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將不倫愛戀進行到底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人性的邪惡往往暴發於偶然之間,如果稍加利導則能改邪歸正,如果放意任
之則會變本加厲,邪上加邪,惡上加惡。

張雷的家住在市區,良好的家庭環境讓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今年二十二
歲,現在市政大學讀一年級。由於學校離家較遠,他便選擇了住校,每逢星期六
回一趟家打打牙祭。

今天又是星期六,上午下完課後,他到寢室裡收拾了一下東西,然後挎著書
包趕到學校斜對面的汽車站。

上車後,他選擇了最後面的座位坐下,這是他的愛好,因為坐在最後可以看
到前面的人,他的主要目標是女人,是美艷成熟的中年婦女,因為在他看來,中
年婦女才是最美的女人,不但有豐滿的身材還有迷人的韻味,這一切都讓他激動
不已。

雖然現在離夏天還有一段時間,但已有不少女人穿起了連衣裙。就在他有意
無意的觀望時,從前面上面來了一個女人,只見她穿著一件黑色的短袖T卹,下
身穿著一條藍色的束腰長褲,微捲的長髮披散在肩後,特別讓他注意的是她那豐
滿堅挺的胸脯和圓潤之極的臀部,格外的誘人。

當張雷看清這個中年女人的臉時,他的心跳得更加厲害了,這個女人長得太
嬌豔了,端正的五官,漂亮的眼睛下恰到高處的瓊鼻,哪紅潤之極的雙唇尤其顯
得性感迷人,張雷盯著她看了很久,看著她就讓他想起了自己心中的永遠愛人。

張雷激動的心情充分錶現在臉上,當他看到哪個美豔的中年婦女向後面一排
座位走來時,他的心跳得更加快了。中年婦人在張雷身前的座位上坐了下來,張
雷激動的看著她,雙手都開始冒出汗來。

哪個美豔的中年婦女坐下之後,用手把自己的秀發往耳後根攏了攏,然後將
黃色的小挎包橫放在自己的雙腿上。車子上的人慢慢多了起來,好不容易在一些
乘客的催促下才慢慢的發動了,但像極了蝸牛了速度。

因為車子開動,所以夏日的風便吹進了車裡,張雷最後一排的座位上只有一
對年青人在說笑聊著天,而張雷則看看車外看看坐在前排的美艷中年婦女,真希
望她能側個身子,好能偷窺到她那傲人的雙峰。

功夫不負有心人,前排的中年婦女側身了,她側著身子彎腰好像拾取什麼東
西,張雷乘機探頭一看就看到了她胸前T卹內一對雪白的乳房被黑色的蕾絲胸罩
緊緊的包裹著,那迷人的乳溝好像散發出陣陣幽香侵蝕著張雷的內心。

也就是曇花一現,張雷已經很滿足了,他色予授魂一樣不自覺的咽了一下口
水。美豔的中年婦女很快直起腰身,只見她的手上好像拿著一個錢包。

張雷愣了一下,一看就知道她手中拿著的錢包不是她的,很明顯是一個男人
的錢包。就在這時,車廂裡象炸開了鍋似的,“我的錢包不見了,誰偷了?”

車子上的人開始議文化節紛紛,而哪人美豔的中年婦女一聽,連忙將錢包放
進了自己的黃色小挎包裡面,粉臉脹得通紅,好像小偷偷東西被人捉到了一樣。

張雷看在眼裡,臉上浮現出了得意的笑容,好像正看著自己的獵物一步一步
走進自己的圈套裡一樣。

由於這種事誰都不會多嘴,所以哪個丟錢包的人大叫著:“停車停車”之後,
汽車停了下來,哪個人一邊下車一邊叫道:“誰這麼缺德,偷去死的傢夥,要是
被我抓到,不砍死他來才怪。 ”

汽車又開動了,由於剛才的騷動,車廂裡一片寧靜,只有幾個人在悄悄的私
語著。美豔的中年婦女只是紅著臉看著車窗外,一副毫不關已的表情。

張雷繼續默默的注視著中年婦女的一舉一動,心中暗暗做了個決定。

經過一個小時的路程,汽車終於到站了。隨著人流的湧動,張雷悄悄跟在美
豔的中年婦女身後下了車。市區本就人多車多,張雷看著中年婦女沒有打的士,
而是步行往人行道走去。

張雷便悄悄跟在她的身後,當來到一個人流較少的林蔭小道上時,張雷加快
的步伐來到美艷中年婦女的身後,叫道:“阿姨,阿姨。”

中年婦女本就有些緊張的神情一聽有人叫自己,回頭一看是個年輕人,便頓
住身子說道:“你叫我嗎?”

