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誘拐上床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睜開眼睛,只覺得口干舌燥頭痛欲裂。本能的想要伸手去拿水杯卻發現自己的頭部就向木乃伊一樣被白色的繃帶包裹的嚴嚴實實。只能從眼角的余光知道身邊有一個人。



  「水……」感覺就像快要燃燒起來的喉間發出低沈且沙啞的聲音,就連自己的都聽的不是很真切。



  「醒了……真是太好了,來喝點水……」說著就將杯子遞在我嘴邊,我喝了幾口,就覺得一陣倦意來襲昏昏沈沈的睡了過去。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只看到一道曼妙的身影由模糊變清晰,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女人,國色天香的女人,她有著一頭過肩的秀發,飄逸動人,一對明眸閃現異樣神采瓜子臉,很富有女人味,戴著晶瑩的耳墜,薄而紅潤的性感櫻唇,令人浮想聯翩,遠遠看去女人胸前豐滿的豪乳完全堪比波霸渾圓肥美的俏臀高挺,與胸前田乳正好勾勒出一條完美的S 型曲線,膚若凝脂,雪白粉嫩,兩條修長玉腿,晶瑩剔透。她瑤鼻高挺,香肩有若刀削般,身材修長,前凸后翹,身材姣好,穿著一身白色套裝,下身是短裙,如此麗人確實顯得很消瘦。



  就在我打量瞬間女人已經來到我的床邊坐下,一臉關切的看著我問道:「怎麽樣還痛嗎?」聽著這似曾相識的語氣我下意識的想回憶一下,可是剛一想腦袋就傳來撕心裂肺的疼痛。



  「怎麽頭還是很痛嗎?」麗人關切的問道「你……是誰?」我疼得眯著眼睛問道「你……不認識我了?」麗人驚訝的看著我,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好熟悉,可是就是想不起來……」雙手捂著腦袋說道麗人向旁邊的醫生看了一眼,眼中露出詢問之意。身后的主治醫師上前一步道:「這可能是文先生頭部受過重創的緣故,導致他失去了以前的記憶。」「可以治好嗎?」麗人開口問出我心中的期盼。



  「可能很難,只能讓血塊慢慢化掉,如果用手術的話面臨的風險性很高。隨時都會出現生命危險。」「那怎麽辦??」「這只能帶文先生去熟悉的環境慢慢的療養,也許有機會恢複以前的記憶」「那也只能這樣了,多謝你了醫生」麗人送走的醫生以后又回到我身邊道:



  「你……對我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嗎?」我搖了搖頭只覺得眼前之人很熟悉卻不知道她到底是何人,與我有什麽關系。



  「我是你……麻煩你們出去一下好嗎?我想和我的丈夫兩人單獨呆一會」麗人轉過頭將病房的護士支出去。



  「那個你是說,你是我的……老婆?」我看著眼前的麗人有些疑惑的問道。



  「當然,你是我的丈夫文云,我是你的妻子蘇曼柔這還能有假?」麗人說道,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



  「對不起,我真的是記不起來了」我按著疼痛欲裂的頭說道。



  「沒關系,會好起來的。以后你就會記起來一切了」麗人,該說是我的『妻子』蘇曼柔安慰道。



  我點了點頭睡意又一陣襲來在妻子的幫助下再次躺下昏睡過去。



  轉眼過了兩個多月在妻子的細心照料下加上我體質較好,我的身上的傷很快的好了七七八八。唯一遺憾的是對于以前的事情我是一點記憶也沒有。



  對于醫院我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好在我身體也恢複的差不多了在我強烈的要求下,妻子辦理好出院手續將我接回了家里休養。



  面對著眼前的別墅我是沒有絲毫的記憶和熟悉感,就仿佛重來沒有在這里生活過。相比不用在醫院躺著這里已經算是天堂了。



  「老公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給你煮飯。」妻子熟練的從壁櫃里拿出一雙拖鞋放在我腳下。



