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一個幼女陪伴我長大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單位的班裡有一個李師傅,其實才比我大五歲,因為比我早來幾年,故此才
叫師傅的。他這個人長得瘦小枯乾,那臉就好像地瓜干。這人要是瘦,就很顯老
,明明只有三十五歲,但你怎麼看都像五十歲。他脾氣很暴躁,也很古怪,常常
為了一點小事和人發脾氣,所以單位的人都不喜歡搭理他。我這個人一向隨和,
你說啥我就聽啥,所以和他比較融洽。

  別看李師傅長相有些難看,甚至可以成為醜陋,但卻有一個漂亮的小女兒,
名叫李慧,小嘴成天像只小鳥叫個不停,也很甜,大家雖然不喜歡她的爸爸,但
都很喜歡這個小女孩。因為我和她的爸爸相處還算可以,所以和這個孩子也很熟
悉,她親熱的叫我波叔。

  我逗孩子是有一套的,給她講故事,給她變戲法。後來她七歲上學的時候,
我教她學習,故此對我特別好。孩子都是這樣,只要你和他好,孩子就會黏糊糊
的貼著你,一會上身上,一會上肩頭,一會又坐在懷裡,李慧也不例外。

  李師傅夫妻倆看見了也不怪,畢竟是小孩子,喜歡黏大人,正常。這孩子學
習很好,喜歡朗誦課文,而我小時候也喜歡學語文,故此也能和她對答,她念上
句,我幾乎都能念出下句,我們就更好了。大家都說我就是李師傅家的保姆,一
個不用花錢的保姆。

  事情發生在李慧九歲那年,那天外面下著雨,單位叫雨休,也就是下雨不能
出去幹活,呆在單位裡,當然家裡有事可以回家,所以叫雨休。大家閒著沒事,
到休息室打麻將。在單位裡打麻將要格外小心,因為領導經常下來檢查,所以必
須關著門。李師傅酷愛打麻將,每次都不缺場,所以那天下午不上學的女兒教給
我管。

  那天,我先教李慧幾個戲法,這孩子很聰明一學就會,很是高興,就嘰嘰喳
喳的給旁邊人變。打麻將的人很煩,就要我到辦公室帶孩子。

  李師傅也說:「波,你帶孩子去那屋講故事。」

  李慧正對人們不喜歡看她變戲法而煩惱,一聽說講故事,就高興起來,拉著
我說:「走,去那屋。」

  我便和她走了出來。

  後面有人說:「這回可清淨了。」

  又有人說:「也就是波,別人還帶不了這孩子呢。」

  我們來到另一間辦公室,一個人沒有,只有我們倆。我就坐在沙發裡,李慧
就坐在身邊,把個小身子整個靠在我身上。

  按理說,小孩子做這個動作很正常,畢竟都有依賴性,別人看到也不能說什
麼。於是,我就開始講故事,她喜歡聽《西遊記》,我就書上的講一些,自己再
編一些。

  一開始,她聽的很仔細,也能跟著我講的情節嬉笑歡怒,可不知道後來為什
麼,這孩子心不在焉了。

  我就發現這孩子,時不時的用手碰我的下面,每當碰到時候,就把手迅速拿
開,然後臉紅紅的。我心裡馬上就明白了,不管男孩或女孩,對異性總是有一種
好奇的心,我想她一定就是。如果這是一個年輕女性這樣挑逗,我會毫不客氣的
把她身子摸個遍,可眼前畢竟是個九歲的小女孩,我怎麼能下得去手啊。可心這
樣想的,這雞巴卻十分不聽話,還是硬了起來。

  她碰了好幾下,見我沒有反應,乾脆裝作無意的樣子,把手按在我的襠部,
看了我一眼,馬上又轉了過去。

  她這是給我信息,告訴我她已經有這個意思了。

  我當時心裡很矛盾,她畢竟是個小女孩,我比她大二十一歲,這怎麼能行?
再說了,她是李師傅的女兒,這事要是傳出去,我還怎麼做人?她還是一個九歲
的小女孩,即使有了那事,能有意思嗎?

