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女友茵惠的淫亂性愛史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女友茵惠的淫亂性愛史

             女友茵惠的淫亂性愛史

作者:sexman321
2013/08/14首發並獨發於:春滿四合院


***********************************
  換一種風格來寫,試試看——關鍵還是想展示我的心路歷程,通過虛擬的女
友來剖析我的內心,我是如何變成現在這樣一個綠妻控的。

  首發獨發四合院,《嬌妻美臀》系列很快就會完結。
***********************************

             (一)《性花初開》

  其實我是一個相信愛情的人,所以才會為了愛情付出一切。其實我是一個相
信諾言的人,所以才會在愛中迷失;其實我是一個愛人至上的人,所以才會最後
流連於此。

  我們的故事需要追述到很久之前,如今我和茵惠已經結婚生子,孩子明年也
要上大學了,但是這些年來,我們的愛情故事很漫長,很曲折,很淫穢。(最初
我從來沒想過為什麼她父母會給她起這麼一個名字,是故意為之還是一語成讖,
想必後者的可能行大一些。)

  我和茵惠是高中同學,從見她第一眼我就感覺自己愛上了她,活潑大方,可
愛清純。那時候的校服讓所有男生女生的身材都看來差不多,除了特別胖和特別
瘦的,學生時代的愛情故事,浪漫而唯美。

  我在不太影響學習的情況下,開始了對茵惠的追求,找各種機會接近,最常
見的當然是學習,無論會與不會的問題,總是找各種機會向茵惠尋求解答,其實
我成績比她好。一來二去之後,我們之間終於有了朦朦朧朧的互生的情愫,小禮
物、小詩、小紙條,偶爾在週末打著學習的旗號在校園裡面散步,那時候的愛情
是浪漫而唯美的。

  高一的寒假如約而至,卻成了我們各自最難熬的一段假期,我們不約而同的
提前兩天返校,我是上午,她是下午,上午我去找她,下午她來找我。那是我們
第一次牽手,我們傻傻的坐在市中心的花園,有說不完的話,有訴不盡的情思。
那天晚上,我們第一次接吻,那種感覺很奇妙,就如觸電一般。

  那時候我們不懂開房,也不願回校,就在市中心的花園裡坐了一夜,時走時
坐。我們遇見了不下六對在花園裡面偷摸親熱的情侶,我們彼此都心癢難耐,但
不知道該怎麼做,牽手、擁抱、親吻,樂此不疲,覺得這就是愛,這就是一切。

  半夜兩點,夜色有些涼了,我把茵惠抱在懷裡,生理反應讓我射在褲襠裡,
但我沒有任何進一步的動作,連摸胸都沒有。但那一夜的後半夜,我們在離我們
不遠的一張公園長椅上親見一場活春宮,但那時的我們真的什麼都不懂,都覺得
燥熱,但都沒有進一步的動作。我想,那就是真愛了。

  後來的週末,我們經常夜不歸宿,整個市區的各個免費公園都留下我們的足
跡。終於在天涼之後,我們去開了房,那是我們的第一次,幸好我把我的內褲墊
在下面,白色的四角運動短褲上映上了殷紅的鮮花,至今收藏。

  說不影響學習那肯定是騙人的,初嚐禁果的我們開始不知道節制起來,而總
開房又沒有那麼多的錢,於是,公園的長椅、校園晚上的衛生間,都成了我們的
歡樂夫妻房。

  兩個月後,茵惠第一次懷孕了,我們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認識的
高一屆的一個朋友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他叫明亮,是體育特長生,聽說他從初中
至今已經交過四個女友了,帶女友打胎就有七、八次,我和他也是偶爾認識的,
不算熟。

  茵惠懷孕,總是要我來想辦法,我只好去找明亮。在校外小飯館裡面喝了三
瓶啤酒後,明亮答應帶我和茵惠去做人流,因為我實在太緊張了,而且一臉學生
像,明亮最後一把摟住茵惠說:「還是我來吧!」茵惠略微掙扎著就讓明亮摟著
了,畢竟懷孕是件大事,搞不好還會給學校開除,所以人流必須儘早。

