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公媳幽會和通姦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衛老是村�德高望重的知名人士,還 是村子�的首富,衛老一生結過三次婚,第一次結婚還不到五年,老婆給他生了兒子之後就生病死了,第二個老婆嫁給他還不到一年就跑了,最後又找了個比自己小十歲的丫頭,這回她倒是沒有跑,可嫁過來也沒幾年,原本白白胖胖一個人,就慢慢變得精精瘦瘦,後來也命喪黃泉了。從這時起,衛老雖有過幾次也想再找個老 婆,但一直就沒有人敢嫁給他了,怕被他克死了。就這樣他一個人慢慢過了好多年,唯一的兒子也長大成人了,他也慢慢變成了老人,才收拾起心情,不作它想了。.

當他的第三個老婆還沒去世的時候,有一次 無意中透露出他的一個秘密。他老婆和隔壁的五姐關係非常好,幾乎是無話不說。有一次,她告訴五姐說,衛老下面那東西無比粗大,有點像公馬那玩意了,每次做起那事來厲害得很,時間又長,我每次都被幹得全身酸軟昏陳,真是又想又怕。五姐聽到衛老下面那東西那麽粗大,真是羨慕不已。她本身是個愛說長道短的人,於 是她到處傳播,並且越傳越大,這就成了衛老的光輝記錄,就是那玩意在村�可是首屈一指,無人敢比!

衛 老現在不比以前了。兒子早就成了家,把家安在城�面,到城�去過了。家�就留下他一個人,儘管有的是錢,但他還是覺得倍感孤單。他原來在城�的生意也不去 理了,索性全部交給了兒子,自己一個人回到老家來住。在去年的時候,衛老覺得太無聊且無所事事的,就弄了一條漂亮的小船,他這小船可是說小也不小,雖說比不上豪華遊艇,但是小船卻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上面一應設施都有,還能發電。從此,到現在一年多了,衛老一個人就吃喝拉撒睡,全在這船上了。

在 他們的村子外面不遠,有一條江蜿蜒而過,但是,他們村子�的人,絕大部分雖靠水卻並不吃水,以水爲生的人不多,所以他們村邊的小碼頭上沒有停靠幾條船,江 邊來來往往的人極少。這樣,衛老開始認爲這樣好,樂得清靜。就天天駕著船,有空就釣點魚,晚上的時候,在船上煮魚,順便喝上幾杯,坐在船頭看日升日沈,聽暮鴉歸林,倒活得滋潤。

  (二)

最近村子�傳出了謠言,這回的主角竟然是村�的知名人士衛老。

"謠言"是從村東頭的五姐那�傳出來的,很快就風靡了整個村子及周圍的村莊,其原因是,衛老親自上了五姐家的門,要五姐幫他再尋找個老婆。

衛 老最後一次娶老婆那已經三十年前的事了。如今他也是58歲的人了,突然起了這個心思,當然在村子�要算得上是爆炸性新聞,特別是那些婦人,傳得有滋有味, 樂此不疲。當然這些"謠言"有說好的,說衛老一個人過也太不容易了,找個老伴幫助洗洗衣服、做做家務也好,更有個人說說話,也不那麽寂寞了。也有說不應該的,這麽大年紀還找什麽老伴,真是老不正經!

後來,這些話,傳到了衛老耳朵�,氣得他雙腳亂跳,他站在船上罵了一回,可惜沒人聽到。衛老心想:你們他媽的一個個都有老婆有漢子,天一黑就可上到床上抱頭亂整,老子呢?幾十年沒沾過女人了!媽的,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啊!

衛老向五姐說過他的想法後,這幾天他把船停在碼頭上,一直在船上等著五姐來給他回話,有沒有合適的人。可是過了好幾天還沒等來五姐給他回復,卻等來了他的兒媳婦淑蓉。

今天下午三點左右,他把船仍停地碼頭上,正在船頭吊魚,看到遠處一個穿著時髦而且暴露女人往碼頭這�走來,他看見後在想:這農村那�來了穿著這麽時尚的女人啊!遠看上去真是性感迷人啊!可當那女人走近時卻發現是自己的兒媳婦淑蓉。