  「嗯?這里沒有傭人嗎?」「原先是有的,不過你住院以后我就將他們遣散了。你不知道當時聽見你出事,我的心都快嚇出來了,還真怕你會離開我。」妻子眼角噙著淚水泫然欲泣。



  「好了別哭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我右手輕輕拭去妻子眼角淚水道。



  「嗯」妻子賢惠的伺候穿上鞋子才轉身進入廚房煮飯。



  我躺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覺得一切都是那樣的新奇、陌生。



  晚餐很簡單大病初愈不能沾太葷腥的東西,所以妻子就煮了點稀飯和兩三樣清淡的炒菜。妻子的手藝很不錯菜炒的那是色香味俱全加上妻子一直在我和說著以前的事情,一頓飯吃了接近兩個小時才結束。飯后看了一會電視,大病初愈的我精神很容易疲倦便和妻子說一聲。



  「有事嗎?」我洗了一個澡正準備上床睡覺卻見妻子進房間里來。



  「那個……不是要休息了嗎?」妻子有些支支吾吾的說道「是啊!你也早點睡吧。這一向你日夜不停的照顧我也累壞了」我說完,便縮到床上閉上眼就準備休息了。



  「嗯!」妻子應了聲。



  沒過多久我就聽見悉悉索索一陣聲音,正想睜開眼睛就感覺身上一涼然后一具火熱柔軟的嬌軀壓在我身上。



  「你干什麽?」我雙手撐著床沿坐立起來看著一絲不挂的妻子。



  「那個……老公……讓我伺候你好嗎?」妻子的臉色有些紅潤話語變得結巴起來,溫潤的玉手很自然的握著我堅挺的部位。



  老實說妻子還真是一個引人犯罪的惹火尤物,光滑細膩的皮膚、纖細的蠻腰,渾圓挺翹了臀部以及那傲人雪白的胸部真的讓人有種想壓在身下狠狠地蹂躏一番的沖動。



  我感覺喉嚨一陣干渴,兩手情不自禁的握住妻子的屁股,妻子的屁股挺翹而又柔軟手感相當的不錯。忽而感覺下身的肉棒一陣火燙,不由得低頭一看只見妻子呈『六九』式的趴著我身上,小嘴鼓鼓地勉強的將我的肉棒含進嘴里。



  妻子的口技很棒,一伸一入很有節奏的在我肉棒上滑動,柔軟而又有力的香舌在我肉棒馬眼上來回舔著。,那種感覺真是歡暢無比。



  我不由自主的長長舒吟了一聲,握著妻子屁股的手也變得更加用力,在屁股和大腿之間來回的摸索著。



  妻子感受到我的舉動,小嘴更加賣力的套弄這我那堅硬似鐵的肉棒,舌頭也變得更加靈活起來,一陣陣舒爽感覺差點讓我有點把持不住繳械投降了。



  「嗯?啊……老公你壞死了」正在埋頭苦干的妻子,突然揚頭發出一聲銷魂的呻吟。原來在妻子的高超口技下我不小心將手指插進了妻子的菊園深處,妻子不防忍不住嬌嗔道。



  滿臉紅霞和帶妩媚之色的妻子讓我心神一陣激動,很猴急的將妻子壓在身下嘴巴從上而下舔著妻子迷人的胴體,每一寸肌膚都沒有放過。



  「老公我要!」妻子主動分開腿擺一副花徑不曾緣客掃,逢門今始爲君開的樣子,臉上的紅暈更爲她添加了嬌媚之色。



  我跨上妻子的嬌軀肉棒毫無障礙的插進妻子的蜜穴里,正欲馳騁縱橫忽然覺得腦中出現斷斷續續的畫面不停的在我腦子里想播放器一樣不斷地重複,畫面中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和妻子可謂春來秋菊不分軒轾。我對這個女人有著很強烈的感覺,那種感覺比對于妻子還要來的讓人悸動。



  「老公你怎麽了?我好想要!」妻子見我沒有在動作嬌媚的摟著我,語氣更加誘人奶子在我胸膛上蹭來蹭去。



  這時我不知道哪來的力氣肉棒一下抽出了妻子的體內,然后將妻子往旁邊一推便站了起來。妻子冷不防我會有這樣的舉動剛驚呼一聲只覺得一股巨力傳來,整個人被我推下床狠狠地摔在地上。