  我默默的跟著他們,明亮輕車熟路摟住茵惠去了醫院的婦產科,排隊掛號交
費,都是明亮辦的,甚至錢都是他出的,我那是根本沒感覺到不對,雖然我幾次
看見明亮的手在茵惠的臀部上揉捏按摩。

  想不到人流室的人不少,也有不少跟我差不多的青澀少年,都是成雙成對摟
在一起,還有不少時不時地互相接吻的。護士讓不相干的人出去,每個病人留一
個人陪,離開的自然是我。離開前回頭一瞥,驚見明亮吻上茵惠,茵惠躲開嘴,
吻在了臉頰。我不甘心,又不能不走,便在門口偷看。

  明亮在我離開後對茵惠上下其手,茵惠不敢太過掙扎,最後全面淪陷,明亮
的一隻手伸進茵惠的胸口,一隻手從腰部伸進褲子,小嘴也被明亮徹底攻破,我
感覺到明亮一定把舌頭伸進了茵惠的嘴裡,茵惠放棄了反抗。

  我很想進去制止,但是還沒等邁步,一個護士過來一把將我拉開:「偷看什
麼!年紀輕輕的,都是別人的老婆女朋友的,你怎麼回事?」我真的很想大聲說
我的女朋友在裡面,可是不敢,更不知道該怎麼做。

  護士離開的時候把門關上了,我只好在外面的長椅等待,心卻隱隱作痛。近
兩個小時後,茵惠和明亮才出來,看得出茵惠還是比較虛弱的,明亮沒有再霸佔
茵惠,把她還給我,我摟著茵惠,默默的離開醫院。

  明亮告訴我讓茵惠好好休養一個禮拜,但我們沒有條件,只能讓茵惠回去宿
舍。最後明亮說,把他租在校外的房給我們用三天,他住宿舍好了,猶豫了幾分
鐘,我和茵惠同意了,去了明亮的租住房。

  當晚我摟著茵惠悉心照料,畢竟是年輕人,茵惠很快就恢復了,但是醫生說
沒過一個月不能同房,我和茵惠就限於互相撫摸,彼此渾身都燥熱不已,但我們
都沒有衝破防線。

  我忍不住問茵惠明亮摸她吻她的事情,茵惠嬌羞的不肯說,說是裡面的人都
這樣,只有這樣醫生才認為他們是一對,要不然會懷疑。我聽後,只覺得胸口鬱
悶,無處發洩,而茵惠也像做錯事了一樣小心照顧我,最後用手幫我射出來了。

  第二天給茵惠請了假,我回去上課了,中午就匆忙趕到明亮的租住房,沒想
到明亮竟然也在。茵惠躺在床上休息,而明亮竟然買了午飯回來,正在等我,但
我感覺他們似乎有些不自然,茵惠的臉紅紅的,躺在被窩裡面不肯起來。

  我走近床邊,要扶茵惠坐起,才發現茵惠的襯衫扣子都開著,褲子也褪在臀
部以下。我用被子擋住給茵惠扣好衣扣、拉起褲子。明亮匆匆吃了兩口就走了,
只留我和茵惠的時候,茵惠卻撲進我懷裡哭了。原來上午十點多的時候明亮偷偷
回來了,茵惠以為是我,迷迷糊糊的喊了我一聲便繼續睡著,想不到明亮卻對茵
惠上下其手。

  雖然有醫生嚴令不得同房,但那時候我們真的慾火很盛,茵惠放開身心讓撫
摸,可是褪下褲子到臀部後,明亮一把拉過茵惠,粗大的肉棒直接插入茵惠的陰
道,茵惠在刺激舒服和暴漲滿足之下也發現不對,拼命掙扎,但明亮是體育生,
技巧也非常好,很快茵惠只能放棄掙扎,任明亮施為,最後發射在茵惠的小穴深
處。也是這次之後,我們才知道原來還有避孕套這樣的東西。

  我當時就要去找明亮拼命,但是茵惠死活攔住我,怕我吃虧,當時情況我如
果真的去找明亮,吃虧是肯定的,挨打不說,如果再把茵惠懷孕人流的事情公佈
出來,估計我和茵惠都會被開除。

