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苦難的曆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北國,隆冬,大雪紛飛。

  丈夫的咳嗽越來越厲害了,整夜整夜的咳,吃過藥反而更加激烈。屋子里,
我不敢生爐子,害怕煙氣嗆著他,瞎眼的女兒因爲寒冷,只是蜷縮在床腳瑟瑟發
抖,我問她什麽都不說。臨家的奶奶心眼好,大早晨就送來一壺開水,我忙活著
爲丈夫倒水,多少能幫他暖和一點。

  清晨,當一縷陽光從房間里破舊的窗戶照射進來的時候,丈夫的咳嗽突然停
了下來,他喘息著對我說:“月月,給孩子弄點吃的吧,別餓著她。”說完,丈
夫躺下去,閉上眼睛。

  我點點頭,一瘸一拐的穿上棉衣走出門去。門一打開,外面的雪花就吹了進
來,我趕忙走出去把門關好。啊!天氣真冷啊!天地仿佛被凍得凝固,到處是一
片白色。胡同里也逐漸開始有了聲氣,家家戶戶開始了一天的忙碌,煙囪里冒出
陣陣的輕煙,配合著這渾然的白色,別有一番景象。

  在胡同口就有叫賣的小攤,油條、豆漿、小米粥、豆包……熱氣騰騰,香味
撲鼻。

  我一步一步走到胡同口,小攤前面稀稀拉拉的有幾個買早點的人。

  “一碗小豆粥,兩個豆包,兩根油條。”我掏出一塊五角錢遞過去。

  “兩元!油漲價了。”滿身油漬的老板說。

  我猶豫了一下,又掏出五毛錢給他。

  他擡頭看看我,然后把東西包好,遞到我的手里,對我說:“你慢點走,道
路滑。”

  我沒說什麽,捧著東西一步步走回家去。

  回家以后,急忙把東西分開,小豆粥、豆包、油條都分成兩份,瞎眼的女兒
聞到了香氣也摸著床杠爬了過來,丈夫又開始咳嗽起來。我走過去,幫著他坐在
床上,一邊拍著他的后背,一邊說:“吃點東西吧?唉,怎麽這麽咳呢?”

  丈夫說:“呵呵……別吃那藥了,吃了也沒用,省下錢還可以給閨女買點東
西……”

  我搖搖頭說:“省什麽?大不了我出去,里外一條命。”

  丈夫突然著急起來,咳嗽更加劇烈,用手指著我說:“你!…別…呵呵…”
激烈的咳嗽讓他無法繼續說話。

  我急忙拍著他后背,哄著他說:“好了,好了,我說錯了,我聽你的,還不
成?……來,吃點早點吧。”

  我拿來早點,送到他面前。

  他推開我的手,對我說:“先給閨女吃吧,我還不餓。”

  我看看他,陽光照射在他臉上,30多歲的他滿臉皺紋,好象有60多歲,
長年累月的病痛已經把他折磨的不成樣子,1米8的個頭只剩下一把骨頭,看著
他的樣子,我只覺得可憐,好容易不咳嗽了,丈夫閉上眼睛靜靜的躺下,喘息聲
逐漸均勻。

  我把瞎眼的女兒從床上抱下來,放在凳子上,一口一口喂她早點,女兒忽然
問:“媽,現在天亮了嗎?”

  我看看窗戶外面,這時候雪已經完全停了,陽光照射在雪片上,發出刺眼的
亮光。

  ‘看來女兒是全瞎了,以前還說能看見一點點亮兒,現在可能……’我心里
想著,鼻子一酸,好玄沒掉下眼淚來。

  我看著女兒,她的樣子仿佛是我的翻版,鴨蛋臉,大眼睛,月牙眉,鼻子小
巧,嘴巴大了點,惟獨和我不一樣的就是她那大大的眼睛里一片灰色,這孩子生
下來就是一個瞎子,本來想給她看大夫的,可象我們這樣的家,維持一個躺在床
上的丈夫已經很勉強了,還談給女兒看病?

