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跟你講講女人的性生理吧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叫祁劍,今年已經三十五歲了,是杭州一家大型外企的白領. 從小我在北
方的軍營�長大,讀的是部隊的子弟學校,老師和父母的管教都很嚴格,自小我
就酷愛踢足球,當地一個少體校的老師看我踢球後,幾次三番地找到學校和家�,
要招我進體校,但家父、家母都是大學畢業後才參軍,雖然入伍多年,但對此都
很不以爲然,堅決不讓我去,就讓我好好讀書,說的自然是“書中自有黃金屋,
書中自有千鬥粟”、足球隻能作爲業餘愛好之類的道理,家父說我要是敢爲了踢
球不讀書,就打斷我的腿,一向聽話的我隻好安下心了讀書。八七年考進了上海
一所著名高校的經濟管理系,成爲我們學校多年來第一個考進除軍校以外的地方
名牌院校的學生。畢業時我隨已經轉業的父母親把家安到了杭州。

    現在我已經成家,結婚生子,事業小成,身材修長,外表俊朗的我,爲了應
酬,也常常出入那些聲色犬馬的娛樂場所,這些年杭州的很多夜總會、娛樂城在
全國皆小有名氣,很多北國江南甚至外國的妙齡女郎都來淘金,我的幾個朋友去
了幾回就樂不思蜀,流連往返了,對此我不屑一顧,每次去都是爲了陪一些重要
的客戶,到了那�也是正襟危坐,極少跟小姐打情罵俏,頂多是牽著她們的手跳
兩支舞,就算她們投懷送抱也是置之不理,公司的一些年輕女孩也一有機會就暗
送秋波,我均視而不見,以至於她們私下�議論說我這人是不是有毛病。

    其實我不象她們說的那樣清心寡欲,隻要一看見那些高挑豐滿的已婚婦人,
特別是那些知識女性我就會性緻勃勃,哪怕是在路上,也不禁要多看兩眼。剛進
公司做的是美容化妝品業務,女性是主要的客戶群,我親切地接待她們,熱情地
介紹産品,周到地提供服務,公司代理的幾個著名品牌的化妝品業務一下就紅火
起來。腦子�雖常幻想著跟她們中的盡情作愛但從不動手動腳,口碑好業績又很
突出,所以沒幾年就從負責美容化妝品的部門經理,升遷爲主管經營業務的副總,
當初把我招進公司的人事主管就是一個風姿綽約、高挑豐滿的中年知識女性,現
在她已經遠渡重洋和家人一道移民到新西蘭去了。

    現在想起來主要我讀大學時的那段經曆,使我對這些年輕膚淺的女孩子沒啥
興趣,我現在的妻子是另一個讓我領略到人生最美妙感覺女人,比我大二歲,是
位眼科醫生。她和她的姑姑都是莎士比亞說的那種理想的女人:“在公衆面前像
天使一樣聖潔,在孩子面前像慈母一樣慈祥,在丈夫面前像魔鬼一樣淫蕩。”隨
著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愛我的妻子,不僅因爲她漂亮、賢惠、能幹,我覺得歲
月的流逝把她雕琢的更加性感動人,生過孩子以後,身體發育得更加完美,讓我
如癡如醉,愛不釋手。我和父母親住在同一個小區,二老常把孩子接去住,平常
我們倆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作愛,花樣翻新,不知疲倦。我打內心�感激那位把
她介紹給我的女人,我的老師,她的姑姑——楊蕙,有了她們兩個之後,一般的
年輕女人在我眼�如同一段枯木,我喜歡她們這樣的婦人。我最喜歡跟妻子在梳
妝台的鏡子前面盡情地作愛,腦海�時常浮現出當年的情景……