  等我回過神來到時候妻子依然趴在床底下沒有爬起來,我連忙跳下床將妻子扶起來:「曼柔你沒事吧?」妻子沒有說話只是眼角流出一滴滴晶瑩。



  我有些慌亂的解釋道:「對不起曼柔,我剛才一下不知道怎麽了。突然腦子里出現一個人,然后……」「是一個女人吧?而且還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對嗎?」妻子不得我說完便接過話道「你……怎麽……」我驚訝的看著妻子。



  「我知道,我就知道。即使你失去了記憶,你心里依然還是想著她,我蘇曼柔算什麽東西,即使再怎麽做我也比不上她。永遠也只是一個替代品。一個只是你平時想泄欲的工具而已」妻子臉色變的很蒼白,眼淚不住的往下滴落口中自嘲的說道。



  我雖然很想知道妻子口中的那個女人是誰?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卻又怎麽能問出口。:「對不起曼柔,我……」我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不用說對不起,我明白的……」妻子默默的將睡衣披在身上轉身就要離開。



  「曼柔?我……」「早點休息吧,等幾天你身體養好了,我就帶你去公司看看」妻子動了動嘴皮打開門走了出去。我有心想上去說些什麽,可是腳就像被灌了鉛一樣沈重無比怎麽也邁不動步子。



  我的心緒一陣湧動思緒紊亂如麻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著,時而想著妻子的音容笑貌,時而又想起腦海中揮之不去的那道麗影,一夜無眠。



  (二)熟人?



  由于那天晚上的舉動和妻子的那一番話,我和妻子之間好像無形中隔了一道牆。兩人也生疏了許多,本有心找妻子問個明白,但是想起妻子那傷心欲絕的面容卻怎麽也無法將話說出口。



  「老公來吃早餐,吃完了我帶你去公司。」妻子將煎好一份荷包蛋遞給我,妻子一如往昔的妩媚動人只是今天看起來有些憔悴。



  雖然這幾天我感覺和妻子有些隔閡,不過妻子一如既往小心翼翼的照顧著我。



  這讓我覺得很對不起妻子,可是心中卻止不住那份強烈的期盼。



  在壓抑的氣氛中我和妻子以最快的速度吃完早餐,妻子開車向公司開去……在住院的時間里我從妻子的口中了解到,我們名下有一個很大的上市公司。



  公司注冊的人是妻子,我在公司占有百分之七十的股份是公司最大的股東。



  但是我一向很懶除了當初由我出錢幫助妻子成立公司以外我就一直在當甩手掌櫃,在公司里那些員工對我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



  公司成立在兩月前也就是我出事的前幾天,我對于經商真的一點興趣都沒有。



  可在家里也的確無聊就和妻子走上一遭,也算是緩和一下兩人之間的關系。



  妻子專心致志的開著車,我在一旁有心想要解除這冷清的氣氛,一時間又不知道說些什麽。



  我們名下的公司是從事服裝行業的,聽妻子說是引進最新歐美的技術設備,操作員也是從歐美專門培訓回來的。公司辦公樓坐落在市中心的位置,而工廠在離西城郊十五里的工業園。



  妻子開車很穩大約十幾分鍾后我們才來到公司大門外,那些門衛見到車子后很熟練的打開門放行。



  「走吧!上去看看!你以前還沒有來過。」妻子話語很清淡,很自然的挽著我的胳膊走進大廈。我們穿過大廳直接坐上專門的電梯,在衆人指指點點的低聲細語中以及驚訝、羨慕的臉色下來到了總裁辦公室。



  「這是這兩個月的財政明細出入你看看吧!」妻子遞過來一個文件夾。



  我苦笑的說道:「我對這些是一竅不通,你這不是難爲我嗎?」「沒事慢慢學就好了,以后這公司還是要靠你來打理。你不懂以后怎麽經營公司?」妻子道「不是還有你嗎?」「那只是暫時的,以后這事還不好說」妻子淡淡的說道「什麽暫時的,我們是夫妻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我們是不分的嘛!」「我的東西確實是你的,可你的卻不是我的」妻子面無表情的說著繞口令一樣的話。



