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每個男孩都該擁有一段「高中學姊」的美麗回憶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小弟家住偏僻的鄉下,為了念當地的明星高中(自以為的),每天都必須搭一個小時的車去上學,早上五點多搭上車時根本都還是睡眼惺忪。某一個冬天早上,我上車後立馬找到了好位置,準備閉上眼睛時,一個女中的學生把書包丟在我對面:「ㄟ,我坐你對面。」
「OK啊,隨便你」我心想,然後點了點頭,繼續睡去。
後來就因此常跟她一起搭車時聊天∼後來我開始住宿以後,每個星期才會遇見
她一次。那時候其實也很虛榮,朋友都很好奇為什麼我可以跟一個女中的學生
一起搭車聊天∼而且她早上都還會幫我帶一份早餐(她家開早餐店),反正我也
樂的沈浸在這種被誤會是有女生緣的錯覺裡。

忘了介紹她。她是當地某一所女中的學生,大我一屆,皮膚白皙∼馬尾∼約168公分∼平時穿著制服∼看起來就是位白皙有氣質的女孩兒。直到某一天,學姐因為跟家裡吵架,當晚放學後負氣地跑來我的租屋處說要借宿一晚。那天她盥洗完後換上輕便的衣服,我才知道她的身材其實還蠻厲害的。我真的很君(ㄅㄞˊ)子(ㄔ),讓她睡床,然後我睡地上。

學姐畢業後,我還是跟她在手機上還是維持著簡訊的聯絡。她沒有繼續升學,而是先去工作。我大學學測結束那天,學姊說她工作有些積蓄了,剛好我也考完大考,說要請我吃個飯,慰勞我準備考試的辛苦。她在簡訊的尾端還說了:「如果吃晚比較晚的話你就睡我這吧,反正我一個人住而已,無妨。」

「如果吃晚比較晚的話你就睡我這吧,反正我一個人住而已,無妨。」
「如果吃晚比較晚的話你就睡我這吧,反正我一個人住而已,無妨。」
「如果吃晚比較晚的話你就睡我這吧,反正我一個人住而已,無妨。」
天知道這句話在我當時的腦海裡轉了幾萬圈!日也轉、晚也轉。
如果這不是誘惑,那什麼才是誘惑?!
同班的男生一致認為這是個不單純的邀約,要我作好準備。
而一向聽話乖巧的我,當然也就去赴約了,帶著兩個跟老爸偷來的保險套。

那個晚上,學姊請我去吃了火鍋。相當食之無味的一餐,因為我在內心跟自己打架。看著學姊的臉,我覺得我自己好差勁,居然幻想著學姊是在誘惑我,爛透了!人家一工作賺錢,馬上就想到要請我吃飯。想到這裡我就好汗顏。於是我下定決心吃飽後就請她帶我去車站,我要搭車回租屋處。我真的下定了決心!

「ㄟ,陪我看電影好不好?看完再走…」學姊吃完火鍋後這樣對我說。
「這樣不會太晚嗎?」我看了看手表,看完電影至少也要十一點了。在鄉下,十一點差不多也就是只剩下街燈還醒著的時候了。
「不會啦,應該還有車吧?陪我嘛∼∼∼」學姐有點撒嬌的說。
「好…好吧。」於是跟她騎機車到電影院的路上,我又開始亂想了。這不就是分明要我住在她家嗎????這個幻想直到學姊選了電影後,我又覺得應該是誤判。我們兩個坐在空無一人的電影院裡,看著就算不用錢我也不會去看的成龍的科幻片「燕尾服」(可以開始推算我的年代了)
兩個小時左右的電影,我們安靜地…安靜地…給她這樣規規矩矩地看完了,我看到差點睡著。
終於結束了乏味的電影後,學姊終於滿足地載我到了車站。到車站的時候,車站的鐵門緩緩地放了下來…這真的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車站鐵門給我放了下來。就在我傻眼之際,學姐說話了。
「那住我那吧」學姊眨了個眼,吐了吐舌頭。大概就只差沒講出「啾咪」了。

