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凌辱葉倩儀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是南部人,高中畢業後考進台大,在這五光十色的大都會過了四年難忘的
快樂生活。

  但世事難料,我大四應屆竟然失手沒考上係上研究所,我又對台北生活情有
獨鍾,不想去清交過隱居生活,(當時還沒許嘉真的事)更不想回南部讀成大,
只好毅然入伍當兵,在外島熬過兩個辛苦的冬季後終於在七月底退伍。

  由於當年兵單籤號太後面,直拖到九月才入伍,連帶退伍也晚,應徵係上助
教已來不及,又由於考研究所這東西,如果應屆沒考上,想再重考只會愈來愈難
考,我在當兵時就決定要出國,一退伍,馬上到台北報了托福GRE,在朋友宿
捨借住一周後也在公館租到了房子。

  由於沒工作專心閉關之故,托福GRE都考得不錯,應該可申請到心目中理
想的學校,心中一塊大石總算落了地。

  但畢竟離出國還有半年,這麼大的人了,總不能整天無所事事,於是我週一
到週五下午回補習班當助教,另外很好運在BBS上接了兩個家教,時間全在週
六日,於是乎我又回到了大學時的生活模式,周一到周五晝伏夜出,周六日則最
忙,只不過從前是忙出外踏青,聯誼,現在則忙趕場家教。

  七月中只剩十幾天退伍之際,由於我已是部隊“紅軍”,整天無所事事就是
看電視,某天傍晚,預告新聞內容的走馬燈竟然打出“台大女生拍攝寫真集風格
大膽……”著實把我嚇了一跳。

  那晚正巧是莒光夜,吃飽飯全連坐在中山室看新聞,沒多久那則新聞出現,
只見葉倩儀穿著一套布料很省的白色比基尼,騷首弄姿地接受媒體拍照,還接受
訪問……

  我根本不知道她在大放什麼厥詞,因為全連上下都轉過頭來看我,輔導長一
句話打破了沉默:“原來這就是你們台大的女生啊……”不知何故,我突然覺得
一股莫名的羞辱和忿怒。

  當年蘇有朋最喜歡拿台大名號招搖撞騙,幾乎成為全台大的公敵,想不到才
走一個蘇有朋,又來一個葉倩儀。

  退伍後,在朋友的宿網上把她的寫真集看完,也得知一些她的資訊,才知道
原來她59年次,年紀實在不小,胸圍號稱34C,我依我目測卻不過32B∼
33C。

  由於我自大學起便一直以網路情色文學為重要精神食糧,我又偏愛變態姦魔
類諸如“午夜姦魔”等,看著葉倩儀寫真集裡淫蕩的神情,一股變態的念頭在腦
海裡逐漸發酵。如今托福GRE均已考完,壓力已無,我逐漸有把念頭實現的慾
望。

  警察辦案,能作的不外是清查前科犯和當地的不良分子,以我台大學生的身
份,此兩者與我無關,我戶籍又不在此,只要不讓葉倩儀看到我的臉,一切天衣
無縫。

  由於葉倩儀的工作是在南陽街教補習班,我正有天時地利,我很快打聽出她
在哪教。

  周一到周五下班後,胡亂填飽完肚子,我就在她的補習班前埋伏,觀察她的
坐息。

  葉倩儀的老家在桃園,她果然是在台北租房子,更巧的,她和大多數台大畢
業的人一樣,租在大學裡,也就是台大側門對面,辛亥路一段,新生南路,羅斯
福路圍成的三角形區域,平常是坐公車或計程車上下班。

  我原本擔心她租的是分租的房間,有室友房東,行事諸多不便,後來才發覺
原來她已有男友,禮拜五、六晚都會來此地打炮,所以得租套房,哈,真是天助
我也。

  由於“午夜姦魔”我早已倒背如流,我選了一個月黑風高的日子,把該準備
的東西整理好放在背包,躲在她家門旁停著的汽車與圍牆中間狹窄的地方。

  一切就緒,就等獵物上鉤。

  葉倩儀約在十點半抵達家門,在她拔鑰匙打開家門的那一剎那,幪面的我立
刻衝出,拿起從化學係朋友那弄到的哥羅芳噴劑對她鼻子一噴,葉倩儀隨即不省
人事。把她迷倒比較保險,我可不能像陳進興一樣犯案唯恐人不知。

