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女祭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玉卿跪伏在張猛的腳下,帶著哭腔懇求。

張猛率領5000鐵騎,為複兄仇,攻打山寨,勢如破竹,僅攻了三天,山寨已難支承,頃刻間將毀在鐵騎下。張猛之兄張月遇難山寨,張猛誓報兄仇,決心蕩平山寨,盡屠寨中老少。危急關頭,寨中族長之女玉卿挺身而出,帶著全寨人的重托,孤身一人前往張猛軍營中求降,她要用自己的身軀作交換,挽救全寨人。

憑什麼,就憑你一小女子,就想讓我停止攻擊,不去報這殺兄之仇?哈哈…。張猛大笑。眼光卻死死盯住了腳下的這女子,心中暗道:好個絕色女人,柳眉杏眼,皮膚如雪,雖是跪著,阿娜有致的身材仍隱約而見。他咽了咽口水,恨不得一口口的吃下這女子。

玉卿已感到張猛如灼的目光。她知道這張王爺是個有名的虐待狂,她就是要利用這一點,獻出自己,滿足他的虐女之好,讓他停止進攻山寨,哪怕隻停止進攻三天,山寨就有可能轉危為安,眾多鄉親,還有她的父母兄弟,也就可能存活下來。

小女子可以滿足王爺的一切要求,王爺的殺兄之仇也可以在小女子身上發洩。

不,張猛搖搖頭,沒必要,我馬上就可以滅了你們這山寨,寨中女人,包括你將盡屬於我,我愛怎麼玩就怎麼玩,你難道不相信我有這實力嗎?!

是的,我知道王爺能夠滅了山寨。但山寨滅了,小女子將隨寨自盡,即使被俘,王爺也隻能得到一具如死人般的身子,而不可能得到小女子一切。

哦,張猛興趣盎然:你的一切包括了什麼呢?

我會心甘情願做你的奴隸,任你鞭打、任你奴役。

你的身子能夠讓我滿意嗎?

她明白他的意思,於是緩緩站起,目光中含著淚花,一咬牙,猛地解開衣襟,露出潔白的胸部,兩隻碩大挺拔的乳房登時彈出,她羞愧得又低下了頭。

張猛一時張開口合不攏。這樣美麗的乳房他還是頭一回見到。他走近她跟前,仔細打量一回兒,伸出鷹爪之手,一把抓住左乳,捏玩著,由於乳房太大,蒲扇般的手掌竟抓不滿半個奶子,張猛感覺很好,他低聲說:你知道我是怎樣折磨女人的嗎?,

是的,我知道。

我要痛痛快快的折磨你,你能保證讓我盡興嗎?。

玉卿感到左乳給他捏得一陣陣痛,她咬咬牙:小女子一定會讓王爺盡興的。倘若王爺不能盡興,山寨再聽憑王爺發落。

突然左乳尖一陣更加鑽心的劇痛襲來,她不由得哎呀一聲,原來張猛改用指甲來摳她乳尖上的肉,她本能的想用手去推,但手在半途又停下來了,她明白這是張猛在測試她,隻好眼睜睜地看著他虐待自己的嬌乳,痛得渾身打顫,乳頭還被他用力地拉得老長,然後他手一鬆,乳頭又突然彈回,在胸前顫巍巍的晃動了半天。

哈哈…行,我倆就定這樣一個約定,我停止進攻三天,這三天我就在軍營�慢慢地折磨你,享受你的美色,隻要你挺過了三天,或者我在這三天�把你玩死了,我保證不再進攻你們山寨,並饒你們全寨人的性命。

謝王爺開恩,玉卿一跪到底。眼中落下長長的兩行淚。她既為自己能夠挽救山寨而激動,也為即將而來的對自己身子與心靈的巨大折磨而感到不寒而慄。

張猛一揮手,手下軍士立刻在軍營中的一個小木房�擺放起來,皮鞭、鋼針、烙鐵、鐵夾、老虎凳、火爐、鐵鏈等擺滿一屋,然後房內隻留下兩個女婢,張猛則端坐在房中的一張虎皮椅子上。他吩咐將玉卿帶上。

你現在就是我的女奴,而我是你的主人,明白嗎?