  轉念一想,我玩過很多女人,還真沒弄過這麼小的,嘗嘗滋味又何妨呢?矛
盾促使我講故事都語無倫次了。

  她的手再次按在我襠部,我意念開始錯亂,下面硬的如鋼鐵一般。我再也忍
不住,把手按在那小小的屁股上,也不講故事了,眼睛死死的盯住她。

  她看了我一眼,臉紅的就像三月裡的桃花,立刻又把眼睛移開。

  我捏了捏屁股,她的臉更紅了,同時手在我龜頭上捏了捏。這已是心照不宣
了,做男人這時就要主動,說:「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啊?」她點點頭。

  這時,雨已經停了。

  我說:「你去告訴你爸,就說要去公園。」

  於是我倆出來,到那屋敲門。裡面的人很不情願的打開,李慧說:「爸,我
和波叔去公園。」

  正在輸急了的李師傅恨不能讓我把孩子帶的遠遠的,說:「好好,去吧去吧
。別走太遠了,一會就回來。」

  隨即有人把門關上。我立刻拉著李慧下樓,騎著自行車就走,一路上誰都沒
有說話。

  我說的地方是我租的一個單間,當時我在歌廳裡認識一個小姐,相處的很好
,於是租了這間房子,以便於我們做愛用的,今天我正是要把這個九歲的孩子帶
到那去。

  我知道,我找的這個小姐正在歌廳裡上台,沒有時間回來,這正是一個好機
會。

  不一會,我們就來到樓下,鎖好自行車,領著她就上了樓,打開門走了進去


  因為是租房子是為了做愛用的,裡面我只準備了一個二人床,沒有別的東西
。有時候我撒謊晚上不回家,也就是在這裡住。

  現在安全了,只有我們兩個人。而這時的李慧卻像大姑娘一樣羞澀起來,站
在那裡一動不動。我又在屁股上捏了一把,說:「上床啊。」

  她竟然沒有動,臉紅紅的,都能聽到她的心跳。

  她畢竟是第一次和男人這樣,有些害怕,還有些興奮。

  我並不著急,把她抱起來放在床上,倒在身邊,手不時地揉搓著那小屁股。
她一動不動,任我揉搓,但那隻手卻怎麼也不像剛才那樣觸摸我的下面,閉著眼
睛,臉更紅了。

  我說:「我教你親嘴好嗎?」

  也不等回答,就把嘴貼上去。

  她年紀太小,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親嘴,當我把舌頭伸進去攪合,她只是把小
嘴張開,舌頭根本不會動。

  我說:「你的舌頭也動起來。」

  她才把舌頭動了動,不一會就伸到我的嘴裡。

  過了好一會,我們的嘴有些累了,才停下來,她說了第一句話:「電視裡親
嘴都是這樣嗎?」

  我點頭說:「是。」

  然後,我們又開始親起來。

  親嘴的時候,我的手一直沒忘記揉搓著那小屁股,雖說不如大人那麼好玩,
但也很柔軟。

  我開始要脫她的褲子。這時她把手緊緊的抓住,不讓我脫,美麗的眼睛看著
我,一聲不做。

  我說:「把手鬆開,我想看看裡面。」

  她說:「不,你先脫。」

  真沒想到,一個九歲的小女孩也有十八歲女孩的羞澀。

  我站起來把褲子褪下去,露出我堅硬的雞巴。她把眼睛瞪的溜圓,看著我的
下體,那臉就像一塊紅布。

  她伸出手摸了一下,又迅速的拿開,不好意思的表情赫然表露在臉上。

  我又開始去脫她的褲子,說:「你都看到我的了,應該也讓我看看你的了。


  她還是那樣紅著臉,用手緊緊的護著褲子,那模樣真像一個十八九歲的小姑
娘。

  我把她的手硬拿過來,結結實實的放在我的雞巴上,讓他攥住,摁住了教她
手淫。

  她笑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說:「好玩。」

  我想雞巴在她手中上下擼著有了手感,她才會這樣說的。

  我又說:「這回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應該讓我看看你了吧。」

  動手去脫。

  她立刻用手護住,說:「看是看,可不許告訴別人。」

  我掰開她的手說:「嗯,這是我倆的秘密,誰也不會告訴的。」

  她說:「那我倆拉鉤。」

  拉鉤純屬小孩的遊戲,兩個人的小手指勾在一起,這就算是發誓,兩個人的
秘密不告訴任何人。於是我答應了,拉鉤後,她再也不護著褲子,閉著眼睛配合
著我。

  不一會就脫了個精光,在我面前就是一個小童女的身軀,一切都沒有長成,
陰道只是一條縫,沒有黑茸茸的陰毛。我掰開那小小的兩條腿,扒開陰唇才看到
裡面,雖然小,但和大人的一樣,也就是大人的陰道縮小了。

