
「不是啦,我住恆春啦,我叫我爸來載我們回我家吃飯,好不好?」
「嗯~~~好啦」
坐在後面的阿粿也湊一腳的說「哇嘛賣」
美惠瞪了他一眼,笑笑的回答他「好啊,一頓一萬」
阿粿「差這麼多~~~」
三人笑了笑,這這麼一路說說笑笑到達目的地,
懇丁就是年輕人的盛地,整條街大部份的年輕人穿著清涼的便服,腳踩著涼鞋或是夾腳拖逛大街,馨美也不免的穿著熱褲,上衣穿著小可愛外罩一件知T,馨美身材本來就不錯了,再加上生過小孩後,上圍更是加了一個罩杯,有E CUP這麼大,下午當然也就是逛街、海邊玩水…,到了下午五點半,美惠拉住馨美說,已經請她爸爸過來載我們了,請我們先回飯店等,因為晚上沒有集體活動行程,下一次集合時間是明天上午十點,所以大家都是自由活動,晚餐也就是自理了,本來馨美想先回飯店沖個澡,誰知道剛回到飯店還沒進到電梯,美惠的爸爸就已經到了,為了不讓人家等,打過招呼之後就上了美惠家的車子。
美惠的爸爸身材不高,有點鮪尾肚,頭髮微禿,開著一輛廂型車
「阿伯你好」
「喔,妳好,妳好,阮阿美常常在電話�提到妳內,說妳很照顧她啦,謝謝!喔~~妳生咧蓋水喔」美惠爸爸操著台灣國語回答著。
「嘸啦,阿伯,小美自己也很努力(公司統稱馨美叫大美、美惠叫小美)」
原以為又得一路從懇丁開回恆春,結果才剛離開懇丁街上沒多久,就轉進一條比較沒那麼熱鬧的街上來,這條街…好眼熟…。
「爸,這不是要去阿伯他家?」
「是啊,恁阿伯說他也很久沒看到妳啦,說今天就在他家吃飯,阮中午就到啊」
「難怪哦,想說怎麼才剛打完電話沒多久你就到了咧」
只見車子停在一間不起見的民宿前面,馨美這時候時�先是一陣驚嚇,心�想“不會吧!這麼巧”原來車子就停在當初蜜月時的那間民宿門口,迎面而來的除了美惠的媽媽之外,後面還跟著一位男的,跟美惠她爸長得有點像,只是頭髮比較多一點而已,而美惠的阿伯正是“林阿伯”
「來啊喔,來坐、來坐」林阿伯熱情的招呼著我跟小美
「阿伯你好」
「小美恁長官生著水喔,咦~~看起來面熟面熟的喔~~~~不栽搭看過~~~」
馨美笑了笑,心想“還好,林阿伯忘記了,不然就很尷尬了”,不過同時馨美的底下也傳來陣陣的鬆麻感。
原來馨美上次來渡蜜月時是長髮,現在已經剪了短髮,而且燙了髮,另外離上次的時間也有四年了,所以林阿伯一時沒能記得她。
「來、來、來,免客氣,盡量呷,菜不夠再去買」
「咦~~阿伯,阿兄咧?」
「恁阿兄去打麻雀了啦,今天可能不會回來了」
一頓飯吃到快八點才總算結束,期間難免喝上幾杯,還好馨美的酒量不錯,可是美惠可就不行了,跟林阿伯借了間房間休息去了,離席前還特別跟馨美說:「美姐,對不起,我去躺一下,晚一點要回飯店的時候再叫我」,林阿伯還回她「沒關係啦,反正房間空著也是空著,不會明天再回去就好囉,我再開車送妳們回去就好啦,妳去睡一下」,接著當然就是我跟林阿伯還有美惠爸媽話家常囉,就在快九點的時候,美惠爸媽因為隔天還有事情,所以先離開準備回恆春,臨走前還再次謝謝馨美的照顧,並請林阿伯待會幫忙照顧一下,並載她們倆回飯店,林阿伯還再三的保證說沒問題,就在門口的時候,小林因為輸完錢,正好回家,就在門口跟美惠爸媽打過招呼之後一進民宿看到阿美,竟直接就說「咦~~妳不是那位新娘子~~阿~~~~阿美」,馨美想不承認也不行了。
「對啦,妳是新娘子啦~~~~難怪我怎麼覺得妳很面熟」林阿伯也想起來了
「是啦,阿伯,好久不見」
「哦,剛剛怎麼不說咧,是說現在說也不遲,啊最近怎樣?小孩幾個了?」
「生一個了,小孩一歲多」馨美心�開始回憶起當初蜜月時的荒唐時光。
「喔,好久不見了,來來來,我跟妳乾一杯」小林馬上倒一高梁酒遞到馨美面前
「不好啦,我今晚很太多了」
「嗯!安內著嘸意思啊啦,嚨嘸嘎哇喝過,嘸一杯著賀」
其實林阿伯第一眼看到馨美時,也有點覺得應該是新娘子阿美,只是不能確定,小林一言道破之後,林阿伯接下來想的當然就是如果再跟阿美來一發囉!