是的,主人,你的女奴聽命。

此時正是五月開花季節,山中仍寒意陣陣。玉卿已按張猛的要求沐浴完畢,一頭青絲被高高盤起,低著頭俏生生地站在張猛的麵前。

脫了!張猛從喉嚨�發出一聲低吼。

玉卿打了一個冷戰,立即一件件的將身上的衣物脫去,不消片刻,一具冰雕玉砌般的裸體展現在張猛的眼前。光滑的肩膀、傲立的雙乳、柔軟的細腰、修長的玉腿,還有那令人銷魂的陰處,讓張猛激動的幾乎喘不過氣來。而且由於長年在山中活動,她身體看起來非常結實,這樣的身材正是虐女中的極品,它耐得住摧殘。

張猛並沒有急於動手,他命令她擡起頭睜開雙眼,他喜歡定睛看著這雙美目,看著�麵藏著的屈辱與羞澀,他命令:女奴,你自己選一樣刑具,讓我來折磨你。他不僅要在肉體上,還要在精神上奴役她。

是,主人。玉卿擡眼掃視了房中的各式各樣的刑具,為了滿足張猛的嗜好,她明白自己應儘量挑一件讓自己最痛苦的刑具。她挑了一盒鋼針雙手遞上,請主人折磨女奴吧。

嗯,張猛很滿意。他從盒中揀出一根三寸長的鋼針,玉卿渾身在顫抖,然而,張猛卻並沒有將針刺入她的肉體,隻將針尖對準她的裸體不動,他要玩得更爽:自己來吧。他淫笑著望著她的眼睛。

什麼?主人…玉卿大吃一驚,隨即低下頭是,女奴明白了。原來他要她自己將身子送上去給鋼針刺入,這真是太殘酷了,但她不能違抗,她閉下雙眼,一咬牙,身子往前一送,鋼針立即刺入右乳下方,她痛得一聲慘叫。

不料,張猛卻勃然大怒,一巴掌將她打翻在地。順手操起一根皮鞭,對著她的屁股一口氣就抽了三十多鞭,叫道:放肆!

玉卿愣了,張猛見她還不明白,就伸手使勁捏她的乳頭,她立即明白了,慌忙跪下,一叠連聲:女奴知錯了,女奴知錯了,求主人讓女奴重新來過吧.

好,念你初犯,準你重來一次。

原來,張猛嫌鋼針刺的位置不對,效果差。

玉卿緩緩站起,這次的規則是,不僅要自己刺自己,而且還必須刺入自己最敏感的部位:乳頭。

玉卿的乳房猶如一隻碩大的水蜜桃,乳頭上一點紅蕾就是要刺中的位置。她挺起胸對準了張猛手中的又一根鋼針,然後身子一挺,鋼針哧地刺入了右乳頭尖約兩寸深,痛得她倒吸了一口氣,鋼針還餘一寸左右在外麵,還必須繼續,於是,在張猛的淫笑聲中,玉卿咬著牙,一點一點進入,最後將鋼針全部刺入自己的乳房中。她痛得滿頭大汗。

她顫聲說:主人,還要刺左邊乳頭嗎?

張猛一鞭抽在她的背上:那還用問嗎。

玉卿不敢怠慢,她趕忙遞給張猛又一根鋼針,然後手捧著自己的左乳湊近張猛手中的鋼針,瞄準乳尖刺入,這樣左乳又遭受同樣的酷刑折磨。刺畢,她已是淚流滿麵,但仍不敢懈怠,努力挺著兩個傷乳麵對著張猛顫聲問:奶子還要折磨嗎?。

望著兩根鋼針在內的美乳在自己眼前晃動,聽著絕色美女的呻吟,張猛無比暢快,他伸出兩手,讓她把胸脯送上來給他抓住兩乳,盡情地搓捏拉扯起來,然後輪圓了巴掌,左右開弓,對著雙乳狂扇開來,直打得兩個沈重的乳房上下左右飛舞,乳中的兩根鋼針在肉�亂刺,玉卿慘叫聲聲,但她不能退縮,還是要屈辱地挺著胸脯受虐。張猛一直打了半個多小時,才由於手累了停下來。

張猛坐在椅上,喘著氣,兩個女婢趕緊上前,一個給他按摩身上,一個給他搓揉手掌,玉卿得到短暫的休息,她繼續跪伏在他的腳下。

張猛說:這還是剛剛開始,怎麼樣?如果害怕了,後悔了,我可以放你回去,我們的約定就算取消了。

不,不,玉卿含著淚,堅決地搖著頭:主人,你有什麼玩法,女奴全部受下!

