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中華美食之旅——1-4站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站--北京烤鴨

  火車到站了,我松了一口氣。

  北京,我來了。

  爲了嘗遍天下的美女制作的美食,我辭去了在老家的大廚工作,開始了周遊
中國的旅程。第一站,自然是偉大的首都北京了。

  在火車站打了一輛出租車,司機是個中年大叔,很是健談。

  「小夥子,奔哪啊?」他發動了車子,回頭問我。

  「全聚德。」我笑著回了一句。

  「喲,吃主啊,您可真有眼光,不是我吹啊,咱老北京的東西,這烤鴨可是
一絕,那味道,保證吃得您美得沒邊兒。」北京侃爺的特長表現無疑,我不禁暗
自懷疑他是不是給全聚德做代言的,一路上把烤鴨說得好比天上少有地下無,神
仙也難吃到一般。

  「別的不說,光是挑那些用來烤的妹子,一個個水靈的,看著就開胃,那姑
娘的肉,咬一口就忘不了。」司機大叔的話多少讓我有了些底,看來這第一站沒
挑錯。

  「到了,您好好享受,需要車再給我打電話。」司機遞過他的名片,臉上樂
得都不行了。

  「好的,謝謝。」我下了車,走進了全聚德。

  「先生您好!歡迎光臨全聚德!」一位高挑的迎賓小姐把我讓到餐廳,「您
想吃點什麽?」我剛坐下,又一位女招待走了過來,笑容可掬地問我。

  我點了點頭,「要一隻烤鴨。」

  「好的。」女招待在本子上記著,「請和我到廚房來,挑選一隻您喜歡的。」

  還沒走到廚房,一股濃烈的肉香味就直往我鼻子�鑽,正是烤制女性時的香
味。廚房�正忙得熱火朝天,我一眼就看見了廚房�那個巨大的烤爐,爐身高大、
爐膛深廣,炎炎熱氣不斷冒出,�面挂著十幾個被屠宰好了的女人,有的已經變
成了鮮豔的棗紅色,剛剛的肉香就是她們散發出來的。

  「先生,這爐可是原來皇宮�禦用的烤爐,可以一次性烤制十幾個女性,還
可以還可以一面烤、一面向�面續呢。所以您待會不用等太久。」女招待見我看
得出神,便輕車熟路地介紹起烤爐的來曆。

  「不錯,這樣才地道。」我贊道。

  經過烤爐,我們走進了一個房間,�面坐滿了年輕漂亮的姑娘。看來這�就
是挑選烤鴨的地方了。

  「先生您看,這些姑娘都是北京本地人,具有北方女孩身材高挑、肉質筋道
的特征,最適合做烤鴨了。她們大多是在校的大學生,平時的鍛煉和營養都很充
足,烤出來以後,皮脆肉嫩,鮮美酥香,肥而不膩,瘦而不柴,保證您喜歡。請
挑一個吧。」

  我看了看這群女孩,身材都很豐滿高挑,而且皮膚都很好,顯然是平時保養
的不錯。其中一個腿特別長的女孩吸引了我,她穿著吊帶背心,下身是一條超短
裙,暴露出一片雪白的大腿,纖細的腳上穿著細帶的高跟涼鞋,顯得清涼而性感。

  「就你了。」我指了指那女孩。「你叫什麽名字?」那女孩擡起頭,五官很
精緻,表情略帶欣喜,「夏曉芳。」「還是學生?」「對,今年剛大一。」「希
望被燒烤麽?」我突然問道。

  女孩楞了,隨即臉一紅,「當然希望了,我打小就盼著被挂在爐子�烤。上
個月我男朋友過生日,我本來打算給他當生日晚餐呢,結果他把我給甩了。這不
全聚德來我們學校收肉麽,我就來了。我是北京人,北京姑娘就是烤著吃才香呢!」

  「好,看來你的願望要成真了。招待小姐,就料理這位夏曉芳吧。」我回頭
對著招待說。

  女招待點點頭,「行,夏曉芳,我們去宰殺室吧。」女孩站起身來,笑著看
了我一眼,跟著女招待出去了。

  全聚德處理肉畜的方式有些不同,他們並不給女孩開膛,而是采用別的方式。

  好奇之下,我也跟了出去。宰殺室旁是一片大玻璃,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
面的情況。夏曉芳已經被脫得精光,手腳已經被捆綁住。曼妙的身軀被橫放在案
闆上,身上的水珠還未幹,顯得女孩很是嬌嫩。

  女孩看到我在,沖我擺了擺手,算是告別。而站在案闆旁的大廚則拿出一把
尖細的菜刀,對準了女孩的下體。

  「這是?」我宰殺過不少女孩,見大廚這架勢,難道是要從陰部下刀嗎?

  果然,大廚把菜刀一把捅進了女孩的下體,血很快湧了出來,女孩掙紮起來,
隔著玻璃聽不到聲音,想必她也一定在慘叫吧。大廚接著往上一挑,將女孩原本
緊窄的下體弄成了一個大口子,刀子從女孩的恥骨處劃出,算是第一個步驟。

  大廚放下刀,掰開女孩的大腿,把手伸進她血肉模糊的下體,開始往外面掏
女孩的內髒。

  不久,女孩的腹腔被掏得一幹二淨。大廚將女孩又清洗了幾遍,然後往女孩
的下體�倒開水,接著用腸線把女孩的下體縫了起來。

  「這樣宰殺的女孩既不會因被烤而失水又水又可以讓她的皮脹開不被烤軟,
烤出的女孩皮很薄很脆,成了最好吃的部分。」女招待繼續向我解釋著。

  很快,宰殺完畢的女孩被挂在了烤爐�,身上刷了一遍紅色的醬汁,女孩入
爐後,大廚不斷用挑杆有規律地調換幾個女孩的位置,以使她們受熱均勻,以便
讓周身都能烤到。「我們用的燃料以棗木、梨木等果木爲主,用明火,這樣烤出
來的女孩身上會有一股肉香味。」

  我則一遍聽著講解一遍等著美食成形,由于被燒烤的時候女孩的頭被套上了
一層防火套,所以看不見她的臉,我隻能看著她不斷轉動的身軀慢慢變成誘人的
棗紅色。

  不知看了多久,我明顯感覺到女孩的身體已經完全熟了,這時大廚也把女孩
從壁爐�取了出來,放在一旁準備好的大盤子。

  「先生,請回到餐廳,我們馬上把烤鴨送到。」女招待說道。

  我很高興,總算沒有白等這麽久了。雖然時間沒多久,但是等待美食總是度
日如年的。

  很快,女招待推著一輛小推車走過來,上面擺著已經分解好的女孩肉體。夏
曉芳,她的身體已經被烤成鮮豔的棗紅色,四肢被切下碼在盤子周圍,中間則擺
著她的軀幹,兩條修長的美腿盤在身體兩側,看上去就很可口。

