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  我的性奴老婆1-1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2013-12-7 09:50 編輯

(續1)

  小詩忐忑的跟著那個流氓走進了巷子,這條巷子很偏僻,平時沒什麼人來,
流氓走在前面,時不時的回頭用一種猥瑣壞笑的表情看著小詩。兩人一直走出巷
子,繞過幾個街道,來到了一個破舊的庫房,週圍很偏僻也很破舊,看樣子廢棄
很久了。

  流氓拿出鑰匙打開庫房的門,示意小詩進去,小詩有些害怕,但又想到照片
在對方手上,咬咬牙走了進去。剛一進去,流氓就順勢將門關上了。

  裡面一片漆黑,小詩有些驚慌,緊接著燈突然亮了,小詩這才看清楚週圍的
環境。至少三、四百平米的空間,雜七雜八的放著很多生活用具,看起來好像是
有人在這住一樣。不過最後最高處邊緣有兩口半米見方的通風口,沒有窗戶,所
以才這麼黑,這麼悶。

  「這地方跟你住的別墅差很多吧?沒辦法,像我這種小人物就只能夠住在這
裡。」流氓說了一聲,自顧自的走到旁邊的床上坐下來,拿出煙來點上,叼著朝
小詩擺手:「還不過來?都是出來賣屄的婊子了,難道還嫌棄老子這裡髒?」

  「你到底是誰,怎麼知道我的事情?」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這騷貨背著老公給人當性奴,還出來賣屄接
客,怎麼?難道還怕別人不知道啊?操,要不是操你一次太貴,老子早就去光顧
你了。不過我是真沒想到這麼漂亮端莊的護士竟然有這麼風騷下賤的一面,看來
越是高貴的女人就越是風騷,這話果然不錯。」

  「那……那是以前,我現在已經不做這些了。你……你找我來到底想怎樣,
照片是不是在你手上?」小詩猶豫的問道。

  「照片當然在我手上,我可是每天都看著你的照片打手槍呢!現在終於不用
打手槍了。你放心吧,我不會把你怎麼樣的,只不過讓你做你之前做過很多次的
事情而已。」流氓壞笑的說道。

  小詩明白了,流氓竟然跟張海當初一樣,用照片威脅自己。好不容易離開了
張海,自己已經過上了正常的生活,難道還要回到以前?只是從張海變成了這個
流氓?

  「你休想!」小詩搖頭說道:「那些只是我以前做的事情,我現在是絕對不
會做的。你最好把照片還給我,否則的話我就報警!」

  「臭婊子,給臉不要!」流氓猙獰的罵道:「報警是吧?行啊,反正老子剛
從裡面出來沒多久。不過,就算你報警了,我充其量也就是進去蹲個十天八天就
出來。可你呢?你老公會知道你背著他做的事情,你醫院的同事也會知道,到時
候看誰倒楣!」

  流氓的話讓小詩一下子猶豫了,如果真的是這樣,不用說,倒楣的肯定是自
己,老公、工作,生活將會被毀於一旦。而他只是個爛泥般的流氓,光腳不怕穿
鞋的,他當然不怕。

  看到小詩猶豫,流氓站起來猛地抓住小詩的頭髮,直接將她拉到了床邊,緊
接著一個巴掌直接打在小詩的臉上。小詩被打得有些懵了,覺得很委屈,但同時
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似乎又回到了身體裡。

  「賤貨,你以為自己是什麼好鳥?你不過是個背著老公找男人,讓人調教成
下賤的性奴,還跑去賣屄接客的臭婊子。你以為你比我高貴?你以為你有什麼資
格看不起我?」流氓惡狠狠的罵道,伸手將褲子一脫,硬梆梆的肉棒挺了起來:
「跪下,給老子含雞巴。」

  小詩很猶豫,流氓卻沒給她這個機會,直接將小詩按倒在地上,將雞巴湊了
過去。頓時一股腥臭味傳來,讓小詩有些作惡,下意識的想要扭頭,流氓卻捏住
了她的下巴,將雞巴直接塞了進去。

