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神棒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神棒闖江湖  (第一章) 初入江胡英雄行,紅粉佳人獻貞身

作者;莖傭

話說當年咱們天地會的韋香主,自從告別了康熙皇帝後,

帶著他的七位夫人隱居江湖中,許多人都漸漸忘了韋爵爺的事蹟,

18年就這樣過去了,今天在揚州市集的道路上,

六個莽漢手持大刀長槍,一陣連摔帶打的砸著桌椅,

其中帶頭大哥〝狂狼〞是當地的地痞,

人人都怕他,人如其名,發起狂來如狼失性,

任何人只要跟他做對,都會換來一身的血肉肢離;

狂狼喝道:「今天我來你這天香小樓收取安護費,您老頭跟天借膽,

敢給大爺我這些零頭,你是把大爺我當丐幫在施捨是嗎?」

眼前是位白髮老者,也是這家客店的掌櫃,

掌櫃說:「大爺!大爺:您別怒!實在是您的安護費太高,

小得今天生意清淡,怎給得起您的數目。」

狂狼二話不說舉起老掌櫃往櫃後一摔,掌櫃老者那經得起這番折騰,

暈了過去,「爹爹!您怎了!」一位妙齡小姑娘從門外奔了進來,

扶起他的爹爹向諸位大漢哭道著說:「各位大爺!您們行行好,

饒了我爹爹啊!我爹一把年紀了,不經打,

錢!明兒我們會補足給您,請您饒過我們吧!」

門旁手持三尺大刀的黑衣鬍渣男說道:「大哥!我看這女娃倒也標緻,

咱們倒不如把她捉回去抵....嘿.嘿..嘿」,

旁邊其他四名大漢也一起竊笑了起來,狂狼摸摸下巴,

色眼迷濛的看著這位小閨女,細細打量,長髮飄逸,細皮嫩肉,

最重要是有雙勾魂媚眼及豐滿的胸圍,

哈哈哈!狂狼笑道:「你小的就知道夠精明,給我捉回去。」

其他三個大漢連同帶刀鬍渣男,一臉色急的去捉這妙齡小閨女,

小閨女花容失色道:「不要!救命啊!饒了我們吧!」

幾位大漢說道:「小女娃兒!大爺們會好好待妳的啊!」

一陣七手八腳胡亂摸著小姑娘的身上,

說是捉拿,倒不如說是趁勢偷摸這凹凸有緻的少女身軀吧!

小姑娘邊推邊扭想要逃出這等魔爪,

可惜幾位大漢可不是紙糊老虎,憐香惜玉之徒,

眼看衣襟被幾名色漢撕破了,露出黃色小肚兜,

每位大漢口水都流出來,而小姑娘只能聲廝力竭的喊著叫著,



忽然間從二樓欄杆內,

飛下幾個杯子,咻.咻..打在眼前幾位大漢身上,鬍渣男更被砸傷了頭,

血流滿臉,狂狼怒道:「那來的鼠輩躲在樓上,敢跟大爺我做對,

來人啊!上去給我宰了他,鬍渣男提起大刀連同幾位大漢飛奔上二樓,

樓上一陣撕殺聲,吭.吭..鏗,唉呀!一位大漢從二樓扶杆上摔了下來,

不偏不倚的摔在打爛的桌子上,痛暈了過去,眼看樓上又飛來一把大刀,

險些刺到狂狼,又見一大漢滾下樓梯,

此時一位俊美少年從樓梯扶把上輕步飛下,可見身手矯健,

落至一樓地面時還狠狠踩在跌跤的大漢身上,手持一把掃帚,

一直往這傷漢臉面打!

還笑道;「好玩!好玩!爹和各位娘們都不讓我出來玩,

想不到一出來就遇到幾隻黑貓搶魚,有趣!有趣!」

狂狼怒道:「好你一個黃毛小子,敢管爺的閒事,我看您是活膩了!