  女招待先是在女孩豐盈的乳房上片了一刀,遞給我「您嘗嘗這個。」

  鮮嫩的乳肉在我口中化開來,一股淡淡的奶香氣在肉味的包裹下散發著,
「好!開胃!」

  女招待看我急不可待的樣子,撲哧一笑「您不用急,有得是呢。」說著,她
熟練地片起女孩身體上的肉,我幹脆拿過她烤得焦脆的蹄子,握住腳踝,像啃雞
腿一樣啃了以來。女孩的大腿修長而健美,有這年紀的女性特有的鮮嫩,又有大
腿肉的筋道,特別是她的皮,本來嫩滑的皮膚被烤了以後變得松脆可口,咬起來
「咔呲」作響,吃得我不亦樂乎。

  這頓烤鴨讓我眼前一亮,感覺到自己的眼界開闊了不少,真是偉大的中華美
食。

  隨後幾天,我在北京四處遊玩,那位美麗的女招待成了我的專職導遊,我們
玩得很開心。在我離開北京的前一天晚上,我試著用北京烤鴨的宰殺方式屠宰了
她,在酒店的廚房�嘗試了烤鴨的做法,她的味道也很美味呢。

  那麽下一站,我打算去河北,嘗嘗那�的美味了。



第二站--河北抓抄全魚

  到了河北石家莊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

  在車站附近的賓館住下,疲乏的我打算好好睡一覺,匆匆洗了個澡,便準備
躺下休息。

  這時房間�的電話響起了,我接起來還未說話,「先生要服務嗎?」一個清
脆的女子聲音。

  我知道這是賓館的特殊服務,一些女性會在賓館�等候那些男性客人上門,
然後和他們接觸並提供性服務,如果客人有秀色需要,她們往往不會拒絕被客人
屠宰食用。因此隻要肯支付足夠的金額,就可以徹底地享受這些女人的肉體。這
也就是爲什麽賓館的房間�都會配套一間廚房的緣故。

  「不用了,我……」我剛想拒絕,轉念一想,我初來乍到,哪�有好吃的都
不知道,找個本地人問問總好過自己瞎逛,而且和聽聲音這女孩應該還挺漂亮,
聊聊天也是好的。

  打定主意,「你過來吧,我在211.」我答應道。

  「您稍等。」對面挂了電話。

  很快就聽到敲門聲,我起身打開門。果然,是一個很可人的女孩,門口的燈
有些暗,但能很明顯地感覺到女孩的皮膚非常白,她的個頭也挺高,大概有個165
左右,穿著熱褲和背心,兩條修長的大腿暴露在我的視線�。

  我是很喜歡看修長的大腿的,當然更喜歡吃。就在這時,我決定把這個女孩
加到我在石家莊的菜單�去。

  女孩看看我,「先生您好年輕啊。」說罷自顧自走進了房間,環顧了周圍一
下,「晚上保證讓您舒坦。」

  「坐吧。」我招呼她坐在床上,「你叫什麽名字?」

  「就叫我小麗吧,反正以後不見面了。」她的眼睛很大,也很亮,看著我的
時候,眼角略有笑意。

  「行,小麗,這麽和你說吧,我是來旅遊的,人生地不熟,所以明天能帶我
四處逛逛嗎?」我直截了當地說。

  「哦?」小麗一愣,「好啊,我就是本地人,這一片可熟了。」她隨即笑了
起來,「這麽說,晚上您不打算吃我了?」說著,她饒有興緻地看著我,把兩條
白嫩的大腿交叉起來,「我還說要是把身子交給一個帥哥,不知道比那些被大叔
吃掉了的姐妹們強多少呢。」

  我咽了咽口水,「小妖精,要不是明天沒人帶路,我這就把你炖了。」

  她吃吃地笑起來,「好啊,您這就把我宰了,然後切下我的腦袋,看看明天
她還能不能認識路。」

  「浪蹄子!」我把她按倒在床上,分開那雙大白長腿,撕扯起她的短褲來。

  小麗很滿意我的反應,「來吧,給我點厲害瞧瞧!」

  一夜無話,我狠狠地蹂躏了小麗一晚上,把她弄得全身癱軟,趴在床上喘息
著。

  「先生您可真厲害。」她用狐媚的大眼睛瞄著我,「要是不嫌棄,回頭讓您
嘗嘗我的味道怎麽樣?」

  我當然巴不得如此,「那咱們可說好了,回頭我玩遍了石家莊,走的時候就
拿你的身子踐行了。」

  「好啊好啊,到時候帶您上我家,讓我媽把我做成抓炒全魚,給您瞧瞧地道
的石家莊美食!」小麗說,「我媽的廚藝可好了,她用做的抓炒全魚,十�八村
可有名了。」

  就這樣,石家莊的行程就安排好了。

  第二天白天,小麗帶著我在石家莊遊玩,而晚上,我們一起去了她在郊區的
家,準備品嘗一下抓炒全魚的味道。

  小麗的母親是個四十來歲的成熟婦人,眉眼之間和小麗十分相似,不過和小
麗略帶青澀的臉龐相比,她更多了些熟女的妩媚風韻。而且身材十分火爆,在寬
松的便服下明顯可以看到那對呼之欲出的巨乳,還有挺翹豐滿的臀部,更別提那
和女兒相比不遑多讓的迷人長腿了。

  看來這趟收獲不小,吃了美麗的女兒,搞不好還能搭上更具魅力的媽媽。

  我趕緊打招呼,「阿姨好!」

  那婦人笑道,「你就是小麗說的年輕客人吧,還真是個帥小夥呢,難怪我們
家小麗說要獻身給你。」「媽……」小麗撒嬌,「你怎麽什麽話都說呀。」「傻
閨女,這算什麽呀,你還和我說,他的床上功夫了得,比你爸爸強多了呢。」
「媽……」小麗臉一紅,轉身進廚房了。

  「嘿嘿。」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賠著笑。

  婦人看著我,「叫我劉阿姨就好了,我這閨女從小就調皮,不過肉質還是不
錯的,用她做抓炒全魚,雖然還早了點,味道應該還是可以的呢。」

  「早了點?」我疑惑道。「難道小麗的肉做這個魚不合適嗎?」

  劉阿姨點點頭,「這抓炒全魚啊,講究的是肉實有勁,吃到嘴�回味無窮,
用的材料大多是成熟了的美豔婦人,那樣的味道才正。」

  「啊,」我看著劉阿姨豐滿的身軀,「那您的意思是,像您這樣的才適合做
咯?」

  劉阿姨笑了起來,美目輕輕瞪了我一眼,「你果然也不是什麽好人,才見面
就打起阿姨我的主意啦?」

  話雖有責怪的意思,她的眼神�卻沒有絲毫怒意,反而帶著玩味的笑,「我
第一次做這抓炒全魚,用的材料就是我的媽媽,她當年剛剛四十歲,正是肥熟的
時候,做出來的味道那個香啊。就是那次我用媽媽的身體招待了小麗的爸爸,我
們才認識的。後來結婚的時候,我又拿同樣成熟的婆婆做了一道抓炒全魚,結果
就遠近聞名了。」說著,劉阿姨總結道,「沒有好材料,想做出好的抓炒全魚可
難了。」

