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深山亂倫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3)

      此刻于念慈雖然有些傷心,但是被自己兒子插入的感覺十分奇特,屬於那種既刺激又新鮮的類型。滋味雖然很好,但只要一想到那人竟是自己的孩子,她的心裡又會很難過……人真的是矛盾的!

  這一夜,于念慈竟然失眠了,她不知道明天醒來的時候怎麼面對兒子,她還能裝成以前那種慈祥母親樣子來嗎?她這種被兒子放在床上恣意插的女人……所以,于念慈在享受過一番雨露滋潤之後居然還是失眠了,雖然她以前也曾經有過失眠的經歷,但那都是因為寂寞難耐,獨守空閨的滋味並不好受。但是眼下,情形雖然是相反的。但是,如果可以選擇,于念慈還是寧願過回以前那種生活,起碼她還能在兒子面前保持一個母親應有的形象。

  第二天一早,于念慈早早就起了床,雖然她以前也很早起,但這一天卻特別不一般。

  起床煮好了粥水,順便把昨日吃剩下的肉放在鍋裡燜熟,便一個人坐在廚房裡發呆。

  于奇峰走進廚房的時候剛好看到母親發呆的樣子,愁眉緊鎖,惹人憐愛。

  “娘,您怎麼了?”于奇峰關心地問著,邊走上前來伸手在她雪白的額頭上摸了摸。

  這個動作如果換成以前于念慈還不太在意,但在現在,她感覺有些不自在。

  “娘沒有什麼的。”于念慈喉嚨略微發啞地應著他。

  “您昨夜一定是沒有睡好,今天才會不舒服。”于奇峰以為可能是因為自己昨日太過放縱造成了母親今日的不適。想到這裡,他心中有些愧疚,便道:“娘,您要是不舒服就先回房去休息好了,這些事我一個人也可以做。”“”

  于念慈卻道:“不用了,娘身體無恙,可能是因為昨天沒有睡好……”直到說完她才發覺自己說漏了嘴,登時俏臉微赧,心中慌道:“完了,這孩子要是知道我昨天是醒著的,那我該怎麼辦?”于奇峰大駭,原來母親什麼都知道了!他還以為自己昨天的事做得天衣無縫!

  “娘……您……”于奇峰支吾著,說不出話來,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于念慈柔媚地瞥了他一眼,心中一軟,本來還想譴責他一番,讓他不得再對自己無禮。可是看到孩子這憂慮的模樣,她才發現,她這個母親從小就沒有為他的孩子做過什麼,雖然能將他養大,但畢竟也讓孩子受了不少苦,實在有愧於人母之名。

  想到這裡,她便對於奇峰語道:“娘昨日睡到後半夜受涼驚醒,也沒什麼。”心中卻哀苦地忖道:“只怪我命苦罷了,這件事就到此算了吧。”于奇峰這才松了一口,道:“那娘以後要小心身體,睡著後千萬要記得蓋被子啊!”因為懸緊的心事放了下來,此刻于奇峰很是暢快,忖道:“以後做那事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了。”“娘記得了。”于念慈朝他柔婉一笑,心道:“這孩子對我其實也挺不錯的。”當下,倆人各懷心事的做到桌前吃著早餐,于奇峰雖然總是低著頭,但不時會故意轉轉瞳孔什麼的頭瞥于念慈一眼,于念慈也是渾身不自在,明知道兒子對自己心存不軌之念,但卻不敢道破,只是偶爾會被兒子那灼熱的目光瞧得身子直發顫。

  吃過早餐,于奇峰便在母親的指點下練了一套拳法,于念慈以前也教過他一些簡單的內功修煉方法,所以于奇峰較于常人還是有些不同。

  練完功,于奇峰便取了打獵的用具上山打獵去。

  打獵時,于奇峰腦中不時會浮現母親那完美胴體被自己隨意撫弄的情景,登時便欲望大作,雖然想回家看看母親的念頭很強烈,但他還是支持到捕獲了一隻小白兔,看到今天打的東西也差不多了,這才收拾東西返家,回家途中于奇峰還是很興奮的。