  粗大的肉棒被塞進嘴裡,那股味道讓小詩有些反胃,也不知道他多久沒洗過
了。可是她根本沒有吐出來的機會,流氓按著她的腦袋已經抽插了起來。

  這種野蠻羞辱的行為漸漸地讓小詩原本已經壓制住的變態念頭又升了起來,
她想到之前被張海調教淩辱的時候,想到了那種明明感覺到羞辱下賤卻又讓自己
甘之若飴、迷戀著迷的快感。一下子她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竟然不覺得這股味
道有多麼難聞,彷彿有一種奇異的快感讓她全身興奮不止。

  流氓發現了小詩的變化,罵了一聲臭婊子,然後坐在床上鬆開了小詩。小詩
彷彿沒有聽見,也沒有趁機掙脫,原本是蹲坐變成了雙膝跪地,一手握著肉棒開
始主動地套弄了起來。

  她突然發現這流氓的肉棒竟然很粗大,一隻手握著居然還有大半部份足以讓
自己含住,竟然絲毫不比張海的小,而且比張海的似乎還要粗一些,顯得特別猙
獰。小詩能感覺到自己的屄已經濕了,濕得非常厲害,她開始渴望這根肉棒能夠
插進自己的身體裡。

  「婊子,想老子的大雞巴操你嗎?」流氓得意的問道。

  小詩沒有說話。

  流氓忽然抓著小詩的頭髮將雞巴深深的插了進去,然後猛烈的撞擊了幾下,
這種窒息難受的感覺讓小詩嘔了幾下差點沒吐出來。

  「說,想不想老子的大雞巴操你的騷屄?」

  「想……」小詩忍不住說道。

  「賤貨,想什麼?說清楚!」

  「想大雞巴插進我的騷屄。」

  「媽的,剛才還裝純潔,一副貞潔烈女的樣子,現在就求老子操了你嗎?真
他媽是個賤貨,打你罵你你才爽!還他媽愣著幹什麼?自己把衣服脫了!」流氓
得意的罵了一聲,對著小詩的腦袋就是一巴掌。

  小詩被打得皺了皺眉,很快地將身上的衣服脫得乾乾淨淨,不知是怕被打,
還是著急被操。

  「媽的,身材真好。」流氓不客氣的伸手在小詩的奶子用力地捏了一把,僅
僅是一下就將奶子捏得通紅。小詩忍不住哼了一聲,沒有反抗。

  「還他媽愣著幹什麼?騷貨,還不自己趴好撅著屁股求老子插進去?」流氓
惡聲惡氣的罵道。

  小詩只好爬上床撅好,雙手主動將屁股掰開,小聲的說道:「求……求你插
進來。」

  流氓伸出手在小詩的騷屄上摸了一把,上面沾滿了淫水:「濕成這樣,你還
真是欠操啊!臭婊子,以前你也是這麼求張海操你的嗎?媽的,老子說過,以前
你個騷貨怎麼跟張海當性奴,現在你怎麼給老子當性奴,明白了嗎?婊子!」

  流氓在她白嫩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小詩頓時顫抖的哼了一聲:「明白了,
主人,求……求你用大雞巴狠狠地操母狗的騷屄吧!」

  「這他媽才對!」流氓滿意的哼了一聲,也沒用手扶著,也沒找位置,離得
老遠猛地就將雞巴插了過去。雞巴插到邊上順著濕潤的淫水直接滑進了騷屄中,
幾乎是整根沒入。當進來的一瞬間,小詩就忍不住發出了滿足的浪叫,騷屄緊緊
地夾住了肉棒。

  「之前聽說你的屄很厲害,很會夾,果然是這樣啊,而且竟然還這麼緊,真
是天生就是用來被男人操的婊子。」流氓按住小詩的腰部,肉棒狠狠地抽插了起
來,隨著肉棒進進出出,「噗哧、噗哧」的水聲異常清晰。

  「啪啪啪啪……」雞巴一下下的撞擊著小詩的屁股,就如同高速的小馬達一
樣。小詩被操得淫叫連連,沒多久的工夫竟然高潮了。

  「這樣就爽了?媽的,是不是很久沒被野男人操過,太興奮了?」

  「是,是∼∼啊……你……你輕點∼∼」小詩求饒的說道。

  「放屁,操你這種婊子還需要輕點嗎?就得狠狠地操,用力地操。婊子,你
說男人應該怎麼操你?」流氓將一隻腳踩在床上,分開腿用力地抽插。

  「應該用力地操,狠狠地操……啊∼∼主人,母狗錯了,母狗是婊子,只能
讓男人用力地操……」在流氓的抽插下,小詩竟然隱隱的感覺到快要高潮了,竟
然連續高潮,這讓她再也顧不得什麼了,只希望肉棒能夠更快更用力地操自己。