  我用手撫摩著女兒的頭發,長長的頭發散亂的搭在臉龐,我一邊用手幫她攏
著,一邊喂給她豆包吃。我輕輕的說:“今天陰天,外面路燈還點著呢,快點吃
吧。”

  女兒空洞的大眼睛望著我,再也沒說話。

  喂飽了女兒,我把她抱到床上,她抱著那個破舊的布娃娃玩著。

  丈夫已經睡著了,甚至還輕輕的打起了鼾。我一點都不餓,只坐在凳子上看
著他們,陷入回憶中……

  我曾經在城里的夜總會里做小姐,那時候我正年輕,長得漂亮,身材也好,
人浪,活兒翹,那時候追我的人太多了,但只要出得起錢,我向來不拒。后來,
在一次例行的突擊檢查中,警察抄了夜總會,正趕上那晚我在2樓伺候客人,慌
亂中我從2樓跳了下去,這一下就把腿給摔了,至今落下殘。

  腿殘了以后,自然我的價格大打折扣,從一個上流小姐,變成三流小姐,價
格便宜的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80塊錢就能和我睡覺!我一氣之下離開了夜總
會,后來我又憑借老關系在城里幾個大的夜總會坐台,可惜,一直沒什麽起色,
隨著年歲增大,我逐漸萌生退意。

  就在這時,我遇到了現在的丈夫,那時候他可帥了!自己又有一家小工廠,
天天開車來,開車走,本來我自認爲是個小姐,又是個瘸子,根本配不上他,可
偏偏就這麽怪,他竟然看上了我!

  經過幾次交往,我們就過到了一起,我曾經問過他:“你難道不在乎我以前
是個小姐?”

  他看看我說:“你以前怎麽樣,我不在乎,但你以后如果再敢出去做,我就
把你那條腿也打殘,然后我再養你一輩子。”我忽然覺得找到了終生的依靠,發
誓要好好的和他過日子。

……

  甜蜜的日子最好過,一年以后,我們就添了一個女兒,可自從女兒誕生后,
好象厄運就降臨了,先是發現女兒的眼睛有毛病,到醫院一檢查,先天性弱視,
視力幾乎爲零。

  爲了給女兒治療,我們跑了許多醫院,花的錢象流水一樣,最終也沒什麽結
果。正在這時候,丈夫的工廠也開始衰敗,銷路不好,産品落后,工廠發不出工
資。女兒的病再加上工廠的問題,丈夫的脾氣也逐漸暴躁起來,整天喝酒,動不
動就拍桌子瞪眼睛,我也只有默默忍受著。

  逐漸,家里的錢,存折都被丈夫拿走了,后來,連值錢的東西都被他拿出去
賣了,工廠也倒閉了,我曾經試探著問了他幾次,招來的只是一頓暴打,最后我
也不敢問了。后來我才知道,他不學好,偷偷在外面吸毒,這點家底哪夠他花的
呀!

  沒兩年,我們連房子都賣了……

  丈夫從解毒所里出來以后,把毒瘾是戒掉了,可開始咳嗽起來,一開始沒注
意,后來越來越厲害,到醫院一檢查,肺氣腫,屬于“吸毒后遺症”之一,大夫
將我叫到一旁,對我說:“可能會發生病變,75%,保守的說,很可能是肺
癌……”

  現在,只有我知道,吃那些藥不過是維持他的生命而已,我經常對自己說:
“只要能讓他多活一天,我甯願再去做小姐,哪怕他好了以后把我的腿打折…”

  ……

  日頭已經正當午時,女兒抱著布娃娃睡著了,丈夫也正睡得香,我站起來,
輕輕的爲他們蓋好被子,摸摸口袋,口袋里的錢已經不多了,我算了算,距離上
次領‘低保’才半個月,每個月350塊錢的低保根本不夠家里的生活,更何況
還有個得病的丈夫,瞎眼的女兒。

  我輕輕的走出門去,快速而小心的把門關好,透過窗戶我看了看正在熟睡的
他們,見沒驚動,慢慢的走向胡同口。

  地上都是雪,我慢慢的走著,出了胡同有一個公用電話亭,我拿起電話,撥
通了一個號碼……我的心里很複雜,腦子里只是想著能讓丈夫再有錢買藥,女兒
以后還要上學,家還要過下去……

  “喂?誰呀?”電話撥通了,從那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我沈默了一會,說:“阿毛,是我。”

  “你是誰呀?”阿毛怪聲說。

  我的怒氣一下子頂到腦門上,突然大聲吼到:“操你媽的!連我都聽不出來
了!想死呀你!!”我仿佛又回到了當年……

  這次阿毛聽出來了,驚叫了一聲:“哦!是俞姐呀!!我他媽該死!連老姐
都沒聽出來!我該死!俞姐,你……不是?”

