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仿真人模型,請注意愛護.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小玲不安的坐在舞池一角,低著頭去飲汽水。

  「這里實在太吵了……」她抿了抿嘴唇。薄薄的粉唇沾著一點水漬,在不斷
變幻色彩的舞燈下閃著光亮。

  有幾個男生舞到池邊,朝小玲用力吹著口哨。也難怪,像這樣穿著白色連衣
長裙,外面還套著淡藍色外套來迪廳的女生,或許她還是第一個。再加上清秀的
臉龐,小巧可愛的鼻尖,烏黑秀麗的長發,這位正值二十來歲的少女可算是無可
挑剔。尤其是一彎月眉下的明媚雙眼,真是可愛極了。

  這幾個男生朝小玲招手,邀請她一起來玩。其中有一個長得高高大大的,並
沒有吹口哨,只是在一旁靜靜看著她,微笑著。

  小玲瞥了他們一眼,自顧去喝汽水,對他們不理不睬的。男生們大感無趣,
只好返回舞池人海中。「小美和小可又不知道去了哪里……」要不是這兩個小丫
頭硬拉著要來,我這樣文靜的姑娘才不會到迪廳這種地方呢。她無聊的想著,順
手攏了攏耳旁垂下的秀發。
  舞池里人群擁擠,形形色色的男女用各自的姿勢和著喧鬧的鼓點不知疲倦的
跳動。昏暗的舞燈從人群掃過,小玲的目光借著那斑駁的光亮在舞群中辨認著,
卻怎麽也找不到小美與小可的身影。

  她索性又喝了一大口汽水,然后舒服的癱在椅子里,閉上眼睛。

  「話說回來,那些男生中間,有一個很文靜的,還長得挺帥的呢。」小玲想
著,淡淡的笑了。


                (二)

  「哎,小玲,剛才幾個鍾頭你去哪了?」小美拉著小可的手,在江畔邊走邊
問。

  從迪廳出來已是夜里十一點多了,小玲可從沒這麽晚回家過。她急急的走
著,對小美的問題理也不理。

  小可跳得實在是累了,有點跟不上小玲的步子。她小跑了兩步,才笑道:
「肯定是和哪個帥哥搭上啦,人家才沒閑功夫跟你跳舞咧!」

  小玲笑罵一聲,伸手捶了小可一下,「色女,人家才不像你……快回家啦,
要被罵了。」

  小美還想再開兩句玩笑,眼睛卻突然定在街邊商店的櫥窗上,不動了。

  小玲本來還在嘻笑,也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一下子止住了笑容,就連匆忙
的腳步也停下了。

  她「呀」了一聲,不顧街上來來往往的車流,直奔向那扇櫥窗。

  小可還在迷惑,人已被小美拉起,跟著小玲跑了過去。

  三個女生望向櫥窗里的商品,一齊發出贊美般的驚歎。

  櫥窗里放著的,是一雙非常精美的鞣制紅舞鞋。

  它是如此漂亮,華麗中帶有一絲尊貴,似是驕傲的美麗公主,又像氣質優雅
的彬彬閨秀。在櫥窗的燈光下,它紅色的光茫像流水一般散發出來……小玲一時
看得癡了。

  「什麽,就一雙啦?」小美叫道,「行行好嘛,再看看有沒有存貨嘛,我們
三個人都想買啦!」

  店員滿臉歉笑:「真對不起,這是一位客人拿來寄賣的,只有一雙而已,沒
有存貨的。」

  小美和小可都不約而同的發出一聲歎息。

  小玲目不轉睛的看著舞鞋,好像她們剛才的對話完全沒有聽到一樣。

  小美可惜的說:「那我們讓給小玲吧,她是學舞蹈出身的,一定比我們更喜
歡它。」

  小可半開玩笑的說:「我們也可以穿它去迪廳啊。」

  小玲突然轉過頭來,說:「你們剛才,那算是跳舞嗎?」

  小可吐了吐舌頭,又說:「也好,不過小玲穿上它以后,要跳給我們看哦!
畢竟你學過好幾年舞蹈哎,一定會很漂亮!」

  小玲卻沒有回應,只是定定的看著那雙舞鞋。

  小可只覺面子上挂不住,說:「哎,小玲,我只開了你和那個帥哥一句玩笑
而已嘛!你也不用這樣……」

  小美拉住小可:「好啦,你其實也願意讓給她的,是吧?不過小玲你要自己
掏錢哦!」

  小可並沒有真的把小玲的反應放在心上,又笑著說:「小美你別上她的當,
我親眼看到的,在舞池那有帥哥向她約舞哦。她雖然沒去,但自己一個人在那傻
笑了好久呢!」

  小玲像是沒有聽到一般,淡淡道:「這雙鞋多少錢?」

  穿著它去蹦迪嗎?跳給那個男孩子看?