    我到上海讀書的時候才17歲,開學初的一天,全班同學集中到大教室與班
主任見面。我坐在座位上望著窗外,百無聊賴地玩弄著圓珠筆,突然覺得嘈雜的
教師一下安靜了許多,原來講台上已經站著一個大概三十多歲的女人,身材高挑、
挺拔而且豐滿、圓潤,一頭烏黑濃密的長發,燙成了大波浪,自然地披散在肩膀
上,小巧的嘴巴,塗了口紅,下嘴唇長得比上嘴唇厚一點,很好看,她的皮膚特
別好,白�透紅,散發著健康的光澤,胸部很挺,筆直的雙腿很勻稱,後來在課
我發現這雙大腿總是穿著絲襪,有時是連褲襪,有時候是有些魚網紋的長襪,把
雙腿襯托得更加修長. 渾身散發著那種成熟女人特有的動人風韻。安靜下來以後,
她自我介紹道:“我叫楊蕙,是你們的班主任,也是你們的心理學老師。”當她
念到“祁劍”時,我響亮的應聲說“到!”,她停了一下,從花名冊上擡起頭,
看著我微笑了一下,她的牙好白好整齊,聲音也很有特色,微微有點沙啞,但是
很有磁性,我的很多同學都非常喜歡聽她上的課. 當時她已經四十歲了,看上去
年輕,富有活力,跟她練習瑜珈很有關系。後來我才知道,她叫床的聲音更加撩
人心魄。她不僅傳授給了我許多知識,讓我從一個少年變成了一個男人,更讓我
真正體會到了男女之間盡情歡愛的那種美妙,這感覺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底,十
幾年了,一直無法忘懷。

    開學不到一個月,母親來上海出差順便到學校來看我,在校門口與楊蕙不期
而遇。她們好開心,母親說:“小祁,楊老師是媽媽的同學呢!還不快叫蕙姨。”

    我漲紅著臉嗫嚅著叫了一聲。“哎!老同學,侬也別介多事體了!你家祁劍
老出色的了,開學時我看她就覺得面熟,本來想查一下她的檔案,後來一忙,就
忘記了。這可愛的小毛頭果然是侬格兒子啊!”楊蕙笑著應道,“其實怪你,兒
子來上海讀書,也不告訴我一聲。”母親連忙說道:“哪�是的,這次來就是要
來找你的,你給我的電話號碼怎麽停機了?”楊蕙說:“哦,搬家後電話號碼改
脫了,也忘記把這個號碼告訴你啦!難怪,難怪!今天我請你們母子倆吃飯,好
唔好啦?”

    晚飯是在四川路上的一家餐館�吃的,環境很幽雅,菜肴也很精緻,菜是蕙
姨點的,她點菜很從容也很熟練,看得出她是這�的常客,也是個生活比較講究
的人。我們都吃得很愉快,席間她跟母親說了很多,我從中了解到她丈夫姓龐,
是她們的校友,前兩年下海自己辦了個公司,賺了不少錢,把剛上初中的兒子送
到英國去讀書了。龐先生和他公司�的一個年輕的女孩“拎唔清”,在外面買了
套房子同居了,常借口出差不回家,當時還沒有包“二奶”一說,但此類事在有
錢人當中並不少見。所以那套裝修得很好的三居室平常就她一個人住。我現在還
奇怪他怎麽會犯這種錯誤?把那麽完美的一個女人晾在一旁,真是身在福中不知
福啊!突然聽到蕙姨說:“老同學,侬放心好了,我會照顧好祁劍的,下星期就
讓他住到我那�去,洗洗涮涮的會方便一點的。”母親說:“太好了,這樣我就
更放心了,你別看祁劍話不多,其實這混小子野著呢,這些年,我和他爸看他看
得可緊了。你也替我好好管教管教他哦!”蕙姨接口說到:“管教什麽呀!你們
家祁劍蠻可愛的,功課好,足球踢得好,體格老棒的。住到我那家�,不僅可以
防止小女生影響他學習,還可以替我壯壯膽子,平常老是一個人,晚上還真有點
害怕。”沒幾天,我就從學生宿捨搬到她家�了。上課時我跟同學一樣稱她楊老
師,在家�,她讓我喊她“蕙姨”。

蕙姨穿著比較開放,夏天有時會穿著短裙上課. 由於裙子短而且材質很輕簿,
很容易就可以看到她下面穿的內褲的外形與顔色。更因她平常對我很溫柔體貼,
不像媽媽老是用命令的口吻跟我說話,加上她姣美的面容和她的身份以及不輸給
年輕女子的身材,很有成熟女性的韻味,我從心眼�愛上了她。我的性啓蒙也從
此開始。