  我的心里痛快了一點,對阿毛說:“我找你有事,晚上,四平門。”

  阿毛雞雞歪歪的說:“哎呀,老姐,我現在很忙……”

  我還沒等他說完,打斷了他的話,冷冷的說:“8點前我要是沒見到你,以
后別讓我遇到你,我跟你沒完!”

  阿毛停了一下,嘻嘻的說:“老姐,別生氣呀,我說著玩的,行!晚上8
點,四平門。”

  阿毛是我以前相好的一個地痞,說白了,就是地頭蛇,阿毛有點勢力,罩著
好幾個場子,許多迪廳和夜總會都和他有關系,他認識的人也多。

  我挂了電話,慢慢的回到家。

  中午的午飯就是早點剩下來的東西,丈夫在我的勸導下,好歹吃了點,女兒
也吃了點,給阿毛打過電話,我也覺得有點餓了,早點都給他們爺倆吃了,我翻
了半天,只翻出半袋方便面,湊合著吃了,只等晚上。

  天漸漸的暗了下來,屋子里開始冷了,爲了讓他們更暖和一點,我用被子把
他們捂得嚴嚴實實的,中午的飯里,我偷偷的給丈夫加了安眠藥,丈夫沈沈的睡
著。女兒也睡得很香。

  我對著鏡子照了照,把臉擦了擦,頭發攏了攏,還好,還可以看出以前的一
點風采,畢竟我還不老。只是我這一身衣服太寒酸了,黑色的褲子,還是丈夫穿
剩下的,一雙老式的皮暖靴恐怕扔在路邊都沒人要,還有,破舊的藍色防寒服上
面都是汙漬。我知道,自己冬天的衣服就這麽一件,沒辦法,湊合著吧。

  冬天的天黑得很早,剛過6點,天就黑了下來,我看看熟睡中的他們,慢慢
的走出門。

  四平門距離我的家很遠,我只想慢慢的走著去。

  大街上,正是車水馬龍熱鬧的時候,人多,車多,路燈已經亮起,把大街上
照得很亮,遠處高樓大廈的燈光爲城市的夜晚增加了點綴,一片歌舞升平的繁榮
景色。

  我到四平門的時候剛好8點,我一眼就看見正和幾個小混混說話的阿毛,我
喊了一聲:“阿毛!”

  阿毛高高的個子,頭發染成黃色,一身高級皮衣,手上帶著金表、金鏈子,
耳朵上還帶著耳環。

  聽到我的叫聲,阿毛突然一回頭,一邊沖著我走過來,一邊仔細的看著我,
一直走到我的跟前,又仔細的看看我,忽然說:“俞姐?你是俞姐?你?……嗳
呦!我的老姐呀!你怎麽這樣了!?”

  跟著阿毛的幾個小混混也跟著圍過來,其中一個看看我,突然笑著說:“要
飯呀!……”

  還沒等他說完,阿毛一回手給了那小子一個大嘴巴,那小子一愣,阿毛大吼
著:“操你媽的!再放屁我他媽卸了你!滾!你們都給我滾遠點!再往這湊合,
我他媽可發火了!操你媽的!”幾個小混混可能從來沒見阿毛發這麽大的火,乖
乖的退到一邊去了。

  阿毛拉著我又走了幾步,到了路燈的昏暗處,問:“俞姐,你這是怎麽了?
怎麽混成這樣了?前年我聽他們說,你不是從良了嗎?還弄了個款,怎,怎麽這
樣了?”

  說實話,我沒什麽親人了,阿毛也可以算是我的一個親人吧,見到阿毛,聽
他問話,我忽然覺得見到親人,鼻子一酸,眼淚再也止不住了,‘嗚嗚’的哭了
起來。

  阿毛著急了,大聲說:“怎麽了你!老姐!原來你可從沒掉過眼淚,怎麽不
爽了?說話呀!……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哎!老姐,只要誰敢欺負咱,你告訴
我名字,我他媽的三天之內卸了他!……”

  我搖搖頭,拉著他的手,慢慢的把這幾年的經曆講了出來。

  跟他說了將近一個多小時,阿毛才長長的出了口氣,說:“哎呦!老姐,我
說句實話,你可別不愛聽,你的命呀,太苦了!”

