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母愛亂情 1-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李夫人這次…請你來…是…是…想和你商量李倫同學跳…跳…級的事,李
倫同…同學現在的…的…水平就算直接跳到高三也是沒…沒問題的,如果夫…夫
…人同意的話我…我可以向學校申請…。」

  不等面紅心跳的老師把話說完,婦人低下她那雙可令世間男人心醉的雙眸,

  微感歉意的柔聲說道:「謝謝老師的一番好意,我家這孩子天真的很,和高
年級的那些同學在一起多半無法和他們很好的溝通相處,還是和他同年的學生在
一起穩妥一些。」

  老師聽後微感意外,隨後結巴的說道:「啊,這樣的話那就…就按照夫人的
意思辦…辦吧。」

  「老師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我就先告辭了。」婦人又柔聲說道。

  老師聞言後慌張的站起身:「李夫人那…那…請慢走…不送了。」說著老師
極其不自然的伸出他那僵硬的右手,伸到一半想想不妥又收了回來,神情極為尷
尬。

  那婦人也被老師弄得有些不自在起來。

  看這那婦人被自己弄得這般不知所措,老師更是羞急萬分,漲紅的臉上豆大
得汗珠從臉上劃下。

  看著這位比自己年輕許多的老師如此窘迫的神態,婦人用她那纖細嫩白得如
玉一般的手捂起俊俏的小嘴,嫣笑起來隨後伸出玉手。

  老師看後連忙又伸出手與婦人握了起來。

  看著婦人離去的背影,老師竟有些癡了。

  「 咳! 」一聲咳嗽聲從身後傳來。

  老師這才回個神。想這自己的癡態都被其他兩位老師都看在眼裡,臉又是一
紅。

  老師慢慢的坐了下來。

  「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後面一位女老師低低啐罵道。

  聲音很低多半沒想讓人聽見,可還是被其他兩位老師聽見。男老師這時更做
不住了,拿著課本提前去了教室。

  這時辦公室裡就剩下後坐的兩位女老師。

  另一位女老師笑道:「別恨啦!這麼漂亮的女人我還是頭一回見到。別說男
的了,就是我看著也一樣心動。」

  「這女人就是那學生的媽?看見那孩子長得比女人還漂亮的臉,就知道她媽
一定是個大美人。」

  一旁女老師聽後急道:「秦姐,你說什麼瘋話,小心被別人聽去成什麼樣」

  「哎喲……還擔心我,不看看你這小呢子--看見那孩子……」

  女老師聞言大羞。急把秦姐的話打斷,羞道:「秦姐,你在亂說,我就不理
你啦。」

  秦姐笑道:「好好,不逗你啦。」話音剛落秦姐又把臉湊過去說到:「你說
那女人有多大歲數了,你看那身段、那臉蛋,我要是有她一半漂亮我就知足了」

  女老師笑道:「我怎麼知道,不過好像不是很老。好像三十多一點。」

  秦姐好奇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女老師聞言臉一紅,小聲的說道:「上次王老師問過李倫那孩子,我隱約聽
到的。」

  秦姐吃驚,笑道:「王老師?他都那麼老了還有這心?」

  「秦姐,你別亂說。王老師怎麼會是那種人。說……說不定是為了其他什麼
事才…才問的…」

  女老師越說越小聲,自己也覺得這理由有些牽強。

  秦姐又小聲的笑道:「男人都一個樣,那麼漂亮的女人哪個男人見了不心動
你看剛才小劉那樣,魂都不知丟到哪兒去了。」

  女老師聽後,皺起柳眉委屈得說道:「秦姐別說了。」

  秦姐看出了女老師的心思,不想她難過,也就沒在說下去。話鋒一轉引女老
師聊起其他事兒去了。

  婦人到家時,已是黃昏。

  一進門就聽到一個稚嫩的聲音叫道:

  「媽你回來了,飯我已經煮好了,就等您回來做菜了。」

  婦人膩愛的看了這美少年一眼柔聲說道:「媽這就去做,你去忙你的吧!」

    美少年甜聲笑道:「我作業做完了,我給媽打下手吧。」

  婦人摸摸美少年的頭道:「那敢情好呀。」

    母子兩有說有笑的一起張羅起晚飯去了。

  婦人名叫李玉貞,年少時生活在日本。父親是大陸的一位教授,由於工作原
因在日本生活了很長時間後,又回到大陸。李玉貞和她母親自然隨父親回了大陸。

  母親是位日本傳統舞蹈家,隨丈夫回到大陸後就做起了家庭主婦。

  因為母親是日本人的原因,玉貞至今還有著些許日本人的生活習性。十八九
歲時嫁給了一位大陸的富家子弟,二十歲就產下一子取名李倫,也許連上天也嫉
妒這位富家子弟。在他結婚後的第五個年頭突然暴病身亡。此後夫家認為她是紅
顏禍水,是她剋死他們的寶貝兒子從此不給她好臉色看,一心想把她趕出家門。

  李玉貞雖是女子但也有幾分傲氣。不要夫家分毫,也沒回自己娘家,獨自帶
著李倫在X市生活。

  李玉貞從小就習的一手好古箏和日本傳統舞。她的音樂天賦遠高於她的舞蹈
天賦,所以她的古箏造詣頗深。也憑著她的這門技藝,沒讓她的孩子受什麼苦,
母子二人也生活的相當不錯。

  晚飯後母子兩人依靠在沙發上看著著電視,李倫正依偎在玉貞的胸前精精有
味的看著電視。

  李玉貞一邊用手輕撫李倫的頭,一邊愛憐的看著自己的孩子。心想:這孩子
生得太像我雖漂亮卻沒男子氣。那身形也極像女人皮膚白淨手腳纖細看不出半點
男孩應有的肌肉,會不會以後不好找媳婦。

