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情欲修仙8-14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八章  情欲難填

     柳豔今晚的表現極爲主動,輕輕擡起臀部,感覺丈夫下身堅挺的肉棒,慢慢
移動位置,讓它頂在自己的花園秘處,輕搖水蛇腰摩擦著花園,滲出的淫水打濕
了紫色透明睡裙,身子微微顫抖,熟悉的肉棒讓她心�劇烈的激蕩,慢慢低下頭,
乳房劇烈的摩擦著陳峰的胸部,紅唇微張在丈夫的嘴唇上蜻蜓點水般的一吻,陳
峰瞬間被這輕輕一吻點爆,放棄了顧慮,雙手攬著柳豔的芊芊細腰,兩人緊緊的
貼在一起,嘴唇重重貼在老婆的紅潤唇上開始深吻起來。

     兩條舌頭不停的糾纏著,相互吸允著對方口中的津液,情欲之火不停的升溫,
陳峰翻身把柳豔壓在床上,兩隻手緊緊握住兩隻飽滿的乳房,指尖不停的撥弄著
兩顆紅寶石,感覺著它們在自己手中變硬堅挺;肉棒在柳豔私處熟練的摩擦著,
感覺自己都快要爆炸似得。

     陳峰起身迅速脫掉自己的睡衣褲和內褲,看著妻子在床上扭動著身體,寶一
把將透明睡裙向上撩起,扶著肉棒就要插入。

     柳豔伸出一隻小巧玲瓏的玉足抵在丈夫的胸前,嬌聲說道:【老公,慢點啦,
別那麼猴急嗎!】她是怕丈夫又像平常那樣早洩,所以繼續挑逗著。

     【我可等不及了,現在就來吧!】陳峰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飛快的流動,心
髒‘砰砰’的直跳,隻想著一棍插到底,就徹底舒服了。

     柳豔看著老公的焦急的樣子,感覺差不多了,起身脫下吊帶睡裙,躺下張開
雙腿,小嫩紅舌舔著紅唇,說道:【老公,占有我吧!】

     陳峰再不猶豫,握住暴怒的大肉棒,朝著妻子的【白玉老虎】靠近,龜頭慢
慢地頂開了充血的陰唇,陳峰猛的一挺腰,肉棒突破兩層障礙連根沒入小穴深處。

     【老公……慢點,嗯……慢點,輕點……啊……啊……好舒服啊……】柳豔
喘息著呻吟,雙手抓住床單,搖擺著腰身迎合著丈夫的深入。

     陳峰氣喘著說道:【老婆,好緊啊,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當初樣子。】心
�暴虐的喊著:插死你,插死你這個吸精妖精。接著連續在柳豔小穴內抽擦了十
幾下,然後慢慢的放慢速度,開始著三淺一深的抽擦,細細的體會著妻子小穴內
四周肉壁緊咬著棒身的感覺,兩抓住柳豔胸前的大乳房使勁的揉捏。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肉體撞擊的聲音
響徹整個房間。

     柳豔瞪大了眼睛,小嘴微張,修長的玉腿盤在陳峰的腰間,挺著翹臀迎接著
丈夫的大肉棒,嘴�浪叫道:【老公……你好棒……操的……老婆好……舒服啊
……用力……快……使勁占有我……啊……啊……老公。】柳豔徹底點燃了情欲,
所有的理智消失的無影無蹤。

     【啊……啊……嗯……啊……不要……啊……停啊……用力……啊……啊…
…嗯啊……嗯啊……】柳豔開始放聲淫叫,下面的【白玉老虎】開始劇烈的收縮,
小穴深處産生強烈的吸力,感覺丈夫的肉棒刮著敏感肉壁。

     陳峰扶著妻子的腰,大肉棒連續地插了進小穴,【噗哧……噗哧……】柔嫩
至極的肉壁從龜頭開始咬噬著,小穴內的嫩肉在不停地蠕動中溫柔地將大肉棒緊
緊包裹。

     柳豔閉著眼睛感受著下體傳來的快感,【嗯……嗯……啊……嗯……啊……
嗯……嗯……】慢慢的體會著強烈快感一波一波的傳送到大腦,體會著那種興奮
道骨子�的酥麻感,淫水黏糊糊的順著柳豔的大腿流到了臀部再到床上,打濕了
床鋪。

     五分鍾後,陳峰就要達到了臨界點,再也無法抵擋妻子的【白玉老虎】,放
緩了肉棒的抽擦速度。

     柳豔緩緩掙開眼,用火熱的目光看著丈夫,直勾勾的,陳峰對著妻子的目光,
能夠感覺到那是希望自己更加的用力。

     陳峰感受著妻子的目光,咬著牙,連續抽擦了十幾下,每次抽插都翻卷著充
血的陰唇帶出一股淫水;柳豔陰道飛快蠕動起來,�面的肉壁開始快速吸吮著肉
棒;陳峰隻覺的腰椎酥麻快感連連,伴隨著一聲嘶吼,積蓄已久的生命精華噴薄
而出!