  ……

  隨后,阿毛把那幾個小混混叫過來,帶著我走向繁華的鬧市區……
我本來不想做頭發的,可阿毛硬是拉著我到他的發廊好好做了頭發,然后又
給了我幾件衣服,最后帶著我去吃飯,阿毛對我說:“老姐,別的我幫不了你,
也就是這樣了,你看還有什麽我能幫的?”

  我看看阿毛,咬了咬牙,對他說:“我想掙錢,還是老本行,你幫我聯系聯
系。”

  阿毛沈默了一會兒,看看我,對我說:“俞姐,說實話,那個罪你還沒受夠
呀?”

  我不說話,只是看著阿毛。

  阿毛躲開我的目光,說:“行了。你想出來做,我會盡力的,不過老姐你也
知道的,說實話,你這個歲數也大了點,腿也有毛病,別怪我說,恐怕即便有了
人,錢也不會給很多,畢竟現在年紀輕,漂亮的小姐多的是,老姐,我這可是說
實話。”

  我點點頭,說:“我知道自己的條件,不過你幫我聯系就是了,你抽多少我
不管。”

  阿毛一瞪眼,大聲說:“俞姐,你把看成什麽人了?憑借咱們的關系,我還
抽?抽他媽個屁!”

  臨走的時候,阿毛扔給我一個BP機,然后對我說:“有了,我呼你,地方
我給你找。”

  ……

  四平門,某舊樓獨單。

  房間里,我光著身子坐在凳子上,我的面前站著一個年輕男人,高高的挺著
雞巴,雞巴又粗又長,直楞楞的,我用手摟著他的屁股,伸縮著頭,用小嘴耐心
的套弄著粗大的龜頭,年輕男人仰著頭,舒服的哼哼著,房間里暖氣給的很熱,
我們的身上都見了汗。

  我用手慢慢的摸著他的屁股,男人說:“月月,一會給我來來后面。”

  我吐出雞巴,擡頭看看他,笑著說:“張哥,還是喜歡這個調調?”

  張哥笑著說:“玩就玩個爽,要不還不如手淫呢。”

  我笑了笑,繼續低頭唆了著他的雞巴,張哥把我拉起來,拉到床邊,他用手
撐在床沿上撅起屁股,我跪在他的后面分開他的屁股,舔著屁眼,前面用手撸著
他的雞巴,張哥回手按住我的腦袋,使勁的把我的頭按在他的屁股上,然后屁股
上下的摩擦著,嘴里嘟囔著說:“哎呦!爽!使勁舔!…對!把舌頭伸進去!…
使點勁!……啊!”

  張哥的屁眼臭臭的,可這又有什麽辦法呢?爲了能多掙點錢,什麽都要干。

  我死命的舔著他的屁眼,用舌頭擠進屁眼里抽插著,張哥快樂的呻吟著,雞
巴頭上分泌出黏糊糊的淫液。

  張哥突然扭過身,把雞巴直接插進我的小嘴里快速的挺著屁股,雞巴使勁的
插進我的嗓子眼里,直到把我插得白眼直翻。張哥看著我的模樣,雞巴終于挺到
最佳硬度。

  張哥把我拉到床上,戴好避孕套,雞巴硬得好象鐵棒一樣,我趴在床上,高
高的撅起肥碩的屁股,張哥趴在我身上,雞巴一挺插了進去,然后快速的有節奏
的抽插著,‘啪啪啪啪……’雞巴大力的撞擊著我的屁股,浪屄里湧出大量的黏
液,雞巴更滑溜的進出著,張哥一邊使勁操著,一邊抓著我的頭發說:“爽!…
騷屄!真浪!”

  我浪浪的哼哼著,笑著說:“張哥…張哥…快!……操得我高潮來了!……
快!啊!啊!啊!……啊!”

  我緊緊的夾起腿,屁股玩命的使勁往后狂頂,張哥好象騎馬一樣在我的身上
撒歡的操著,大叫著:“出來!……哦!……給我尿!使勁尿!”