  好吧,可以試試看啊……


                (三)

  「小玲,都第二次來了,怎麽還穿成這樣哦?」小可嘻笑著拉了拉小玲一身
連衣裙的裙角。

  迪廳的大門半開著,爲了不讓里面的燈光照射出來影響行人,門框上還挂了
張厚厚的簾子。三個女孩站在門前正要進去,小玲卻緊張的深吸了口氣。

  小美拽住小可,說:「好啦別惹她了,你看把小玲緊張的。」

  又問:「哎,你買的那雙紅色舞鞋呢,怎麽沒穿?」

  小玲望著迪廳門口的厚布簾子,不知爲何竟開始臉紅心跳。只聽得沈重的鼓
點從簾子后傳出來,以致小美和小可的話都似蒙了層厚布般的不真切。

  小可吐了吐舌頭:「人家心里掂著帥哥呢,哪有心思理你。」說罷,一閃身
躲開小美的粉拳,拉著兩人走進迪廳。

  小玲被人拉著,看著那布簾子被掀開。汗水的味道、嘈雜的音樂和人聲、炫
目的舞燈全部撲面而來,使她緊張得手心出汗。

  一直牽著她的小美不解的問:「你第一次來的時候都沒這麽緊張,是不是不
舒服?」

  小可笑起來,搶著答道:「還不是因爲她今天打算跳舞給那帥哥看!你剛才
還問她舞鞋怎麽沒穿哦,其實她一直帶在包包里啦!」

  我想要跳舞嗎,給他看?

  小玲的意識朦胧著,坐在桌邊。

  曾刻苦的練過好幾年舞蹈呢……我的舞步一定會是全場最美的吧。再穿著這
雙舞鞋,一定能吸引到他的目光。

  「哎,小美和小可呢?」小玲擡起頭來,那兩個女孩卻早已溶入舞池的人流
中,不知去向了。


                (四)

  小玲打開包包,拿出那雙舞鞋。舞池邊光線陰暗,那雙鞋子卻似附有魔力般
的閃著紅色的光華。不斷跳躍的舞燈從鞋面上掠過,將那光茫襯得更加奪目。

  那就……穿上吧。

  小玲想著。

  可是,我今天怎麽還穿著這身淡色連衣裙哦……我是不是太膽小了?

  小玲不甘的想著。

  雖然受過正規的舞蹈訓練,但我……一直沒有在這麽多人面前跳過呢。

  小玲似是有點躍躍欲試。

  那個男生來了嗎?

  小玲探首往舞池里張望,無奈人流滾滾,怎也找不到那個帥帥的微笑男孩。

  哎,我好丟臉……

  小玲只覺臉頰又燒了起來。

  不管了,穿上吧!

  小玲脫下原來穿著的舊皮鞋,套上了那雙鞣制的紅舞鞋。


                (五)

  小玲才將鞋子套好,就已聽見一聲低喚:「跳舞嗎?」

  她四處張望,身邊卻沒有別人。

  輕柔的聲音開始在她腦中飄蕩,小玲驚奇的用手指掏了掏耳朵,證實自己並
沒有幻聽。

  那聲音一點點放大,漸漸占滿了她的心靈。小玲只覺全身包裹在柔軟的棉花
里,聽那甜蜜的音調一聲聲響起:開始跳吧……小玲,你是最棒的!

  慢慢的,她的瞳孔迷蒙起來,連呼吸都變得出奇的平穩。只有那雙紅舞鞋,
豔麗的光茫似是更盛了。

  開始跳吧!

  小玲心中突然響起了瞭亮的號角,這聲音鼓舞著她,推搡著她,讓她從座位
上躍起,一步跨入了舞池。

  看我跳吧!