     就在這時,柳豔體內的【欲種】開始猛烈的活動起來,陰道內的肉壁不停的
蠕動,將陳峰發射陽精的肉棒緊緊的咬住,子宮深處發出一股吸力;陳峰察覺到
又是這種感覺,臉都愁了,自從一年前起,每次和老婆做愛後都是這樣,射精的
快感持續不斷,龜頭馬眼不停的噴著精液,一直射到下面的卵蛋都有些疼痛才慢
慢停止,本來疲軟的肉棒直接就焉了,之後需要半個多月才能緩過精神來。

     柳豔內心糾結的看著丈夫,怎麼又是這樣子,自己剛剛才有感覺,老公就到
了,這種欲求不滿的感覺快把她折磨瘋了,吸收了陽精的她神采奕奕,期望的看
著陳峰嬌聲說道:【老公……】

     陳峰看著妻子欲求不滿的神情,有些愧疚,他其實很愛自己的妻子,但是不
能給妻子美滿的性生活,還是很苦惱,說道:【我明天學校還有事情呢?今天就
算了吧!】拉起被子倒頭便睡。

     柳豔很苦惱,自己那方面需求越來越大了,丈夫的身體也不如從前了,以前
和老公可以一起達到那欲仙欲死的境界,現在不行了,每次搞的她不上不下就差
那麼一點;披上睡衣跑進浴室,用冰冷的涼水降了降欲火,回到臥室看著打呼的
丈夫,撒氣的錘了錘枕頭,用被子悶著頭睡覺。

     柳豔夫妻兩所發生的一切,都瞞不過隔壁臥室的陳凡,陳凡用神識偷窺了父
母的整個做愛過程,爸爸的不敵,媽媽欲求不滿的撒氣,心�覺得很好笑,同時
心�憂慮著:看來爸爸一個人是滿足不了【欲種】的需求,該怎麼辦呢?難道真
的讓媽媽去找別的男人嘛?

     寂靜的深夜,一家人都沒有入睡,各自想著各自的煩愁。

     ※※※※※※※※※※※※※※

     第二天早上十點多,客廳�傳來柳豔的叫聲:【寶寶,起來吃早飯了。】

     陳凡對著窗外的朝陽收功,鼻子處兩道金黃的陽氣緩緩吸入身體,感覺著身
體的變化,心�想著:是時候突破築基了,剛剛好利用著三個月假期。對著門喊
道:【知道了,這就起來。】

     陳凡來到衛生間�,看著媽媽昨晚穿的性感吊帶睡衣在洗衣機�,無聲的笑
了笑,快速洗漱完來到餐廳,看著媽媽穿了一件白色的絲綢連衣裙,坐在餐桌前
細細的嚼著早晨,拉過椅子坐下,出聲問道:【我爸呢?怎麼沒見他。】

     柳豔擡頭看了兒子一眼說道:【你也不看現在都幾點了,你爸他早上就走了。】

     陳凡看著媽媽柳豔的神色,笑道:【媽媽,怎麼昨晚沒有睡好嗎?看你的精
神頭不是很佳哦!等會我給您按按】

     柳豔高興道:【好啊!吃完飯你給媽媽按按,還是寶寶最懂疼媽媽。】不知
道從什麼時候起,柳豔就喜歡上了兒子給自己按摩,特別喜歡和兒子親近,她現
在感覺老公都可以沒有,但是如果沒了自己的寶貝兒子,她想著自己會不會發瘋;
這就算是【情種】和【欲種】的相互吸引,直到情欲結合之後,就算分開很遠兩
人都能感覺到對方的從在。

     兩人吃完飯後,柳豔快速的收拾完碗筷就跑進衛生間�,陳凡坐在沙發上打
開電視,看了一會無聊的電視,總是報道著:天朝人民生活的很美好,外國人民
生活在水生火熱當中,老百姓感恩現在的生活。陳凡嗤之以鼻,他從來都不相信
這些新聞,如果真是那樣,好多有錢人拼了命的往外國移民定居。

     柳豔洗完澡後,從衛生間走了出來,看著兒子的臉色不屑奇怪問道:【怎麼
了,寶寶?】

     陳凡擡頭看著媽媽,已經換下了剛才白色連衣裙,圍了一件浴巾,緊緊包裹
著她那曼妙婀娜的身體,上面露出雪白的肩胛骨和酥胸前一大片肌膚,肌膚光滑
溫潤,就和少女的肌膚一樣,34D乳房高聳挺拔在胸前;下面雪白圓潤的大腿,
修長筆直的站立在那�,腳踩一雙透明的無後低跟人字拖;緩步走道陳凡面前,
那股成熟嫵媚的氣質由內而外散發著,還未幹的頭發搭在肩上,發出陣陣芳香,
臉上帶著一絲嫵媚的看著兒子。

     陳凡看著媽媽的樣子癡癡的,忘了回話,柳豔在兒子腦袋上敲了一下,嗔道
:【看什麼呢?問你話呢?】每次看到兒子這樣的神情她都感到很滿意,她這也
不是第一次在兒子面前這樣了,記得一開始還有些放不開,但是有過了幾次之後,
就慢慢的放開了,心�想著:反正那是自己的兒子,他整個人都是自己生的,還
有什麼放不開的,再說給自己兒子看了也不會吃虧。所以每次按摩的時候,她都
這樣子打扮著,浴巾�面上身光潔溜溜,下面隻穿著一條小內褲包裹住三角洲。

     陳凡回過神來,看著眼前的媽媽:【把剛剛的想法說了出來。】

     柳豔白了兒子一眼說道:【那些跟你有什麼關系,你先在任務就是要好好讀
書,到時候在想著幹什麼,對了,寶寶有沒有想到國外讀書。】

     陳凡搖了搖頭說道:【不了,我還是就在X市吧,文理學院也算是全國出名的
大學了,還可以在家陪媽媽。】

     柳豔抱著兒子說道:【真乖,媽媽謝謝寶寶,來吧,我們開始吧。】



蝚砌�蝡� 瞈�����

     �唾����������靘��鈭��摰方�嚗��頨怨韌�典�銝���喳�撟怠直慦賢�銝�絕撌橘��嗅�
���鈭�旦���頨恬��嗅�擉��慦賢直����剁����慦賢直瞏������������脰牧�����直
慦踝�����曉�������鈭����


     �唾���死���璇��瘨潭�����函����嚗��鈭���脤�韏瑚��潛�����∪�慦賢直��椰
����剝�憪���抬����蝺拇��啣�銝�宏������������������������������嚗�
�嗅��典����������������������鈭�����銝�����鈭�椰�拚�嚗������刻�
擃��������甈脩�瘞��鞎怎忽��直慦賣����蝬��嚗�蒂銝�����瞍詨�憭扼�

     �喳������絲慦賢直��椰������鈭�嗾銝����誑�拚�蝭��銝剖�嚗�誑����脣��脤�嚗�
頛���啣��具���撓��椰嚗���W�����莎��唾��餉死敺�椰���������蝭���刻�撅��
�冽暑����X����瘚��������瘚��嚗��蝔桐��航���������死敺�旦��椰����游�
�啣之�佗�銝行�����刻澈�颯�

     �喳����撌西�銋����������見���雿���唾������見���������摰�����嚗�
�喳�������慦賢直����哨����鈭�����蝺拇��唳����

     �唾�頞游�摨��嚗��鋆���箔��脰��������潘�������蝭���乩�������撘��
���嚗����犖���鈭���整�

     �喳���死��直慦賜����嚗��憪�����銝�都������韏瑚�嚗��������敺��璊��
�������拚�撉剁����������嚗������怨��g��喳��冽��拍����嚗�誑����冽�
鞊��敺�嗾���畾�庖雿��暺����炬��除������嚗������芰���耦�冽�鞊����耦���
����脩����嚗�����鞊��銝��嚗����死�����庖雿��靘��敺桃��潛�嚗��敺�停�航�
�賬�

     ����喳��喳��芸楛撠梯����嚗����直慦賡��抒���炬蝔柴�雿��嚗���貊�撣訾��典振
鋆��������撌梁���風嚗��������摰嗉�嚗�直慦賜��亦策隞��鈭��敺��嚗��撠望炬�剔�
瘛������嗅直慦賜��扯�瞏����見�����嗾銋���脤�嚗���航�撌曹�銝��銝�������誑
撠曹誑撠��銋����直慦賡��抒���炬蝔柴�撠��嚗�����雿�旦撠�炬���皜湔�皜∼�

     撠��摰��敺���喳����慦賢直銝�澈��絕撌橘����慦賢直銝�澈�餌忽鈭��璇���脩��曄結
�扯仆嚗��銴脫�������嚗��蝺�������ㄨ雿��鈭箇��脩����閫�散��


     �唾���死�啣�摮�����嚗�韌�典�銝�遛���蝝��蝺���������������舐��餃�嚗�
�餉死敺��摮������刻�撌梁���膜����剁�蝥�敦����a��典�������銝��銝�死���
擃��瞍豢撓霈��瞈�膜韏瑚���


     �喳�撘菟����嚗�����慦賢直��椰憭扯�嚗�����蝝啗�������������������
��庖雿��蟡��嚗�之�踴��������踴��唾�嚗���������嗅��臬��選�摰��銋��蝧餉�
頨恍�嚗���典直慦賜�撅��銝�����撌西�頦��敶�絲靘�����頧�����嚗�����鋆嫣�撠�概
蝎曄溶���頞喉��典���之����刻�敹�����������嚗���∠����頞單�慦賢直�����葆嚗�
��誑�拚���雲�澆����敹��

     �唾��餉死����∟��望�敺��頞喳�韏瘀��嗅��喲��刻澈嚗��������閬箄��芸楛憟賢�
憌��鈭�予嚗��銋�����憿��靘���批�瘛梯�瘜�絲銝�結蝯脩�瞍�憚嚗��擃����‵���蝺��嚗�
暺���交偌瘚��靘��撠�庖嚗��瞈���質�撠��銴脯�

     �喳��曆�������頞喉�頧�澈敺�����雿�直慦賣�蝧寡�皛輻�撅��嚗�椰�單��綽�靘��
������蝝啣咿憌賣遛���������撠��銴脣��脫�����X�������蝮急��鳴�瘛望楛���
皞�葉憭桀停�臬����鈭���券�蝝��鞊������∠���直慦賜�敺�滬�曹��舫�敺��������
銝�憬���嚗��摨剖��函�瞏文�憒�悅���敶X�銝��蝝��嚗��鋆�耦���憒����憬皜血耦���
�梧����撘瑕之���������������������憟喳�����∠�銝剜�頛�����撠���曹�嚗�
�典�銝����


     �������艾�����祇�嚗��鞊���剝������‵���敺��擃������箸�敺���梯�
��澈擃�撒撠��靘���餅��祇��喲��游�頨恍�嚗��閬��鞊���⊿‵������敺桀撐嚗��頨怨�
���蝜��銝���潛���雯擃��摮�悅瘛梯��湔鳩���嚗��鋆���箝�����艾��������祇�
���鈭��瞏柴�

     �唾��園�鈭��瞏桐�銝哨��游�鈭粹�銋����韌�典�銝�澈������敺��擃�蔭����∪�
�唾�����∩�����芬��抵�嚗��慦賢直�喲�頛��隤芷�嚗��慦賢直頧��頨思����

     �唾��游�憭扯�蝛箇�嚗�歇蝬�����蝺��蝧餉�頨恍�頨箏�摨��嚗���∠���直慦賡��園�
�券�瞏桐�銝哨�皛輯����瞏殷��潛�蝺��嚗��閫������梧�敹��敺�遛����唾�嚗�直慦賡�
����唳扔璅��擃�蔭���瘚��嚗�誑�������貉����嚗���典�銝��鈭��雿���曉����
����臭誑�����直慦賢��脯�瞏桀����瞈��瞍���扯仆嚗�������仆鞈芸耦���閮哨��賜�
�祉��啣�皜���航���


     �喳�頝芸��典直慦賜��寥�嚗������賊����銝����爸靘��蝘餃�嚗������刻��券�
憪���W�銝��蝘鳴��圈�銋單�摨��嚗������蹂�撟暸�嚗������嗥�蝣啗孛��像���蝝��
鞊��銋喟�鋡急����擃��蝧寡絲嚗��憌�����������銋喲�嚗��頛�����鈭��銝��銝����


     �唾�����潛�嚗�����皜曇澈������甈脩�嚗�噩���憭扯�嚗��鋆���箔�頛�凝��撒
�喉���遛鈭�奏慦��戭��������

     ����色��胼��血��色�����血��色�����艾�

     �喳��暸�銋喟�嚗�絲頨怠��冽�鞊���喃�嚗��韏瑚����頞單��冽�鋆��銝��銝�����
����抵�嚗�����嚗��銝��鞎芸帚������瘛⊥楚����喉�撘菟��湔������馮�怠��渲�
蝝啁敦������憭扳����鈭���喳�������

     �唾�����潘�戭�������牧�������色�銝���色�撖嗅窄�色�隤芯��色�憭���色�
憭���色�甈∩��色�銝���詹��血��色�慦賢直����色��喇��血��色���


     �喳��曆���雲���慦賢直������銵冽�嚗�澈擃��������嚗�蜀頨怎�頠��摨��嚗��
���蝛渲�瞈��瞍��銝��嚗������脣��扯仆�質����璆��戭�咿����������貉絲嚗�撓
������韏瑚����銝����


     �唾����������靘��銝�澈撌脣�靘�楊憭抒��箸�嚗������啗��湔��亥�瘚瘀�摮�悅
���������擃�蔭�祇��澆����嚗�之��楞瘞湔援瘣芾��湔鳩��


     ����色����鞊��韏瑁澈摮������賢�摨��嚗�����摮�����嚗��撖嗅窄嚗���剖�嚗�
隤芷�憭��甈∩�嚗��閬�1慦賢直�����獐撠望�銝������渲����隤芾�嚗��鋆���臬�甇∪�
������撠望���車��死嚗�停�舫�蝔格�閬綽����甈⊿����鈭��銝��������摮��韏瑚�
�啁�����荔����蝞��銝��嚗��閬�����撠勗末鈭������臭��恬�銝��鈭�����敺瑞�
敹急��冽�鞊��瘚瑁��斗����

     �喳����慦賢直敹急��單扔����折�敹��蟡��嚗�������直慦賡�瞏桀��菜�頛�凝憿急�
��澈擃�牧������鈭��慦賢直嚗��閬�直慦賢翰璅�停憟賭����

     �唾�鈭怠�擃�蔭敺��蝔格炬隞�炬甇餌�敹急�嚗��鋆�遛頞唾�璆蛛�戭����犖�典�摮��鋆�像
銴��敹��嚗�牧������甈∪�銝�迂��見鈭���仿������


     �喳�暺��蝑������拐犖頨箏�摨��隡��鈭�����嚗��鞊���桀��賢��������喟�
銝�澈嚗��銝��皛輻�瞉������芸�����瑕之敺�旦撠望�閬��������璉��憟寞��芸楛���
敺��敹��雿����誑敺��銝��嚗���舐��芸楛��澈擃���X�頠��摰��

     �唾�蝺��蝮桀�������鋆���刻�皛輻�����萄�������頨恬�銝��銝����


     ���銝������喳�����唾��典旦�喲�隤芷�嚗��慦賢直嚗��瘙箏����銝��鈭箏��餅�
�����


     �唾�頧��頨怠�����曹�撣交除���摮��������嚗��摮��撠��憭改��Z�撌梯��鳴�
敹��撠曹�������������銝��鈭箏�嚗���芾�嚗��

     �喳�������鞊���箇�嚗�牧������瘝��憟賢�嚗���拙予��牧�改����摰��閰喟敦
���������瘝��暻潭��拚��g���


     �唾�������摮��皞恍成嚗�牧������銝��慦賢直�芯��餃�嚗��憟孵祕�刻�銝�����
銝��鈭箏��颯�

     �喳�������隤芷�嚗��銝��嚗���臬������犖�箏�嚗�����撌乩��U���


     �唾��仿��������潘�瘙箏�鈭��鈭�����霈��銋�停銝�牧隞�獐嚗�犖�典�摮���瑁�
�曆�������雿�蔭嚗���潔��臭���


     �領��領��領��領��領��領��領���


     ��誨撱��嚗���唬��啣�銝��6撅歹��唬�銝�惜�臬����嚗���W��亥���車��見��
���嚗��敺瑕���漸�嗅���������飲�桀�蝑��嚗��鈭���舀�璈���餉�嚗�振�券��函�
���嚗��������憭抒���戊鋆��鋆�都�湛�LV��rada��ucci蝑��嚗��璅��憡����
�����撣��憟賜��餃蔣�U�

     ��予�拐�嚗��鞊�忽���頨怎掖暺��OL�瑟平鋆���唾萱銝��10cm擃�����擃��蝬�葆
瘨潮�嚗��璇���賜��渡����瘝��蝛輻結镼迎�撌行����銝�澈隡����ˇ�喳�嚗���餅0靘��
鈭�洵銝�惜��戊鋆�都�湛�銝�楝銝��摨���箔�����潸牧����������拐�憟踝���


     �唾�銋�����暺��嚗���唬���祝��悸�舐�颲血�摰文�嚗���∪������直慦踝����
撅方�雿��撟曉振摨��雿�������


     �唾����蝚��嚗��慦賢直�颱誨���銝���亙�摨血誨��������見銋�末���嚗��銵����
������摮���扯﹝��振摨���改��血��典����������摰嗅�摨����


     �喳�敺��撠��瘝��暻潭�敹蛛�銋��������隤芷�嚗���佗�慦賢直雿��憭拇�銝��隞�獐
銝��閬�����靘��嚗��銝������Z��U���


     �唾����蝚��嚗�����撖嗅窄憭��������嚗���������餌�頠�����

     �喳����隤芷�嚗��銝��嚗��撠勗����������撌勗�撠梯�鈭��銝��雿�����

     �唾�韏啣��喳�頨怠�嚗������芸楛蝛輸�頝��銝�見擃�����嚗�����摮�牧�����窄
撖嗉楝銝��敹��嚗��敺�虜蝯血直慦賣��餉店嚗�����嚗��

     �喳��舐�蝺��������鞊��皞怠�鈭�����嚗�����鞊��鈭�齒�砍恕嚗���唳�隞�誨
�湔�頠�粥鈭���唾�蝡��銝��颲血�摰斤����摮���餌���蔣敹��皛踵�頨����


第十章  終于築基

    中天大廈,號稱X市中心的最好的寫字樓,高三十三層。

    陳氏藥業S省X市一家新興的保健品藥品公司,它三年前成立,以‘養顔液’
和‘養身丸’兩種藥品迅速侵占保健品市場,到如今已經成爲全國保健品藥業的
龍頭老大,公司占據中天大廈最上面的三層,它的老闆很神秘,在她身上也充滿
了奇跡,這個女人的名字叫張妍。

    陳凡坐車來到的中天大廈廣場,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對方很快就接通了,
傳來一個甜美的聲音問道:【小師傅,都準備好了嗎?】

    陳凡說道:【嗯,都準備好了,你在哪?公司嗎?我在樓下。】

    【人家都等了你一早上了,在公司呢,小師傅你直接上來吧。】電話那頭嬌
滴滴的說道。

    【哦!】陳凡掛了電話走進大廳。

    在大廈的三十三層,一間豪華的辦公室內,坐著一個OL麗人,隻見麗人放下
電話滿臉笑意,嘴�嘟囔道:【小師傅,時機終于到了嗎?】

    陳凡坐電梯來到三十三層前台,對著接待的小姐說道:【你好,我姓陳,約
了你們董事長。】

    前台小姐看著眼前帥氣的大男孩,笑道:【陳先生,董事長說過,你來直接
去她辦公室就行了。】

    【謝謝。】陳凡笑道轉身往�面走,這�他也隻來過兩三次。

    前台小姐對著傍邊的同事說道:【小娟,剛剛那個男孩好帥啊,你說他和董
事長是什麼關系?】

    傍邊的小娟沒好氣道:【行了小麗,別發花癡了,他和董事長什麼關系又和
你有什麼關系,趕快工作了。】

    陳凡來到門上標著‘董事長’的門前,敲了敲門,然後推門進去。隻見門後
張妍俏俏的站在那�,陳凡打量著眼前小巧精緻的童顔麗人,一頭長發優雅的盤
在腦後,精緻的五官畫著淡妝,一對精巧的金色耳環掛在嬌俏的雙耳上;一身紫
色的V領OL連衣裙包裹著麗人美麗白皙的胴體,胸前一對32C豐滿的乳房高高聳
起,在紫色V領前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纖細的腰身,腰上環著一條金色的寬腰
帶,金色的寬腰帶把那性感渾圓的翹臀勾勒了出來;下面裙擺剛剛到膝蓋往上十
公分,露出了沒穿絲襪的修長白皙美腿,一條金色腳鏈,輕輕地扣著白嫩的左腳
腕;小巧精緻的玉足踩著一雙10cm高的金色露趾高跟鞋,十顆粉嫩的腳趾上還塗
著粉色的指甲油;使得隻有一米六的嬌軀顯得高挑誘人,白玉無瑕的玉臂沒有任何
飾品的暴露在了空氣中,使她渾身上下都充滿了輕熟少婦的魅力和妖嬈。

    張妍站在那�勾勾的看著陳凡,嫵媚的笑道:【小師傅,有沒有想人家呀!】

    陳凡卻皺著眉頭,仔細的看著張妍,不滿的說道:【妍妍你的修爲是怎麼回事,
怎麼才到第五層。】

    張妍緩步走到陳凡身前,拉著陳凡把他推到沙發上,摟著陳凡的脖頸嬌笑道:
【人家不是沒時間嗎,公司可是有著一堆子事要忙呢?你一點都不心疼徒兒,整天
想著那個柳豔。】

    陳凡無奈的說道:【你們不一樣的,你這邊沒有任何問題,媽媽那邊我要時刻
盯著,不能出錯的。】

    張妍這會兒一點也沒有商業女強人的風範,在陳凡胸錘著粉拳撒嬌道:【你知
道我說的不是這個啦,你陪我的時間都沒有那個女人的三分之一多。】

    陳凡按住胸前的玉手,說道:【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公司的事你先放著,錢
財畢竟是身外之物,這次和我一起去黃山,我這次要突破築基。】