  我心頭一亮,「阿姨,您教我做這抓炒全魚怎麽樣?我也是個廚師,這次是
爲了天下美食出來旅行,一直想學習各地的名菜。我的手藝很好的。」

  劉阿姨一愣,「教你倒是可以的,這�沒有好的材料啊。」

  「那倒未必,我看這材料,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呢。」我走近劉阿姨,摟住
她的腰,「您說,這麽美妙的身子,在餐桌出現的時候得多麽美味啊!」

  劉阿姨輕輕拍了一下我作惡的手,「想得美!我這個食材啊,不能給你用。」
「啊?」我失望道,「不過……」劉阿姨話鋒一轉,「給我閨女用倒是不錯。」

  「太好了,阿姨你的意思是……」我樂了。

  「唉,我今年也四十了,也到了該宰的的歲數了。一直尋思怎麽把這門手藝
傳下去呢,正好你來了,我就把我這身子獻出來,讓你開開眼。」劉阿姨說道。

  「那好,您趕緊去教小麗吧,我等著。」我連忙說道。

  「瞧你那猴急樣,少不了你吃的。」我看著劉阿姨凹凸有緻的身體進了廚房,
樂不可支。

  不多久,小麗出來了,瞪著我,氣沖沖地說,「你給我媽灌了什麽迷魂湯?
她竟然要我把她宰了,做成抓炒全魚!」小麗嘟著嘴,「她可是這兒出了名的美
人,多少達官貴人要吃她的身子,她都沒答應。你怎麽幾句話就把她的身子騙走
了?」

  我大呼冤枉,心想她這還不是爲了你?又不好說破,隻好裝作一副高深莫測
的樣子,「我閱女無數,吃過的女人比你見過的都多,你媽這樣的美熟女吃得多
了,自然知道怎麽對付。告訴你,我什麽也沒說,就勾勾手指頭,你媽媽就哭著
喊著要下鍋了呢。」

  「哎喲,您的魅力可真是大呀,我中了招都不知道呢。」劉阿姨不知什麽時
候從廚房出來,戲谑地看著我。

  「這……」我尴尬萬分。「我開玩笑,開玩笑的。」

  「閨女,你過來。」劉阿姨嗔嬌地白了我一眼,「當媽媽的是爲了你好,快
來把媽媽宰了吧,別讓客人久等了,我教你的那些還記得麽。」

  「當然記得。」小麗氣鼓鼓地瞪了我一下,也進了廚房。

  說歸說,廚房的門卻沒有關上,想必是留給我偷師的,我心想。

  這麽好的機會不能錯過,我趕緊跟了過去。

  這時劉阿姨已經赤身裸體地躺在案闆上,把一個肉感十足的軀體暴露在我眼
前,即使平躺著我也能很明顯地看到她胸前兩座雄偉的山峰,隨著呼吸輕輕起伏
著,看來她也有些緊張。

  熟女的魅力不外如此,我更加期待劉阿姨在餐桌上的表現了。

  「動手吧,閨女。」劉阿姨的聲音有些顫抖。

  「媽,再見了,要是有下輩子,我還當您的閨女。」小麗眼圈紅了。

  劉阿姨閉上了眼睛。小麗拿起一把鋒利的小刀,劃開了劉阿姨的脖子,血立
刻就噴了出來,小麗連忙拿過一個臉盆接住噴出的血,劉阿姨不自覺地扭動起肥
白的身子,但卻配合著女兒的動作,讓自己的脖子對準臉盆。

  我忙走上前,按住劉阿姨的背。過了一會兒,血已經流的比較慢了,劉阿姨
還在輕輕抽搐著,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

  很快,劉阿姨翻起了白眼,似乎將全身力氣都用盡了一般,大幅度地扭動了
一下她豐滿的臀部,隨即不動了。

  就這樣,劉阿姨被宰殺了。她雪白的身子由于失血變得更加亮眼,細嫩的皮
膚也顯得晶瑩剔透,我看著她修長豐潤的大腿彎曲著,展示著她熟女媽媽特有的
肉感。

  小麗接著把她媽媽的肚子剖開,處理�面的內髒。劉阿姨的身子不時隨著小
麗的動作扭動著,好像在配合女兒的宰殺一般。接下來我幫著拿水管沖洗著劉阿
姨空空如也的腹腔,將她洗涮幹淨。

  身上的水珠還未幹透,小麗指揮我把劉阿姨的身子放到一旁的烤架上,用小
火將劉阿姨身上的水氣烤幹,方便下一步的烹饪。

  劉阿姨的身體在火焰上烘烤了一陣,身上的水全被烤幹了,顯出一種異樣的
紅潤來。

  這時小麗點起了另一堆炭火,燒的很旺,將劉阿姨架了上去。這便是所謂的
脍炙人口的「炙」了吧,劉阿姨終于開始了成爲美味的過程。身上的紅潤也越發
明顯,開始散發出誘人的香味來,烤肉特有的濃香搭配熟女的女人味道,我深深
吸了幾口氣,口水都快出來了。不僅如此,劉阿姨肥嫩的身子開始泛出油花,不
時滴到炭火上,發出「茲啦」的聲響,十分吊人胃口。

  如此幾個回合,劉阿姨的身體變得更加紅潤鮮嫩,如極品玉脂一般。

  小麗一邊專注地烤著劉阿姨,一邊飛快地在劉阿姨的身子上灑上五香粉和辣
椒粉,「快,把媽媽擡下來!這魚不能烤太久!」

  我趕緊把劉阿姨從炭火上取了下來,放在一個大白盤子�。

  這時小麗不知道從哪�拿出一桶噴香的醬汁,均勻地倒在烤得焦脆的劉阿姨
身上,一股青煙冒起,和著烤肉與炭火的香味,好像給劉阿姨蓋了一層醬色的被
子一樣。

  「太香了!」我歎道,劉阿姨白嫩的身子覆蓋在醬汁下面,暴露出的部分也
展示著美女與美食的雙重誘惑,讓人食指大動。

  小麗抹了把臉上的汗,笑了起來,「嘗嘗吧,這就是石家莊的名菜,抓炒全
魚了。」說著用手扇了扇,吸了口氣,似乎非常滿意。

  「好好。」我趕緊拿過肉刀,在劉阿姨豐滿的臀部上切下好大一塊肉來,蘸
了點醬汁,咬了下去。

  劉阿姨的屁股上的皮膚已經烤的焦脆,�面的嫩肉卻是爽滑無比,熟女肉的
濃厚經過烤制變得更加明顯,第一口就吃得我滿嘴是她的香油了。「好吃!」我
由衷地誇道。

  品嘗了美味的烤肥臀,我又動起了那雙修長大腿的心思,顧不得小麗好笑的
表情,我生生把劉阿姨的一條大腿掰了下來,握住她的腳踝,大啃了起來。這烤
蹄子味道精妙,鮮嫩的同時帶著無與倫比的嚼勁,口感和味道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從我嘴�化開,直到把一條蹄子吃成了骨頭,我還在回味那香肉帶給我的震撼。

