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欲望與煩惱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欲望與煩惱
 丈夫離去的幾個月�,多少個夜晚,她關上門,看著只剩月光的空床渴慕著
溫存。並不是要有男性的器官貫穿到身體�,只要有個溫暖的雄性身體讓她靠著,
臂膀讓她抱著,胸膛讓她躺著,輕輕說著話,撒著嬌,就很好。

  每當這時,她就卸下最完美的僞裝,任由挫敗感在心�萌芽生根。也許,男
人就像氧氣,有的時候你覺得沒什麽,但缺的時候,你難受的想死!而她只是個
外面能幹堅強,內�落寞孤獨的離婚女人。

  從上次亦幻亦真的春夢,到兒子破禁放肆的叫喊;從宋景卿調侃、分析和警
告,到李銀河的母子文;從兒子幫按摩挑動她的情欲,到兒子說出觸摸她心靈,
讓她流淚的告白——一切的一切,都和性有關!面對迎面接踵而來的明的,或是
暗的心理暗示,她應接不暇。仿佛很少來到她生活中,偶爾露個臉的性突然跳到
她眼前,像個小孩兒,揮舞著手,大聲叫喊著宣示了它的存在。

  蘇蘅心亂如麻。似乎陷入了一個赤裸裸的性的漩渦,又或是坐在人生列車上
乘客,呼嘯而過,路線上每個站台的名字都是性!性!性!她不敢停下,火車筆
直而煩躁地行駛,然而她心�暗自明白,那終點恐怕也是一個叫做性的地方。

  兒子已經是單純的把她看成母親,而是被性的念頭纏繞著,把她看做可以燕
好女人!那愛說口,就會把兒子和引導至錯誤的方向。可是——懷著愧疚和擔心,
蘇蘅蹑手蹑腳摸到兒子房前,�面無聲無息,讓她擔心。

  她突然騰起了推門的沖動,然而在觸到門板的瞬間,又遲疑了。好像門後是
一片禁忌區域,推開門,就打破關係的平衡。像一個古老的封印被一只手撕破,
無盡欲望和煩惱都逃出來。推開門,就要直接面對兒子憂傷而質問的目光。

  蘇蘅痛苦而遲滯得轉身,留下苦澀的歎息,由著那泉水般的嗚咽繼續——行
行,媽媽對不起你,可是,可是媽媽真的不能。蘇蘅歎口氣,疲憊不堪地走向浴
室。

  旋開輪閥,蓮蓬頭噴灑勻細的水柱,淋在蘇蘅一對乖靜如白鴿的乳房上。溫
柔而下的水瀑,織成網裹住她的玉體,蘇蘅靜止如雕像,享受潔淨的水帶給她舒
緩和放松。突然她回過神來,急急把兩手伸到肩背,將已然微濕的頭發束成一把,
又卷了卷,把它綁起,一對翹乳隨之而向上牽動,抛起一浪接一浪的宣白乳波。

  水溫熱的流過,令她想起情人間的愛撫,粉瑩瑩的肌膚有些發燙,兒子的臉
又一閃而過——我怎麽又想到行行?蘇蘅閉眼晃晃腦袋,馬尾啪啪啪地,輕拍在
臉頰上。她驅趕著那一絲念想,然而,王行之和她之間超越普通母子,不是情人
勝似情人的種種如幻燈片般曆曆在目。

  第一次吃他做的晚飯時,不慎被扯脫的浴袍下,那只著內衣的身體令他貪婪
地注視;那個誤闖進自己腿間的黑車,那只被自己光裸大腿緊緊夾住,卻不安分
的手;那靠在自己並攏腿上的,是兒子的頭,無意間對著自己陰戶噴吐熱氣時,
給自己帶來多麽心酥神顫的美妙感覺。而他就那樣執著的想要貼近,更貼近自己
的羞處;那個癫狂的夜晚,母子躺過的床上,沾滿了斑斑濕迹的床單;兒子長大
後母子倆第一次嘴唇的碰觸,到她第一次主動吻他,並伸出自己的舌頭;公交車
上尴尬卻無法躲避的摩擦,兒子那橛子一樣頂在她臀間的性器,他沖動嘶吼著,
抵著她的褲子到達頂點;她幫兒子洗澡時,那根令她又驚又怕,又愛又憐的小白
龍,就那麽變硬,挺直,掙搏著在她手�射出精華,甚至就連她第一次嘗到的精
液,也是屬於兒子的;自己和兒子在夢�糾纏,而他則叫著自己的名字,在病床
上釋放青春的欲潮……