    張妍撫摸著陳凡的臉,憂愁的說道:【這次有把握嗎?現在這樣的環境真的可
以嗎?】

    陳凡喃喃的說道:【我是不會放棄的,收拾一下,馬上就走。】

    張妍在陳凡臉頰上親吻了一下,站起身來說道:【小師傅,你等等,我現在去
安排工作。】

    張妍出了辦公室,半個小時候安排完所有的工作走進來,對著沙發上的陳凡說
道:【我去換身衣服就走。】張妍走進衛生間,十分鍾後,張妍一身潔白,白色的
頭帶紮著馬尾,白色的緊身T恤,白色的牛仔褲,打扮的張麗一身潔白,白色的頭戴,
白色的T恤衫和白色的牛仔褲,白色的運動鞋,打扮得青春靚麗,朝氣蓬勃,看上去
就像15歲的姑娘一般,挎著陳凡走出辦公室。

    公司�的人看著平時高貴如公主一樣的張妍這身打扮,驚掉了一地的眼鏡,前台
兩個小姐站起身來,目瞪口呆看著陳凡兩人坐著電梯下樓,小麗對著小娟說道:【剛
才那個小女人是董事長嗎?我不是在做夢吧!小娟你掐我一下。快點啊!】

    小娟拍了一下小麗的肩膀,說道:【應該是吧,好了,別八卦了。】

    ※※※※※※

    高速公路上,寂靜的越野車內,陳凡時不時的轉頭看著旁邊的認真開車張妍說道:
【你剛才的樣子,不怕在公司�有損形象?】

    張妍無所謂的說道:【什麼形象,誰敢亂說開除他,再說在小師傅面前,徒兒就是
個小女人。】轉頭媚眼看著陳凡,放著一萬伏電壓,笑道:【隻是小師傅一個人的小女
人。】

    陳凡在張妍乳房上輕捏了一下,笑道:【好好開車,不要調戲爲師。】

    張妍‘啊’的叫了一聲,撅著嘴道:【討厭,開車呢。】兩人一路調笑著到了黃山
縣陳家莊。

    張妍把車存放好後,對著陳凡問道:【要不要去看看爺爺奶奶。】

    陳凡搖頭說道:【算了,我這次不想讓人知道。】

    兩人來到小山谷內,陳凡看著山谷內景色依舊,十餘年如一日,閉著眼睛感歎道:
【每次來到這�,都感覺心神舒暢。】

    張妍投入陳凡懷抱,看著眼前的美景,微微張開濕潤的雙唇,幽幽說道:【小師傅……】

    【嗯……】

    【吻我……】張妍情動的摟著陳凡的脖頸,殷紅的小嘴吐著香氣,直接貼在陳凡火
燙的嘴唇上。

    陳凡的舌頭鑽進張妍的嘴�,張妍忍不住貪婪的吸允起陳凡的舌頭,修長的玉腿騎
在陳凡的腰間,一對堅挺碩大的乳房在陳凡胸前研磨。

    陳凡扶著張妍的肉臀,和張妍深吻了一會兒,放開張妍說道:【好了,妍妍這三個
月你都在這陪我,知道我築基完成。】

    張妍松開陳凡喘息的說道:【嗯。】

    陳凡和張妍來到山洞內,陳凡在石床上刻畫好聚靈陣,兩人盤膝坐在其中;陳凡從
儲物戒指中哪出剩下的所有下品靈石和煉氣期丹藥,陳凡看著對面的張妍說道:【妍妍
你修爲太低,我現在已經是第十層了,這些藥物對我幫助不大,所以這一次我幫你把這
些丹藥和靈石全部消耗掉,提高你的修爲,到時候你幫我護法,我全心突破築基。】

    張妍看著眼前的丹藥和靈石,吃驚的問道:【小師傅,我把這些全都用了那柳豔怎
麼辦呀?】

    陳凡沈聲說道:【這個你放心,我有周全的計劃,不會有事的。】

    在接下來的兩個月�,兩人兩手相對,不停不歇的一直在修煉,陳凡拿出的所有物
資已經消耗完畢,張妍已經達到煉氣九層,【欲種】隻差一步就可以點燃形成欲火,陳
凡也把自己調息到最佳狀態。

    這日,兩人從修煉中醒來,陳凡滿意的看著張妍現在的狀態,說道:【妍妍,接下
來的一個月我就要服用築基丹了,你到時候全力助我。】

    張妍睜開眼笑道:【好啊,我早就等著這一天了,都等了三年了。】說完含情默默
的看著陳凡。

    陳凡看著張妍,心�也很高興,自己終于要邁出第一步了,拿出築基丹把聚靈陣�
已經廢了的下品靈石換成中品,仰頭吞下築基丹閉目沖擊瓶頸,張妍同時閉目修煉著。
轉眼十天過去了,在這十天�,陳凡身上的氣息時高時低,飄忽不定。

    這一日,張妍腦海�響起陳凡的聲音:【妍妍,助我。】張妍迅速睜開眼,抓住陳
凡的雙手把自己體內的情欲真氣渡了過去。時間慢慢的流逝,陳凡心頭一動,天地間稀
薄的靈氣開始聚攏,山洞內都蒙上了一層層薄霧,一股滂湃的吸力自陳凡身上發出,隻
見外界更多的天地靈氣加速聚攏,狂暴的氣流沖進陳凡體內,不斷的沖擊著他的身體,
刷洗著他的肉身。

    陳凡知道這是洗髓伐脈,肉身脫凡化先天的過程,時間慢慢的過去了,當最後一絲
天地靈氣進入陳凡體內時,陳凡的丹田終于平靜下來,隻見丹田內猶如一片紅色的河流;
陳凡睜開眼睛,感覺到自己整個人都脫胎換骨,神識經過天地靈氣的淬煉變得更加凝煉,
天地間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清晰,感覺著身體�澎湃的力量,滿意的笑了。