  葉倩儀其實很瘦,所以也很輕,我奪過她的鑰匙串,把她扛在肩上,輕鬆登
門入室。

  我戴著白手套以防留下指紋。

  我把燈點上,第一件事,先剝光她的衣服,她穿的是粉紅色的無肩帶胸罩和
內褲,媽的,原來她愛穿支撐力不足的無肩帶胸罩,怪不得才快滿三十歲,雙乳
已有小許下垂。

  我學午夜姦魔,把這兩件帶有新鮮體味的褻衣收進背包,並順便拿出不透明
寬邊膠帶,封住她的眼睛和嘴巴,讓她看不到我,也無法喊叫。

  看到她全裸的身軀,和瘦高的體形,我突然想起一段沉封往事,我在大三時
曾因聯誼認識林口某護專女生,她當時年輕貌美號稱該校該年級之花,我當時對
她驚為天人拼命追求,一開始很順利,就是她終結了我的處男,哪裡知道她恃美
而驕,內心又很淫蕩,無聊就是聯誼,男朋友一個一個換,半年後就惡狠狠地把
我甩了,我當時內心有多痛苦。

  那小護士身高173,皮膚白皙,瘦高的身材和葉倩儀幾乎一模一樣,好,
今晚兩件帳一起算。

  用童軍繩把她雙手和雙腳反綁後,我先剋製一下慾火,反正哥羅芳沒那麼快
退,先看看她的房間。

  我有興趣的只是她的內衣褲,翻開衣櫥,沒多久就被我找到,我拿了個大袋
子,將她所有的內衣褲,包括胸罩、內褲、束褲、褲襪,和為上節目宣傳買來穿
的比基尼泳裝,一件不留地裝進袋子待會帶走。一方面可以拿回去打手槍,另一
方面也可搞得她不方便。

  其他財物原本不想偷,但又轉念,偷一件是偷,偷一百件也是偷,寫真集也
讓她賺了不少不義之財吧,於是順手把屋內找到的數萬元現金一併佔為己有。

  證件和信用卡由於遺失會留下記錄,只好留著。

  果然她由於平日衣著暴露,愛穿細肩帶上衣之故,胸罩幾全為無肩帶,顏色
則五花八門,大紅的、大紫的、虎皮的、豹紋的,琳琅滿目將近二十件。

  其實我把這些胸罩拿走也好,讓她能去買新的,免得她長期穿無肩帶,乳房
會下垂得更嚴重。

  很快地我也脫光衣服,眼前有個全裸的美女,我又剛看過她所有內衣褲,小
弟早已一柱擎天,蓄勢待發。我以騎乘位坐在她大腿上,左手撥開陰唇,用力一
挺,戴著套子的小弟弟勉勉強強地滑進一點。

  葉倩儀已有多年性經驗,陰道自不是很緊,但我事先全無愛撫,陰道乾澀,
加上我已三年未曾性交,為了怕早洩而影響興緻,也只得以“九淺一深”緩緩抽
插,雙手則在她雙乳游走。

  葉倩儀果然是個淫蕩的女人,睡夢中全無準備被人強姦竟然還會漸有快感,
小穴慢慢流出愛液,大概她正作著春夢,男友給她個驚喜造訪,她的媚態看得我
一陣心蕩,真想把套子脫了打真軍,但想到一來可能感染性病,二來萬一射在裡
面留下證據,對己總是不利,只好作罷。

  我緩抽緩送,一有想射精感覺就暫停休息一下,不讓過度的興奮麻痺自己,
得知道自己正在處罰她,也像在凌辱那小護士,我最後花了跟平常打手槍差不多
久的時間才射出。

  真正性交的快感的確不是手淫能比的,已有三年多沒嚐肉味的我對首次恢復
的身手還感滿意。

  抽出弟弟,把保險套丟進馬桶沖掉,我下個目標是她的雙乳。

  我改變原本騎乘位姿勢,整個人壓在她身上,兩手分別抓緊她雙乳基部用力
一捏,柔軟的雙峰立刻由原先的圓錐形變成葫蘆形,還好她的骨架不寬,乳球體
積並不太大,沒有一手無法掌握的問題,嘴巴則游走左右乳間,用力地吸吮她的
乳頭乳暈,像要吸出乳汁來……不知是哥羅芳的效力已過,還是我動作太大力,
此時葉倩儀突然驚醒!