  我也把衣服脫光了,倒了下來,再次將她的小手拿過來給我擼著,而我的手
在她的小小的陰道上摸著,但我心裡有數,絕不用手指插進去。

  我知道摸哪裡會引起快感,但她反映的不強烈,也許這就是小孩子的原因吧


  之後,我爬起來,跪在她兩腿之間,把腦袋哈下去。

  她是一個小孩,沒有經受過這,嚇了一跳,以為我是要咬,說:「別咬,疼
。」

  我說:「不是咬。」

  舌頭在乾乾淨淨也是白白淨淨的小陰道上舔,從肛門附近一直舔到陰道上方
,然後重複著。

  她問:「撒尿的地方,不髒嗎?」

  我說:「不髒,因為相互喜歡的人都會這樣。」

  我也不知道說了這句愛情的句子她能不能懂,反正她不做聲,也不動了,任
我來回的舔著。說句實在的,小孩就是小孩,沒有大人那種激情,更沒有讓屁股
上下動彈,只是嘴裡說著:「好癢。」

  但畢竟這也是性的前奏,我看見她的陰道裡流出不多的瀝瀝泉水,這讓我興
奮不已,原來九歲的小女孩也能流淫水,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

  說實話,一開始我只是想見識一下小女孩的身體,只是想讓她給我手淫,要
嘗嘗小孩手淫的滋味。可當我看到她裡面也能流淫水,於是就有了插進去的慾望


  我把雞巴用手握住,把身子向前挺進,雞巴就接觸到小小的陰道口。

  畢竟是小孩,她沒有明白什麼意思,問:「用這個摸嗎?」

  我:「嗯。」一聲,慢慢的向裡插進。

  剛要插進龜頭,她一咧嘴說:「波叔,我有點疼。」

  我說:「第一次都這樣。」

  沒有停止,繼續向裡挺進,慢慢的插進去一半,這時的我已經沒有回頭路可
走了,就是把雞巴向前,向前。

  她哭了說:「很疼,很疼。」

  我不顧一切的,但還是慢慢的全插了進去,然後開始真正的性交。

  孩子就是孩子,陰道很緊,很難進入,我的雞巴也感覺到不適,但身下這個
小處女我一定要享受。

  我一邊抽插著,一邊說:「別哭,一會就好了。」

  果然一會她就不哭了,但也沒有什麼高潮,這讓我很失望。

  不一會,我就射了,都射進那小小的陰道裡,我知道她才九歲,沒有例假,
不會懷孕的。

  當我把雞巴拿出來的時候,看到那小小陰道上斑斑血跡,我雞巴上也有。

  精子射出去了,我的腦袋也開始清醒,這不是強姦幼女嘛,我這是犯罪啊,
犯罪是要坐牢的,我的心裡開始害怕起來。

  怎麼辦?現在怎麼辦?我必須不讓她把這事告訴任何人。

  而這時她用手摸了一下下面,看到手上有血,又哭起來,說:「波叔,都出
血了,怎麼辦呀?」

  我想她既然還能這麼親熱的叫我波叔,就沒有什麼大問題,於是我摟住她安
慰起來,說一會就好了。然後我找來衛生紙給她擦拭,也把自己的擦乾淨。再一
摸,果然不流血了,她才不哭。