  我明白妻子是在賭氣,那天晚上的事情我自己是做得過火了。「曼柔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我不管以前我是怎麽樣的一個人,我愛的又是誰?我只知道在我恢複意識后是你一直無微不至的照顧我,也是你一直在我身邊陪著我。我現在只知道我是你蘇曼柔的丈夫,其他的已經不重要了不是嗎?」「你真的這麽想?」妻子有些驚喜卻還留著三分疑惑的問道「是的,我就是這樣想的。」「那你不想知道過去的事情了嗎?」「想!我當然非常想。但是如果這些回憶會傷害到你,那麽我情願不去在找尋那段失落的記憶。」這幾天我想明白了不管以前如何只有抓住現在才是真理,人總不能一輩子活在記憶里,也許這就是命中注定。



  「那要是你有一天恢複記憶了呢?你一定會忘記今天所說的話,會改變自己的決定的。不過即使這樣我也願意,哪怕我只能和你過一天。我也就沒什麽遺憾了」妻子眼角又挂著淚水小鳥入林的將我摟住。



  妻子的話讓我感動不已,不論以前我是什麽原因。我終究是深深傷害了面前的嬌妻,可是她卻毫無怨言無怨無悔的深愛著我,我突然發現自己真的很不是東西!



  「對不起曼柔!我答應你從今天起我會努力做一個合格的領導者,一個合格的丈夫只屬于你蘇曼柔一人的丈夫。」我摟著妻子的嬌軀將她放在我的腿上。



  「老公我真歡喜,我真的好高興啊!我真的感覺好幸福啊!」妻子歡快的再度將我抱緊。



  看著妻子挂滿歡心的笑容我立刻明白原來妻子要的就是這樣的簡單,而臥以前卻從來沒有給過她這樣的生活。不由得雙手更加用力的抱緊懷中的妻子。但我卻沒有發現妻子嘴角挂著那不同尋常的一抹微笑。



  我和妻子兩人消除了隔閡以后,妻子整個人變得輕松起來人也變得很有干勁。



  不斷的給我講解著各種注意事項,很快的時間就到了中午,我和妻子的肚子早就餓得咕咕叫了,便找了一家不錯的西餐廳點了兩客牛排。



  「怎麽樣還習慣嗎?」妻子貼心的幫我整理著有些淩亂的衣襟。



  「嗯!還好!就是那些數據看得我頭都大了」我苦笑道,這玩意還真是傷腦筋。



  「那有什麽,你別看這些。要是到月底就更多了。像什麽員工的工資、福利等等一大批預算都要經過你手,那時候你才會叫累呢!」妻子輕笑道,絕美的容顔更添妩媚之色。



  「那以前你一定吃了很多苦吧?真是委屈你了」我心疼的拉著妻子的手。



  「以前是覺得幸苦,可是現在不覺得了。因爲有你一切是值得的」妻子臉上露出一副甘之如饴的表情。



  牛排很快就端了上來,也許是餓極了也許是今天實在讓妻子高興不已,吃飯時完全沒有平時的優雅,反而有點像十七八歲的女孩子一樣活潑亂跳的,不停的給我講述公司里發生的各種趣事,頓時溫馨無限。



  「老公我們走吧」午餐過后我和妻子休息了一下,準備回公司接著將幾天耽擱下來的工作完成。



  「嗯!先等我上個洗手間。馬上回來」尿意襲來我想妻子打個招呼就立刻進了洗手間。



  「曼柔真是好久不見了!」就在妻子等我的時候一個和諧的聲音在妻子身后響起。



  妻子轉頭過去一看少一個大約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堆起笑臉道「原來是張總啊」「原來曼柔還記得我,我還以爲你都把我忘記了呢!」那個叫張總的中年男人笑道:「怎麽曼柔也來吃飯,要不要一起?」「不了,張總我已經吃過了。」妻子微笑著拒絕。