他 的兒媳婦淑蓉,今年剛過三十歲,她原是城�人,在她出嫁前,可是當地數一數二的俏姑娘,外表美麗出衆,氣質又好,長得細眉大眼,身材高挑,身高165公 分,但又豐滿勻稱,再加上36,24,36的誘人的身材,雪白滑嫩的肌膚、修長的玉腿,柔軟的批肩秀髮,是衆多男人追求的目標,因爲他家�較有線,所以被兒子追求到了並結了婚。

到如今雖然三十歲了,而 且又生育了兩個孩子,但因家庭條件較好,平時她除了較注重飲食之外,還經常地去進行一些瘦身的護理,所以,她仍保持著身栽的苗條和曲線的美態,只是與原來相比較而言,她那胸部更加顯得高挺,臀部更加寬大一些而已。她看上去還是那麽風采照人。也可以這樣說:她現在比原來更加性感和有女人味。而且穿著更加時髦 並暴露,將她那性感和迷人的身體和形象充分、大膽地顯示出來,看著她那美豔動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膚、修長的玉腿,豐滿成熟的胴體,柔軟批肩的秀髮,真是嫵媚迷人、風情萬種!尤其那渾圓的玉臀,以及那胸前高聳豐滿的乳房,更隨時都要將上衣撐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産生衝動,渴望捏它一把!就連衛老見 了,也發起了感慨:唉!和農村的女人就是不一樣。

原 來,他在城�與兒子們一起生活時,見到兒媳如此時髦而且暴露的打扮和穿著,也沒太在意,因爲在城�這樣的打扮和穿著較常見的。但自他一個人在家生活了一年 多的這段時間�,見到這樣的打扮和穿著較少,而且現在一個人倍感孤單,又無事可做之時,身體的需求就特別明顯地顯示出來了。他越是難受他就買了一些日本的、西方的,港臺的毛片來看,想用以緩解一下身體的需求。但有時又越看越想,現在又提出找物件來解決。

所以他今天看到兒媳走到近處,見她那迷人的、暴露的穿著,衛老心�就咯地一下,像是什麽東西吊了起來,眼睛又想又怕地看了她一眼,但很不情願地又轉過頭望別處,但心�又想多看一眼。在他看了幾眼後,看得是血脈賁張,老二慢慢翹得半天高了。

今 天兒媳上身穿著一件粉紅的領口很低小吊帶衫,在明媚的陽光下,一雙白白嫩嫩的手臂及她那雙肩下面的一部分白白晃晃的胸部,都露在外面,顯得格外的耀眼奪 目。那粉紅的吊帶衫,既緊身又很短,又是薄薄的,透過那薄薄的吊帶衫,兒媳淑蓉那胸脯脹鼓鼓的一雙大乳房,驕傲地高挺在胸部前,更顯凸出。又由於那粉紅的吊帶衫上開口較低,剛剛遮住胸部,仔細看上去可清楚地看見那明顯的乳溝,使她穿著的紅色的胸罩也是要呼之欲出的樣子。在她移動身體向前微微彎腰時,一雙大 乳房不停地起伏,輕輕顫動;還可看見那部分露在外的白白嫩嫩乳房。那粉紅的吊帶衫剛剛到她的腰部,在她穿著高跟鞋扭著迷人的身軀走動時,有時還會露出她那雪白的肚皮和肚臍眼。緊身的吊帶衫緊緊地包裹著身體,充分顯示出她那柔若無骨的腰部。下身穿著一件低得不能再低的白色牛仔褲,像是僅僅只掛在她寬大的臀部 上,緊緊地包裹著她那繃得緊緊的圓臀以及修長白皙的美腿。也有讓人覺得那褲子有隋時要掉下來似的。這樣的打扮,村�可真是很難得看到這樣穿著的。

你怎麽來了?家�有事呀? 坐在船頭看他的漁桿的老衛,當看到兒媳淑蓉來到船邊時,半天衛老才吐出一句話來。

兒媳淑蓉因穿著高跟鞋,費了半天的勁,撅著個大屁股,好不容易才慢慢的爬到船上來,上船後來到船頭,坐在船頭離老衛不遠的地方直喘氣。好半天才回答說:家�沒事呢!志強到廠�去看著呢,我來看看爹!

我有什麽好看的?衛老回過頭來看了兒媳淑蓉一眼說,當近距離見到兒媳淑蓉的脹鼓鼓的胸脯,而且還正在劇烈起伏著,特別是幾乎清楚可見的乳溝和半露的雪白雙乳,衛老與日俱增是心跳加速,忙又回過頭去,不趕看久了,裝著看他的漁桿,可是心�已是心潮起伏,難以平息了。

兩人一下子都不知如何開口一樣,默默地坐了好一會都沒出聲,等了半響,兒媳淑蓉才試探著問:爹,聽說,你準備再找個老伴?