  「果然是個賤婊子,哪怕再高貴也始終是個被男人操的爛貨!」流氓罵了一
聲,操得更加用力了。

  就在這個時候,小詩的電話突然響了。小詩反應有些遲鈍,剛反應過來的時
候流氓已經將她的電話拿在了手上,就在小詩打算去搶的時候,肉棒卻又一下子
插了進來,頓時讓她軟綿無力,興奮得顫抖。

  「婊子,你老公打電話來了哦!要不要告訴他你這個臭婊子正在被我操著?
告訴他你這個爛貨正在求我的大雞巴狠狠地操你?」

  「不,不要,求求你千萬不要!你想操我,隨便操,怎麼操都行,千萬不要
告訴我老公,我求求你了。」小詩連忙哀求著,這事絕對不能讓老公知道。

  「這可是你說的,從今以後你就是老子的性奴,明白了嗎?」流氓得意的笑
了一聲,將電話遞給小詩。小詩調整好呼吸,哀求的看著流氓希望他別出聲,然
後才接通電話。

  「喂,老公啊,你在公司啊?嗯,是呀,我剛剛下班,剛才電話放在包……
啊∼∼裡沒聽見,嗯嗯∼∼有……有什麼事嗎?啊∼∼我……我今天過不去了。
沒……沒事,就是同事跟我鬧呢!那……那老公我先掛了,啊……回頭再說。」

  小詩正在打電話,流氓卻忽然操了起來,措手不及之下小詩差點沒叫出來,
死死地按住電話,埋怨的朝著流氓看了一眼,流氓卻用威脅的眼神看著她,她無
可奈何,只能一面被操著,一面強忍著興奮跟老公打完了電話。

  掛斷電話,小詩就忍不住放聲的浪叫起來。

  「婊子,一面跟你老公打電話,一面被主人操,爽不爽啊?」

  小詩沒有說話,只是不停地呻吟著。

  流氓忽然猛地將雞巴拔出來,眼看就要高潮的小詩感覺到一陣空虛,頓時失
望的叫了一聲:「插……插進來,操母狗∼∼好癢,求求你了,主人,插進來,
插進來繼續操∼∼」

  「想老子操你也行,告訴主人,給老公打電話的時候被操爽不爽?」

  小詩似乎並不想回答,可是身體的慾望讓她奇癢難耐,只好小聲道:「爽,
主人,快插,快插進來。」

  流氓當即將雞巴插了進去,快速的操了起來。小詩頓時感覺到心滿意足,整
個人好像興奮得都快要飛起來似的,身體裡的慾望一波接著一波……終於,她又
高潮了。

  連續兩次高潮讓已經很久沒有如此亢奮的小詩累得氣喘籲籲,閉著眼睛躺在
哪裡大口大口的喘息。而流氓繼續操了十多分鐘,終於將滾燙的精液射了進來,
當精液射進來那一剎那,小詩覺得整個人似乎都被融化了,讓她一下子又回到了
每天賣屄接客讓嫖客將精液射進來的時候。

  本來已經癱軟無力的她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竟然轉身將剛剛拔出來的雞
巴含在嘴裡,舌頭圍繞著龜頭舔了幾圈,將殘餘的精液舔得乾乾淨淨,然後這才
吐出來,一下子又倒在了旁邊……



  (續2)

  慾望退去,小詩對自己剛才的表現覺得很羞恥。看著小流氓將拿起自己的電
話彷彿在撥著號碼,小詩剛要說話,卻發現小流氓的電話響了,小詩知道他肯定
是為了存下自己的號碼。

  這人知道自己以前的事情,現在照片還在他的手上,小詩有預感他不會輕易
地放過自己,但還是問道:「現在可以把照片給我了嗎?」

  「還想要照片?別做夢了,照片到了老子手上你就別想拿回去了。以後只要
怪怪聽老子的話,給老子當性奴,這些照片就會一直在我手上,可如果你不做的
話,這些照片就不一定會在什麼人手上了。」小流氓冷笑的說道。