  小麗忍不住笑了出來,「你呀,真是我媽要命的冤家。」我嘿嘿一笑,兩人
對坐著,分食起劉阿姨的美肉來。

  酒飽飯足,餐桌上隻剩下一堆殘骨,我意猶未盡地添著手指,看到劉阿姨的
腦袋被切下來擺在餐桌的一角,「謝謝阿姨的招待!」我對著劉阿姨的腦袋笑道。

  當天夜�,我和小麗又一次地激情相擁,我進入了她一次又一次,腦海�卻
想著那位在案闆上無力掙紮著的熟女身影……

  品嘗了石家莊的經典美食,我又一次準備出發了,食髓知味的小麗和我約定
好,等她變成了像她媽媽那樣美豔動人的熟女時,我就回到這個村莊,把她也做
成美味的抓炒全魚。

  于是,我興奮地奔著下一站,河南而去了。



第三站--河南紅焖羊肉

  有點冷啊。

  總算是到河南了。鄭州的天氣不是很好,有點陰沈,從車站出來,我心想,
這會兒該去哪呢?

  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挺意外的是,司機是一個漂亮的成熟婦人,三十多歲
的樣子,眉眼之間帶著笑,五官也很精緻。

  「這位姐姐,你可真漂亮。」上車之後,我開始套近乎。

  婦人的笑意更濃了,「小夥子最真甜,聽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是啊,我是來旅遊的,姐姐可知道哪�有好吃的呀?」

  熱情的司機給了我答案:「要找好吃的,我們這有一道好菜,紅焖羊肉,姐
姐帶你去看看?」

  「紅焖羊肉?」我好奇地問道,「是怎麽樣的食物呢?」

  「哦,那可是新鄉一絕呢。」婦人開始介紹起來,「它融合了這南北兩大火
鍋的美味,是羊肉中的上品,不但美味無比,還有補氣壯陽的功效呢。」

  聽了這番話,我心動了,「行,麻煩姐姐帶路了。」「好嘞。」

  行車路上,美女司機不停地和我介紹河南的風土人情,我不時插上幾句疑問,
賣幾個乖,逗得她咯咯笑個不停。不得不說,這婦人本是風韻十足,一笑起來更
是帶著勾人的魅力,加上豐滿姣好的胸部隨著笑聲微微顫動,看得我口幹舌燥。

  于是我不安分地手就伸向了美女司機波濤洶湧的乳房。

  「討厭……」婦人輕輕扭動了身子,卻沒有反抗,想必是默認了,我心下一
喜,更加肆無忌憚地揉搓起她的大奶子來。

  婦人還是非常敏感的,被我摸得臉色通紅,輕輕嬌喘起來,「小弟弟,別這
樣……」隻是那聲音有如蚊呐,絲毫不能阻止我的惡行。

  正當我打算加重力道的時候,婦人驚叫了一聲,隨即整個車子失去了方向,
不受控制地撞向了路邊的欄杆。「咚!!」我失去意識前最後看到的是婦人花容
失色的臉。

  「喂,同志,同志,醒醒。」一個略帶冷漠的聲音把我從黑暗中喚醒,我模
模糊糊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在醫院�了。身旁站著一個女警,美麗而又英氣
逼人的樣子,剛剛的聲音應該就是她了。

  「警察同志,發生什麽事了?」我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本能地還是在女警
凹凸有緻的身材上巡視著。

  女警花意識到我不善的眼神,冷冷地哼了一聲,「你們的車在穿越十字路口
的時候沒有放慢速度,正好另一輛車闖紅燈,躲避的時候發生了碰撞。」

  我估計也差不多,「那位司機姐姐呢?」

  女警見我還知道關心司機的安危,眼神柔和了一點,「她沒事,就是車子撞
了一下。」

  「那就好,我可以見見她嗎?我們約好一起去新鄉的。」

  「很抱歉,由于那位司機非安全駕駛,我們要依法處決她。」

  「啊……」我遺憾地歎了口氣,「那我見見她最後一面行嗎?」

  女警見我說得誠懇,點點頭,「跟我來吧。」

  我們來警局的後院,這�被布置地好像巨大的廚房一樣,擺放著各類屠宰女
性的工具和廚房用品。此刻人也很多,我看到十幾個女人排成隊,爲首的一個女
警正在維持秩序,指揮著女人們接受各種屠宰。

  「女性隻要是違反了交通規則,經過我們確認後就會直接送到這�來進行處
理,她們的肉體也會作爲罰款來賠償造成的損失。」女警用她特有的冰冷語氣和
我介紹著。

  這時一個女孩的叫聲傳來,「爲什麽要把我斬首啊,不就是闖紅燈了嗎?」
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掙紮著不想接受處理,被兩名女警強行按倒在木樁上,白光
一閃,女孩的小腦袋就掉了下來。

  「下一個!」女孩無頭的身體被拖了下去,扔在一堆同樣被砍去頭顱的豔屍
上。

  我這時才看到隊伍�的那位女司機,她神情沒落地站在那�,美麗的眼中沒
有多少神采。

  「司機姐姐!」我叫了一聲,女司機猛地擡頭,看到是我,蒼白的臉上帶過
一絲紅暈,「小弟弟,你怎麽來了?你沒事吧?」

  「當然沒事了!」我走過去,「都怪我不好,不該對姐姐動手動腳的。」

  「哪有。」女司機俏臉越發紅潤,似乎想起了在車上我的行爲,低聲道:
「是姐姐技術不好,差點連累你。這下沒辦法帶你去吃羊肉了。」

  「沒事,我自己去就好了,但不能嘗到姐姐的身體,才是真可惜呢。」

  「壞小子。」女司機臉上發燒,一轉媚眼,「誰說你不能享用姐姐的肉啦?」
她看了看周圍,低聲對我說,「姐姐已經認這次事故的責任都在我,隻要你去寫
個報告要求賠償,他們就得把姐姐宰殺了補償給你。」

