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老師催眠沈倫記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夢中情人結婚了,新郎卻不是我。 

  這樣的情況,說不定很多人都有同樣的經驗吧?畢竟,並非人人都是初戀便成功那麼幸福的。大多數人,都要在情場上痛過、愛過,再摔倒過,才找到一個和自己一起漫步人生路的夥伴吧? 

  現在的我,正親眼看著自己最愛的人出嫁。 

  而且自己還當上義務性質的攝影師,這簡直是三流電視劇的劇情了。 
  可惜的是,當劇情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時,實在一點也不覺得好笑。 
  我的視線,從來沒有一刻離開過新娘。 
輕柔的白紗,像是雲霧般籠罩著婀娜多姿的嬌軀。原本就可以說是豐滿的胸脯,在婚紗的襯托之下,更是顯得曲線玲瓏,高聳堅挺。在低胸的婚紗裝飾下,露出來的那片細嫩的肌膚,是那麼眩目,像絲質般幼滑的胸脯,美得令人驚心動魄,似乎比白色的婚紗還要白一般。 

  長長的秀髮,梳成一個髮髻,戴上頭紗後,看上去是那麼純潔美麗。頸項戴了一串珍珠,耳朵也配上同款式的耳環,美人含羞帶笑的模樣,只要是雄性的生物,都一定會看得目瞪口呆。 

  新娘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經意的望了我一眼。然後就被身後的叫聲吸引過去了。 

  「桶口老師,你今天好漂亮喔!」 

  「傻瓜,老師天天都很漂亮的呀。老師,你今天特別漂亮啊!」「桶口老師,你結婚之後是不是就要辭職了?我們都很捨不得你呀!」我班上的女同學,正圍住梨香吱吱喳喳的說過不停。 

  唉,真是一群三八,和女老師一比,就比天鵝與小雞一般,差天共地。 
  桶口梨香,我們班的英文科老師,也是我們的級任導師,二十八歲。 
   同時,她也是我的初戀對象,可是還未有機會表白,就已經……「啊,是你們呀?謝謝你們今天這麼賞面喔。雖然我結婚後就會辭職,可是,我不會忘記大家 的……你們也不要忘了老師喔。」「不會忘記啦……反正有空的話,我們也可以去石岡同學家探老師嘛!」「對啊對啊……」「喂,秀明,真羨慕你啊。從今以後, 你就和梨香老師住在同一個屋簷之下了。」我的同學兼損友,松井一郎,看到我沒精打采的樣子,故意的尋我開心。 

  聽到一郎的調侃,我的心一直往下沈。 

  「是嗎,那又怎樣?她嫁的又不是我,只是我老爸罷了……看到吃不到的東西,有什麼值得羨慕嗎?」我滿嘴苦澀的說道,我這時的臉色,一定很難看。 

  是的,我的夢中情人,桶口梨香老師,今天就要嫁給我的爸爸了。過了這天,她就不是桶口梨香,而是石岡梨香了。 

  初戀對像變成自己的繼母,如果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話,大概會覺得很有趣吧?可是,現在的我,只想哭。那簡直比三流電視劇的劇情還爛的情節,怎麼會發生在我的身上呢? 

  為什麼我的媽媽要這麼早死呢?如果她還在世,老爸就不會續絃了,那麼,他就不會娶了我的老師,我的梨香老師。 

  再沒有什麼時候,比得上現在這一刻,更令我懷念去世的母親了。 
  媽媽啊……如果你還在的話…… 

  或許,母親早亡對我最大的影響,就是這件事了吧? 

  我也想不到,老爸出手會這麼的迅速,距離家長會不過半年,他就已經將老師追到手了。 

  看著自己夢繫魂牽的女神,將要成為自己的繼母,我除了苦笑,還可以幹什麼呢? 

  不想再看到教堂內的熱鬧,我默默轉身離去。 

  教堂位於一個清幽的地段,處於近郊的位置,附近綠樹成蔭,很少看到人影,和繁喧的鬧市完全不同。 

  我沒有想到,一個改變我一生的人,居然會在此時此刻,我短短十數年的生命中最沮喪的時候,被我遇上了。 

  當我落寞的走出教堂,打算在附近散步的時候……「年輕人,你想實現心中的願望嗎?」「?」一把低沈迷人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那種磁性的聲線,像是蘊含有無限的魔力似的。 

  說「他」是低沈的女聲,又像是略為磁性的男聲,充滿了妖異的魅力,令人一聽便有種暈眩感。 

  「年輕人啊,你想實現心中的願望嗎?」那奇怪而又蘊含魔力般的聲線,明顯是衝著我而來的。 

  我猛地轉身,一個高瘦的黑衣人,突然在我面前出現。 

  剛剛附近明明一個人都沒有,他是怎麼出現在這兒的? 

