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淫妻的夢幻婚禮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淫妻的夢幻婚禮

  禮堂里舞台前,西裝筆挺的新郎與雪白婚紗的新娘,背對觀衆並肩站在神父面前。

  神父問新娘:「你願意常常以溫柔端莊,來順服這個人,敬愛他、幫助他,與他居住建設家庭。要尊重他的家族爲你本身的家族,盡力孝順,盡你作妻子的本份到終身嗎?」

  「我願意。」白頭紗下豔紅的唇柔聲的回應。

  「新郎,」神父轉過頭問著:「無論貧富、疾病、環境惡劣,你都會一生一世、一心一意,忠貞不渝地愛著新娘嗎?」

  新娘隔著頭紗偷偷望了新郎一眼,「我願意。」新郎自信地大聲回答。  「口說無憑!」主婚人大聲的宣佈著,后台同時推出一張雙人床到新人與觀衆之間. 「我們現在歡迎當地幫派的代表——毒疤,來爲我們作個見證. 」  「老公,這是我特別爲你安排的。」新娘看著新郎,神秘地笑著說,新郎還是一頭霧水。

  一位無賴從觀衆席中走向前,一上台便摟著新娘,大家很快地認出他是爲惡地方的小流氓,綽號叫毒疤。在新郎的錯愕之中,毒疤擁著她吻了下去,新娘本能地配合著,兩人的舌頭火熱地交纏著,無賴的手並不安份地伸到新娘的婚紗里層,摸著新娘的胸部。

  主婚人:「新娘,你認識這個人嗎?」

  「不認識. 」頭紗下的新娘仔細地端詳著跟她接吻的男子,微微的搖搖頭:「但是我好像跟他作過. 」

  毒疤愣了一下,掀起新娘的頭紗。新郎跟神父本來正要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新娘的頭紗只有新郎才可以掀。

  毒疤思考了一會,似乎回憶起什麽:「這位小姐是我一個仇家曾經約過的一夜情對象,結果我去尋仇的時候遇到他們正在上床。」他歪著嘴說著:「我跟另外一位小弟毆昏了仇家以后,跟她一起玩了3P。」也許是在較正式的場合,毒疤說話刻意文雅些:「是個很敢玩的妹。」說完他將新娘低胸禮服的上緣往下一扯,坦出了新娘的乳房。

  全體觀衆一陣譁然,彼此議論紛紛。

  新郎透過頭紗可以看到新娘尴尬的羞紅了臉。

  「我本來請你隨便找個客兄,想不到你找了他……」新娘對著神父小聲的說著:「世界真小……」

  「我必須要跟大家解釋……」新娘突然朝著觀衆說話:「現在這麽進步的年代,我們女人追求一些肉體的享樂,是時代的潮流。」然后她又轉向新郎:「老公,我要讓你了解我真實的一面。」

  新娘拉下毒疤的褲煉,繼續說著:「他的雞雞是屬於龜頭很大,而且形狀是往上翹的,」手伸進去撫著他的胯下,「這種很容易磨到我的G點. 」她有點羞的說著。

  「我們那一次性交讓我回味好久……」新娘捧著毒疤的臉疼惜地吸咬著他的唇:「想不到在這里遇到你,害人家想死你了!」

  毒疤拉下新娘背后的婚紗拉煉,新娘也動手去脫毒疤的褲子:「爲了想再次遇到你……」婚紗砰然掉在地板上,「你知道我跟了多少人上床嗎?」

  赤裸的新娘跨出地上那一攤禮服,現在新娘全身只剩下一件粉紅色的小丁字褲、大腿以下的白色網襪及細跟高跟鞋。

  「現在典禮繼續,」神父走到新娘旁邊:「請新娘引出聖精。」

  上空的新娘背對觀衆跪在神父面前,掀開他的袍子,拉開褲拉煉,取出已勃起的陽物。她一只手半掀頭紗,一只手套弄著使它更堅挺。

  「要像第三次綵排那樣,」新娘眨著大眼睛看著神父,開始津津有味地吸吮著他的雞巴,「射在我里面嗎?」口水的吱吱聲不時地透過麥克風傳遍全場。  「不,是依照第一次綵排那樣。」神父摀住麥克風,小聲的跟新娘說.  張開膝蓋跪在地上的新娘,頭上戴著雪白頭紗,裸背及腰線顯露出新娘火辣的身材,配上丁字褲,加上口交 的動作,真的令觀衆血脈贲張。

  神父眼睛閉了一會兒,享受著雞巴在新娘暖暖濕濕的嘴里包著。她的舌頭不斷掃著他敏感的龜頭帽緣,新娘嘴里強勁的吸力害他禁不住打了一陣哆嗦。  「新郎,」鎮定之后,神父轉過頭問著:「縱使新娘過去荒淫不堪,一夜情濫交,你也願意不計前嫌接納她嗎?」

  「我願意。」新郎盯著新娘陶醉地閉著眼,熟練地吸著神父的懶叫。

  「即使新娘日后淫亂、不忠、不貞、背叛你、與人私通,你還是願意跟她常相廝守嗎?」神父繼續說著。

  「我願意。」新郎吞了口水,他越說越沒有自信。

  「啊……等一下……」神父有點不支,扶著旁邊的講台緊閉著眼:「噢……  這麽快……射了……」

  只見新娘嘴里含著龜頭,她用三只手指快速地套著雞巴的根部,另一只手從下面按摩 著神父的睾丸。神父全身連續打了幾個顫,一股又一股的濃精全射在新娘嘴里.

  新娘吸出龜頭里的余精,含著嘴里的東西起身,「新娘,現在你可以吞下聖精,當作願意遵守的誓約. 」主婚人還稍有點喘,收入自己的傢夥后拉上拉煉:「讓誓約在你體內消化,成爲你的一部份,永遠追隨你,你願意嗎?」

  上空的新娘此時面向觀衆,刻意在觀衆面前擡起下巴,拉長脖子,她讓大家看著她喉頭一動,口中的濁液已經嚥下,「我願意。」新娘抿嘴舔了一下嘴唇。  接著新娘滿意地牽起了新郎的雙手,幸福的望著新郎。

  「各位來賓觀衆,我們在這里見證了真正的愛情,」觀衆看著台上近乎全裸的養眼新娘,也隨著氣氛鼓動,「再也沒有什麽力量可以破壞他們的婚姻了,」  主婚人大聲的說:「我現在宣佈你們結爲夫妻。」觀衆席熱烈的掌聲響起。  「你們可以交換戒指。」

  這對新人爲彼此套上了婚戒,註記了屬於婚姻的符號。

  「新郎,現在你可以親吻新娘了。」

  吻著新娘,新郎感覺到她嘴里滿是男人余留的腥味。

















0.013988971710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