  小玲將雙手舉過頭去,擡起高挺的胸,腳下漂亮的踩了幾道鼓點,像是在樂
譜上舞蹈的精靈。

  「嗨,看那女孩!」旁邊的人們立刻被她的舞步吸引住,紛紛讓開空地,讓
她盡興而舞。

  我是主角!

  小玲閉上雙眼,那炫麗的燈光照在她玉雕般的臉龐上,閃出柔和的美感。她
的睫毛在強光里黑得發亮,與白晰的臉頰形成華麗的色彩反差,令人怦然心動。

  跳吧,跳吧,跳吧!

  在一群狂野的年青人中間,一襲淡色連衣裙的小玲跳出了最美的舞姿。她那
雙紅色的舞鞋在歡快的跳著,帶起長裙陣陣飄動——那雙結實飽滿,而又白嫩可
人的小腿在裙下若隱若現。


                (六)

  「這不是小玲嗎?」小可對一邊的小美低聲說道。

  小美吸了口氣:「沒想到她真的可以跳得這樣好!」


                (七)

  他在那,在看我!

  所有燈光都已聚在小玲身上。但她仍從舞池深處的人群中,瞥見那個男孩。

  他燦爛的微笑著,看著她。

  小玲優美的轉了個圈,漂漂亮亮的頓住舞步,伸出蔥蔥玉手,指了指他。

  小玲的表情癡美得教人迷醉。人群的目光順著她的指尖,一直望到他臉上。

  他依然微笑,卻沒有動。

  你爲什麽……不來?

  小玲吸了口氣,伸出的左手和著節奏漂亮的劃向腰間,腳下的舞步一直沒有
停止。

  是因爲我的穿著……不吸引你嗎?

  「我雖然容貌美麗,卻只是個穿著土氣、思想落伍的小丫頭?」那聲音在她
腦中懊惱的說道。

  「好吧……」那聲音繼續說道,「我想向你證明,那已是過去的小玲。」

  小玲點了點頭。她不知是在聽從自己的意願,還是那個「聲音」。

  那柔聲在她心里低語的音調,已和她的意識混雜在一起,無法分辨。隨著又
一陣鼓點響起,小玲的右手指尖已拈上裙擺。她的表情似是有些迷幻,裙擺下的
紅舞鞋正淡淡的舞著——是小玲的舞步帶動舞鞋,還是舞鞋帶著小玲在舞動?

  她隨著音樂搖擺著,在一陣重音鼓的伴奏下,高高踢起了右腿。她的右手還
是拈著裙擺不放,這成熟少女特有的圓潤曲線,便從裙下脫出,吸引了在場所有
人的眼球。

  「看那女孩,她要干什麽?」

  不愧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女孩。她的右腿踢得又高又直,竟在空中停滯不動,
擺出性感撩人的姿態。而她的雙手則從裙子的胯下部位用力,隨著一聲悶響,整
個裙子的下擺被撕扯下來,丟到一邊。

  「嘩!」人群中暴出一陣贊歎。這位舞姿華美的少女,現在就像穿著超短的
迷你裙一般。在那雙紅色的舞鞋和淡色的短裙之間,不僅有結實的小腿,圓滑的
大腿,甚至連臀上起伏的高峰都隱約可見。

  「我要剪刀……誰給我剪刀?」小玲絲毫沒有覺得裙子太過火辣的意思,反
而熱烈的原地轉上幾圈,讓整個下體的美好曲線,包括那只白色的小內褲,都讓
人看了個遍。


                (八)