  小詩心如死灰,雖然她猜到會是這樣,可真正確認她還是覺得很抑鬱。一步
錯,步步錯,從被張海威脅的那一刻起,她就只能繼續錯下去了,哪怕她擺脫了
張海,結果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我……我知道了。」小詩低聲應道:「我以後會聽你的吩咐,只是,希望
你能說到做到,這些照片不要讓我老公知道。」

  「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流氓淡淡的說:「記住了,你主人我叫李成。」

  「記住了。」小詩點點頭,猶豫的問道:「主人,母狗的事情你是怎麼知道
的?」

  李成撇嘴譏笑道:「既然做了就別怕人知道,不該問的就別雞巴瞎問。」

  「是,母狗錯了。」小詩雖然好奇,但李成不肯說她也沒辦法。

  「說說你跟你老公的事情。」

  「我……我跟老公感情很好,他對我很好,很愛我,我也很愛他,所以……
所以我才決定不再跟張海做那種事情,想要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小詩說道。

  李成罵道:「誰有興趣聽這些!我是問你跟你老公上班的時間,這樣我才好
找機會玩你。你要不說也行,那我就隨便你,什麼時候想玩就直接去操你!」

  「別,我說,我說。」小詩明白過來,連忙將自己跟老公的上班時間說了一
下。

  「這麼說如果你上班的話,你老公就不回來。如果你休息,你老公才回來,
或者像今天這樣,你準備去找你老公?」李成聽了之後,皺著眉不知道在想些什
麼。

  陳飛(小詩的老公)的公司已經進入正軌,不像之前剛過去的時候那麼忙。
除非是加班到很晚,否則的話都會跟小詩在一起。所以,如果想讓小詩像之前那
樣被調教玩弄,甚至是接客,時間上並不充裕。

  「你們醫院我很熟悉,尤其是骨科的主任趙德更是好色,你在骨科上班,被
他操過嗎?」李成忽然問道。

  這個趙德是骨科的主任,算得上是骨科裡話語權最終的人,上班的時間、獎
金等等都由他來評定。以往嘛,倒也確實沒少騷擾小詩,不過都沒有得逞,但其
他的護士可沒少被他禍害。沒想到李成竟然認識趙主任,如果趙主任知道這些事
情,那以後就沒辦法在醫院工作了。

  看著小詩搖頭,李成撇嘴道:「你這麼騷,趙德那傢夥竟然沒操你?還是你
平時裝純潔、裝淑女,趙德不知道你是個騷貨?不過你上一天休一天這個時間不
好安排,明天你上班去勾引趙德,給他伺候爽了,讓他給你改改上班時間!」

  「主人,這……這不好吧?」小詩驚訝道。

  「你是想讓趙德知道你的事,然後操你好呢,還是他不知道,給你調整工作
時間好?如果你這時間不調整的話,我可就不管你老公那邊了,到時候被你老公
發現,後果怎樣,你知道的!」李成壞笑的說道。

  小詩頓時絕望了,還能怎麼辦?只能做了!只是要被認識的熟悉人操,而且
還是潛規則為了調整工作時間,小詩就覺得難受。

  看見小詩妥協,李成得意的哈哈大笑,只要時間能夠安排開,他就能做下一
步的事情了。想到以後小詩就是自己的性奴,李成拉著小詩又操了起來……

  等到小詩從李成那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身上弄得狼狽不堪,虛脫無
力。回到家裡跟老公通過電話,洗澡躺在床上,小詩難過的想哭,但她知道這一
切都是自找的,只能將錯就錯。她甚至有些懷念張海,至少張海不會逼迫自己做
一些太過危險、可能會曝光的事情,而這個李成流氓,他卻根本無所顧忌。

  第二天去上班,來到骨科,正好碰見趙德。他今年四十出頭,一米七多的個
頭卻差不多一百八、九十斤,平時看誰都是一副色迷迷的樣子,猥瑣得很。

  「小詩啊,今天怎麼這麼晚才來啊?你這樣的工作態度可不行啊,一樣的工
作,難道你希望自己的獎金比別人少嗎?我看,要不然一會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我好好跟你說說,怎麼樣?」趙德色迷迷的看著小詩,手在她的肩膀拍了拍,道
貌岸然的說道。

  他想上小詩已經很久了,只不過試探了很多次都沒有什麼進展,甚至哪怕稍
微有一點肢體接觸,小詩都會躲開。所以,他已經想好拍一下肩膀就挪開,可這
次她卻發現小詩竟然沒有要閃開的意思,反正有些猶豫!