衛老心想道:總算是說出你來的目的了!於是就回過頭去,又看了兒媳一眼,說:嗯,有這事!但他說完後還是忙又回過頭去看他的漁桿。

兒媳聽到公爹這樣回答,倒不吃驚,像是早有準備的一樣,慢慢移到衛老的身邊,坐在他身邊望著公公說道:爹,你都是快六十的人了,還找什麽老伴啊!這樣會讓人看笑話的,也會讓我們會擡不起頭的。

兒 媳說完後,還沒等到衛老回答就進行一連串的演講,而且生動地主了一些例子,勸說他不要再找老伴了,真把衛老說得有些擡不起頭來,他心�也開始盤算,自己這 回是不是走錯了。但他嘴上卻還在硬生生地說道:你說得容易,老子一個人過,晚上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你們從來就不知道孝順你爹,從來不管老子的死活,現在倒管起來了!

兒媳淑蓉忙說道:爹!我們也知道你一個人過也挺不容易的,但你這麽大年紀要多爲你的兒子、孫子等後輩多想想。要不你到城�與我們一起住,如果你老實不願意去城�,我們保證以後多回來看你老,你說好嗎?

公媳倆人就這樣你來我往地聊了一下午,眼看著天就要快黑下來了。淑蓉也總算是使盡渾身解數,讓衛老打消了找老伴的念頭。在公公同意不再找老伴後,淑蓉才心滿意足地走進了船上的廚房內,開始著手淘米、洗魚、做菜,給衛老做晚飯吃。

衛老雖然打消了找老伴的念頭,但是還是覺得倍受打擊。在兒媳進去做飯時,他仍坐在船頭抽煙,像是鬥敗的公雞,有些喪氣。看著夕陽一點一點地慢慢沈下去,遠處的山坡上,暮鴉歸林,村子�飄出了縷縷炊煙,他這樣看著天完全黑下去,心�面真有些無可奈何。

當 兒媳在船上走來走去的聲響,吸引著偷看了一眼她,特別是兒媳撅著她那渾園的屁股蹲在船邊,彎下腰身在河�洗魚、洗菜時,心就又一下子跳得厲害,下身那�又 開始有反映起來。這時兒媳淑蓉是背對著他的,於是,他就盯著兒媳淑蓉的屁股看,心想:她的屁股怎麽這麽大?這麽圓?衛老前段時間去城�見了原來的老友,他請他看了一部日本的黃色碟片,�面的內容是有關公媳通姦的情節,他當時看了也沒怎麽在意,可是現在見到兒媳淑蓉這麽迷人的樣子。他現在控制不住地開始幻想 能與那片子�一樣該多好啊,那自己既能時常得到滿足,也不用再找什麽老伴了。想到這,他有些茫然地開始幻想起兒媳淑蓉沒穿褲子、光著屁股的樣子來。

在淑蓉做好了飯後,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船上也亮起了燈,在這夏季�,那河風吹得人有些涼爽,但也讓人覺得舒服。河邊洗澡的幾個小孩子也回家去吃飯了,船的周圍已變得一片安靜。無憂論壇

兒媳淑蓉在給衛老盛好了飯,倒好了灑後,叫公爹進來吃飯。在公爹坐好後,就在他的對面坐了下來,陪著公公吃飯。在吃飯時,她討好地、一個勁地往衛老的碗�夾魚,衛老邊吃邊喝著灑,但還在氣頭上,就說:老子不愛吃魚!

淑蓉聽到公公這樣說,吃驚地看了公公一眼,說:魚可是好東西!爹怎麽不愛吃!

衛老還是好氣沒好氣地、並且一語雙關地說:再好吃的東西天天吃也要煩,你們天天可以吃的東西,我又吃不到,飽漢不知餓漢饑呀!

