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清純的姐姐二十三歲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弘美的房間°°經常都整理得很整潔,微微可以聞到女人的芳香。灰色的地
毯,窗邊有萬年青,左邊是衣櫃和木椅,靠右邊的牆是單人床。俊雄立刻有充實
感,惟有這個房間不會有破公寓的寒酸味。

      「姐姐,對不起了……」

      心跳得快要爆炸,同時陰莖也開始脈動。

      俊雄知道衣櫃的那一個抽屜有什麼衣服,包括最下一層是穿過的三角褲。可
是唯有那里沒有打開過,俊雄認為想要聞沾有斑痕或味道的三角褲是變態。他告
訴自己自己絕不是變態……

      打開衣櫃先看吊在那里的洋裝、上衣,裙子等。然後看襯裙、乳罩,最後看
三角褲,這是俊雄看姐姐的衣服時,自己規定的順序。因為在他的想法中,弘美
是穿著整齊的衣服,然後一件一件脫下去,所以必須要從洋裝看起。

      他決定好今天要看的衣服是淺藍色的洋裝後,拉開抽屜,里面有襯裙或緊身
衣等。洗好後的清潔氣味,以及尼龍的布味,這都會刺激俊雄的欲望。

      大部份都是白色,有極少數的米黃色或粉紅色。從沒有邊飾的到有精致的蕾
絲刺繡的,也有發出亮光的襯裙。俊雄從里面選出自己最喜歡的攤開在地毯上。

      弘美的生活雖然很儉朴,但內衣類還是肯花錢買。看弘美下班時,手里有百
貨公司的紙袋時,俊雄就知道買了內衣,同時心里也開始激動。

      「啊……姐姐……弘美姐……」

      輕輕撫摸襯裙或緊身衣,把鼻子靠在上面聞,這樣會產生陶醉感。打開牛仔
褲的拉煉,把里面的肉棒解放出來。脫下牛仔褲和內褲,下半身就完全赤裸。因
為肉棒還沒有玩過女人,所以有新鮮的紅色,甚至還沾上恥垢,龜頭已經向左右
脹起炮身本體也比也比標準的顯的更粗更大。

      把帶來的保險套套在上面。這樣就不怕隨時爆炸,不必擔心飛散的精液沾上
弘美的內衣。在姊姊充滿魅力的衣服圍繞中,潔白的臉孔已經紅潤,以熟練的動
作在肉棒上上下下揉搓。

      拉開上面的抽屜,意外的看到夏天穿的T恤類。

      「大概姐姐改變位置了。」

      無意中看到各種顏的的T恤。有的看過,有的沒有看過。去年的夏天俊雄還
是高中生待在家鄉,所以看過的是弘美過節回家時穿的,有大膽的寬身衣,也有
露肩的背心。

      「原來弘美姐也穿這樣性感的衣服。」

      對弘美清純的印象,這些T恤好像不太適合。可是他又很想看看和穿這種衣
服的姐姐,坦胸露乳的姐姐一起走在街上,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不,不要!姐姐的美麗肌膚是我一個人的,不能讓別人看到。」

      從T恤之間看到抽屜里面,好像隱藏似的放著什麼東西。像一條紅帶,還有
白色的信封。

      「什麼呢?姐姐是不穿浴袍的。」

      俊雄拿在手里看,好像是紅色的,是泄成紅色的麻繩,四根都相當長,其中
還有沾上蠟燭油的。

      「奇怪……」一種可怕的預感使他身上冒出雞皮疙瘩。

      現在這個社會連虐待狂都變成流行的玩意兒。就是鄉下人的俊雄,也知道那
是什麼意義。他從錄影帶或雜志上看過被捆綁的女人,受到蠟燭的折磨。

      「姐姐會是被虐待狂?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這種強烈的沖擊,幾乎使他全身的汗毛孔都要噴出鮮血。那樣清純的弘美是
被虐待狂,俊雄絕不會相信,可是這些麻繩還有蠟燭的痕跡,想不出還有其他理
由,為什麼姊姊房里會有這個東西。