  「哦,這樣啊!那真是遺憾,還以爲能有一個和曼柔共進午餐的機會呢?」張總一臉失望的樣子。



  「來日方長,以后有的是機會」妻子道「等過幾天要舉辦一個商業聚會,倒是不知道曼柔可否賞臉和我一起去,就當是做我女伴幫我一個忙好嗎?」張總臉上笑意吟吟帶著一些期盼「這個恐怕不行,我這一向都很忙到時不一定趕得上」妻子拒絕道。



  「沒關系,沒關系!只要能來晚點無所謂」張總急忙的應道「這個要看我丈夫同不同意」妻子這時看著我走過來連忙道。



  「你丈夫?」張總聞言臉色有些微變,但還是笑道:「曼柔你真會開玩笑,你什麽時候結婚了?我怎麽沒聽說?」「老公我來個你介紹一下,這位先生是張寶林張總,他和我們公司是從事服裝産業的。說起來當初建立公司的時候,張總幫了我們不少忙。」妻子拉著我手親昵的向我說道「哦?那真是太感謝您了張總,哦!我叫文云,是曼柔的丈夫」我伸出手和張總禮節性的握了一下。



  「文先生真是年少有爲,不僅事業有成還娶到像曼柔這樣的妻子,真是羨煞旁人啊!」張總很快的將自己的情緒掩飾起來,熱情的和我們交談了一陣才離開。



  「曼柔這人你很熟嗎?」等張寶林走后我問道,這個人給我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是自來熟,老公你以后還是離這種人遠點,他不是什麽善良之輩」妻子關心的囑咐著我。



  我親昵的挂了一下妻子的香鼻:「放心你丈夫我只是失意而已,並沒有變白癡」「那也說不定哦!」「嗯!敢懷疑我!等下回家我可是要家法伺候」「怕你不成有本事你來啊!」就在我和妻子打情罵俏的時候,妻子渾身一震原本一臉的笑意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怎麽了?」我問道「沒……沒什麽,老公你先上車等我,我去結賬馬上就來」妻子道「嗯!好的,你快點」我不疑有他轉身就走。



  等我離開后妻子的臉色變得很陰霾,在一旁自語道:「難道是我看錯了?不!



  應該是她,可是她怎麽會出現在這里。哼!管她的呢,夏娉婷你既然敢出爾反爾就別怪我無情了。他是我的,誰也不能搶走就算你也不行。「這一刻妻子的臉色變得陰沈的可怕,妻子最終還是平複了一下心情付了帳就急忙上車,向公司開去……(三)夏娉婷這幾天的加班加點工作可把妻子給累壞了,一面要批閱文件一面還要教我這個菜鳥怎麽樣做。不過即使我們很累但是感情卻極度升溫,終于在昨天晚上我和妻子上了失意后的第一次床。



  妻子昨晚的瘋狂完全不像平時表現的那樣文靜賢淑,而是像饑渴很久的餓狼一樣昨晚上的不知疲倦的索取,弄的我的腰都是酸痛酸痛的。



  「曼柔起來了,再不走今天就要遲到了。你不說我們是員工的表率嗎?我們可不能帶頭違反規定哦」等了半天也沒看見妻子下來,我馬上又登上二樓看妻子還是躺在床航沒有一絲想起來的意思。



  「不去了,今天不舒服」妻子道「怎麽了?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是哪里不舒服嗎?要不要去看醫生?」我用手背試了試妻子的額頭感覺溫度正常沒有發燒的迹象。



  妻子賞了我一個白眼道「你亂試什麽?我又沒生病!」「你不說不舒服嗎?」「還不是因爲你!在昨天晚上那麽用力,弄的人家現在一點力氣都沒」妻子嘟著小嘴買埋怨道。



  我一聽頓時就樂了:「這能怪我嗎?不知道是誰昨晚上不停地在我耳邊說我要我要,我估摸著要不是這屋子隔音效果好,你那聲音恐怕十里外的人都聽得見。」「討厭!不理你了!啊……好痛……」妻子想翻身卻沒想到驚叫起來,眉間滿是痛苦之色。