那好啊!張猛大笑,聲如洪雷。他感謝上蒼賜給她這樣一位奇女子,能夠使他享受到人間難有的豔福。他脫盡身上的衣物,露出胯下山炮樣的陽物:老子要先享受你的騷B,明白嗎。

女奴明白。玉卿給他這巨大的陽物嚇了一跳,她不敢怠慢,立即以屈辱的姿勢伏在他的腳下,同時將兩腿儘量叉開,露出嬌嫩的陰唇和屁眼,以方便他插入:請吧,主人。

張猛一手提著根鞭子,一手拿著一個鐵夾,巨大的陽物在她痛苦的呻吟中緩緩地插入,直達子宮,她用雪白的屁股費力地支撐起他肥大的身軀,同時上下動作,以便他不用費勁就可以享受到抽插的快感。張猛手不閑,將皮鞭雨點般的抽在她雪白的背上,又用鐵夾不斷的夾住她身上的肉往外拉扯。

一百下、兩百下、三百下…張猛的陽物痛快的抽動著,玉卿在底下淒厲的叫喚著,陰道的快感與身上的痛感一起折磨著她,鮮紅的血水與乳色的淫水同時從大腿根部流下,碩大的乳房與頭髮絲並舞…這一切,構成了一幅淒美之至的虐女圖。讓張猛無比興奮與享受。

大約抽插了七百多下,張猛開始感到了強烈的射意,玉卿也從他越來越急促的喘氣聲中感覺到了即將而來的最後之擊,她打起精神,站穩腳跟,準備接受更痛苦的摧殘。張猛丟下了皮鞭和鐵夾,騰出雙手從下麵抓住肉�還插著兩跟鋼針的大奶子,一邊劇烈的衝擊著她的陰部,一邊使勁全身力氣撕扯擠壓奶子,同時亢奮異常地吼叫著,玉卿人幾乎被撞飛起來,鮮血從乳頭濺了出來,這時她已沒有痛感與快感,隻覺得自己像掉進到大海的深淵無法呼吸,大約撞擊了四十餘下,張猛一聲長嘯,大量滾燙的精液噴湧而出,直沖子宮,玉卿再也支撐不住了,赤裸的玉體也隨著這最後一擊而癱萎在張猛的身下。

張猛感覺到如入幻境般的受用。而玉卿卻仿佛經歷了一場煉獄。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劇烈運動,現在他需要補充營養了。他靠在椅子上一招手,一個女婢立即捧來一碗他珍藏在身邊的七鞭大補酒,他一飲而盡,另外一個女婢則慌忙脫下上衣,露出乳汁充沛的雙乳,將乳頭遞進張猛的嘴�,張猛閉著眼,一邊吸著甘甜的乳汁,一邊享受著另外一個女婢的按摩,消閒了約半個小時,身體內元氣滋生,巨大的陰莖重又豎立起來了。

張猛咪眼望著地上仍在喘氣的女體,琢磨著再怎樣玩。他對虐女之術情有獨鍾,被他虐待至死的女俘、女奴已有十餘人,但直到今天,他才遇到了玉卿這樣一位既美貌如花,又體能極佳,極耐催殘的女子。而更絕的是,這女子與他訂下了生死之約,甘願主動接受他的一切淩辱與虐待。這與其她女子抓著來被動受虐的意味是截然不同的。他現在想試試這女子耐虐能力到底有多大,他要用盡一切酷刑,在三天內摧垮她的意誌力,逼迫她自己提出解除兩人的約定,這樣,他不但肉體上享受了,而且精神上也勝利了,還可以憑著自己興趣將山寨滅了,以報兄仇。