    有時我會趁蕙姨在客廳隨著音樂練習瑜珈沒注意時,藉口幫忙而在蕙姨背後
從鏡子�偷窺蕙姨彎腰時健身服�兩個大大的乳房和深深的乳溝,想象著緊身窄
裙內穿著性感小內褲與透明絲襪的誘人景色,有時運氣好,在她走光時甚至可以
趴下來直接偷窺她的雙腿間的神秘東西,真的是很爽!我尤其幸運能有這樣美麗
的蕙姨做我的班主任,而且我還和她住在一起。

    一次踢球回來,她正準備洗澡。我凝住了呼吸,從衛生間門縫�看到她緩緩
地脫下了連褲襪、小內褲等下身衣物,等了一會兒,直到聽見沖水聲了,爲了看
更仔細些我便偷偷地站在書桌上,居高臨下由浴室的氣窗往內看,蕙姨的雪白肉
體給我的震憾,不亞於一顆炸彈,她讓我興奮起來。

    蕙姨雖然四十歲了,但是她的皮膚還真是白,尤其那兩個大又白的乳房讓我
看得血脈贲張,看著蕙姨用蓮蓬頭沖洗著白皙滑膩的肉體,還不時揉捏搓弄自己
的乳房,因爲比較大,而且生過小孩,所以乳房微微下垂著。

    當看到她清洗微凸的小腹下面時,我下面一緊就忍不住地手淫直到射出精液,
我趕緊用衛生紙把滿手的精液擦乾淨,但是一想到蕙姨的雪白的肉體,不一會兒
下體又硬梆梆的。再看時,發現蕙姨把篷蓮頭從軟管頭上拔下,而用軟管的頭插
進她的下身,緩緩抽動著,而卻她微眯著雙眼,一副很舒服、很陶醉的樣子。

    過了好一會兒蕙姨才洗好從浴室出來,我推開門縫看到她穿過我臥房前的過
道,上身穿一件半透明的綢睡衣,質料很薄,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她的雙乳,下身
穿著條黑色的三角褲,一直看到她走進她的房間時,我才熄燈睡下,但頭腦中一
直浮現蕙姨美麗的裸體,不知何時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床,跑到浴室脫得赤條條地就洗澡,忘了關門,隻是虛
掩著。過了幾分鍾,我正在抹肥皂,剛聽到拖鞋聲,跟著浴室門就被推開了,一
個美麗的身影進來了,正是蕙姨,她小心地拿出眼刷擠上牙膏,刷起牙來,她沒
穿胸罩,雪白豐滿的雙峰隨著她刷牙上下動彈著,而下身卻穿著那條黑色水晶絲
滾邊的小內褲。從背後看去,她的內褲陷入雙股的中間,隻有一條縫,大大的雪
白肥臀誘人得很,她的一雙粉腿的確更迷人,雪白的耀眼,修長光潔,簡直沒有
一絲多餘的肉。我一邊洗著泡沫一直看蕙姨的半裸體,陰莖不禁挺起。這時蕙姨
已洗好了,轉過身面我著,一見我陰莖豎著,“呀”的一聲,俏臉通紅,“小小
年紀,看不出你還人小鬼大。”

    她的內褲竟是如此窄小,前面的小布條僅僅掩住她隆起的的大陰唇,黑色的
陰毛絕大部分都在外面。而此時我看到蕙姨的下陰在她透明狀的內褲下的朦胧樣
子,有一條細細的紅色肉縫,暗紅的大陰唇上還有許多一叢叢的陰毛。我的陰莖
勃起得更厲害了,突然下腹一陣熱,一股白色的精液急射而出標向蕙姨,蕙姨一
聲驚叫,急忙避開,但有一些已射到她的腳上了。我臉紅耳赤,不知如何才好,
隻連忙用毛巾蓋住勃起的下身,“蕙姨,對不起,我不知道會這樣。”

    蕙姨將玉足上伸到浴缸內打開篷蓮頭,將玉足上的精液沖去,然後就轉身出
了浴窒,經過我門口時我剛好打開門,又碰到了她,我尴尬地笑著說道:“蕙姨,
你洗好了?”“是啊,都洗掉了”她伸出玉足,翹了翹腳趾,然後回她房間換衣
服了。我看她進了房門,輕輕地掩了門. 色膽又起,就又偷偷地躲在門外,從門
縫向�面看去。