  我上前拉開妻子身上的毛毯,由于昨晚上的瘋狂妻子現在可是全身一絲不挂,身上到現在還殘留著昨晚上瘋狂后的痕迹。不過我沒有時間欣賞,而是看向妻子的下身。妻子陰阜處沒有一根汗毛,光禿禿的一片。沒錯,妻子是白虎。不過本來該白里透紅的陰阜現在卻變得通紅而且腫了起來。



  「很痛嗎?」「嗯!」妻子委屈的點了點頭「要不要我幫你揉一下?」「不要,那樣更痛!」妻子拒絕。



  「保證不痛」「不干……」「……」經過一段時間的討價還價最終妻子還是屈服了,不知道我以前是不是經常干這事,動起手來本能的那是輕車熟路,在我的按摩下妻子很快的就進入了夢鄉。



  妻子在家里休息了整整三天,這三天對我來說可是如鲠在喉難受的要死,公司成立沒有多久各方面都需要精益求精偏偏我又是新手,幾天下來忙的那是焦頭爛額。好在妻子及時接手了我的工作,我才敢如釋負重的舒了口氣,回家去好好休息一天。



  「蘇總外面有人找您!」妻子正在全神貫注批閱著文件時,秘書小王敲門進來恭敬的說道。



  「嗯?是誰找我?」妻子頭也不擡的問道「是一個很漂亮的小姐,她說她叫夏娉婷!」「什麽?」妻子猛地擡起頭,遲疑了一下皺著眉道:「你帶她進來吧!」不一會秘書小王領著一名二十多歲的美女來到辦公室,只見她有著一頭過肩的秀發,飄逸動人,一對明眸閃現異樣神采,瓜子臉,富有女人味,戴著晶瑩的耳墜,薄而紅潤的性感櫻唇,令人浮想聯翩,瑤鼻高挺,香肩有若刀削般,身材修長,前凸后翹,身材姣好,穿著一身白色套裝,下身是短裙,渾身散發一種高貴清麗、神聖典雅的氣質。與妻子的妩媚正高速兩個極端。



  妻子揮揮手示意小王出去,然后用著很不高興的語氣問道:「你怎麽來這里了?你不是答應過我不在出現在我面前嗎?怎麽?你想反悔?」「我……我只是聽說他醒了,想看看他而已沒有別的意思!」夏娉婷像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低著頭用著很小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道。



  「看看?還是算了吧!你別忘記了你對我的承諾,要知道我可以輕易扶持起來你們家族,也能毀掉它!所以最好不要觸怒我的底線」「我沒有別的意思只要能在遠處看他一眼就行了」夏娉婷哀求道。



  「難道你嫌害他害的還不夠嗎?要不是他命大再晚幾分鍾他早就死了。而且現在他即使清醒但是對于以前的事情忘記的一干二淨,連我也認不得了自然也不會記得你。」妻子憤怒的看著夏娉婷苛責道。突然話鋒一轉:「不過這樣也好,一切都當沒有發生過,就當你從來沒有遇見過他,這樣對你對他都有好處」「可是……」「沒什麽可是,現在你必須立刻按照我們的約定離開這里,要是你敢言而無信。哼哼!那麽就別怪我了!」妻子言出威脅,面目變得十分猙獰。



  「噗通……」一聲輕響,夏娉婷盡然跪在妻子面前,臉上滑落一滴滴晶瑩,口出驚人之語:「媽,求求你讓我見見他吧!我答應你就只見一面,一面就好。



  以后我會走得遠遠的不會再糾纏了。求求你了媽!「「閉嘴!」妻子憤怒的一下將夏娉婷推在地上,有些歇斯底里的對其咆哮:



  「夏娉婷你記著你已經和我兒子離婚了,所以你不再是我們文家的媳婦。還有我告訴你這是你想都不要在想。不要讓我采取極端措施,不然你那沒用哥哥的公司立刻就會倒閉你信不信?」「我……」夏娉婷蠕動著嘴唇最后還沒有說什麽「好了,現在你可以走了,馬上給我離開這個城市。記住我說的話。不然……「妻子不耐煩的下達了逐客令,對于夏娉婷她是一刻也不想再見到她。



