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姐妹交換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佳佳和菲菲兩姐妹嘻嘻哈哈地在菜市場上買菜,兩姐妹只不過二個月沒見,卻像久未相見的親人一樣親熱,也難怪,她們姐妹兩打小就感情好,要不是兩人都嫁了人,還真不舍得分開住呢。

姐姐佳佳二十五歲,身材豐滿,圓圓的臉顯得可親可愛,微笑時風采迷人。胸前一對乳房驕傲地高高挺著,配上多肉的臀部,看上去整體雖然讓人感到稍爲胖了些,但那肉感絕對吸引男人的眼球。

而妹妹菲菲二十三歲,身材高挑,臉蛋沒有姐姐那麽圓,鼻挺口小,皮膚白嫩,再加上細腰長腿,真的是讓男人們爲之心跳。 買完菜正準備回家,菲菲看見路邊的小吃店,口水直流地直嚷先吃點東西再回去。佳佳知道這個妹妹愛吃小食,只好順著她意進了小吃店,嘴里唠叨:“小讒貓一個,真奇怪你怎麽就是吃不胖。”

菲菲嘻嘻直笑:“天生麗質,姐姐你是羨慕不了這麽多的啦。”

“呸,還臭美了你,估計是康捷整天和你做運動來了。兩姐妹常開玩笑,就算是一些閨房性事也不放過。菲菲立刻反駁:”那姐夫是不是一個月才來一次功課呀?  “哈,你是笑我胖是不是?”佳佳故意沈下臉。“啊?誰?誰敢說我姐胖的?看我不打他。兩姐妹邊說邊笑地找到一張台坐下,叫了兩份糖水喝了起來。此時正是酷暑時候,小吃店里的風扇無力地轉動,根本沒扇出什麽風出來。反而冰涼的糖水下肚后,讓身體涼快了不少。菲菲嚼著紅棗問道:”姐,姐夫工作還順心吧?“

佳佳歎了口氣:“還不是老樣子,你看我們住的地方就知道了。

佳佳的丈夫許劍沒什麽本事,工作了多年還只是做個小工人,連分配的宿舍都是單身小套房,連廚房廁所包進去也不到三十平米。而菲菲丈夫康捷就不同了,建材生意越做越好,雖不能說腰纏萬貫,但也是小康生活了。

菲菲抿了抿嘴說:“那是姐夫人老實,以后有了機會,一定會大展身手的。姐,你就別擔心”你姐夫要有康捷一半本事,我就心滿意足了。“佳佳又歎了口氣。菲菲嘻嘻一笑道:”姐夫其他東西有沒本事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他有種本事一定很好。“佳佳一愣:”什麽本事?“菲菲故作神秘地湊前去低聲說道:“伺候你的本事啊!看你,給他滋潤得多好。”說完自己咯咯大笑了起來。

佳佳羞澀,伸手去咯吱妹妹,兩人嘻嘻哈哈地鬧作一團,引來無數詫異目光。佳佳胸前兩團因身體擺動的跳動,更是讓投視而來的男人們暗吞口水。兩人鬧了一會才停,佳佳用匙羹撩動碗里的糖口,幸福地說道:“他這方面還是很不錯的。你呢?康捷也還不錯吧?”

菲菲臉上染起紅潮,偷偷看了姐姐一眼,說道:“你可別笑話我啊,康捷做那事在時間上是沒問題的,可是我就是總覺得少了點什麽。”

佳佳一聽來了興趣,因爲她們坐在一邊角落,旁邊沒有別的食客,因此說話也不怕人聽到。連忙問道:“男人不就弄久點就好了嗎?你還少什麽?是不是康捷的東西小了點?”

菲菲看了姐姐一眼,見佳佳不是在笑話她,說道:“不,不是的,康捷那個很正常,我就是覺得他做那事的時候太斯文了,沒有沖勁。”佳佳這才明白,恍然大悟似地“哦”了一聲,說道:“那也難怪,康捷本來就是斯文人嘛,那像你姐夫,大老粗一個,做起這事來像頭牛一樣。”說完自己也覺得好笑,咯咯咯地嘻笑起來。

“我說嘛,就知道你給姐夫滋潤到了。”菲菲說這話的時候倒沒有調笑姐姐的意思。“那要不要我借你姐夫也幫你滋潤滋潤?”佳佳覺得機不可失,連忙反過來調笑妹妹。

“菲菲紅著臉”呸“了一聲不敢應答,低頭喝糖水,想起姐夫強壯的身體,心里不由一蕩,臉便更紅了。

佳佳哪里知道妹妹在想什麽,見到妹妹害羞,心里得意,又繼續道:“我發現你姐夫的眼睛賊溜溜地老往你身上瞄,說不定早對你有意思了呢,我要去跟他一說,他非答應不可。”話一出口,突然覺得說得太過火了,不由尴尬,忙停止不語。

菲菲沒發現姐姐的神情,忍不住問道:“姐,姐夫這麽壯,那東西一定很那個吧?”  

兩姐妹以前雖然常開玩笑,但像這樣問得直白的還不曾有過,佳佳的心跳了跳,想起丈夫下體的那根粗大的肉棒,撲哧笑道:“估計比你家康捷要那個點。”菲菲有些不服氣,嘟了嘟嘴說:“什麽呀,你別以爲康捷長得斯文就那麽說,我跟你說,康捷的不小呢。”

佳佳想著康捷的身材,對妹妹的話有點不以爲然,突然聯想到妹夫長得這麽斯文,和妹妹做愛時不知道是什麽樣子,是不是像他外表那樣溫柔體貼,那根肉棒應該不像許劍那麽黝黑粗大,而是細白嫩皮的,就像剛剝皮的竹筍,想到這個,佳佳的心也不由地一蕩……

許劍的宿舍真的是太小了,只單獨的一間房中,角落擺著一張床外,就只有衣櫃、茶幾等生活必須品了,如果家里來多幾個人,可以說是連站腳的地方都沒了

許劍和康捷兩個襟兄弟此時正在下像棋,康捷做生意的頭腦還行,下起棋來卻差過許劍。已經連輸兩盤的他下得是興意闌珊,眼看此局又是要輸,康捷將棋局一掃,連聲道:“不來了不來了,總是下輸你,真沒意思。”

許劍得意得哈哈笑道:“瞧你,每次輸了總這樣,等會要罰酒三杯。”天氣炎熱,兩人都是光著膀子,許劍皮膚黑而壯,康捷則白而細,一黑一白對比分明。所相同的是,兩人模樣長得都不錯,配起佳佳菲菲兩姐妹一點也不差勁。



康捷起身把搖頭扇擋在身后吹涼,一邊抹著汗水說:“你還說,上次跟你喝酒喝醉后,我家姑奶奶就禁了我的酒了。”