  她就那樣閉眼回想徜徉,心沈下去,沈下去,半空中有人扯了一下,開始悸
動,腿間滿漲漲又空蕩蕩的,有一種說不出的空虛……

  等蘇蘅回過神來時,恍然發現自己的一只手不知不覺中,逗留在自己女性欲
望之心周圍,攀上那羊脂凝就光潔溜溜的肉丘,中指探進緊閉成一條縫隙的殷紅
厚唇,食指輕輕把線條柔和的肉貝分開,撚弄著更�面柔嫩的唇片和小紅豆,雪
白大腿內側的肉繃緊又舒緩著,十個粉紅貝殼般的腳趾蜷縮著緊緊抓住浴室的地
板。

  「這,」蘇蘅全身僵硬,好像給點了穴道,一切都靜止了——「我竟然邊想
行行邊——」這個念頭讓她的心慌亂了,無處躲藏,好像有一個防線給忽然攻破
了,汩汩春水蕩漾著湧出。

  她紅著臉,看著自己纖指上濕滑的液體。那樣粘膩,剛出殼的蛋清一般,在
微微分開的指間連出幾條透明稠密的絲,這絕不是水,她已經把水關了。這又是
水,是她的心底冒出來的欲望和渴慕之水!

  也不知怎麽洗完澡的,蘇蘅胡亂擦幹身體,懶洋洋的換上睡裙,朝兒子房間
走去。步履套了鉛塊似地沈重,連往前一寸似乎都要擠出骨子�的最後一絲氣力。

  終於,她再次站在王行之房間的門外。

  她聽到王行之在極度自制下痛苦的低咽,像一只小狼獨自躲在角落舔舐傷口,
發出「嗚嗚」的呻吟。兒子在哭泣!他十三歲的時候就說自己和哭泣說拜拜。從
此以後真的再也沒哭過。而今晚,在剖白心迹,卻得到她沈默拒絕後,傷心痛哭。

  蘇蘅一下愣住,隱隱的哭聲牽扯著她,心如刀割,她伸手抵住門——這是一
扇高三丈,重逾千斤的門,這門伫立在前,也伫立在心�,這是人倫之門,是道
德之門,是禁忌之門!她下意識回頭望望,好像背後有人盯著,那是「反性老處
女」龐玉貞老師的眼睛,鑲在在那可惡而猙獰的核桃臉滿是鄙薄蔑視,故作正經
的眼睛閃著禮義廉恥的光,教導別人如何如何,自己卻在孤獨和對男人的惡毒怨
恨中淒慘死去,那蒼白的病床,慘白的牆壁和烏黑執怨的眼,她難以忘懷……

  而她呢?在那令人窒息的閣樓,在那寂寞如雪的夜晚,如果不是肚子�兒子
的陪伴,抑郁痛苦的情緒早就將她摧垮。若不是兒子急中生智的方法,她還要被
王立強迫做愛多少次?如果不是兒子近似蠻橫的對外警告,她將引來多少瘋狂的
蜂蝶?若不是兒子充滿血性的保護,她也許早成了那位蘇鎮長的玩物,從那晚之
後,不得不成爲他衆多情人中的一員。那一晚,如果兒子沒有把被人下藥的她救
回家�,她也許早就因爲無法接受事實而自殺!如果沒有兒子這次奮不顧身的撲
救,她已是冰冷的屍體,骨灰說不定已經飄灑在天地間,再無瓜葛。

  「老娘這條命本來就是兒子用命換的!」蘇蘅拿出在鄉鎮工作時的潑辣,一
挺胸,一踏步,仿佛把龐玉貞那張瘦寡老臉重重踩在腳下!她終於作出決定,手
上加了力——心中對兒子的愛勝過一切!

