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墮落人生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二、禍根深種

  爸爸的工作很忙,工作地方也很遠,一般很少回家,這天清早起來,我下面
漲的不行,滿腦子全是肉慾,於是拿來了一杯水,把迷藥到了進去,心裡害怕極
了的我打電話給了趙叔,趙叔現在在我心裡是最懂我的人了。

  「趙叔,我準備給我媽媽下藥了,我好怕!」

  「沒事的,沒有人會知道的,你放心好了。」

  「嗯,那你準備幫我把風吧,我先去就給我媽媽喝去。」

  「好的,行動吧。」

   我來到了客廳,媽媽真在廚房為我準備早點,我懷著既害怕又興奮的心情
往廚房走去。

  「媽……媽,你累了,喝一口水吧。」我顫抖著聲音對媽媽說著。

  「喲,我家小銘長大了啊,知道孝順媽媽了,咯咯。」媽媽開心的笑著。

  我愈發的恐懼,不敢多說話,只是把杯子遞給了媽媽。

  媽媽剛好也渴了,拿著杯子咕咕幾口就喝下了,我心裡又是興奮,又是害怕
,不敢在廚房逗留了,敢忙跑出去。

  沒過多久,就見媽媽手捂著頭從廚房出來,好像很累,往房間走去,我見狀
,忙跟了進去,只見媽媽暈倒在床上,似乎完全沒有知覺似的。此刻的我興奮到
了極點。連忙脫掉褲子,露出早已硬邦邦的小雞巴,往媽媽身邊走去。

  望著倒在床上的媽媽,心裡還是有些恐懼,小手先小心的摸上了媽媽的乳房
,輕輕的捏了兩下,見媽媽沒有反應,膽子慢慢的大了些,慢慢脫去媽媽身上的
睡衣,媽媽在家竟沒有穿奶罩,一對半球形的奶子露了出來,第一次親眼見到如
此漂亮的乳房,不由自主的狂捏了起來,嘴巴也學著A片裡的樣子,往奶子上一
陣狂蹭。雙手也不停地解著媽媽的衣物,不一會,媽媽已經一絲掛了。

  望著身材妙曼的媽媽,小腹平坦,騷屄肥厚,還是小孩子的我哪裡忍得住,
掰開媽媽的屄就像往裡面肏,媽媽的屄好緊,我廢了些力氣才把我的小雞巴放進
去,一進去的感覺就是好溫暖,感覺雞巴似乎要融化了似的,我的心更加激動了
起來。

  學著A片裡的動作在媽媽的屄裡操著,可是完全乾涸的屄怎麼能肏的動,我
只能用蠻力左衝右突,強大的壓力讓我早就有些招架不住了,一個憋不住就射了
出來,全部射進了媽媽的屄裡,這次射的比往常異常的多,精液多順著媽媽的騷
屄往外流了出來。

   發射了一炮的我,心裡害怕,立馬想給媽媽穿好衣服。

  就在這時,趙叔從後面衝了進來。

  我嚇了一跳,說道:「趙叔,外面沒人吧?」

  趙叔冷笑一下說道:「你小子爽了,你趙叔我可還沒過癮呢。」

  「不行,你怎麼能幹我媽呢?」我急道。

  「我怎麼就不能了,你都能和你媽亂倫我就不能干你媽了?」

  「不……不行,就是不行。」我保護著我媽。

  「那隨意你了,要是沒讓我爽到的話,我可就不一定能管住自己的嘴了哦,
說不定我不小心就把你娘兩的事說了出去了哦?而且……」說著趙叔拿出一架攝
像機放在了我的眼前。「而且這些東西可能就會在網上傳開了哦,名字就叫,禽
獸兒子迷姦騷媽媽吧。」趙叔眯著眼睛笑著。

  「不!不!不要,趙叔,你說過不會說的,求你了,放過我吧。」

  「不說也可以,那就要看你和你媽的表現了哦?」

  我苦苦的思量了一番,終於還是決定讓趙叔乾媽媽了,要是我迷姦媽媽的事
傳出去,那可怎麼辦啊,坐牢,遭人嘲笑,冷眼,我還怎麼做人啊?

  我只能流著眼淚答應了趙叔,趙叔嘿嘿一笑,忙脫掉全身的衣物露出那根早
已勃起的大雞巴,對我說道:「學著點,小子,看我是怎麼操你媽的,哈哈。」

  望著趙叔那根碩大的雞巴我心生自卑,起碼也得25,6釐米吧!這得是我
這根小雞巴的多少倍啊,這樣插入媽媽的騷穴,會不會把媽媽干壞啊,我不由對
趙叔說:「趙叔,你要慢點啊,別把我媽干醒了,要不咱倆都麻煩了。」

  趙叔沒有理會我,自顧著用兩手慢慢撫摸著媽媽的胸部,媽媽的胸部雖不是
很大,但是形狀特別好,而且很白,趙叔一邊撫摸著媽媽的乳房一邊對我說:「
你媽的乳房可真是極品啊,乳型特別好,現在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只要我好好的
調教,一點能把你媽調教成一個波霸的,到時你可要好好感謝我啊。」

  我沒有理會趙叔,只是緊張的看著趙叔搞我媽媽,只希望他快點搞完,但是
趙叔卻不緊不慢的慢慢玩弄著媽媽。

  趙叔用舌頭輕輕的在媽媽的乳頭上舔著,雙手也不停地在媽媽的身上遊走撫
摸,這等尤物趙叔是一點都不放過,昏迷中的媽媽乳頭竟不知不覺的慢慢勃起了
,趙叔見狀大喜,嘴巴在媽媽的乳頭上用力吸允起來,大手慢慢撫摸到了媽媽的
私處。

  由於我剛剛射過,媽媽的私處被我的精子弄得很是濕潤,趙叔一邊用手愛撫
著媽媽那肥厚的陰唇,一邊伸出食指在騷屄裡慢慢的扣著,我剛射過的精液慢慢
的被趙叔一點一滴的扣了出來,昏迷中的媽媽彷彿受到了刺激,竟發出了細微的
呻吟聲,這可把我嚇了一跳。

  趙叔就這樣在媽媽的全身上下愛撫了20多分鐘,我的心不停地跳動著,生
怕媽媽醒來,那我可就完了,可趙叔似乎不緊不慢,只是慢慢的玩弄著媽媽,好
像一點都不怕媽媽醒來似的。

  趙叔似乎忍不住了,把他那根粗大的巨無霸掄了起來,用力撬開媽媽的嘴,
往媽媽的小嘴裡頂,可媽媽的嘴太小,而趙叔的龜頭太過粗大了,足有雞蛋那麼
大,頂了好久都沒頂進去,而媽媽的牙齒卻刮得趙叔雞巴隱隱生痛了,趙叔一皺
眉自語道:「臭婊子,老子就先把你的嘴留著,下次讓你主動服侍我?」說著就
慢慢拔出了大雞巴,我也暗暗鬆了一口氣。

  可是拔出大雞巴的趙叔,馬上把雞巴對著媽媽的騷屄插去,望著那粗大的雞
巴往媽媽的騷屄插去,我忽然來了股勇氣對趙叔說道:「趙叔慢著,別插我媽媽
的屄好嗎?你的東西太粗了,會把媽媽驚醒的。」

  趙叔生氣了,道:「老子想肏哪就肏哪,要你小子管?滾開!」說著趙叔不
再理會我,用他那根粗大的陽具往媽媽的騷屄裡狠狠的插去。

  由於我前面射過一次了,媽媽的陰道有些濕潤,趙叔的雞巴慢慢的頂開媽媽
的肥屄,忽然用力一頂,大雞巴直衝媽媽的花心,粗的大雞巴給了媽媽最要命的
衝擊,劇痛之下,媽媽大叫一聲,忽然驚醒,我嚇得魂都沒有了。