      俊雄拿著沾上蠟燭的麻繩,呆呆的站在那里,鼻子一酸冒出淚珠。

      「我不該看的,我看到絕不該看的東西了。」

      這一定是偷看姐姐衣櫥的天譴,俊雄後悔做出無恥的事,擦拭著流下來的淚
水就在這時候想起里面還有一個白色信封,一共有三封。大概是直接面交,上面
都沒有寫收信入的姓名和地址。

      「我該怎麼辦?」

      不知道是不是該看里面的信,因為他不想更傷害到姐姐的隱私權。而且偷看
別人的信,那是最可恥的事。

      「川島俊雄,不能那樣做!那樣比看內衣更有罪。」理性又斥責俊雄。

      「可是,也許……在這信里面能有解開麻繩秘密的東西。」

      他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出姐姐不是變態的證據。受到這樣大的打擊,不要說是
用功,就是自殺也有可能。

      決定看信,心跳的快要從嘴里跳出來。

      信封上也沒有寄信人的名字,只有日期,最早的是三個月前,最近的是十天
前。

      俊雄首先打開第一封信。

      是用深色的鉛筆寫的,字像小學生一樣笨拙。俊雄的字也不算好,但比寫這
封信的人好多了。

            『給親愛的弘美︰

            上一次我做無理的要求,真是對不起。

            因為我實在想要你,我是這樣認真的,你為什麼還不了解,我真恨
       你的遲鈍,我不能讓你變成我的人

            真的想用菜刀刺破喉嚨自殺

            不過,最後你還是了解我了,可愛的弘美,我真的愛你……』


      俊雄對那種口吻感到 心,不想再看下去,而且寫的字不但難看,還有很多
錯別字。

      「姐姐會這種沒有教養的人來往嗎?」

      不過,看前段的信,好像是這個男人單方面的糾纏,終於使姐姐落在他的手
里。

      「姐姐會把自已的肉體交給這種人嗎?」這樣想時氣得幾乎要吐血。

      今天晚上弘美也說有約會可能晚一點回來。想到對方可能就是這個男人,俊
雄就感到坐立不安。不由得繼續看信。

            『……那一天晚上,你哭著開始脫衣服時,我高興得好像登上天的
       感覺。

            「不要看,你把臉轉過去。」

            你是這樣說的。嘻嘻……我假裝聽你的話轉過身去,實際上是偷看
       的。

            因為我那樣向往的弘美就要脫光衣服,怎麼能不看呢?

            哭著脫的全身只剩白色的內衣,那種樣子可以說最美不過。脫下襯
       裙,也脫下乳罩只剩下三角褲時,我因為太興奮差一點要射精了。

            啊,這不是作夢,川島弘美就在我面前赤裸了。

            意外吧,我會是這樣純情的男人。

            「你要真的答應,只此一次,然後就把我忘記。」

            你上床時,特別這樣盯嚀。我是答應了,可是心里根本沒有那種意
       思。相反的在心里下決心一輩子也不要放走你這個女人。

            和你性交,啊……一切的一切都是最好的。當「噗吱」插進去的那
       時,我感動得流淚了。坦白的說,我和各種女人玩過,不過你還是最好
       的。

            雪白的皮膚,美麗的臉孔,惱人的肉體,嘻嘻嘻,還有那里的舒服
       程度。

            弘美,你也一樣吧!還記得泄過幾次嗎?

            像你這樣敏感的女人也很少見。在店里是那樣穩重的人,會變成那
       樣熱情,真使人驚訝。

            第一次就連續干了三次,覺得對不起你,但也證明我是那樣地愛你
       的,你能了解吧?