馨美喝完那杯高梁之後,酒意也漸漸上來了,林阿伯正想對阿美下手,但為了卸下阿美的心防,就開了間房間給阿美,叫她去泡個澡,阿美想“泡個澡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待會出來的時候林阿伯再拿任何東西或飲料就絕對不喝,免得又被下藥”
馨美一進房間之後,先把門上鎖,因為從中午就在懇丁街上閑逛,正全身汗,洗個澡也好,然後在浴室泡澡,阿美泡完澡後就光著身子在房間�休息一下,打開冰箱�放著兩瓶礦泉水,心想“房間�的水應該不可能會有問題吧”,所以開了一瓶一口暢飲,但萬萬沒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原來林阿伯早料到阿美會有防備,所以剛剛利用阿美在浴室沖、泡澡時,拿備用鑰匙進房間,在冰箱�的兩瓶礦泉水�都用針筒注入了春藥,想的當然是待會的好戲囉!
阿美喝完礦泉水之後,本想穿上衣服準備去隔壁房間叫美惠起床回飯店,才剛穿上內褲而已,下腹部就傳來一陣暖意,水雞開始有了感覺,很想現在找個男人插進去爽快一翻,這時候林阿伯跟小林早就在房間門口等著,民宿大門也已經關門今晚不做生意了,林阿伯敲了敲門叫道「阿美啊,出來吃香蕉喔!」(媽的,還真會想咧!)
阿美因為藥效開始發作,心理也知道又著了林阿伯的道了,還好她也不是什麼貞節女子,只是答應她老公生過小孩之後就盡量不要再到外面搞一夜情這類的事,所以剛剛才會一直迴避,現在藥效一直發作,所有的矜持全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才正打算去開門,林阿伯父子就光著身體用備用鑰匙自己開門走進來了!
「阿美,妳要不要緊啊」林阿伯正賊笑問著
「喔~~阿美啊,妳的水雞淹大水啊喔」小林撓到阿水後面,不客氣的就直接把手伸進阿美的內褲�去摸。
阿美魅著眼神看了小林一眼,帶著色意笑了笑。
林阿伯直接把雞巴拿到阿美面前晃了晃說「有懷念嘸?這支」,阿美毫無遲疑的就將林阿伯的雞巴含進嘴�吞吐了起來
「喔~~技術嚕來嚕賀喔」
小林正準備脫去馨美的內褲時,馨美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一時間三個人都嚇了一跳,原來是公司這次旅遊的總務,因為整晚沒看到馨美跟美惠,就打電話來找,馨美慌慌張張的拿起手機,跪坐在床上接聽電話,這支手機是我跟阿美結婚週年特別買來送給馨美七吋大螢幕智慧型手機。
「喂,小如哦,什麼事?…」
小林見機不可失,便一把將馨美推倒在床上,接著將馨美的內褲脫掉,馨美一開始還用單手抓著內褲不放,林阿伯也就跟著把馨美抓著內褲的手拿開,本來馨美全身就只剩下內褲而已,現在真的是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等著被林阿伯跟小林再次淫蕩又荒唐的一晚
「大美,妳在那?」
「小如喔,我…我跟美惠到她伯父家作客啦…」
「齁~~原來小美跟妳在一起喔,難怪怎麼也沒看到她人,對了,有幾個同事想去腳底按摩,妳要不要去?」
「嗯~~不去了,妳們去就好…」
「對了,妳有沒有老闆的電話,我想先打給電話給他,省得他到時候找不到人在那囉嗦」
「好,妳等一下,我待會傳給妳」馨美把手機螢幕保護解碼,然後找出老闆的電話號碼之後,用LINE將電話號碼傳給了小如,
小林不耐煩的說「啊賀啊啦,共架固」,就把馨美的手機搶了過去