  有戲?趙德激動不已,手也不拿開了,就這樣放在小詩的肩膀,試探性的輕
輕撫摸:「小詩啊,你看你參加工作也已經有些年頭了,咱們科的護士長又已經
快要退休了,如果你有興趣的話,這個位置我可以幫你爭取爭取。」

  「我……我不知道∼∼」小詩緊張的說道。

  趙德看了看四週,人來人往的也不好深入:「這樣吧,等下你接班之後來我
辦公室一趟,我們好好聊聊。身為主任,有必要瞭解每個護士的心裡想法,這樣
才有助於更好的投入工作嘛!」

  「嗯。」小詩輕輕的應了一聲,趙德這才鬆開小詩,然後先一步回了自己的
辦公室。

  到了辦公室,趙德就已經興奮得連連揮手,終於有機會了!對於工作小詩並
沒有什麼野心,所以趙德也苦於沒機會下手。他錢已經夠花了,唯一的愛好就是
女人!利用工作的便利,潛規則玩弄了不少護士,可他最想得到的還是小詩。坐
在椅子上,他開始期待了起來。

  想了想,又覺得這位置不好,辦公桌太嚴肅了,如果聊天的話沒辦法靠近,
也沒機會動手,所以他走到旁邊的沙發上坐著。沙發不大不小,兩個人坐下不會
擁擠卻靠得很近,這才方便下手!

  沒過多久敲門聲傳來,小詩一臉猶豫的走了進來,「來啦?坐吧!」趙德拍
拍旁邊,小詩走過來坐了下來。張德順勢將手搭在了小詩的肩膀上,小詩的身體
顫抖了一下卻沒拒絕。

  「主任,我有事想求你幫忙……」小詩猶豫的說道。

  趙德就怕她不求呢,這一求,自然還搞不定?而且看她的樣子,應該是有思
想準備了,否則的話也不會不抗拒。趙德的手在小詩的肩膀上撫摸著,另一隻手
卻放在了小詩的大腿上。小詩今天穿了肉色的絲襪,特別風騷迷人,手掌在大腿
上撫摸,趙德就已經興奮得硬了。

  「有什麼事就說吧!」

  「我想調一下工作時間。」小詩咬牙說道。趙德的手這時已經摸到自己大腿
根了,甚至在內褲上摩擦起來,那種酥麻的感覺,讓小詩很快就濕了。

  「工作的時間是經過公平的推敲之後安排的吧,確保每個護士的工作時間都
是一致的,如果要是單獨給你調整的話,恐怕不太好吧?別人該以為我以權謀私
了。」趙德道貌岸然的說著,手卻已經在陰蒂的位置撫摸著,他能感覺到小詩在
自己懷裡喘息不止。

  湊到小詩的耳邊,趙德忽然親了親她的耳朵,小詩頓時感覺到渾身顫抖。趙
德說:「我的心思你應該明白的,我喜歡你很久了,如果……如果你能讓我上一
次,工作時間的事情我就幫你!」

  「我……我想調整工作時間。」小詩不好意思說「願意讓你上」,只是肯定
自己的目的。

  趙德也算是閱女無數了,哪還能不明白,伸手就開始粗暴地解著小詩護士服
的扣子:「看來你已經準備好讓我操了,護士服裡面竟然只穿了胸罩?」小詩閉
著眼睛沒有說話。

  趙德伸手將小詩的護士服脫下,直接將胸罩也給脫掉了,看著兩個白嫩的奶
子,趙德不客氣的低頭含住了,另一隻手急急忙忙的去脫小詩的絲襪跟內褲。小
詩被趙德挑撥得興奮,雙手抱著他的腦袋壓在自己的胸口,口中已經喘息呻吟起
來。