張雷狡黠的眼光看了看她說:“阿姨,我聽人家說不義之財見者有份,是不
是呀? ”

中年婦女一聽身子顫抖了一下,紅著臉說:“我不明白你說什麼。”

說完又繼續往前走而且腳步也加快了。

張雷則緊緊跟著她,笑道:“阿姨不會是一個人想獨吞吧!”

中年婦女一聽更加不理他了,幾乎是小跑起來。張雷一見突然伸出手一把抓
住中年婦女的胳膊,將她的身子帶到面前說:“阿姨,你很不老實喲!”

中年婦女一看,尖叫道:“你幹嗎?放開我,我又不認識你。”張雷淫笑一
聲,“可我看見你偷了錢包。”

“沒有,我沒偷,那是我撿的……”中年婦女剛一說完,才發覺自己說露了
嘴,尷尬萬分的低下了頭。

張雷笑道:“哦,撿了東西不交一樣是偷。”

中年婦女一聽急急忙忙打開自己的挎包將哪個男式錢包掏出來遞給張雷說:

  “全部給你,快放開我。”

  張雷笑笑:“我不要錢。”

中年婦女一聽愣了一下,“哪你要幹嘛?”

  張雷淫笑一下說:“我要你。”

中年婦女一聽羞紅了臉,說:“休想。”

張雷笑得更大聲了,“今天你不肯也得肯。”說完突然將中年婦女緊緊摟在
懷裡,強吻住她那紅潤性感的櫻桃小嘴,中年婦女急的用雙手使勁的捶打著張雷
的身體。

張雷強行將舌頭伸進中年婦女的櫻桃小嘴裡勾住她的香舌吸吮起來,中年婦
女只覺得自己胸前的雙乳也被年輕人的色手按住不停的揉搓起來。

就在這大街上,一條林蔭小道上,張雷將美豔的中年婦女推到一棵大樹上,
一邊吻著她一邊上下其手在她豐滿誘人的成熟胴體上遊走撫摸著。

中年婦女的眼淚都急出來了,她用力推開年輕人,尖聲叫道:“救命呀,強
奸了! ”

剛叫完紅潤的雙唇再次被張雷吻住。其實張雷的心裡也很害怕,如果此時有
一個人聽到了的話,自己這一生就完了。

張雷突然鬆開中年婦女,左右開弓狠狠的打了她幾個耳光,中年婦女頓時只
覺得自己的粉臉上火辣辣的,她恐懼的看著年輕人。

張雷凶狠的叫道:“你再叫,我就殺了你。”

中年婦女完全被他嚇住了,張雷一看這招有效,便又吻住她的雙唇吸吮起她
的香舌來,雙手更是用力的揉搓著她胸前豐滿堅挺的乳房,同時迫不急待的將手
插進她的長褲內摸向她的陰戶。

中年婦女咬著牙哭泣道:“求你了,別這樣,這是在馬路上,​​”張雷凶狠的
將中年美婦的細腰摟進懷裡,在她耳邊淫聲道:“哪我們馬上去開間房。”

  中年美婦哭泣著點點頭。張雷一聽心裡可樂開了花,他向左右看看沒人,便
將她的身子緊緊摟住朝對面走去,因為這個地段他熟悉​​,知道對面轉彎有一家旅
館。

快到旅館的時候,張雷凶狠的對懷中的中年美婦說道:“快把眼淚擦乾,露
出笑臉來,不然的話,嘿嘿。 ”

中年美婦用手擦去眼淚,搖著頭說:“我不會的,我不會的。”張雷得意的
將中年美婦帶進了旅館,在登記的時候,張雷就將那男式錢包裡的身份證拿出來
登記,中年美婦羞紅了臉從黃色挎包裡將自己的身份證取出來,張雷搶過來看了
一眼,“黃美英”。

房間的鑰匙很快就到了張雷的手裡,他摟著黃美英的細腰慢慢走上樓去,在
二樓當張雷把房門打開時,黃美英掙扎著不想進去,張雷一見強行將黃美英拉進
了房間,然後把門關好並上了鎖。

黃美英渾身顫抖著雙手護胸看著色瞇瞇的年輕人,哀求道:“求求你了,我
已經老了,你就放過我吧! ”

張雷淫笑著一邊逼近中年美婦黃美英,一邊將自己的上衣脫去,說道:“美
英阿姨,誰說你老了,我覺得你現在才是女人最美的時候,我就是喜歡你這樣的
熟女。 ”

說完一扔衣服,一把將黃美英按倒在床上,狂吻著她的雙唇,黃美英則極力
的反抗著,張雷雙手抓住她的雙手死命的按在床上,想要去親吻她的雙唇,黃美
英則快速的擺動著頭不讓他親,這下可火了張雷,他雙腿跨騎坐在中年美婦的身
上,左右開弓打了她幾個耳光,黃美英的淚水再次奪眶而出。