  被劇痛驚醒的媽媽只感覺下面好痛,好漲,迷迷糊糊的媽媽用手往自己的自
出摸去,卻摸到趙叔那更巨大的雞巴露在外面的那一截,那種粗大與滾燙的感覺
讓媽媽瞬間出了一身冷汗,大腦完全的清醒了過來,雙目一睜,映入眼簾的是趙
叔那猥瑣和醜陋的面孔,再望著自己全身赤裸,嚇得媽媽再次的大叫起來,「啊
∼∼!啊∼∼!」

  「臭婊子,叫什麼!」趙叔火了。

  「你幹嘛,快滾開。」

  「我還沒爽夠呢,怎麼可能走。來臭婊子,剛你睡著了,老子玩的一點都不
爽,現在你醒了,我們可以一起好好的爽一爽了!哈哈。」

  「你……你,你這個強姦犯,我要告你,滾開,我要告你強姦。」

  「告我?你不記得了?是誰下藥迷倒了你?」說著趙叔又用他的大雞巴在媽
媽的騷屄裡狠狠的插了一下。

  在劇痛中,媽媽的餘光終於掃過了一旁一絲不掛的我。

  「小銘!你……」

  媽媽的腦海裡急速變化著,終於想到了我在水裡放迷藥迷倒了她?

  看著媽媽的眼神,我全身都感覺窒息了,不敢說話,只是低下了頭。

  「小銘,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媽媽?」

  媽媽的語氣中充滿了悲憤,恐懼,和抽泣。

  「為什麼?哈哈,你的寶貝兒子下藥迷姦你啊,你這都不知道?你們母子兩
亂倫的好戲我可都拍下來了哦。」說著把一旁的攝像機打開給放給媽媽看,屏幕
中,我和媽媽脫光,正在激烈的交配著,沒多久就射出了我的童子精。

  看著攝像機前的畫面媽媽的眼睛完全濕軟了,真沒想到自己的親生兒子竟然
會幹出這麼禽獸不如的事。

  一旁的我早已嚇得不知所措了,急道:「媽媽,我錯了,再也不敢了。求你
了,別告訴爸爸。」

  「哈哈,小子,你媽媽不僅會告訴你爸爸,還會去法院告你的,告你迷姦她
,迷姦自己的親生母親。哈哈!」

  「求你別這樣!媽媽,求你別告我。這樣以後我的前途可就毀了,我們家也
完了,媽媽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求你了!」我一邊哭泣著,一邊不停地向媽
媽求著情。

  「你這個畜生,給你讀這麼多的書,你怎麼會做這些禽獸做的事。我好痛,
怎麼會生出你這樣的兒子。」

  我在一旁跪著不敢出聲。

  這時趙叔卻又用力在媽媽的騷屄裡頂了一下對媽媽說道:「這麼樣,那我就
把你們娘兩亂倫的事發到網上好了,讓大家都來看看你們這對母子吧,哈哈!」

  「你!你這個畜生!」媽媽怒視著趙叔。

  「別這樣,趙叔,求你了,你答應過我的,不會說的。」我急道。

  「不說也可以,除非你媽媽來求我。」

  「媽媽,你快求求趙叔吧,快啊!」我急的不可開交。

  「孽畜,你要我去求那個畜生,我要告他強姦,要他下地獄。」媽媽的話還
沒說完,趙叔又很很的在媽媽的騷屄裡頂了一下,痛的媽媽無法開口了。

  趙叔說道:「好啊,告啊!反正你兩陪我。不過你們母子亂倫這段佳話可要
千古流傳了哦,特別是你兒子,還這麼年輕,一輩子算是毀了哦。」

  聽趙叔這麼一說,悲憤中的媽媽突然一緊,是啊,要是這事傳了出去,我就
再也沒臉見人了,老公也不會要我了,特別是小銘他還這麼小,以後還怎麼做人
啊?

  想到此處,媽媽不由的動搖了起來。終於對趙叔說:「趙哥,求你了,放過
我們母子吧!」

  「你說什麼?我聽不見。」

  媽媽只得大著聲說:「趙哥,求你了!放過我們吧!」

  「放過你們可以,不過,必須答應我個條件。」

  「什麼條件?」

  「就是以後我什麼時候想操你,你都要隨時隨地給我肏。」

  「滾開,你休想!」媽媽怒道。

  「那就只好算了羅」趙叔一副無奈的樣子。

  「媽媽,你就答應他吧,要不我們都玩完,我們一輩子可就會毀了的啊!」

  「你……」

  媽媽看著我膽小的樣子很是惱火,但是想著我們的前途,和未來的生活,卻
只能含著淚點了點頭。

  「哈哈?你答應了?」趙叔淫笑著問媽媽。

  「嗯!」

  媽媽一邊流淚一邊點頭道:「不過你要保證絕對不對任何人說起這件事。」

  「那是當然。」

  「還有我們兩的事你不能讓我老公知道。」

  趙叔又點了點頭。

  媽媽含著淚不說話了。

  趙叔大喜,媽媽終於在他的淫威下屈服了,大雞巴又一次頂進了媽媽的花心
,劇痛再次刺激著媽媽。

  媽媽忙說道:「你……你叫小銘出去,別在他面前……」媽媽紅著臉,流著
淚對趙叔說道。

  「怕什麼,你都給那小子幹過了,還還什麼羞,看我幹翻你。」說著又往媽
媽的騷屄裡狠插起來了。

  「啊!輕點,痛!」

  「我就是讓你一輩子記住我,哈哈,記住我是你的男人。」說著完全不顧媽
媽的祈求,大雞巴瘋狂的往媽媽的騷屄裡抽插著,由於趙叔的雞巴實在太大了,
每次進出都把媽媽的陰唇肏的翻了過來,我在旁邊看著都心疼。

  趙叔就這樣一直狠插了約40多分鐘,媽媽早已被插的全身虛脫了,下面更
是痛的沒感覺了。淚水充斥著媽媽的眼睛,完全濕軟了。媽媽的騷屄被幹的又紅
又腫,不住的顫抖著。

  望著屄都被幹爛的媽媽,趙叔竟也有些不忍心了,大嘴吻著媽媽臉上的淚痕
說著:「算了,看你今天也夠慘的啦,你現在還不適應我的大屌,慢慢你就會適
應了,到時你會愛上我這根大雞巴的,現在我還沒出精,你就用嘴巴來幫我解決
吧!」說著把大雞巴對準媽媽的小嘴,並示意她張開嘴。

  此刻的媽媽已經痛的麻木了,只能全力張開小嘴去含趙叔的大屌,媽媽把嘴
巴幾乎張道了極限才把趙叔的龜頭吃了進去,但是媽媽從沒給別人口交過,包括
爸爸,所以媽媽根本不知道接下來該幹嘛。

  趙叔見狀,對媽媽說:「用舌頭舔龜頭,不要用牙齒,哦,對就這樣。」

  媽媽按照趙叔的指示一步一步的學著,小嘴溫暖的侵蝕著龜頭,趙叔感覺快
融化了一般,爽的直叫:「不錯,小騷貨,學的還蠻快嘛,繼續舔。」

  就這樣媽媽一直用她的小嘴賣力的為趙叔服務著。

  「用你的手給我的蛋蛋揉下。」趙叔又命令著媽媽。

  媽媽只好又用她的小手為趙叔服務著。

  趙叔爽的直叫,兩手也抓著媽媽的奶子玩弄了起來,說道:「小騷貨你的奶
子奶型還不錯,半球形的,還這麼挺,要是再大些就好了,放心,只要我每天操
你幾次,再給你的奶子好好揉一揉,保證能大起來的。到時你可要好好謝我啊!
哈哈!」