  想到此處李玉貞柔聲說道:「鳳兒,你看你這身體半點肌肉都沒有,小心以
後娶不了媳婦,還不去鍛煉鍛煉。」

  李倫邊看著電視邊漫不經心的說道:「我才不去呢。最不喜歡肌肉了。」

  玉貞聽後微笑道:「那不怕你以後找不到媳婦呀。」

  李倫聽後輕擡起頭,露出狡黠的笑容道:「不會,在學校裡女老師們最喜歡
我了。」說完又把頭貼在母親高聳的胸前看著電視去了。

  玉貞輕啐道:「這孩子……」

  眼兒微閉,像是從兒子話中明白些什麼,也就沒在說什麼。

  夜已深,李倫還不肯睡覺,在床上和李玉貞嘻鬧著。李倫把李玉貞壓在身下
不停的撓著她的癢癢。

  她一邊推拒著兒子在她身上做惡的雙手一邊求饒笑道:「風兒別鬧了媽……
媽認輸了……別……鬧……媽投降……都依你……」

  看著被自己打敗的媽媽,李倫得意的把頭壓在玉貞的胸前喘著氣說道:「看
你還敢不敢不給我買新電腦。

   「買~~我家小祖宗要我怎敢不買。」李玉貞笑道。

  李倫哼哼倆聲以示他在家裡的霸主地位。李倫此時看著媽媽嬌媚的臉蛋還有
那不住起伏的豐滿酥胸眼神漸漸火熱迷離起來。

  李玉貞此時正用她那潔白的玉手輕撫酥胸順著氣兒,她不知道這個漫不經心
的動作更讓她顯得妖媚。發現兒子那火辣的眼神李玉貞僵了一下那眼神看得她有
些不知所措。

  那種眼神讓她感到一絲不安李玉貞俏臉暈紅,雙眸有些迴避著兒子那火辣辣
的眼神。她把那豐腴的嬌軀微微錯開。

  柔聲道:「好了,時間不早了快去睡吧。」

  李倫也覺自己不該這樣看著自己的媽媽聽話的爬下床,乖巧的回房了。

  李玉貞趟在床上思索著,剛才兒子從眼睛裡透露出來的不僅僅是對她的依戀
……還有一絲她從其他男人眼裡常看見的慾望。男人對女人獨有的慾望。

  此後幾天李玉貞小心的留意著兒子的一舉一動,終在一天深夜起夜時,發現
兒子的房間裡傳出一些聲響。

  李玉貞輕輕的推開了兒子的房門悄悄的窺視著,只見李倫此時邊看著電腦上
那淫穢的畫面,邊手淫著。李玉貞雖有些心理準備但真正看見後還是較為氣惱。

  她沒有立刻喝止住李倫,而是靜靜的在門外觀察著。

  看見兒子似乎還無法駕馭那份屬於成人的快樂,嫩白的身軀有些顫抖,套弄
肉棒的右手也較為笨拙。知道兒子手淫的時間不是太長。李玉貞繼續站在門外靜
靜的看著沒有任何動作,似乎想多觀察點什麼東西出來。

  就在這時看見兒子從兜裡掏出一物件湊在鼻尖嗅著神情極為滿足。李玉貞仔
細一看大吃一驚,竟是自己換下來的內褲。差點驚出聲的李玉貞連忙用手摀住嘴
驚怒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就在這時李倫感覺到不對勁,扭頭望向門邊,右手嘎然而止。也一臉驚恐的
看著玉貞。

  玉貞怒容滿面,特別是她那眼角微蹋的杏眼此刻正透露出陣陣寒光看得李倫
冷汗直流,一股寒意直串背心。

  兒子如此醜態竟映入自己的眼簾。玉貞實在無法在看下去快步走回自己的房
間整夜李玉貞都輾轉難眠直到天微亮才睡去,醒來時已是中午。

  李倫也去了學校。玉貞此時正坐在兒子的床上俏臉滿是哀愁,雙眸隱隱范著
淚光,呆呆的看著房裡的那台電腦。

  心情稍微平復後,李玉貞走到電腦旁神色有些遲疑但還是打開了電腦,窺看
著兒子的秘密。

  不久李玉貞就發現了兒子電腦上下載了很多色情電影。每部片子都有介紹的
圖片,稍微看了下,極其淫穢、變態,什麼母子相奸、男女受虐之類的內容。

  看得李玉貞又羞又怒,心兒砰砰直跳。心想這孩子小小年紀性觀念怎偏差得
如此厲害。難道……難道是因為他的緣故?

  李玉貞此刻像想起了什麼急忙起身,在兒子的房裡翻箱倒櫃起來。

  不一會就發現兒子昨日拿在鼻尖嗅這的內褲玉貞此刻臉色煞白,早把世間一
切看得極淡的她此刻也不禁彷徨無措起來。

  恍恍惚惚的回到自己的床上也不顧那淫穢的電腦和內褲了。

  下午李倫忐忑不安的回到家打開外門,把頭探進房屋看了看發現母親沒有在
大廳鬆了口氣,輕手輕腳勾身回到自己的房間裡,輕輕的掩上門長出了一口氣。

  轉身看到房裡的情形剛平復一點的心又急速狂跳起來。

  李倫其實平日是非常小心的,不管是電腦還是媽媽的內褲,可昨日被媽媽撞
見,已六神無主也沒妥善處理好電腦和內褲。

  匆忙把自己下載的電影刪掉,就一頭栽在床上不知不覺天已盡黑,李倫聽到
乓的一聲,轉念一想知是母親已出門,心不禁彷徨不安起來。

  如果母親對他厲聲責罵甚至讓他受那皮肉之苦,他都心甘情願,這樣不聲不
吭獨自出門。讓他心底七上八下的,念及母親的安危,李倫翻身下床找李玉貞去
漆黑的夜裡卻不見母親的身影,李倫倍感焦急。一路急尋,找了良久卻還是不見
母親。李倫無賴卻不肯放棄。