張雷已經獸性大發,他抓住黃美英的上衣用力往兩邊一撕,只見她的T卹就
被撕爛了,將裡面白色的蕾絲胸罩露了出來,哪一對高聳挺立的雙乳在白色的胸
罩裡緊緊的包裹著,迷人的乳溝散發出誘人的香味。

張雷低頭就用嘴叨住她的胸罩用力往上拉扯,然後含住哪雪白的乳房就吸吮
起來。黃美英的眼淚如雨般落下,她真後悔不該跟他來開房,自己真的是被鬼迷
了,竟然被一個比自己小了快二十歲的年輕男人如此玩弄著自己的身體。

張雷只覺得自己胯下的陰莖脹得難受,一邊吸吮著中年美婦傲人的乳房,一
邊將自己的褲子解開,當他赤裸裸的時候,黃美英更加羞紅了臉,年輕男人的陰
莖是如此的粗長,讓她覺得頭暈目眩,緊接著就感覺到自己身下的長褲也被年輕
男人無恥的撕破了,一種涼快的感覺傳來。

張雷看著中年美婦那平滑的小腹下一條白色的真絲三角內褲包裹著成熟婦人

豐滿的陰戶,他激動不已,好像此時他已經看到心中愛人的下身了,雙手將
黃美英的內褲扒下來,看著那迷人的成熟婦人特有的陰戶,禁不住的埋下頭去用
舌頭舔弄著。

黃美英渾身顫抖了一番,這是她四十二年來第一次被男人用嘴親吻自己的陰
戶,她全身顫抖著,一種異樣的快感衝激著她的心房。雖然此時自己是被強奸的
對象,可讓她更加償到了性愛的刺激和興奮。她很自然的有雙腿夾著年輕男人的
頭,只覺得他那長長的舌頭插進了自己了陰道裡摳弄著,讓她異常的興奮,身子
的背叛帶動了心靈的背叛,高潮已經將她徹底出賣了。

張雷看到美豔的中年婦人黃美英在自己的舌姦之下就達到了一次高潮,興奮
不已。他將自己那已經脹得硬痛的大陰莖對準中年婦人的陰道猛得一下就插了進
去。

“啊,”黃美英大聲呻吟一聲,只覺得自己的陰道被年輕男人的大陰莖插得
無比的充實,而張雷則覺得中年美婦黃美英那成熟透了的陰道是如此的緊窄,夾
著自己的陰莖說不出的舒服。

黃美英的雙手不自覺的緊緊抱住年輕男人的脖子,仰頭呻吟著,隨著年輕男
人的大陰莖快速的在她嬌嫩的陰道裡抽插,她感覺自己好像飛上天去了,整個身
心都飄了起來。

張雷看到被自己姦淫著高潮不斷的成熟美婦,心裡說不出的舒爽,說不出的
自豪,一種充斥全身的征服感使他抽插的速度和力度都越來越快越來越大。

張雷開始很恨身下的中年美婦,是你,是你奪走了我的處男之身,本是留給
我心愛女人享用的,可是你的肉體就像魔鬼一樣讓我失去了理智,我要報復。

殘忍的奸淫還在繼續,黃美英被年輕男人抽插到全身都像似散了架一樣,特
別是從陰道深處傳來的陣陣痛感讓她覺得自己的身子被年輕男人撕成兩半了。

張雷開始喘著粗氣了,當他覺得自己的陰莖被中年美婦黃美英的嬌嫩陰道越
夾越緊時,他狂插了上百下後,才將陰莖死死插在她的陰道深處狂射而出。

而黃美英則隨著年輕男人的陰莖在自己的陰道內射精,只覺得自己的子宮都
被燙熟了,全身顫動不止,再一次攀上了性愛的巔峰,再一次將自己貞潔的陰精
洩給了張雷。



(二)

張雷趴在中年美婦黃美英的身上喘息著,只覺得自己也達到了高潮,興奮與
刺激讓他覺得熟女是最好玩的,也是最能讓自己的身心都得到滿足的。

黃美英羞紅了臉,緊閉著雙眼,沒想到自己竟然被年輕男人姦淫到來了四五
次高潮,而且自己的身子已經背叛了自己的心靈,她為自己的失身感到悔恨不已,
心中大叫道:老公,我對不起你,我已經不是一個貞潔的女人了,再也不是你忠
誠的妻子了。

  可是羞辱還在繼續。張雷看著美艷成熟的黃美英,慾火再次燃燒起來,他的
陰莖再次堅硬如鋼鐵般的挺立起來。他親吻著美熟女臉上的淚水,將她的身子翻
轉過來,然後吻著她雪白光滑的玉背,當吻到她那豐滿圓潤的臀部時,他的獸性
再次暴發。