  就這樣媽媽一邊給趙叔口交,一邊溫柔的給他揉著睾丸,而趙叔一邊享受著
媽媽的服務,一邊用力的揉弄著媽媽的奶子,在趙叔的玩弄下,媽媽的痛苦慢慢
減小了,而本能的快感卻不知不覺的湧了上來,一種奇怪的感覺在媽媽的身上浮
現,奶子慢慢的硬了起來,身體了一股暖流慢慢的從下體溢出,和我前面射的精
液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是淫水還是精液。

  趙叔也感覺到了媽媽的變化,揉弄媽媽奶子更加用力了,還騰出一隻手在媽
媽的下面紅腫的騷屄出慢慢的撫摸,並時不時的用食指往裡面扣,還不是的擠壓
前面的小肉球。媽媽的慾望慢慢的代替了痛苦。

  就這樣過了半個多小時,媽媽的嘴巴都麻木了,趙叔還是沒有射精的跡象,
而媽媽卻是被趙叔玩的全身酥軟,且微微發紅了,下體和乳房的快感更是讓媽媽
有的頭腦不清醒了,漸漸迷糊了起來。

  看著漸漸發情的媽媽,趙叔對媽媽說:「看你為我服務這麼久,也累了,看
我來服侍你一下吧,絕對讓你爽,哈哈。」說著從媽媽的口裡拔出大雞巴。

  大雞巴從媽媽口裡拔出的時候帶著好多的口水與媽媽的小嘴拖出一條線,媽
媽的小嘴劇烈的抽搐著,趙叔連忙用他的大嘴往媽媽的嘴上吻去。媽媽想躲開趙
叔的大嘴,但是趙叔卻不停地在媽媽的嘴上遊走著,最後終於咬在了媽媽的嘴唇
上,並大力的在媽媽嘴上吸允了起來,屈辱的媽媽只好與趙叔劇烈的濕吻。

  趙叔一邊和媽媽接吻,手裡還不停的玩弄著媽媽的奶子和騷屄,不一會,媽
媽也漸漸動情,主動和趙叔吻了起來,兩人就像一對情侶一樣深情地吻著,吻道
動情的時候趙叔騰出一隻手抓著媽媽的小手放在他的大雞巴上,那種巨大與灼熱
的感覺燃燒著媽媽的內心,然媽媽嬌羞不已。

  望著媽媽嬌羞的模樣,趙叔停下了和媽媽的接吻對媽媽說:「大嗎?」

  媽媽紅著臉不說話。

  趙叔有些生氣了,瞪著媽媽一眼大聲說:「大嗎?」

  媽媽嚇了一跳,忙到:「大。」

  「比你老公如何?」

  一說到老公,媽媽此時心裡又生出萬般愧疚,哀求道:「求求你,別提我老
公,我對不起他。」

  趙叔怒道:「老子偏要說,老子還要告訴他,他老婆被我肏的多爽。」

  「你……你答應我的,答應我不說出去的。」媽媽再次哭了起來。

  「哼,只要你老實聽我的話,老實回答我的問題,我自然不說,要不然,哼
哼,你就等著看吧。」

  「嗚嗚,我說,我聽話。」媽媽哭著答道。

  「我的雞巴比你老公的雞巴誰的大。」

  媽媽側著臉不敢看著趙叔,幽幽的說:「你的。」

  「看著我,好好的說,說清楚!」

  媽媽沒辦法,只能看著趙叔哭著說:「你的雞巴比我老公的大!」

  「喜歡嗎?」趙叔冷冷的說。

  「喜歡!」媽媽紅著臉,慢慢的答道。

  在一旁的我聽見媽媽的如此回答,哭了起來,都是我,要不是我的愚蠢就不
會被趙叔利用了,都是我。

  我的哭一起了旁邊媽媽和趙叔的注意,媽媽才驚了驚,並羞紅了臉,而趙叔
卻是一臉興奮的對媽媽說:「騷貨,你太有魅力了,你這麼小的兒子都想和你幹
炮,還下藥迷姦你。」

  聽到此處,媽媽心中更是傷心和絕望。

  趙叔又說:「不過,不過就是不知道這孩子的小雞巴有沒有讓你爽到,哈哈,
不過我想應該沒有,你的騷屄只屬於我這樣的大雞巴的,你老公和兒子那樣的小
蚯蚓是肯定滿足不了你的,哈哈。」

  我在一旁哭的更歡了。

  趙叔笑這對我說:「小子,看好了,看我是怎麼讓你媽爽的。」

  說完又對我媽說:「騷貨,我又要插你的騷屄了。」

  「別,求求你了,別插了,你的太大了,我現在還痛呢,求你了,別插我了
好嗎,我,我用嘴,用手。」

  「放心,這次我會很溫柔的只要你聽話,保證讓你舒服。」說著趙叔挺起8
吋長的雞巴再次往媽媽的騷屄裡插去。

  這次趙叔很慢,慢慢的把大龜頭往騷屄裡擠,由於前面被趙叔狠狠的插了一
次,又被調了這麼久的情,加上之前我的精液,這次的媽媽沒有了那麼痛的感覺
,相反,反而有一種充實感,和隱隱的脹痛感。

  趙叔溫柔的用他的大雞巴往媽媽的騷屄裡推進,一寸一寸的進去,這種充實
和飽滿感是媽媽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媽媽慢慢情亂迷離了起來,不知不覺的發出
「喔喔」的浪叫來。但想到我就在旁邊,隨即又有些收斂了起來。在趙叔面前吹
著氣說:「趙哥,淑柔求你了,我們去房間裡好嗎?叫鄭銘迴避,好不好嘛。」

  面對媽媽如此的撒嬌,趙叔哪裡還抵抗的住,回頭對我說:「小子,滾吧,
我要和你媽媽好好的幹一場了。」

  聽著趙叔這般說話,我趕快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出門時,只留下媽媽放聲的呻吟和趙叔拚命的咆哮……




  三、媽媽的淪陷

  失落的我像幽魂一樣四處遊蕩,回想起來這些都是趙叔的陰謀,他早就想幹
我媽媽了,所以就故意誘惑我,欺騙我,才有了今天的事,現在我和媽媽都被他
這樣的威脅了,恐怕我們一輩子都會活在趙叔的陰影下了。

  我痛苦的在外面遊了兩個多小時了,我想趙叔和媽媽也該完事了,于是便決
定回去,我真的累了……

  回去卻看見趙叔和媽媽還在媽媽和爸爸的房間�搞著,我不敢進去,隻能躲
在外面偷偷的看著。

  隻見媽媽像狗一樣趴在床上,撅起她雪白的大屁股讓趙叔從後面操著她,趙
叔節奏不快,或許是怕操壞了媽媽,但是粗大的雞巴每一下都很有力,每一下都
狠狠的插入了媽媽的花心,媽媽也放聲的浪叫著不知是快樂還是痛苦。