  那將全身都包裹在內的打扮,令人難以看出「他」的性別,中等身材,連頭上也戴著一頂禮帽,加上黑色長衣的領子反起,將五分之四臉龐埋藏在陰影之中,叫人看不清「他」的長相,甚至不能肯定「他」的性別。 

  黑衣人像是看出的眼神中的疑惑,「他」的嘴角微微一揚,冷冷地笑了一笑。 

   我心情正跌入谷底,對這種古古怪怪的打扮大為反感,以為「他」是那些裝神弄鬼的神棍,想危言聳聽騙我的錢,於是我也不理對方身上散發出的詭異氣息,冷冷 的看著這黑衣人,說道:「如果你是江湖郎中想裝神弄鬼騙錢的話,那你快一點滾開,因為本少爺今天心情很差。」不料,黑衣人絲毫不為所動。 

  俊秀的臉龐、高大的身軀,眼睛像是玄冰似的冷酷,這個古怪的黑衣人,想找我幹什麼? 

  「嘿嘿……如果趕走了我,你的情人就會落入別人的懷抱喔。」黑衣人用精光四射的眼睛看著我。 

  在帽子的陰影之下,那雙眼眸隱隱像是射出極為邪異的光芒,叫人神為之奪。 

  我心中陡然一震,「他」……「他」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我……?「他」居然看穿了我內心想什麼?怎麼可能? 

  「你……你有什麼好辦法?」 

  原本是直接問「他」究竟是什麼人,可是我吞了一口唾液,乾澀的喉嚨中擠出來的,卻是這個問題。 

  「拿著這懷錶。將你的情人帶去一個無人的地方,用表面對著她,念一句咒文,她就會任你魚肉了,聽上去不錯吧?」黑衣人沒理會我的問題,從大衣的口袋中,拿出一隻隱隱泛著青光的懷錶,說明了用法之後,將它塞入我的手中。 

  「真的行嗎?這東西……多少錢?」我滿面疑惑的看著手中的東西。 
  「不用錢,只要你事成後,幫我拍一張你情人的裸照和穿性感蕾絲吊帶襪的照片送給我就行了。放心,我不會用來威脅你和你的情人的,我只是收集來留念。」「裸、裸照?」單是想到梨香裸體的模樣,我差不多要噴鼻血了。 

   「還有,這懷錶的用法是……這樣的,懂了沒有?」「這樣就行了?」「是呀。對了,這懷錶只可以對同一人使用一次,再用就沒有效的了,如果你想以後隨時享 用你的情人的話,記得帶齊拍攝的工具,拍下羞恥的證據來要脅她,知道嗎?還有,如果想對情人下什麼命令的話,記得想清楚,因為機會只有一次,下了命令就沒 辦法更改了。」說完之後,黑衣人轉走就走。 

  「喂……咒文是什麼?我怎麼再聯絡你啊?」 

  黑衣人頭也不回,反手彈了一將名片給我。 

  名片像是有無形的手拿著一般,在空中緩慢但穩定地朝著我飄近。 
  上面只有名字和電話號碼。 

  「咒文是「南非食蟻獸」,有緣再會啦,年輕人……」黑衣人的說話聲,慢慢遠去。 

  「催、催眠魔導師?」 

  「不要像以前的懷錶持有者那樣,犯下無法彌補的過錯啊!年輕人啊,自己選擇自己的未來吧……」遠遠傳來黑衣人迷人的磁性聲調。 

  看著卡片上的名字,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回教堂。 

  我心裡一片混亂。 

  這個黑衣人的說話……可信嗎? 

  如果對梨香使用這懷錶……真的有效嗎? 

  我、我應該怎麼辦呢? 

  懷著紊亂的心情,我慢慢走回教堂。 

  遠遠的,已經可以看到梨香的身影。 

  笑靨如花,身段更是婀娜多姿。 

  這樣的女子,卻被臭老爸搶去了…… 

  這樣的事,我可以忍受嗎? 

  不!不行! 