  門被推開,「吱呀」一響。王行之探頭,蘇蘅披著雪白的緞面睡裙,輕薄通
透。袅娜而娴靜的身影依著門,仿佛乘著輕風而來,被天上的皎潔月色和房�的
橘黃柔光共同浸染,半仙半凡塵。

  他半躺床上看地脖子酸疼,臉上的兀自挂著淚珠:「媽媽?」

  「愛哭鼻子的小皮孩兒!」蘇蘅白蓮花般笑著,雲霧般輕盈地來到王行之身
前,情意盈盈的看著他,眼似深潭,面若桃花。「都是小男人了還哭?還說自己
多厲害多成熟——」

  王行之不好意思的笑笑,嚯的站起,拿手臂揩淚,顫著嘴唇遲疑道:「媽媽,
你——你——」

  「媽媽愛你!」蘇蘅張開皓臂,窗外正在行進和遊蕩著的月光照在她臉上。

  這柔和的光線,柔媚的訴聲,柔熱的氣氛……王行之一下子撲上去,把她的
馨香柔軟緊緊抱在懷�,吸她身上的氣味,緊貼她的嬌嫩臉蛋!媽媽愛我,媽媽
愛我!

  「媽媽!媽媽!我……是做夢……嗎?」王行之激動地幾次咬到舌頭,全身
不可抑制的戰栗著。

  蘇蘅沒說話,大眼忽閃忽閃看不清,藏著望不見底的深情。

  「等等——」他又意識到什麽,沖著蘇蘅問道:「是哪種愛?」

  「就是那種愛。」

  「那種愛是哪種愛?」

  「你說呢!」蘇蘅瞪王行之一眼,仿佛在責怪他不懂風情,那雙誘人的眸子
水汪汪似春泉盈溢。她輕咬粉唇,害羞了似地緩緩勾了頭抵著王行之強健的胸襟,
額頭一碰一碰的觸著王行之的胸,長發垂散,半遮半掩臉上泛紅,眨眼間就將成
熟女人的風情散發到極致。

  「是母親對兒子的愛——」蘇蘅的聲音有些低沈。

  王行之的心一下子沈下去,渾身失了力氣。

  預料到兒子的反應,蘇蘅吃吃輕笑著,擡頭湊近兒子敦厚的耳垂,朱唇微張,
吐氣如蘭:「還有女人對男人的愛!」

  王行之的心一下子又升起來,浮上雲端,越飛越高!

  蘇蘅對王行之來說,是世上最特別的女人。她莊重地給了他生命,慈愛地給
予他哺育,在他生病的時候照顧他,他才得以從脆弱幼小的嬰兒,長成今天這樣
強健有力的青年。他對媽媽又敬又愛,雖然他對媽媽的身體充滿著深深地著迷和
向往,暗地�背著媽媽做過許多夢,更沒少意淫過媽媽在他眼前千般柔順,能夠
像豐實的甜果一樣任他采摘。但是事情真的發生了,他卻看著近在眼前的蘇蘅遲
疑膽怯起來。沒有媽媽的肯定和允許,他仍不敢冒犯她的尊嚴。

  王行之想了想,唯一能做的就是吻。他就捧著蘇蘅的臉,像捧著稀世珍寶,
親她的眼皮,親她的鼻尖,然後側了頭,想完成一個儀式那樣,緩緩接近蘇蘅潤
澤的唇,貼上去。心�想這以後媽媽就是我的愛人了!然後親她的唇。吻,吻,
吻,他就用了滿腔愛意般認真吻著。從蜻蜓點水到如膠似膝吻到火花四濺!蘇蘅
被逐漸狂熱的吻逗得透喘不過氣來,擡起俏臉,一半躲避一半迎合。王行之吻到
蘇蘅忍不住拿手抓緊他寬寬的肩膀,伸出自己的香滑嫩舌和他的勾纏在一起,那
滑滑的癢癢的觸感是最美的情挑。他們的唾液水乳交融,不分彼此。王行之仿佛
通過吻,把所有對媽媽的愛慕和癡情渡到媽媽的嘴�,流到她的心�;而蘇蘅從
鼻端發出動人的輕吟,欣然接受這超越母子的情人之吻,用羞怯的舌,半張的唇
接受兒子的愛意,作出熱烈的回應。