“嘿,你還怪上我來了不成,估計你醉得爬不上你家婆娘肚皮上,你家婆娘才禁你酒的吧?”許劍可不跟他客氣,對著這個襟兄弟,他一有機會就拿來開玩笑,而且也玩笑慣。康捷自嘲地一笑道:“我們家菲菲啊,就是不如嫂子娴慧,有時候簡直是莽不講理呢。”

許劍遞上根煙給康捷,自己咬上一根點上火狠吸一口,連吐著煙霧邊說道:“話不能這麽說,菲菲不比佳佳啊,她還像個沒長大的孩子,需要人疼疼她,我說你也應該常讓著她點,像她那麽漂亮的女人,小心到時候給別人追去羅。”

康捷揮了揮手,道:“說她漂亮這我承認,就是瘦了點。”

許劍眯起眼看了看康捷,嘻嘻笑道:“怎麽?你喜歡像佳佳那樣肉一點的?那叫菲菲找她姐姐取取經,看怎麽樣能長多點肉,嘿嘿,果真是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我倒是喜歡像菲菲那樣的身材,你看腰細細的,摟著讓人心疼。”

康捷哈哈笑道:“可惜啊,怎麽我就娶了菲菲,你聚了佳佳?看來對不上號嘛?哈哈……”兩個男人相視大笑。

不一會,佳佳和菲菲兩姐妹回來了,拿著菜到廚房里忙了起來,兩姐妹嘻嘻笑個不停,加上康捷和許劍不時的朗笑聲,小小的房子里充滿了親熱氣氛佳佳拿著只雞到廁所里拔毛,喊道:“你們兩大老爺們哪個來幫忙?”

許劍皺眉道:“你也會叫大老爺子,有大老爺子做這事的嗎?”  

康捷忙道:“我去吧,她們也忙不過來呀。”

許劍不以爲然地低頭喝茶,康捷步入廁所道:“預備隊報道,有什麽吩咐盡管開聲。”眼光落在蹲在地上的佳佳身上,心中不由一顫。只見佳佳的襯衣領口扣子不知道什麽時候松了,雪白的胸部盡收眼底,那胸罩因受到積壓而向上松動,隱約可見胸罩縫中露出粉色的乳暈。

康捷定了定心神也蹲了下來,佳佳指揮他拔一邊的雞毛,突然感到康捷手上動作有些不對,拔雞毛時似乎溜了神,不由擡頭看了他一眼,卻見康捷的眼光正注視自己的胸部,發覺自己看他時連忙收回眼光,臉上扭捏。忙低著一看,見自己春光泄露而不知,也不由害羞。

不知怎麽,佳佳竟然沒有把松掉的紐扣紐上,反而用膝蓋將胸部頂成一堆,心中閃過一點念頭:“我雖然沒有菲菲漂亮,但我的身材可比她好。”

康捷反而規矩起來,目不斜視地收起精神拔雞毛。   

而那邊,許劍卻坐在廳里往廚房望去,看著菲菲的細腰和翹翹的臀部,呼吸開始有些不自然起來

菜擺得滿茶桌都是,都快連放杯子的地方都沒了。凍凍的啤酒在這種天氣下發揮了重大的作用,四人菜還沒開始動已經開了兩瓶喝了個干。

這時菲菲板起臉不讓康捷喝太多,說以前曾經說過讓他禁酒的,現在因爲到了姐姐家才破例讓他喝了兩杯的。

其他三人一致反對,康捷的白臉不知道是酒精作用還是激動,紅著臉抗議道:“才喝兩杯,酒味是什麽都還不知道呢,怎麽能不讓喝,我答應你不喝醉就是了。”

菲菲還想再說,這時佳佳在開啤酒,剛開了第二瓶啤酒,突然拿捏不穩掉了下去,還好佳佳手快連忙接住,但受到搖動的啤酒立刻狂湧了出來。佳佳驚呼一聲下意識地想用手指堵住瓶口,黃色的液體立刻從她的手指邊激射出來濺得到處都是。偏偏佳佳手忙腳亂揮動酒瓶,于是,不及提防的四人無不給啤酒濺到。

菲菲尖叫道:“哇……姐姐,你故意整人呐?瞧我收拾你。”隨手抓過一邊的那只開好的啤酒,用力搖了搖,將瓶口對準佳佳噴去。一時間“哎呀”“救命”之聲大起,四人無不遭殃。

鬧了一會終于停止了戰爭,四人你望我我望你,看到對方的滑稽模樣,無不哈哈大笑。

劍叫佳佳去拿衣服讓大家換上。佳佳苦著臉對菲菲說道:“完了,衣服倒是有,可是我的兩件內衣才洗不久,現在還沒干呢。”   

許劍哈哈笑道:“不就是胸罩嘛,不戴不就成了?又不是外人,怕什麽。”

兩姐妹的臉立刻紅了起來,佳佳“呸”地一聲道:“那不便宜了你們兩個?我警告你們哦,等會你們眼睛不準亂瞄,否則對你們不客氣。”說完,眼睛有意無意向康捷望去。康捷碰到他的眼光,一陣心虛,不由低下頭去。

兩姐妹拿著衣服一起進了廁所,在小小的空間里用冷水互相洗干淨身子,菲菲穿好內褲和襯衣后,拿著姐姐的褲子苦著臉說道:“姐,你這條褲子怎麽這麽厚啊?這天氣不給熱死。”

佳佳一邊穿著襯衣一邊說:“行啊,你賺厚就別穿啊!反正你姐夫是自己人,也不用怕他會看你。”說完自己先笑了。

菲菲臉色一紅,嗔道:“我怕什麽,姐夫人老實,我對他可是放心得很。不過我要是不穿褲子,姐姐你也不穿。”

說完硬是要搶佳佳手上的褲子。兩人在廁所里嘻嘻哈哈鬧成一團,把在門口等著進去洗澡換褲子的許劍給等急了,啤酒沾在身上的滋味可真不好受。他使勁敲了敲門:“我說你們兩個鬧夠沒?別占著個地方不出來呀。”

佳佳在里面搶不過妹妹也急了,聽見老公在外面,急中生智地伸手去開門,嘴里說道:“行啊,你說你姐夫老實,那我把門開開讓他看看。”

菲菲沒料到姐姐來這一招,廁所門一打開,見到門外的姐夫直勾勾地向自己大腿上瞄,不由又氣又羞,愣在當場也忘了把姐姐的褲子放開手。

許劍突然見到里面春光四射,不覺呆了呆,看到菲菲那雪白的大腿,還有給那襯衫微微遮蓋著的三角小內褲,肚子里立刻騰起熱團,大腿根不由來了反應。他馬上回過神來,裝著沒事一樣走進去把兩姐妹往外推:“快出去快出去,我等著洗洗身上的酒呢。”

佳佳自己的褲子還沒穿就給丈夫推了出去,心里也是嬌羞,看到屋里康捷目瞪口呆的往這邊看,心里一橫,把褲子甩在一邊道:“得,大家都別穿了。”

佳佳裸露著大腿,薄薄的襯衫頂著兩團豐滿的肉團,兩點黑點明顯可見,把康捷看得連呼吸都停了。一時尴尬,連忙起身步向廁所敲門道:“大哥開門,我身上粘得難受,要不一起洗吧。”

許劍此時正壓抑著砰砰亂跳的心,回想著剛才菲菲那雪白的大腿,羞紅的臉蛋,弄得他小腹內一團火亂串。聽到康捷的叫門,下意識地就把門打了開來,見到康捷闖了進來他才后悔,此時他的肉棒正直挺挺地翹著,如果脫了褲子一起洗澡,那醜樣還不讓康捷看得完全?