讓老子送你去閻王殿玩吧!」

俊美少年笑道:「我敢走奈河橋,怕是鬼卒不敢引我入門呢!

還是讓讓大爺您先走先!」

話一說完,狂狼舉起他的三爪勾刀,從天飛下,

俊少年一個迴旋躍翻,閃避開來,

可憐這腳下大漢立即被這三爪勾刀,割的肚破腸流,

此刀乃是極兇之刀連勾帶割,勢要將眼前的獵物撕裂,

狂狼一個回勢,手持三爪勾刀至頭頂,另隻手則揮向俊少年,

口喊道:「讓您嘗嘗老子的狂狼三疊浪。」

只見話畢,狂狼起步躍起側身迴轉,先是前腳至,再翻滾後手提三爪勾刀,

從俊少年頭上劈下,俊少年一個小雲手推開了勾刀,另一起腳,

踢在狂狼後至的踢腿上再擋一回,可惜狂狼三疊浪可不是三腳貓功夫,

正所謂;『一浪接一浪,後浪打前浪。」這等功夫必有後招,

果不其然,一個翻身勾刀又來,

個勢下腿勁也至,正是所謂疊浪之精髓,眼看俊美少年硬接不暇,

勾刀如狼利爪騰空抓下,俊美少年情急,用手接下,

本以為此手可要報廢,誰知少年手臂如靈蛇般纏在狂狼使勾爪的手臂上,

少年另一隻手起勢,擊向狂狼臉上,狂狼當然以另一隻手擋,

俊少年的手又使靈蛇奇功,順臂延伸,直接搥在狂狼的臉上,

狂狼一臉狼狽跌至破碎桌椅上,大喊:「那來的邪門功夫,這等詭異。

只見俊美少年一陣冷笑,道說:「連金蛇纏絲手都不認識 ,

還敢跟小爺動手,不自量力。」狂狼一臉驚恐道:「金...蛇.....你跟神龍教啥關係,

怎會護教神功,神龍教一向只有護法級的長老才可能學的功夫,

你這毛小子怎麼會,你師父是誰?...你是姓啥名誰?」

哈哈哈!俊美少年笑道:「我沒拜過師,這幾手小招,是我大娘教我的,

小爺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韋名浩天,今天來這客店喝茶,

被幾隻黑貓壞了雅興,便扔扔幾個茶杯趕趕貓走,誰知貓兒不走還討打,真是有趣。」

狂狼撿起三爪勾刀起身道說:「好啊!你這毛小孩,以為大爺怕你不成,

我狂狼也不是嚇大的,看招。」

只見狂狼,一個飛身躍起,腳使前弓後箭步,手持勾爪運氣,氣沈丹田,

手成十字繞至後背,迴旋運氣劈出 ,三條爪痕,劃破空氣從天劈至,

俊美少年腳踢破椅去擋,瞬間椅子支離破碎,刀勁未減,

只看俊美少年既將遭殃,忽然一聲:「天兒!寒冰掌!」

只見少年手撩桌上水杯,濺出一道水澤,

翻轉身側,手接水滴,運氣至掌心,真氣如遊絲,在體內經脈流竄,

雙手上下持平在胸前,冒出白煙,忽然彈指射出,共計七塊冰魄,

三塊震散狂狼勾爪煞氣,另三塊吭鏗擊斷狂狼手中勾刀,

狂狼如被折斷利爪的喪家狼,可惜最後一塊冰魄不偏不倚,

從狂狼左眼射入,狂狼雖眼皮急閉,

但那擋的住寒冰掌的寒魄冰勁,左眼立即爆出,後腦更轟出一個血窟窿,

只見狂狼倒在地上,一命嗚呼。

俊少年回過身來向窗外跳出,雙腳跪在市集的路上,雙手做揖的哀求著說:「大娘親!天兒知錯,天兒不該不告而別,請大娘讓我出去闖闖,別捉我回去啊!我知道您是最疼我的。」

從對面屋頂上射出兩道金氣,挽如蛇形從天兒的雙肩勾起,

好一股柔勁,恰到好處,將天兒的身體從地上移起,

若無幾十年的內家修為肯定無這等身手,