  走到離家兩公里遠的一個公園門口,心中一亮

  母親心情不暢快時偶會來此處。看那花花草草,呼吸這裡的新鮮空氣來舒解
那心中的不快。

  指不定母親此刻正在這公園內,想到此處李倫急往公園尋去。

  這時夜已深公園內更是漆黑一片,李倫暗暗叫苦在這一籌莫展之時忽聽後山
隱約有女子驚叫,李倫先是一楞。後又害怕是母親遭遇歹人,尾隨那聲音尋去,
不一會那驚叫聲變成嗚嗚聲,準是那女子被歹人摀住了嘴。

  只不知那女子是否是母親。想到此處李倫更是焦急,雙腿飛奔起來,李倫隨
那聲音尋到後山的涼亭處。

  果然看見兩位歹人正壓著一位婦人行那禽獸之事。此時李倫瞧見那婦人正是
李玉貞,頓時怒火上腦,極速奔向那兩個歹人飛起一腳正中一名歹人的右臉頰李
倫雖是力小但部位吃得急準又借那慣性之力,直把那名歹人踢得高聲慘叫,捂著
自己的臉頰捲縮在地上,一時之間肯定是起不來了。

  另一名歹人看見把同伴踢翻在地的人竟是一個半大的孩子,怒極敗壞起身就
是一拳。

  那料那孩子不退反進滑向歹人的左前側一拳打在歹人的鼻上,歹人感到鼻子
一酸忙用手摀住。李倫這時看見歹人已失去重心。

  用右手抓起歹人的右腕從下之上帶起一個半弧把他拉到自己的身前,再用左
手托起手肘讓他右手打直,歹人這時之覺肘窩一痛李倫已用出拇指外的其餘四指
扣住歹人的肘窩,握住右腕的手向外擰,歹人吃痛不由自主的顛起腳尖,這時只
見李倫握住手腕的右手往自己的左耳側帶,身體微微下蹲,頭向右肩靠,讓歹人
的手臂滑向右肩,歹人的右臂擔在自己的右肩上,左手順勢抓向手腕上方。

  雙手同時往下猛拽只見歹人騰空飛起一百八十度甩落在地,整個動作行雲流
水沒有一絲停頓,那歹人在地上不住哀嚎。李倫那可愛的臉龐因為怒氣青筋暴露,
顯得尤為猙獰。

  放倒兩位歹人後李倫便把眼光瞄向李玉貞,只見玉貞捲縮在廳角嬌軀顫抖著,
李倫心裡一疼,都是因為自己母親才遭此橫禍,輕輕的走到李玉貞旁,抱起李玉
貞哽咽這叫了一聲,媽∼我錯了,李玉貞一邊哭泣一邊用她的手無力的拍打著李
倫。

  突然李玉貞好像意識到了什麼,掙脫了李倫的懷抱,驚恐的看著在地上不住
哀嚎呻吟的兩人,拉著李倫快步走出公園朝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李玉貞頭也不
的回拉著李倫快速急行。

  李玉貞因為顫抖的手無法打開自己的屋門,鑰匙幾次掉落在地上。李倫看在
眼裡很是難過,用手握住李玉貞開門的手,說道媽我來吧。

  李玉貞用力掙脫開李倫的手固執的繼續開著門,門終於打開李玉貞一把抓住
李倫快速的躲回屋內,一回到自己的家李玉貞像洩了氣的皮球癱軟在地,李倫這
時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抽泣這跪下把李玉貞緊摟在自己的懷裡。

  被李倫摟在懷裡的李玉貞恐懼的心瞬間就平靜下來了,此刻兒子的手透著著
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她伸出那修長的玉手回應這李倫。想起剛才兒子和兩個流氓
打鬥的情形,玉貞不禁有緊張起來。不停的在他身上亂摸,



「鳳兒受傷沒,那兒痛。」

  「沒……媽。」

    李玉貞還是不放心,急促的脫去李倫上衣查看李倫的身體,發現沒有受傷,
玉貞又去結他的皮帶退去兒子的褲子,查看他的下肢。用她那潔白的玉手摸摸這
裡搓搓那裡仔細的檢查著,李倫感到母親那潔白修長如玉一般的小手在自己身上
滑動下體不禁高高隆起,李玉貞見後俏臉一白,玉手停在他的有些瘦弱的胸上,
慢慢擡起粉頸看著兒子。

  此刻的李玉貞高高盤在腦後的秀髮微顯淩亂,幾縷髮絲散落在柔美的臉旁,
更讓成熟的玉貞顯得嫵媚動人。慾火狂湧的李倫,一把緊緊抱住媽媽用他那高高
隆起的下身頂住玉貞平坦的小腹死命的廝磨嘴唇狂吻著她那纖細的粉頸。狂亂的
叫道:「媽你好美,我好難受……給我……媽……媽。」

    驚恐萬分的玉貞死命的推拒著道:「你……你做什麼……不要……不要……
快……快停……我是你媽!」

  但此刻李倫那瘦小的身軀因為獸慾蹦發出來的驚人力量竟把她壓得死死的動
彈不得,就在這當兒玉貞感到兒子身子一僵整個身體一下重重的壓在她那豐腴的
嬌軀上微微抽搐著,只覺一股灼熱的液體浸濕了自己小腹處的衣裳。