    蕙姨一進門就赤了腳,然後一邊走向床前的衣櫃一邊脫她的睡衣,喔,天啊,
好棒的身材。我終於清楚地看到蕙姨絕妙的乳房了,雪白地挺在蕙姨美妙的身體
上,如同一對白色的大饅頭微微地顫動著,那紅色的乳暈清楚可見,看上去隻是
很小的一圈,而乳頭如小小的紅棗,點綴在那迷人雙峰之上。

    她彎下腰,肥大的屁股翹起,雙手在下層衣櫃�找到了一雙淡棕色的連褲襪
和一件無肩式的胸罩,退後兩步坐到床上,把胸罩扣好,試了試松緊,再微微地
俯下身體托起豐滿的乳房,填滿罩杯,她的胸型非常完美,黑色的乳罩把她雪白
的前胸上的那道深深的乳溝映襯得分外迷人。然後把那雙連褲襪卷好,蹦直左腳
尖輕輕地伸進襪中,雙手向上拉了拉,又翹起右腳伸進襪中。很順暢地就把褲襪
拉到了腰際,雙臂又伸進了褲襪中左右撐了撐,然後輕輕地地讓褲襪口束於腰上。

    此時的蕙姨因爲穿上了淡棕色的連褲襪的而顯得更加妖豔,整個下體仿佛通
體透明,而她那半透明的黑色水晶絲小內褲在絲襪的襯托下更具有誘惑力,我睜
大了眼仔細看去,透過一層的絲襪,一層的內褲竟還可以看到蕙姨迷人的肉縫,
那黑色的陰毛在絲襪與內褲的束縛下像一小片黑色的綢緞,光滑迷人。蕙姨看了
看自己的下體似乎覺得陰毛有些從襪中透出於是伸手到褲襪中將露出的陰毛收攏
到小內褲中,又看了看然後將陰毛撫摸得更平整些,然後穿上一件白色的連衣裙
又拿起個包向門口走來,我急忙退回我的房�. 過了一會,房門外傳來高跟鞋的
聲音,我從門縫中望出去,蕙姨婀娜的身影正順著樓梯袅袅而下,然後出了大門
. 一個星期五的晚上,十點多鍾,我正要睡下,門外傳來了蕙姨喊我的聲音,隻
穿了條小內褲的我急忙下樓開門,一看,原來蕙姨帶著三箱書,書都放在門口,
她穿著的上裝是我喜歡的粉紅色短外套加上略爲透明的白色襯衫,下半身則是穿
著輕飄飄的白色絲質短裙,配透明肉色的絲襪著於修長渾園的美腿上,令人産生
無限的暇想,她對我說:“我今天出差帶回了些參考資料,本來想拿到學校去,
但車子出毛病耽誤得太晚了,隻好讓先帶回家�了,星期一再送到學校去。你幫
我一起拿一下”。說著就蹲下身子抱起一個大一點的箱子,叫我拿另外二個小一
些的。在她蹲下的時候,我突然發現蕙姨窄裙內穿著粉色小內褲的下體與透明的
肉色絲襪大腿根部,不禁心中一動,想再看仔細些,她已站起抱起書上樓了,隨
後我也跟上去。上樓梯的時候,由於她在我前面,她那兩條腿跨開的時候,裙內
的風光都被我看的很清楚。她那內褲除了小陰唇部分,其他的地方竟是透明的,
從背後可以清楚看到她大陰唇上的陰毛和她屁眼的樣子,我的陰莖頓時脹大了。

    蕙姨轉身向我看來,見我雙眼注視著她下陰部,就很自然地並攏雙腿。這時
我才發現她看著我,我大窘,不知如何好,同時由於勃起的陰莖把內褲前面頂得
高高的,樣子很不好看,我恨不得在地上找條縫鑽進去,但還是硬著頭皮把書抱
進了書房,口中喃喃著:“對不起,蕙姨!”“把書放好,到我房間來一下。”

    說完,蕙姨就向她的房門走去。呆了一會兒的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走進
了她的閨房。

    “來!過來這邊坐,可以輕松一些!”進房已經坐在床上的蕙姨站起身然後
拍拍身旁的床單,示意我坐下來。

    “你到底是怎麽了?”我面紅耳赤地遲疑不決. “你講呀!剛才什麽事跟蕙
姨講講,也許我能幫你?”