而對於玉卿來說,她要用更堅強的意誌力來忍受住痛苦,同時還要按照約定,儘量讓張猛在折磨自己或姦淫自己的時候感到很痛快和高興,如果他不高興,他有權解除兩人的約定,那麼,山寨還得要滅,自己的痛苦也白受了,因此,努力讓張猛玩的高興就是她的唯一目標。

玉卿是族長的女,早年曾被送到省城女子學堂讀了幾年的書。由於她長得漂亮,又有文化,還是族長的千金,因此在山寨�很有地位,是很多小夥的夢中情人。但她不顧父親的反對,在20歲的時候與一位城�的公子結婚,不料,這位公子是位大騙子大淫徒,他利用族長女婿的身份,勾引寨內的年輕女子,致使五名女子受騙懷孕,更為可惡的是,他還將十名寨女賣到千�之外做妓女。事情敗露後,這公子被寨中憤怒的鄉親活活打死。玉卿精神上也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她深深內疚,感到對不起山寨的父老,更對不起自己的父親,因此這次在山寨危機關頭她執意挺身而出,就是想用自己的血,來洗刷自己給山寨造成的傷痛。

玉卿在與那公子結婚後的一年多時間�,身體上還受到了很大的摧殘:沒有想到那男人不僅是騙子,還是個虐待狂,她受盡了他的虐待。而這也使她認識了虐待狂的種種變態行為,也知道怎樣才能迎合虐待狂的喜好。此次在受張猛的虐待中,她又不知不覺地利用了自己的這些認識來努力迎合他。

對玉卿的折磨在持續。

張猛將她兩個拇指捆住吊在房梁上,腳尖剛剛離地,然後要她數數:他在她身上咬一口就數一下,他一口一口狠狠地咬著她的背部,手臂、胸部、屁股,整整咬了一百口,她也數了一百下,這時她已是全身牙痕累雷。最後他說還要咬兩口,命令女婢將她一支腳高高擡起,露出了陰部,他一口上去咬住了她極其嬌嫩的部位:大腿跟部,並且使勁地拉扯,長時間不鬆口。玉卿痛得喊道:主人,你就乾脆把那肉咬下吧,女奴實在受不了了,啊…隨著她的一聲慘叫,他也終於咬下了血淋淋的一片肉,接著,又將另一大腿根部肉咬下來,景象極其慘烈,連一旁的女婢都閉上眼不忍再看。

接著,將傷痕累累的裸體上灑上鹽水…用竹片使勁抽打腳板心…跪在碎石上灌腸…叉開雙腿鞭打陰部…總共使用了二十餘套刑具,持續用刑十四個小時,一直折磨到晚上11點,張猛已是精疲力盡,他才停止了第一天的虐待。

張猛命令女婢給她全身擦洗乾淨,敷上軍中特製的創傷藥水,喂了她兩大碗人參湯,她吃喝飽了後,精神有所恢復,按照張猛的命令,她晚上還不能躺下睡覺,必須坐在床上,將張猛的頭抱在自己的乳胸上,服侍他睡覺。而這過去是由女婢來做的事。

她小心翼翼的服侍著他,不一會兒,他就在她的乳胸上睡熟了。望著懷中的這個男人,想著他明天又將會對她施行無窮無盡痛苦無邊的虐術,她心�實在酸楚難言。但是,雖然他使她受到了這麼多的痛苦,她卻並不恨他,因為她認為這是一種交易:他停止屠殺,她獻出身體。他虐待她隻是得到了他該得到的一份。而且,由於這一天來她深深進入到了女奴的角色之中,因此奴性也深深的浸入到她的潛意識中,她已不知不覺把張猛當作了自己的主人。

第二天:自虐之辱

到第二天起床時,明顯看得出,玉卿身上的傷痕已好了很多,精神也飽滿起來,她的體質確實耐得住摧殘。

張猛告訴她:這三天,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痛苦。她也相信這一點,她暗暗命令自己,決不能退縮,一定要挺住,直至自己生命終結。

第二天一開始,張猛換了一種玩法。他先要兩個女婢赤裸著躺在地上,自己坐在她們身上,他可以隨意地在她們身上牙咬手掐進行虐待。然後盯著同樣一絲不掛的玉卿,下達著一個又一個命令。

自己將自己的乳房釘在凳上。這是今天的第一道命令。

啊…玉卿大吃一驚:主人準備這樣呀…

不行嗎?!