  兩人擁抱著親吻著,就那麽自然而然地靠近床,滾燙的臉頰彼此貼在一起,
親昵摩擦。王行之看著蘇蘅,她嬌嫩的皮膚透著粉色,臉滑潤極了。蘇蘅張開眼
睛,癡癡地看著兒子,以前不是沒有吻過,然而今晚格外交心,好像彼此的心意
都被對方理解,皆有母子的溫情和情人的愛欲。而她發覺自己兩個飽滿而高聳的
乳房隨著自己急促的呼吸在不住的顫動。乳房上的乳頭開始變得堅挺,發硬,乳
肉鼓脹而熱癢,想在渴求著撫摸和揉捏,吮吸和輕咬。她拉著兒子的手,坐在床
邊,注視著他,溫柔的眼眸籠著一層朦朦胧胧的迷離水霧。

  王行之簡直無法思考,只能看著媽媽對他神秘一笑,執起他潮熱的手,慢慢
地,堅定地貼到那高聳聖女峰上。王行之看著自己覆在媽媽乳房的手,一陣激動:
我和媽媽的乳房只隔著一層布啊!他的指頭無法自制的向內彎曲,感受到它的柔
軟和彈性。好滿啊!

  王行之發出感歎。他小心翼翼地加了一點力,就發現媽媽的乳房猶如果凍,
越往內擠壓,反彈力越大,和宋老師的暄軟如面團的感覺截然不同。

  蘇蘅瞧著兒子呆頭鵝似地盯著自己的胸脯,心中悠悠一蕩,把睡袍的兩襟左
右一分,美妙的雙乳就袒露在前。王行之仿佛突然看到了兩個太陽,一時間視野
就被兩個碩大的光團占滿。不但如此,他還感到一陣壓迫式的眩暈,好像自己已
然鑽到豐美的肉丘中間去了,被她們幸福地掩埋起來。像給兒子第一次喂奶一樣,
蘇蘅一手將王行之的頭兜過來,然後扶著他的脖子把那挺立的棗紅色乳頭塞進他
嘴�,她感覺到兒子的舌頭立刻迎上來,熱而平滑的唇片順應著分開,含著突前
的乳頭溫柔而熱烈的吸起來,仿佛那�還會分泌出甘甜而微腥的乳汁。蘇蘅低低
的一歎,像和煦的春風掠過軟韌的柳梢。她低頭像聖母一樣看著王行之。

  那眉,那眼,那鼻子,都像極了她。那時鼓時癟的腮幫子,那憨憨的吮吸透
著一股急切,激動,一如小時候,竟讓蘇蘅心�生出一股子母性的驕傲來。

  「嗯,行行,乖兒子,慢點兒——」蘇蘅拿手撫摸著王行之的額頭,把他微
亂的發往後捋齊,尖尖手指插進發隙,緩緩梳理著,撫摸著。王行之終於有了勇
氣,意識到自己不再是爲了得到賴以生存的乳汁而吮吸這�,他的目的更變了,
應該是爲了欲望而吸!