  如果要我看著梨香嫁給老爸,倒不如就試一試這懷錶有沒有用吧! 
  黑漆漆的妒忌之火,在我心中猛烈的燃燒。 

  被黑炎般的妒嫉矇蔽了理性,我打算聽信一個陌生人的說話,對夢中情人出手。 

  主意既定,我就開始計畫一切。 

  雖說是計畫,但我也沒細想太多,只是希望在行禮前將梨香騙到沒人的地方,好歹先試一試那懷錶有沒有效。 

  如果沒有效的話,那就一切休矣。 

  「桶、桶口老師,你可以來一下嗎?好像有電話找你,在電話間一號線。」我趁著一個空檔,對落單了的梨香說道。或許是緊張的關係,聲音有點乾澀。 

  希望能成功將她引到無人的電話間吧!我在心中向惡魔默禱著。 
  「嗯,是石岡君嗎?……對了,是誰打來的?」聽到我的說話,對我嫣然一笑,略帶困惑的梨香問道。 

  她想不到是誰在這種時候打來找她吧?她當然猜不到,因為根本就是我胡謅的啊。 

  「不清楚啊,是教堂方面的工作人員對我說的,不是我聽電話,所以我也不知道呀。」我有點不敢正視她的雙眼,不自然的說道。 

  這時的我,不論表情還是語氣,都生硬無比,如果老師有丁點警戒心的話,一定可以發現我的異常。 

  可惜,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心情亢奮之下,對我的古怪神情視而不見。 

  而且……她很相信我,對我完全沒有任何防範……「啊……是這樣嗎?那我先去聽聽吧。」溫柔的老師,絲毫沒有懷疑這個將會成為自己的繼子,平日聽話乖巧的好學生的說話,站起身來,準備去接電話。 

  「嗯……不會是老師的舊情人打來的吧?」我覺得自己手心的冷汗多得要滴出來了,勉強開了一個不好笑的玩笑。 

  梨香用手輕輕敲了我的頭一下。 

  「小鬼,不要胡說八道啊。我哪來的舊情人?別沒大沒小的,還有啊,以後你不用叫我桶口老師了,叫我梨香吧。」看著梨香的笑臉,我的心,一直往下沈。 

  如果可以的話,我是多麼想將你摟在懷中,叫你「我的梨香」啊! 
  「對了,秀明同學,電話間在哪裡?」 

  「很難說清楚的啊,我帶你去吧。」 

  「也好。」 

  跟著我走的梨香,完全沒有機心的隨著我走到教堂邊那荒僻的電話間。 
  大概她怎麼也料想不到,她的學生、未來的義子會對她意圖不軌吧? 
  「一號線嗎?嗯……」 

  拿起電話,按著一號線的按鈕,梨香一臉困惑。 

  「怎麼沒人的……難道等不及,所以掛了線嗎?」「咦?老師,你看這是什麼?」「哦?」我感到自己的心跳聲響得連老師也會聽到了,是否成功,就看這時了。 

  「老師,你看這懷錶?很奇怪喔…你看看那些花紋…好像會發光似的一閃一閃……你看清楚……老師……」梨香一轉頭,看到我手上搖晃著的懷錶,聽到我的說話,她的注意力不禁的集中到懷錶上那些古拙的鏤刻中。 

  趁著梨香的注意力集中到懷錶上的一剎那,我輕輕的念出咒文: 
  「南非食蟻獸。」 

  懷錶上鑲嵌的紅寶石,發出妖異的光芒,閃了一閃,瞬即不見。 
  梨香陡地一怔,眼光忽然顯得呆滯起來。 

  「老師,你看著我的眼睛……」 

  茫然的眼神,梨香慢慢的擡頭看著我。 

  「秀明……你……」 

   「不要說話……看著我的眼睛,什麼也不要想……現在你已經不能動了,慢慢的,你的腦袋會一片空白,什麼也不要想……你會覺得很舒服,什麼也不用想,你會 很安心……只要在我身邊,你什麼也不用擔心……」我按照黑衣男子的指示,集中所有精神、意志,利用懷錶的幫助,將梨香迷惑,令她陷入催眠狀態。 

  原本沒有學過催眠術的我,要催眠別人是很難的,可是藉著懷錶之助,加上梨香結婚在即,心情難免患得患失,才可以一舉被我趁機得手,成功將她催眠。 

  但那魔導師也說過,因為我是借助懷錶的魔力,所以催眠只能成功一次,下次再用懷錶對付同一女人是不成的了。 

  不過,嘿嘿……一次也夠了,只要在梨香心中烙下指令,以後我再念出咒文,她就會陷入催眠狀態,任我魚肉。 

  唯一的不便,就是我不能再更改第一次催眠所下的指令吧? 