  強忍著憤怒,我跟同學借錢,自己租了個房子,跟茵惠搬了進去,開始了我
們的甜蜜生活。但是茵惠被明亮強姦的事情總是不時地浮現在我腦海,終於在一
次刺激的性愛中,我滿含醋意並用顫抖的聲音問茵惠,那天明亮是怎麼樣強姦她
的,茵惠身體一僵,沒有回答。我們彼此沈默,整夜都沒再說話,但這事情卻一
直橫亙在我心中。

  數月後的一天,我本要補課,茵惠先回了組住房,但我們老師臨時有事,取
消了補課。回到租住房時卻讓我撞見了讓我心碎欲絕的一幕:在我們租住房的溫
馨愛床上,茵惠跨坐在赤裸的明亮身上,身下移動,讓明亮那根醜陋粗長的肉棒
在她的嫩穴中進出,淫水翻飛,浪語不斷。

  「小淫女,怎麼樣,我這個老師不錯吧?跟你說了,做愛也是要人教的,哥
哥可是免費教你了,然後你把學會的做愛功夫跟你老公去用吧!」

  「謝謝老師!謝謝明亮哥!哦……你插得我好舒服,比我老公舒服多了,我
要好好跟你學。哦……」

  隨著明亮猛烈的向上挺動,茵惠軟倒在了明亮的身上,從後面能看到明亮那
根大肉棒從滿根盡入到慢慢移出,僅剩下龜頭在茵惠的陰道裡面,而那根醜陋大
肉棒還在不斷跳動。

  我不顧一切衝進房間,想一把拉開茵惠、抄起椅子要砸明亮,但是茵惠身上
光溜溜的根本拉不起來,舉起的椅子砸不下去。而明亮一把掀起茵惠,拉過枕頭
迎向我的椅子,然後飛起一腿把我踹倒。我確實不是他的對手,畢竟我的生活主
要是學習,而他的生活卻主要是鍛煉。

  幾下我就被他打得鼻青臉腫,按倒在地上,最後竟然拿繩子把我捆起,用茵
惠的沾滿淫水的內褲把我嘴塞住了,這過程中,茵惠不斷地要攔住明亮,都被明
亮掀翻在床上。捆住我之後,明亮在我眼前強姦了茵惠三次,茵惠第一次反抗激
烈,第二次無力反抗,第三次我能看出茵惠已經在隱約的配合明亮的姦淫。

  之後,我和茵惠哭著分手了。

(二)《愛深慾重》

  什麼叫愛,我不知道,一見鍾情或許是愛,相見歡或許是愛,想要長相廝守
或許是愛,想要擁有一生或許是愛,對方無論好壞都可接受或許是愛,明知不可
以卻依然想念或許是愛,分手後依然留戀或許是愛……

  可到底什麼是愛?「如果你不能愛我,就請原諒我的痛苦。」我不知道什麼
是愛,可我知道我依然愛著茵惠。

  分手後,我把心思放在了學習上,高二整整一年我的成績直接竄至了年級前
五名,而茵惠,她的成績落後到了年級後三十名。我和茵惠都彼此躲避著對方,
我刻意過濾掉了一切跟茵惠有關的消息,她也再沒有找過我。

  我帶著痛苦絕望和對愛死心的狀態,化悲痛為力量,感覺自己今生都不會再
愛,進入了高三。我們學校是重點中學,為了升學率,在高一和高二時候就學完
了整個高中課程,高三一年都是復習考試衝刺,應對高考。

  每月一次的模擬考,我都保持年級前五,成為校園的風雲人物,我只盼著高
考快點來到,結束這讓我痛苦和絕望的高中生活。我知道自己心底極愛茵惠,可
是她飛舞著長髮、赤裸身體跨坐在明亮身上喘息呻吟的影像在我腦海揮之不去,
我放不下卻又無法接受,甚至不敢面對,只有逃避。