  玉貞意識到了那是什麼,沒有在再掙扎下去任由兒子趴伏在自己身上喘息,
李倫緊緊的抱住她,肉棒沒有因為走火而完全癱軟下來,他緊緊的抱住媽媽有些
抽噎的道:「媽我好難受,……好難受……」

    玉貞此時悲痛欲絕,一行清淚從臉龐悄然落下,輕輕閉起美眸用她顫抖的玉
手從胸慢慢滑至李倫濕滑的胯下……

  他只覺媽媽嫩滑冰涼的掌心包住他的龜頭,玉指輕搭在棒身上,李倫的肉棒
從未如此快美過,肛門急搐了一下,半軟的肉棒猛然傲挺。怒張的馬眼似,微咬
著她掌心裡的嫩肉,直咬得她嬌軀一顫。李玉貞情淒意切的皺起
柳眉。

  此時李倫近似瘋狂的吸咬著玉貞動人的粉頸。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緒的玉貞終於抽啼起來道:「你怎麼這麼不學好,你怎
麼能對我這樣,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怎麼會變成這樣……」眼淚再次滑落。

  包住兒子暴脹龜頭的玉手突然癲狂的大力捏弄起來,李倫只覺異常敏感的龜
頭一陣痛楚,隨即而來的是自己從未體驗過的異常快感,痛楚中夾渣著有些無法
忍受的快感讓他恐懼卻又讓他癡迷。

  「你怎麼能這樣,你怎麼能對我這樣……」李玉貞精神這時已近似崩潰口中
反覆叫道。

    神情恍惚已經無法聽見媽媽的話語只是不住叫道:「媽疼……你……輕啊!
啊媽……你香……好……」

  那大力吸咬的嘴唇早已變成大面積的舔舐玉貞的粉頸了。他的舌頭觸及到媽
媽的細滑嫩肉時,就感覺她的肌膚有一絲香甜竄入口內,這讓他更是狂熱的舔舐
者她的香膚。

    玉貞的嬌軀也漸漸燙熱起來。蒼白的俏臉上有了一絲紅暈,李倫這時已把他
的嘴移到了媽媽的小巧的櫻唇上,舌頭鑽進口內放肆的侵佔享受她唇內的濕潤香
滑,貪念的舔吸那清澈的香津。追逐她的丁香小舌,玉貞此時發出了難受的嬌哼
似痛苦的蹙著柳眉小舌不自覺的開始和兒子糾纏在一起。

  手上的力道稍稍變小玉手有一下沒一下繼續捏弄著,玉貞似也有些忘情了,
李倫感覺到媽媽小手的變化,少了份粗暴。多了幾分輕柔,又是另一番滋味。只
覺嫩滑的掌心因為火熱的肉棒變得不再冰涼。代給自己的痛楚愈來愈小純粹的性
快感愈來愈強烈,李倫還是無法駕馭那份成人的快樂。

  已無法在去品嚐媽媽的香津,李倫此時幸福的把臉頰依偎在媽媽高聳的酥胸
上叫道:「媽我要去了,好舒服……你真好……好媽……媽我……我……」

  感覺到媽媽那嫩滑已有些熾熱的掌心力道開始變得輕柔,陣陣快感從肉棒傳
來,龜頭一麻濕熱的精液從馬眼強烈噴出,直打得她玉手又是一顫,李玉貞絕望
的閉上美眸。兒子射精的那一刻,她竟然濕了。

  李倫在次壓在媽媽豐潤的嬌軀上,極為滿足的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卻不敢望
向玉貞那俏麗的臉蛋。把頭藏在媽媽的玉肩一側,一動也不敢動。

  良久玉貞才說道起來吧,快去洗洗小心著涼了,輕柔的聲音傳近李倫的耳裡
居然沒有一絲憤怒,有的只是媽媽對自己身體的擔憂。

    李倫只覺一陣前所未有的幸福感湧上心頭,這才看像媽媽有些語無倫次的說
道:「媽我的好媽媽,我一點會好好的要您哦不……不我是說您是世間上最好的
媽媽,我一定會愛您,不是……我是說我會好好的孝敬您……」

  玉貞沒有搭話只是把俏臉側在一旁,雙頰暈紅,柳眉輕蹙。

  哀怨的神情裡又有一絲嬌羞。此刻的她竟露出幾分小女孩般的神態,很是動
人。

  李倫沒在說下去,紅著俊臉。眼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的媽媽,竟欣賞起媽媽
的秀色起來。

  李玉貞從小就生的極美,柳眉細長宛如新月,一雙杏眼清澈如水,瑤鼻秀挺
艷紅的雙唇小巧豐潤,左眼角下的那顆美人痣,讓她那高潔淡雅的氣質多了一絲
嬌媚,現雖已三十六七,俏艷的臉上無一絲皺紋,絲毫不見老態。她那白嫩的肌
膚就連那些十七八歲的妙齡少女都自愧不如。直看的李倫則則稱道玉貞覺李倫半
天不動彈,還趴在自己身上,不由偷瞄了一眼兒子,見他竟欣賞起自己的羞姿起
來,俏臉不禁火辣燒燙起來。羞睜美眸,一臉哀求的看著兒子。

  李倫也發現自己的眼神有些讓媽媽羞臊,也就沒有再欣賞下去,嗯了一聲後
就放開了媽媽,去了浴室。

  李倫在浴室裡想到剛才的情形,臉不禁火熱起來,心也快速跳動起來,這時
他終於清楚的意識到,從小對媽媽那份特別的依戀不僅僅是因為親情……

  沒多少心思洗澡的李倫隨便擦了擦身體就走出了浴室,媽媽已不在大廳。燈
已關,昏暗的一束光線從她的臥室傳出,李倫微微猶豫了下慢慢的走向媽媽的房
間,臥室門沒上鎖,李倫輕輕一推,只見一個白花花的身體印如眼裡。