  孩子就是孩子,剛才那事竟然不懂,問:「波叔,剛才那事幹什麼?」

  我也知道怎麼回答,說:「就是男女之間的事。」

  她一臉迷茫問:「男女之間都要弄這事嗎?」

  我說:「相愛了才會有的。」

  她根本不懂我的話,問:「我們相愛了嗎?」

  我說:「嗯,你愛聽我講故事嗎?」

  她說:「愛。」

  我說:「這就是相愛啊。」

  明顯是欺騙的話,她竟然當真了,問:「你愛我嗎?」

  明顯是電視劇裡的台詞,我真感謝現在的愛情電視劇。

  我說:「我愛給你講故事,愛給你變戲法,這也是愛啊。」

  她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說:「這事我告訴我爸爸媽媽嗎?」

  我說:「不,你見過哪個人告訴你這件事了?」

  她搖搖頭。我說:「這是我倆的事,不能告訴任何人。」

  她好像是明白了,點點頭。於是,我們又用拉鉤的形式,不把這件事說出去


  我雖然寫的這麼詳細,但從領著李慧出來到做愛,也只有一個多小時,然後
我騎著自行車帶著她回到單位,半路上給她買了一些小食品,再囑咐一番。

  她很聽話,說:「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我才敢領著她上樓。

  那天,李師傅贏了不少的錢,見了我和他女兒當然很高興,說:「怎麼能讓
你波叔買東西呢?」

  要給我錢,我說啥也沒要,這主要的原因是我很虧心。

  幸好李師傅沒看出來,也幸好李慧沒說出來。

  這李慧是個孩子,被人逗著玩,不一會竟然把剛才那事忘記了,又回復到頑
皮的時刻。

  看到李慧喜笑顏開的,我的那顆心才稍微有些安定下來。

  打這以後,李慧仍然喜歡在我的身上纏著我,但此時她的膽子大了起來,時
不時的要摸我的下體,而我也時不時的捏著那小小的屁股。但有人的時候,我不
但沒有那些猥褻動作,還要禁止她做一些過激的動作。

  還好,一直沒有被人發現。但做愛的時機很少,畢竟她上學,而我在單位要
工作,一直遇不到機會,就這樣一轉眼半個月過去了。

  第二次機會和上次一樣,也是李師傅他們打麻將,而我帶著李慧。

  這次很簡單,竟然是李慧提出:「我們還到那裡去呀?」

  意思就是我的出租屋,我當然欣然答應,於是她又去告訴:「爸,我和波叔
去公園。」

  李師傅還是和上次一樣恨不能讓孩子離得遠點,只說了一聲:「別總讓你波
叔買東西。」

  然後,我們兩個人就坐著一輛自行車來到出租屋。

  和上次一樣,我仍然給她舔著陰道,然後插進,這次果然沒有疼,之後用手
一摸,真的沒有血。

  我發現,李慧這孩子對男人的性器官很好奇,一直坐在一旁看著,擺弄著我
的雞巴,並且學著上次的動作給我擼,她說:「這很好玩。」

  於是在她的手中,我又射了一次。

  她一點也不懂,問這是什麼?

  我告訴她這是精子,生小孩用的。

  她一聽又哭了,擔心自己會生小孩。

  我給她說了不少的性知識,她才放心的笑了。

  之後,我們一遇到雨休,就要到我的出租屋裡玩,我還教會她怎麼給我口交
,雖然她嫌髒,但我還是在她小嘴裡射了。

  不是我變態,在一個九歲的小女孩嘴裡射精,真是從頭爽到腳。但在一起的
時候畢竟是少,這一年裡也就只有二十多回。

  那是一個冬天,外面下起鵝毛大雪,大家聚集在李師傅家打麻將。因為需要
人跑道,所以李師傅也把我叫到他家。我不會打麻將,在一旁呆著很無聊,但我
畢竟上了人家的女兒,所以也就把李師傅當成岳父,岳父的話做女婿的能不聽嗎
?於是,我就在一旁看著,中午是我給他們買的食品,誰的香湮沒有了,我還要
出去給買,挺勞累的。

  一直快到晚上五點,李師傅說:「波,你去學校把我女兒接回來。」

  這正是我需要的,我立刻興高采烈的去了。

  到了學校門口,早就看到有很多家長來接孩子了。

  我來到班級,向裡張望,李慧一眼就看到我,大叫:「波叔。」

  老師見認識,就叫李慧收拾東西放學。

  走出校門口,我把李慧放在自行車上,李慧問:「我爸呢。」

  我說:「在家打麻將呢。」

  騎上自行車,我說:「去那裡呀。」

  李慧點點頭。我高興極了,知道這個小女孩我又能享受到了。

  這一年來,我覺得和這個小女孩做愛是真爽,她的陰道很緊,夾得我雞巴很
舒服。所以,我和那歌廳的小姐吹了,這個出租屋就是我倆的天地,只要到這裡
來,我們就歡快無比。

  都說肏小女孩沒有什麼感覺,大意是說小女孩沒有高潮,但現在我更正,小
女孩是有高潮的,雖然不像大人那麼強烈,但也能呻吟幾聲。再說了,我更喜歡
她給我擼時候的表情,幼稚的臉上總顯得那麼認真,好像是寫作業。