  「梨香,你要服從我……你的氣力慢慢消失,一點、一滴,慢慢消失……你眼中只有我,耳中只聽得見我的聲音,你在我身邊就會安心……聽著,只要我拍打你的胸脯一下,你的記憶就會回溯一年,知道嗎?」「我……知道了……」我伸手,慢慢的,向梨香高聳的胸脯進發。 

  輕輕地,在女性嬌嫩的部位,拍打下去。 

  按在婚紗上的感覺,非常輕柔,觸感好像棉花,內裡是軟軟的、充滿彈性的乳房,那溫暖的手感,令我差點就噴出鼻血。 

  (這就是……摸梨香乳房的感覺……) 

   梨香今年二十八歲,那麼,要令她倒退回五歲時的心智,就要拍她的胸脯二十三次……我必須竭力維持我的理智,才能完成這個艱鉅的任務,要在夢中情人的乳房 上輕拍二十三次,對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輕來說,絕非易事,中途幾次差點就按捺不住,想將老師推倒,就地正法,幸好最終還是忍住了,但幾乎忘了自己拍了多少 次。 

  看著梨香在我的拍打下,眼神逐漸轉變,神情雖仍保持呆滯,但臉上的表情卻愈來愈天真純樸,明明是大人的臉孔,流露出來的卻是小孩子的氣質,我知道,老師的記憶已經倒流回她五歲的時候了。 

   「小梨香……在我身邊你會充滿安全感……你永遠不能反抗我,反抗我會令你不安,順從我的命令,令你有無上的喜悅……知道嗎?說吧……跟我說吧……說: 「我,梨香,永遠服從你,秀明。」只要說了,你就會安心、你就會喜悅……說吧……」小孩子的心智,更容易完全向別人敞開,先利用催眠將老師的記憶回溯至童 年,再利用孩童稚拙的心智不懂得架設心防的特點,進行調教,印下心靈的烙印,那是自稱為催眠魔導師的神秘黑衣人教我的竅門,我初次使用就用在夢中情人身 上,難免患得患失,但看到梨香的表情,我知道,我成功了。 

  我用呢喃般的聲調,令梨香漸漸的進入深層的催眠狀態,慢慢成為我心靈的俘虜,眼神變得呆板,目光缺乏焦點,定睛凝視著前方,像是看透我的眼睛,穿過我的頭顱,望向我身後無盡的虛空一般。 

  「我、梨香……永、永遠……服從秀明……」梨香一臉呆滯,不帶一絲表情,慢慢的,跟隨我的指示,服從我下達的指令。 

  「很好。現在,你很安心,慢慢的睡吧……有我在身邊,你可以放心的睡覺,像是泡在溫泉中一樣……溫暖、安靜,充滿安全感。眼皮變重了……慢慢的、閉上眼睛。閉上眼睛……睡吧……睡吧……」像是打瞌睡似的,梨香緩慢地閉上眼睛。 

  我手中捏一把冷汗,成功了!那黑衣人說得沒錯!現在,只要我將梨香帶入更深層的意識中,在更深層的催眠狀態下說出命令,下達指令,梨香就會成為我的人形玩偶,任憑我的擺佈。 

  可是在電話間……這地點實在不夠隱密,看來先轉移地點比較好。 
  我想了一想,對梨香說道:「慢慢睜開眼睛,你要完全的相信我。現在,先跟著我來吧。」梨香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眼神呆滯,緩緩的跟隨在我身後。 

  幸好大部份人都集中在教堂中,電話間附近可說是鬼影兒也沒有一個,要找個無人的房間不難。 

  我手心不住的冒冷汗,將梨香帶到一個看來是棄置不用的房間後,我才定下心來。如果剛才有人發現我和梨香的話,我就死定了。梨香呆滯的樣子,任何人也會覺得不妥吧?如果真的碰上熟人的話,那……我抹了抹頭上的冷汗,不敢再想下去。 

  或許我真是太魯莽了。 

  幸好,沿途沒有碰上什麼人,我忐忑不安的帶著梨香,內心非常緊張,如果剛才遇到別人,搞不好我會嚇得昏過去的。 

  梨香還是呆著一張臉,眼神散渙的看著我,等待下一步的指令。 
  完全陷入被我催眠的狀態中,失去思考能力,像個洋娃娃般任我擺佈。不過,這是世上最美的洋娃娃……「梨香,你聽到我的說話嗎?」我試探著的問道。 

  「聽到。」刻板而沒有語氣的聲調,現在的梨香,只是我的人形玩偶,缺乏生氣。 

  嗯……我該下什麼指令呢? 