  絲襪連同內褲都被脫到了腳邊,光禿禿的陰戶,陰毛被刮過,現在只是長出
一點點的毛茬。「連陰毛都刮了?真騷啊,沒想到你這麼騷啊!」趙德驚歎的說
了一句,手指直接分開了小詩的陰唇,裡面濕潤不堪。

  這讓趙德更加興奮了,連忙解開自己的褲子:「來,給我舔舔,看看你口活
怎麼樣。」

  小詩側著身子湊了過去,張嘴含住趙德的雞巴,趙德頓時舒服的呻吟起來,
完全沒想到小詩的口活這麼好。他還真羨慕小詩的老公,有這樣極品的老婆。

  趙德的肉棒並不大,含在嘴裡小詩都沒感覺有什麼難受的感覺,不過被熟悉
的主任玩弄,還是這麼肥胖猥瑣的男人,她倒是有另類的刺激感。

  「停,停下∼∼」趙德感覺自己快射了,要是射了,一時半刻也硬不起來,
他寧願操小詩射了,也不想就這麼射在小詩的嘴裡。

  小詩茫然的把雞巴吐出來,不知道趙德什麼意思。趙德起身去抽屜拿出避孕
套戴上:「我這把年紀可比不上年輕人,更何況你的技術那麼好,射在嘴裡太可
惜了,來,還是讓我操你吧!」說完扶著小詩靠在辦公桌上,分開她的屁股,趙
德將肉棒插了進去,一下一下開始抽插起來。

  如果說身體上的快感,小詩還真沒感覺到,趙德的肉棒太短了一下,習慣了
長粗大的肉棒,這肉棒插進來都沒什麼感覺;其次還戴著套套,感覺就更不明顯
了。不過,在醫院主任的辦公室里,被胖子主任按在桌子上操,這種羞辱刺激感
卻讓她有些興奮。

  「啪啪啪……」趙德有意識的控制著頻率,免得太快射了。可小詩的小穴實
在太會夾了,本來趙德以為能操一陣子,可插了一百來下,不到十分鐘呢,就感
覺到快感襲來,直接射了!

  氣喘籲籲的趙德擦著額頭上的汗,將避孕套摘掉,擦拭乾淨,這才心滿意足
的穿上褲子。

  「主任,你答應我的事情?」小詩感覺不上不下的,心裡癢癢的厲害,被趙
德操得根本不滿足。

  「上一休三怎麼樣?但不能太久,不過,如果你願意以後讓我操的話,我可
以答應你讓你一直上一休三,並且工資跟獎金都不受影響。」趙德猥瑣的說道。

  之前小詩還覺得很為難,但被趙德操過之後也就釋然了,更何況他射得這麼
快,應付兩下就是了。

  「好,那就回去工作吧!從今天開始就上一休三。」趙德興奮的說道,小詩
整理好衣服出了辦公室。



  (續3)

  小詩下班之後坐車去了臨城見老公,本來昨天就應該去的,但因為李成的事
情沒有去上,而且小詩也知道恐怕以後以後李成還不知道會怎麼羞辱自己,想趁
著這個機會先去陪陪老公,打個掩護。

  老公倒是沒有察覺到什麼異常,也沒多心,甚至還說昨天打電話時候小詩的
叫聲很像一面被幹一面通話。小詩嗔著撒嬌,晚上留在老公身邊,在公司附近開
了個房間,讓老公好好的滿足了一番。

  在老公身邊的時候,小詩電話沒敢開機,很怕李成會打電話過來。第二天早
上的時候老公還有些依依不捨,說是有個專案要忙,這幾天可能回不去,讓小詩
這幾天不用過來了,一來辛苦,二來也沒時間陪伴。這讓小詩省了藉口。

  回來之後小詩才開了電話,果然李成打過電話,而且還不止一個。她慶幸自
己之前沒開機,然後猶豫的跟李成打了回去。

  「婊子,昨天電話為什麼關機?」

  「我去見我老公了,所以……」

  「操!媽的,見老公就忘記主人了?如果下次你電話還隨意關機讓我找不到
你,我就不客氣了。媽的,現在在哪你?讓你辦的事情辦好了?」

  「辦好了,上一天休息三天,我……我現在剛從車站出來。」小詩回答道。

  「自己過來吧!」

  掛斷電話,小詩打車去了李成家裡。

  李成放下電話,朝旁邊的猥瑣中年人說道:「那婊子一會就到。我說老孫,
哥們牛逼吧?」

  「如果要真是小詩的話,那你可真厲害。你是不知道啊,前段時間因為小詩
我賺了不少,後來小詩突然消失,那些客人可都不樂意了呢,一直讓我想辦法找
回小詩,沒想到還是你有辦法。你怎麼搞到手的?我可聽張海說她從良不玩了,
現在竟然變成你的性奴了!」