黃美英只覺得自己的雙腿被年輕男人抱了起來,她只能跟著用雙手撐在床上,
將自己那雪白的臀部高高的翹起,這種淫邪的姿式讓她覺得羞澀萬分。

張雷則趴在美艷熟女的臀部之間,用舌頭輕輕的舔弄著剛剛被自己姦淫過的
陰道,時不時的用舌頭在她那粉紅色的菊花蕾上掃過,這讓黃美英異常的興奮和
難受,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

黃美英很害怕似的一手撐著床面,一面回過頭用手去推年輕男人的頭,呻吟
道:“求你了,別舔哪裡。”

張雷聽了美熟女的哀求之後,更加興奮了,擡起頭來俯下身子摟住她的脖子
親吻著她那紅潤性感的雙唇,在她的耳邊淫聲道:“美英阿姨,你的身子這麼美,
竟然還有一塊處女地,”

黃美英好像意似到了什麼,哀求著呻吟道:“求你了,好人,別碰我哪裡,​​”

張雷繼續淫虐的笑道:“好阿姨,你叫我別碰你哪裡呀?”說完將自己那粗
大的陰莖頂住美艷熟婦粉紅色的肛門,淫笑道:“是不是這裡呀?”

黃美英大聲呻吟道:“啊,是的,求你了,我從來沒有過,”她想到了自己
的丈夫多少年來一直懇求自己要玩弄她的肛門,都被她怒罵拒絕了。她知道丈夫
對自己的肛門很是迷戀,所以她一直將她保護的很完美。

張雷卻很興奮,一沈腰將大陰莖插進了她的肛門裡,只覺得熟女的肛門異常
的緊窄,夾著自己的陰莖說不出是痛苦還是舒服,而黃美英則發出了撕心裂肺般
的慘叫,“啊,痛死我了,”緊接著就是淚如雨下,張雷興奮的將大陰莖再狠狠
的往她的肛門深處插了進去,只到自己的陰莖完全消失在美艷熟女的肛門裡,他
才停止不動,揉搓著她胸前豐滿的雙乳,吻著她的玉背。

黃美英因為肛門的巨痛使得她只能雙手趴在床上,將頭緊貼著床,痛苦的呻
吟著哀求著。張雷開始快速的抽插起來,只覺得什麼是痛並快樂著,此時此刻自
己就能完全體會到了。

張雷感覺到自己能夠完全佔有中年美婦黃美英的身子而興奮不已,抽插的速
度和力度也加大了許多,看著美艷熟婦散亂的秀發聽著她哭泣的聲音,這讓他更
加刺激和興奮,一手摟緊她的細腰,一手使命的按住她的頭,快速的抽插著她那
嬌嫩之極的肛門。

黃美英此時才能體會什麼是撕心裂肺的感覺,只覺得自己的肛門快被年輕男
人的粗大陰莖撐破插爛了,她哭泣著哀求著,“啊,不要呀,求你了,啊,不要
呀,饒了我吧,啊,啊,”

張雷聽著美艷熟女的哀求聲,突然一把將她的秀發使命的往後拉著,一手將
將她的一隻手抓住,就好像是騎在一匹馬上一樣,瘋狂珠抽插著,不時的將美艷
熟婦的身子頂撞得往前移動著。

黃美英只覺得自己肛門處的疼痛還沒有消失,頭髮被拉扯的痛感又湧入心房,
她只能仰起頭,順著年輕男人拉扯頭髮的方向,哭泣呻吟著,張雷被征服感充斥
了整個身心,他淫邪的在美艷熟婦的耳邊叫道:“好阿姨,叫我老公,快呀我老
公,”

黃美英只覺得興奮與刺激,高潮與痛苦伴隨著自己的整個身心,她已經忘卻
了羞恥,淫聲浪叫道:“啊,老公,老公,美英的親老公。”張雷很滿足的再次
淫聲道:“以後你是我的女人了,我想什麼時候玩你,你就要隨時來到我的身邊,
聽到沒有? ”

黃美英羞紅了臉點點頭,張雷狂插了她幾十下後,淫聲道:“我要你用嘴巴
說出來,不是要你點頭。 ”

黃美英羞辱的流著眼淚,哭泣著說道:“我,”還沒說張雷就用手使勁的打
著她那雪白圓潤的臀部,叫道:“什麼我,要叫我老公,你要叫出自己的名字。”

黃美英只覺得自己的肛門快被年輕男人的陰莖插穿了,她強忍著快感和高潮,
淫聲說道:“老公,美英你以是你的女人了,啊,老公什麼時候要玩美英,美英
都會隨時隨地的服從,啊,老公,”