  “啊!……”我的大腦一陣發白,渾身一顫抖,久久憋著的一泡熱尿‘滋’
的一下噴了出來,黃色的尿液噴撒在床上。

  張哥見我的熱尿被他操得噴了出來,更加激動起來,他把雞巴插在屄里,一
使勁就把我從床頭拉到地上,我一瘸一拐的在房間里慢慢的轉著,張哥在后面繼
續使勁的操著,我一邊轉,一邊還要撒尿,熱熱的尿液噴灑在地上。

  張哥把雞巴拔出來,我一陣晃動,差點沒坐在地上,尿也撒完了。

  張哥捏著雞巴根,他的雞巴顫抖著挺了好幾下,差點沒射出來,好不容易把
這股勁壓了下去,張哥大大喘息了一口氣,用手拍拍我的屁股,說:“來,操屁
眼。”
我站在房間的中央,微微分開腿,把兩只手按在膝蓋上使勁的低頭撅屁股,
張哥站在后面,分開我的屁股,露出屁眼,雞巴對準以后,使勁的插了進去,一
下就插到底!我‘哎呦!’的叫了一聲,張哥開始慢慢的前后晃動著屁股,硬硬
的雞巴在屁眼里開始進進出出起來。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雞巴干燥的在我
的屁眼里進來出去,張哥一下子把雞巴抽出來,轉到我的面前,雞巴一挺,對我
說:“來,使勁唆了兩口,多弄點唾沫。”

  我一擡頭,一張嘴,一口把雞巴叼住,大力的吸吮著,張哥受到刺激,雞巴
使勁的在小嘴里又狠插了兩下,拔了出來。我沖著雞巴吐了兩口唾沫,張哥重新
來到我的背后,雞巴再次插了進來,這次,張哥更加快速的操著屁眼,我也浪浪
的叫著春:“啊!啊!!啊!張哥!好棒!痛快!……哎呦!哎呦!哎呦!……
使勁操!使勁呀!”

  張哥扶著我的屁股,快速的用雞巴操著,大雞巴經過唾液的潤滑,在屁眼里
滑溜的伸縮著,我只覺得屁眼里陣陣的郁悶,一下一下使勁的縮著屁眼,夾住雞
巴。

  張哥狠狠的操了兩下,抽出雞巴,拉著我來到床鋪上,我自覺的躺在床上,
把頭搭在床沿,張哥撸掉避孕套,一擡腿,騎到我胸脯上,用手捏著我的乳頭,
雞巴使勁的插進我的小嘴里,快速的一陣狠操,突然驚叫一聲‘呦!……’,突
突的射出白花花的精液來。

  他一邊快速的撸弄著雞巴,一邊對著我張開的小嘴噴射著,白色的精液噴灑
在我的舌頭上,我只笑嘻嘻的看著他,直到他再也射不出來了,我才‘咕咚’一
下把精液咽了下去……

  操完以后,我陪著張哥在廁所里洗了個熱水澡,男人爽了身子,又洗了熱水
澡,頓時精神煥發,他穿好厚厚的衣服,攏攏頭,然后從錢包里掏出幾張大票,
塞進我的手里,笑著說:“下次我過來的時候先給你傳呼。”

  我笑著點點錢,樂著說:“謝謝大哥了!每次都多給!下次您再來,一定給
我打傳呼,下次再來呀!”

  我把張哥送走,一邊點著錢,一邊合計著怎麽分配。然后快速的穿上衣服,
直奔醫院。

  ……

  自從上次見過阿毛后,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這些天,我沒日沒夜的干,
弄了點錢把丈夫送進了醫院,瞎眼的女兒我托付給了阿毛,阿毛把她送到了阿毛
的姥姥家,我曾經去看過,那是個很好的老太太,我放心。

  丈夫的身體越來越不好,雖然進了醫院,但我們只能住普通病房,丈夫咳嗽
得越來越厲害,已經開始見紅了,醫生不只一次的嚴肅對我說,要我有個心理準
備,因爲他的肺氣腫時間太長了,已經發生病變,估計可能是肺癌,最省錢的治
療也是每周兩次的放化療,錢太多了,已經上萬,我支付不起呀!只能勉強在醫
院耗著,能讓他多活一天都好。

  我到了醫院,先是到住院處把這幾天積攢的錢交給了會計,然后到食堂買了
點吃的,送到丈夫的病房里,阿毛真的很好,特別交代了他手下的兩個小混混在
醫院里守著。

  我進了門,那兩個小混混站起來,很規矩的叫了聲‘俞姐’然后就出去了。
我看著滿身插滿管子的丈夫,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沒掉出來。

  或許是丈夫有了心靈感應,他竟然睜開了眼,看到我,丈夫也一裂嘴,他想
哭,可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干干的泣著。

  我見他醒了,趕忙擦干眼淚,小聲的問他:“想吃點東西嗎?”