到了她的住處後,她住的是小小的套房,其實我還蠻緊張的。平常跟朋友嘴砲很厲害,真正到了女孩子的房間後,真的真的很害羞,連床都不敢坐,而是坐在地板上。
學姊在洗澡的時候,雖然房間電視聲音很大,但嘩啦啦的淋浴聲佐以從門縫底下冒出來的熱蒸汽,我居然給他起了生理反應….。害我只好趕快轉台到國片的鬼片∼免得學姊出來後我無法起身見人。好不容易學姐洗好了,換我進去洗澡。
乖乖不得了。

我在浴室撞見了學姊的內衣與內褲,雖然從小我在家就專職晾衣服,但看到其他女生的貼身衣物,我整個快爆炸了。那是整套蘋果綠蕾絲內衣褲,而從內衣的罩杯就可想見學姊的Size有多驚人…這時候我真的受不了了,看著學姊的貼身衣物∼在滿腦子的幻想中狠狠地打了兩槍!
「嗯!這樣也好,至少出去之後不會做亂。」我給自己一個合理的理由。

當然,事情不是像傻子想的那樣。而我就是那個傻子。
那個晚上,我還是自願睡地上。只是睡到了半夜,我居然聽到了類似水聲的聲音。那聲音很奇特、不是浴室的水聲。間斷間斷,而且好像是從床上傳過來的…然後伴隨著學姊悶哼的聲音。
「靠杯!到底是要怎麼辦啦?」我慌了!完全地亂了陣腳!如果在這裝傻豈不真的是個傻子?如果貿然上床,學姐只是在挖喉嚨而悶哼呢(這啥?)
但事情總是會有自己的發展,就在我閉著眼睛猶豫時,我的被子被掀開了…一陣女生特有的清香竄進了被子裡…

「學弟,你睡著了嗎?」真的很沒禮貌!學姊鑽進被子後,在我的耳邊輕輕地這樣說。
「恩…有一點點。」我實在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好阿,那你先睡」正當我既失望卻又鬆一口氣之際,學姐又開口了。
「那我可以靠你近一點點睡嗎?」她問假的。因為我還沒回答,她已經把臉轉向我,然後一隻手環抱我的腰。
事情至此再也沒有轉圜的餘地了,學姊吻了我的唇,而已經爆炸的我當然也回應了她。我的雙手輕輕地觸摸她的胸部,God!我的手整個無法掌握,而且學姐根本沒有穿內衣…涉世未深的我在那當下差點就因刺激過度而暈倒。但學姊更扯,她將手直接伸進了我的籃球褲、四角褲,輕輕地撫摸我的弟弟…非常誠實反映的弟弟。
「你不會生氣吧?」學姐又露出了那該死的甜甜的笑。
「不…不會」但我怕這樣多玩幾次,我會驚嚇到生病。
學姊的撫摸從她的手掌心傳遞了溫溫的掌溫,然後從撫摸變成握住我的弟弟,開始快速的套弄。由於剛剛已經偷偷打過槍,所以也不太容易被弄出來。學姊開始有些嬌喘、而她的香氣也和著汗水的味道傳到了我的鼻子。
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不才的小弟就這樣給他繳械了…。這大概就是高中男生的天賦異稟,明明兩個小時前才打了兩槍,沒想到還是能夠射出個莫名其妙的液體。
我記得學姊握著我的弟弟,和著濕熱黏膩的精液,好一會兒之後才起身去洗手。
那個晚上我們一直抱著睡到天亮。