  「哈哈,騷貨知道爽了吧,老子幹死你,幹死你。」趙叔在媽媽身後瘋狂的
幹著媽媽,同時兩手還不閑著,抓著媽媽的奶子一個勁的揉搓,媽媽則放聲的呻
吟著。

  這時媽媽突然大叫一聲,馬上無力的軟榻在床上,趙叔淫笑道:「小騷貨又
高潮了,這已經是你第5次高潮了,哈哈!」

  「趙哥,你……你太強了,我和老公這麽多年從來沒有高潮過,你一天就讓
我高潮了5次,你饒了我吧!我真不行了」

  「可是,我還沒有出來啊,再來一次,這次你要再浪些。」

  「嗯。」媽媽紅著臉點了點頭,慢慢的又爬了起來,撅起屁股等著趙叔的插
入。

  看到這我不得不佩服趙叔的性能力,在媽媽如此緊的騷穴�居然能這麽久都
不射,還讓媽媽高潮了5次,而可憐的爸爸這麽多年竟從沒讓媽媽高潮過。我真
爲媽媽感到羞恥。

  再看時,趙叔又是對著媽媽一頓狠插,媽媽又是一個勁的浪叫著,趙叔用手
拍著媽媽的屁股對媽媽說,「騷貨,爽不爽?」

  「嗯。」媽媽小聲的回答著。

  「怎麽爽了?」

  「不知道……」

  「老實說!」趙叔狠拍了媽媽的屁股一下。

  「啊!充實!漲漲的!啊……」

  「和你老公比誰讓你爽?」

  「求求你別說我老公行嗎?我,我對不起他。啊……」

  「你不聽話了?」說著趙叔惡狠狠的瞪了媽媽一下,媽媽從趙叔的眼�讀出
了一股寒意,知道不聽趙叔話的後果,隻能屈辱的含著淚回答趙叔說:「你讓我
爽些。」

  「我什麽讓你爽?」

  「雞巴。」媽媽羞紅著臉答道。

  「叫大雞巴,懂嗎?」

  「嗯,大雞巴。」

  「和你老公的雞巴誰大?」

  媽媽稍微猶豫了一下說:「你的。」

  「我的雞巴比你老公的大多少?」

  媽媽猶豫了片刻說出了句讓我震驚的話:「他的雞巴勃起也就6厘米,還沒
你的4分之一長,而且又小又白,隻有我拇指粗細。」

  「哈哈,難怪你兒子的雞巴這樣小,原來是他老爸遺傳的啊!哈哈,這樣的
三寸丁肯定守不住你這樣的騷貨呢,你還要好好的感謝我,若不是我幹了你,你
遲早也會被別人幹的。」

  聽了這樣的話,媽媽羞澀不已,而門外的我更是羞恥萬分,原來我的小雞巴
都是遺傳了爸爸的小雞巴啊。要是我的爸爸是趙叔那該多好了,不知怎麽我突然
冒出這樣的想法。

  隻聽�面的趙叔又說著,「看你的們家的男丁算是廢了,你兒子將來要是娶
了媳婦生個孩子肯定也是小雞巴,騷貨還是給我生個孩子吧,保證生出來的兒子
像我有一個讓你們女人喜歡的大雞巴。」

  媽媽紅著臉不說話,趙叔又是一個勁的猛插,邊插邊說道:「騷貨,老子操
爛你的騷屄,一定要把你的肚子搞大,叫你給我生兒子。」

  媽媽紅著臉不敢說話,趙叔卻對媽媽說道:「騷貨,說!做我的女人,給我
生孩子。」

  媽媽還在猶豫著要不要說,趙叔的雞巴卻在媽媽的騷屄�左沖右突,下下頂
進了花心,讓媽媽好不舒服,隻得放聲大叫起來,「操我,哦哦……肏大我肚子,
我給你生孩子。」

  「哦哦……就這樣,很好,我來感覺了,可能要射了,再說些這樣的話!快
說,快!」

  聽見趙叔這樣說。媽媽也想讓趙叔快點射出來,和趙叔做了這麽久早已體力
透支了,真想快些結束,忙說道:「求求求你快點射給我,射到我的子宮�,把
我肚子幹大,我要做你的女人,給你生孩子,啊……」

  隨著媽媽的浪叫聲,相信這樣的話讓任何男人都承受不住吧,趙叔虎吼一聲,
把媽媽翻轉過來,用傳統體位,狠插了起來,把媽媽兩腿抓在腰間,大雞巴死死
的抵住了媽媽的騷穴,開始了今天的第一次射精。射精非常的有力,一股一股的
灼熱的精液在抵住子宮的大龜頭上射入了子宮,每一大股的精液射入子宮都讓媽
媽全身顫抖著。從來沒有過的舒服和愉悅讓媽媽再也控制不住了,大股的淫水從
花心噴出,迎來了媽媽今天最強烈的的高潮。而且源源不斷的從花心中狂噴在趙
叔的龜頭上,顯然媽媽潮吹了,兩人的我互噴持續了兩分鍾,不少精液和淫水交
雜在一起從兩人交合處流了出來,媽媽的臉紅透了享受著最強高潮帶來的餘韻中,
興奮不已。

  趙叔也爽的不行,張開大嘴和媽媽劇烈的激吻了起來,兩人在高潮的餘韻中
激烈的熱吻著,就像一對情侶一般,足足吻了半個多小時才依依不舍的分開,趙
叔死死的把媽媽摟在懷�溫柔的親吻著媽媽的額頭,輕聲的說道:「舒服吧。淑
柔,你現在終于是我的女人了,我真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你真是女人中的極
品,要能這樣摟著你一輩子該多好啊!」

  媽媽像就隻嬌羞的小綿羊乖乖的躺在趙叔的懷�紅著臉不說話,安靜的享受
著今天的激戰。而門外的我早已撸起了小雞巴狠狠的射在門上,心�卻悲憤不已
的自我埋怨了起來。

  都是我,要不是我見色起心迷奸媽媽,媽媽怎麽會被趙叔強奸,更怎麽會被
趙叔征服。

  望著�面的媽媽和趙叔竟由于都太累,摟在一起睡著了。兩人都是全身赤裸,
趙叔的大雞巴還插在媽媽的騷屄�,大手把媽媽摟在懷�,而媽媽則躺在趙叔的
胸膛。看到這�,我的心�愈加氣憤起來,決定要去叫醒他們,讓趙叔離開。于
是我推開了門,慢慢走了進去。

  可是進去的我又沒了勇氣了,隻是在旁邊小聲的說著:「趙叔,該走了,現
在該吃中飯了。」

  趙叔不耐煩的睜開眼,媽媽也醒了過來,見到我過來羞澀的用手遮著身子,
趙叔見我媽媽羞澀的樣子不耐煩的對媽媽說:「遮什麽遮,都給你兒子幹過了,
還遮什麽啊。」說著用手扒開媽媽的手,讓媽媽完全赤裸。然後對媽媽說:「你
的好兒子來叫我們起床了。哈哈。」

  聽著趙叔的諷刺,我不敢怎樣,而媽媽顯然對趙叔已經有些屈服了,不,不
隻是媽媽,我也幾乎屈服于趙叔了。悲憤,羞恨的複雜情緒又交纏在我的心頭讓
我心�悲痛萬分。

  這時趙叔又對媽媽說:「去。給我們弄中午飯去,吃飽了喝足了,下午我還
要繼續幹你。」

  媽媽紅著臉去找衣服穿,準備去做飯,趙叔卻又拉著媽媽說:「穿什麽穿,
都他媽幹過你的人了,穿個吊啊,就這樣赤裸著去做飯,快。」媽媽含著淚,不
敢反抗,隻能赤裸裸的去廚房做飯,經過我旁邊的時候我感覺媽媽就像一個陌生
人一樣,沒有看我一眼,仿佛我隻是一個完全不存在的空氣人一般。這一刻我感
覺到莫名的痛。

  媽媽去做飯的時候我想著,看來趙叔是把自己當成我們家的男主人了,我的
心又不停地悔恨起來。趙叔不在,去廚房幫媽媽做飯了。我不安分了偷偷來到了
廚房,卻看見,媽媽在前面做著飯,而趙叔卻赤裸著身子,從後面插著媽媽的騷
穴,手也不安分的玩弄著媽媽的乳房,兩人就這樣一邊做愛,一邊做飯,最後又
是以媽媽的高潮而結束,而趙叔卻還沒有射出來。