  「真的?」我大喜過望,「我馬上去寫報告!」

  「回來。」女司機看我猴急的樣子,好氣又好笑地叫住我,「姐姐的身子便
宜你了,不過你得幫我個忙。」

  「沒問題。」我一口答應。

  「看到那個女警了嗎?」女司機被反綁著雙手,隻好努努嘴,我順著她指的
方向看,正是帶我過來的冷豔女警花。

  「那丫頭叫苗冰。冷酷無情又愛找事,我好幾個姐妹都是被她弄進所�屠宰
掉的,你幫我收拾收拾她。」女司機說完這句話,又媚笑著補充了一句,「紅焖
羊肉對材料的要求挺高,最適合的就是那些身材健美,肉質結實的年輕女孩了。」

  我看著苗冰凹凸有緻的身材,咽了一口口水。

  「下一個!」說話間,已經有兩個女警把女司機押走,她被按到在木樁上的
時候還沖我眨了一下眼,「咚」地一聲,女司機秀美的頭顱也掉了下來,無頭的
豐滿嬌軀無助地扭動著……

  我回到警局寫了個報告,很快就批了下來,女司機的美豔身體洗涮幹淨後擡
到了我的面前。

  那女警苗冰也走過來,對我敬了個禮,「同志,這是您所得到的賠償。請問
您接下來去哪?」

  「新鄉。」我撫摸著司機姐姐的臉頰。

  「好的,我們立刻派人送您過去。」女警拿出呼叫機,剛要說話,我伸手按
住她。「你送我去。」

  「我?」苗冰一愣。

  「不行嗎?」我盯著她的眼睛。

  苗冰有些不自然地低下頭,「可以是可以,不過……」

  「不過什麽,走吧。」我拉起苗冰的手,走了出去。

  「你,你不要這樣。」女警一向冰冷的語氣也帶上了一絲慌亂,企圖掙脫我
的壞手,卻被我死死抓住。

  就這樣,我把冷豔的苗冰硬生生地從警局�拐了出來。

  「你……」苗冰俏臉生暈,不知道是生氣還是怎麽樣,幹脆一句話不說,扭
頭進了警車。

  「你開車的技術很好嘛。」上了車後,苗冰隻是冷著臉開車,我沒話找話道。

  女警花仍舊一言不發,專心看著前方。

  我見狀隻好采取另一個我比較喜歡的手段——把手摸向了女警花修長的絲襪
美腿。

  「……」苗冰被我大手襲擊,卻還是默不出聲。

  我加大了手�的力道,揉捏著大腿的嫩肉,同時也向警裙�面深入。

  「嗯……」苗冰見我越來越放肆,忍不住低聲呻吟起來。「不要……」

  嘿嘿,那可由不得你了。

  「警察大人,專心開車呀,要是出了事故你也是要接受處理的哦。」我低聲
說。

  苗冰臉上的紅暈越發明顯,但也隻能把注意力放在開車上,讓我爲所欲爲。

  短短幾十公�路,開了近一個小時才到。而我的手指也早已經將女警花的身
體構造了解了個遍,要不是靠頑強的意志支撐下來,苗冰差點就在車上被我弄高
潮了。

  即使如此,下車的時候苗冰也紅著臉瞪了我一樣,幾乎站立不穩。

  我裝模作樣地扶住她,趁機在她細嫩的腰間大吃豆腐。

  「你的目的地到了!我要回去了。」苗冰無力推開我,用軟軟的聲音說道。

  「你還有力氣開車嗎?不如和我一起去吃吃這個紅焖羊肉吧?」我「好心」
地說。

  我變成這樣還不是你害的,女警花心�暗罵,卻鬼使神差地沒有拒絕,被我
扶進了一家餐館。

  此刻正是餐點,店�的人不少,一股肉香撲鼻而來,客人們吃得正歡,我看
到有幾張桌子擺著都擺著一個大火鍋,�面都是被焖熟的女人,客人們正在忙著
從�面撈肉吃。

  苗冰有些不自在地看著鍋旁擺放著的女孩腦袋,都是和她差不多年紀,讓她
有點恍惚起來。

  後廚也傳來女孩子被屠宰時的呻吟,令她有些耳根發燙。

  不時有炖好的女孩被端出來,美麗的臉頰在熟透了以後顯得更加動人,還帶
著似有若無的笑容。

  這時有一桌客人叫了起來:「老闆,再來一頭肉羊!」

  服務生問:「幾位挑的是哪頭啊?」說著指了指餐館的一角,那�站著十幾
位年輕女孩,都被反綁著雙手,她們似乎對被當成肉畜挑選毫無意見,若無旁人
地談笑著。

  「不用選了,我老婆就行。」一個男子拉起身旁的妻子,把她推到服務員面
前,「趕緊炖上,兄弟們等不及了。」

  那一桌的幾個人都哄笑起來,被當做加餐的女人也羞紅了臉,罵了句「死鬼!」
卻乖乖跟著服務員進了廚房。不一會,那女人的叫聲從廚房傳來,似乎在享受什
麽巨大的快感,隨即「咚」一聲,再也沒了聲息。

  我看到這些場面倒是司空見慣,可苗冰已經羞不可耐,「快走吧,我們換一
家。」

  「都是這樣的,這家還算好了。」

  這時一名服務生迎了過來,「請問是一位還是兩位?」

  服務生見苗冰臉色羞紅,言下之意是問我是兩個人就餐,還是一個人就餐,
把女人當做食材處理。

  我看了苗冰一眼,「你說呢?」

  苗冰坐下後就低著頭,聽到我問她,嚇了一跳,「一個,不,兩個。」

  「這位警察小姐倒是很適合當肉羊呢。」服務員似笑非笑地說了一句,「我
們幾位大廚的技術可是很好呢。」

  「別,別說了……」苗冰局促地說。她不是不知道現在的餐館處理女人的手
段,手藝好的廚師能讓女性被屠宰時體驗到極大的快感,說是極樂至死也不爲過,
但是她的理性告訴她,千萬不能有一點點好奇,否則就沒辦法回頭了……

  我看苗冰的表現就知道她已經動心,于是對服務員說:「麻煩改一下單,就
一位。」

  苗冰驚訝地擡起頭,「你……」

  「你什麽你,不願意麽?」我再一次盯著她的眼睛。

  「……」苗冰此刻也無法表達自己的想法,如果不拒絕的話,再過一會兒我
就隻能上餐桌了,變成香噴噴的肉……好像,好像也不錯。

  苗冰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這時服務員已經拉起她的胳膊,往廚房走去。

  以苗冰的身手,根本不會被這樣輕易拉起來,隻是她又有多少反抗的意思呢?