馨美心想反正也講完電話了,而且水雞正發癢,林阿伯的大屌就在面前,也不管手機在小林手上,一把又把林阿伯的雞巴給含住,本來林阿伯被突然的來電聲給嚇了一跳,雞巴已經微硬了下去,這一含馬上又重震雄風,一柱擎天。
,因為小美是用跪姿幫林阿伯口交,所以圓潤的屁股正對著小林,在藥效發揮的情況之下,馨美的水雞正不斷流出來來,小林毫不客氣的就把又粗又大的雞巴插進馨美的水雞�,馨美嗯~~的悶響一聲,小林剛搶過馨美的手機之後還拿在手上把玩了一下「哦~~這手機不錯喔~~蓋大台喔」
小林下半身抽插著馨美的水雞,隨手還撥弄著馨美的手機,撥著撥著,發現有錄影的功能,正準備按下錄影的同時,手一滑整支手機掉在床上,林阿伯還笑罵他是“虧手喔”,難怪為什麼會有一段拍天花板的影片。
小林發現可以錄影,就起了作弄馨美的念頭,馬上把馨美的手機重新拿起來,鏡頭對著馨美,因為馨美的嘴巴正忙著含住林阿伯的屌,小林趁機在馨美的背後錄下抽插馨美的過程同時也錄到了林阿伯的表情,林阿伯本來正打算幹譙小林不要一直玩手機,突然看到小林用唇語告訴林阿伯「在錄影」,林阿伯馬上意會過來,並比了個“噓”的手勢。
「厚~~~~阿美啊,妳厲害喔,生過孩子了,水雞還是這麼緊~~~~」小林邊抽插邊說道
只見馨美口中因為含著林阿伯的雞巴不斷的嗯嗯呻吟著,小林越幹越大力,馨美的呻吟也越來越大聲,鏡頭仍然沒有離開過馨美的身影。
這時候馨美的電話再次響起,這次就是我打過來的電話,手機顯示“老公”,小林故意問「喂,恁ㄤ啦,要接嘸?」
馨美為了不讓我起疑,馬上接起了手機,林阿伯正爽到一半,看又被電話打斷,心�正不太高興
「…喂,老婆,在幹嘛?好玩嗎?」
小林的雞巴雖然又粗又大,可是並不持久,本來快射了,因為電話一來,趁機抽出雞巴休息一下,林阿伯看機會來了,直接把馨美推倒在床上,準備把爽到一半的長屌插進馨美的水雞�。
只聽到馨美聲音斷斷續續的回答:「喂…老公…你回家囉~~~嗯~~~等一下啦~~~」
「老婆,妳在幹嘛?」我覺得有點奇怪的問馨美
「沒有啊,啊就…在做腳底按摩啦~~~」,好嘛,直接把剛剛小如她們的邀約套用進來,只能說馨美的聰明真的是用錯地方了。
「齁~~~這麼好,怎嘛,逛街玩的很累,還腳底按摩,這麼好」
「對啊,對啊~~~~喔~~~~老公,我明天就回去了,回去再聊吧」
「嗯,好吧,拜~~~」
小林本來想再拿馨美的手機繼續錄,但馨美下意識的就把手機給關機了,小林想了一下“沒關係,我也有手機,我去拿”,於是轉身到樓下去
林阿伯的長屌不斷的插進馨美的水雞�,馨美的水雞也因為藥效撥作再加上本身對性慾就比較高的情況之下,不斷的流出水來,而馨美因為嘴巴已較空出來了,也就不斷的發出爽快的呻吟聲來。
過了大約五分鐘,小林手上拿著國產智慧型手機進房間,開口就問「美惠什麼時候來的?」
馨美正爽到沒力說話,林阿伯回答「就跟新娘子一起過來的啊,她們兩個是同事啦,安怎,你耐栽?」
原來剛剛小林到樓下拿手機時,美惠因為有休息過了一會,酒意退了些,再加上口渴,所以下樓去找水喝,同時看看馨美人在那,結果遇到了小林,小林還騙她說馨美因為喝醉了,所以另外開了一間房間給她休息,明天一早再開車載她們回飯店,叫她再回去睡,美惠還問是不是有一間房間出租出去了?因為有聽到有女生的呻吟,小林騙她說「對啦、對啦,剛剛臨時租出去的,快回去睡」,美惠不知道,原來她聽到的呻吟聲就是馨美被林阿伯跟小林同時肏水雞的聲音。