  高三對於別人來說也許沈重,對於我來說卻是輕鬆自如,沒有新的知識點,
只是一次次的重複再重複的備戰高考,各科的知識點我都已經滾瓜爛熟,沒有什
麼難度了。於是空虛便乘虛而入了,我矛盾的思念著茵惠,曾經被我刻意過濾掉
的茵惠的境況突然湧入我的腦海,是我更加痛苦。

  我和茵惠分手後,茵惠就跟明亮同居了,他們花樣百出的性愛傳遍了校園,
租住房、教室、操場、廁所、宿舍樓……能想像到的地方都留下了他們性愛的足
跡。當然這些都是流言,難辨真假,但是結合茵惠馳騁起伏在明亮身上的最後畫
面,我相信這些都不是捕風捉影。

  高二下學期,茵惠和明亮據說分手了。而茵惠不知道為什麼開始在體育特長
生圈子裡混,高一級的、本級的、低一級的,總共三十幾個體育特長生,至少有
二十個男生跟茵惠傳出過緋聞。流言非常不堪,這時候的茵惠已經被人起了外號
叫做「男生公廁」,一些不懷好意的男生開始盯著茵惠,作出各種挑逗和調戲。

  後來高二快結束的時候,茵惠正式和低一級的一個體育特長生小龍確立了關
係,兩人出雙入對,但依然是一片淫聲傳遍校園,甚至比跟明亮在一起時候有過
之而無不及。

  高二結束時,明亮高考也結束了,茵惠和小龍出席了明亮高考後的告別酒宴
(就是一幫體育特長生和他們較好的一群同學狂歡喝酒),據說小龍被灌醉了,
而茵惠則被明亮拖進廁所去了。後來聽說明亮的這群朋友陸續依次去了廁所,而
茵惠直到所有人都離開後才從廁所出來。

  還有許多不堪的流言,我在高三完全放鬆沒有壓力的生活下,不可抑制的想
起這些,並呈現想像的畫面在腦海,永遠都是赤裸的茵惠騎坐在不同男人身上,
長髮隨著她身體的上下起落而飛揚,想像中還有汗水飛濺,而茵惠的淫聲如雷貫
耳。我在一次次的自我折磨中,終於有一天感覺壓縮到極致的心突然瞬間膨脹,
腦海裡一片空白,而陰莖瞬間勃起,突然狂射,被子裡面一片狼藉。

  那天晚上,我自與茵惠分手以來第一次蹺課,沒有上晚自習,獨自來到了當
初曾和茵惠共同留戀過的市中心花園,獨自坐在曾擁著茵惠坐過的長椅,直到深
夜,驀然見到一個熟悉的落寞身影走近,竟然是茵惠!

  她看見我,匆忙轉身,快步離去,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追上了她,擋在她
的面前,她低著頭,沒有說話,我們就這樣沈默相對,兩分鐘,茵惠哭了。我覺
得心底萬千話語,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然後默默地把她擁進了懷裡。

  那天晚上我們又去開房了,茵惠始終沒有說話,我也一直沈默。在沈默中我
褪下了茵惠全部衣衫,與她赤裸相對,腦海裡面全是真實和臆想出的茵惠的淫亂
畫面,那一刻,我的身體突然變得無比激動,粗大的肉棒變得堅硬無比,突入了
茵惠身體,那種久違的快感充盈全身心,茵惠在我的猛烈穿刺下發出極其淫蕩的
呻吟和喘息。

  我近半個小時的猛烈抽插,茵惠應該來了至少兩次高潮,開始求饒,不斷地
讓我輕點,我惡意的加大力度,提高頻次,近二十分鐘後才直抵茵惠的花心,精
液狂湧。茵惠癱軟在我身下,臉上佈滿淚痕,但淫穴緊縮把我鎖住,我們相擁在
一起,久久不動。

  過了很久我才開口:「茵惠,我愛你。」

  茵惠哭了:「我也愛你。」

  「那你是為什麼……」

  茵惠只是哭,不肯說話,只是喃喃的說:「我也愛你,我也愛你……」

  後來的一年,茵惠回歸了正軌,我天天都給她補課,陪她學習,我們形影不
離,在校園裡掀起了不小的風波,但我我行我素,毅然站在了茵惠的身邊。高三
下學期,茵惠的成績進入了年級前五十名,我已經是年級前三,大家也默認了我
和茵惠的關係。