聽到公公這樣說,淑蓉也不知是聽出了、還是裝著沒聽出公公的話外音,仍然笑容可掬地對著公爹說:那你還是要多吃些魚好。

就 這樣,公媳兩人邊吃飯,衛老是邊喝酒邊吃飯,衛老喝了一會兒後,可能覺得一個人喝無味一樣,就要求兒媳婦淑蓉也陪著他喝幾杯,於是,淑蓉去拿來了杯子,也 陪著公爹喝了二杯。喝完後就不感再喝了,淑蓉平時很少喝灑,美麗的臉龐,因酒精而泛紅,更加顯得誘人。淑蓉忙阻攔他少喝一些,但衛老仍然不聽勸阻地喝著。

今 天衛老因爲心情不好,喝得有些迷糊的時候,還在倒著酒還要喝,淑蓉怕公爹喝得太多了傷身體,忙站起身來,彎腰俯身地阻攔他少喝一些,喝了這杯就算了。但衛 老仍然不聽勸阻地慢慢喝著。當他喝了一口酒後微微擡頭回味著時,一下子發現面前的兒媳淑蓉,因微微彎腰俯身向前時,使得她的上身門戶大開,那紅色胸罩內的嬌嫩雪白又飽漲的一雙乳峰,大半個乳球都裸露在外,半顯半露地呈現在他的面前。

衛老可能是喝了灑的原因,眼光直搗兒媳淑蓉那豐滿的大胸脯,他色迷迷地,兩眼直盯著她那胸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呆望了起來。

兒媳淑蓉突然看見面前的衛老,忘記嚼動嘴�的酒菜時,又看到他直直地盯看著自己的胸前,自己忙低頭看他盯視的地方,見自己的春光外洩,臉上一下子就爬上了紅雲,有些驚慌地坐了下去,端正了一下自己身體,理了理那緊身的吊帶上衣,低著頭,默默地、快速地吃完了飯。

兩 人吃完了飯,衛老仍坐在原地,覺得頭有些發暈,就在那�呆坐著。淑蓉忙收拾起吃飯用的碗筷,到廚房�面去清洗,當她仍然彎下腰撅起她那大屁股打水洗碗時。 而衛老坐的地方,正可看清廚房�的所有情況,他此時借著酒勁,大膽地看著淑蓉的背影,慢慢地,衛老只見到那一對渾圓豐滿的東西,在他的眼前不遠的地方晃呀、晃呀的,晃得衛老一陣眼花。
 
看著看著,衛老發現了一個問題,有什麽東西在往自己頭上沖,像是血一樣直往自己腦袋�湧,他覺得是什麽 也不知道了,只知那對溜圓的東西是女人的屁股,此時的欲望的衝動讓他已失去理智,他已不清楚那迷人的溜圓的東西是他的兒媳婦的屁股,他覺得不去撫摸她那對溜圓的女人屁股他會死掉一樣。衛老一下跳了起來,快速地來到了兒媳淑蓉的身後,淑蓉此時還正在低頭彎腰在那�洗著碗,他一下子就從兒媳的身後將她攔腰抱了 起來,這一動作把兒媳淑蓉嚇了一跳,也從來沒見過公公這麽厲害、有力和身手敏捷,當她還沒明白是怎麽回事時,自己的身體就被衛老有力已經壓在了地上。

突然受到攻擊被壓在地上的兒媳淑蓉,當她被公爹壓著並仰躺在地上時,真是大吃了一驚,驚叫道:爹,你怎麽了?你怎麽了?一邊忙亂地扭動著身體,雙手拼命地去推壓在自己身上的衛老。可是她怎麽用力,就是沒辦法推開公爹。

已失去理智衛老不說話,趴在兒媳的身上,一手用力地壓著兒媳淑蓉的肩膀不讓她掙扎起來,見兒媳婦的雙腿在不停地蹭動,就將雙腿分開,夾住兒媳的雙腿,讓其兩腿不能亂動。一隻手只顧著伸出向前,去捏摸兒媳的胸前一雙高挺的乳房。

淑蓉正用力地推衛老,見公爹的一手要摸上自己的胸前時,忙用手護住胸前一雙高挺的乳房,邊說道:爹,你要幹什麽?我是你兒媳呀!你不能這樣!

可是,淑蓉當用一隻手再次去推衛老的身體時,自己的一隻高挺的乳房被公公捏摸上了,公公的捏摸是那麽有力,使她覺得有些疼痛但還有一些異樣的感覺。

淑 蓉,好兒媳,來,讓爹摸摸,爹有幾十年沒摸過女人了!衛老當捏摸上兒媳淑蓉一隻高挺的乳房時,邊喘著粗氣,嘴�像是哀求又像是自言自語地說。並且嘴�的口 水象都快流出來了,手上力氣卻大得驚人,仍壓得兒媳動彈不得。來,好兒媳,讓爹摸呀,爹求你了!爹想女人呀!說著說著,衛老的淚竟然流下來了。爹本來想找個老伴,又怕給你們丟人了,爹也是沒辦法呀!爹幾十年沒碰過女人了呀!爹受不了啦呀!