  丈夫閉上眼睛輕輕的搖搖頭,然后又睜眼看著我,我坐在他身邊,抓著他的
手,一言不發的和他對視著,我們就這麽靜靜的互相看著,一切都在眼神里表達
出來。

  外面的西北風又‘嗚嗚’的刮了起來,仿佛是在悲鳴,大風帶來了雨雪,散
落的雪花隨著狂風漫天飛舞,城市的夜晚降臨了,病房里很安靜,仿佛時間凝固
了,就在這城市被遺忘的角落里,有我,還有我的丈夫。
從醫院里出來的時候,已是晚上7點。BP機響了起來,我趕忙去回電話。

  “俞姐,我介紹了兩個朋友到你那里去,一會見。”阿毛的話很簡潔。

  我放下電話,趕回四平門。

  阿毛熱情的替我引見兩個客人,一個姓張,張老板,個子中等,30多歲,
不胖,很有文化的樣子,穿著時髦。另一個姓許,許老板,個子比張老板矮點,
30多歲,胖乎乎的滿面笑容,穿著講究得體。

  我送阿毛出去的時候,阿毛忽然小聲對我說:“他們,撚子(錢)多,照到
位了(伺候好了)。”

  我點點頭。

  鎖好門,我笑著對他們說:“兩位老板,別客氣呀,坐呀。”

  我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他們中間,慢慢的脫著衣服,許老板很老道,笑著
說:“大姐好爽朗哦!”

  我笑著說:“咳!您二位都是阿毛的朋友,不是外人,我也就不和您上俗套
了,大家出來玩,不就是圖個樂和嗎?來,我幫您脫衣服。”

  說完,我幫著張、許二人把衣服脫了,我仔細一看,兩個人身上都是白白淨
淨的,雞巴也干淨,不大不小很適中,我拉著他們坐到床上,慢慢的撚著他們的
雞巴,笑著說:“嗳呦!好大的貨哦!許老板,您的雞巴真夠個兒!”

  他們二人的手在我身上亂摸著,許老板樂呵呵的說:“大姐,別捧我!我識
得的。”

  我對張老板笑著說:“哎呀!張老板,您的雞巴也不小呀!”說完,我對他
們說:“說老實話!我干了這麽多年,還是第一次碰到這麽大個的雞巴!又粗又
長!一會操起來肯定帶勁兒!”

  張老板和許老板在我小手的撸弄下,雞巴已逐漸挺起,我一邊撸弄著雞巴,
一邊讓他們的手在我的乳房和浪屄上緊摸著,我一邊有感覺的小聲哼哼,一邊浪
浪的道:“我說,二位老板,咱們誰先上?我這兒可刺癢著呢!要不,咱們開個
洋葷,也學學老外,玩個三人行什麽的……一個插浪屄,一個杵屁眼,然后,我
再給您唆了唆了大雞巴,讓您美美的把精子射出來!怎麽樣?”

  張老板嘻嘻的笑了,對我說:“阿毛早就和我們說,大姐的人浪,活翹,今
兒我們來,還就是爲玩這個來的!來!”

  張老板和許老板分別帶好避孕套,張老板躺在床上,我對著他挺起的雞巴吐
了口唾沫,用手猛撸了兩下,然后跨到他的身上,雞巴對準浪屄使勁坐了下去,
張老板舒服的哼出了聲。

  我將雞巴連根坐進屄里,屁股前后小范圍的伸縮著,轉頭對著許老板的雞巴
吐唾沫,等雞巴潤滑了,我拉著雞巴頂在屁眼上,許老板騎在我的屁股上,慢慢
的把雞巴插進屁眼,等雞巴都到位了,我忽然大聲的哼了出來,‘操!’張老板
和許老板同時挺起屁股,一時間,房間里嘈雜起來……

  “嘿!嘿!嘿!嘿!…”許老板快速的前后運動著屁股,粗大的雞巴在屁眼
里抽插,黏糊糊的肛油加速了雞巴的潤滑,許老板看著小屁眼被雞巴操得亂翻,
撒歡的插了起來。

  “哎!哎!哎!哎!……”張老板在下面一邊使勁的揉弄著我的乳房,一邊
看著我浪浪的樣子,大力的往上挺屁股,屄里黏糊糊的淫液弄得他特別爽,張老
板激動的操著。

  “發!……呀!……爺!……天!……哦!……啊!”我一邊搖晃著頭,一
邊胡亂的叫嚷著,前后夾擊的刺激,讓我頭腦里一片空白。

  ‘撲!’的一下,許老板從屁眼里拔出雞巴,雞巴在空氣中高挺了兩下,許
老板呼呼的喘著粗氣,一把把避孕套撸了下來,說:“好玄!屁眼太緊了!差點
把套子搓破了。”

  說完,許老板用手指伸到我的屁眼里摳著,然后看著張老板說:“你來玩玩
這,油都出來了!”