  不久後媽媽和趙叔從廚房出來,趙叔的大雞巴還直直的挺著,我知道趙叔一
直都沒射,吃飯了,趙叔對媽媽說:「坐我大腿上來。」媽媽不敢違抗,隻能坐
在趙叔的身上吃飯,趙叔吃飯的時候也不老實,大雞巴竟又插入了媽媽的騷屄�,
和媽媽一邊做愛一邊吃飯,媽媽忍受不住,根本吃不下飯,但趙叔卻若無其事的
一邊吃飯,一邊對媽媽進行著抽插。

  過了好一會兒媽媽才勉強把飯吃完,趙叔也吃完了,這時趙叔又抱起媽媽往
媽媽的房間去了。隻留下我來收拾碗筷。

  下午媽媽和趙叔又開始了肉搏,趙叔性能力過人,媽媽被他玩的哇哇直叫,
又玩了4個多小時,趙叔才把他的第二次精液射入了媽媽的子宮。而媽媽卻不知
被趙叔弄得高潮了幾回了。騷屄被趙叔幹的有紅又腫,而且都兩面顫動著合不起
來了。

  兩人玩的累了就睡覺,睡醒了趙叔竟還要在我家吃晚飯,吃過晚飯趙叔還要
和媽媽做愛,而媽媽則跪了下來哀求趙叔:「趙哥,求你了,我真不能再做了,
我現在下面又腫又痛了,你暫時放過我吧,讓我修養幾天好嗎?」

  這次趙叔竟可憐媽媽,對媽媽說:「也是,你今天第一次和我做,有些不適
應我的大雞巴,你就休息幾天吧,把你的屄養好了我再來喂你,哈哈哈!」說著
趙叔又和媽媽親吻了好一陣才不舍的離開了我們家。

  望著趙叔的離去,媽媽再也沒有力氣了,坐到在地上,而我也是哭澀著來安
慰媽媽,媽媽卻憤怒的望著我對我說:「都是你這個小畜生,養你這麽大,竟不
學好,我打死你。」說著想來打我,但是今天早已和趙叔幹的精疲力盡了,哪有
力氣打我,隻是坐在地上喘著氣,我更是不敢多說一句話。

  良久,媽媽鼓足了力氣,走進了浴室,開始不停地洗澡,洗了兩個多小時,
才出來,出來後無力的躺在床上睡著了,而我則在房�輾轉反側著,難以入眠。

  第二天,趙叔又來了,媽媽見到趙叔一臉恐慌的對趙叔說:「趙哥,我下面
還沒有好,求你過幾天再來吧。」

  「我說過這幾天不和你做,就不會和你做的,你放心,我是買藥來給你用著
來的。」說著拿出了大包小包的藥,說是對媽媽的下體有好處的,

  就這樣,趙叔都沒幹媽媽,隻是每天買藥給媽媽服用,媽媽的騷屄慢慢恢複
了,又有了紅潤的光澤,人也更加豔麗了,我還發現,媽媽的胸部也鼓了起來,
比以前大了。

  這天趙叔又來了,恢複神采的媽媽坐在趙叔的大腿上對趙叔說:「趙哥,謝
謝你這幾天的送藥啊!呵呵。」

  「那是,誰叫你是我的女人了啊。」

  「誰說做你女人了啊?」

  「那天都被我幹成那樣,還不是我女人?」

  「那還不是你威脅的,你就不是好東西。」

  「好啊,我看你今天也好多了,那我就再來和你大戰一番,今天要操到你親
口叫我好老公。」

  說著趙叔一雙大手隔著媽媽的衣服在媽媽的奶子上開始揉搓起來,臉部貼在
媽媽的頸上聞著媽媽身上的香味。

  「嗯,上次被我肏了後,你的奶子好像更有手感了,大了?」

  「嗯嗯。」媽媽嗯哼著不說話。

  趙叔揉了媽媽的奶子好一會兒急劇嫌不過瘾,開始扒媽媽的衣服了。

  這時媽媽一隻手卻搭在了趙叔的手上說道:「趙哥,你把我那畜生兒子的視
頻刪了好嗎,我都和你做那事了。」

  「好。我回去就刪。」趙叔想也沒想的說著。然後瘋狂的脫著媽媽的衣服,
衣服,奶罩,褲子,內褲,一件一件的被趙叔無情的扒下了。我躲在門外爲媽媽
歎息著。卻忍不住掏出小雞巴來打手槍。

  房間�,趙叔和媽媽滾在了一起,瘋狂的接吻,撫摸,像熱戀的情侶一樣,
趙叔也不知不覺間把自己的衣物全部脫光,8寸長的大雞巴惡狠狠的挺立著,指
著媽媽怒目而視。

  「來,用你的嘴給我服務,還記得我上次教你的吧。」說著,趙叔挺出雞巴
讓媽媽給她口交。

  媽媽嬌羞著點了點頭不敢違抗,然後兩隻小手抓著大雞巴往自己口�塞去。

  媽媽先用舌頭舔舐著大龜頭,並用舌頭來回在馬眼上旋轉著,爽的趙叔哇哇
直叫。一邊享受著一邊說:「臭婊子學的蠻快嘛。還真有一副欠操的婊子樣,繼
續舔。哦哦……」

  得到趙叔的鼓勵,媽媽更加賣力了,小手不時玩弄著趙叔的睾丸,嘴巴不停
著舔舐著龜頭,趙叔的雞巴上都被塗滿了媽媽的唾液,這時媽媽竟張開小嘴把大
叔的大雞巴吞入了嘴中,真不敢相信媽媽竟把這根大家夥吞入到了口�,從媽媽
的表情上開,媽媽卻有些不舒服,但還是賣力的吸允著,趙叔在這般的服務下,
更是舒適無比,興奮的不由抓著媽媽的頭,用雞巴往媽媽的嘴�頂著,媽媽的小
嘴實在受不了趙叔的大雞巴,在一陣惡心中,終于把趙叔的大雞巴給吐了出來。
不過趙叔卻被吸得正爽,顯然不高興起來。

  媽媽見狀,忙用小手一邊給趙叔撸管,一邊愛撫著他的睾丸。趙叔有些受不
了了對媽媽說道:「騷貨,快撅起你的大屁股,我要操你了。」

  聞言,媽媽羞紅了臉,但馬上照做了,撅起雪白的大屁股左右搖擺著等待趙
叔的插入。趙叔提起大雞巴在媽媽的騷屄上來回摩擦著,媽媽被趙叔挑逗的淫水
直流,陰道內一股酥麻的,癢癢的感覺傳遍全身,大屁股不由得搖的更加激烈了。
趙叔摩擦了媽媽騷屄良久後,終于忍受不住一下插了進去,直插媽媽的花心。瞬
間的滿足感充斥著媽媽,不由的發出「嗷。」的一聲。

  由于上次被趙叔的大雞巴狠插過了,加上幾天來的修養,騷屄已經適應了大
雞巴的尺寸,痛苦減少了,而充實感和快感卻大大的增加了。趙叔上來就猛烈的
抽插著媽媽的騷屄,把媽媽插的浪叫連連。沒一下都插到了媽媽的花心,每次的
頂到都刺激著媽媽的全身,快感把媽媽融化了一般。媽媽啊啊的叫的更加大聲了。