  「哥們自然有辦法!」李成得意的說了一聲,道:「不過呢也多虧了你,當
初要不是你跟我說了這麼多,我也不可能將這婊子弄到手。所以呢,我找你來只
有一個意思,跟以前一樣,讓這婊子繼續接客!」

  「那敢情好啊,這邊客人可都不少呢!只是這錢嘛……」孫哥笑眯眯的看著
李成。

  李成罵咧咧的說道:「孫哥,難道你以為老子自己找不到嫖客嗎?當然也不
能讓你白忙乎,三七分。我七,你三!」

  「張海那時候還五五分呢兄弟!」

  「張海是張海,老子是老子,現在這婊子是老子的性奴,不是張海的。你要
不願意,我可以找別人!」

  「有總比沒有好,行,那就這麼說定了。不過讓她在哪接客?在你這裡?」

  「嗯,就在這,到時候我在門口收錢,他們在裡面做不就行了?環境雖然比
之前差點,但小詩夠騷就行了。」

  「沒問題,我回頭就給客人打電話。不過,我也好久沒操到小詩了,一會讓
我爽爽?」孫哥「嘿嘿」笑著說道。

  「行,不過你兜裡那盒好煙貢獻出來吧?」

  「行!」

  沒過多久小詩來了,當小詩看見孫哥的時候,表情很驚訝。她當然知道孫哥
是誰,只是沒想到他會在這裡。看了一眼李成,小詩忽然有種預感,她可能要繼
續當妓女了……

  果不其然,李成將打算跟小詩說了,讓小詩在休息的這幾天裡就在他這裡接
客,客人還是孫哥介紹。小詩還能說什麼?根本沒有拒絕的可能,也只能同意。

  「婊子,孫哥為了操你,把好煙都貢獻出來了,還不讓孫哥好好操操!」李
成抽著煙哼了一聲。小詩低下頭將衣服脫下放到一旁,然後去伺候孫哥了。她也
不是第一次跟孫哥做了,所以都很熟悉。

  孫哥有好些日子沒操到小詩了,讓小詩給自己含了一會就直接提槍上馬,肥
胖的身軀直接壓了下去,小詩本就有些小巧,被這麼壓著幹,頓時興奮的浪叫不
已。李成本來在旁邊抽煙,忍不住也加入進去,在小詩被操的同時將肉棒塞進小
詩的嘴裡粗暴的抽插著。

  孫哥讓小詩如同狗一樣趴著,然後以後入式繼續猛操;李成躺在小詩下面,
一面抽煙一面享受著小詩給自己口活。上下夾擊,小詩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過了,
被孫哥操了能有十多分鐘就忍不住高潮了。

  「含得有些不爽,來,換我操一會!」李成說了一聲,爬起身將小詩粗暴的
按在床上,緊接著雙手捏著小詩的胸部,直接將肉棒插了進去。突然換了根這麼
粗大的肉棒,小詩興奮得直顫抖。

  「靠,還是雞巴大的牛逼啊,我剛才操的時候她可沒這麼騷!」孫哥憤憤的
罵了一句,忽然整個人騎在小詩胸口上,屁股壓著小詩柔軟的腦子,雙腿將小詩
的腦袋夾在中間,小詩覺得好像被一座大山壓住似的,快喘不過氣來。而孫哥順
勢將肉棒塞進她的嘴裡,小詩只能發出「嗚嗚嗚」的叫聲。

  下面被李成粗大的肉棒猛操,上面卻感覺到要窒息,強烈的壓迫感以及口中
的肉棒讓她覺得無比羞辱,身體跟精神上的雙重亢奮讓小詩徹底沈淪,再度達到
了高潮。而在這個時候孫哥也射在了小詩的嘴裡,小詩咳嗽著艱難的給孫哥把雞
巴清理乾淨。