  曾經有幾次小龍和其他混混學生找過我,但都被我的狠話嚇跑了,我後來回
想起自己跟他們說話時,應該是面容猙獰的。後來我們的生活規律得如同已婚多
年的夫妻,每週固定做愛兩次,其它時間認真學習。和茵惠分手那一年多的經歷
我沒再問過,茵惠也沒有提起,雖然這些真實和臆想交織的畫面始終橫亙在我腦
海。

  每次做愛都暢快淋漓,我總覺得茵惠的技巧很好,每週兩次的做愛,每次都
會在她的口中和嫩穴中發射兩次。我們做愛的時候基本沒有話語,沈默,而茵惠
則嬌喘著享受。

  高考結束,我遷就茵惠跟她報考了同一所大學,暑假還一同去了郊遊。上帝
跟我們開了個玩笑,郊遊時候遇見了明亮和他現在的女友,一個嬌小玲瓏美貌的
文靜女孩,明亮主動過來跟我們打招呼,介紹他女友跟我們認識,但我們匆匆寒
暄過後,便逃也似的離開了。

  回到城裡,我終於再次問了茵惠當時及之後一年多的情況,茵惠告訴我,她
不喜歡明亮,也不喜歡小龍,可是身體卻無法控制,無法反抗。那一年多的流言
裡面,很多都被誇大了,被別人惡意的渲染著,其實這一年多,茵惠也就被明亮
和小龍操過,其他人有約會過、有牽手過、有抱過和親過,但都沒有做過愛。

  不過,明亮的告別酒宴上,他被明亮拖進廁所裡操過,後來陸續有五個男生
進來插入過,但茵惠也不知道是誰,因為一直被明亮抱著操。後來的五個都是明
亮讓茵惠趴在他身上口交的時候被從後面插入的,明亮壓住她的頭不讓她看,而
且每次被別人操過之後,明亮都會把雞巴插進茵惠被射過的嫩穴,雖然很羞恥,
但是很刺激、很舒服。

  茵惠也坦然告訴我,她真的控制不了自己,身上有兩個部位被男人握住就會
很徹底癱軟。那是乳房上的兩顆櫻桃和嫩穴:小櫻桃被手握住或者被嘴含住,會
自然的放棄抵抗,而陰部被大手整個包住揉摸幾下,甚至會主動求歡。

  明亮就是發現了茵惠身體的特點,才可以在校園裡面的各個地方姦淫插入茵
惠,而小龍則是茵惠自己實在隱忍不住,主動求歡找上他的。

  聽完茵惠的說法,我立即含住了她的豐乳,茵惠真的嚶嚀一聲倒在我身上,
全身無力。

(三)《性不自禁》

  大學生活與高中不同,沒有人再逼著你學習,全靠自覺,空閒和自由的時間
比較多。我和茵惠高中的底子都比較好,學習一點也不吃力,同時家裡給的生活
費也比較充裕,我們自然在校外置了一個愛巢。

  經過上次和茵惠的坦然相對,我們開始逐漸放開了身心,性事變得更加如火
如荼,我慢慢地喜歡上了在做愛的時候跟茵惠聊她之前的性事,比如明亮都是怎
麼操她的,他的雞巴怎麼樣,跟明亮操的時候舒服不舒服,小龍的雞巴怎麼樣,
他會怎麼操……等等。

  一開始茵惠還不好意思,還會害羞,當然更多的時候是怕我生氣,可是次數
多了之後,茵惠也發現我一說起她跟明亮和小龍做愛的情形就激動難耐、雞巴更
硬,性交得更加持久,然後茵惠慢慢地也放開了,開始更加淫蕩起來。下面擷取
部份對話供朋友們分享。