    “我覺得羞於啓口”

    “有什麽好害羞的?到底怎麽了?”

    “如果我老實說,蕙姨可不能笑我喲?”

    “當然!絕對不會笑你,趕快說吧!”

    “那我說了,剛才看到蕙姨下面,感覺很好奇,前幾天我偷看蕙姨洗澡時,
蕙姨你不要罵我啊!……你還用水籠頭插進……進你的下面�去,”我指指蕙姨
的裙子�面的下體,“而蕙姨好像很陶醉,最近幾天我老是想著這件事,我覺得
快發狂了,身體血液逆流,簡直快要爆炸了!”

    “青春期的少年對異性會有興趣也是應該的,你別把這種事放在心上。”蕙
姨側過臉微微一笑。

    “可是我很想看女人的肉體,上課時也很想,有時很想三更半夜跑到你身邊
仔細看看你的身體,特別是你下身部份。但我拼命忍耐住。女人的身體構造和男
人有何不同,腦筋�一直固執這種想法,根本無心上課,蕙姨,我該怎麽辦?”

    蕙姨一時語塞。

    “隻要一次就好,讓我仔細看看女人的身體,這樣我也許就會輕松很多,因
爲沒看過,所以才會産生這樣的妄想。”我繼續講著最近我的苦惱事。

    “你想看的是女人的生殖器吧!”蕙姨盡量用冷靜的口吻問道,“隻要知道
她們和男性的生殖器的不同之處,你的心理就會輕松多了嗎?”

    “是的!就是這樣”我說. 蕙姨她咬著小嘴想了想,臉色紅紅又很凝重地說
道:“蕙姨今年四十歲,是個健康的女性,雖然生過孩子,生殖器與處女有一些
不同,但可以想辦法滿足你的青春期的困惑,所以,如果你想真的想看,我的生
殖器可供你三考,希望你看了就不會再有煩惱了,懂嗎?現在你去拉下窗簾吧!”

    我沒想到事情會這樣,有點不知所措,隻顧點頭答應著依言拉下窗簾。拉下
窗簾的房間立刻顯得十分昏暗,蕙姨打開紅色的壁燈,脫下了穿在身上的那件粉
紅色短外套,褪下了輕飄飄的白色絲質短裙。

    終於我看到蕙姨穿著內衣的樣子了,想不到蕙姨穿的內衣竟然是如此的性感。

    我隻看到兩塊肉色且幾近透明的胸罩緊緊的包住她那豐滿的奶子,蕙姨暗紅
色的乳頭及雪白的乳溝讓我感到一股暈眩,再往下一看,白膩的小腹下是一件黑
色的兩旁有蝴蝶結的亵褲,那黑色糾結的草叢清楚的印在透明的薄紗底褲上,這
時我下腹突然一陣悸動,一股熱騰騰精液已經噴灑在我的短褲上。

    我嚇了一跳,而蕙姨也察覺到我的失態,頻頻問我怎麽了,我見到褲子已經
濕透,知道沒法掩飾,隻好老實的說出。原本以爲蕙姨會笑我,沒想到她順手抽
了幾張衛生紙並拉開了我的短褲握住了我的陰莖,替我擦拭精液。當蕙姨的小手
碰觸到我的陰莖時,我原已軟化的小弟弟竟然又蠢蠢欲動起來。

    我臉紅紅地趕緊向蕙姨說:“蕙姨,對不起……我……我”,一時我也不知
道該說些什麽。

    沒想到蕙姨倒是很大方的說道:“小祁,你已是一個大男孩了呢!是不是心
中有啥壞念頭了呢?”

    我尴尬的笑笑道:“蕙姨的身材太好了,我從沒看過異性的身體. 所以……

    蕙姨你不會生氣吧?“

    “傻瓜,你不需要說對不起,在我這個年齡,有個年輕人看到我的魅力,而
被我所吸引,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我是有點高興呢。”

    蕙姨幫我擦拭幹淨之後,便拉我坐在她的旁邊,而她卻轉過身去,蕙姨面頰
染上一片暈紅. 隻見她腼腆地慢慢脫下那小得不能再小的透明內褲,露出誘人的
美腿的根部,並用雙手將她的大腿扶正將那妖豔的淫穴朝向我,她那美麗的小貓
咪正呈現在我眼前!