康捷一進廁所就把門關上,看到許劍還沒開始洗,裂嘴一笑道:“真不好意思,大哥不會介意吧?”

事已如此,許劍只好回答:“哪的話,兩大男人還介意什麽呢。”說完轉過身去脫西裝短褲。

卻不知康捷也是暗暗叫苦,剛才見到佳佳惹火的模樣,又想到之前看到她的胸部,跨下那條肉棒早已挺起,他只好盡量放松心情,也別過身去脫褲子。

不一會,兩人都挺著肉棒靠著背,許劍把花灑打開,水像雨點般地從兩人頭上直淋下來,但即使如此,又怎能澆息兩人此時的欲火?

本來兩人這麽靠著背洗澡倒也沒事,可惜就在康捷去接許劍的香皂時,香皂滑手而落,兩人爲了撿回香皂猛地一起轉身,于是各看到了對方跨下那條直挺挺的命根。許劍肉棒黝黑而粗大,足有十七八公分長,青筋滿布,陰毛橫生,一副張牙舞爪的模樣。而康捷的肉棒細嫩卻也不小,大概十五六公分左右,龜頭因刺激而呈粉紅,陰毛較少而幼細。

康捷見許劍也是挺著肉棒,心里稍爲安心,笑道:“大哥的東西真夠威武的呀。

許劍的心情也是和康捷一般,嘿嘿一笑道:“過得去吧,不過女人呐,估計比較喜歡你那模樣的。”

康捷和許劍兩人平時就海闊天空什麽都聊,也沒什麽顧及,說道:“哪的話,菲菲跟我那個的時候,就嫌我不夠男子漢,有時真夠郁悶的。”

許劍邊搓著身子邊說:“是不是你弄的時間太短了呀?”  

康捷連忙搖頭道:“不是不是,她是賺我弄的時候太斯文了,不就做愛嘛,還分什麽斯文不斯文的,真夠怆的。”

許劍歎了一下道:“不瞞兄弟說,我那佳佳跟你菲菲可正相反了,做這事的時候還說要什麽浪漫一點好,叫我別像頭牛一樣。這不,還嫌我的東西太難看了,有時候我想讓她學錄相上的那個,幫我用嘴弄弄,她死活就是不肯。”,康捷哈哈大笑道:“那這方面菲菲倒是不會,也弄起來瘋得很呢,有時候吃不消她。”

許劍一愣,腦里又浮現菲菲那雪白的大腿,那嬌羞的模樣,突然腦里幻想一轉,菲菲含羞地張開小巧的櫻唇,慢慢地將自己粗大的肉棒含入嘴里……,許劍因和康捷談話而開始發軟的肉棒猛地又漲了起來。

康捷注意到許劍下體的變化,心里若有所思:“大哥聽到我說菲菲的事來了反應,難道他對菲菲有興趣?”轉念又想:“大哥這也是正常反應啊,我剛才還不老想著佳佳嘛,嘿,佳佳……”

想到佳佳,林康捷自然而然想到她那可愛的笑容和豐滿的胸部,手掌不知覺得虛抓了抓,暗忖:“要是能讓我抓一抓佳佳的胸部,甚至摟著親熱親熱,那可真美死我了。”剛剛熄滅的欲火此時又開始重燃,壓得他忍不住輕歎了一聲。

許劍聽到他的歎息,眼睛瞪著問道:“歎什麽氣?”

康捷知道失態,隨口笑道:“沒,沒事,只是突然想到她兩姐妹要是換一換就好了,呵呵。”

許劍心中一跳,廁所里的氣氛立刻壓迫都來,兩人沈悶地將澡洗完,這才發現兩人的外褲都讓水給弄濕了,而剛才也忘了帶褲子。  

許劍將毛巾圍在腰上,笑道:“算了,我們就穿著內褲出去吧,反正自己人也沒關系。”

康捷認爲不妥,兩人肉棒直挺挺的,穿上內褲的模樣也夠不雅,可是還沒等他說話,許劍就開了門出去了。他只好將也將毛巾圍起,跟著出了去。

佳佳菲菲兩姐妹正把屋里清理好,見到兩男人這麽出來也不覺得怎樣,反正圍著毛巾就像穿著西裝短褲。

四人又坐了下來繼續吃飯,只不過碰了兩次酒,剛才的尴尬也就沒了,許劍拉著康捷玩猜拳,呼喝得像打雷般,兩姐妹則在一旁呐喊助威,自己丈夫輸了也幫喝一點。

兩個男人雖然猜拳猜得起勁,可是眼光沒忘向兩姐妹的胸前跨下望去,而佳佳和菲菲酒興一起,也忘了遮掩,時不時叉開玉腿露出小小的內褲,上身更是常常春光乍瀉,惹得兩男人欲火蕩漾,猛吞口水。

很快,四人喝得也七七八八了,菲菲向許劍問道:“姐夫,上次姐姐說你集郵,是不是真的呀?”

許劍一聽來了興致:“對呀對呀,我集郵集了十多年了,藏了不少好東西呢。你要不要看看?”

菲菲喜道:“我也集了好久了,讓我看看你有什麽寶貝。”

許劍哈哈笑道:“那我們就收了吧,康捷,今天你放老婆的假,幫忙收拾收拾東西,我讓菲菲看看我的寶貝。”

康捷聽到許劍的話,心里有點不是滋味,暗怪道:“這大哥口不遮攔的,什麽讓菲菲看看你的寶貝。”但能和佳佳在廚房獨處一處,心里卻是樂意。想到之前在廁所幫忙時看到佳佳的胸部,而此時佳佳上身更是真空上陣,如再能看到絕不是之前那模樣,康捷心里興奮,大叫道:“行,這碗筷什麽的,就讓我和大姐處理了。”

許劍帶著菲菲到了內室,這個內室其實也就是他的睡房,只不過在床和吃飯的地方拉了條布簾罷了。此時布簾拉了一半剛好遮住了床頭,而許劍便在床頭坐著,從床頭櫃里取出集郵冊讓菲菲看。

菲菲坐在許劍身旁,翻著郵冊看了起來,許劍時不時湊過身體在郵冊上指點,男人的味道和女人的體香互相充斥兩人的子,兩人的心都慢慢起了變化,精神已經全不在郵冊上面。許劍的臉與菲菲距離不到十公分,看到菲菲因酒而紅的臉,不禁心跳加快,眼光往下看去,菲菲堅挺的胸部在襯衫下緩緩起伏,胸前的雪白和襯衫透出的兩點,使他的肉棒立刻漲了起來。

菲菲此時也是芳心亂跳,許劍強壯的身體發出的熱氣和氣味讓她沈醉,從來沒有試過跟許劍這麽近距離的接觸,甚至他的呼吸都已經噴到自己臉上來了。咦,姐夫的那只手怎麽放到我身后來了?如果他突然抱我,我該怎麽辦?