  我不是自願的,不是自願的……

  女警花給自己解釋著,跟著服務生進了廚房。

  「啊!」粗大的肉棒粗魯地捅進了女警的下體,她猝不及防下被插得渾身發
抖,好容易才把自己的身體從被我摧殘的高潮邊緣控制下來,結果這一真槍實彈
地進入讓她立刻就高潮了。

  「喲,這娘們兒倒挺上道。」大廚很滿意苗冰的反應,緊縮的陰道讓他感到
巨大的快樂。

  苗冰無力地被身後男子抽插著,她緊閉著雙眼,似在享受又不肯接受這樣的
事實——兩個小時前她還是個英姿飒爽的女警察,而現在卻淪爲被人隨意奸淫的
玩物,不久之後還會變成陌生人的盤中餐——她甚至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所以大菜刀呼嘯而下,將女警花的腦袋剁下的時候,她還沈浸在虛幻而強烈
地快感中沒有反應過來,稀�糊塗地丟了性命。

  苗冰的無頭的身體本能地掙紮起來,血噴出一米多遠。

  等女警花的身體漸漸不動了,大廚這才緩緩地抽出雞巴,開始做菜了。

  先洗淨身體,再處理內髒,苗冰健美的身體很快就被切割成幾塊。

  修長的大腿,渾圓的臀部,挺翹的乳房。

  大廚燒了一鍋開水,水沸騰後將肉塊放入焯2 分鍾後撈出,再用熱水沖洗幹
淨,瀝幹水分。

  接著又在鍋中熱油,倒入蔥段、姜片、蒜末爆香後,放入焯好的肉塊,倒入
料酒,翻炒3 分鍾後,加辣椒醬和生抽,炒至美肉上色將炒好的肉盛入砂鍋中,
加入大料、桂皮、香葉和清水,水沒過了苗冰結實的屁股。

  水燒沸騰後,撇去沫子,加鹽、胡椒粉,再加入蘿蔔、土豆塊、紅棗、枸杞,
轉小火炖了一個小時左右,由苗冰制成的紅焖羊肉上桌了。

  看著滿滿一鍋女警花的肉體,早已經饑腸辘辘的我立刻開動了。

  苗冰修長結實的絲襪大腿成了我一個下口的對象,由于炖地非常入味,肉質
酥爛又有嚼勁,非常可口。

  不得不說她平時的鍛煉非常充分,連屁股這樣往往肥肉很多的部位也很有質
感,肥而不膩,濃郁的肉味中又帶有年輕女人特有的清香,回味無窮。

  很快,女警花的肉體被我享用掉了,打著飽嗝出門的時候,我沒有忘記把她
的小腦袋也帶走,此刻苗冰的臉色有些蒼白,卻無法掩飾死前留下的快感痕迹,
緊閉著的雙眼似乎在告訴我,那個倔強的冰冷女警花還沒有屈服。

  我將苗冰的頭和女司機的頭放在一起,兩人生前不對付,但都成爲了我的藏
品,以後也可以一起品嘗我的肉棒,我相信她們一定會合作愉快的。

  司機姐姐的肉體第二天也被我做成了另一道大餐,享受完兩個美女的身子,
我又出發了。



第四站--山東德州扒雞

  德州的扒雞一絕。

  「熱中一抖骨肉分,異香撲鼻竟襲人;惹得老夫伸五指,入口齒馨長留津」
這首詩讓我燃起了對扒雞的濃濃渴望。

  「站住!」

  到了德州的地界,剛出了火車站就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一個小孩從我
對面走來,撞了我一下,隨即轉身就跑。

  我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往口袋一摸,錢包沒了。

  在擁擠的人群中,那孩子的體型如魚得水,一下子就沒人了。

  沒辦法,報警吧。

  火車站的治安一向很不好,不過這次警察的辦事效率讓我佩服,在接到我的
報警後,一名高大健壯的警察讓我在派出所�稍等片刻,不一會兒,他已經拎著
一個小家夥進來了。

  「同志,你的錢包。」

  我拿過錢包一看,東西都沒少,看來還沒來得及花掉。

  「謝謝警察同志。」我這才有空看那個孩子的模樣,「是個女孩?」

  這笨笨的小賊不過十三四歲的年紀,精緻的小臉上兩個烏黑的大眼睛讓人印
象深刻,我毫不懷疑她以後會是個大美人,就是現在也是非常可愛的小蘿莉。

  「才這麽大的孩子,你們要怎麽處理她啊?」看到小美女的樣子,我心�就
沒有什麽氣了,這就是可愛的特權吧。

  不過那警察可沒那麽憐香惜玉,「還能怎麽樣,今天局�的宵夜就是她了。」

  小女孩被警察抓著,本來不安分地扭動著,一聽這話嚇得不敢動了,眼圈立
刻就紅了。

  我最見不得女孩哭了,特別是這麽可愛的丫頭,「警察同志,您把她給我吧,
我出錢保釋她。」

  警察不置可否地看著我,再看看小女孩,「哦」了一聲,對我擺出一個你懂
得的笑容來。

  我知道我已經被他打上了變態蘿莉控的標簽,不過無所謂,隻要是美女,無
論大小我都喜歡。

  不過這樣也好,我沒費什麽勁就把小女孩帶了出來。

  「你叫什麽名字?」我揉了揉她的小腦袋,「不學好。」

  女孩眼�的淚水還沒幹,用她的大眼睛盯著我,「我叫萱萱。」

  「好吧,萱萱,以後不許偷東西了。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我看小女
孩穿著打扮不像孤兒,就知道她應該是和家�人失散了。

  「你不吃我嗎?」女孩驚訝道。

  「我幹嘛吃你?」我更驚訝,我就那麽像怪叔叔嗎?

  女孩癟癟嘴,「媽媽告訴我,那些叔叔覺得我們小女孩好騙,就故意裝作對
我們好,然後把我們騙上餐桌。」

  「哈哈哈,那我現在就要吃你,你怕不怕?」我裝出一副壞人的樣子嚇唬她。

  「不,不怕!」女孩後退了一步,眼�流露出恐懼,但還是嘴硬了一下。

  「小丫頭片子。」我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臉。「你家在哪�?」

  小姑娘垂下眼睛,「我不想回家。」

  「幹嘛不回家,外面有壞叔叔會吃你哦。」

  女孩擡起頭,賭氣似地哼了一聲,「你吃了我也不回家!」

  「好好好,跟我走吧。」我見她也不想告訴我實情,隻好先帶她走了。

  這時萱萱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我奇怪道,「走吧,怎麽了?」

  「我,剛剛跑得太快,扭到腳了……」「唉……」我彎下腰,把她一把抱起,
「這下可以了吧?」

  「嗯!」小女孩笑了出來,「叔叔,其實你是個好人。」

  得了吧,好人我可不敢當。

  到酒店開房的時候,前台小姐見我抱著一個十三歲的可愛小蘿莉進來,眼�
說不出的鄙視。

  我是有苦說不出,小丫頭緊緊摟著我的脖子,深怕我把她丟掉一樣,也許是
比較冷的緣故,感受到我懷抱�的溫度後,居然睡著了。

  「你的房間!604 !」前台小家把房卡摔到我面前,臉上像結了霜一樣。

  到了房間�,把像八爪魚一樣纏著我的小丫頭輕輕放到床上,她還迷迷糊糊
地叫著:「嗯……抱抱……」

  我也不是什麽正人君子,看到小女孩裙子下露出纖細白嫩的小腿,不禁有點
心猿意馬。剛剛又那麽親密地抱了許久,少女身上傳來的體香令我血氣上湧,我
暗罵自己禽獸,竟然對這麽小的孩子有感覺。