  張老板一把把我推開,許老板重新帶上一個新的避孕套躺在床上,我跨在許
老板的身上,張老板在后面插屁眼。

  這個三人行足足玩了將近半小時,許老板突然緊張的說:“我……我要來!
躲開!”

  說完,他大力的把我推到一邊,張老板也閃開,許老板按住我的屁股,顫抖
著手捏著雞巴插進屁眼,然后玩命的使勁操著,屁股一下比一下快!

  我知道他就快射精了,也急忙淫叫起來:“啊!啊!屁眼!啊!啊!屁眼!
啊!啊!”

  在我一聲聲屁眼的亂叫聲中,許老板抽出雞巴,快速的撸掉避孕套,我急忙
起身含住他的雞巴頭,許老板大叫一聲“爽!”,雞巴在我的小嘴里射出熱熱的
精子!

  與此同時,張老板趕忙將雞巴塞進我的屁眼里抓緊操著,我剛剛咽下許老板
的精液,再次大聲的叫嚷起來:“嗳呦!痛快!啊!啊!啊!啊!!”伴隨著我
最后一聲淫叫,張老板還沒等把雞巴抽出來就射精了,他死命的按著我的屁股,
雞巴插進屁眼里一動不動,我只覺得屁眼里的雞巴擴大好幾倍,一陣亂挺,火熱
的精子射了出來!

  ……

高潮以后,張老板和許老板穿好衣服,許老板淫笑著對張老板說:“你還是
不行呀!還沒抽出來就放炮了!”

  張老板也不甘示弱的說:“別管怎麽說,我比你放炮放的晚,嘿嘿。”

  兩個男人互相打趣著。

  我笑著伸出雙手的大拇指說:“兩位老板都很強!很棒!操屁眼能操到這個
程度的,就屬您二位了!”

  張老板笑著說:“大姐,再怎麽說,沒有你這個小屁眼,我們也沒這麽爽!
哈哈哈!”

  我和許老板也跟著笑起來。

  許老板站起來,從錢夾里拿出幾張大票塞進我手里,樂呵呵的說:“下次還
找你!嘿嘿。”

  我點了一下錢,真不少!急忙浪浪的笑著說:“許老板!看您說的!干嘛下
次呀!這次不好嗎?要不,咱們再點兩炮?…”說完,我小聲的對他們說:“哎
呀!第一次,咱們玩的規矩,要是知道您二位是那麽爽快的人兒,咱們玩點兒髒
活兒,那才叫爽呢!”

  張老板眼睛一亮,淫笑著說:“什麽活兒?”

  我笑眯眯的說:“不帶套子跑旱船,然后給您來個活叼,放炮以后,還給您
用小嘴唆了個干淨……”

  張老板躍躍欲試就想上,許老板一拽他,笑著對他說:“忘了!還有飯局
呢!”

  一句話提醒了張老板,張老板滿臉惋惜的說:“算了,算了!下次再玩
吧。”

  我見沒什麽希望,轉臉笑著說:“沒關系,我還能跑了不成?早晚讓您
爽!”

  張老板和許老板客氣的笑了笑,向門外走去。

  送走了他們,我穿好衣服,準備給自己弄點吃的,這時BP機又響了起來,
我心說:阿毛真好,又有生意了。

  趕忙下樓去回電話,撥通電話,阿毛急速的說:“俞姐!你!………女兒丟
了!”

  聽到這個,我覺得眼前一黑,好玄沒栽倒,定了定神,嚷到:“阿毛!你說
什麽?”

  阿毛再次說:“俞姐!我說的是真的!你別著急,我已經撒下所有的弟兄去
找了,女兒真丟了!”