原來許劍將手撐在菲菲身后的床上,手臂隨著另一只在郵冊上的擺動而故意在菲菲背上磨蹭。菲菲的心顫抖起來,不知道是酒喝多了還是怎地,頭腦一沈,情不自禁向許劍身上靠去,腦袋枕在了許劍的肩上。

許劍見狀大喜,以爲菲菲有意暗示,連忙將放在菲菲身后的手向她纖細的腰上一摟,立刻摟了個溫香滿懷。菲菲大驚,想要撐起身體去又全身無力,靠著的是一個男人強壯的身軀,那是和丈夫完全不同的感覺,又舒服又充滿安全感。濃烈的男人氣味更是讓自己的力氣消失怠盡。菲菲又羞又急,只好將眼睛閉上,完全不知道該怎樣辦才好。

許劍哪里知道菲菲心里想什麽,見菲菲閉上眼睛,那睫毛微顫的模樣真叫人又憐又愛,望著她微翹的嘴唇,重重地吻了下去。  

菲菲沒想到姐夫這麽大膽,著實地大吃一驚,正要掙扎,卻不料乳房一緊,左邊小乳已經讓許劍一把大手隔著襯衣抓了個嚴實。許劍粗暴的揉捏讓菲菲全身感到舒暢,拉著許劍手臂的手竟然使不出半點力氣。

一會,菲菲還是緩了過神來,低聲道:“姐夫,快放手,等下讓姐看到了就完了。”  

許劍心里也害怕,擡頭望了望前面,那布簾正好將這邊和外面擋住。說謂色膽包天,如今一個可人兒就在自己懷中任己所爲,許劍哪還管得了這許多。嘻嘻笑道:“你姐忙著呢,讓我再摸摸。”

說完將手伸入菲菲襯衫內,沒了襯衫的隔阻,許劍這才知道什麽叫盈盈可握,菲菲的乳房在他手上抓起來不大不小,彈手結實,乳頭小巧而硬實,磨得手掌心舒服透了。:t菲菲也是給摸得舒服,竟然也不舍得阻止,只好任姐夫揉捏,一邊注意外面的動響。許劍卻要跟他親嘴,湊上嘴在她嘴角上啃著,嘴邊的胡須渣刮得菲菲春心蕩漾,心癢無比,忍不住將手放在許劍毛絨絨的大腿上輕撫著。

許劍的肉棒本來就已經堅硬難當,給菲菲柔嫩的小手在大腿上這麽一摸,哪還受得了,漲得快沖破內褲了。他伸手握住菲菲的手向上一送,那條本來圍在他腰上的毛巾本來就寬松,菲菲的手毫無阻擋地直接放在那漲得鼓鼓的內褲上。

菲菲沒有思想準備就接觸到那男人的部位,一時害羞不敢亂動。許劍急了,自已將內褲拉下一點,將肉棒解放了出來,再拉著菲菲的手握了上去。憋了許久的肉棒解放出來后,經菲菲的小手一握,那舒暢的感覺讓許劍差點沒呻吟出聲來。

而菲菲也是又驚又喜,姐夫的身體果然夠強壯,那男根粗大得手常堪堪握住,若是讓這東西進入體內,那滋味定是銷魂得可以。她不由羨慕姐姐有這麽個男人滋潤著,那可是天天在做神仙啊。

卻不說許劍和菲菲兩個玩得不亦樂乎,且說康捷和佳佳收了碗筷進了廚房。康捷一邊洗碗一邊看斜著眼偷看佳佳將剩菜放進櫥里,因爲櫥高,佳佳要墊著腳才夠得著,不想身上的襯衫一給拉高,下面的屁股連著大腿就讓康捷看了個分明,只見佳佳的下體渾圓而豐滿,大腿根處夾得緊緊地,把康捷看得心猿意馬,連碗都忘記洗了。

佳佳放好東西,感覺到康捷那兒有點異常,轉頭一看,見康捷瞪著眼往自己身上看,“噓”地一聲道:“嘿,我說你看夠了沒?”

康捷回過神,只羞得滿臉通紅,忙轉過頭去洗碗。佳佳走前去幫忙,嗔道:“有什麽好看的,眼睛一整天往我身上轉。”

康捷見佳佳說得直白,更是害羞,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話來:“好……好看,我喜歡看……”

佳佳見他害羞,心里好笑,滿是泡的手在康捷臉上戳了一下道:“守著個漂亮老婆還不老實呐。”

見到佳佳那美麗的笑容,這一戳差點沒把康捷的魂戳去,膽子也大了,道:“菲菲身子沒你好看。”

佳佳“哼”了一聲道:“你看到我什麽了?這麽說。”想起在廁所時康捷的偷看,佳佳的身體向康捷那兒一湊,壓著聲音問道:“剛才讓你看到了?你這色鬼,別忘了我可是你老婆的姐姐。”

康捷急了:“沒,我沒看清,我就掃了一眼。”  

佳佳也不說話,兩人沈悶了一會,康捷趁著酒意,狠了狠心道:“大姐,你身材真好,也怪不得我想看呢。”佳佳嘴角挂笑道:“喲,倒是我不好了是不?你們臭男人,對我們女人起色心還怪別人勾引,沒良心的。”

康捷忙道:“不不不,我不是這意思,這叫審美之心人人皆有嘛!”  

佳佳不以爲然地說道:“得了吧,說得倒好聽,什麽審美之心,我看你還想摸摸吧?”

佳佳說了這話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情不自禁撲哧笑了出來。  

康捷呼吸都困難了,一時覺得口干吞了口口水,小心益益地問道:“那……我要是想摸摸,大姐肯不?”

佳佳吃了一驚,扭過著看了康捷一眼,道:“你膽子倒不小啊?我讓你摸,你敢嗎?小心許劍把你腦袋給揪下來。”

康捷忍不住向屋里望了一眼,見沒有動靜,求道:“大姐,要不你讓我摸摸,就摸一下。我……我早就想你了,可是……可是不是沒這機會……”;佳佳見他越說越大膽,不知怎的,自己也不惱。其實她對這個妹夫是很有好感的,他斯文,談吐有禮,又長得潇灑,不像許劍說話粗魯還不解風情。想起兩姐妹平時聊天時,妹妹說起和林康捷房事的如何溫柔,佳佳不由心中搖動。

康捷見佳佳沈吟,似有所動,再見她陽光般的容貌,實在忍不住了,將手中的東西一放,走過去將廚房門輕輕關上。

佳佳見他如此,心中感到康捷對自己的熱忱,不由心軟,待康捷轉過身來,便說道:“行,不過你要閉上眼睛,不許偷看。”  

康捷愣了愣:“閉上眼?那怎麽……怎麽……。”  !