  小可完全被小玲一反常態的表現驚呆了。她拉了拉小美:「你說小玲是不是
被……那個,下藥了?」

  小美被她一拉,才從驚豔中回過神來。她點了點頭:「我們去阻止她,帶她
回家吧。」

  沒有人能拒絕小玲的要求。剪刀很快就被遞到她的玉手中。

  小美急急的跑到小玲面前:「你沒事吧?是不是喝了別人送的飲料?我帶你
回家!」

  小玲左手輕擡,伸出食指按在朱唇上,示意她不要吵。爾后,她的右手指挽
住剪刀的刀柄,讓刀刃在燈光下劃了道漂亮的光花。

  在做這一切的時候,她仍在跳舞,舞步美得讓人快要融化。

  小可也跑到她面前,急道:「別鬧了,我先前只是和你開玩笑而已!如果你
因此而跟我斗氣,那我道歉好不好?跟我們回家吧!」

  小玲笑了起來,那笑容有說不出的妖豔。

  她輕柔的用手指劃過小可的鼻尖,緩緩道:「不要吵,好好看我跳舞。」

  小可一時不知該說什麽好。

  小玲左手在小可唇間輕點一記,隨著一陣舞蹈,右手的剪刃朝腰間劃去。

  小美和小可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

  可那剪刀卻好像有生命一般,剛好從腰間的布料上裁過。小玲的右手輕靈的
跳動著,那把剪刀在音樂聲中上下劃動,很快的就將腰間前后兩側的布料卸下。

  現在小玲的身上,只剩胸前的雙乳和胯間的一小塊地方遮蓋著布料。肩膀上
和腰間左右兩側挂著幾根布條用以支撐住這件「衣裙」,其余地方已是真空。

  小玲的表情似是有些滿意。她輕盈的轉了轉身,正對著舞池邊的鏡子望去。
擋在她視線前的人們立刻閃開身來,讓她能順利的看見鏡子中的景像。

  只見一位美麗的少女在鏡中翩然舞動。她結實飽滿的身軀正煥發出迷人的氣
息,再加上平坦潔白的小腹,光滑的脊背和曲線嬌好的大腿……

  嗯,胸前的布料,下面露出半截胸罩的樣子?

  小玲歎息了一聲,像是一位藝術家在面對作品的瑕疵。她目光閃動,手中的
剪刀向胸前探去……

  「小玲!停下來!我現在就帶你回家。」小美捉住她拿剪刀的手,想要將她
拖離舞池。人群中發出一陣噓聲,幾個男孩大聲叫著,讓小美不要多管閑事。

  「嗳。」小玲粉唇輕啓,翹成一只小巧可愛的圓圈:「我說了不要吵……」
她伸出左手來,在小美面前打了個圈,手指指向舞池邊上。

  「你是要我……下去嗎?」小美有點不知所措。

  這時走出幾個男生,將不知如何是好的小美和小可帶出了舞池。

  小玲的剪刀再也沒有猶豫,飛快的在胸前一剪,左手探入懷中,將剪開的胸
罩取下,扔到邊上。

  現在胸前已沒有礙眼的東西來破壞美感了。左右各半只圓鼓鼓的乳房,在衣
料下顫動,從下面細看,還可以隱隱望見粉紅色的乳頭。


                (九)

  看著鏡中暴露得不能再多去掉一塊布料的女孩,小玲的表情似是十分快意。
她張開剪刀,用白嫩的手指握住一側刀刃,仰起了脖子。

  廳頂正中的大燈突然被打開,不知是誰將這些燈光聚到小玲身上。

  她的舞步突然變得輕柔,左手輕按在光潔平坦的小腹上,右手中的剪刃緩緩
搭上自己的粉頸。

  小美驚得心髒都要跳出口來。但有幾個男生一直在旁邊捉著她和小可,令她
們不能亂動。

  小玲邪邪的笑著,燈下的剪刃泛著冷光,從她玉頸上慢慢劃下,又落到胸
前。寒刃一直嵌進雙乳當中,令人不由得當心胸前那層薄薄的衣料是否隨時會被
割開。隨著剪刃的緩緩動作,胸前的衣料被寒鐵一點點帶下來,露出深深的乳溝。

  剪刀還在往下,那件衣料眼看就要被拉到極限,一對雙乳已露出將近二分之
一,連粉色的乳暈都可清晰可見。在場的所有人都停住了動作和喧鬧,眼睛死死
盯住小玲胸前的大好春光。