  她可能察覺到我並非她男友,猛地把頭一抬,奈何手腳被縛外加眼口被矇,
也不過能發出微弱的“嗚∼∼唔∼∼”聲。

  我哪裡會給她反抗機會,重拳揮出,擊在她右臉頰上,倩儀吃痛,停止了反
抗。

  我本想罵她一句“臭婊子還在裝正經”,後來轉念一想自己聲音被她聽到徒
然增加日後被她指認的危險,到口的話又縮回去。

  倩儀痛得流下淚來,更激發我的凌辱之心,弟弟經過休息也已回過氣,我整
個人坐在她橫膈膜上,用力把她雙乳擠出一條深深乳溝,並把弟弟放在其中,第
一次品嚐波霸熱狗腸,味道果然不同凡響,我只管享受快感,顧不得持久,沒幾
分鐘就把精液撒在她的胸口,用手指沾了些精液抹在她人中和鼻孔裡。

  顯然她早已是吹喇叭的專家,精液的腥味她倒能忍受,沒能像我原先預期般
咳嗽反胃,我有點失望,不過沒關係,我的凌辱節目還沒過半呢!

  性交、乳交都玩過了,下一步就是玩肛交。

  高漲的性慾和新鮮刺激的情緒,令我的弟弟奇跡似很快再度昂首,我戴上套
子,把倩儀翻過身來,坐在她屁股上,她根本無法反抗,我雙手使勁分開倩儀兩
片屁股肉,一吋一吋的把弟弟插進倩儀的肛門內。

  極端的痛苦令倩儀不斷發出痛苦呻吟,但我早已打定主意好好凌辱她,跟本
不理會她任何反應。

  肛門果然比陰道緊窄得多,抽插也只能一公分一公分慢慢來,但帶來的快感
卻是數倍,難以用言辭形容,唯一美中不足之處就是小弟弟得浴血而行,算了,
爽比較重要。

  而我每次抽插,對倩儀而言,就是對傷口再次猛烈撕裂一次,而我更用上半
身把倩儀的上半身緊緊壓在地上,像是要把她的雙乳壓扁一般,乳腺乳頭承受的
粗暴攻擊可想而知,倩儀同時遭受這兩種非人道的虐待,幾乎昏了過去,如果她
今天沒去拍寫真集,不拿台大名號招搖撞騙的話,這種事是絕對不會發生的,現
在,我卻只覺得她罪有應得。

  短短幾十分鐘內打了三大炮,這種經驗我還是平生第一次,在倩儀肛門裡洩
完第三次,拔出弟弟後,弟弟已經疼痛不堪,我走路都已不穩,算了,讓弟弟休
息一下吧,於是我起身穿上內褲。

  倩儀遭凌辱至此已全然放棄反抗念頭,只是不斷低頭啜泣,我突然想起色情
小說中女主角被肛交到失禁的情節,心中歹念再生,到廚房拿了筷子,硬是對她
那已遭極度凌辱的屁眼和周邊繼續猛烈攻擊。

  筷子太細,後來改用梳子的柄,一段時間後只聽到她不斷放屁,終於,到了
最後,金黃的尿液和土黃的大便一股一股放了出來,整間套房惡臭不堪。

  佛家說得好,什麼美女,也不過是皮囊包著的屎尿罷了,色即是空,空即是
色,可惜我倆發現這佛謁為時已晚。

  好了,是該走的時候了,我想最後該送給倩儀一個她終生難忘的禮物。

  拍裸照?

  她自己都把裸照給人看呢!

  把她臉毀容?

  不行,那我今晚所作所為不就曝光!

  我突然想起電影“第一滴血”中越共對待美軍戰俘的變態手法,心下有了靈
感。

  我一前一後抓住她左右乳,先在左乳拿刀劃下“FU”兩字,再在右乳劃下
“CK”兩字。

  刀傷痊癒後仍會留下疤痕,她的這對奶子等於是廢了,日後她非但不能再拍
寫真集,恐怕連無肩帶胸罩都不能穿,因為無肩帶胸罩包不住刀疤的痕跡。

  我不禁為自己的創意叫好。

  我把她胸口、人中的精液擦拭乾淨,拿起那包她的內衣褲,堂而皇之地由大
門離去。

  由於我整個計劃天衣無縫,沒留下什麼線索,想必倩儀也沒報案,因為報了
也是白報,或許好好休養傷口才是真的。

  不過我此後便再也沒看過倩儀,那間補習班傳出的風聲是她到國外渡長假去
了,當然事實的真像只有我知。

  八卦雜誌也不再有她的報導了。

  我今天收到第一張 admission,是我心儀已久的史丹福大學,高興之餘,我
整晚沒睡把這故事說出來。




的評論:
的評論:












0.015146970748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