 蘇蘅給他峥嵘的陽具逗得渾身都熱起來,未滿足的婦人欲情野草般滋長。可
嘴上卻循循善誘:「行行,今天你都來兩次了——要不,下次再——」

  話音未落王行之急了:「媽媽,你不讓我讓你滿足,我是不會滿足的!會心
下難安,夜夜無眠的!」

  蘇蘅被這繞口令逗得一笑,吐氣如蘭,把王行之饞得直流口水,偏偏他又看
不到蘇蘅妩媚嬌笑的美態,急得只拿大槍又杵又頂。

  「好啦好啦!」蘇蘅被王行之挑起情欲,順水推舟的坐起,挪著圓溜溜豐熟
的臀,濕丟丟的陰阜貼著王行之的小腹一寸寸的往後退,留下稀稀白白的濕迹,
碰到那根豎起硬物了,然後蘇蘅含羞帶媚地埋首到兒子的耳畔,讓那豐密的秀發
將自己與王行之的臉都遮蓋了起來,低聲輕語道:「最後一次!」又欠著身子分
手下去扶起那根昂首指天的女性恩物,抵著自己張開魚口似的陰唇,含住了,一
寸寸地坐下去。

  這次可算熟門熟路了,又有兩人未幹體液的潤滑,紫巍巍的大菇頭異常順利
的被吞進多汁緊熱的,蘇蘅一路推壓著,直到最根部。飽脹的感覺促使她動起來,
仿佛失了魂似地,蘇蘅嘤咛一聲,上上下下熟練地套弄起來。密密匝匝的吞吐和
揉裹讓王行之不斷輕哼著,宣泄著快美之極的母子交合感。

  蘇蘅的節奏有著母親特有的雍容和沈穩,她的乳頭漲了一圈,驕傲挺立,她
的腰臀前折後仰,風中柳一般。

  搗弄著,收束著,搖擺著,旋轉著,蘇蘅漸漸放開面子了,她臉上紅的厲害,
起起伏伏的頻率慢慢加快,呼吸急促顫抖,額際上的細碎汗珠滾落下來,灑滴在
王行之的胸脯上,腹部上。母子倆汗水交融在一起。忽然,她低低地叫喚了起來,
喘息也斷斷續續,唇間發出那種語無倫次的嬌喃,像仙樂似的音浪,她的甬道放
蕩而張狂,無比貪婪地吞噬著兒子突入體內的陰莖,從四面八方裹夾吮吸,女人
性欲的亢奮使她眼光迷離,纖腰帶起肥臀,在兒子身上像秋千般搖晃回旋,蕩漾
起絕倫的夏日風情。

  「不行啊……媽媽……。快停一下!唉呀……啊……啊……」王行之一心想
要滿足媽媽,怎奈媽媽如此歇斯底�的挺腰扭臀,拼命夾緊他的陽具聳動,一下
子痙攣著再次射精。

  「你再忍一下……再……忍一下……啊——!」

  蘇蘅不甘的發出一聲哀鳴,靈活的轉臀套弄,想要得到最後的快感,奈何兒
子的陰莖已變小滑出體外,她吃了個空,心酸委屈得想哭!那紅豔豔發腫的小陰
唇外張著,陰道口蠕動著,如

  同饑荒時得不到奶的孩兒;又或是有人惡作劇地把吮吸幾口的雪糕由孩子口中拉

  出,引發孩童強烈的不滿。蘇蘅那本應的保守而貞潔的性器此刻竟餓到極致,
亮紅的唇片魚嘴般又吮又吸,開開合合,甚至�頭紅豔豔嬌嫩嫩的肉壁都在跳動
著索取!那淫靡的涅白汁液一部分滴挂下來,一部分隱沒在微縮的小巧的菊門中。

  「啧!啧!啧!啧!」,蘇蘅沒被喂飽的陰道抽動著發出異聲,聽起來好比
我們拿舌面摩擦上颚前部重重咂舌,發出一疊的聲音,這聲音無比響亮,無比淫
靡。直聽得王行之大感羞愧,簡直要無地自容了!