張雷聽了之後,很滿足,將中年美婦黃美英的頭扭轉過來,看著她那嬌美的
臉蛋上淚花,淫淫的吻住她的雙唇吸吮著她的香舌,下身更加瘋狂的抽插起來,
一陣狂風暴雨的連番抽插之後,張雷才將大量的精液射進了中年美婦黃美英的肛
門深處。

黃美英只覺得自己的肛門裡被年輕男人粗大的陰莖狂射而出的精液燙得全身

一顫一顫的,再也忍不住快感和高潮,從陰道裡狂洩出大量的陰精,全身軟
軟的癱在床上。

張雷趴在她光滑的玉背上喘息了片刻後,看看時間,不知不覺和中年美婦已
經玩了兩個半小時了,已經是傍晚六點了。他從中年美婦的身上爬起來,一邊穿
衣一邊看著被自己姦淫過後的美艷熟女迷人的胴體,心中一種說不出來的興奮的
自豪,終於邁出了人生重要的一步。

張雷穿好衣服後,看著仍舊趴在床上喘息呻吟的中年美婦黃美英,淫淫的撫
摸著她雪白光滑的玉背和臀部,淫聲道:“好老婆,我先回去了,以後我會聯繫
你的。 ”說完他將黃美英的黃色挎包拿了過來,將她的身份證取出來,然後又將
剛才哪個男式錢包放進自己的褲子裡,並將黃美英的女式錢包打開,只見裡面放
著一張銀行卡和幾千元錢,他淫淫的看了看黃美英,將錢全部拿出來放進自己的
褲子裡,然後拿著黃美英的手機撥打著自己的手機。

黃美英慢慢翻轉過身子,雙手護著自己的胸部,哽咽著看了看年輕男人,見
他把自己的身份證、銀行卡和錢全部拿走了,還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存下了,看著
年輕男人所做的一切,她從心底里產生了一種恐懼,她知道自己這一輩子再也休
想逃出他的魔掌。

張雷將黃美英的手機放回包里後,一手捏著她的身份證倒在她的身邊,淫聲
說道:“好老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就是你的,所以我把你的東西全部拿走
了,你沒有意見吧! ”

黃美英羞紅了臉搖著頭,張雷看了看用雙手護住胸部的中年美婦黃美英,淫
笑著伸出手去將她的手從胸部拿開,然後握住她豐滿堅挺的乳房揉搓著說:“好
老婆,你真美,對了你還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告訴你,我叫張雷。 ”

黃美英一聽,臉色頓時慘白起來,雙眼露出了更加恐懼的表情。張雷一看奇
道:“你幹什麼?”黃美英羞紅了臉低下頭去瘋狂的搖著頭,從她的表情張雷似
乎明白了什麼,突然一把將她壓在身下,淫聲道:“老婆,你怎麼了,跟我說說,”。

黃美英只是羞紅了臉抿緊了雙唇。張雷一看突然用手上的身份證打著她的粉
臉,淫聲道:“快說,快說。”

黃美英雙手護住臉,哭泣的說道:“我說,我說。”張雷一聽才停止了打她
的臉,一手抓住她胸前的乳房使勁的揉捏著,淫聲道:“要叫我老公,”

黃美英無限羞辱的哭泣著說道:“老公,我說,我,我認識你的母親和父親,”。

張雷一聽愣住了,他緊張的坐起來說:“你是我爸的同事?”

黃美英羞紅了臉說:“我知道,你父親叫章建強是公司部務科的副科長,而
你母親叫張清,是黨辦的副科長。 ”

張雷一聽,“哪你是哪個部門的?”

黃美英羞紅了臉說道:“我是勞資部門的工帳室的班長。”張雷一聽笑了,
他沈思了一會兒後,摟著黃美英溫柔的說道:“好老婆,那你丈夫是哪一位呀?”

黃美英羞澀萬分的呻吟道:“他,他是機修廠的一名普通鉗工。”張雷一聽
淫笑道:“哦,原來是個普通工人呀,記住以後你就是我的老婆了,我就是你的
老公,我會聯繫你的。 ”說完在她紅潤的雙唇上親了一下後,起身往外走去。

黃美英一看突然羞紅了臉叫道:“章,老公,”。張雷淫笑著回頭說道:
“什麼事,老婆?”