但是神龍總是見尾不見首,人早已憑空消失再這百公尺內,

遠方傳來一顆冰魄,擊在天兒腳下,

冰魄瞬間化成水澤,在地上流出幾行字句,上面寫著,天兒,江湖險,人心更險,

莫以力敵,宜以智取,你皇骨龍脈不可跪於人下,中秋月圓之日,天山雅築相聚。

瞬間水澤便化做蒸氣散去。天兒轉過身進去客店,

在櫃台上,放了一個元寶後便想離去。



此時,客店的小閨女追了出來,

大聲喊著,恩公您別走!我們受您恩惠,

豈可再收您的元寶,請您收回去,再受小女子一拜,

小閨女馬上跪在天兒的腳下磕頭,天兒馬上低下身去扶,

誰料,小閨女衣衫早已破爛,天兒居高臨下,

不免看到這一身潔白的身軀,天兒正值血氣方剛之年,

眼神不自覺便被這妙齡小閨女的半縷香肩吸引,越往下看去,

越是渾身發熱,從頸肩肚兜的間縫中,

看到那深溝以及乎之欲出的雙峰,只見天兒吞了幾口口水,

回過神來趕快扶起這小閨女道說:「這位小姐,您別客氣,這點小事何足掛齒,

不值一記,不然妳請在下吃頓晚飯,

便倆不相欠好嗎?」說完,馬上扶起這姑娘進客店,

走進後便向姑娘耳邊說:「在下並非要討妳一頓飯吃,

只是大庭廣眾之下,姑娘的衣衫不整,

在下才想此辦法帶妳離開眾目睽睽的街道上。」

只見小閨女似乎忘了自己衣服早被撕爛,又曝露在韋公子眼前,

剛才還讓韋公子解圍。

此時臉紅含羞的低下頭去,左手遮著胸前便往櫃後的房間奔去,

此時老掌櫃也稍為恢復一些氣力,

向天兒走來道說:「這位公子爺,您受小老兒一拜,小老無以回報,

如不嫌棄,小女便指給公子爺為卑女,終身伺後您,報答這等大恩。」

天兒說:老丈!您萬萬不可呀!一邊扶起老掌櫃,

一邊說道:好吧!好吧!我今晚就在這吃頓免錢飯在住一宿,明日起來,

情也還了,就別在跟我說任何恩不恩情的話了。老掌櫃說道!

好吧!恩公既然說了,小老照做便是,

公子爺真是英雄少年,施恩莫望報,公子您請坐!

我叫我那丫頭弄幾碟拿手好菜,讓恩公飽飽口福吧!天兒等上半稍!

桌上便擺滿美味佳餚!小姑娘隨伺在旁,幫天兒斟酒。

掌櫃站在旁邊吆喝著!此時天兒說道:「姑娘,老爺子,咱們一起開開心心吃頓飯,

您們別在忙了,老掌櫃才跟小姑娘坐下來,一起用餐,

老掌櫃說:敏兒,還不快敬敬恩公一杯,

小閨女便慌忙的拿起水杯道說「公子,我叫小敏,小女子敬公子爺一杯。」

天兒道說:大家叫我天兒便是,別公不公子的,來!大家開心大家喝。難得氣氛融洽,

天兒多喝了幾杯,很快便酒足飯飽,更有了睡意,

只見小敏攙扶著天兒,要回去準備好的上房,老掌櫃走向敏兒,

從耳邊說了幾句秘語,敏兒馬上羞紅了臉低頭下去,身軀搖逸的扶著天兒進房去,

老掌櫃笑了笑,便也回自己的房去,



敏兒攙扶天兒進房後,

將天兒放在床上,幫天兒脫了腳上的鞋,自己便出去打水,

再回到天兒房中,將天兒的衣裳,慢慢褪去,用著溫熱的毛巾,

幫天兒擦拭著身體,一直到褲頭前,敏兒害羞的低著頭,

在慢慢的褪下天兒的褲子,輕輕的幫天兒擦著腳,慢慢的往上面擦,

敏兒看見天兒雙腿間的異物,甚是好奇,畢竟男女授授不親,若不是爹交待,

要好好服伺恩公,敏兒這等情荳初開的小丫頭怎可能看見這男性的性器呢?