淑 蓉本來還在努力地反抗,一隻手正抓住公爹撫摸自己乳房的手用力想推開時,可當聽到衛老那哀求的話語,看到衛老那老淚縱橫的樣子,心也就不由地慢慢軟了下 來,慢慢地就停止了反抗。抓住公爹的手的那只手,沒有去用力推開了,慢慢地移開放在了身邊。心�想道:他雖說是我公公,可是他幾十年爲了照顧兒子,也不容易呀。幾十年沒有碰過女人,也怪可憐的。唉!反正我也不是什麽黃花大閨女,孩子都那麽大了,沒什麽了不起的,就讓老公爹弄一回吧,他幾十歲的人了,進去也 弄不了幾分鐘!就當是自己拿手弄了一回吧!

淑蓉經過這麽一想。也就不掙扎反抗了,身體開始安靜在躺在地上,雙手放在了身體兩邊,慢慢地半開半閉著眼睛,任由公爹趴在她身上,對她的撫摸和刺激。

衛 老看見兒媳淑蓉不掙扎反抗了,就雙手摸上了淑蓉胸前的乳房,隔著衣服用力地、幾乎瘋狂地又捏又摸起來。嘴上還在不停地說著:爹有幾十年沒摸過女人了!你的 雙乳真是又大又柔軟啊!摸得真舒服啊!你這身打扮太迷人了,誰見了都想撫摸一下。一會兒,一隻手從那開口很低的粉紅的吊帶衫上口伸了進去,摸上了一隻兒媳那高挺的乳房,撫摸上兒媳那雪白滑嫩的肌膚,他更加地興奮和刺激,他邊用力地捏摸著兒媳的乳房,邊說道:你的肌膚真細膩啊,我從沒撫摸過這麽滑嫩的乳房 啊!太爽了!太舒服了!

此時,遠處的村子�傳出幾聲狗叫。



這一次,衛老冷靜了許多,不像剛才第一次那樣猛衝猛殺了,先是急一陣慢一陣地抽插著,這樣搞得兒媳淑蓉又急又癢,似有騷不到癢處的感覺,拼命的把臀部上挺,越頂越高,嘴�淫聲浪語的叫道:

爹!別這樣的整我嘛!�面癢死了……動快一點嘛……大雞巴公公……求求你……我……我叫你親丈夫好嗎?

待她擡起屁股向上湊的時候,才又猛地用快抽猛插的奸法,狠狠地用自己的大雞巴在兒媳淑蓉的屄�面做活塞運動幾十下。
爹,你好厲害!

被 幹得舒服的兒媳婦淑蓉,開始像個蕩婦般的大聲浪叫著,雙腳盡可能地張開,搖擺著纖腰,好讓公爹插在自己騷屄�的堅硬肉棒能夠更深入蜜屄深處。公爹..你的 雞巴太大了..大雞巴公爹..壞雞巴公爹..輕點..兒媳受不了..好大..啊..好爽..大雞巴公爹..你操得媳婦好舒服..用力..再深點..嗯..大雞巴真好...
公爹你真會操兒媳..兒媳讓公爹操得好舒服..我的好大雞巴公爹..操死兒媳婦了..啊..啊..。

聽到兒媳的淫聲蕩語,衛老覺得舒服極了,大雞巴賣力地抽插騷穴,衛老把兒媳一雙白嫩的腿扛在肩上,雙手抱住兒媳白嫩的大屁股向自己的下體運送,瘋狂地幹著胯下年輕嬌美的兒媳婦。

淑蓉被公爹操得欲仙欲死,媚眼欲睡..渾身無力,一對雪白的大奶子隨著公爹的大力抽插而晃蕩,白嫩的大腿搭在公爹的肩頭無力地晃蕩,肥美的大白屁股隨著大雞巴一上一下地擺動,一雙白生生的嫩手緊緊摟住公公的屁股,一時間肉與肉的碰撞聲..大雞巴插入騷穴蔔滋聲..