佳佳嗔道:“你閉不閉?”

康捷見到佳佳似惱非惱的神情,心中一蕩,忙說:“閉……閉,我閉。”將眼睛合上。佳佳走前去,拖起康捷的左手,慢慢地從自己襯衫衣擺下伸了進去。康捷手中握到豐滿的乳房,這胸部他早就想要擁有,沒想到今天真的美夢成真,興奮地得他全身似要炸開。毫不猶豫地將另一只手也伸了進去,輕輕地在上面揉捏。

康捷的動作確實溫柔,而且懂得女人的敏感,佳佳立刻陶醉在他的溫柔之下,忍不住也閉上了眼睛享受起來。卻沒看到康捷已經偷偷地將眼睛張開,手臂往上一翹便把佳佳的襯衫翻了上去,一對碩大的乳房立刻呈現在他眼前,胸前那兩粒小葡萄已經發硬,康捷哪還管三七二十一,張開嘴便將其中一粒含入嘴中品嘗。

佳佳沒防著,卻也不想掙脫,反而雙手抱住康捷的腦袋。而康捷一手摸著一邊乳房,一嘴咬著一邊乳頭,騰出另一只手便在佳佳身上遊動,慢慢地滑向佳佳的跨下,從內褲的腰頭緩緩插入,立刻到達芳草叢生之處,再探前去,正是潮濕之地。

佳佳私處受到襲擊,像觸電般全身震了震,不由自主地將雙腿微微張開,方便康捷手指的進入。

康捷的一只手在佳佳肉穴上揉捏,另只手離開佳佳的胸部,將自己的內褲往下拖,硬梆梆的肉棒立刻彈了出來。康捷的嘴放開了乳頭,擡頭尋找佳佳的嘴吻了上去,放在佳佳私處的手將她的內褲向下拉,再用腳蹬到地上,然后將身體貼了上去,肉棒頂到佳佳的肚皮上,刺激得跳了幾跳。

佳佳當然感受到康捷的動作,情不自禁地用手握住康捷的肉棒套了套。康捷抱著佳佳轉了個身,將佳佳頂在了牆上。舌頭已經伸入佳佳口中尋找丁香,佳佳配合地吐出舌頭與他纏綿,心中陶醉不已。那許劍何時對她有這麽溫柔的動作?讓她心里感到了極大的滿足。

康捷得寸進尺,嘴巴假裝離開佳佳的嘴去吸她的乳頭,趁著自己蹲下的時機,一手握著肉棒便向佳佳肉穴挺去。沒想到因爲姿勢沒有站好,佳佳的腿張得不夠開,這一挺竟然沒挺進去,卻把佳佳給挺醒了。佳佳一把推開康捷,將內褲穿上,輕聲喝道:“找死啊你,當這里是哪兒了?滾遠點,別讓他們發覺了。”

康捷眼見好事快成卻功虧一箦,心情懊惱卻又沒辦法,只好乖乖地將內褲穿上,只覺肉棒漲得難受,心里也漲得難受。

佳佳把門打開繼續洗碗,康捷只好老老實實地幫忙,那神情十足像個做錯事讓家長發現的孩子。佳佳見了覺得滑稽,心里對康捷喜歡得緊,用手臂碰了康捷一下,道:“急什麽?下次有機會再說。”這一句話聽得康捷心情振奮,只懂得嘿嘿傻笑。

剛剛洗好的碗,那邊許劍和菲菲已經出來坐在沙發上沖茶喝。于是四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了起來。聊著聊著許劍又嫌天氣熱,硬要開了幾瓶啤酒嚷著繼續喝酒,直把幾個人喝得東倒西歪,說話都不清楚了。

              

六月的天,說變臉就變臉,中午時分還是陽光普照,烈日當空,轉眼間突然就烏云密布,雷聲轟鳴起來。許劍望著天色道:“看來今晚上你們是別想走的了。”

康捷著急了:“那怎麽行,不走沒地方休息啊。”

許劍指著外面道:“你敢走嗎?還是等雨停了再說吧。”

這雨果然大,狂風加上雷電,弄得全世界都變得郁悶起來。佳佳和菲菲酒喝得多了感到頭沈,便商量著說兩姐妹先去睡了,讓兩襟兄弟聊天聊天光好了。

眼看著兩姐妹轉眼睡著了,兩襟兄弟心不在焉地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許劍回想起菲菲身上的味道,看著她睡覺的模樣,真是心癢難當,突然靈光一閃,對康捷道:“我說康捷,這喝了酒也真犯困,我們也別太拘小節了,你看這樣好不?我們兩個睡中間,讓她們睡兩邊,也別關燈睡,就這麽湊合著睡一晚吧?”

康捷求之不得,忙道:“也行,反正也不是外人,大家就擠擠吧。”  

意見相同好辦事,于是許劍和康捷便把那兩姐妹分開,兩人在中間睡了下去,許劍夫婦睡里頭,康捷夫婦睡外頭,四個人把小小的床擠滿了。

許劍和康捷雖然把眼睛閉上了,心神卻各自在飛,怎麽睡得著。正睡著,突然周圍一陣漆黑,燈全滅了,風扇也不轉了。看來是風雨把電線吹斷了造成了大停電。

還好空氣給這雨一下變得涼爽,四人擠著也還不太熱。過了一會,許劍尿急爬起來摸著黑去廁所撒尿,康捷見有此機會怎能放過,連忙將手向佳佳伸去,一摸摸到佳佳的肚皮上,再順著肚皮向上握住佳佳的胸部摸了起來。

佳佳正睡著,突然感到有人摸,也就醒來了,伸手摸了摸那人的手,光溜溜的不是丈夫的手臂,吃了一驚。正巧一個閃電閃來,依稀中見到摸自己的正是康捷,一時搞不懂情況不敢出聲。

康捷見佳佳醒來,賊膽橫生,顧不得旁邊睡著的妻子,將身子靠了過去,摟著佳佳親嘴。佳佳不敢亂動,怕弄出聲來,只是暗暗推了推康捷,任他親著。

就在康捷玩得高興的時候,突然聽到許劍的腳步聲,嚇得他連忙放開佳佳,裝著睡覺翻身的姿勢假睡許劍摸到床邊,順著外面閃電的亮光,見康捷翻到妻子那邊去了,心中一動,裝著不知道就爬到菲菲身邊睡了下來。而菲菲在許劍爬上床的時候給驚醒了,許劍大腿從她身上跨過的時候正好讓她的手碰了下,摸到毛絨絨的大腿,菲菲立刻知道睡在身旁的是姐夫許劍,雖然搞不明白他怎麽會睡在自己身邊,卻也不敢說破。