   玉貞此時赤裸著身體,弓腰背對著李倫,顯然正在換著內衣。發現後面有異
轉頭望去,發現是兒子,玉貞驚叫一聲,慌忙用她那修長的一隻玉手擋住她那豐
碩的肥臀,可那纖纖小手又怎可能擋得了她那尺寸誇張的白臀,倒是她那嬌羞慌
忙的神態更是惹人心動。

  李倫也不敢多看也急忙轉個身,解釋道:「媽,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來看
看您有沒有事……」

    玉貞一臉嬌羞胡亂撿起衣裳擋在胸前羞道:「我沒想到你這麼快洗完,我沒
事你先出去。」

  李倫聽完心裡一寬知道媽媽沒事,說道那我先去睡了,正要回房,玉貞的聲
音傳如耳內:「等……等一下!」李倫聽後一臉詫異轉身望向媽媽,玉貞此時已
蹲在地上,用衣裳擋在胸前,見兒子又回身望向自己,嬌軀緊繃抓住衣裳的玉手
一緊羞道:「你快轉個去。」李倫又慌忙的轉身。

  看見兒子背對著自己,李玉貞才小聲說道:「你這幾天千萬不要出門,我怕
那兩個壞蛋報復你。」

    李倫聽後嗯了一聲,隨後又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又道:「媽,那學校那邊怎
麼辦?」

    玉貞又道:「我明天會打電話給老師的,其他你別管,總之這幾天你不要出
門,聽到沒?」

  李倫答應了媽媽,回自己的房裡去了。夜已深,李玉貞卻無半分睡意躺在床
上想著剛才竟然給自己的親生兒子手淫,自己那羞處居然濕了,不禁滿臉飛紅,
羞愧難當。心裡竟厭惡起這淫亂敏感的身體來。

  另一間屋裡的李倫也在自己的床上輾轉難眠,腦裡滿是,那肥潤的屁股,以
及媽媽剛才賜給自己的那份快樂……

  「媽媽、媽媽,救我……」李玉貞看到李倫手裡拿著一條紅色蕾絲內褲向自
己跑來。那是自己剛脫下來的內褲!上面就粘滿精液,還在絲絲地向下滴著…看
著那條精液斑斑的內褲,玉貞感到一陣強烈的快感從身下襲來……

  李玉貞猛然睜開雙眸,高聳的酥胸不住起伏,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良久才回個
神,發現原來是一場夢。

  李玉貞抹了抹頭上的汗,這時發現自己內褲潮濕非常。一驚猛掀開被子,玉
貞一下僵住,自己的羞處竟然流出大量羞人的騷水。不僅是那秘處就連後股也是
濕淋淋的一片。玉貞滿臉暈紅心兒狂跳,暗道怎麼會這樣,我這是怎麼了……

  玉貞急忙走進浴室,反手鎖上門,脫去那條浸濕的內褲及內衣,蹲在浴缸旁
用一桶又一桶的涼水,讓她那燙熱的嬌軀迅速冷卻下去……



  2

  聽了昨天媽媽的告誡,李倫沒去學校。但他還是起的早早的,在廚房裡張羅
早飯,不一會兒桌子上就放滿了很多豐盛食物

  李倫沒有先吃,他輕輕的敲了敲媽媽的房門,見媽媽沒答話,就在房外小聲
地說到:「媽早飯我已經做好了。您趁熱吃吧。」

  說完李倫就回屋去了,李倫在自己的屋子裡只起耳朵聽著房外的動靜。良久
都沒聽見媽媽的開門聲響,李倫心裡不禁一陣失落。看來昨天的事媽媽還是很生
氣的。不然不會這樣不理自己的。

  過了1個小時媽媽還是沒見出來,李倫這時心裡焦急起來暗想一定是昨天的
事情,惹媽媽生氣的緊了,媽媽不會不理我了吧?

  想著李倫打開了自己的房門,走到李玉貞的門前,有些抽咽的說道「媽媽…
昨天是我不好,我……我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不要不理我。我以後
會聽話……嗚嗚…」李倫說著竟然哭了起來。

  李玉貞的門這時慢慢打開。看著眼前的兒子,心裡一痛,暗道,不管怎樣他
始終還是個孩子……

  「好了沒事了,媽媽原諒你去吃飯吧。」說著就座在椅子上。

  李倫見李玉貞語氣平淡,一時摸不清她到底是否真的原諒了自己。擦著淚水,
站在那裡。像個等候發落的小囚犯似的。

  「快來吃吧,涼了就不好吃啦。」見兒子站在那裡李玉貞又喚了聲。

  李倫這才坐下,低著頭吃著東西……

  看著兒子如此模樣,本想厲聲斥責的她,一時竟不忍開口。母子兩人各自吃
著東西。都不說話,兩人間沒了以前的歡笑。

  兒子這幾天心情很不好,料想多半是因為那件事的緣故雖然已經過去三天了
但兒子還是有些躲著我。母子兩人之間的關係沒以前那麼親密了。一想到這裡李
玉貞就心煩意亂。一時也不知怎麼修復兩人間的關係,自己還能和鳳兒以前那樣
親密無間嗎?李玉貞有些出神的想著。

  李玉貞一般每個星期5。6日去自己的琴行指導下她的學生。其餘時間琴行
交給自己的兩個徒弟打理,所以她這幾年的工作不是很繁忙,給自己留下更多的
時間照顧兒子

  今天是星期六,但因為兒子的事情,實在沒什麼心情也就沒去琴行。李玉貞
坐在客廳裡呆呆的望著兒子的房門,這幾天兒子躲在自己的屋裡,一步也不出,
不禁皺眉想道,那件事情是他的不對,竟然對自己作出了那樣不堪的事。可他畢
竟是自己的孩子。娘兒兩總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吧。