至於跟學姊之後的狀況,等我有空再繼續分享。今天可是可怕的論文口試,要來去補眠一下。



(二)
有幸在板上看到有位大大分享了一篇和女孩去墾丁的文章讓我有了共鳴,我和學姊也去過墾丁,不是刻意去的,是因為我們兩個的家都離墾丁很近,騎個機車半小時就到了。到台北工作以後,才知道原來墾丁的海如此吸引過著忙碌與喧囂生活的都市人,以前我都覺得那是看到不想看的景色。我跟學姊也去過墾丁,騎著我剛買的摩托車。
  學測放榜後,我推甄上中部的國立大學,意味著我得繼續過著離家的生活。
  「要不要去墾丁玩?你載我。」學姊的簡訊很像以字計費,總是精簡扼要。
  於是在我大學開學的前兩週,我和她一起去墾丁玩水∼逛大街。由於我們的家距離墾丁實在很近,所以路上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頂多就是偶而開玩笑時,她會誇張地笑到整個人趴在我背上。然後我會不小心有些生理反應。
  
  「肖年ㄟ,要不要住民宿?還有空房啦!」一到墾丁的大街上,立刻有小蜜蜂騎著車跟上來。
  「ㄟ,不用,我們家距離這裡很…」我直接回答。
  「好啊,帶我們去看看。」又來了!學姊每次都沒有商量好就自己做決定。
  「又沒關係∼去看看嘛∼」可惡!又是一貫的甜死人的撒嬌。
  「喔。」我知道再講啥也沒用,反正她都是自己決定好的。
  果不出我所料,就在看完房間後,學姊立即就答應了老闆,於是當下立刻就變成了兩天一夜的行程了。還好,非假日時房間便宜又大碗,而且是兩張單人床。

  可能第一篇寫得太粗略,我和學姊的互動看起來像是豔遇,但我跟她認識的時間其實不短。我還記得跟她一起搭車通勤時,有時候因為放學時太擁擠,我跟她手拉著拉環,兩人幾乎是身體貼在一起。常常當她把手舉起來抓著拉環時,我從袖子的縫隙就可以看到她當天內衣的顏色、以及罩杯之外豐滿的半球乳房。她應該是知道的,卻也沒有說什麼,有時候車上太擁擠時,她還會主動地往我身上靠。高二開始我搬到外面住之後,有時放學後她會翹掉補習班的課,然後一起去吃個小吃∼逛個街,她才搭火車回去。但她一直都沒有交男友,我也沒有交女友,而我們兩個∼也從沒問過彼此是不是在交往,甚至也會跟對方分享最近覺得哪個異性還不賴。

  那個晚上,我跟小夢(學姊的暱稱,當然是化名啦)一起在墾丁逛大街。說實在的,墾丁對我兩一點新鮮感都沒有,只是沒跟彼此去逛過。小夢在南洋小吃外的小攤子看到一個鮮艷的皮手環,開心地拿起來試戴後就決定買了。結帳後,她像個小女孩似的,開心地戴在手腕上,舉起手向我炫耀,為了仔細看∼於是我就抓了她的手過來看∼。然後我們索性就這樣牽手逛了整個晚上。我其實是很虛榮的,牽著她的手逛街,我覺得很有面子。那天學姊穿著很短的海灘褲、寬鬆的短T,露出了修長白皙的雙腿、偏低的領口讓豐滿的乳房露出了一道深邃的乳溝。走在路上,我可以感覺到路過的人都會多看她幾眼。偶爾放開手後,學姊就會繼續挽著我的手。
  
  我們在南灣的沙灘上坐著聊天看星星,直到小酒吧的音樂停止了、沙灘愈來愈安靜之後,我們才回民宿去休息。我們兩個坐在地板上,背靠著床墊看電視,一台轉過一台、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我也忘了是因為什麼,但我記得這次是我主動轉過頭吻了小夢的唇,一方面是真的很想念上次在她房間接吻的感覺、一方面則是想惡作劇、順便報一箭之仇(請參考每個男孩都該擁有一段「高中學姊」的美麗回憶)。

   她當時頓了一下,好像有點愣住。


  「哼!看妳有多大膽!」我在心裡幸災樂禍。
  
  