    我張大眼睛看著她的陰戶,兩片肥美的陰唇正慢慢顯露出來。我正想用手指
撥開兩片淫肉而露出黑森林的入口處時,蕙姨說:“好了!現在你可以看我的生
殖器,但你隻準看喔!不許動手動腳的!”說著又慢慢躺下。

    仰躺在床上的蕙姨,極力暴露著下半身,雙腿慢慢的張開,裸露出秘處,我
說:“蕙姨,燈光有些暗,我看不太清,可以近一些麽?”

    蕙姨嗯了一聲,說,“你把我的左腿架到你的肩上,頭離我的下面近一些。”

    我照她話做了,把她的那條還穿著絲襪的美腿架起到我的肩上,我聞到有一
股女人的味道傳入我的鼻子,不禁用嘴親了親她的小腿,然後俯下身體,湊到她
的下陰部,我的嘴離她的生殖器不到一公分。

    “看清楚些了麽?" ”清楚多了“我感到喉頭很幹,咽吞一下口水,將頭伸
向蕙姨的跨間,灼熱的氣息不停由鼻孔噴出。蕙姨的陰部很小巧,寬度不是很寬,
隻有我的兩根手指大小寬,長也不是很長,整個大小好象我們平常吃的淡菜肉。
上面有許多彎彎曲曲的黑毛,隨著她的呼吸一下一下的動著,深處的顔色粉紅粉
紅的,有些濕潤的光澤,聞起來有些淡淡的腥味。

    “哇!這個就是生殖器呀!很漂亮!”我吐出的熱氣噴在她的陰戶上。

    “好了嗎?記住,你隻能看。”過了幾分鍾蕙姨叫道:“看好了麽?”說著
立起上半身,雙手掩住生殖器,面頰漲得通紅,把性器露給小她20多歲的男人
看,還是生平第一次。

    而我體內好像有股燃燒的烈火,說道:“這麽快啊!再讓我看一下,還有不
清楚的地方。”我的手指輕輕拔開她的手,捏住抖顫的肉芽,蕙姨突然間腰部向
上一挺,“啊!………”喉際流出一聲嬌喘,因爲我抓住的是敏感的花蕾。

    “蕙姨!這個突起的肉芽是什麽?”

    “喔…喔…喔!那是陰蒂,哎唷!你不要用手亂碰!”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這個未經世事的小男孩,聞言馬上離開手中
碰觸的東西。

    “蕙姨!左右這兩片垂下來的深紅色肉片,又是什麽東西呢?好多皺褶啊!”

    “唔……那是我的大陰唇,啊……你不要亂摸呀!”

    我的手指一直撫摸著陰唇,“蕙姨,你的大陰唇一直都是這麽樣子的嗎?”

    我好奇地問。

    “不是的,原來是粉紅色,也不是這麽下垂,哦……不要動!後來生了孩子,
年紀一大就變成了這樣子,不過還好了,別人像我這樣年紀,顔色是黑色的呢,
啊……啊!難過死了…,不要…”

    “蕙姨,這個叫什麽?”

    對於我每樣都要用手指確定位置才發出質問的態度,蕙姨覺得有些無奈,屁
股常常不由自主地搖動。

    “那……那是小陰唇,你到底看好了沒有?”呼吸越來越急促,蕙姨如小孩
般嬌啼著,俏臉含春,豔若桃花。“好了沒有,快點看完…我要穿褲子了…”

    “我還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我依然很好奇。而且現在我的陰莖脹得難過極了,
好像有什麽東西要爆發出來。

    “蕙姨!這個小洞是作什麽用的?”我說著,又將手指伸到蕙姨的秘洞,小
心的弄著。

    “啊……啊……”蕙姨的身體大力扭動了一下,“這是尿道孔呀。”

    “就是尿液出來的地方嗎?”

    “對……對啦!你別亂摸……喂!別玩……”我的手指一離開,蕙姨雪白豐
腴的小腹如波浪般起伏,這是因爲尿道口深受刺激,她全身有如觸電般的快感快
速遊走。

    “蕙姨,這�有個粉紅色的小穴,這是幹什麽的呀?”