  深吸了幾口氣,把內心的邪念壓了下去,突然發現從她身上掉了什麽東西下
來。

  是個粉紅色的小錢包。

  我沒有翻別人東西的習慣,把錢包撿起來放在床頭。

  這時才看到錢包後面有一張名片,上面寫著:XX大學教授,趙世平。後面還
有電話。

  是她的親人嗎?聯系看看吧。

  趁小姑娘睡得正香,我按著名片上的電話打了過去。

  「你好,我是趙世平。」電話接通後,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傳來。

  「你好,請問你認識萱萱嗎?我在她身上找到你的聯系方式。」

  「什麽?」電話那頭很激動,「我是她父親,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女兒在我這�……」我剛想說「你快點過來接
她吧。」就被粗暴地打斷了,「請你放過她,我給你錢!我不會報警的,請不要
傷害她。求求你!」

  我去,拿我當劫匪了。

  「我不要你的錢……」我沒好氣地說,「隻要你……」我還沒說完,又一次
被打斷了,一雙白皙的小手飛快地搶過我的手機,一下按掉了。

  「你幹嘛?」她居然反問我。

  「送你回去啊。」我作勢要拿她手�的電話。

  「不許你打!」她緊緊地把電話捂在懷�。

  「乖,把電話給我,待會給你糖吃。」

  「不要!」我拙劣地哄小孩技巧毫無作用,她完全不吃這一套,我隻好來硬
的了。

  「你幹嘛啊!」見我向她走過去,小姑娘有些害怕地說。

  「你說呢?」我臉上帶著壞笑,一把把她摟住了。

  小姑娘臉一下子紅了,輕輕扭動著,「大色狼……」

  被她嬌嫩的身體磨蹭著我的下體,剛剛壓抑下的欲望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啊!」她一下子被我推到在床上,「不,不要啊……」

  我已經決定推到她了。

  一隻手在她的身上遊走,一隻手將她按住,她有力無氣地想推開我的身體,
卻被我死死按住。

  「色狼,變態……唔……」被我吻住了櫻桃小嘴,女孩的聲音一下就被打斷
了。

  她顯然沒有什麽接吻技巧,被吻的時候由于驚訝連呼吸都忘記了,這就導緻
兩人的嘴唇分開的時候,她已經因爲羞澀和窒息變得迷迷糊糊了。

  「不要……」小丫頭臉紅得像個熟透的蘋果,嘴硬地抵抗了一下,身體卻已
經徹底軟了下來。

  因此我把手從她的裙子�伸進去的時候,她的下身已經有些濕潤了。

  小丫頭認命似得捂住小臉,任我探索她的身體。

  直到我脫下她可愛的小內褲,下體的一陣涼意讓她微微回過神來:「你要…
…幹嘛?」語氣中帶著害怕和欲拒還迎的祈求。

  當然是要重頭戲了,我把手指深入她細嫩的小穴�,她緊緊並攏雙腿,卻把
我的手指夾得更緊,隨著我娴熟地攪動,她被下體傳來一陣陣奇怪的感覺弄得渾
身無力,慢慢松開了雙腿。

  小姑娘臉色粉紅,眼神迷離,已經可以吃了。

  「啊……好痛,嗯……」雖然前戲做得很充分,但這麽小的女孩被破開處女
的痛苦還是不可避免的,「萱萱,好難受,要死了……」

  我進入的同時在她胸前粉嫩的蓓蕾上親吻著,分散她的注意力。下體也在泥
濘緊窄的甬道內艱難抽動。

  還好,她的體質非常敏感,才動了幾下,小丫頭就被性愛的快樂沖昏了大腦。

  「啊……啊……要裂開了……」

  一路而來的疲憊和壓抑被我轉化成了獸欲,狠狠發洩在了這個小蘿莉的身體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丫頭早已經翻著白眼高潮了不知道多少次,口水和鼻涕
都流了出來,幾乎要昏厥過去,而我還壓在她的身上奮力進出著。

  在即將射出的前幾分鍾,我的肉棒用最大的力氣插入她的身體,又緩緩抽出,
小丫頭覺得自己的靈魂都要被抽走了,插入的時候感覺那根壞壞的東西要把自己
給刺穿了一樣,除了毫無意義地呻吟她幾乎做不了別的事情。

  等到我把精液如數洩射在她的小穴�的時候,小丫頭終于支撐不住昏了過去。

  「醒了?」萱萱睜開眼睛,發現我壞笑著看著她,立刻想起剛剛兩人的瘋狂,
臉上紅霞飛過,「大,大色狼……」

  「嘿嘿,你不是很喜歡和大色狼在一起嗎?」

  「才,才沒有呢!」小丫頭轉過頭去,臉已經紅到了脖子根。

  我在她的小臉上親了一下,「去洗個澡,待會帶你去吃扒雞。」

  「扒雞?」小丫頭轉過臉,「大色狼,你吃過扒雞嗎?」

  「沒有啊,怎麽了?」我奇怪。

  「那……」她似乎下了什麽決心,「待會你吃了我好不好?」

  「吃了你?」我更奇怪了,「爲什麽啊?」

  「你不要管,就當幫我一個忙好了。」小丫頭不肯告訴我真相,隻是用她的
大眼睛看著我。

  有這麽鮮嫩的肉吃當然答應了,「可是你還沒有16歲啊,屠宰是要有幼女宰
殺證明的呀。」

  「給。」萱萱在錢包�翻出了一個小本本。

  趙玉萱,13歲,茲證明具備屠宰條件,接受宰殺處理完全由本人自願及監護
人同意。下面是一個龍飛鳳舞的簽名:趙世平,後面跟著小丫頭娟秀的簽名。

  「萬事俱備啊……」我心�琢磨,既然手續什麽都齊全,那我就不用擔心後
顧之憂了,有美味享受爲什麽拒絕呢,看著小丫頭裸露在外面的白皙肌膚,還有
那雙小巧可愛的嫩腳丫子,我感覺餓得不行了。