  機會只有一次,只要下了指令,她清醒過來之後,指令就被限制了,再也不能更改。 

  雖然聽說別的催眠術沒有這種限制,可是我只是外行人,借助手中那奇異的懷錶才可以成功催眠別人,所以才沒有普通催眠術的自由度吧? 

  所以,現在下的指令就非常重要了。 

  我想了想,慢慢的,說道:「好。你聽著,你是我的奴隸,你永遠不能違抗我的命令,只要是我,石岡秀明的命令,不管是什麼羞恥難堪或違反你意願的事,你都會去做。知道嗎?」「是……我知道了。」像是過了一生一世似的時間,終於,梨香呆呆的點了點頭。 

  好!就是這樣了! 

  既然現在我想不到下什麼指令,而心靈烙印的機會又只得一次,乾脆下一個自由度比較大的指令,就是要梨香以後聽我任何命令,那以後我想如何調教她,還不是我說了算? 

  只是,我料不到的是,因為這個含糊的命令,日後令我吃盡苦頭……克制著心中的興奮,我再說道: 

  「只要以後石岡秀明一說「南非食蟻獸」,你就會陷入被深層催眠的狀態,完全聽從我的命令,不能有半點反抗,你明白嗎?」看到她點頭,櫻唇吐出「我明白」三個字之後,我又接著說: 

   「當我將「南非食蟻獸」倒轉說,你就會從深層催眠狀態中醒來,而且不會記得在催眠狀態中發生的任何事,在清醒狀態中,你只會對我,石岡秀明懷有極大的好 感,你不能討厭我,即使我幹了什麼,你也會喜歡我、原諒我,而且,只要你和別的男人發生性行為,你那一晚睡覺時就會對我有性幻想,會夢見和我性交。你瞭解 嗎?」「是,我瞭解了。」「除了在催眠狀態中完全不能違背我的要求之外,在清醒狀態中,你也會儘量在可能範圍以內滿足我任何的要求,你知道了嗎?」 「是……我知道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絕對不能記起你在催眠狀態中幹了什麼事,你一旦意圖記起催眠中的事,就會有深深的不安感,只有不再想下去,才 可以消除這種不安,明白了吧?」「……是,明白了。」我實在不大懂得如何下達指令,畢竟我不是催眠術的專家。不過,現在這樣應該也夠了吧?雖然不可以再改 變任何指令,但憑著以上的命令,梨香應該會任我擺弄,不會出什麼亂子了吧? 

  「那麼,現在我每吻你一次,你的記憶就增加一年,一直到現在為止,知道嗎?」「知道。」我壓住內心的激動,輕輕的吻向梨香的紅唇。 

  那種滋味,筆墨難以形容。 

  我只覺得自己如身處天堂,夢中情人的香唇任我予取予求,每吻一次,梨香的精神狀態就成熟一分,在我努力的吻二十多次之後(因為實在太高興了,我根本忘了數多少次……),老師的記憶,就回到當下這一刻。 

  我看著眼前的美女,口中骨碌一聲吞了口唾液,朝思暮想的梨香老師,就站在自己面前,聽從自己任何的命令,絕對不會反對自己。 

  「很好。現在你將裙子拉起來,讓我看看你穿的內褲。」我竭力的令自己的聲音不顫抖。 

  「是的。」陷入催眠中的梨香,順從地用雙手撩起自己的婚紗裙。 
  啊……夢想中的秘景。終於可以看到了。 

   在心中感嘆著,看到梨香白晢的大腿,穿上純白縷空蕾絲吊帶襪,修長的美腿,就在我眼前一點一點的顯現。梨香雙眼失去了往日的靈動和光彩,完全不似平日上 課時的美目流盼,只是呆呆的凝視前方。被控制住意識的她,將自己隱密的私處,慢慢的曝露在她的學生、她的繼子——我,石岡秀明面前。 