  我輸了。






  她愣了幾秒之後,將整個臉迎了上來,緊緊地吻住了我的雙唇。突如其來的動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然後緊張的我本來要將臉往後撤,沒想到她一隻手環住了我的脖子、然後慢慢地將整個身體傾躺在我的身上。又是那道熟悉的味道、輕輕地、淡淡的香氣,從小夢的身上飄散過來,拂過我身上的每一個細胞。滲進鼻腔的香氣彷彿有股魔力,促使我開始認真地輕吻小夢的雙唇,輕輕地咬、用舌尖輕壓、然後將舌頭探進她的唇間。在她探出舌頭回應我的那剎那,我的身體因為承受不住她躺過來的重量而躺倒在地上。小夢壓在我上方,閉著眼睛繼續和我接吻,但壓在我身上的她,一定感覺到我下半身異軍突起的異物。我將她輕輕地移動到我的側邊,然後將手伸進她的上衣裡,輕撫她的背、然後是她的腰、慢慢地移動到了平坦的小腹。手掌在小腹輕繞時,小指頭彷彿觸碰到了她下體的陰毛,小夢似乎抖了一下,我將手掌往上移,碰觸到了胸罩溫熱的鋼圈。我怎可能滿足於此呢?所以我試圖把手掌伸進她的罩杯裡,但實在太緊了,所以把手繞到她的背上解開他的釦子。

  解開釦子…解開釦子…解開釦子….解了很久…….很久……很久….。

  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解不開!
  
 「幹!平時都不練,糗大了吧現在?」、「男校怎麼可以都沒有教學生怎麼解開女生釦子的技巧呢?!」我的心裡像是夾雜著極度悔恨與對這個學習環境的咒罵!平常學的東西一點都不實用!

  當我還在上演內心戲的時候,小夢已經將手伸子後面「喀」的一聲,解開了自己的內衣釦子,然後….她起身坐在地上,在我的面前,將寬鬆的上衣直接褪掉,連帶著內衣一起,那瞬間,小夢也把綁了整天的馬尾放了下來。在我面前,是一幅再美不過的畫面了,我有些不敢相信。但那的確就是學姊,那個我們一起通勤、翹課、甚至曾經有過一些親密接觸的女孩。而在我面前的我不再是穿著制服的她,白晰而高挺的乳房就在我前面晃動。我也起身繼續親吻她,而手則是熱切地撫摸她的乳房,然後雙唇慢慢地往下、往下….往下….經過了脖子、鎖骨,然後來到了她的胸部。我用舌頭輕輕地在她的乳房上親吻著,然後耳邊傳來了學姊輕聲的悶哼、伴隨著她胸前漸漸明顯的起伏。我閉上眼睛慢慢地吻她,鼻子則是貪婪地繼續嗅著她身上獨有的淡香。

  學姊輕輕地用手將我的頭推開,我看到她臉上泛過一抹短短的微笑、調皮地伸了伸舌頭。

  完蛋了,每次看到這股微笑就代表她又想到了什麼。

  她把手往下,褪掉了我的海灘褲、四角褲…然後輕輕地撫摸那個已經不需要再有任何暖身的弟弟,輕輕地…慢慢地,撫摸著每一個細節。時而指腹、時而整個手掌貼附著愛撫。

  「可以嗎?」她問了一下,當然又是問假的。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前,她已經將臉湊近了我的下體…
 


  「停!!!!!!!!!」我大喊!!!!!!!!!!!!!!!!!!



  小夢好像嚇了一跳,愣愣地看著我。
  「那…那個,逛了一整天,流很多汗,會..很…很臭ㄟ。」我真的真的很不好意思。
  「呵呵,那一起去洗個澡好嗎?」又是那道甜死人不償命的語氣。
  我們一起進了浴室,這次換我調皮地將她的內褲脫了下來,我看到小夢泛紅的雙頰、甜甜的,真的好可愛。第一次,我完完整整地看到了小夢的裸體。將近168公分的身高、白皙無瑕的肌膚、緊實小巧的臀部與豐滿的乳房。但我突然害羞地轉了過去,畢竟長大以後,我還真的沒有讓別人看過自己光著身體的樣子、而且還是…勃起的狀態。我們說好各洗各的,然後再回到房間。過程中當然我有轉過頭去偷看了她幾眼,但她則是老老實實地背對著我洗澡。