  「好。待會我們去外面找一家好的店把你加工了。」

  「不用出去了。」萱萱拿起電話,「酒店�就有加工服務。」

  「你好,我們要一隻扒雞,對,材料自備。」萱萱放下電話,沖我眨了下眼,
「大色狼,廚師還有十分鍾就上來了,我先去洗澡哦。」

  女孩子洗澡都是很慢的,我點了一根煙等著。

  不一會兒,聽到敲門聲,進來一個二十來歲的妙齡少女。

  「您好,我是提供加工服務的廚師。」那少女對我鞠了個躬,「請問可以開
始了嗎?」

  「不好意思。」我撓撓頭,「食材還在洗澡呢。」

  「您真幽默。」少女捂嘴一笑。

  這時萱萱洗完澡,披著浴巾出來了。

  「哇,好可愛!」少女看到萱萱的樣子,立刻眼冒金光,沖過去一把抱住了
她,一點也沒有剛剛矜持的樣子。

  「你幹嘛啦!」萱萱奮力掙脫開抱著她又親又摸的女廚師。

  「好可愛啊……」少女不肯放手,繼續她的惡行。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這位妹妹,你不是上來服務的嗎?」

  誰知那女孩轉過頭撇了我一眼,「這麽可愛的丫頭你也下得了手,你這變態
蘿莉控。」說著又在萱萱臉上親了一下。「告訴姐姐,是不是這個怪叔叔欺負你
呀?姐姐給你做主好不好。」

  你比我更會欺負她吧,我看少女一副比我還餓的樣子,不禁汗道。

  「沒有,叔叔對我很好。」小丫頭臉紅了起來,肯定是想起剛剛的美妙場景。
「我是自願的。」

  「你看,不是我逼她的。」

  「哼!」少女沒有理我,繼續和萱萱說話,「那姐姐一定把你做得香噴噴的,
好不好?」

  萱萱露出了笑臉,「謝謝姐姐!」

  「喂,那個變態!」

  少女轉過臉,「叫你啊,過來幫忙!」

  我徹底無語了。

  酒店的設施相當齊全,廚房�什麽材料都有。

  「首先是清洗工作,嗯……洗的很幹淨嘛。」少女摟住萱萱深吸了一口氣,
「蘿莉的味道就是好聞啊……」

  小丫頭看了我一眼,眼神�流露出恐懼。

  「喂喂,你控制點,口水都快流出來了。」我感覺到再不制止她的話,這女
人能把小丫頭生吃了。

  「知道了知道了。」她不耐煩地回了一句,但還是繼續手�的工作,把萱萱
抱起,平放在案闆上。

  「寶貝乖哦,接下來會有點痛的。」她輕輕地撫摸著萱萱嬌嫩的肌膚。

  萱萱點點頭,看了我一眼:「一定要吃幹淨哦……」

  我沖她微笑了一下。

  刀尖沒入女孩身體的時候,她非常乖巧地沒有叫出來,緊緊咬著嘴唇,渾身
發抖,臉色變得蒼白,我有些不忍,于是用手指在小丫頭的下體探入,給她一些
安慰。

  果然,下身傳來異樣的快感沖淡了腹部的痛苦,小丫頭的臉色微微泛紅,感
激地看了我一眼。

  很快,萱萱的小肚子就被打開了,女孩熟練地處理她的內髒。

  萱萱始終一言不發,而我也沒有停下手指的抽動。

  「啊,我有點看不清了……好奇怪,叔叔……」小丫頭語無倫次地叫著。

  我在陰道�抽動的手指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收縮,她高潮了。

  小丫頭弓起身體,頭向後仰起,劇烈地顫抖著,一股清亮的液體從小穴流出。

  高潮後,萱萱漸漸停止了動作,這個可愛的小蘿莉已經變成一塊嬌嫩的肉了。

  之後就是例行的清洗內部,清水把小女孩腹腔�的血水沖洗得一幹二淨。

  一刀下去,萱萱的小腦袋就和身體分開了。

  接著小丫頭的雙手被反綁在身後,兩隻纖細的腳踝也被捆綁在一起,全身被
撒滿了油炸用的面包屑。廚師點起了油鍋,待到溫度足夠,把小丫頭的身體整個
放入,油和肉接觸時發出清脆的聲音。

  廚師細心地翻著油鍋�的肉體,漸漸一股油炸肉的香味傳出,我感覺更餓了。

  炸了一段時間後,萱萱的身體已經變成可口的金黃色,廚師迅速地將她撈出,
放在盤子�。

  當然還沒有結束,廚師又在鍋�放了水,把萱萱再次放了進去,加入了五香
藥料,生姜、精鹽、口蘑、醬油。點起大火開始焖煮。

  小丫頭的身體在鍋�上下翻滾著,好像一條不安分的小美人魚。

  半小時後,不用廚師提醒,我已經可以從濃郁的香氣中知道用小丫頭制成的
扒雞完成了。

  打開鍋蓋,用筷子在萱萱挺翹的小屁股上一戳,毫不費力地沒入了,正是肉
已經焖得酥爛的表現。

  接下來就是裝盤,上菜,開飯了。

  餐桌上一具沒有頭的鮮嫩女體,兩個小時前我們還在做瘋狂的原始運動,而
此刻她就要進入我的胃�,成爲我的一部分了。

  女廚師滿意地看著自己的作品,想必用這麽嬌嫩的肉體制作扒雞也是很難得
的。

  「辛苦了,一起吃吧。」我笑著招呼她。

  她有些失神地坐了下來。

  我已經掰下小丫頭一整條幼嫩的大腿啃了起來,一入口就是滿滿的香氣,
「嗯,香酥可口,油炸的過程讓肉質得到極大的放松,隨後的焖煮又將少女肉的
精華徹底釋放出來,真是無上的美味啊。」

  「你倒是挺懂的嘛。」她略帶諷刺地看了我一眼,也開始細細品嘗起萱萱的
肉來。看得出來,她也很喜歡這美妙的肉體。

  小姑娘的身體沒有多少肉,兩個饑餓的人不一會兒就吃得精光了。

  「真好,可惜太少了。」我意猶未盡地啃著一隻小巧的腳丫子。

  「這麽好的肉太難得了,你們男人就是貪得無厭。」她捧著萱萱的腦袋親了
一口,對我的敵意也沒那麽大了,「這孩子好像在哪�見過啊,叫什麽名字?」

  我隨口回答:「趙玉萱。」

  「什麽?」她驚得連手�的腦袋都差點掉了,「她爸爸是不是叫趙世平?」

  「是啊。」我奇怪她的反應。

  「你惹禍了,趙教授的女兒你也吃?」她眼睛瞪得大大的,難以置信我居然
有這麽大的膽子。

  「怎麽了?」

  「你完了你完了,趕緊走吧。」說完她竟然頭也不回地跑了。

  趙教授,到底是何許人也?

  不過我對老男人沒有興趣,也懶得想,第二天一早,我就離開了酒店,奔下
一站江蘇去了。

  前腳我剛出門,後腳就進來一個氣急敗壞的男人,他對著前台小姐怒聲問:
「是誰把我女兒吃掉了?」

  「是一個叫江秀濤的外地人。」前台小姐被嚇壞了,直接就把我的資料賣了
出去。

  「江秀濤!我記住你了!」



















0.014127969741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