  「茵惠,明亮是怎麼操你的?」

  「就是用雞巴插你現在插的地方。」

  「這地方叫什麼啊?」

  「叫騷屄,是茵惠的小騷屄。」

  「明亮操得你舒不舒服?」

  「舒服,明亮操得老婆好舒服啊!」

  「那你是不是也叫他老公啊?」

  「嗯,茵惠的小騷屄都叫他操了,當然要叫他老公啊!」

  「明亮喜歡用什麼姿勢操你啊?」

  「什麼姿勢他都喜歡,明亮只要把雞巴插進我的屄裡就行。」

  「那老婆喜歡什麼姿勢?」

  「只要雞巴插進來,讓我的小騷屄舒服,什麼姿勢都可以。」

  「我要一個老公的專用姿勢,以後這個姿勢只能留給老公操。」

  「來不及了啊!老公,明亮操你老婆的時候什麼姿勢都用過了。」

  「是嗎?氣死我了,我要操回來……」

  「嗯,抱著、站著、躺著,側著,叉開腿併起腿,趴著,撅起屁股……你老
婆的什麼姿勢都給明亮玩過了。還有些姿勢明亮玩過,老公你還沒有玩過呢!」

  「那你快從實招來,老公也要操回來。」

     ***    ***    ***    ***

  「以後還會不會給明亮操?」

  「老婆也不知道,他知道我的敏感部位,要是給他握住了乳房或者摸到了我
的屄,我也沒辦法。」

  「不行,不許你主動。」

  「可是老婆也控制不了啊!他要是硬來,我也就只能讓他操了。」

  「那不許他射進去。」

  「那怎麼辦?給他操都操了,他要想射進來我也沒辦法,只能讓他射了。」

  「是明亮的雞巴大,還是老公的大?」

  「都好大、好粗啊!明亮的更長一點,老公的龜頭更粗。」

  「那誰操得你比較舒服?」

  「都舒服,只要是大雞巴插進來都很舒服……」

     ***    ***    ***    ***

  「你以後還會不會背著我跟別的男人搞?」

  「不會的,不過我會讓你知道我給別的男人操。」

  「茵惠小騷貨,竟然還要給我戴綠帽子。你氣死我了,看我不操死你!」

  「老公,我也沒辦法,我也不想騙你嘛!萬一那些男人硬是要操我,我只能
叉開腿讓他們插進來了。」

  「那是不是隨便什麼男人都可以來操你啊?」

  「可以啊,只要摸我的奶或者摸我的屄,我就會讓他們操。老公不許出賣老
婆,要是讓大家知道我的弱點,估計所有男人都會來操我的,那樣你的老婆可就
要被別的男人玩死了。」

  「萬一明亮告訴別人怎麼辦?」

  「沒辦法,告訴了別人就只好讓別人操了,除非你一直跟著我,一起保護我
啊!」

  「那老公不在身邊呢?」

  「那我也沒辦法,就讓他們操你老婆囉!反正也不少一塊肉。而且你不是說
嗎,老婆越操越嫩啊!」

  ……

  雖然我知道這些都是淫話,不一定會真的發生,但我知道茵惠的身體真的是
一碰就濕,碰到乳頭和騷屄,就會輕易地徹底淪陷。我有些難受,知道以後我的
綠帽子可能不會少,但是想到既然這樣,那怎麼高二時候那麼多男生跟茵惠約會
過,怎麼就沒上她呢?茵惠一語道破天機:他們沒膽。

  好幾個男生都碰到了茵惠的乳頭,雖然隔著衣服,但茵惠軟倒之後他們沒敢
進一步索求,而畢竟那時候的茵惠還沒有那麼大膽那麼主動。可是到了現在,被
我如此經常的性愛洗禮,茵惠的身體特質愈發明顯了,我稍微一碰,她就濕成一
片,然後主動求歡。

  基本上發展到現在,我們每天都要做愛,而且性慾還有增強的趨勢。剛做過
還好,能忍五分鐘左右,如果一天沒做,又是手直接碰觸到乳頭的話,基本上就
跟吃了春藥一樣控制不住。不過茵惠也說是因為跟我沒有顧忌,完全放開,如果
是陌生人,怎麼也能控制十到十五分鐘……

  才十五分鐘,天哪!我幾乎要崩潰了。茵惠竟然性不自禁到這樣的地步,我
不知道這樣下去是福是禍。

                (待續)






















0.016211986541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