這一位置的變化讓大家都感到突然,一時之間誰也不敢亂動,還裝著打鼻鼾。過了良久,康捷壯著膽子伸手把佳佳的手握著。佳佳掙了掙沒掙脫只好讓他拉著。康捷輕輕地將她的手拉到自己跨下,隔著內褲撫摸肉棒。自己則將手伸過去隔著內褲在佳佳肉穴上磨著。

而那邊許劍也不閑著,因爲菲菲和自己一樣的姿勢,都是向外側身,于是他將手放在菲菲的屁股上摸,然后輕輕拉開內褲角將手指伸進去從后面插入菲菲的穴內。菲菲受到刺激,也忍不住將手往后一摸,摸到許劍的跨下隔著內褲捏了起來。

康捷的欲火越來越盛,輕輕地往佳佳那里靠了過去去親佳佳的臉。佳佳又驚又怕,不敢發出聲音任他親著,只覺胸著一緊,康捷的手已經占領了她的乳房。

房里漆黑地一片,還好床是老式的高低床,全是木頭釘的,康捷的動作又輕,竟然沒發出什麽聲響。康捷越弄越大膽,伸手就去脫佳佳的內褲,佳佳死死地夾著腿不讓他脫,康捷稍一用力,床便有了些搖晃,佳佳大驚,連忙松開大腿不敢動彈。康捷順利地將佳佳的內褲卷起往下脫,佳佳怕他動作大了搞出聲音,擡起屁股讓他脫得順利些。

康捷脫了佳佳的內褲后,也將自己的內褲脫到膝蓋上,挺著直挺挺的肉棒要佳佳套弄,而他則將手指插入佳佳肉穴里玩弄起來。

許劍此時也忙得厲害,根本沒去注意身后有什麽動靜,他拉開內褲讓菲菲的手能直接玩自己的肉棒。探入菲菲的手已經收了回來轉向菲菲的胸前揉捏。過了一會,許劍實在滿足不了現狀,伸手在菲菲背上寫道:“讓我進去。”

菲菲早睡,不知道此時的狀況,心中雖然奇怪姐姐和康捷跑哪兒去了,但她還是害怕給姐姐撞到她和姐夫有一手。忙拉過許劍的手寫道:“不行,怕姐知道。”

許劍又寫道:“不怕,她和康捷睡著了,我輕輕地。”  

不等菲菲再寫什麽,許劍便去拉她的內褲,菲菲無奈,任他將自己的內褲輕輕脫到大腿上,感到下體一陣熾熱,一條硬硬的東西在小穴邊輕輕地頂著,尋找著入口。想到之前看到姐夫肉棒的威武模樣,菲菲的心砰砰直跳,也顧不上許多,手從大腿縫伸去,抓住那條肉棒便對誰了自己的小穴。

許劍感到龜頭處餡入一處溫暖之地,心知已經成功對準,忙小心地將屁股挺了過去,肉棒便慢慢地滑進菲菲的體內。菲菲肉穴因夾著大腿,所以變得非常緊湊,肉壁刮著龜頭處,直把許劍刺激得肉棒亂跳。

而菲菲也是感到刺激非常,姐夫粗大的肉棒塞得她充實無比,雖然因姿勢關系不夠深入,但那陌生而刺激的感覺使她的愛液立刻湧了出來。

許劍盡量地將肉棒挺進深處,肚皮貼著菲菲豐滿的屁股上雖然有點顯得阻手阻腳,便右手卻正好可以在菲菲的胸前探索,也算得上是一大樂事。

肉棒已經全力挺進,許劍開始慢慢地用暗力抽插,菲菲受到下體帶來的刺激怕發出聲音,連忙咬住了枕頭。其實此時狂風驟雨,雷聲轟鳴,即使有小小的聲音,又有誰能聽得到?

那邊康捷和佳佳纏綿得昏天暗地,兩人的舌頭就像百年老樹根一樣糾纏不放,忘情地吸允著對方的口水,如嘗仙液。欲火在兩人心中騰升,康捷再也不滿足這樣纏綿,他跨下的肉棒已經硬得發痛,趁著親吻的時候,他將身體往佳佳身上一移,已經將半個身體壓在了佳佳身上,佳佳此時正迷情之中,竟然沒有阻止他的行動。于是本來擠得要命的床,現在竟然變得寬松得很。

康捷再用力一撐,已經將佳佳完全壓在身上,佳佳這才感到不對,可惜已經太遲,如果推康捷下去,勢必驚醒他人。如今之勢,只求丈夫睡死了去,千萬別在閃電時往這邊望。

康捷可沒想這麽多,欲火焚身的他急不可待地將肉棒對準了肉穴,輕輕一挺,肉棒立刻進了一半,再一挺,已經基本上將肉棒沒入佳佳體內。

佳佳受到康捷的進入,那刺激讓她忍不住想叫出聲來,強忍而住,摟住康捷的脖子張嘴便咬住了康捷的肩膀。

還好咬得不重,康捷心中一陣憐惜,抽動的時候非常地輕緩,大部份時候只是用肉棒頂著肉穴摩擦。佳佳給他磨得銷魂,拉過康捷的頭便要親嘴。

此時閃電而過,床上四人一對男上女下蠕動著身軀,一對側著身體,仔細而看可看到男的在后面一下一下地挺著屁股。這其中任何一人如有注意,都會發現狀況,可惜大家都在忙著自己的事,誰也沒注意到同床的那一對在做些什麽。

同樣的姿勢,康捷顯示出非常好的耐心,他在佳佳身上就這麽蠕動著,深深地將肉榛挺入佳佳的深處,再慢慢地抽起,又深深地挺進去,還不時將屁股搖動,增加對佳佳肉穴的刺激。

佳哪里受得了他這麽折騰,淫水泛濫,沾滿了兩人的陰部,使兩人的結合處粘糊糊地一片,更不要說流到床上的了。

康捷的肉棒受到佳佳噴出的愛液沐浴,也是舒服無比,但他還沒有達到頂尖的快感,繼續不緊不慢地弄著。

而許劍卻對現在的姿勢缺少了耐心,因爲這樣他的肉棒不能夠完全地插入菲菲的體內,也得不到那種完全得到的感覺。他停了抽動,在菲菲背后寫道:“我上面,你下面。”

菲菲正在感受姐夫肉棒帶來的快感,突然感到姐夫停了動作,還以爲姐夫已經射了,正感到失望,突然得到這樣的啓示,心中大喜,連忙翻直了身子等待姐夫的進入。

許劍爬了起來壓了上去,對準了地方將肉棒送了進去。還好此時已經沒了閃電,否則這會許劍起來的時候,一定能看到康捷此時正趴在佳佳的身上努力著。而那姿勢,也好跟現在他和菲菲的姿勢一個模樣。