黃美英無限羞辱的說道:“你把我的錢拿走了,我,我身上沒,沒一分錢,”。

張雷一聽淫笑著看了看床上被自己姦淫過後的美艷熟婦,淫聲道:“老婆你
沒錢呀,哪好辦,”說完他又走回到她身邊,淫虐的笑道:“如果你想要錢,哪
就為我吹一次吧! ”說完從褲子裡拿出一百元錢來在手上打著。

黃美英一聽粉臉更加羞紅了,她嬌羞無比的看著面前這個年輕的男人,內心
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懼,想到丈夫每次在夜裡都懇求自己用口去含他的陰莖時的表
情,再想想此時,她只覺得自己就好像是一個妓女一樣。

張雷本就想羞辱她淫虐她,因為這樣才能給自己帶來更大的快感和興奮,所
以他淫虐的笑道:“來呀,快爬過來。”

黃美英想到自己已經對不起丈夫了,自己身上最後一塊處女地都被年輕男人
奪走了,如果連櫻桃小嘴也不留給丈夫的話,哪自己就真的是太下賤了,所以她
搖著頭,眼淚又一次的流了下來。

張雷一看,心裡的慾火更漲了,越是得不到的東西玩弄起來就越刺激,這是
他的座右銘。於是他將手中的錢打得更響了,淫聲道:“好老婆,聽話,快過來,
我出二百。 ”說完又抽出一張百元大鈔。

黃美英的粉臉更加羞紅了,還是搖著頭。張雷一看火大了,凶狠的說道:
“你不聽話了是吧?”黃美英一看年輕男人的雙眼,她害怕了,只好慢慢的爬到
年輕男人的身前,用顫抖的雙手將男人褲子的拉鍊拉下來,慢慢將那無比粗大的
陰莖掏出來。

張雷興奮的看著身下美豔的中年婦人用雙手握著自己的大陰莖,一種無比刺
激的感覺象電一樣在全身流竄著。黃美英強忍著淚水閉上眼睛慢慢用自己紅潤的
櫻桃小嘴含住了年輕男人那沾有自己陰莖和肛門淫味和男人特有腥味的大陰莖。

“啊,”張雷興奮的叫出了聲,只覺得自己的大陰莖被一張溫暖潮濕的小嘴
緊緊包裹住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刺激著他差一點就射出來了。他不由自主的
用雙手抱住了美豔的中年婦人,緩慢的用陰莖抽插著她那紅潤性感的櫻桃小嘴,
這種感覺太爽了。

黃美英羞辱的淚水禁不住的流了下來,自己今天竟然將身上所有的處女地都
奉獻給了丈夫以外的男人,而且是一個比自己小了二十歲的男人,她哭泣著用口
套弄著年輕男人那粗大的陰莖,一種從內心深處湧出的受虐刺激感充斥了全身。

張雷越來越快的用大陰莖抽插著美艷熟女的櫻桃小嘴,低頭看著自己的陰莖
在她的小嘴裡快速的進出著,征服,征服,再一次的征服,終於將美艷熟女的身
心都佔有了。

雖然熟女的口技不是一流而且還有些生硬,她小嘴裡的銀牙時不是的摩擦著
自己的陰莖,但這種痛並快樂著的感覺讓張雷覺得更加的興奮,最後他將陰莖死
死插在美艷熟女的咽喉深處如火山暴發一般將大量的精液射進了她的嘴裡。

黃美英只覺得自己的小嘴裡滿滿的全是年輕男人射出的精液,一種極其難受
的感覺湧入心房,她快速的將男人的大陰莖從口中吐出來,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咳嗽著。

張雷在中年美婦黃美英的櫻桃小嘴裡射完精後,只覺得全身舒服無比,低頭
看著嘴角仍在不斷往外流出精液的迷人的成熟美婦人,心裡得意萬分,將自己的
寶貝放回褲子里後,用手上的兩張百元大鈔輕輕打著她的粉臉,淫聲道:“好老
婆,你的小嘴真是讓老公我舒服得要死,這兩百元錢就賞給你了,哈哈哈。 ”說
完轉身就走出了房間。

成熟美豔的中年婦人黃美英無限羞辱的趴在床上痛哭著,兩張百元大鈔在她

的散亂不堪的秀發上也發出了顫抖的哭泣聲……



(三)

張雷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七點一刻了,他到家時父母親都還沒有回來,只
有奶奶一個人在。

張雷看見奶奶在廚房裡忙著做晚飯,他興奮的叫道:“奶奶我回來了。”張
雷的奶奶熊玉妹今年已經快六十歲了,可是看上去卻像個四十歲的女人,因為保
養的好身材還沒有變形,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衣,下身穿了一條黑色的長褲,
赤著腳穿了一雙高跟的細帶涼鞋,張雷偷看著奶奶只見她那白色襯衣下面一對豐
滿的雙乳還很挺,從白色的襯衣裡映出了她裡面紅色的胸罩,而下身緊緊的長褲
將她那圓潤的臀部包裹得緊緊的,從後面可以很清晰的看出她竟然穿的也是細小
的三角內褲,真是風韻十足。

張雷撒嬌似的從後面將頭放在她的香肩上說:“奶奶,你做什麼好吃的呀?”