  清理好後,孫哥微微蹲了起來,將屁股對準小詩:「騷貨,來,給我舔舔屁
眼。」孫哥的屁眼毛髮濃郁,還有一股味道,小詩有些猶豫,孫哥卻直接坐了上
去,興奮的小詩來不及思考太多,本能的伸出舌頭開始舔了起來。

  「我操,真爽啊!」孫哥頓時興奮的喊道,「兄弟,這婊子的屁眼操起來更
緊,你試過沒有?」孫哥轉頭說道。

  李成還真沒試過,頓時來了興趣,讓小詩重新撅著屁股趴好,掰開屁眼想要
插進去。小詩慌亂的想要閃躲,他的雞巴那麼粗大,而且又沒有潤滑,這要插進
來還不得操破了?

  孫哥將小詩的胳膊背到後面,幫忙按著,李成掄起手掌對著小詩的屁股連打
了好幾下,打得小詩不斷求饒,「別打了,主人別打了,母狗錯了,母狗讓主人
操屁眼……」小詩哀求的說道,李成這才停下來。

  看著粉嫩張開的屁眼,李成將肉棒一點點用力的塞了進去,頓時小詩痛得幾
乎快要哭爹喊娘,可李成卻不管不顧,插進去之後就開始操了起來。

  「果然比騷屄緊多了。」李成滿意的一面狠狠操著小詩的屁眼,一面拍打著
小詩的屁股,「啪啪啪」的拍打聲異常響亮,沒過多久小詩的屁股就已經被打得
紅彤彤的。

  孫哥還想再操,讓小詩給自己舔硬了之後,朝著李成打了個眼色,李成明白
過來,抱著小詩的腰擡了起來,孫哥躺下之後才又重新放下。摟著小詩,孫哥腰
間一挺,順著那濕潤的淫水插入了小詩的屄裡。

  小詩擰著脖子發出一聲高亢的浪叫,感受著兩根肉棒在騷屄和屁眼中碰撞、
來回抽插,這種超乎想像的快感讓她感覺自己都要融化了似的,那滾燙的肉棒彷
彿將她燒得乾乾淨淨,身體都不復存在,只剩下興奮的快感。

  「啊……要死了,要死了,要被你們操死了!用力,用力操母狗∼∼啊……
啊……啊……」小詩忽然劇烈的顫抖起來,一股強大的水流噴了出去,竟然將孫
哥的肉棒擠了出去。一道道水柱不停從屄裡噴射出來——她竟然潮吹了!

  小詩的身體顫抖不已,好像被電擊了一樣,雙眼泛白,竟然似乎要暈過去一
樣!孫哥驚訝道:「操,我只知道這婊子很騷,從來沒想到她還能潮吹啊!操,
肯定是把她操爽了!」說完,繼續操了起來。

  最終還是孫哥敗下陣來,先射了。連續射了兩次,孫哥有些吃不消,走到一
旁抽煙,看著李成繼續操著小詩。而小詩已經好像暈過去似的,只是本能的發出
呻吟。

  抽了兩根煙,感覺恢復得差不多了,這個時候李成才將精液射進小詩的屁眼
中,然後拔出來讓小詩清理乾淨,自己來到孫哥旁邊抽煙。孫哥看了一眼小詩,
屁眼、騷屄中都是精液,人在那不住地顫抖,似乎被操得連眼睛都睜不開了,屬
於半昏迷狀態。

  孫哥羨慕的看了一眼李成:「操得好像太猛了,今天還能讓她接客嗎?」

  「接,為什麼不接?老子還等錢花呢!」

  「好吧,那我先回去,等會帶客人過來。」孫哥搖搖頭,出去了。

  孫哥覺得小詩有些可憐,當初跟張海的時候,張海固然也讓她羞辱不堪,但
畢竟不是為了錢,只是為了追尋一種刺激。可跟了李成,恐怕用不了多久她就會
淪為麻木不已的妓女吧?搞不好被活活操死都有可能!

  回去之後孫哥並沒有馬上聯繫客人,而是估摸著小詩應該能夠休息過來,這
才聯繫了客人。他雖然可憐小詩,但能做的也就只是這些。
















0.013727903366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