  就在媽媽充分的享受時,趙叔卻突然停止了抽插。媽媽隻覺全身瘙癢,自己
把屁股動了起來,去尋找大雞巴給她的快感。而趙叔卻一直往後退,最後抽了出
去。

  媽媽一臉欲求不滿不解的望著趙叔道:「趙哥,怎麽不插了啊。淑柔想要。
來嘛。」

  「不,我隻插我的女人。」

  被欲望沖昏頭腦的媽媽根本想不了那麽多了,現在的她隻要快感,忙對趙叔
說:「我就是你的女人啊,淑柔是趙哥的女人。」

  「那你老公是什麽呢?」

  「現在別提他好嗎。給我嘛。」

  「不,你一定要說,要不就別想爽。」

  「好啦,你是我親老公,好嗎,快給我。」

  「我問,你鄭寬是什麽?說!」

  「我,我不知道啦。」

  「說,說他是沒用的小雞巴。」

  「別羞辱我老公好嗎,是我對不起她,嗚嗚」媽媽竟哭了起來。

  「不說,你就別想爽。」說著趙叔竟準備離開媽媽的身子。

  媽媽著急了忙說道:「鄭寬是沒用的小雞巴,我的男人是趙哥,趙哥才是我
的親老公,老公別走好嗎?給我,給我。」

  聽了媽媽這般說,趙叔才露出滿意的笑容,說道:「放心,老公我會讓你爽
的。」說著馬上再次把雞巴插入了媽媽的陰道,充實感和快感再次充斥著媽媽的
全身。

  趙叔一邊從後面操著媽媽一邊問道:「怎樣,爽不爽?」

  「恩!舒服死了。」

  「想不想讓我肏?」

  「想!」

  「你看,你家鄭寬真是個小雞巴廢物,在外面賺錢有什麽用,家�的老婆還
不是被我肏的爽上天,兒子也是個小雞巴,還幹出亂倫這樣禽獸不如的事。」

  「嗯嗯,他們父子兩都不是好人。喔喔!親老公,你幹死我了,太舒服了,
喔喔!好爽,好充實。問我我」媽媽被趙叔幹的迷離了,放聲的浪叫著,完全忘
記了我也在家�,而且我還在房間外窺視著他們。

  幹了好一會,趙叔和媽媽又換了個姿勢,趙叔分開媽媽的一條腿從側面幹著
媽媽,媽媽隻是一邊浪叫一邊享受著。「大雞巴老公,舒服死我了,喔喔,幹到
我花心了,啊啊!不行了,我要來了,來了!!啊啊!」媽媽就這樣迎來了今天
的第一次高潮,我也忍不住射在牆上,而趙叔還是精力充沛,在媽媽的身上任意
馳騁著。一次次的把媽媽幹的死去活來。

  射完的我,沒心思看下去了,玩腦子都是恐懼和憤怒,我想從此我和我媽媽
都要淪落入趙叔的控制,失去自我,失去尊嚴了。心情煩悶的我不想在聽見他們
做愛的聲音了,隻好出門去外面遊蕩了起來……



 四、懦弱本性

  我一個人就像失去了魂一樣在外面漫無目的的走著。走著,這時後面一個人
拍了我一下,回頭一看竟是班上的李彩玲,李彩玲是我們班的班花,小小年齡,
模樣卻出落的亭亭玉立,是全校男生都暗中心儀的對象,俏美,清純,可愛,都
不足以形容她的美,單論相貌來說可能在我媽媽之上,只是媽媽更添了一種成熟
的風韻。

  李彩玲笑著看著我說:「鄭銘你在想什麼呢,低著個頭好像丟了魂似的。」

  彩玲的聲音委婉動聽,我的心都酥了。

  「我……」我支支吾吾的不知怎麼開口,望著這位美貌的同學我真是不知所
措。只是開口道:「好……好巧。」

  「是啊,我出來買書的,不知道哪裡的書便宜。」

  「我知道。」我忽然一陣高興,竟然能幫上李彩玲的忙,我興奮不已。忙接
著說:「我們家附近就有一家,很便宜的。」

  「那你帶我去好嗎?」彩玲高興的望著我。那一刻我癡了。連忙點著頭。

  說完,彩玲就和我一起去書店了……

  我和彩玲在書店看了3個多小時的書,彩玲才買下了兩本,我覺得這3個小時
的時間是我最快樂的時間,彩玲很高興的對我說:「你這兒的書真的很便宜,而
且很好哦,下次還要帶我來哦。」

  和彩玲同學兩年,我都沒和她說過這麼多的話,我的心此刻開行極了。這一
刻的我忘記了一切,忘記了我的恥辱,忘記了媽媽,趙叔,爸爸,感覺那些都不
重要了……

  和彩玲分開後,我獨自回到了家,我想趙叔和媽媽也該完事了,可是來到家
裡我竟發現媽媽和趙叔還在做愛,天啊!他們該弄了快4個多小時了吧。我不由
又從到他們的房間外看著。

  裡面,媽媽像蕩婦一樣坐在趙叔的身上,奶子被趙叔抓著,自己上下一動一
動的用騷屄套弄著趙叔的大雞巴,這招我在趙叔那看電影的時候見過,叫觀音坐
蓮,就是女上男下的做愛。

  趙叔一邊享受著快感一邊對媽媽說著:「騷貨,都高潮了6次了,還這麼起
勁啊!用力,我可能要射了。」

  我感嘆著趙叔性能力的驚人,竟還沒射一次,而媽媽早被趙叔干的洩了6次
了。

  媽媽聽見趙叔說要射了,更是賣力的動了起來,口裡還浪叫著:「趙哥,給
我,射給我,快給人家嘛,人家想要,要你的精子,射入我的子宮,把我肚子干
大,我給你生個娃。」

  在媽媽言語多大刺激下,加上長時間的激戰,趙叔再也忍不住了,一下虎躍
把媽媽推翻在床上,用男上女下的傳統式,瘋狂的在媽媽的騷屄裡抽插著,弄的
媽媽浪叫連連,再一番大力的衝刺後終於把他滾燙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入了媽媽
的子宮,又是兩分鐘的射精,把媽媽射的舒爽無比,迎來了最強烈的的高潮。

  高潮後兩人緊緊的相擁在一起,互相熱吻,撫摸,久久不捨得分開。

  兩人慢慢從高潮中緩過來後,兩人就赤裸著身子出來做飯了,但兩人的下體
還是緊緊連在一起,吃飯的時候兩人下體還是連在一起,而媽媽現在似乎沒有了
羞恥感,在我面前也沒覺得什麼似的,下體和趙叔相連著一起吃飯,他們兩人你
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的吃著,就像一對甜蜜的夫妻一樣。一旁的我好不是滋味,
無味的吃了幾口就走開了。

  而媽媽和趙叔吃完了又開始「戰」了起來,兩人就這樣吃完就干,幹完又吃
的過著。晚上趙叔竟沒回去,和媽媽相擁而眠。

  於是這幾天天天如此,趙叔每天都和媽媽從早幹到晚,兩人在家都不穿衣服
,也不怕我看到,感覺都把我當做空氣一般。而他們就連吃飯睡覺兩人的性器官
都是連在一起的,從沒分開過,除非兩人要排泄了,才會依依不捨的非開一小會
,趙叔儼然成為了家裡的男主人。

  而我明顯發現了媽媽的變化,胸部比以前大了很多,趙叔每天都會揉弄媽媽
的乳房,現在的媽媽胸部明顯大大的鼓起了,可能有C罩杯了吧,不過媽媽天天
在家個趙叔做愛,也不穿衣服,具體多大我也不知道,只是一眼看上去就是想充
了氣一樣高高的鼓起,趙叔總是玩不釋手,現在的奶子大的經常給趙叔乳交了,
每次都要把趙叔爽的喔喔直叫。

  而且媽媽的皮膚也更白了,看上去都很細膩,屁股也更加的豐滿了起來,現
在的大屁股圓鼓鼓的充滿了肉感,一看就是被幹出來的,腰卻更細了,更加苗條
了,我不得不說在性愛的滋潤下媽媽的確越來越漂亮了。

  現在的媽媽絕對是我見過的女人中最漂亮的,如果說以前的媽媽是溫婉的淑
女,清秀美麗和李彩玲一樣的美,而現在的媽媽絕對是嫵媚妖嬈的超級美女,魔
鬼般的身材絕對能迷死任何男人,趙叔是對媽媽的肉體越來越癡迷了。媽媽走起
路來大屁股一扭一扭,大奶子一晃一晃的騷到了極點。而以前的媽媽絕對是良家
淑女的風範的。