    陳凡轉頭看著旁邊的臉色慘白張妍,知道她是消耗過渡,手抵在張妍的雙手上,不
一會兒,張妍的臉色恢複紅潤,陳凡沒有停手,繼續不斷的輸送真元。

    突然,張妍身體外表燃燒著粉紅光芒,張妍終于借助這次機會一舉點燃欲火,達到
第十層,兩人緩緩收功。張妍睜開眼笑嘻嘻的說道:【謝謝小師傅,現在我也終于點燃
欲火,我們可以雙修了吧!】說完直接撲到陳凡的懷�,張妍心�清楚,自己等這一年
都等了三年了。

                               第十一章  情欲相吸

    陳凡摟著懷�的童顔麗人,知道她心�淒苦,安慰道:【妍妍,現在還不是時候,
在等一個月好嗎?】

    張妍擡頭詫異的問道:【爲什麼,我們當初說好的啊,隻要你築基成功,我修爲達
到煉氣十層,點燃欲火,兩人交歡雙修,憑借你的助理,我不需要築基丹也可以進入築
基期的;現在條件達到了,爲什麼還要等。】

    陳凡說道:【你忘了我媽媽嗎?】

    張妍詫異道:【柳豔現在也可以點燃欲火了嗎?】

    陳凡搖頭道:【還沒有,你知道的,我從來就沒有告訴媽媽我在修仙,所有的一切
她都不知道,雖然這些年通過【情欲種】的影響,媽媽整個肉體對我不設防,但是她的
心�肯定難以接受,所以我有一個計劃,可以讓媽媽接受這一切。】

    張妍聽後翻著白眼說道:【又是柳豔,她現在連欲火都無法點燃,一絲修爲都沒有,
這些年一直靠你催生著‘欲種’;對了,你爸爸恐怕已經被吸幹了吧,接下來你打算怎
麼辦,給柳豔找幾個種豬嗎?】

    陳凡神秘的說道:【我自有辦法,妍妍你也不要吃媽媽的醋,以後你們可是要和我
朝夕相處的。】

    張妍滿臉不在乎的說道:【那好,這些我不管了,那你準備什麼要了徒兒,反正這
輩子上了你的賊船,給個時間吧!】

    陳凡抱起張妍往外走,邊走邊說道:【一個月吧,到時候你去辦件事,完成了之後
我們就可以做對人間的活神仙了。】

    張妍扭動著身體嬌聲問道:【還活神仙呢?我怎麼沒發現,你這是抱我去哪呀?】

    陳凡走到洞外,笑道:【現在就讓你看看神仙。】說著整個人慢慢的飄了起來,飛
到了空中。

    張妍‘哇哇’的大叫著:【啊……真的飛了……飛了,小師傅你是怎麼做到的啊!】

    陳凡笑道:【等你達到築基期時,你也可以做到的。】

    張妍抓著陳凡的胳膊,在空中手舞足蹈,笑著說道:【原來你說的都是真的呀,這
個世界上真的可以修仙,我以前老是以爲你騙我的,就像武俠小說�一樣,一直在修煉
的是內功呢。】

    陳凡停在空中,臉有些發黑,沈聲說道:【你居然是這樣子想的。】

    張妍理所當然的說道:【是啊,一開始你說要我和你修仙,我以爲你是神經病呢,
後來你給我的《元陰欲經》、靈石、丹藥還有你的儲物戒指,隻是半信半疑,就沒怎麼
在意,所以三年多就混過來了。】

    陳凡郁悶的問道:【你以爲《元陰欲經》是內功心法?】

    張妍嬌嬌笑道:【那當然了,修煉之後我隻覺得身體健康,整天精神頭都很好,沒
有發現特別之處啊。】

    陳凡繼續道:【那你還跟著我,還幫我打理公司,幫我做那麼多事。】

    張妍撅撅嘴挪揄道:【一開始我隻是想著報恩了,誰知最後本姑娘居然被一個小屁
孩給吸引了,覺得你挺神秘的,慢慢的就愛上你了,所以決定懶著你當我師傅,現在發
現原來真的可以修仙,看來本姑娘的眼光不錯。】

    接著問道:【那師傅你現在居然可以飛,是不是也能長生不死啊?】

    陳凡搖了搖頭說道:【長生不死,哪那麼容易,我師父也隻活了五百歲而已,我現
在就可以活兩百歲。】

    張妍驚歎道:【兩百歲啊,夠長了。】看著山谷周圍的景色,哇哇大叫著:【我也
可以成神仙了。】一點也不像個二十多歲的女人,倒像個小女孩。

    陳凡帶著張妍來到溫泉的上空,兩人撲通掉入溫泉�,水花四濺,兩人在水�玩耍
了一會兒,各自脫掉自己的衣服。

    兩個多月都沒洗澡,修仙者的身體不沾塵埃,兩具潔白如玉的肉體暴露在水潭�,
張妍看著陳凡的皮膚,撫摸著驚歎道:【哇哦!小師傅,你的皮膚居然比我的還好,太
過分了。】看著眼前如玉石一樣晶瑩剔透的紋理肌肉,指指點點。

    陳凡看著近在咫尺的玉體,身材曲線玲瓏,凹凸分明;肌膚晶瑩剔透,光滑白皙;
乳房高聳挺拔,小腹平滑細膩,纖腰細如柳枝,香臀渾圓肥美,玉腿筆直修長,腳丫精
緻粉嫩,隻有一米六的嬌軀,卻組合的完美至極,心�感慨想著:【每次見到妍妍這童
顔媚體,下身的大肉棒都異常雄偉堅硬。】