敏兒帶著服伺與好奇的心,輕輕的擦拭著天兒的男根,天兒似醒非醒的輕哼著,

只見敏兒眼前的男根慢慢變成巨根,敏兒好是害羞,雙夾紅嫩,口如紅椒,

奇的是少女雙腳中的那處情荳蜜穴中,有股莫名的騷癢,

加上流出的濕滑感,好是奇怪,從沒體會人事的敏兒,

那會懂的身體是怎麼了,敏兒邊擦拭邊撫摸著天兒的巨根,越看越近,

越是好奇,頭與巨根都快碰觸到了,敏兒輕輕聞著巨根的味道,

雙手摸摸兩粒垂下的荔球,好奇的把玩著,忽然有股想要含著的念頭,

想要感受一下巨根在口中的感受,敏兒自己也不知怎了,

便一口含了下去,一會含到喉嚨,一會輕吞吹彈,一會又用舌尖輕挑,

不知怎麼越玩越是燥熱難安,嘴一直上下的含動著,

腰也不自覺的搖逸起來,身體一直奇癢難當,此時天兒慢慢醒起,

有一股舒服的電流,刺激全身筋脈,報著敏兒的頭,快速前後移動,

雙腳一緊,天兒挺腰射出一股真陽,敏兒跟本反應不及,

大口大口的便吞了下去,天兒醒來看見自己全身沒穿衣物,

敏兒又含著自己的男根,情急的喊出:哀呦,敏兒!您這是何苦呢?

我怎能坫汙妳的清白呀!我真該死!敏兒敢緊將手嗚住天兒的嘴,

輕輕說:公子!小敏的爹早把我許給公子了,再說公子英雄氣蓋,

小敏自己也是愛上公子的,雖不能隨時伺候著公子,

但小敏只願公子能夠不嫌棄小敏,讓小敏伺候公子一晚,

一輩子能記得恩公的恩情就好了,

天兒正無耐的想說話時:只見小敏把臉湊上來便吻了天兒的唇,

天兒血氣方剛又是初遇人事,怎抵擋的了這誘惑,便回吻了下去,

兩小無猜的深吻著,舌頭自然的發揮本能纏繞著,

敏兒緊抱著天兒發燙的身軀,自己更難耐那種發燙又騷癢的身體,

敏兒自己將身側的衣結解開,外衣落了下來,只剩一件小肚兜,

天兒將敏兒翻過身去,吻著她的香肩與柔頸,雙手抱著敏兒的身體,

手自然撫摸著敏兒的肚前,慢慢再往敏兒的胸部撫摸上去,

天兒雙手一抓,敏兒微氣一哼,腳軟了一下,整個人便無力的倒在天兒的身上,

天兒激情的吻著小敏香肩上的每寸香肌,雙手不停的柔著敏兒胸前,

慢慢的用指間輕彈敏兒的乳荳,又用雙手食指與拇指捏著乳荳輕磨擦著,

敏兒口中輕哼著嗯....嗯......,天兒用牙齒解開肚兜頸上的繩結,

肚兜掉了下來,天兒雙手緊貼著敏兒的雙乳,一股迷濛的溫度在倆人身上傳著,

天兒將敏兒輕轉過身慢慢放至床上,嘴又從香頸親吻了起來,

敏兒抱著天兒的頭,慢慢遊移著雙手,天兒越親越往下,

敏兒心跳著想著天兒快親到自己的雙乳了,想著想著天兒口一含敏兒的小乳荳,

少女十六七歲的粉紅小乳頭,那經得起這一吻,

口中喊出......啊...嗯啊......嗯......感覺跨下有股涼意,

裙褲中又是汗又是奇怪的液體黏著下體,好是難受,此時天兒好像神會相通,

用雙手輕解了敏兒的裙結,將敏兒的裏褲褪了下來,

一雙白淨的雙腳抱在嘴邊輕舔,雙手又回去輕撫雙乳,

敏兒被這雙重刺激下只能喘著氣哼著.....啊....天......我的天.......嗯......我好.........