  于奇峰去打獵的時候于念慈一個人在家裡發呆,針線活什麼的也都放下了,腦中想的也是兒子那勃大的肉棒,雖然說于奇峰現在還處在發育的階段,但是他的陰莖跟成人比起來還是很強壯的,尤其是郭大哥,但于念慈隨即便覺得好笑,她竟然拿自己的兒子和別的男人相比較,實在荒唐。

  實在無聊,她便想找些事情做做,剛好想起兒子昨日穿的那件衣裳她還沒有幫他洗滌,便去他房中找他的臭衣服,順便也幫他整理房間中淩亂的東西。忽然間,她看到他的床單下有一件藍色的女人褻褲,仔細一看,居然是上次郭大哥來時她穿的那件,起初她還以為丟了,但沒有想到居然在兒子這裡,難道?

  于念慈內心忽然升起一陣不好的念頭來,她隱約似乎看到兒子躲在屋外觀看郭大哥插她的情形,一時間她又是羞愧又是興奮……怪不得兒子忽然對性這麼衝動起來。

  于念慈將她的那件褻褲放到手掌中翻看時,看到上面好象染了一些濁白之物,聞著好象有點蛋黃味道,很像是男人陰莖裡射出來的那些精液。

  原來他的兒子曾用她的這條褻褲進行過手淫,而且還在上面射了精液。一想到這裡,于念慈本來燥熱的身體越發灼熱起來。

  她躺到床上,一隻手握著那條褻褲,一隻手開始慢慢揉搓著胯下的陰熱,一邊想像著兒子再次插到她淫穴中時的那種快感,漸漸的,她的呻吟聲大作……“峰兒……操娘吧……”“插插娘這裡吧……好難受……”她身上的衣服也隨著她動作的漸漸粗快淩亂甚至春光大泄起來,她上衣左肩那邊衣服已經被她褪到胸前,豐挺的乳房緊緊貼在她胸前的肚兜上,肚兜一邊的吊帶慢慢的也被她搓得掉落下來,那座雪白的渾圓便擠了出來,隨著她搓揉自己私處時引起的抖動而輕快地彈跳著……沒過多久,她下身的裙子之類的衣物也被她嫌累贅似地脫丟到一旁,她的玉手在自己的陰穴上大力地揉著,很快的,她又用衣服折成的棒子模樣的東西插自己的嫩穴,但那東西卻乏軟無力,就仿佛男人的萎謝,實在不堪重用,她只能繼續用她那修長的手指插在自己的陰戶裡,淫水順著手指的抽動汩汩滲出……一股酸酸的味道頓時彌漫在室中。

  于奇峰手中提著三隻兔子的耳朵走進房內,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淫靡的情景,她的母親下身赤裸,上身半袒,躺在他的床上,用她那美麗潔白的手揉弄著她的美麗陰穴,淫蕩地浪叫著……于奇峰頓時全身僵硬,血往上湧,陰莖挺起,此刻他眼中就只有母親這個美好的尤物,就連他手中抓著的三隻小白兔都被他無意識的丟到了地上……正在瘋狂自慰的于念慈這時也看到了兒子,乍一看到他的時候她很是驚訝,手腳慌亂的想找東西遮掩身體的不堪部位,但情急之下卻是忙中出錯,抓到手中的竟然是她原本穿在下體的褻褲,那上面剛剛才沾染上她那淫穢的粘液,她心中絕望地喊道:“完了,我還像個母親嗎?”或者是因為太受刺激,而身體又欲火焚身,她竟然拋卻了道德的束縛,無恥地招呼兒子道:“峰兒……來幫幫娘啊……”于奇峰根本不用她叫,他隨後便飛快地脫扯著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把沖上去抱住了她。