            下次再見。下一次我不會讓你睡覺的,你準備好吧。嘻嘻嘻,這是
       開玩笑。

                                                                           大肉棒的新治』


      在溫柔的口吻中,說出令人難以相信的卑猥內容,多少有一點變態的氣息。
即使這個男人是弘美的情人,只睡過一次覺就給對方寫這種信,只能說精神有問
題。

      雖然這樣想,因為都是非常淫猥的話,他那保險套上的肉棒已經完全挺立。

      「混蛋!」俊雄對著信大吼︰「你沾汙了姐姐!你是個大混蛋!」

      勉強克制想把信撕破的沖動。

      「姐姐今晚就和這樣的變態約會了,讓他干二三次……不要!絕對不要!」

      這封信是誰寫的?俊雄雖然很激動但還是不停的思考。不知道新治是名還是
姓?據俊雄所知,打電話來的男人只有一個,是叫武藤的,說話像流氓,令人感
到不愉快的男人問弘美他是什麼樣的男人,只回答說是吃茶店的常客。

      『說話雖然粗魯,但是個好人。』弘美這樣笑著說。

      「是不是他呢?他是不是叫武藤新治?」

      俊雄覺得那些沒有教養的信,和說話粗魯的口吻,很有同一個人的可能性。
姐姐說過他是常客,很可能為追弘美每天去癡茶店的。

      俊雄用顫抖的手打開第二封信。日期是距離第一封信約一個月,還是那麼笨
拙的字。

            『親愛的弘美︰

            昨天我用暴力,很對不起。因為你曾經發過誓說不再躲避我,可是
       你又想逃,所以我一下子就冒火了。

            肋骨還痛嗎?如果還很痛,我給你介紹好醫生。

            我發誓以後絕不會打你。弘美,你也不要再說要和我分手或不來上
       班的話好嗎?因為你就是我的命,現在怎麼能分開得了呢?

            還有,我把你強迫綁起來,是我不好。但也是因為你太激烈抵抗的
       關系。不是那樣把你綁起來怎麼能性交呢?

            可是,看你那種樣子,好像也覺得很舒服,被綁後舔我的肉棒,還
       流出大量淫水。偶爾那樣也不錯吧。我不是真正的虐待狂,但也很喜歡
       那種玩法。不久後你也會慢慢習慣的,你有被虐待狂的素質,嘿嘿嘿。

            弘美,你絕對是我的女人。所以性交也應該要配合我的方法。

            說起來女人真是不可思議的人。你和我已經睡過四次,射精也有十
       多次了。可是還像處女一樣,每次都說「不要這樣了。」

            不過說實話,那種純情模樣的弘美我是最喜歡的了。

            我是真的喜歡你,弘美,所以和你見面時,只是性交一次還覺得不
       夠,讓你咕噥咕噥的喝下精液,或設在你的肉洞里,我就覺得你愈來愈
       像我的女人了。

            所以啊,我和你來往,絕不是只以身體做目標,我也不是變態的色
       鬼。當然,多少有一點變態和好色,哈哈哈。

            總之,認了吧,要徹底的做我的女人,不要再說分手的話了。

                                                                              愛你的新治

            附記︰以後不要再叫我「武藤先生」,那樣太見外了,就叫我「新
       治」吧!如果你不遵守,就要做五百西西浣腸,這是開玩笑。

            哈哈!                                                                     』


      看到這里,俊雄因為強烈的憤怒和沖擊全身顫抖。這個男人果然是武藤,弘
美遇到這種最壞的男人。如果說要分手就用暴力,用繩子捆綁身體強奸,和流氓
沒有兩樣。

      「這是多麼卑鄙的家夥!」

      俊雄流出眼淚,感到悲哀,幾乎心髒就要爆裂了。

      「那樣溫柔美麗的姐姐,竟然受到野獸一樣男人的蹂躪。」

      和悲哀的感情相反的,看到這種信的淫邪內容,肉棒的熱度更強烈,俊雄打
開最後一封信。  






















0.015737056732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