這時天兒將敏兒的雙腳拱起成雙人字狀,敏兒害羞的側著頭,

雙手往胯下遮去,天兒親吻著敏兒的雙腿內側,慢慢遊移上來,

敏兒又期待又害怕的心想著,....嗯.......天....

此時天兒的靈舌越來越接近自己的芳穴前,手雖遮著自己的性器,

但全身激動的顫抖著,跟本不能控制自己,

天兒的舌尖從膝蓋內側滑上來快頂到自己的肉芽,光想到此,

雙手不覺一軟癱開,全身襟鑾,肉穴拼命的開合著,潺潺蜜汁緩緩流下,

天兒也未經人事,看到這柔粉蜜洞中流出晶透閃閃的蜜汁,

馬上用自己的口去接了起來,舌頭大口大口的舔著蜜穴洞口,

越舔越溼,敏兒:....嗯.....啊......舒服死....了......天.......喔.......蜜穴也從粉紅變成血紅,

慢慢鼓了起來,本來看見的肉洞也合了起來,只剩一條細縫和一顆微凸的肉芽,

天兒自然便往肉芽中吸去,又是舔又是輕咬,

敏兒雙手忽抱緊天兒的頭往自己胯下用力,巴不得將自己的蜜穴都給天兒品償,

天兒不知那來的天賦,將金蛇纏絲手的心法用在舌頭上,

舌尖好像靈舌般旋繞,像螺旋般轉進蜜洞中又轉出來,來來回回的重覆著....,

敏兒提起自己臀部往天兒口中送,想要天兒的舌頭能夠更深入些,

嘴中也不自覺的喊著....喔.......喔.......啊.........酥死我了.....麻死我了....這是什麼感覺啊!

....我好暈啊!.....敏兒一陣顫抖,雙眼迷濛閃神,

口中激喊....啊....啊.....喔...腦下電流觸動神經,全身毛孔張開,

腦中一片暈眩,彷彿在仙境一般,....啊.....啊........敏兒體會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