小林回到房間後,看到林阿伯正抱著馨美坐在床上,林阿伯的雞巴上下肏著馨美的水雞,小林跟林阿伯比了個手勢,叫林阿伯將馨美正面轉過來,林阿伯意會後便將馨美轉向面對著小林,馨美因為林阿伯下的春藥藥效發作越來越強,且正準備高潮,也就沒注意到小林手上正拿著手機對著她拍攝,就在此時,馨美高潮了,而林阿伯也“啊~~~”的一聲,接著毫不保留的注入一肚子的精液在馨美的水雞�,完全沒有顧忌到馨美有沒有避孕。
小林看到林阿伯射精之後才停止攝影把手機放到一旁,馬上接手撓到馨美後面,不過這次小林不是插馨美的水雞,而是對準了馨美的屁眼,小林沾了沾馨美水雞流出來的淫水之後,冷不防的就往馨美的屁眼插了進去,雖然馨美不是第一次被開後庭花,但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被肏屁眼,剛開始也是一直疼痛,直罵「變態~~」,只不過沒多久,馨美也陷入另一種舒爽暢快當中。
林阿伯射精後並沒有太久的休息,又把稍軟的雞巴湊到馨美的面前,要馨美用嘴巴清理一下,馨美當然也就沒有任何猶豫的又把林阿伯的雞巴給含在嘴�,一上一下的兩個洞同時抽插著一個男人的雞巴。
經過了前前後後快二個小時的做愛,林阿伯總共射出去三次,而小林的能耐不如林阿伯,從馨美的屁眼�射出去之後,就繳械投降了,林阿伯在馨美的嘴巴射了一次後,以再水雞�肏了快半個小時,直到第三次射精後,還直呼「喔~~爽!喔~~妳那卡呷唉,我早晚會爽死」
隔天早上九點多,馨美的手機再次響起,馨美在迷迷糊糊中接起電話「喂~~」
「美姐,妳在那?快九點了,我們得快回飯店啦!」美惠打電話來問
馨美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愣了將近三十秒才想到人是在林阿伯家的民宿,雖然林阿伯父子不在身邊,但自己也是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床單上留著一攤一攤昨晚的“戰績”
「喔!等我一下,馬上就好」
馨美用最快的速度稍作梳洗之後,便下樓跟美惠會合,到樓下之後林阿伯笑笑的跟馨美說「有空常來“玩”內」,美惠還以為林阿伯只是好客,不知道原來林阿伯跟馨美間的“玩”是玩那麼大。
小林騎著摩托車分兩次將馨美跟美惠送到飯店,臨走前還掐了一下馨美的屁股,馨美捶了一下小林的胸,罵了一聲「找死喔!被別人看到就完蛋了。」
十點半公司員工全體上了遊覽車清點人數無誤後,就往回程開車
「美姐,昨晚妳有沒有聽到,不知道是那一間房間新住進來的房客,叫床叫的好大聲喔!」美惠不知情的問馨美
「對啊,對啊!不知道是誰」馨美心虛的回應著…


小林跟林阿伯在民宿�談論著馨美淫蕩的樣子,林阿伯還說「真可惜,下一次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見面咧」
「要見面還不簡單」小林把手機拿出來,�面竟然有馨美的手機號碼,原來小林昨晚先用馨美的手機撥了通電話給自己,再把電話號碼記錄起來
「下次有機會去台北的時候,再打個電話找她出來打個砲」
「她不知道會不會出來咧」林阿伯說著
「會啦,她這麼淫蕩,再說…有這個,她再怎樣也會出來~~~~」原來是小林昨晚拍攝的影片。

















0.014348983764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