  「我好低級喔。」我暗地裡罵了自己一下。

  就在我準備穿上內褲時,小夢突然輕輕地抓住了我的手。

  「嘿,別想逃…」小夢輕輕地蹲了下來。

  吼!很煩!我就知道不是像我想的這麼單純,又是那個鬼靈精的微笑,和著泛紅的臉頰。

  小夢在我面前跪在地板上,然後用手扶起了我的弟弟,伸出了舌頭,輕輕地開始輕吻、然後慢慢地、整個弟弟慢慢地消失在她的嘴裡…小夢閉著眼睛,很專心很專心,我可以感受到弟弟在她嘴巴裡被舌根轉動著,前前後後、深深淺淺。安靜的浴室裡充斥著學姊的口水與弟弟翻攪的聲音。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體驗被口交的感覺,酥酥麻麻的,過了一下子,不知道是浴室氣溫太悶熱,還是血壓真的太高,我開始覺得有些暈暈的、雙腳發軟,只好先請她停住。

  擦乾身體走出浴室後,都還沒走到床邊,我已經從後面抱著她,而整面鏡子的牆壁則是誠實地照映出兩條赤裸裸的身子。小夢將我覆蓋在乳房上的手輕輕地往下移,直到那片黑森林時,再怎麼遲鈍的我都知道不需要再被指示了。我將手指頭探到她的私處,手指立刻就沾滿了黏滑的液體。慢慢地撫摸與按壓,我可以感覺到滲出的黏液愈來愈多,而隨著小夢愈來愈大聲的喘息,我的整個手掌也幾乎都被沾濕了。學姊稍微移動了一下,將身子稍稍前傾、雙手扶在前方的櫃子上,她的私處完完全全地暴露在我的面前,透過鵝黃色的燈光照射,沾附在私處的液體有些因反光而發亮。小夢將手穿過她的兩腿之間,握著我的弟弟輕輕地往她的私處接合(乖∼在這過程中有先帶好套套了,只是懶得寫)。我稍一用力,已經硬挺許久的弟弟慢慢地放進學姊的體內。那是很難忘的經驗,因為透過鏡子,我看到自己從後面抱著整個臉頰已經潮紅的學姊,慢慢地動、然後看到學姊閉著眼睛、發出陣陣地喘息聲。
  我扶著小夢的腰(真的是腰,而不是某位英勇的打龍英雄說的馬鞍帶)從輕輕地抽送、加快速度,到用力地推撞。對我而言,其實最滿足的不是私處的接合,而是看到小夢跟自己如此親密的接觸、並且聽到她的嬌喘聲、手掌間碰觸到她逐漸分泌的汗滴,以及整個小腹及私處的地方因為小夢的液體而潮濕與黏膩。

  每一次的推進,都看見鏡子裡學姊乳房的晃動、都聽見學姊嬌柔的叫聲。

  我射了,完完整整將自己這個晚上對學姊的慾望宣洩出來。抱著學姊,感受到她身體的顫抖。跟版上的大大比起來,我從沒覺得自己凶猛或內行、也不知道學姊到底有沒有「被滿足」?但我只是很想要安安靜靜地抱著她、輕輕地整理她微濕的髮梢和擦擦她背上的汗滴。那天晚上,再度沖了個澡後,我和她又走出民宿,到墾丁大街上的小七買飲料喝,然後坐在門口外的椅子上吹著晚風聊天。
再次回到民宿已經是淩晨三四點了。兩張單人床根本就沒用,一來是因為戰場根本不在床上,二來是再度回到房間後,學姊命令我將床推在一起。然後整個晚上我們只睡在其中一張單人床上…。
  
  這是我們那次去墾丁玩的大概情形,但我實在沒力氣再分享為啥「眾人喧嘩中的孤獨」裡會提到學姊了。祝福大家有個美好的週末。Good night。



















0.01590991020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