熊玉妹一看孫子嬌笑道:“知道你要回來,所以燒得都是你愛吃的。你聞聞
香不香? ”

張雷笑了笑說:“香是香,可惜,”

熊玉妹一聽問道:“可惜什麼?”

張雷淫淫的在奶奶耳邊說道:“可惜就是沒有奶奶的身子香。”說完她使勁
的聞著從奶奶秀發里散發出的成熟女人特有的身香。

熊玉妹一聽粉臉羞紅一片,嬌嗔道:“臭小子,對奶奶也這般油腔滑調的。”

張雷一看奶奶的表情,內心的慾火騰的一下直衝大腦,他突然摟住奶奶的細
腰說:“奶奶,你是真的好香嘛,雷兒每次聞著你的香味就會很興奮的。”

熊玉妹一聽粉臉更紅了,聽著孫子開始說起不著邊際的話來,而且還用手摟
著自己的腰身,嬌嗔道:“臭小子,還亂說,快走開,奶奶不好燒菜了。”

張雷知道自己的親奶奶被自己的話語挑逗的春情氾濫了,不由的更加大膽的
將身體緊緊貼著奶奶的後背,撒著嬌說:“奶奶,好奶奶,就讓雷兒抱一會兒嗎,”

熊玉妹只覺得孫子的手越來越不老實了,而且很明顯的感覺到他胯下那根東
西正堅硬的頂著自己的臀部,她的臉更加羞紅了,一手扶住抄菜的鍋子,一手忙
去把火關上。

張雷興奮的將雙手輕輕按在奶奶的雙乳上溫柔的揉搓著,在她的耳邊輕聲說
道:“奶奶,你的乳房好軟喲,”

熊玉妹只覺得自己的身子都酥軟了,全身無力的靠在孫子的懷裡,呼吸也明
顯的加快,連忙用手抓住孫子的雙手,嬌聲呻吟道:“雷兒,你幹嘛,快放開奶
奶! ”

此時的張雷慾火已經攻心,他淫淫的說道:“奶奶,就讓孫兒摸摸嘛,”熊
玉妹呼吸急促,將頭靠在孫子的肩膀上,羞紅了臉呻吟道:“乖雷兒,別這樣,
我可是你的親奶奶呀,”

張雷看著風韻十足的親奶奶,突然吻住她那紅潤的雙唇,熊玉妹一驚雙手用
力的抓著孫子的手臂,只覺得天眩地轉,然後就感覺到孫子的舌頭頂開了自己緊
咬著的牙關勾住了自己的舌頭吸吮起來。

熊玉妹守寡將近二十年,如何受的了年輕孫子的如些挑逗,緊張與害怕,興
奮與刺激將她的整個身心都佔據了。張雷一邊吸吮著親奶奶甜美的香舌,一邊用
手揉搓著她胸前豐滿的雙乳,全身興奮的血液快速的流動著。

突然一陣急促的電話鈴響起,張雷才鬆開奶奶。熊玉妹被電話鈴聲驚醒過來,
逃似的來到客廳,拿起電話。

“餵,媽呀,我晚上不回來吃飯了,建強他今天值班,也不會回來了。”

熊玉妹聽出這是兒媳婦張清打來的,她緊張的看了看正在關門的孫子,內心
的刺激與恐懼讓連話都不敢說,只是“嗯”了一聲。當她想說時,張清已經掛下
了電話。

張雷淫笑著在奶奶身邊坐下,一把將她的細腰摟住,淫聲道:“奶奶,剛才
是誰打來的電話? ”

熊玉妹羞紅了臉,用手將自己的秀發拔到耳後根說:“是你媽打來的,”

張雷一聽是母親打來的,雙眼就更加慾火往外噴著,他繼續淫聲道:“哪媽
媽是怎麼說的? ”

熊玉妹想起身離開孫子身邊,可是被孫子強行拉回坐到了沙發上,她呻吟道
:“你媽,你媽說她晚上不回來吃飯了,”

張雷興奮的一把將奶奶攔腰抱起淫聲道:“哪太好了,奶奶,孫兒從外面學
了一套按摩的手法,現在給你試範一下。 ”

熊玉妹羞紅了臉嬌聲道:“乖雷兒,放下奶奶,不要,”

張雷不聽將奶奶抱回父母親的臥室,熊玉妹一看臉更紅了,此時此刻自己就
好像是一個新娘一樣被孫子抱進了兒子和兒媳婦的房間,她嬌聲的哀求道:“雷
兒,不要呀,我可是你的親奶奶呀,”