  母子倆熱情地擁吻著,于念慈的丁香瑤舌被于奇峰勾到嘴中狠狠吸吮著,她胸前的豪乳也被他緊緊抓在了手中狠狠揉搓。

  “峰兒……快點……”下體強烈的空虛感和瘙癢感讓于念慈迫切地渴望兒子的雞巴能說明她填滿。于奇峰粗長的陰莖這時也時燥大得難受,在她的穴口磨挲了一陣,便狠狠地捅了進去。

  被填滿的滿足感頓時席捲全身,但于念慈還是很不滿足,她渾圓的豐臀在兒子插進來的時候熱情地拱起回應著,曲線的玲瓏被于奇峰肆無忌憚地撫玩,劇烈地抽插聲也響徹室內……“啊……啊……”“用力啊……兒子……我的大雞巴兒子……”她淫蕩的浪叫聲讓于奇峰也是很受刺激,沒有什麼能比母親的淫叫聲更能讓人發狂的了,所以他瘋狂的聳動著,把自己身上的所有力氣都用上了,只求能征服這個發情的尤物——他的母親。隨著激烈的抽插,于念慈的淫水淋漓地溢出,幾乎把于奇峰的床單都染濕了。

  為了能夠更加深入地插進去,于奇峰擡起于念慈的美腿掛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的火熱再次狠狠地插進她狹長的深邃。

  于念慈雙眼迷離地望著他,雙手張開撐著自己的身體,雪白豐挺的乳房劇烈地跳動著……被兒子狠狠插著的感覺確實不錯,于念慈隨著這番強烈的交歡,對亂倫的顧忌也漸漸消散,反正兒子也是男人,而且便宜自己的孩子總比便宜別人好啊!

  當于念慈因高潮到來而歇斯底里的浪叫時,于奇峰也來了高潮,他卻飛快地抽離了于念慈的身體,將濁白之物盡數噴射到于念慈雪白的胸膛和嬌俏的臉上。

  于念慈喘著粗氣伸出舌頭將自己嘴旁的兒子的精液舔到嘴裡,隨後她竟伏到兒子的胯下,檀口含住于奇峰的陰莖津津有味地吸吮起來。

  于奇峰舒服得呻吟著,一邊用手輕輕撫摸著母親的嫩臉,她現在雙頰紅潤,樣子十分迷人。

  于念慈卻像是舔上了癮,不單肉棒舔得起勁,陰囊和屁股旁邊的肉都細細地吮了遍……舔得于奇峰欲火再起,加上被她那張淫蕩俏臉的蠱惑,于奇峰再次將母親按到自己身下,憤怒的陰莖又一次狠狠地插入她那淫液淋漓地騷穴……“啊……啊……”“咿……唔……”如果這時候有人走近他們屋子附近,一定能聽得到這種蕩人魂魄的火辣辣的呻吟聲……于念慈與于奇峰只是不停地做愛。

  從那以後,于奇峰與于念慈倆人簡直就像真正的夫妻一般,白天丈夫出門打獵,妻子在家織布煮飯做家務,到了晚上就欲生欲死的歡愛。

  這樣的不倫愛情一直持續著,同時為于奇峰生下兩女。

  人有旦夕禍福,從古至今都如是,萬物都擺脫不了。

  第三年的三月第十五天,村裡忽然流行一種瘟疫,很多人都受了感染,于念慈跟于奇峰兩人由於深居山區,多多少少對藥理深入瞭解,利用藥材日與繼夜的作成藥丸,讓于奇峰拿到城市賣,不到兩個月城市附近連鄉村,都買過他們的藥丸吃,讓他們賺取很多銀兩。

  于奇峰由於是在城市裡開了幾十家藥房,想方設法給村裡的人治病,為此于奇峰不惜賤價出售生意特別紅火,于奇峰馬上成了這方圓五百里的巨富,本來就只有他們母子的家,現在就糾集數十位的女傭,變成一座藥廠似的。



















0.017775058746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