一股陰精衝出處女芳洞,啊了一聲,全身又再軟一次,失去了意識,

畢竟是第一次的刺激,對敏兒來說真是過頭了,

何況天兒又無師自通的靈舌螺旋舔盤式,別說是少女了,

那怕是紅樓青院的熟手女妓們,也要虛脫下陣了,還好少女回復能力快,

不到一刻又醒來,敏兒雙手扶著天兒的腋下,往上拉起,天兒胯下早已雄狀非凡,

少女不知是否能承受住這巨物的侵入,想到這長如七吋揉麵棒的男根,

剛才含在口中也沒那麼大,現在好像又更大些,天兒難到是練什麼變大的奇功,

青筋爆現,火紅巨棒在跳躍著,冠如靈芝的肉棒頭已頂到蜜穴口,

光想到這裡,敏兒下體又流出一些晶瑩液體,想必是自己也知要潤華多點才行,

天兒拿著自己的肉棒,輕揉沾著敏兒的蜜汁,一直揉轉著,

可是敏兒如細縫般的蜜穴口,跟本進不了這頭巨蟒,

天兒很有耐心的一直磨著敏兒的蜜穴,敏兒也稍為放鬆了雙腳,

此時蜜穴的洞口微微張了開來,天兒見狀,便用了一成功力頂了一些進去,

只見肉棒的前冠,沒入了蜜穴中,敏兒是痛苦的咬著床巾,

眼淚輕輕滑下,好痛楚的撕烈感,又脹又緊的侵入,

敏兒喘著氣...啊.....天兒.....我死了......痛......啊.......天兒聽到跟本不敢再動了,

此時挺也不是退也不是,倆人手足無措的對望,約莫3分之一柱香的時間,

敏兒害羞向天兒說,我好像可以適應一點點了,

而且裡面一直有水要流出來,我也好癢好癢,天兒,您就動動看好了,

但是我若受不住,你可要打住呀!....天兒一聽便提氣輕輕挺了進去,

雖是比剛才鬆些,但是裡面的肉膜擋著巨棒進入,又溼又溫暖,

天兒感受到,原來這就是交歡的樂趣,天兒退後一分又用了5成功力,

用力一挺,敏兒....啊著....抓了天兒的肩....指甲沒入天兒的背肌裡....啊......喔.....喊出一半,

天兒感覺整隻巨蟒都衝進去了,敏兒痛昏了過去.....天兒發覺剛才是小巫見大巫,

現在整根沒入蜜穴的感受,溫暖的吸引力,吸著男根的頭冠,

穴內的肉璧開合開合的按摩著肉棒,好是舒服,想著乾脆趁敏兒無意識時,

快動一動讓她少一些痛楚,能快一點適應自己的巨棒,

天兒心一鐵,便抽插了起來整隻往後拉出一些再整隻沒入蜜洞中十來下,

天兒心中念著,連昏過去都那麼的緊,有趣,

便加快了速度抽插,進出...進...出....忽然,

敏兒發出聲音啊....啊......喔......死了.....天兒嚇到不敢再動,

敏兒著急的道說...天....別停.....好舒服....我不痛了.....喔.....是爽死了呀

.....喔....天兒向是被鼓勵般的使勁抽插著敏兒的蜜穴

.....啊...啊..........天.....我....是..你的....我是你的

.........我永...遠都讓你......幹著賤妾..... 喔....我又......升.....啊.....天......,

天兒也許是從小被大娘練工練紮實了馬步如樹盤,下跟夠勁,

每下都插入蜜穴底部,撞擊著敏兒的子宮跟內心....一直迷濛著高潮.....啊....啊.....我又......一次......啊......穴中的陰精早就流滿床舖....天兒...感到那種緊實與吸收........敏兒緊抱著天兒的屁股,

手指不小心頂到天兒的菊口下,天兒一下一下的頂穴再頂到敏兒的指上,

雙重感受,天兒終於也忍不住精關叫出敏兒....啊,

小敏也回喊著....天....我...們...一起.....啊......天兒全身一緊

精關一鬆.....元陽全數衝進敏兒的紅穴中......敏兒也被這暖流衝擊蜜穴深處

.....全身又麻又酥....口喊.......我.....好爽啊......然後就雙手一癱...無力的放開了雙腳與雙手

......天兒射出精液後便拔出自己的男根,看著敏兒又紅又脹的蜜穴....開合開合的張著

緩緩流出一些透明跟白色的液體還帶一些血絲,天兒滿足的抱著敏兒入睡

一直到天亮敏兒先醒來...看著自己的身體被天兒擁抱住,

覺得真的很幸福,敏兒輕推開天兒的雙手,看著天兒的男根,

無力的吊著,心想,奇怪昨夜是怎麼了,那裡好恐怖,今早怎麼就沒那麼嚇人了,

敏兒看著天兒的肉棒,胯下不自覺又癢起來,敏兒又偷偷含住天兒的男根,

敏兒尚不知男性早上都會自然的一柱擎天,竟然給它含下去,天兒半夢半醒間,

陽具快速脹大,敏兒眼看快含不住,一會吞入口中一會又吐出...好不辛苦,

慢慢天兒醒來,看來一場早練又要開始了。............................................(第一章完)

















0.0161550045013__us____US__us__pc