很快,菲菲來了她今晚第一個高潮,她的高潮來得強烈,全身都不由自主地抽搐著,口水不聽話地順著嘴角流到枕頭上。她下體的抽搐讓許劍感到爽得要命,憋得太久的肉棒也急不可待地需要發泄。許劍的下體抽插速度加快了起來,卻不知道那邊的康捷和佳佳也正頻臨高潮邊緣。兩個男人如約好般地摟住身下的女人,快速地挺動著下體。那激烈甚至把結實的木床都弄得搖晃起來。只是,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張床怎麽了,只因爲四個人幾乎在同時達到頂峰,都在享受著那一刻的銷魂,誰又會注意其他的東西。

佳佳的高潮讓她感到欲仙欲死,她強忍全身如飄仙似的舒暢,緊緊地摟著康捷,忍得眼淚都流了下來。而菲菲則全身無力地躺著,汗水滲滿了她的全身。兩姐妹的想法相同,那就是,好久沒試過這樣的高潮了。兩對男女,有著微妙的親情關系,此時卻各自分開做著男女之事,而且都還以爲沒人知道,那是什麽原因造成的?也許是太忘我了,但更多的是天氣造就的條件。

但,運氣不是都那麽好的,就在他們兩對高潮過后相摟而抱,做最后纏綿的時候,突然光亮充滿了整個房間,原來斷電已經修好,如此不湊巧地在這個時候通了電源,而斷電后,他們沒有人去把燈關了。床上的四人四雙眼睛對望后,女人發出了驚恐的叫聲,男人像觸電般地跳了起來。

一切來得這麽地突然,剛剛還沈醉在高潮的快樂之中的四人,此時的心情跌入了低谷。大家慌亂地尋找著遮擋身上私處的衣物,大家的內褲在剛開始的時候還穿在膝蓋上,可在激情的時候早就給蹬到了地下。四人在床上沒找到內褲,停了動作雙目空洞地又對望了數秒,還是佳佳首先回過神來,跳下床從地上撿起女人們的內褲,拉住還在發愣的菲菲就往廁所逃去。

留下赤身裸體的兩個男人,看著對方床上的水漬,心跳得厲害,腦袋卻是一片地混亂。許久,許劍開打了寂靜,道:“真沒想到啊,大家……大家喝了酒,搞錯對像了……”此時他還真希望如自己所說的,大家喝醉了酒才做出這胡天胡地的事,這樣,大家的心情或許好過點。

康捷聽許劍這麽一說,腦袋也清醒起來,忙說道:“對對對,真沒想到,真沒想到……”

許劍又道:“兄弟,你看事情不發生都發生了,大家……大家也不算吃虧對吧,我們……我們當沒發生過?不知道你怎麽看?”  

=康捷巴不得許劍這麽說話,忙說道:“那當然,那當然了,大哥怎麽說,小弟我就這麽辦。”

許劍心里一陣郁悶,心想這自欺欺人的話,說了也白費勁,不如把事情挑明了來個干脆。眼睛向康捷跨下望去,只見康捷的肉棒已經疲軟,陰毛上的液體在燈下閃著亮,加上床上的那灘水漬可見剛才他們的戰斗一定很夠激情的。

歎了口氣后許劍道:“算了兄弟,我們關系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發生什麽事大家心里都明白,大家也就別逃避了。你明白跟我說,你喜歡你大姐吧?”

康捷沒想到許劍口氣轉得這麽快,偷偷地看了看他的神色,見除了沮喪外也沒什麽其他的,想到自己老婆也讓他上了,膽子也就有了,道:“嗯,大哥問了,我就直說了吧。大姐是個好女人,我……我很喜歡,也很滿意。大哥,那菲菲呢?你覺得怎樣?”

許劍嘿嘿笑了一笑,裸著身體下床到櫃台上取了煙丟了根給康捷道:“跟菲菲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老實跟你康捷聽到許劍的肺腑之言,心里也舒暢了,接過煙笑道:”今天我們還說過,可惜怎麽他姐妹倆怎麽不調一調,沒想到晚上還真調了。“

兩人對視大笑,許劍問道:“那,你覺得你大姐怎樣?”   

康捷笑道:“我和大哥的感受是一樣的。”兩人又是一陣大笑。剛才的緊張氣氛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雖然兩個人因自己妻子讓別人上了,心中都有這麽一點地難受,但事已如此,那一點難受也讓自己強逼放在心里的角落中。

廁所里,佳佳望著菲菲私處緩緩順著大腿流下的白色精液,顫聲道:“姐姐對不起你。”

菲菲整理了下情緒,從旁邊取了紙巾遞給姐姐,自己也取了紙擦試體下的汙穢。待清理好,菲菲苦笑道:“這又有誰對不起誰了,姐,事情發生了就發生了吧,你看我們晚上喝了這麽多,做了這些事,也是情有可原啊。”

佳佳歎了口氣,牽著妹妹的手說道:“咱兩姐妹就別說了,什麽事不好商量,我是怕他們兩個會受不了,要是鬧起來你說怎麽辦?”  

菲菲搖頭道:“我看他們不會鬧,他們兩個誰也沒吃虧對吧?好好的兩姐妹都讓他們吃了,我看他們高興還來不急呢。”

佳佳聽妹妹說得簡單,忍不住笑道:“傻妹妹,男人的心深得很呢,你倒看得開,我可是心神不定,不知道該怎麽辦。”

菲菲突然神秘地說道:“我把門開條縫看看,看他們是吵架了還是打架了。”說完輕輕地拉開廁所門向外看去,看了一會把頭縮回來,滿臉興奮地說道:“報告姐姐,他們沒吵架,更沒打架,坐在床上吸煙呢,而且有說有笑,我聽了一會沒聽清,不過好像沒事哦。”

佳佳連忙湊過去看,果然見兩人正哈哈不知道笑什麽,心中的石頭才落了地。轉頭看了看嬌小的妹妹,憐惜道:“你姐夫沒弄痛你吧?”  

菲菲嘻嘻一笑道:“才沒,我告訴你,你別笑我哦,我剛才跟姐夫的感覺呀,那真叫好呢,刺激死了。姐姐,你呢?”

佳佳害羞,沈吟了半響道:“他很好,我很好。”

菲菲嘻嘻笑,伸手去摸姐姐的胸,道:“什麽他很好,你很好,意思是不是給康捷弄得很舒服?”兩人立刻扭在一團,嘻嘻哈哈地鬧起來。

外面的兩個男人聽到聲音,相視一笑。許劍在菲菲身上獲得了少有的滿足,可是剛才偷偷摸摸不能盡興,腦袋一轉,心想何不抓緊這個時機,沖破四人的關系,讓大家徹底除去剛才的尴尬,四人可以隨意地在一起呢?如果成功,那麽以后可以同時擁有這兩個不同性格,不同身體的姐妹,那是多麽美妙的一件事,當然,此代價就是要將自己的妻子貢獻出去,任康捷玩弄。兩者權衡下,還是前者吸引。

于是許劍道:“兄弟,大哥說一件事,說得好,大家就這麽做,說得不好,你當大哥沒有說過,怎麽樣?”