  鳳兒是知道他得錯的,想起兒子愧疚的眼神。自己的氣不知不覺中竟消了,
這時反而擔心起兒子來。

  晚上兩人吃完飯後,李玉貞看見兒子像往常一樣不在客廳多留,又想躲進自
己的屋裡。

  李玉貞叫住了兒子道:「鳳兒你過來。」

  聽到媽媽的叫喚李倫一僵,不敢違背媽媽,硬著頭皮在她對面坐下。

  李玉貞沒說話只是仔細的看著他,短短幾天李倫竟消瘦不少。

  精神也有些萎靡。搞得好像他受了很大的傷害似的。不由心疼至於又有些好
笑:「鳳兒,沒事了媽不生你的氣了,你知道錯了就好,以後不許對媽媽那樣。
小孩子要多學點對自己今後有用的東西,沒事多和同學玩耍也是好的。那些不好
的東西以後不能在看了。知道沒……」李玉貞不住教訓著兒子。語氣卻很溫柔,任
誰都聽得出她氣已消。

  李倫紅著小臉一聲不吭的接受媽媽的教訓。看著兒子僵坐在自己對面,李玉
貞又生出憐愛之心。柔聲道:「到媽媽身邊來,讓媽媽好好看看你,你看你,幾天
時間怎麼就瘦了一圈。」

  李倫聽話的坐到了李玉貞的身邊,還是很拘束。李玉貞愛憐的用雙手捧起兒
子的頭仔細的端詳著兒子。

  李倫不敢和媽媽對視,眼神不住躲避著李玉貞。小聲地道,「媽……您真的不
……不怪我了?我竟然對您做出了那樣的事,我對不起您……」

    李玉貞打斷了李倫柔聲道:「好啦,好啦,傻孩子,我是你媽,你知道錯了就
好。小孩子嘛,難免會犯錯。媽媽小時候也犯了很多錯的……」李玉貞開始只顧自
的聊起她小時候的一些趣事。

    李倫終究是個小孩子慢慢的,就被李玉貞的故事吸引住了。開始不住問著李玉
貞小時候的事情。

  看見兒子漸漸的恢復以往的神色,李玉貞心情漸漸的也跟著好了起來……

  今夜因為和兒子的談話讓李玉貞心情變得很好。想著今天兒子又漸漸恢復了
以往的神態心裡滿是幸福……這一刻她認識到兒子的喜怒安危。原來早已超過自
己的一切。李玉貞暗暗的發誓一定要讓兒子永遠快樂幸福的生活下去。自己是為
了他而活的,只要兒子幸福她可以毫不猶豫的為他拋棄一切甚至是生命。自己又
怎麼可能真的恨他呢?,哪怕他對自己做出再過分的事自己也不可能恨他的。因
為他不僅是自己的兒子。還是自己生命的意義。

  想著想著,兒子的臉龐,竟然和他慢慢得重合起來……

  時間不知不覺已過去幾個星期,李玉貞已托警察局的朋友找到了那兩名想要
強暴她的歹徒。李倫自然也重新回學校上學去了,母子兩彷彿又回到了從前,每
天有說有笑的。李玉貞也依舊疼愛著自己的寶貝。好像沒有絲毫變化……

  「李倫同學!李倫-同學!」只聽講台上的老師又從新叫了一遍,李倫才把
思緒拉回到了課堂上來,只見映入眼裡的是一個清麗的女人正皺著柳眉不滿的看
著他。女老師看著自己的學生一臉呆象還沒弄清狀況,不由氣結。

  厲聲說道:「你!下課到辦公室來。」

  從沒看見老師發這麼大脾氣的李倫暗叫不好,知道這幾天的表現終於讓老師
大爆發了,不久下課鈴聲響起。

    女老師整理下課本,就對著李倫道:「你跟我來」。說完自顧自的先走出了
教室。

  這時李倫背後傳來了不懷好意的笑聲,不用看也知道是經常被這位美麗的老
師經常整治的那幾個差生。這時李倫可沒空理會他們。不情不願的跟著老師走進
了辦公室。

  「你這幾天是在幹嘛?節節課走神,前天的語文考試你給我交上來的是數學
卷子。我才接手這班你立馬就給我個下馬威是不……。」

  老師對著李倫就是一陣劈頭蓋臉的痛罵。

    李倫站在老師身旁不住認著錯:「蘇老師我不敢了,我下次一定注意。」

  罵了良久蘇老師也有些累了收聲看著李倫,見他還在那裡不住低頭哈腰得認
著錯,不由有些想笑,心想我不會是太嚴厲了吧?這孩子雖說這幾天有些魂不守
捨,但他始終沒影響到他人,學習也無需我擔心,不過就這樣放了難保他給我桶
出什麼簍子來。想到此處突然靈光一閃。

  道:「好拉好拉,你今天就留下來幫我督促他們幾人把作業做完在回去。當
是對你的懲罰吧。」

  李倫聽後哪敢說個不字,答應後回教室去了。

  等李倫走遠坐在一邊的秦老師才出聲道:「喲∼我家小妮子心情不好把氣都
發在學生身上了,一定是因為小劉吧?快給說來聽聽。」

  蘇老師看了秦老師一眼不滿嗔道:「秦姐你就知道取笑我。」

  秦老師把頭微微湊向蘇老師道:「快說來聽聽,你和劉隋這幾天咋了?前幾
天不是還好好的?」

  秦老師一臉委屈的道:「他上次和我看電影時不規矩。」

  秦老師聽後更加來勁追問道:「他對你咋了,給姐姐說說。」

  「他……他摸我。」蘇老師小聲道

  秦老師聽後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道:「就為這事?」

  「他還……他還要去我那裡。」蘇老師低下頭紅著臉又說道

  「看你那俊俏樣兒,小劉也是個男人肯定忍不住,你就答應他吧。」秦老師
打趣道:

  蘇老師聞言大羞道:「秦姐你再亂說我就不理你啦。」

  秦老師看她那嬌羞模樣,直笑得前埔後仰的。

  時間一轉眼就到了下午,班裡的那幾個差生今天被自己打發給了李倫,自己
得了個閒把晚上的工作羅到了辦公室裡

  蘇老師做完工作後伸了個懶腰,很是輕鬆心情也好起來了。這時見李倫敲了
下門道:「蘇老師他們已經把作業做完了,我可以走了嗎?」

  蘇老師聽後:「你好像是做在貴鳳區吧。老師和你順路一起走吧。」

  李倫聽後微感詫異心想蘇老師家不是在韓理嗎?怎麼和我順路了?也不敢問,
應了一聲,跟著她走出了辦公室。

  李倫跟在蘇老師的後面走出了學校,兩人漫步在黃昏中。李倫因為跟在蘇老
師的斜後方,她的背面自然落入了李倫的眼裡,他不住的偷瞄蘇老師那曼妙多姿
的身材。她很嬌小大概只有1。58的身高,但雙腿極長腰兒纖細,屁股蛋也很
小不過很挺翹。李倫暗想她和媽媽體態絕然不同確也能這麼美。

  這時見她微微轉個頭來說道:「怎麼離我這麼遠?

  又見她招了招手李倫這才跟上去,兩人並肩走了一會兒,

  蘇老師突然問道:「你這幾天怎麼魂不守舍的。」

  李倫顯然有些猝不及防支支吾吾說道:「我……我家裡……家裡……」。

  「家裡出了什麼事嗎?」蘇老師關心的問道:

  「不……不是的,我惹我媽媽生氣了」李倫說道

  「你做了什麼事?」蘇老師好奇地又問道

  看著李倫在身旁支支吾吾的蘇老師笑道:小孩子要乖喲,不能惹媽媽生氣,
回家後給你媽媽好好道個歉。

  「我和我媽媽的事你是不會懂的」李倫這時又小聲的說道

  雖然說得小聲蘇老師還是聽到了。不由好笑心想母子間能鬧出多大的事兒來?
想想自己小時候鬧得最大的一次也不過是偷偷和姐姐去遊泳,媽媽找不著自己,
後來被媽媽禁足在家三天。小孩子一天就為這點小事煩勞,轉念一想自己小時候
也是像他這樣不由啞然失笑起來。

  這一笑直看得李倫心頭狂跳,呆呆的看著道:老師你笑起來好美。

  聽了這話蘇老師臉一下紅了道:「這話也是你對我說得嗎?」

  李倫連忙道歉道:「我不是有意的,對不起對不起,主要是你太美了我有些
情不自禁……"

  李倫越描越黑直羞得蘇老師滿臉通紅到耳根。

  這死孩子說的是什麼話?雖有些惱他這話不太尊重自己老師的身份。心底不
知怎麼回事竟無厭惡的感覺。

  不知不覺到了車站,現在已經到了高峰期人自然很多,兩人簡直是被後面的
人「推上」車的,車上實在太擁擠把兩人面對面的擠在一起動彈不得。李倫比蘇
老師稍高一些,這時感覺她小小的乳兒貼在自己的胸上,很是受用。

  蘇老師滿臉尷尬,不過也無辦法。誰叫這車如此擁擠呢?

  陣陣體香傳入鼻裡,李倫不由心遙神蕩起來,下身居然在這時候好死不死的
硬了起來,蘇老師自然感覺到了,滿臉驚羞的看了李倫一眼。見李倫滿臉通紅眼
睛不敢和自己對視,身體死命的往後靠讓他得身體盡量和自己分開。

  見他如此,知他不是有意淫褻自己,不過這種事也忒尷尬了,紅著俏臉把頭
轉向一旁。

  李倫急忙想把他翹起的部位和蘇老師錯開,但車上人實在太多,實在無法完
全錯開。只好微弓者身體和老師緊貼在一起,樣子極為滑稽。

  這時車上其他人好像故意似的,突然變得更加擁擠起來,硬把兩人擠在一起
動彈不得,蘇老師直感覺李倫的肉棒一下就搓在自己的小腹下,連那肉棒的燙熱
彷彿都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蘇老師的臉刷的一下紅至耳根,心裡撲通撲通的跳個
不停。

  由於車子上的擁擠及路的顛簸,李倫的肉棒竟不住廝磨著蘇老師小腹。陣陣
快感從下身直傳李倫腦際,身子突然軟了起來。一下趴在她的身上,腦袋昏昏沈
沈的也顧不得其他了。

  蘇老師只覺那肉棒越來越硬,高翹著磨著自己。自己這一輩子從來也沒遇到
如此尷尬的事情,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正在這當兒,她自感覺到頂在小腹處
了肉棒跳了幾跳突然一熱。他的胯下慢慢得變濕潤起來。

  蘇老師一陣遲疑後意識到了那股潮熱,嬌小的身軀一下僵在那裡。李倫也是
一動也不敢動,幸好車上人多沒人去注意他們,如果這時有人細心,觀察到兩人,
一定可以欣賞到兩人精彩至極的面部表情。