  按平時的蘇蘅,一定心疼兒子,早停下來了,可現在她正處於將發欲發卻不
得發的時刻,臉紅的要放出火來,什麽矜持羞恥,威儀自尊都忘在一旁,漾著清
波的眼�急切、貪求的看著眼前逐漸縮小的陰莖,焦急,幽怨,卻又暗暗僥幸地,
聚精會神地企盼著奇迹的發生。那清膩水兒嘟溜溜的挂下來,涎水般吊在她張開
肥股間,垂到一定距離,彈跳著往回縮,隨著蘇蘅的探頭曲腿的動作往右一蕩,
黏在她發紅的右腿內側。

  終於,她忍不住拿手輕握住兒子白生生,無辜又遭人恨的小雀雀,纖白玉指
勾挑摸揉,握捏捋套,百般技巧在急切之下一一使出!她的靈智被赤裸裸的婦人
肉欲掩潑,褪下平時端莊高雅的外衣,竟做出這樣讓她切齒痛恨,堅決鄙視的蕩
婦行徑來!

  總算又硬了!蘇蘅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把兒子的陰莖再次吞吃,這次一吃到底,
猶如冬天喝了一大口熱湯,熱燙燙,飽脹脹,啊!這感覺,這帶電的肉體!這才
是女人最大的快樂!

  可這是我兒子的——陰莖!

  背德亂倫的驚懼和羞愧像月下的潭,水底時不時掠過一團黑影。蘇蘅內心的
掙紮和矛盾混合著肉體的快感和銷魂,一陣陣的沖擊著她的腦門。她從青春歲月
起,就是個堅定的共産主義者,人定勝天的理論早已深入骨髓。然而這時卻莫名
害怕起那冥冥之中的天譴來。蒼天啊——如果真的有天意——讓您知道,這件背
棄世俗倫理的醜事,由始至終與我的行行沒有絲毫關係,您要是降下天譴,就只
對著我蘇蘅來,讓我獨自承擔吧。

  蘇蘅發了誓,便解脫了一般,隨著野火般的欲望沾染身心,又扭又搖,嘴�
低聲哼叫,臀兒旋轉挺聳,磨擦擠壓,似乎要泄出長久以來蘊而不宣的憂怨和欲
愁。

  王行之的陰莖都有些痛了,但更多的是湮沒靈魂,吸髓噬魂的快感!他死死
用手捏自己的大腿,抗拒著射精的沖動,像一個執拗的小戰士堅定地守著男人的
尊嚴,一定不能再早泄了!

  「嗯……嗯……嗯……不行了,媽媽不行了……」

  像是一個女中音歌唱家在懸崖邊上一路唱著,突然一腳踩空!蘇蘅聲音直落
下去,由甜蜜低沈,性感動人的喉音轉了個彎,急墜而下,然後霎時靜止!

  幾秒後,化作幾許嬌呢和憋在喉嚨�的「呵呵呵」輕哼,聽起來像是絕望的
笑聲,又像是痛苦的哭聲。電流傳導著蘇蘅白玉般光潔胴體,風一般掠過她拉直
的脖頸,從高挺的乳房,低折的柳腰和後撅的肥臀,到緊繃外攤的大腿,折扇般
打開的腳趾,她整個人都在難以抑制的痙攣和抽搐!那靜夜�聽起來格外清晰地
低泣聲和她無法自控的嗚咽聲,與亂顫的嬌軀一起,在一種玄妙至極的共鳴�達
到和諧。

  蘇蘅如願以償地泄了身子!

  她的纖指虛握著抵在玫瑰一樣半開的唇邊,勉力去阻止魅惑的,靈魂震顫的
呻吟逸出,她的幾顆貝齒咬在自己柔嫩細長的食指上,留下白色的牙印。抖動著
的尾指對質空中明月,她的臉表情複雜,放縱的,端莊的,風騷的,娴雅的,仿
佛既高興又委屈,既接受又抗拒,既坦然又羞愧……種種糅雜,訴說著一個不斷
抑制自己熊熊燃燒欲望的女人,被從內到外,從身到心都被滋潤的滿足。還有一
個母親,赤裸著瑩白如玉的豐美之軀,騎在自己哺育,撫養到十六歲的兒子身上,
瘋狂扭腰送臀,達到第一次真正面對面性高潮後骨子�的惶恐和心悸。





















0.016115903854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