  我呼吸變得急速,蹲下身來,正面看著梨香的裙內春光。白色的蕾絲內褲,就在我眼前,我呼出的熱氣,甚至噴到梨香的秘處。 

  「張開大腿。」 

  「是。」 

  梨香就像是聽話的機械人,將修長的雙腿張開。 

  「現在,脫下婚紗。」 

  梨香沒有遲疑,緩緩的伸手到後方,將婚紗的拉鏈拉下。 

  為免弄髒婚紗,我將脫下的婚紗掛在門後的鈕子上。 

  只穿著內衣的梨香老師,完全顯露了她那曼妙之極的身段。 

  應大則大、應小則小。胸脯高高聳起,在和內褲同色的蕾絲胸罩襯托之下,顯得飽滿渾圓,像是棉花糖似的柔軟細膩。 

  「梨香,坐到桌子去,然後在我面前左右張開雙腿。」聽話的人形玩偶,默默無言的遵從我的命令行事。穿著吊帶襪的她,在我眼前擺出淫蕩的姿勢,大大張開的雙腿,讓我可以清楚看見大腿根部的地方,那被內褲包裹住的中心點。 

  我走上前去,將前置式的胸罩,那胸前雙峰間的鈕子除掉。「的嗒」一聲,誘人的乳峰蹦跳出來,擺脫胸罩的束縛,在我眼前輕輕晃動。我伸出雙手,感受那堅挺的乳房,被我不住捏弄的觸感,溫暖柔軟,乳尖是淺淺的桃紅色,散發出女性的芳香。 

  我將手指輕按上峰頂的蓓蕾,轉動我的手指。同時,我將嘴唇湊上梨香的櫻桃小嘴,吻下去。感受梨香唾液的香味,丁香小舌的感覺,我將自己的舌頭伸進去,靈活的觸動老師口腔內的每一處,雙手不停的刺激梨香的雙峰,充分的、佔有我的梨香。 

  雖然被我催眠,喪失了自己的意識,但是身體內潛伏的本能卻沒有消失,身體的慾望被我生澀而不成熟的調情手法挑動起來,梨香的呼吸漸漸變得急促。我將一隻手轉而伸向梨香的下身,她的內褲,慢慢變濕了。 

  我將她的雙腳平伸向前拉直,把她的內褲脫下來,視線集中在梨香的私處,那個我朝思暮想的聖地,那個我渴望進入的聖域。梨香任憑我處置,沒有一絲表情,即使將乳房和蜜穴展現在我的面前,她也不知道。只是寧靜的聽從我的吩咐。 

  「好可愛……」我低聲感嘆,手掌不住的在梨香小腹上遊移,在小穴上的毛髮並不濃密,只是均勻的分佈成一個倒三角形,黑色的陰毛富有光澤,打理得極是整潔,可以看出梨香平日對儀容的整理是如何地一絲不苟。 

  我用手指輕扣入梨香的蜜穴中,發覺她在我的挑逗刺激之下,下身已經濕濡一片,既然已經準備好一切,我自然不會浪費時間。我脫掉衣物,立即提槍上馬,雙手按著梨香的膝蓋,將她的雙腿拉開成 M字型的坐在桌子上,分身對準了梨香的私處,向前慢慢推進。 

  濕潤的感觸,漸漸包圍住我的分身。緊密的肉壁,將我的陽具緊緊夾住,一路往前深進,驀地,感到前方有一個障礙物。 

  「咦?」 

  我疑惑的看著梨香,梨香蹙眉不語,在失去意識的情況下,她似乎仍能感到下身被異物貫穿的痛楚。 

  「梨香,你還是……處女嗎?」 

  我難以置信的輕聲問道。 

  「是的。」 

  櫻唇微張,說出令我驚訝的事實。 

  想不到,梨香已經二十八歲了,居然還是處女?這年代,還會有二十八歲的處女嗎?不愧是教師這種聖職者,居然能夠保存處子之身直到結婚……可是,卻在婚前被學生和繼子的我奪去了神聖的第一次了。 