張雷一把將奶奶壓倒在父母親的睡床上,看了看床頭父母親恩愛的結婚照,
只見母親那美艷絕倫的臉蛋上幸福無比,身穿白色的婚紗將她那傲人的身材襯托
得嬌豔無比,真是誘人犯罪。

他一邊看著母親的結婚照,一邊將親奶奶熊玉妹身上的衣服解開,然後親吻
著她的雙唇,激動的吻著吸吮著她的香舌。

熊玉妹只覺得自己竟然沒有了反抗,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刺激,只是眼睜睜的
看著孫子將自己的衣服脫去,胸罩脫走,長褲脫去,就連哪小三角內褲也被脫去
了。

張雷看著赤裸裸的奶奶,心裡羨慕不已,已經快六十歲的女人了,可是身材
仍然保養得如些完美,雪白的肌膚,微微下垂的雙乳,平坦的小腹和充滿無限誘
惑力的陰戶還有哪雪白的大腿在微微的顫抖著。他淫淫的將自己的褲子脫去,熊
玉妹一看到孫子那無比粗長的大陰莖後,忍不住緊咬雙唇,二十年了,整整二十
年沒有看過男人的陰莖了,此番竟然看到了親孫子的那根大陰莖,她只覺得頭暈
目眩,緊張的神情帶動她那赤裸裸的胴體在輕輕的顫動著。

張雷淫笑著用嘴含住奶奶胸前豐滿的雙乳吸吮起來,一旦女人的性慾被挑逗
起來,就會忘記一切。熊玉妹全身最敏感的部位就是乳頭,此番被親孫子用嘴含
著吸吮著,讓她覺得無比的興奮,不由自主的挺高自己的胸部,雙手緊緊的抱住
親孫子的脖子,從她那紅潤的櫻桃小嘴裡發出了迷人的淫浪的呻吟聲。

張雷淫淫的看著已經被自己挑逗的性慾高​​漲的親奶奶,心中的慾火無比的興
奮,他又看了看床頭上的父母結婚照,心裡恨恨的說道:章建強,你奪取了我心
中的愛人,我就要佔有你的親身母親,你玩弄我的母親,我就姦淫你的母親。

內心無比黑暗的張雷,對著父親的畫像淫淫的笑了笑,然後抱起奶奶的雙腿,
將自己那無比粗大的陰莖毫無保留的插進了親奶奶的陰道裡。

“啊,痛死我了。”熊玉妹二十多年沒有經過男人的滋潤,此番被親孫子如
此巨大的陰莖強行全部插入,只覺得自己的陰道被填充得又嚴又實,一種說不出
的滿足感充斥全身。

而張雷更加興奮,沒想到快六十歲的女人了,她的陰道竟然如此的緊窄,那
嬌嫩的陰道肉壁死死的包裹著自己的大陰莖,讓他覺得無比的舒服,不由得開始
大力的抽插起來。

熊玉妹自親孫子的大陰莖插入陰道那一刻,就已經達到高潮了,大量的淫水
和精液向陰道外流淌著,滋潤了張雷的大陰莖更加快速更加有力的抽插。

張雷雙手摟緊親奶奶的細腰,快速的抽插著她那保養完好嬌嫩無比的陰道,
只覺得自己快飛上天去了,俯下身子吻住親奶奶的雙唇吸吮著她的香舌,而熊玉
妹則主動的挺胸擡臀配合著親孫子對自己的奸淫,一種超越倫理道德,衝破血液
禁忌的快感讓她發出了淫浪的呻吟聲,“啊,乖雷兒,親孫子,你好猛喲,插死
奶奶了,啊,好啊,好,啊,好舒服呀,啊,”。

張雷聽著親奶奶在自己的奸淫之下發出了淫蕩的呻吟聲,內心的慾火更加的
高脹,他一邊抽插著身下的親奶奶,一邊擡頭看著父母的結婚照,看著母親高貴
的神情,只把身下的奶奶想像成了自己的親生母親,更加瘋狂更加粗野的抽插起
來。

熊玉妹已經連洩了三次身了,她全身無力的癱在兒子和媳婦的床上,大量的
淫水和陰精順著她的陰道和孫子的陰莖滴落到潔白的床單上。張雷含著親奶奶豐
滿的雙乳吸吮一番後,又狂插了上百下,才將大陰莖死死的頂在親奶奶的陰道深
處子宮裡面狂射而出。

熊玉妹淫聲大叫道:“啊,燙死我了,”只覺得親孫子將無數的精液射進了
自己嬌嫩的子宮裡,哪滾燙的精液好像一把無情的慾火一樣將自己的整個身心都
融化了。






















0.015146017074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