  進了屋沒有什麼廢話,脫了衣服就是前奏,然後做愛。

  這天我是第一次要她趴跪在床邊,而我是站在地上從後面進入。

  她很驚奇,這樣也能做愛。我看著這嬌小的身軀,隨著我前後的抽插而前後
動著,心裡蕩漾著無比的快樂之中。這天我射的很爽,是我最難忘的。

  當我把她送到家時候,那裡麻將仍然戰鬥著。我陪著她寫作業,糾正其中的
錯誤。

  打麻將的人都紛紛說:「李師傅,你有一個好保姆啊,還不用花錢。」

  李師傅笑呵呵的說:「我和波是什麼關係。」

  我嚇了一跳,就聽李師傅說:「我倆就是鐵哥們的關係。」

  李慧聽了笑了,我也笑了,暗想:「哪有鐵哥們肏鐵哥們的女兒的,還是九
歲的女兒。」

  寫完作業後,我們就在床上講故事,變戲法,然後朗讀課文。

  這些人都說:「這爺倆真好。」

  當然也有誇我的:「波真會帶孩子。」

  李師傅的妻子回來了,對我是萬分的感謝。

  隨著時間的飛過,李慧上了中學,我們仍然找機會做愛。

  李慧已經成為小姑娘了,下面有了陰毛,做愛的時候也多了一份情趣,只是
陰道寬大了許多,不那麼緊了,我說是我大雞吧給掙大的。但她的脾氣仍然不改
,還是喜歡在我身上纏著鬧,我多次告誡她,已經是大姑娘了,不要這樣,免得
別人看出來,她這才有所收斂。

  還是我聰明,如果那時還像小時候那麼糾纏,肯定要讓李師傅看出來的。

  緊接著上高中,李慧已經是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女大十八變,長的更漂
亮了。這時的她,已經懂得了不少的事,但對我還是很依戀,我想女人都是這樣
,既然跟了一個男人,時間長了就會喜歡上這個男人了,李慧也不例外,所以我
們的感情更深了。

  俗話說,姑娘大了不由父母,於是我們經常在一起。

  那間出租屋,我一直租著,為了李慧而常年租著,在這裡灑下我不知道多少
的精子,而李慧也從中得到了很多的滿足。

  我們雖然一直保持著這種關係,但李慧的學習成績一直沒有落下,始終是名
列前茅,也許是我的督促,還有她那愛我的心。

  高中畢業後,李慧考進了一所在中國名列前茅的大學,我們才就此分開,但
我們經常在QQ裡聊天,談論著想念之情。因為離家很遠,她不能經常回來,而我
也不能去她那裡,但只要她一回來,總是先看我,那間出租屋就是我們做愛的地
點。

  記得李慧上大學第一次回家,是五一放長假,我們又來到那個出租屋。

  李慧更加成熟了,裡面的毛也多了,也黑了。

  當我把雞巴插進去的時候,我問:「你想我了嗎?」

  她點點頭。

  我說:「我是很想你。」

  而這時已經長大的她,已經沒有像孩子那時候天真了,竟然問我什麼時候離
婚?她要在畢業後嫁給我。我這時才感到不好辦了。

  於是我開始勸她,說了很多道理,包括在單位我的名譽等等。

  她仍然很懂事,也很通情達理,竟然沒有再繼續逼我離婚,而我們的關係繼
續著。

  在李慧大學畢業後,找到工作兩年後,已經是二十二歲了,美麗的她身邊有
很多追求者。四十四歲的我知道不能耽誤她的前程,主張她處對像結婚。那天,
她哭的好慘,不願意從我身邊離開。

  我告訴她,她給了我很多快樂,我很愛她,但是我不能耽誤了她,耽誤就是
自私,那麼我就不值得她愛。

  經過很長時間的勸阻,李慧才答應我要處朋友,並且結婚,但有一個條件,
就是還要保持和我聯繫,她要為我生下一個小孩。

  現在,我已經五十歲了,仍然和二十九歲的李慧有來往,那個出租屋仍然是
我們的場所,只是明年就要動遷,我還要再租一間屋子。

  李慧的孩子已經三歲,憑長相就知道是我的,我和她丈夫從來沒有見過面,
所以他不知情,把那孩子當親生的養。

  但彆扭的是,那孩子不能叫我爸爸,只叫波姥爺。

  李師傅這時也看出來孩子的長相,罵了我一頓,但不知道我是什麼時候和他
女兒有事的,他也不敢聲張,怕女兒離婚,故此隱瞞著。

  既然李師傅看出我和他女兒這點事了,我就更聽他的話,真的就把他當成自
己的岳父看待,不敢有閃失。但我不能去他家,他害怕我去了以後,讓他女婿看
出,那可不是耍的。

  單位很多人都看出這孩子像我,但誰能說出我和李師傅的女兒有染?只能說
長的像而已,而世界上長得像的人畢竟很多,都以為是巧合。

















0.017485857009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