  能夠享用夢中情人的第一次,令我幾乎要狂笑出來。 

  終於得到了夢中情人的處女!男人夢寐以求的事,我終於做到了! 
  想到這裡,我再也壓抑不了衝動,下身猛然發力,陽具向前直捅,衝破了那層障礙。 

  血,一點一滴的淌下,沾染我的分身。那是梨香的處子落紅。 
  繼母的處女血。 

  得知梨香是處女之後,我興奮之極的揉弄她的乳房,像搓揉麵粉團似的不停玩弄老師的一雙美乳,峰頂的蓓蕾被我吸吮得通紅。神智不清的梨香,在我的攻勢下輕聲嘆息。 

  「啊……」 

  在我瘋狂的抽送下,雖然梨香身處催眠狀態,但女性的原始本能仍在,嘴唇間輕輕吐出氣息,一聲聲曼妙的嬌喘從她性感之極的櫻唇中流洩出來。 

  平日在學校端莊地上課的梨香,被她的學生姦淫,嘴裡還發出舒服的嘆息聲。 

  一想到這裡,我的分身就好像脹得更大了。 

  我賣力的擺動腰部,雙眼欣賞著老師在我身下婉轉承歡的媚態,有時又低頭看著自己的分身在梨香的肉洞中進進出出,混和了處女血的愛液,像是粉紅色的泡沫一般,在我的活塞運動下四散飛濺,梨香老師的臀部一晃一晃的,承受了我的腰部的撞擊,豐滿的臀肉散發出淫靡的氣息。 

  除了雙眼和腰部忙著之外,我的一雙手也不斷的玩弄梨香的椒乳,那尖挺飽滿的胸脯,被我揉搓得不住的變形,雪白柔軟的美乳就像是新鮮的麵粉團一般,被我握在掌中,那兩顆櫻桃色的突起,漸漸變得堅硬,梨香在我的攻勢下,慢慢的也動情了。 

  雖然我還想繼續瘋狂的姦淫繼母,可是佔有梨香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加上老師性感的肉體在我眼前發情,我很快就忍耐不了,在悶哼聲中,將所有的子孫送進梨香體內。 

  「啊……梨香老師的肉洞真是名器啊。夾得好緊,又濕又熱,太舒服了……真是忍不住喲。」我低聲感嘆著,將已經發射了的肉棒褪出老師的蜜穴,精液、愛液和處女血的混合物隨著我的動作而緩緩的流出來,配上梨香呆滯的臉孔,看上去淫穢之極。 

  想起那神秘人的說話,我趁機拿起帶在身上的攝影機,要梨香擺出種種淫賤下流的姿勢,飛快的將這裸露的女神那淫穢的模樣拍下來。 

  張開雙腿用雙手分開密穴、狗趴的姿態下露出屁眼……各式各樣下賤到連妓女也作不出的動作,梨香在我的命令下,順從地擺出來。 

  不斷閃爍的閃光燈,將這些東西點滴不漏的收進底片裡。 

  很快,我就將一整卷底片用光了。 

  「嗯……快點收拾好,不然就會有人來找新娘的了。」我驚覺到時間已經不早,立即穿上衣服,用紙巾清理好梨香的下身,要她自己穿好衣服,確定了一切回覆正常之後,我慢慢的對梨香說道: 

   「梨香,現在我彈一次手指,你就會醒來。你不會記得在催眠中發生了什麼事,你只會覺得很舒暢、很輕鬆,你也不會懷疑為什麼下身有點痛,你只會以為是因為 緊張而月事失調,你不會覺得下身的分泌物有何問題,記得嗎?」「……是,我記得了。」梨香用茫然的眼神直視著我,極之聽話的說道。 

  「很好,現在……一……二……三……「的」!」輕輕的彈指,梨香身體一震,眼神立時變得清晰。 

  「嗯,秀明,你剛才叫我看什麼?」 

  「沒什麼。對了,老師,時候不早了,既然電話那邊沒人的話,我們還是快點回去教堂吧。爸爸可能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呢!你是新娘子,可不能遲到呀!要爸爸等的話,這樣的新娘也太差勁了。」我微笑的說道。 

  「小鬼,不準你多嘴笑話我。啊……我真的要快點回去了。」聽了我的說話,梨香的臉紅了一紅。她看了看手錶,急忙的朝教堂走去。 

  因為剛剛失去處女的關係,梨香的下體應該會有點刺痛,但在懷錶的魔力之下,她的大腦卻忽視神經傳來的訊號,梨香甚至不會發覺下身濡濕了一片。 

  只要她的腦袋被催眠術所迷惑,老師就不會發現下身有什麼異樣。 
  一想到她在教堂上宣誓,和我父親結為夫妻的時候,陰道內卻殘留著她的繼子的精液,我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0.016290903091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