  小玲卻輕輕笑著,將剪刀拿開,丟到一邊。

  她的笑容有種說不出妩媚,就連在舞池邊上制住小美和小可的男生,也開始
后悔爲何不能和別的觀衆一樣,進到池里近距離欣賞這女孩的演出。

  只見她腳下舞步翩跹,口中柔聲輕呼一句,手指再度指向那人群后微笑著的
男孩。

  那男孩卻依然不爲所動,只在原地注視著她。

  人們望向被她兩度指著的男孩,再回頭看看小玲,眼里都帶了幾分迷惑。

  小玲卻沒有發覺什麽不對。她微蹙起兩道秀眉,明媚的眼睛似是蒙上了一層
輕紗。

  「她好像很失望哎。」小可輕聲對小美說道。


                (十)

  這時有個男生在人群中對小玲笑著,說:「小妹妹,你去指那東西,是不是
想找人陪舞啊?」

  人群中不約而同的發出一陣壞笑。

  「不如找我吧!」有個男生自告奮勇的走出來,與小玲對舞。

  小玲輕哼了一聲,強燈光中的臉龐像是玉雕一樣的冰冷。她低順著眼簾,腳
下的舞步卻更加激越起來。

  那個男生也不甘示弱,他跟上小玲的步伐,也跳得相當不錯。

  小玲微擡起眼眸看了他一眼。突然漂亮的轉了幾圈,雙手和著舞點翩飛,像
是一只花叢間戲舞的蝴蝶,美得邊上的人們都看呆了。

  她這一看,一跳,只是回應那男生的挑釁而已。本來想用這種方法來讓男孩
落個下風,卻沒去想一個穿著如此暴露的美麗女生,作出這樣的動作,包含了何
等的挑逗之意?

  男孩索性舞也不跳了。他一把抱起小玲,湊上她的粉唇就要吻。

  小玲被他一驚,卻又突然媚笑起來。她伸出手指擋在男孩唇前,輕聲道:
「不可以哦。」

  舞池里的人們再度喧嘩起來,大聲鼓勵著那男孩,讓他親下去。

  火焰已被點燃,哪能輕易熄滅?

  男孩躲過小玲的指頭,順勢親在她的脖子上。左手將她摟了個結實,右手探
到短裙下方,在裙內揉捏著。

  小玲輕呼了兩聲「不行」,臉上卻一如既往的媚笑著。她伸出玉手抱住男孩,
腳下輕晃,好像還想接著跳下去。

  男孩這時怎還有心思跳舞?他在衆人的呼聲中,扯下小玲的內褲,卻不拉得
太遠,讓本來就很小的內褲緊緊束挂在她柔嫩的膝蓋上。

  小玲膝蓋被自己的內褲捆制,卻絲毫沒有要拿掉它的意思,只是隨著節拍晃
著腰胯,任由男孩雙手在她腿間摸索。

  「兄弟,讓我們也爽一下!」人群中有幾個男生也忍不住了。他們圍上前去,
好幾雙手在女孩身上遊弋。

  秩序終于被打亂了。有人悄悄把舞廳的大門關了個嚴實,而舞池里早已亂成
一團。小美眼睜睜看著小玲被幾個男生擡起,她潔白的雙腿還套著那紅色的舞鞋,
在空中搖晃。

  來跳舞的其他女生害怕被怏及,早已躲到陰暗的角落里看戲去了。燈光下只
有一群男生,圍著衣服被裁剪得極其火辣、內褲還被褪到膝蓋的小玲。


               (十一)

  小美急得快要跳起來喊了。這時制住他們的男孩們也不甘寂寞,加入到舞池
中央的演出當中。她趕緊拉起小可,說:「我們得去救她!」

  小可的心智早已被嚇掉大半:「這麽多人,怎麽救她?」

  小美拿出手機:「你快報警,就說小玲被人下藥了,就要被輪奸……我進去
拖一拖他們!」

  說完,也不等小可回過神來,就把手機塞進她手里,頭也不回的沖入舞池。


               (十二)

  小玲腰間僅剩的幾塊布條不知何時已被撕爛。小美趕到舞池時,男孩們將她
團團圍在正中,從外面什麽也看不見。

  她圍著這些已經狂熱的年青人轉了幾圈,只在地上撿到一條已經支離破碎的
短裙。

  她著急的撥開幾個男生,才隱約看見一只圓潤的豐臀被幾雙大手托在空中撫
摸著。小玲的大腿還套著那雙紅舞鞋,似乎還在空中打著舞拍的樣子。那只白色
的小內褲此時正挂在她右腳的紅皮靴上。