當然行,主人儘管想新招折磨女奴,隻要主人高興,讓女奴越痛苦越好。玉卿明白隻有這樣說,張猛才會高興

她揀了兩根五寸長的鐵釘,拿著鐵錘來到一個木凳旁。她先用手輕輕撫摸了一會自己胸前這挺拔雪白的雙乳,想到這曾經讓自己無比自豪的美乳將馬上毀在自己的手上,心中一陣酸楚,眼中不由潸然淚下。她俯下身子,準備將雙乳擺放在凳麵上釘時,出現了麻煩:由於凳麵高度問題,她如跪在地上,雙乳就不夠凳麵高,如站起來,雙乳又遠離凳麵,她隻能以一種極不穩定的半跪半立姿勢,才將雙乳擺放到凳麵上,然後左手拈著一根鐵釘按住左乳,右手舉起了鐵錘。

張猛在一旁欣賞著這幅美女受虐圖,興奮無比,一邊情不自禁地用手使勁捏弄著女婢的兩個乳頭,一邊大聲叫道:還磨蹭什麼,趕快給我釘下去!

是,主人!玉卿慌忙回答。

她眼一閉,鐵錘迅速用勁一擊,澎的一聲鐵釘穿乳而過,釘入凳麵上,將碩大的左乳釘成一個凹形。她啊——的一聲慘叫,便痛暈了過去。

然而,沒有幾秒鐘,由於身子失控歪倒在凳子上,拉動了被釘住的左乳,更強烈的痛楚又使她馬上蘇醒過來。她掙紮著用另一根鐵釘按住右乳,又是一錘下去,於是兩隻乳房被紮紮實實釘在了凳麵上,鮮血從釘入處汩汩流出,染紅了凳麵。

玉卿雖然事先已做好了自己的乳房將會受到嚴重摧殘的思想準備,但今天這樣的酷刑仍使她無法想像。

哈哈,太過癮了。張猛狂笑不已。

玉卿就這樣半跪半立在凳子旁,不敢動彈,因為稍微一動,必定扯動兩乳的傷口,引來難以忍受的劇痛。但張猛卻並沒有讓她拔掉鐵釘的意思,他還要讓她長時間處於這種不穩定的姿勢下,一分一秒的忍受痛苦的煎熬。他一邊欣賞著眼前的這幅美女受虐圖,一邊還不時提著皮鞭抽打著她的身體,這樣一直延續了將近一個小時,直到她兩腳發抖,不斷的痛暈又痛醒時,他才允許她自己取出鐵釘。而當把兩根鮮血淋淋的鐵釘取出後,玉卿再一次痛暈在地上。一個女婢迅速用創傷藥水將她的傷口洗淨。

將那鐵球塞入自己的騷B�去!待玉卿剛醒過來,張猛又下達了今天的第二道命令。

玉卿掉頭看見那擺在一張桌子上的鐵球,有拳頭大小,黑乎乎的,上麵滿是長短不一的鐵刺,要將這東西塞入嬌柔狹窄的陰道�,陰道將要承受多麼大的痛苦啊。她把鐵球拿到手上,沈吟了一會兒,然後跪下對著張猛說:

女奴鬥膽乞求主人暫緩對女奴用這道刑。

大膽,敢跟我談條件。今天你如說不出讓我滿意的理由,我就取消我們的約定!