  夏娉婷終究還是站起來了,整個人失魂落魄邁著蹒跚的步伐離開了公司,妻子在夏娉婷走后不久也急急忙忙的離開公司,卻沒有注意在公司的角落處一雙陰毒的眼神正看著妻子遠去的背影……「嗯!」我一邊揉著有些疼痛的頭,一邊在到處翻找著阿司匹林,不知道怎麽回事最近頭痛常常發作又怕妻子擔心一直忍著沒說,好在這疼痛來得快去的也快忍一忍就算是過去了。



  「老公你怎麽了?不舒服嗎?」妻子的聲音在我身后響起。



  我轉過身道:「沒什麽就是有點頭痛,一會就好了!對了你今天怎麽回來得這麽早?」「哦!文件都已經全部批閱完畢,所以今天就提前下班了回來了。你也應該餓了吧!我去煮飯!」妻子彎腰將高跟鞋脫下來,習慣性的揉了揉有些酸的腳尖。



  「那還沒有!中午我吃了的,現在還不餓!」「哼!肯定又是垃圾食品,拿東西吃多了對人很不好。說不定你頭痛就是因爲這個原因。」知夫莫若妻,妻子一聽就知道中午我爲了撿懶買的方便面吃。



  「這不是你不在嘛!」我陪笑道「好了別在這里貧嘴,我馬上去做飯你先看會電視吧!」妻子換好鞋子系上圍裙走到廚房里,不一會兒就聽見廚房傳來碗筷抨擊清脆的響聲。



  我打開電視切換到新聞頻道將就著打發時間,突然播放出一則新聞:本市XX醫院CT室發生爆炸,造成兩死一傷,據悉是由于電路出現故障所致,進一步原因要稍后能清楚。



  XX醫院?不上我住的那個醫院嗎?怎麽會這樣?管它的,反正與我現在沒多大關系。我又拿起遙控板換了幾個頻道,最后實在找不出有興趣的節目又只好將電視關掉。



  在廚房的妻子正哼著小曲做著飯,電話一個震動。妻子放下手中的勺子打開一看是一條短信,短信的內容很少區區不過十數字,妻子卻看了很長時間。以至于菜都被炒糊了都沒有發覺。



  與此同時在別墅不遠處一個左臂打了石膏的男人將手機收起放入上衣口袋,眼中滿色怨毒之色道:「賤女人居然敢陰我,咱們走著瞧」「曼柔你沒事吧?」看著妻子又開始走神我不由的關心問道。今晚上妻子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摸樣,讓人看了擔心不已。



  「沒事!」「那你……」「哦!我只是在考慮今天公司里的一個企劃案而已」妻子解釋道「是這樣啊!」我點了點頭放下心來:「曼柔要不今天就早點休息吧!」我牽住曼柔柔若無骨的小手,將她身上的圍裙取了下來然后攔腰將妻子抱起來。



  「快放我下來!」妻子被抱在懷中,立刻就知道我想干什麽了。可是我哪會聽她的,直接將她抱進臥室里面。



  「曼柔你真美!」看著面前妩媚無瑕的面容忍不住贊歎道。



  「先不要好嗎?等我洗完澡好不好?」「不好!我就喜歡你這樣」我拒絕道,直接隔著制服將手伸進胸罩里,摸著被制服繃得緊緊的奶子。



  「討厭!你怎麽就喜歡這樣啊!」我沒有回話將妻子的奶罩隔著外套取了下來隨手就丟在一邊,然后將妻子的大白兔抓在手上肆意的把玩,手指一按一拉在粉紅的乳頭上揉捏著。



  「曼柔你的奶子真大,真軟」我張口含著妻子胸前那顆蓓蕾,舌尖毫無規則的舔著妻子的奶子。



  「壞老公你怎麽就喜歡玩我這里。」妻子口中埋怨,身體卻配合著我。顯然自己也是很享受這種感覺。



  「我喜歡你這里就像你喜歡我的『香腸』一樣」我調笑道。



  「人家……人家才不喜歡呢!」妻子被勾起欲火,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可是嘴巴卻不吭吃虧。