康捷連忙道:“大哥請說,我們還不好商量嗎?”  

許劍將手中的煙在煙缸上擠滅,道:“我們經過晚上這麽一鬧,關系說複雜是複雜,說簡單是簡單,複雜呢,今晚后大家將秘密嚴守,誰也不能再提起,可是大家都是明白人,心里總有那麽根刺。簡單呢,經過今晚上這麽件事后,我們也算是親上加親,以后,我老婆就當你半個老婆,你老婆也當我半個老婆,只要大家喜歡,誰跟誰都可以自由在一起,誰也不能阻攔。不過前提下是要做好避孕措施。你看我們大家都還沒孩子,你也不想以后生下孩子不知道是誰的吧?哈哈……這兩種關系任兄弟你選,選哪種,我們就走哪條路走。你說怎麽樣?”

康捷呆呆地聽完許劍的言論,心里一琢磨,把心一橫道:“那當然是走簡單的路了。大哥你就安排吧。”

許劍大手在腿上一拍,叫道:“好!”裸著身體向到廁所門前敲門,門一開,只見兩姐妹已經穿上了內褲,怯生生地望著他。

許劍對妻子說道:“佳佳,發生這事我不怪你,希望你也別生我的氣。康捷他說很喜歡你,你能過去陪他嗎?”

佳佳見丈夫說得直接,不由羞得滿臉通紅,身后給妹妹一推便給推了出去。向床那邊的康捷望去,見他正深情地望著自己,突然想到自己和這個人偷情竟然給丈夫看了個正著,心里委屈,眼淚便流了下來。康捷見佳佳流淚,大吃了一驚,忙迎上去摟住佳佳安慰。

而許劍也拉著菲菲出來,笑道:“好了好了,大家今晚上把心放開點,以后習慣了也就沒事了。”

旁邊菲菲聽著著惱,拳頭在許劍結實的手臂上狠錘了一下道:“你們男人在打什麽主意來著?也不跟我們姐妹商量一下!許劍一把將菲菲整個抱了起來,笑道:”有什麽好商量的?你多了個我疼你,還不好嗎?我先伺候你洗個澡先怎麽樣?“說完抱著菲菲走回了廁所,門也不關地洗起鴛鴦浴來。

康捷見許劍與菲菲打情罵俏,心里不平衡了,連忙拉著佳佳坐在長椅上,吻著佳佳臉上的淚珠道:“你放心,多了個我,你一定會更開心的。”

佳佳見他說得真誠,心里也感動,將頭埋在了他的懷里。康捷當然不會放過機會,伸手在佳佳身上揉捏著。

許劍和菲菲洗好澡出來,見到沙發上的兩個,菲菲酸溜溜地說道:“平時也不見對我這麽好過,我說你們先去洗個澡吧。”

佳佳聽了臉紅,連忙推開康捷,先進了廁所去了,康捷聽到關門聲,不禁滿臉郁悶,許劍向他聳了聳肩,表示愛莫能助。  

隔了一會,廁所門打開,佳佳在里面叫道:“傻瓜,要進來不?不進我關門了。”康捷大喜,跳起身來叫道:“要要要,馬上就來。”興沖沖地沖進廁所里去了。

等到佳佳和康捷洗好澡出來,只見許劍和菲菲已經在床上玩開了,菲菲全身赤裸地橫躺在床上,任由許劍在她身上玩弄著,許劍見他們出來,笑道:“只有一張床,別給我們霸占了,大家擠擠,一起來吧。”

佳佳聞之大羞,“呸”地一聲道“我才不要。”

可是康捷早已欲火燒身,加上見到妻子乖乖躺著任人宰割,如此一箭之仇如何能不抱。將佳佳一把抱了起來便向床邊走去。

于是此時出現了這麽個情景,燈火照射下,姐妹兩個玉體橫放,一個較胖,一個較瘦,各有各的風采,各有各的風騷。而兩個男人則賣力地在她們身上玩弄著,時不時引起女人們的嬌吟之聲,此起披伏,使小小的房間充滿了春光。

許劍的嘴親到菲菲的三角之處,笑道:“菲菲毛長得好,你看分布得多漂亮,真叫人喜歡。”說完伏下嘴像小雞啄米般不斷將毛咬起又放下,引得菲菲咯咯直笑。

康捷聞之也不認輸,也伏下頭去欣賞佳佳的下體,只見佳佳下體陰毛茂盛,一大團像堆草,他將臉整個貼了上去,在柔嫩的陰毛間吸了一口道:“大姐這里帶香呢。”此話卻引得三人一起笑出聲來。

許劍一直渴望著一件事,此時跪在床上將肉棒湊到菲菲臉前道:“你姐老不肯幫我親親,菲菲乖,幫姐夫弄弄。”

菲菲抓住肉棒,說道:“親就親,怕什麽。”說完撐起身體張嘴便將肉棒含了半截進去。

康捷見了心里酸溜溜地,但聽許劍說過佳佳不喜歡玩這東西,他也不好意思向佳佳開口要求。

佳佳見到他的模樣,知道他的心思。在康捷大腿上拍了拍示意他也跪著,康捷大喜,連忙照做了,果然佳佳爬了起來,握著肉棒套了套后便伸出舌頭在龜頭上轉了轉,又將龜頭含進嘴里吸了吸后,終于將肉棒緩緩吞進嘴里,吸吮起來。

于是,口交的啧啧聲和男人們的呻吟聲充斥著整個房內,到后來不知道是康捷先開始,還是許劍先開始,兩對男女又開始了69式。使房間內淫彌的氣氛更加地強烈。還是許劍心急,他將菲菲拉到床邊,自己半蹲半站地站在地上,分開菲菲的腿后,肉棒在肉穴外上下撩動了幾下,笑道:“我們要先開始啦,呵呵!”在菲菲一聲呻吟聲中,許劍的肉棒已經挺進了一半,抽動幾下后已然全根沒入菲菲體內,許劍立刻大力抽動起來,而且次次抽出只留龜頭在內,次次進入都必定連根插入,只把菲菲插得哀聲四起。受到這邊的刺激,康捷起身讓佳佳趴在床邊,自己站在地上,想要用后進式插入,佳佳覺得這姿勢不雅觀,在丈夫面前感到害羞,扭捏地說不想這麽做。

此時許劍性致大好,反而叫道:“開心就好,你還怕什麽醜啊。”  

佳佳見丈夫上著妹妹不心疼自己,心里氣惱,也不管這麽許多了,將豐滿的臀部翹了起來,那肉穴便像小肉包似地展現在康捷面前。康捷暗吞了口唾液,握著肉棒對住目標,屁股這麽一挺,目送著肉棒沒入佳佳的體內,一時欲火茂盛,卻不覺許劍一味蠻干,只將肉棒在佳佳體內轉了幾下再抽出插入,如此循環,弄得佳佳嬌喘不已,四肢乏力。
















0.0142550468445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