  小美推搡著前面的男生,大聲喊叫:「你們不可以這樣!放開小玲!」

  卻突然被人一把抱起,扔到人群當中。

  小美掙扎著想要站起來,立刻又有幾雙手將她按在地上,又有幾個男孩圍過
來,扯開她的上衣。一雙圍著黑色胸罩的乳房彈跳著進入人們的視線,刺激著男
孩們的神經。

  小美無論怎樣掙扎和尖叫都無濟于事。她的胸罩很快就不知所蹤,褐色的乳
頭,襯在潔白的乳房上,更加刺眼。

  男生們爭相去親吻她的乳房,有幾個人還用舌頭去吻她的小腹和脖子。小美
的雙手被自己的衣服捆束在背后,又被這些男孩們擋住了視線,只知道自己的短
褲被人趁亂扒下,緊接著是內褲,和小玲的一樣被褪到腳裸。

  她想用力呼喊小可快些報警,自己的陰核卻被一根舌頭舔中,再也無力叫出
聲來。又有男生干脆把她的內褲完全扯下,團成一只布團,又塞到她口中。

  小美嗚咽著,絕望的回頭去看小玲的方向。只在一片人影中看見一只潔白飽
滿的身軀,正在很多男生當中顫抖。那件被剪得只剩幾塊布料的「上衣」被抛出
來,剛好掉在小美頭上,蓋住了她的眼睛。

  小美在黑暗中,閉上雙眼。


               (十三)

  小可,報警了嗎?再忍耐十分鍾就會有人來救我們了吧……你可千萬要躲藏
好,不要被發現啊——他們全都失去了理智!

  小美在黑暗中想著,直到一陣酥麻的感覺從下身傳來,打斷了她的思路。

  那只舌頭舔上了她的陰蒂。幾雙手撥開黑亮的芳草叢,使一對嬌嫩的陰唇暴
露在刺眼的燈光前,令所有站在小美下身邊的男生都咽了咽口水。

  舔她的男生直到小美被弄得渾身潮紅發抖才住了口。他直起身來脫下褲子,
現出一根直挺挺立著的肉棒,並對周圍的男孩們說:「我完了就給你們來!」

  小美正被舔弄得六神無主,那根舌頭卻突然離她而去。下體的解放讓她重新
恢複了思維能力,只隱約聽得幾個男生在討論先后次序,心中著急,只好不斷由
被塞住的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並試圖並攏雙腿。

  但她哪里是幾個大男生的對手?一雙豐滿的大腿被男生們有力的分開,那粉
嫩的肉洞正潺潺流著小溪,洞口因大腿被張到極致而顯現出來,直到一根肉棒研
磨著它,然后盡根而入。

  小美還不及悲傷,剛剛被舔弄的酥麻感覺又襲上腦髓。她不由自主的哼了一
聲,雙頰變得绯紅。


               (十四)

  殘存的理智要她趕緊反抗,但淫洞里早已被這些男生弄得汁液橫流。那根肉
棒的沒入,不僅絲毫沒有痛感,反而變成一股充實的感覺,填沒了空虛的火焰。
小美用雙手緊緊掐住身邊的男生,甚至一點點擡高自己的屁股來迎接來自下體的
沖擊。乖巧的乳房翹立起來,任由別人觀賞和撫摸著,有一個男生還探身來舌吻
乳峰上的乳頭,讓小美的胴體在衆人當中不由自主的扭動起來。

  那男生吻得興起,便一路朝上,吻過她的脖子,再伸手將她頭上蓋著的布料
拿開,去親她可愛的面頰和耳垂。

  小美本來在黑暗中默許了衆人對她的侵犯,頭上遮蓋的東西猛一掀開,就好
像一只頭插在沙堆里的駝鳥突然被驚起一樣。她頓時覺得無地自容,將臉別到一
邊。

  映入她視線的,正是全身上下只穿了一雙紅鞋子的小玲。只見她的雙腳還在
輕微的舞動,卻因爲正被奸淫的關系,擺動的幅度已大不如前。

  再一細看,她的雙腿間除了有一名男生正在勉力「工作」以外,頭部還被壓
低,強迫性的塞入了一根肉棒。那名在她頭前忙碌的男生顯然還覺得這樣不太舒
服,大聲的要求大家幫他轉換體位。