  這天趙叔又在和媽媽操練著。媽媽溫柔的對趙叔說:「趙哥,人家這幾天天
天和你做愛,下面痛死了,你一點也不疼人家。」

  「我怎麼會不疼我的小寶貝呢?愛你還來不及了,和你在一起真讓我爽到死
了,真想操你一輩子,哈哈!」

  「你這麼疼我,我下面痛了,都不會給我買些藥來。」

  趙叔一聽,忙道:「寶貝,我這就去買?你等著賽。」說著趙叔在媽媽的騷
屄裡狠狠的捅了一下,就出門去了。

  七八天來,趙叔首次出去。媽媽見趙叔出門,馬上來到我的房間,冷冷的看
著我道:「畜生,你現在滿意了?」

  我心裡緊張極了,不敢和媽媽對視,這是這些天來媽媽第一次和我說話,惶
恐不安的情緒充斥著我。

  「你連這樣禽獸的事都做的出來?迷姦你親生媽媽?讓你媽媽被別人搞?你
還是不是人啊你?鄭銘?」媽媽對我怒道。

  「我……不是,媽媽是趙叔他的詭計,都是他害我的?」我不由哭著對媽媽
辯解道。

  「你要是還有一點人性,就去幫我做一件事。」媽媽淡淡的說著。

  「什麼?」我不解的望著媽媽。

  媽媽紅著臉說「這幾天是我的危險期了,要是再被他這樣內射,我真的會被
他幹大肚子的,到時,到時我們這個家就真的完了。嗚嗚。」說著媽媽竟哭了起
來。

  我見媽媽如此忙道:「媽媽你放心,我一定聽你的,你說吧,我該怎麼做。」

  「你去幫我多買些避孕藥來。這樣我就不會被幹大肚子了。」媽媽擦著眼淚
對我說著。

  「嗯!」我堅定的點頭,從媽媽那接過了錢,忙出去買藥去了……

  我來到了家門口的藥店,正好看見趙叔從藥店出來,我忙躲在了一旁,見趙
叔走遠後才進入了藥店,進去後我對老闆說:「老闆,我要買避孕藥……」

  買好了藥,我正從藥店出來,卻見趙叔正在藥店門口笑吟吟的看著我。我全
身直冒冷汗,不敢吱聲。趙叔卻對我說:「小銘,買什麼呢?給趙叔看下好嗎?」

  「沒什麼?」我顫抖著回答。

  「咦,藥店的老闆好像不知道你和你媽亂倫的事吧,我的和他去說說。」

  「不要,趙叔。我是幫媽媽買的避孕藥,求你了趙叔,不要說。」

  「拿來。」趙叔低聲的回答。

  這一刻我懦弱的本質再次讓我屈服了,我只好把藥給了趙叔。

  趙叔收下要後恨恨的自語道:「看來這娘們還沒完全臣服於我,我一定要干
大她的肚子,叫他一輩子離不開我,哼哼。」說著叫我不要動,趙叔又進了藥店
好一會,再次從裡面出來了,把那瓶避孕藥又給了我說:「小子,回去把這個給
你媽媽,不要說見到我。否則你懂的。哼哼。」說完沒再和說話,獨自走了。

  我回到家的時候趙叔還有沒回來,媽媽趕忙過來問我買到沒有,我不敢看著
媽媽,因為我再次做了對不起媽媽的事,我把趙叔給的避孕藥給了媽媽,沒說什
麼,媽媽見了非常高興,在我額頭上親了一下,馬上回房間去了顯然是想馬上把
避孕藥藏好。

  望著媽媽的舉動,我獨自默默的哭了,都是我的軟弱和愚蠢,把媽媽一步一
步的推向了深淵。

  不一會,趙叔回來了,趙叔一臉微笑的對媽媽說:「寶貝,看我買了些什麼
回來了。」

  媽媽忙小臉迎了上去。說道:「親愛的,辛苦了,我看看買了些什麼?」

  趙叔從袋子裡拿出了一些藥,還有一些水果對媽媽說:「淑柔,我給你買了
些止痛的要,還給你買了好多水果,你看,這是木瓜,豐胸的。」

  「討厭,人家的胸都給你玩的這麼大了,你還要人家長胸脯啊。大色狼。」
我見到媽媽和趙叔的調笑著,心裡更加憋屈了,媽媽還不知道她那盒避孕藥經過
了趙叔的手了吧。

  媽媽接過趙叔手上的東西,放到了廚房,趙叔立馬把衣服脫光,從後面抱住
了放好東西的媽媽,在媽媽身後吹著氣說:「淑柔,我的小寶貝,你還真聽話,
我說了叫你在家裡的時候不要穿衣服,你還真沒穿,我愛死你了,來我現在就想
要插你了。」

  「討厭。」說著媽媽又和趙叔熱吻了起來,兩人一邊吻著,一邊去了媽媽的
房間。媽媽的心情很好,因為她覺得自己吃了避孕藥就不會懷孕了,所以也特別
的放得開。

  趙叔也特別的高興,和媽媽相互的撫摸著,兩人用出來69式,互相的舔著對
方的陰部。直到媽媽被舔的淫水直流,浪叫不已,趙叔馬上翻身過來,抽出大雞
巴準備和媽媽插穴了。

  趙叔挺起大雞巴對準媽媽的騷屄撲哧一下就插了進去大力的抽送起來,雙手
抓著媽媽的大奶子一個勁的揉搓,下體也不斷的抽動著,巨大的充實感和快感讓
媽媽特別的舒服。不由浪叫起來。

  「啊……啊……親漢子,親老公,用力,干死妹兒,妹兒舒服死了,哦……
哦……親哥哥,親老公,哦……舒服死了……」

  兩人瘋狂的幹著,……在令人欲死欲活飄飄欲仙的男歡女愛合體交媾中,在
狂猛的抽動頂入中,媽媽陰道內那層層密密的嫩肉黏膜緊緊地纏繞在趙叔深深插
入的巨棒上,而且清麗美豔的絕色尤物那天生緊窄的嬌小陰道也死死地緊夾著趙
叔的巨大陽具,不斷地在收縮、吮吸!!!

  「唔……嗯……唔……好……哥哥……你…好棒……哎……嚶……哎……啊
……啊……嗯……輕……輕點……唔……哎……嗯……唔……嗯……唔……啊…
…呃……你……哎……嗯……好……好哥哥……你……好……好棒……輕一點…
…嗯……啊……嗯……嗯……你……唔……哼……嗯……嗯……太……太深……
嗯……哎--唔……哎唔……哎--唔……哎--好哥……哥……輕……點……唔……
哎唔……嗯……還……輕……輕……一點……唔……輕……用……力……用力一
點……啊……快……快用力……嗯……唔……」

  桃腮緋紅如火,美眸中滿是春情慾焰,麗色含羞嬌豔,嬌靨羞紅如火地在趙
叔身下蠕動著,呻吟著!迸發出如火如熾的淫情慾焰!!!

  媽媽不時地柔舉輕夾,纖柔的細腰和雪白平滑的小腹挺動迎送溫柔迎合,嬌
啼婉轉,抵死逢迎……一個奮勇衝刺,一個婉轉相就……一個狂抽猛頂,一個柔
舉緊夾……光潔膩滑、潔白如玉的胴體,動人尤物的蜜巢香穴竟是如此的令趙叔
愛不釋手,魂不守舍,激發了趙叔全身無窮的力量,讓趙叔與媽媽更加瘋狂的做
愛,行云布雨!!!