    陳凡摟著赤裸的張妍與自己緊緊的貼在一起,張妍眼�閃過媚色,有些害羞的說道:
【小師傅,徒兒有些……】

    陳凡看著張妍的表情笑道:【小妮子,你還害羞了,又不是第一次了。】低頭在張
妍耳邊輕聲說道:【今天師傅就滿足你,抓住大肉棒好好嘬嘬。】

    張妍聽到這�,臉上滿是驚訝之色,詫異問道:【啊!小師傅,今天是怎麼了,我
們平時最多就是互相愛撫,從來不進一步的呀!難道你現在就想和徒兒陰陽交合了嗎?】

    陳凡解釋道:【當然不是現在,不過我已經築基成功,不怕洩出元陽。】

    【爲什麼呢?你以前可不是這樣說的。】張妍帶著質疑的語氣問道。

    陳凡得意的笑著,說道:【以前沒有到達築基期,所以不敢洩身,但是現在我已築
基成功,《陰陽情欲經》的基礎篇《元陽情經》已經練成,從今往後隻要勤加練習,我
就永遠都是處男身,這樣子配合著處女之身修煉才會更加快捷。】

    張妍有些抓狂了,迷迷糊糊的問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當我達到築基期的話,
我也不是永遠都是處女了,哇哈哈……】說完臉上帶著激動希冀的表情,哈哈大笑著。

    陳凡笑著說道:【應該是這樣,《元陽情經》與《元陰欲經》本身就是《陰陽情欲
經》的基礎功法,男女雙方練成之後,就可保持永遠純貞的元陽和元陰,散發著最爲純
潔純陽純陰的氣息,這樣兩人雙修時才可事半功倍,不過這也隻是修仙界的說法,但是
在世俗中這樣算是破身了。因爲你們女人的處女膜隻能破一次的了。】

    張妍【哦】了一聲,感到有些失望,然後顫抖著伸出白皙嬌嫩的雙手,握住陳凡的
大肉棒,心髒【砰砰】的跳個不停,顫抖著說道:【小師傅,這還是徒兒第一次見到你
的陰莖,它好大啊!】

    陳凡慢慢的從水中浮了起來,大肉棒達到張妍的面前,隻見一根大肉棒朝天暴起,
紫色的龜頭,有鴨蛋大小,肉棒上有九條充血的紫色血管環繞盤旋在棒身上,下面吊著
兩顆碩大的肉囊飽滿圓滾。

    陳凡得意的晃了晃自己的陽具,說道:【怎麼樣,第一次見到師傅的【九紫龍王】
感覺如何?】

    張妍看著眼前足足有二十厘米的大肉棒,鼻子間充斥著那陽物特有的雄性氣味,臉
上泛著紅潮,呼吸急促,內心叫道:【天啊!好雄偉啊,這要是插進我的小穴還不把小
穴插壞了。】嘴�卻不屑的說道:【沒什麼嘛!也就比我看得那些A片�男優打那麼一
點點了。】

    陳凡淫笑著說道:【哦,你這個小色女,居然自己偷偷看A片。】說著挺著肉棒,
在張妍的臉頰上輕抽兩下【啪啪】,繼續說道:【他們的能和我比,我這可是你們女
人的聖品,男人的極品陽具【九紫龍王】,到時候能讓你欲仙欲死呢。】

    張妍感覺到很羞辱,羞紅著臉,抓住眼前晃動的肉棒,感受著那滾燙的熱度,掐
了兩下,嗔道:【你幹什麼呀!醜死了。】

    陳凡大聲的喊道:【從今天起,我就要好好的調教調教你這個整天想著和師傅雙
修的色徒兒。】把肉棒挺到張妍面前,命令道:【現在幫我手淫。】說完心中一動,
運用體內的情火勾動張妍體內的欲火。

    張妍漲紅著臉,隻感覺有一股熱流瞬間傳遍全身,肌膚慢慢的變成粉紅色,欲火
逐漸侵蝕著她的神智,大腦好像短路一樣,左手扶著陳凡的大腿,右手握住大肉棒緩
緩的套弄起來,後、前,後、前,後、前……

    滾熱的感覺從手心�傳來,張妍發現隨著自己的套弄,肉棒在手�變得更長、更
粗、更熱、更硬了。

    陳凡享受著自己肉棒在張妍手�跳動,看著張妍朝聖的表情,嘴�發出快樂的喘
息聲,右手撫摸著張妍的螓首,嘴�稱贊道:【小徒兒的小手真溫軟,以後有的享福
了。】

    張妍聽到聲音,驚醒了過來,看著近在咫尺的大肉棒,自己的小手還在套弄,滿
臉羞紅的喝道:【小師傅,你對我做了什麼?】

    陳凡笑道:【沒做什麼,隻是勾動了你體內的欲火而已,我的修爲比你高,所以
在雙修交歡中師傅我占據主導地位。】

    張妍想了想神經質的說道:【原來是這樣,我以後修爲超過了你後,我要做女王,
讓小師傅你舔徒兒的腳趾,還要全天下的男人拜倒在徒兒的裙下。哇哈哈哈……哇哈
哈哈……】

    陳凡扶頭郁悶道:【你敢,你是我一個人的,你的腦子�都在想什麼呢,不過你
的想法也隻能想想而已,等你築基以後,你就會發現你隻對爲師感興趣的,因爲情欲
相吸,普通男人根本沒法點燃你的欲火。】

    看著張妍的童顔,無奈道:【你現在還是給爲師好好服務。】說完就要加大張妍
的欲火燃燒度。張妍感覺身上的情欲之火越來越旺盛,頭腦有些不清醒了,趕緊叫道:
【等等,小師傅,人家自己來。】


















0.016290903091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