    “啊!……不行,手指不能碰,那是陰道,生小孩的洞穴,當年你弟弟就是
從這�出來的,不要亂摸!…哎唷……把手指快撥出來!”蕙姨腰部一陣亂搖,
臉龐忽青忽紅兩腿不斷的顫抖,一股乳白色的液體緩緩洩出。

    “哦!生小孩的洞,那小孩子是怎麽在你的小洞生下的?啊,蕙姨,你下面
流出了什麽呀,跟牛奶一樣的”

    “都是你壞啦,啊!啊!啊……”她嬌喘了幾聲繼續說,“那要男人的精子
通過陰道,進入子宮結合我們女人的卵子才可以生下小孩,你弟弟就是從蕙姨的
這�生出來的。”對於我不住的提問,蕙姨還真是有問必答。

    “那男人的精子是怎樣進入你的陰道的?" 我手指拔了一下蕙姨的陰道口。

    “喲,不要,啊…啊……,那是男人的……男人的陰莖插入我的陰道,然後
在�面射精的。”蕙姨的臉越來越紅,嬌喘著,下體不住扭動著,而上身卻無力
地躺下,雙手扳住我的頭,兩條美腿緊緊地勾住我的脖子。

    “男人的陰莖就是我下面的東西麽?" 我摸了摸了下面,”陰莖脹得很大,
你的小洞洞很小,會進得去麽?“

    “啊……啊……你不要再問了,當然是進得去的”

    “真奇怪!”我嘟哝著,看看蕙姨的陰道小小的,而我的陰莖現在起碼有三
根手指粗真是有點想不明白。

    “你完全了解了沒有?嗯……嗯…………”

    “蕙姨!你變得好奇怪唷!”我看著蕙姨的紅脹而濕潤的下體,發出驚叫聲。

    “什麽?……我有什麽好奇怪的?”蕙姨好不容易才擠出聲音。

    “你生小孩的洞穴有好多水流出來哩!比剛才的牛奶還要多,呀!都流到屁
眼那�去了。蕙姨,你到底怎麽了?”

    “小祁……都是你不好啦,害得蕙姨這樣……,喔……啊…喲……”她抑止
地悶聲叫了出來。

    “爲什麽是我不好?”

    “都是你亂摸……我才會變成這樣子。”她呻呤著。

    “我隻是用手指碰一下就會這樣嗎?”我又將手指搔了下蕙姨的陰道口,然
後將陰唇向外翻出露著陰道內壁。“這是什麽,粉紅色的,很嫩很嫩的,呀,有
水從這兒出來了。喲,蕙姨你的屁股都濕了呀!”

    頓時,蕙姨不禁地挺起腰桿,雙腿亂動,嬌喘連連. 蕙姨整個人好像暈眩了,
陷入半昏迷狀態。

    “哎唷!………不要再搞了!小壞蛋……我…我快要不行了,啊啊啊……放
手,好壞你。今天…今天…給你……你看…看我的……生殖器就……到…啊…啊
………到此爲止吧”。

    蕙姨努力想坐起,她用力扳著我的頭,向上挺起,終於振作起來。可是裸露
的性器被我用手指亂摸亂挖,她迷亂的心情已被推往亢奮的欲潮,她將穿著絲襪
迷人粉腿從我的肩上放下,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不停喘著氣。

    而我此時對於蕙姨的生殖器已完全著迷了。雙手輕輕摸著蕙姨的雙腿、下陰
部位。蕙姨也任我摸她,過了一會兒,蕙姨伸手推開了我的雙手,摸了摸她自己
的陰部,感到都是她流出的水。不禁眉頭一皺,說:“小祁,侬這小毛頭剛才真
是太過分了。說好隻能看一看的,可侬不但摸我,而且撒野用手指捅到我的陰道
�,真太過分了,害得人家現在老難過的”。

    “去,給我拿紙巾去,給蕙姨把身上擦幹" 蕙姨躺在床上對我說,”等一下
扶我到洗手間去,我要洗個澡。“我站起身拿起手紙,然後跪到床上伏在她的腳
下小心將她下身的水漬拭幹,這時發現她的陰唇都很腫大,說道:”蕙姨,你很
痛麽?剛才你一直都是在呻呤著,現在你的陰唇都很紅腫了。“

    “沒啥事體的!這是女人的一種性生理反應,跟你講講女人的性生理吧。”






















0.015241146087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