  “阿毛!!要是我那個瞎眼的閨女怎麽地了,我就把你宰了炖著吃!!!”
我真是急瘋了,根本不知道說什麽。

  阿毛也害怕了,急忙說:“俞姐,我真的叫所有人都出去找了!下午姥姥說
出去買菜,可她老糊塗了,忘了鎖門,再回來的時候,單元門大開著,閨女也不
見了!俞姐,你別著急,我他媽挖地三尺也把閨女找回來!”說完,阿毛挂掉電
話。

  我急忙說:“喂!喂!”可是,電話挂斷了,再撥,已經無人應答。

  放下電話,我愣愣的站在雪地里,四周灰蒙蒙的一片混沌……

  ……

  整整三天,我就這麽一直坐在丈夫的病床旁邊,傻傻的看著他,阿毛滿臉風
塵的站在我旁邊,我知道,女兒還是沒找到。

  我扭過頭,看看阿毛,阿毛低下頭。我苦笑著說:“阿毛,別找了……這事
兒也不怨你,更不怨姥姥,姥姥歲數大了,別嚇著她……要怨,只怨……唉!阿
毛,你說的對,我的命太苦了!……”

  阿毛剛要張嘴說話,我揮了一下手,轉臉看著昏迷的丈夫,小聲的說:“我
哪兒也不去了,只想守著他,安靜點……”

  阿毛愣了一下,忽然一跺腳,走了出去。

丈夫已經整整昏迷兩天了,醫生把我叫出去,只對我說了一句話:準備準備
吧,別到時候……后面的話我根本沒聽見。

  連日的疲勞,我靠在丈夫的旁邊昏昏的迷糊。

  突然,我覺得有人碰我,我激靈一下坐了起來,只見丈夫竟然睜開眼,看著
我,我急忙湊過去,小聲的問:“餓嗎?”丈夫搖搖頭,我繼續問:“渴嗎?”

  丈夫使勁的對我說:“咱女兒呢?我想看看。”

  我裝著笑,說:“快過年了,我把她送到一個姥姥那兒去了,那很好,有暖
氣,有好多好吃的,餓不著她……”下面的話,我實在編不出來了,眼淚幾乎掉
了下來。

  丈夫的聲音忽然清晰起來,他看看外面灰蒙蒙的天空,嘴里唠叨著:“哦,
快過年了……女兒別餓著……別凍著……過年了……快過年了……”

  丈夫好象很困,慢慢的閉上眼睛,突然,他又睜開眼,瞪大眼睛仔細的看著
我,對我說:“哦,對了,還有個事兒,以后,不管怎麽苦,你也別出去做了!
好好照顧女兒,聽我一句吧……”說完,丈夫緩緩的閉上眼睛,我的眼淚再也止
不住了,瞬間流了下來……

  ……

  ……

  丈夫就這麽走了,撇下我……

  ……

  ……

  過年了!

  大街上熱鬧起來,人們的臉上喜氣洋洋,到處熱鬧非凡,電視里,電台里,
到處是歡聲笑語,鞭炮聲,笑聲,唱歌聲,一片歡樂……

  我還是穿著那身破舊的衣服,一瘸一拐的走在路邊,慢慢的拐進了小胡同,
慢慢的走進我那間破房子,屋里好冷呀!外面的天空還是那麽混沌,灰蒙蒙的。

  我和衣躺在床上,摸到了女兒的那個破舊的布娃娃,我把它抱在懷里,仿佛
女兒在我的懷里,輕輕的拍著,我從口袋里拿出一個白色的藥瓶,顫抖著擰開蓋
子,把藥片到進手心,一粒粒的放進嘴里,把那苦澀而冰冷的藥片仔細的嚼碎,
慢慢的咽下去,心里想著:吃吧,吃吧,吃完以后,就能見到丈夫了,還有女
兒……

  啊!我好累哦,好困!我想好好的休息,好好的睡一覺,一覺醒來,沒有了
寒冷,沒有了饑餓……我死死的抓著那個布娃娃……抱著它……

  忽然間……

  天空仿佛放亮……

  大地一片明媚……

  一片廣闊的天地……

  沒有了饑餓……

  沒有了寒冷……

  到處是綠茸茸的草地,到處是盛開的花朵……

  我又看到了丈夫,他微笑著招呼著我,懷里抱著女兒……

  我撲向他們……

  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跳呀!笑呀!……

  跳呀!笑呀

               【全文完】




















0.020293951034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