公爹的淫笑聲..兒媳婦的淫浪呻吟聲充滿船上的小房間。

一會兒,兒媳淑蓉喘著粗氣,雙腿夾住衛老的屁股,不讓他連根抽出去。

舒 服不?舒服不?衛老狠狠地抽了兩下,問兒媳淑蓉。突然間一種幾十年前的感覺湧上心頭,他想起了自己的幾個老婆,她們都是年青時候嫁給自己的,還沒到如狼似 虎能體會自己這只大雞巴的好處的時候就死了,以前她們都嫌自己太大,不太願意和自己做,現在終於有了能體會到這只大雞巴好處的女人了,但他沒想到的是,這個女人竟是自己的兒媳。

舒服,好舒服……我要死了……兒媳低聲說著。

雨已經停了下來,天快要亮了,遠處的村莊籠罩在一片霧氣之中,幾隻勤奮的公雞已經開始工作了,打鳴的聲音回蕩在田野�。空氣�彌漫著清新的味道。

衛 老在得到兒媳的肯定答復後,停止了抽插,將大雞巴浸泡在兒媳的騷穴內休息了一會兒。他想起了那黃碟上從後面抽插的樣子,何不在兒媳身上一試呢。於是,抽出 自己的大雞巴,對兒媳說:來換個花樣。要淑蓉跪趴在床上,淑蓉照著做了,衛老自己手擼著粗硬的大雞巴,從後面插入兒媳婦緊窄的嫩穴。

公爹在身後那有力的插入之後,兒媳淑蓉又舒服地淫叫了起來:你怎麽這麽會操兒媳婦…花樣這麽多…兒媳婦結婚這麽多年…從來沒這麽舒服過。你比你兒子強多了。以後媳婦天天讓你操…用力…啊。

衛老雙手用力揉捏兒媳的大奶子,挺動雞巴快速抽插…直操得淑蓉淫叫不斷,小房內充滿了肉與肉的撞擊聲…淫水抽動聲…兒媳的淫蕩呻吟聲…淑蓉再次被公爹操得欲仙欲死,只知道聳動著肥美的白屁股向後迎合公爹大雞巴的抽插:公爹…你真能幹…媳婦又要來了…啊……大雞巴真好啊…

這一次,衛老支援了很久,又換了幾個方式,變換著操幹著兒媳,遲遲不肯下馬,他覺得自己開始恢復年青時候的本事了。

但兒媳已讓他弄得披頭散髮,不成人樣了,下面那陰戶有些紅腫,流出來的水濕了一片,聲音也嘶啞了,像死了一樣的哼著。

對淑蓉而言,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從結婚時候起,這麽多年了一直就是她纏得自己的男人,可是經常他不敢接招,今天讓一個男人打敗還是頭一回,而且是一個快六十的老東西,而且,是她老公爹!

等衛老再次將精液噴撒在兒媳的肉洞深處,趴在兒媳的肚子上兩人就這樣無力地躺了好長時間,心情才慢慢平靜下來,覺得身上有了點力氣,從兒媳身上爬下來的時候,淑蓉已經差不多要昏死過去了,累得趴在床上不能動彈,好半天才問了一句:公公,我死了嗎?說完就睡著了。

當看到身邊的兒媳淑蓉睡著了時,他興奮得仍然睡不著覺,側身看著累得趴在床上的她時,覺得舒服極了,他想:淑蓉她的性欲這麽強啊,看來只有我能滿足她了,她一定還會來吧,這樣自己不用再找個老伴了,也能解決身體的需要了,這樣的兒媳真好啊!

天亮的時候,兒媳淑蓉慢慢地醒了過來,仍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些酸軟,當看到身邊的公公還在側身盯看著自己時,臉上微微地有些發紅,但她第一次在公公身上得到這種讓人飛上天的滋味,真是滿足極了。

她望著公公說:你真是太厲害了,讓我太舒服了……我幾乎要死了……

衛老盯看著兒媳淑蓉說:淑蓉,我現在只想你經常來看我,我決不再找個老伴了!好嘛!

衛老把船又開到岸邊。

雖然一個晚上沒睡,但他很精神,高興地唱起了山歌。歌聲在群山間回蕩。遠處山上有人在砍柴,跟著就回應起來,兩支山歌交織在一起,響徹這個寧靜的早晨。

從此公媳之間比尋常夫妻還要親密了,這條遊船也成了公媳幽會和通姦的最佳場所





















0.016977071762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