  我聞言起身脫掉褲子把早已堅硬似鐵的肉棒地在妻子的奶子上道:「曼柔幫我!」妻子很熟練的一手一邊的我這自己的奶子,在我肉棒上摩擦。或許是感覺身上的制服十分礙事,妻子坐立起來將衣服脫掉半裸著身體,跪在床上用奶子繼續給我乳交。妻子那對柔軟且富有彈性的豪乳上下晃動,讓我有著說不出的快感。



  忽然感覺肉棒一暖,低頭一看妻子玉手握著我的正往她的小嘴里送,就像是再吸酸奶一樣臉上露出享受之色。妻子吐出肉棒時而舌尖在我的龜頭馬眼處勾逗著,時而低頭俯身我的胯下銀牙輕咬著我的睾丸。



  「曼柔你吸的真好」我看著臉色發紅的妻子,腰部也跟著動起來和妻子一前一后有節奏的動著。妻子聞言更加賣力頭快速的搖晃起來,肉棒在她嘴里不停的抽送讓我舒爽的不得了。同時我也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把妻子捏的既疼又爽。



  妻子舔了一會速度漸漸慢了下來,我見狀立刻將肉棒抽出來很暴力的將妻子蕾絲內褲扯了下來,肉棒頂著妻子的陰道就插了進去,肉棒被妻子填了一陣變得潤滑無比,沒有一點障礙的就插進妻子花心最深處。



  妻子的陰道很緊肉棒已進入就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我腰部一用力快速的在妻子體內抽插起來。妻子一邊竭力的搖動著自己性感的屁股配合著我的插入,一邊很自然的把她香甜的舌頭吐進了我的口中,我們互相交換各自的唾液。



  我的猛烈攻勢很快的就和妻子戰斗道白熱化階段,我壓在妻子身上撕咬著她的奶子下身不停的晃動。妻子被我弄得是媚態、騷態其出口中發出騷浪的話語:



  「嗯嗯嗯……老、老公……再用力一點……再深一點……啊啊啊……用力干死我啊……老公快點干死我吧……」妻子的淫言穢語讓我獸性大發動作越來越狂暴,插得妻子身體就像痙攣一樣,表情時而享受時而痛苦,但是身體還是本能的迎合著我。我高高擡起妻子一只穿著肉絲的美腿,一下一下的猛烈插著,幾乎每次一下妻子都要淫蕩的浪叫一聲,不一會妻子下身就是洪水泛濫。



  我拔出肉棒轉而讓妻子趴在床上,再度轉戰妻子的菊花深處,妻子的絹花深處可比陰道更加緊湊每一次插入妻子則更加淫蕩、騷浪的叫著床。伴隨著我的肉棒每次插入都會發出『滋滋』水流聲,淫水順著我的肉棒一進一出從妻子的屁眼和陰道里面流出隨著大腿留在床單上面。



  大約有過了五分鍾左右我和妻子終于高潮了,我全身一個激靈雪白的牛奶源源不斷仿佛無窮止境的射進了妻子的身體里,才結束了這次的做愛。



  我和妻子相互依偎著休息了一會,下床洗了一個澡然后才相擁而眠。



  我拔出肉棒轉而讓妻子趴在床上,再度轉戰妻子的菊花深處,妻子的絹花深處可比陰道更加緊湊每一次插入妻子則更加淫蕩、騷浪的叫著床。伴隨著我的肉棒每次插入都會發出『滋滋』水流聲,淫水順著我的肉棒一進一出從妻子的屁眼和陰道里面流出隨著大腿留在床單上面。



  大約有過了五分鍾左右我和妻子終于高潮了,我全身一個激靈雪白的牛奶源源不斷仿佛無窮止境的射進了妻子的身體里,才結束了這次的做愛。



  我和妻子相互依偎著休息了一會,下床洗了一個澡然后才相擁而眠。



  【完】




















0.015068054199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