  趙叔就這樣不停地衝刺,每一下都插到了媽媽最深處,把媽媽插的欲罷不能
,沒一次插入都讓媽媽享受到了人間極樂,浪叫連連。

  「說,你是誰的女人?喜歡誰的雞巴?」趙叔一邊賣力的操著媽媽,一邊問
著。

  「喔喔……我是趙哥的女人,喜歡趙哥的大雞巴。」媽媽一邊享受著趙叔的
抽插,一邊媚眼如絲深情的望著趙叔說著。

  「干死你這騷娘們。把你肚子干大,給我生孩子,一輩子做我的女人,我要
操你一輩子。」

  「喔……冤家……喔……喔……喔……射給我……喔……人家要你的精子…
…喔……給我……喔……操大了人家的肚子……喔人家給你……啊……嗷……給
你……生……嗷……生孩子……喔……」

  「好,今天我就干大你這騷娘們的肚子,讓你給我生孩子,啊,來了!」趙
叔在媽媽騷屄的夾弄,和言語的刺激下,更加加快了速度,媽媽真的感覺爽上了
天,忘乎所以,高潮連連。

  最後趙叔終於忍受不住精關大開,巨大的睾丸打在騷屄外面啪的一聲,大雞
巴死死的抵住了媽媽的子宮開始瘋狂的噴射精液起來。更是讓媽媽達到了高潮的
頂峰,在無窮的快感中竟然興奮的潮吹了,只是被趙叔的大雞巴死死的抵住了,
淫水只是好不容易才從兩人交合處流出一點點,而趙叔噴射的也是前所未有的多,
媽媽此時正沈浸在無盡的快感中陶醉了。

  兩人劇烈的高潮過後都顯得有些無力,趙叔輕輕的輕吻著媽媽的臉龐,柔聲
說著:「我今天射了這麼多,你肯定會懷孕的,到時給我生個小胖小子?永遠做
我的女人。」

  享受過如此快感的媽媽竟有些迷離,「要是自己沒有吃避孕藥,他射這麼多
,我又在排卵期我真的會懷上他的小孩的,要是我懷上他的小孩那該多……哎呀
!自己怎麼能如此胡思亂想呢!這人只是個強姦犯,是壞人,雖然他的確能給我
莫大的快樂,做女人的快樂……哎呀!不想了不想了,羞死了!」

  趙叔望著羞紅臉想事情的媽媽,不理解媽媽在想些什麼,只是用力緊緊的樓
主了媽媽的軀體,大嘴在媽媽的臉上不停地吻著。

  ……

  就這樣,媽媽和趙叔每天都會不停地做愛,媽媽的身材越來越好,胸部和屁
股與日俱增的變大,腰和腿卻越來越細,皮膚更加水嫩,白皙了,現在的媽媽真
是一個嫵媚動人的妖精了。趙叔也對媽媽越來越迷戀,趙叔性能力似乎也越來越
好了,一天幹個4、5跑都沒問題,而一炮一般就要干個3至4小時。

  有一次一炮幹了媽媽8小時,最後在才把濃精射入媽媽的子宮,而媽媽也越
開越淫蕩,現在完全服從趙叔了,口交,足交,乳交,什麼都玩,除了她的小屁
眼趙叔卻一直沒動過,這讓我也大惑不解。

  趙叔現在就住在我家了,每天和媽媽同塌而眠,兩人就想一對夫妻一樣,反
正兩人都不用養家,天天在家做愛大砲過著神仙般的日子。這些天趙叔好不快活。

  這天,媽媽正在和趙叔做著愛,一個電話打了過來,是爸爸的,媽媽一臉鐵
青,趕緊從趙叔身上下來,趙叔卻不讓,媽媽只好讓趙叔繼續插著,一邊和媽媽
大著電話。

  「喂。小柔嗎?」那邊傳來了趙叔的聲音。

  「嗯,老公,什麼……什麼事嗎?」

  「我準備在……」

  「啊!」電話這頭的媽媽突然大叫一聲。

  「怎麼了?」爸爸奇怪的問?

  「沒……喔……沒什麼……嗷」媽媽回答著。

  「老婆,你聲音好像不大對勁。」

  「嗯……嗯……老公……喔……我,腳剛扭了一下,現在好……嗷……好…
…啊……好痛……嗷……呢。」

  「你要注意一點啊!怎麼這麼不小……」

  「嗷……喔……老公……嗷,老公,哦……你有什麼事就快說吧!我……喔
……喔還得去上藥……嗷……呢……喔。」

  「好,我就是說我明天會回來,我兩個月沒回家了,好想你和小銘了。」

  「喔……喔……我知道了……嗷,我先掛了……喔……」

  「老婆……」

  「滴滴」媽媽掛了電話。

  這邊只見趙叔狠狠的插著媽媽的騷穴,每一下都插到了最深處。怪不得媽媽
前面和爸爸打電話時會這樣了?

  媽媽一臉埋怨的對趙叔說:「你幹嘛啊?沒看見我在和我老公打電話嗎?差
點被他聽出來了。」

  趙叔一臉不高興的說:「操你媽,你個騷娘們,老子讓你爽,你還勾搭別人
?老子就是要這樣,叫你知道你是誰的女人?」

  「你有病啊?啊……」媽媽話還沒說完,趙叔又一下插到了最深處,媽媽又
不由的浪叫了起來,在趙叔狠狠的抽插中,媽媽再次迷離了,只是享受這趙叔給
她帶來的快感。

  「你他媽,你是誰的女人?」趙叔一邊狠狠的抽插,一邊問著。

  「我是……喔……我是趙哥的……嗷……女人……」

  「以後還勾不勾搭別的男人。」

  「不,我的身體,我的人……嗷嗷嗷……都……喔……屬於趙哥。」

  媽媽和趙叔又一起共赴雲雨了……

  激情過後,媽媽和趙叔相擁熱吻在一起,媽媽溫柔的對趙叔說:「趙哥,明
天我老公要回來了哦,你就明天就回去睡好嗎,等我老公走了,你再來好嗎?」

  趙叔一臉不高興的說:「不,我才不走呢,我現在才是你的男人,不能讓你
和別的男人睡在一起,你只屬於我。」

  媽媽在趙叔的額頭上親了一下,說道:「冤家,我保證不讓他碰我,好嗎?
我只給你干,你就回去兩天嘛,也要休息一下嗎,這兩個月你每天射這麼多,對
身體不好的,你就回去休息休息嗎,過幾天養好了精神,小柔在好好的服侍你嘛
,好不好嘛。」

  趙叔被媽媽這柔媚的語言軟化的不行了,在媽媽的嘴唇在輕吻著說道:「好
吧,那我就回去兩天,不過你可不能給那個廢物碰啊。」

  「你就放心嘛,趙哥,你不都說了他是廢物嗎,你還怕什麼啊?告訴你一個
秘密,我那個老公啊……」媽媽的臉羞的通紅,「他的雞巴好小,也就比小銘的
大一點點,而且白白的,軟軟的,每次不到兩分鐘就射了,真的沒用的。而且我
還告訴你哦,我兩這兩個月做愛的時間比我和老公15年做愛的時間還多了呢?」

  聽到這裡,趙叔不由哈哈的大笑,道:「果然是個廢物,和這樣的三寸丁生
活在一起有什麼意思?乾脆嫁給我得了。照樣好吃好喝們不用做事。」

  媽媽悶著沈聲道:「老公他對我很好,在外面辛辛苦苦的賺錢,養活我和小
銘,我不能對不起他,趙哥我只能做你的情人,不能和你做夫妻的。」

  趙叔嘴上沒說什麼,心裡卻暗暗的盤算著怎麼讓媽媽和爸爸離婚嫁給他。媽
媽這樣的絕色誰不想弄為私寵。






















0.012092828750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