  小玲身邊的男生們很快就照辦了。他們也不去管地上的灰塵,直接讓小玲趴
在地上,高高蹶起屁股,供人插入。她前面的男生也命令她擡起頭來,含住他的
肉棒。

  小美覺得非常驚奇:看起來並沒有人像捉住她一樣抓著小玲,而只是用言語
來要求她去做某些事情。小玲竟然全部照辦了,而她的表情明顯的十分享受。

  小玲的一雙眼睛水汪汪的看著她面前的男生,就好像他是自己深愛的戀人。
那男生受不過這種媚功,用力按住她的后腦,肉棒在她嘴里沖撞得更加賣力。

  而她的屁股則高高翹著,還不停淫蕩的擺動。身后的男生用力的撞擊她,將
她白嫩的雙臀撞得抖動不已。

  小美被操弄著,思維本來就不甚清醒。她只是在木然的以爲,小玲這種反常
的變化一定是有人給她下藥的結果。

 
               (十五)

  十多分鍾過去了,舞廳里仍是一派淫靡景象,並沒有任何人來開門打擾。

  小美的下體早已換過了一根肉棒,她的思維也逐漸變得模糊,只覺陣陣熱流
從下腹升騰,盈繞在屁股,大腿和雙乳,乃至全身每一個角落。她好像快要飛起
來,就要溶入白茫茫的天際……

  那根在她下體插弄的肉棒卻抵不住刺激,早早的噴了精,拔了出來。小美只
覺從天際跌下,又苦于口中被塞著內褲而無法說話,只好不滿的嗚咽了兩聲。

  男生們會了意,一齊大笑起來,把小美羞得面紅耳赤。

  很快又有一根新的肉棒填入空虛的淫穴中,再度將小美拉上了跑道。

  她只覺腦中一片混沌,只是無意識的轉頭,去看了看小玲。

  小玲正被人臉朝上壓在地板上,由一名壯實的男生抽插著。他每一干下都用
足全力,恨不得將眼前嬌淫的美少女生吞下去。隨著他的操弄,小玲發出陣陣誘
人的淫聲,連小美聽了都不覺耳紅心跳。再看她的眼睛,正含著媚笑,望向舞池
的一角。

  小美正被干得甜美,哪有心思去考慮問題?她只是順著小玲的視線望去,只
見舞池的那一角上,也正圍著幾個男生,哄笑著剝一位女孩的衣服。


               (十六)

  那女孩長得雖不如小玲和小美那般美麗,卻也顯得嬌小可愛。她不依的哀求
著,但旁人卻完全不去理會,只顧將女孩脫了個精光。

  再細看女孩的臉龐——那不是小可嗎?

  這意識如同一道閃電將小美從混沌邊緣擊醒:舞池四周封閉,大門又緊緊關
上,手機根本就沒有信號,怎可能用來打電話報警?

  而小可當時又被嚇得懵懵懂懂,只順從的接過小美遞來的手機……她一定沒
能完成小美的托付!

  陰阜里再度傳來熱麻的感覺,這名男生的肉棒尤爲堅挺,干得她舒服極了。

  快要飛起來了嗎?這次真的要到了吧。

  小美這樣想著,思維再度陷入淫蕩的氣氛中,不願清醒過來。

  小玲仍在不知疲倦的迎接著一個又一個男生的沖擊,她臉上一如既往的媚笑
著,雙頰潮紅,像一朵盛開的芙蓉花。


               (十七)

  舞池另一角,在一處極不起眼的地方——小玲跳舞時用手指過的地方。

  她起初只想約那帥帥的微笑男生一起跳舞。

  這男生還在那片陰暗的角落里站著,一動不動。

  他站得很直,矯健的身子如同一棵偉岸的樹。他笑得很陽光,很燦爛。

  他一直在望著小玲,看著她喝汽水,被邀舞,忐忑不安的穿上紅舞鞋,進舞
池來邀他共舞,剪去一身衣料,最終被淫弄。

  他穿著一身率性的休閑服,卻在衣角上別有一只暗色的標識牌。

  牌上寫著:

  貴重仿真人模型,請注意愛護,謝謝。




















0.019109010696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