玉卿嚇得魂飛魄散,慌忙磕了兩下頭,說道:

女奴該死,女奴的意思是主人今天還沒有享用女奴的騷B呢,如果塞進了那鐵球,陰道擴大了,呆回兒主人要享用時,陰道就不能緊緊夾住主人的寶貝,讓主人玩得舒服了。不如先將女奴幹了,再折磨那�不遲呀。

哦,你倒替主人想得很周到啊。哈哈,是個好建議呢,就依你了。

玉卿聞言鬆了口氣。她爬到張猛的陰莖前準備翹起屁股受奸,他卻擺擺手:且慢。他擰著她那張粉嫩的臉蛋兒,站起來淫笑道:先用你那小嘴兒。

是,主人。玉卿趕緊仰臉張口一把含住他胯間的陰莖,賣力的吸起來。

還要深一些張猛命令。

唔…玉卿應答著,又努力將陰莖含得更深,深達舌頭根部。然而,由於他那東西太長了,還僅僅隻進去了一半。

張猛在她乳房的傷口處狠狠一掐。怒道:還不夠深!

玉卿痛得差點暈過去,她又拼命地將陰莖往自己口腔�插,已深達喉嚨底部,心�一陣作嘔,差點嘔吐出來。她努力控製住嘔意,並盡力張大嘴,以便讓他的陰莖在自己的口腔�肆意抽插。張猛低頭望著胯下女奴美麗的臉龐,越抽越快,大約三百下後,精液終於噴湧而出,全部射進女奴的口中,玉卿幾乎給嗆住,她憋著氣,一口一口地將精液吞下去,不敢遺漏一滴,最後還將陰莖舔得乾乾淨淨。

事畢,張猛照例喝了一碗七鞭大補酒,兩個女婢捧著自己的奶子輪流給他餵奶,可能身體消耗較大,兩樣補品吃下去後,半響那陰莖還沒有昂起來。張猛索性推開兩個女婢,對玉卿說:給你十分鐘時間,你必須想辦法讓我的山炮再立起來。

是,主人,女奴明白。玉卿應道。就爬到他身旁,一邊用手輕柔地搓著陰莖,一邊用溫柔的舌尖舔著他的全身。同時嘴�發出撩人心魄的喘氣聲,不一會兒,他的陰莖果然又翹起來了。

他喊道:我受不了,快把騷B給我日。

是,主人請用吧。她趕緊叉開腿仰躺在地上,他全身壓上去,習慣性的張嘴先咬住女奴肩上的一塊肉。然後牙齒和陰莖一起用勁,陰莖立即進入,又在女奴的陰道�抽插了幾百下後,精液再次把陰道灌滿…

經過這兩次姦淫後,接著,就該虐陰了。

玉卿重新拾起地上的那個鐵球,撫摸著球麵上的鐵刺,想著這粗慥東西將塞進自己體內,不由得陰道一陣陣緊縮,全身發戰,她深深吸了口氣,對著正躺在女婢懷�吸乳汁的張猛跪下,說:主人,女奴可以開始動手了嗎?,開始吧張猛揮揮手。

於是。她坐在地上,叉開兩腿,撥開肥大的陰唇,將鐵球往陰道�塞,球上的鐵刺剛接觸陰道口,,立即就引來一陣劇痛,鮮血也流了出來,,她心想:反正自己這陰部遲早會給糟蹋得不成樣子,就拼命忍住痛吧,也沒有別的選擇了。想著,一咬牙,死命將鐵球往�塞,陰道內頓時血肉模糊,用了幾分鐘的時間,鐵球終於全部塞入陰道中,她痛得嘴唇發白,全身哆嗦。她流著淚說:主人,女奴已將鐵球塞進去了,請您檢查。

很好,張猛走進前,命令:讓我踢騷B三腳,看看鐵球踢得出來不。

陰道�塞進鐵球已經劇痛難忍,還要給踢幾腳,真是太殘忍了,但也隻能受了。

是,主人請儘管踢吧。玉卿艱難的擡高陰部以方便他出腳踢。

張猛擡腳對準陰部猛力一踢,將她踢出兩尺遠,她一聲慘叫,之後不敢耽擱,又趕忙調整好身體位置,擡高陰部讓他再踢,一連三腳,踢得她陰部和五臟六肺仿佛都要炸了。她再次痛暈了過去。

張猛重又坐回到由女婢肉身形成的肉椅子上,待她醒來後,說道:

女奴,聽說你們山寨的女人都能歌善舞,對嗎?

是的,寨�的女人從小就要練習歌舞…說到這�,玉卿心�一陣發毛:難道主人要女奴跳舞?






















0.017251014709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