  特別是那漂亮女人的。

  不久車停了兩人也不顧是否到了沒,慌忙的下了車。蘇老師滿臉通紅,看了
李倫一眼就往一邊的公廁跑去。不用想就知道是去處理李倫留在自己身上的濕痕
去了。

  李倫也是一臉的不知所措,擋住自己的下身跑到廁所裡簡單擦拭了一下褲子
外部。也不敢跟蘇老師打個招呼,飛也是的逃了。

  回到家後趕緊把褲子脫了,裸著下身在找乾淨的內褲,這時突然發現媽媽出
現在門口,一臉驚訝的看著他。李倫呆了呆,手上的動作嘎然而止,整個人呆立
在那兒。

  見兒子光著個屁股一臉呆像得站在自己的面前這景象李玉貞覺得已經有夠詭
異了,沒想到接下了發生的事情更讓李玉貞感到詭異。呆看這自己的兒子這時肉
棒竟然慢慢的翹了起來。

  李倫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肉棒,又擡頭一臉茫然的看著媽媽……良久只聽李
倫哇的一聲大叫,雙手捂這下身跑到床上去了

  李玉貞只覺臉一熱,又覺一陣不安,忙跟了上去。

  問道:「鳳兒怎麼回事?你這是怎麼了?」

  只見李倫捲縮在自己床上,叫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那裡好難受…」

  李玉貞一臉焦急不住問道:「鳳兒你到底怎麼了?別怕媽在這,別怕。」說
著從身後抱住兒子不住柔聲撫慰詢問著。

  李倫這時也顧不得其他,把剛才在車上被蘇老師的身體磨射的糗事說了一遍。
又道:後來我回來想換條褲子,那裡就不聽使喚的又硬了起來。

  李玉貞聽後驚道:「現在怎麼樣?好沒?有什麼感覺?痛不痛?」

  李倫痛苦地道:「不痛就是硬著的,消不下去。」

  聽後李玉貞心想該不是得了什麼病吧?這可馬虎不得。隨後焦急地把兒子的
身體搬向自己扯去被子急道:「快給媽看看。」

  這時李玉貞只見李倫雙手摀住胯下捲縮在自己眼前。她用手拌開兒子摀住下
體的雙手,一根粗長的還有些濕的陽具一下聳立在自己眼前,隨後一股刺鼻的腥
臊味直串她的大腦。

    李玉貞直感到一陣暈眩良久才緩個神來。第一反應竟然是怎的如此巨大?上
次幫兒子解決時雖有察覺,不過沒有親眼所見,又是腦子在混亂下的胡亂戳揉,
也就沒太多感覺。今兒是在近距離上看到鳳兒的陽具不由震撼非常。

  李玉貞暈紅著臉撇過頭去輕輕的啐了一口,心想這是「關心」他的尺寸的時
候麼?轉臉見兒子滿臉痛苦樣,不由急道:「那裡不舒服?看著兒子那怒挺起的
陽具,李玉貞臉熱之於竟然手足無措。

  此刻兒子起身盤腿立在自己的面前,低頭把弄著自己那翹起老高的陽具,一
會兒搓搓這裡一會兒用手指輕彈下那裡。直看得李玉貞俏臉火辣辣的燒,一會兒
只聽兒子叫道:「好像沒感覺,還是軟不下來。媽怎麼辦?我是不是病了?」

  只見兒子哭喪著臉對著自己。李玉貞聽到兒子說他那裡沒有感覺也吃了一驚。
也顧不得其他伸出她那白筍般的玉指輕捏陽具,一臉關切地問道:「不會吧?你
可別嚇唬媽。」

  只見李倫這時看著自己的肉棒道:「你一摸好像又有點了,媽你在繼續弄弄
我感覺感覺。」

  李玉貞聽這話只覺一陣彆扭,不過這可是兒子的寶貝,要真有什麼事,那可
了得,也不敢怠慢,為兒子戳揉起來。李倫的陽具很白,不像成年人那樣黑黑的,
包皮有些長,現在陽具已經完全勃起龜頭竟還有一半被包皮包著,龜頭是粉紅色
的煞是可愛。棒身上的青筋隆起,看上去又尤為猙獰。

  怎生得如此巨大?這可比他大上許多。看著兒子那小小的身體竟然能有一根
如此巨大陽具,感到不可思議。難道兒子的營養都被這怪物吸去了嗎?李玉貞一
邊揉一邊胡思亂想著。兒子的聲音把自己帶回了現實。

  「還是不行有一點感覺但不明顯,媽怎麼辦?我的雞雞不會爛掉了吧?」李
倫微帶哭腔得問著李玉貞

  李玉貞那裡知道是怎麼回事,慌忙得想著辦法……不一會兒見她提了個水壺
進來淋上去,好燙!一聲慘叫……涼水淋上去……媽你在幹嘛?好冰!又是一聲
慘叫……

  鳳兒感覺恢復了?李倫抱著下身道:「有感覺了」。說著用手套了套陽具,
怎麼又感覺靈敏度好差……

  「是嗎?」李玉貞又把玉手伸向兒子的胯下一擰,一聲劃過天空的慘叫……

  母子兩第二天一起上了醫院,李玉貞昨天一直折騰到了深夜。也不是沒有收
獲,至少清楚摸清了兒子陽具的症狀,會間接性失去感覺,肉棒怎麼弄也不能把
它弄軟,翹起來時很難受,昨天李倫就是一直翹到天亮的。

  一群醫生對李倫做了全方位的身體檢查,連李玉貞都差點拉去檢查了,看看
這病能不能從遺傳學上找到突破口。

  看著眼前擦著汗的老醫生,李玉貞一臉焦急李倫則是一臉期待。

  老朽做了40年的醫生治癒的病人不計其數還沒什麼病可以難到我,不過貴
公子的病老朽確實從沒遇到過,我又去查了全球病例你是第一例。

  聽了這話李玉貞的頭頓時昏眩起來,李倫已在媽媽身旁枯萎了。

  醫生我兒子還小,你一定要幫幫我兒子我在這給你下跪了……



















0.020337104797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